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0|回复: 0

复旦往事:1957年的一场“战疫”

[复制链接]

205

主题

954

帖子

346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62
发表于 2021-1-29 20: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旦往事:63年前的一场“战疫”) B5 j' S  K' s$ k7 E/ j) d4 L
日期:2020-06-03 【 来源 : 新民周刊 】
* d3 y) i3 K4 `0 ~5 x1 k+ z- R. j) ~( ?0 a5 N# ]: C3 N
! ]! u4 C4 y) d/ m# y7 R3 d2 S

& q- P2 r7 I) ?- \) U阅读提示:疫情消散,大幕落下,这些英雄收拾行装,“非常silently走开”。' l% q/ W8 ~6 C
撰稿|周桂发 詹歆晔: ^9 k6 `6 x* q. u& l0 Q/ k6 V. {9 ^+ H+ ~, Q
& c. Q' L. g& N4 s$ w
9 S, f) I: G# @0 Y$ ?+ X+ D2 X, b- x1 s
  疫情袭来,滔天巨浪,医护人员以血肉之躯筑起大堤守护着国人的健康、国家的安定。
0 @' q3 j% c" G5 `. ^# M- D$ D  t% @) V& U) `7 c% C7 S
4 P2 G' X( O: G" ]: H3 H0 X
  疫情消散,大幕落下,这些英雄收拾行装,“非常silently走开”。% c: c+ z# R# @0 q. A

" w+ q/ Q8 U6 W+ ?# d4 o0 p
# @% P  G; Q1 u- a5 Y' F  岁月会吹散细节,亲历会成为往事,而勇气、智慧、博爱会镌刻在众人的记忆中永不磨灭。
' ?# }8 I& X, f9 V  w3 P% I: v1 p3 s  v( j
3 ?; [  c% a6 ?2 U$ D! s. e8 w
  今天,我们追寻的,就是一个甲子之前发生在复旦大学校园的一段抗疫往事,和几位不“著名”的英雄。5 [; `  F, W3 H

1 @# }$ ^9 N. D$ \/ C& K  }9 B/ {! p. i
集结:复旦版“方舱医院”
! \+ y& |9 N% U# r7 e; k$ {; n$ m. K) ?( p1 }8 Z/ I
: W5 M0 [) l" j1 ^

: h; K, Y- V) C0 S
; t1 d0 W; _8 d$ L' N% E) O# R2 O' m1 V# Q1 i* q& C

2 B# G5 Z6 o' Z) r/ w* C( u. B+ c  1956年和1957年,我国连续暴发两场流感。1956年属于A1亚甲型病毒流感,上海疫情高峰出现在6-7月。据1957年3月31日出版的《复旦》校刊报道,这场疫情令复旦大学猝不及防,“单在隔离病室治疗的就有535人,除造成停课,停止一切集体活动的严重情况外,还用掉营养费5000元,医疗费3000元,损失1762个工作日,而患病者身心所受的痛苦更不待言”。由于患病学生众多,学校专门将大礼堂登辉堂(现名相辉堂)设为隔离病房。复旦大学档案馆保存了时任保健科护士王芝芳提供的两张照片,其一为参与隔离病房的8位医护人员合影,其二是她和唐怀芬护士正在登辉堂内巡查患病学生,靠窗摆放的病床卷着白色的纱帐。
" U- }' V$ t4 G% S/ U" H! c5 e) Z' ~1 x& C
1 V4 q) x) E  w3 U5 a; [
  1957年的流感更为猛烈,后来被称作“亚洲流感”,是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现的最严重的流感疫情。据研究,这场A2甲型病毒流感的病毒由A1亚甲型病毒经中间型变异而来,1957年2月在贵州省首先暴发,3月传播至其他省份,短时间内导致超过25万人患病,在全球范围内则造成100万-400万人死亡。1957年3月27日《文汇报》报道:“流行性感冒最近正在上海蔓延。据十天来不完全统计,30所大、中、小学校,有1678人发病。”上海高校纷纷“中招”,同济大学、华东师大各有200多人患病。《复旦》校刊则称,“截至本月30日止,本校(复旦大学)已有60多个同学因患流行性感冒被送进隔离病室,因喉咙痒、轻微发烧等病状而到保健科就诊的人数,也超过了150个。”- s) R) k; O0 ?5 S6 z+ J
1 ]9 E" z$ h2 d4 K7 L* H
" m0 L) I3 D/ s% O7 T3 D5 N
  邢醒医生也保存着一张小小的三寸照片,9位白衣战士在登辉堂前大草坪上微笑合影。照片背后,标注着“五七年防治流行性感冒”。邢醒1953年进入复旦大学保健科,一手创建了化验室。在两年的流感疫情中,邢醒承担了数千人次的化验任务:“很多人发热,38、39度。我负责化验,如果白血球高,一般是炎症引起的发烧,如果白血球低,那基本是病毒性的(流行性感冒)。”
1 S+ q5 \. R7 x& \3 [0 H9 y, }0 t2 K  N( u

6 ^- X2 f$ ]- r3 p! \  照片中的9位医护重点服务登辉堂隔离病房。邢醒回忆:“当时人太多了,有传染性。佩琳院(注:保健科所在地)没有病房,就在大礼堂隔离,设置了床铺,食堂负责送饭。”55级历史系阮国英详述了当年的情形:“隔离病室在二楼的大礼堂内。当时二楼大礼堂是平整的,不像八十年代改造后有坡度。学校将长条椅撤到一旁,里面安放几十张病床,一排一排,整整齐齐。”' h" H  G! i% D2 @% l* u
* M& V6 O7 ^! Z0 D8 C
  A4 u: {  e' ?7 L# j$ ]0 s+ G
  阮国英总结说:“像现在武汉的方舱医院,只是当时我们说隔离室。”
1 O$ Z" X' H' a7 p: n
' I& p7 ~; z- [- @
" Y2 ?0 b' Z; K& j- n7 ]2 X6 [

9 \4 ~- f& ^* m; _! s7 ^: |! R奋战:一切服从防治流行性感冒
, [8 o/ p5 u6 O& l
7 A4 Y5 k% C3 ~7 D, |1 p' p2 X4 a5 f1 i: `& k" z% `$ F/ ]4 H

0 U3 y0 O5 K( E( ?
5 z, o* ?8 g3 ^% X! n
4 T- F: t6 J! k: L4 y* Y
5 I' B" \. Y7 d8 o! C, j  有了前一年的前车之鉴,学校的应对措施也在不断升级。1957年3月31日校刊中提道,“学校领导除设立隔离病房、进行各种积极措施外,希望全体师生员工切勿麻痹大意,大力加强预防工作,注意环境与个人卫生……希望尽量少上或不上热闹公共场所”。到4月13日,校刊称“流行性感冒仍在我校蔓延。据统计,最近两星期来,进登辉堂隔离治疗的,已达八百人次;在保健科门诊处治疗的,也已达三千人次。”学校领导在探望关心的同时,应对措施也更为细致,包括改善病人食物营养、停止测验和体育课、制定传播扩散应对预案、澄清谣言等,并再次要求在校师生重视疫情,“尽量不与外人多接触,也不邀请外人来校游玩或留宿”。可见,当时疫情处于学校整体掌控之下,教学秩序基本正常,仅测验项目停止,也没有关闭学校和外部的人员交流。0 q, r7 M& Z. T- ^' X  v0 P. J% @

5 T2 A* c; W" k* k
) _* ?8 v2 p- [( _- T  控制疫情的全部压力,集中到学校保健科上。据邢醒回忆,当时保健科一共有19人,分别为科长李伟民,医生沈翠梅、吴荣山、宋捷林、韩辛尹、郑葆堤、邹致仰、吕萍,护士唐怀芬、惠锦棣、王芝芳、王奉荣、焦蟠蒂,药房吴映雪、周新茀、邱瑾,挂号张松福、管理人员邱福祥、化验室邢醒,其中7人以登辉堂隔离病室工作为主,因人手不足,学校事务科孙承烈、杨银春2人支援登辉堂,承担勤杂工作。其余则留守保健科维持多达三千人次的诊疗。工友3人,分别为范寿全、时兆荣、“丁妈妈”。另有食堂师傅负责餐食。
; h# Y5 @  k6 u8 L( |- H( O7 |
/ v* N+ C7 @) l+ P% P- n7 o1 @+ ?6 A# o
  保健科李伟民科长虽未出现在1957年的照片上,但他无疑是疫情期间的一线指挥。当时住在隔离病室的学生杨翱卿写到,“有限的白衣战士,不仅要进行比平常忙乱的门诊,隔离病房还要昼夜值班,星期天也毫不例外。保健科李伟民科长像慈父般站在你的身旁,沈医生(沈翠梅)像慈母般走遍每一个病人的身边。”从同期校刊中可以看到,为了应对疫情,李科长花了不少心思,“保健科采取了‘一切服从防治流行性感冒’的特别措施,门诊时间放长,任何时间都可以为病人诊疗,每天都有人通宵值班。为了克服病人多、医务人员不够的困难,市公费医疗办公室也抽调出二位医师来我校支援。”作为为数不多的男士,李科长还自己动手“在休息的时间,亲自为同学搬运床铺、棕绷”。
% A5 }: j( P  Q( [! B9 x  a# b' ~3 T( [
( A; p- h5 L7 A: `$ a) n% T( d
  幸运的是,流感虽来势凶猛,但并未在复旦肆虐多久。记录中的受访者在登辉堂隔离一周左右均已康复。病情从3月底兴起,到4月13日预计已现峰值,随之迅速消散。到4月27日的校刊中,疫情已悄然无声。4月26日《解放日报》曾报道《本市流行性感冒患者日少》“急诊及门诊病人已接近平日数量……流行性感冒病人已占极少数。因流行性感冒而影响生产、学习的工厂、学校也已恢复正常状况。”据邢醒回忆,登辉堂“方舱医院”运行时间应在半月以上,但未满月,两者可互为印证。在当时火热的革命背景中,在全校紧急动员抗疫下,疫情更像是一段嘈杂的噪音,学校的发展很快调回了主旋律上。
4 o6 G, O$ F8 m; f
8 U; b. s  A5 i8 l+ e9 |
% B# @( i9 A) q1 W
. `# w* c" ~$ e$ ~. }9 J2 d# ~3 @, ]3 ^% ?. J1 k& e' ^
温情:疫情中的复旦日记4 l5 w( Q/ Q2 o  a) Q! o+ s- P' Y
' P/ d' H: Q6 W

  i4 z4 Z" R5 p* ~1 N! [
9 f! H0 Y1 _6 J; X* y) N% N
. l3 `# ~# r2 {) H
4 A. h. a+ ^, G4 M4 i2 }& ^9 L5 H4 m# Q9 e! `" w, F+ x) O
  疫情来势汹汹,卷入漩涡中的学生心情亦是大落大起、翻江倒海。57级新闻系徐成淼两年都不幸染病,其中1957年的日记详细记述了自己病情起伏的经历:
( n& S3 {: V1 x9 ?6 f$ T! S$ t5 b: L& A# k9 j" h4 {
3 B1 _  x  J8 n- h! F
  三月二十七,到合作社买了个口罩,以防最近流行的感冒与脑炎。
5 ^) ?" C/ {. s, H# x3 D# z% S0 j- g3 h
' ?6 r+ r9 S$ J+ L
  三月二十九日:流行性感冒来了,我真怕我会生病。下午发热,怕是感冒了。……我得小心,很小心。……寝室里,万忠实已经染上了,他就睡在我下铺。2 f. w' {5 S! l! P# X, ]
9 T: L* H; g& `$ u8 n! l6 f

4 x: |# f5 f7 |& z6 R  H6 k  三月三十日:然而终于还是病倒了。上午全身酸倦……送到了隔离病室,后来温度升至39℃。病是痛苦的,可是护士和行政给我们照顾得很好,我得感谢他们。
) U: r7 M4 a* i& I+ _* P4 X# e& A. O1 {. y

0 G: b) z* F9 Y' p' E  三月三十一日:今天温度退了些。有个姓王的护士与我很亲近,老叫我“小孩儿”。晚上突然烧到40℃,烧得实在受不了。那时突然想到死。不!我年轻,还是“小孩儿”呢。
' N3 |; n: |1 j* u% {$ B. F3 U' ?2 n5 _3 k% b/ j

9 E/ z  c4 Y8 a* j7 Z$ |  四月一日(二日补记):昨夜如梦幻一般过去了,今晨醒来,头昏昏,身体酸痛而且无力。嘴巴也发苦了,什么也不想吃。病,真是痛苦。) |7 Q7 i: a; B3 s8 D0 E$ H' K
* G  F3 y9 {. H5 P
+ c1 r# E5 _( b2 B, ~
  四月二日:今天体温逐渐下降了。下午已经是36.8℃了。
! h, q, J4 i9 T( h, Z) b( |' _( z2 n4 }. c, p9 F$ C
2 o$ {/ }3 O" }$ p2 ]# ^
  四月三日:明天我要出院,大王来问我:“你要走了吗?”声音中像有惜意。
) w$ N; I+ c4 H6 s
' c, m' ~: ]/ v* @! e$ P7 r
" d% y1 C7 s: Y9 R, n2 Y( b  徐成淼日记中的“大王”是王奉荣护士。当时,保健科上上下下都以病中师生为重,为苦难中的“小孩儿”们送去抚慰。
7 ?" \# a% P; _+ V  `+ X* W% u/ i+ K& J
  h* G' T# g  R1 K
  新四班耕灵在《隔离病室》一文中写到:“深夜,……当被那痛苦催醒而呻吟时,白衣大夫早已静停在我身边,替我注射‘百乃定’,给我吞服‘氯霉素’,使我减轻了痛苦的折磨。很多事实都紧紧地扣着我的心弦,深深地感染着我。我亲眼看见一个护士,因为操劳过度而在生物实验室的后面,背着人在呕吐着清水,她抹了抹嘴,闭目养神一下之后,又进了病室,替患者按脉搏的跳动,用红笔在表格上做上记号。护士每天要为每个同学按脉搏、量温度四次。又有一位护士因劳顿而病了两天。患病同学的数字在不稳定地增长着,伙食团的老唐,为了不让同学挨饿,一次又一次,一次再一次,一连三次地去烧青菜猪肝面,赤豆般大的汗珠从他的额上挂下来,他还带着和蔼的微笑去替同学盛装面条。工友一次又一次地替同学冲开水倒痰盂、送铺盖。”# A# t4 w6 J. \9 ~# Y) V5 ~, F+ q, ^
8 f1 p, V5 m# [. P) l) e! ?
% P% {4 g& R8 Z; K
  杨翱卿于4月1日《在痛苦然而又是幸福的日子里》一文中写到:“早上天刚亮,工人同志就把洗脸水送在你的跟前,每顿饭菜送到你的床边,丰满的菜肴,雪白的馒头,甜的牛奶,脆的水果,这一些东西该多么好吃呀!虽然我一点味道也觉不出,但我能感觉到工友同志送给我们的是羊糕和美酒。”
' S: Z: \/ J5 @" Y3 p3 B0 g+ B  V( o
/ b; W& z% I, ~  P: B7 G9 `3 r
  耕灵与杨翱卿的记录刊登在当时的校刊上。徐成淼的日记出版于2005年,正能量的“抗疫日记”虽然迟来,却依然能传递医护人员全心全意为师生健康付出的心意。: O0 v# s7 x, o

3 I7 m. t* f( R1 x& T8 h, c
( u. ~! J* X. C0 A4 S4 }0 }1 N4 `2 O' ?+ c
) [, ?9 I1 n8 r3 P  C2 X' I
余音:复旦人的涓涓记忆
' f; z, ^' I& f: n  V) H: \" B
# h2 n% ]. m9 b: I4 J9 \
" q& X9 f& {8 F$ {
" M# a& M6 A, f) ~. i* L
# k* V) p+ L: `( o7 L
: ^+ j& Y- z1 \1 X1 @' B$ w7 ?6 i% M' R9 ?
  复旦“方舱医院”已经过去63年了,漫长的岁月中,这段岁月并未磨灭,总在不经意间被人忆起,被人记录。! l$ D7 o  e& y5 b
0 U$ _6 P: \& j3 ~& ~0 L
- ~% I$ o0 _3 S7 c$ G. \- g6 F
  徐成淼在1961年还曾去保健科看望“大王”和其他护士,分享毕业的喜悦。2008年他还撰文回忆这段经历。
+ u9 Y( N5 p& k0 C. o
0 C+ ?3 I% F# Z+ l9 c* J( ?' ~- Z9 t+ D1 p
  李伟民在流感疫情中请舒宗侨等人拍摄了一些现场照片,后来组织了展览记录抗疫过程,展览结束后将照片赠送给相关医护人员。如今我们能看到的照片,估计多数来源于此。
( V1 V7 c; r+ `, _4 l- n# `1 r9 G" V: H) u

5 [& v6 B# f+ u& Y& y& T, U  已故化学系章道道教授,当年是助教,也被隔离在登辉堂。生前她曾告诉丈夫王新民教授,学校很关心患病隔离师生,对他们照顾有加,在当年物资贫乏的情况下,还提供牛奶、鸡蛋,还有油煎的荷包蛋等,以补充营养。
' Q- m$ B# h* R$ S# I+ Y4 r3 K( Z1 z& b' r* `0 O+ J) C9 o
* R2 w  j# }& h, f. n4 N; D3 W
  55级历史系李孔怀(后为国务学院教授)记得历史系有好几个女同学被送到登辉堂隔离,其中就有他的妻子阮国英。两人在毕业后相恋,携手至今,忆及这段往事令两人开怀。
6 b+ C, s* o3 H& X3 K
$ X" n) ?' J. [  N
# {0 n7 B4 i2 O$ n; U3 q  复旦大学档案馆收录保存了多件1957年抗击流行性感冒的照片、报刊、个人档案。
/ N4 M# v" B. m7 [4 x* S( w; X2 J* @

% B" r: A( w) u* {8 }( e  63年过去了,当年的青春医护,有的已经离开人世。李伟民科长以101岁高龄谢世。两批登辉堂抗疫医护人员中,邱瑾、任健、吴荣山(73岁谢世)、陆菊娣(78岁谢世)、唐怀芬(91岁谢世)、沈翠梅(97岁谢世)、孙承烈(90岁谢世)、杨银春(90岁谢世)均已先后故去。; e+ K' W. }7 ?, [' {

! ?, d3 ^! I0 F4 o* j6 \& w
) |9 q! C  [  Z! m' }  徐成淼惦记的“大王”王奉荣护士,今年92岁高龄,目前定居美国,和儿子同住。8 n: q( Z# k5 q4 L, R% x4 X6 z
  Q7 _$ E5 y  r& o
8 x0 s! u* a$ x- {! s# [
  王芝芳护士,今年亦92岁,住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养老院中,腿脚尚便利,爱吃零食,保持着每天记日记的习惯,每位访客她都拉着合影留念。+ _# p1 X: A" P4 ]+ I

0 L: [+ Z3 Q4 o9 {0 k6 e. ~8 R  \% l/ j, P) O
  邢醒医生,今年89岁,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现仍住在复旦宿舍区,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闲暇时喜好和好友搓搓麻将,以自己拿手的小吃点心招待。63年前的往事,在她清晰的回忆中、在后辈师生的探访中悠悠地记录下来。* i$ k6 t( X2 v: b- X- E
, S5 Z2 A9 t. W: Y+ R6 O$ n

- ?% y& j+ D, t- k( n  复旦人永远铭记曾经的抗疫英雄。+ J, i/ i0 {# m+ U

" \8 H1 r0 b1 H3 J: ]$ w& t
& I" h9 c: @4 p( u※版权作品,未经新民周刊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p$ S1 |0 H( t( n, B( @' i2 u

+ V. z& B# Y" M3 |5 d  }5 r/ F
: z1 Y9 l3 h6 ~" r; O% ^1 E( Xhttp://www.xinminweekly.com.cn/wenhua/2020/06/03/14272.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0 03:35 , Processed in 0.18199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