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7|回复: 0

陆茂清  1949:毛泽东拒绝“南北朝”

[复制链接]

345

主题

3237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185
发表于 2020-12-2 13: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9:毛泽东拒绝“南北朝”
+ b' m3 ~) B  N$ f7 K5 U# i4 z3 R9 D5 p7 X& K0 N; G
□ 陆茂清
8 X- u7 s' ^) P( l! u3 d, _' y: U
8 W* K7 J1 Q# [8 t6 n: s& H
1948年底国共大决战胜负已分,南京政府精锐丧尽,人民解放军已饮马长江北岸。四面楚歌的蒋介石,被迫于1949年1月1日发表了被毛泽东称为“求和声明”的《元旦文告》,表示愿和谈下野,意欲通过谈判使中共停止进攻,争取时间整顿兵马,卷土重来。“代总统”李宗仁也要求与中共谈判,希图谈出一个“划江而治”的局面,坐稳江南半壁江山。7 ]2 V  e% O9 v- J

$ c4 Y9 G7 i5 E/ W. v* S此时此势,毛泽东需要面对的,是“宜将剩勇追穷寇”打到江南去解放全中国,还是“沽名学霸王”满足于“南北朝”?他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将革命进行到底”。, f0 t: L! ~& b% J' @

1 H* t; w/ v2 |【蒋介石:希望谈出个“南北朝”局面】7 Z' f' v' ?3 O3 Y
1 o# g$ {. [) R. W/ Z3 e- \9 `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宣布下野,但退而未休,在老家溪口遥控时局。
% q6 P' q) x. ?, k
4 s: [7 k- j: Q  @0 q6 F2 a蒋介石与李宗仁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政敌了,但在划江而治这一点上两人高度一致,蒋曾多次向李宗仁表示,支持他与中共谈判,谈出一个“南北朝”的局面。8 B& \5 M* v/ r
3 k% z8 H8 R2 X2 B0 U
为迫使中共接受划江而治,蒋介石抢在下野之前,部署军事,给中共施加压力,任命了一批亲信将领担任长江江防指挥官,如以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全盘掌握苏浙皖三省及南京、上海的军事指挥权。又在宣布下野后的1月下旬,在溪口召开会议商讨长江防御,决定把江防分为两大战区,湖北宜昌至湖口以西由白崇禧指挥,有40个师约25万人,湖口以东到上海由汤恩伯指挥,有75个师约45万人,并配备兵舰172艘、飞机230余架,协同固守长江一线。
& W& ]8 X! Q7 V8 _; [+ X6 r4 k
' X  U2 d. v) f# Q1 N3月3日,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张治中到了溪口,向蒋介石汇报草拟的和谈“腹案”。张治中讲到和谈“限度”即现在所说的底线时说:“我们希望能够确保长江以南若干省份的完整,由国民党领导,如华北、东北各地由中共领导一样。”对此,蒋表示首肯。. R6 d% z% A) s7 H8 K% U' e2 ?

$ E' C$ }7 z0 V" _1 G$ x蒋表面上是下野了,但引退后两个多月时间里,每天都在发号施令,以备战求和为口号,规划、操纵长江防御作战部署。国防部部长何应钦遵照蒋的命令,组建了12个编练司令部,源源补充训练新兵;已被解放军歼灭的嫡系部队各个师的编制,也很快恢复,并任命了蒋信得过的师长。- j- T& ^- f; y3 @1 r, D
- E7 P$ l$ ~$ v- x
4月1日,南京政府和谈代表张治中、邵力子、章士钊、黄绍竑、李蒸、刘斐一行飞抵北平,举世瞩目的国共谈判开始。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向广州中央党部发去指示,以党的名义压迫李宗仁照此执行:(一)和谈必须先订停战协定;(二)共军何日渡江,则和谈何日停止,其破坏责任应由共方负之。9 R0 \  z* j: ^$ z8 \" y) B

% h: t! D$ i% o8 U8 d4 I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通过了蒋介石的和谈方针,反对中共渡江。; E7 e( s# h5 n- u; c$ q% k! ?) A: m
; i" S6 C6 W8 P( a0 U
中常委还按蒋介石的旨意,成立了“和谈指导委员会”,负责谈判的指导与决策,内中多数成员听命于蒋介石。$ g5 D3 p7 V* z$ H5 @0 ]
' r( a# S( m9 U" X1 _/ g/ w5 h: W( q' E
【李宗仁:“我想做到划江而治”】( f2 s- J% q, ^; B+ f2 W4 R

" f9 _  D" V  N5 q- c6 [李宗仁从蒋介石手里接过的是一副烂摊子,唯一的办法是通过谈判维持残局。在代理总统的第二天即1月22日,李即宣称愿以毛泽东开列的8项条件为基础进行和谈。' n4 f, |: h$ ^6 x
2 L$ K: }7 s; ^
李宗仁与白崇禧所追求的最大战略目标,就是经谈判求得停战和解,保全长江以南省份,与中共以长江为界,在美国支持下坐稳半壁江山,并彻底取蒋而代之。此前美国总统杜鲁门认定蒋介石已是不可雕的朽木,不再给予支持,决策“换马”,劝蒋退休,让位给李宗仁。
. X( E, L4 N5 j7 S: _, k& B9 R" i" f2 r9 u
刘斐也是桂系骨干,是李、白选派的和谈代表之一。李宗仁3月上旬约他谈话,对他说:“我主和有三个方面的有利条件,即全国民众要和,立法院多数委员主张和,司徒雷登表示美国支持我讲和,美国人的态度对局势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一点,苏俄和中共都是不能不重视的。”
  g2 _' c! X- H
* V0 y6 ]$ t, j刘斐问:“你想和到什么样子呢?”李宗仁交底说:“我想做到划江而治,共产党总算满意了吧,只要东南半壁得以保全,我们就有办法了。”刘说:“划江而治是你的如意算盘,我估计在目前情况下是很难做到的。”
/ p) o  P  d& F% N7 t/ S* i- g) Y7 A/ y: L) x
李宗仁有点不以为然:“你放心去谈判吧,我自有办法。只要把蒋搞倒了,共产党已取得这么多的地方,我想它一时也不能消化。如能确保东南半壁,至少是可以在平分秋色的基础上来组织民主联合政府的。”
# `3 x2 F5 l. i( e/ Z1 w5 z% ~( m5 R. s% E
李、白政治上作积极谈判姿态,军事上作划江而治的准备,提出和谈时期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争取利用3~6个月的时间,编练150~200万新兵,造就军事上的优势,阻止解放军过江。7 s9 c2 r4 [1 g

! e1 Y$ k. V6 Y; o: N& ?& V当时武汉下游长江以南地区,南京政府尚有残存的百余万陆军,空军海军仍是完整的,又有新兵陆续补充,总兵力可达300多万。《李宗仁回忆录》中说:尽管质量不行,无法进行决战,但守长江总该可以的吧?加上桂系的几十万精锐扼守长江,同共产党隔江对峙个三年五载还是可以的。
; B9 K4 D: Q+ A& q5 ]
: a6 S( ]1 U$ z" Q% F白崇禧对桂系人物的和谈代表黄绍竑说,我们除了在长江北岸留一些警戒部队外,都撤到南岸布防,我们有海空军的掩护,长江天堑,共军是过不来的。6 ?, h, h* I0 t/ a$ t  O

1 G  C- i; T, _0 v3 v3月31日晚上,李宗仁在总统府设宴欢送和谈代表团后,召开了重要军事会议,首要议题是加强长江防务。会议责成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及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命令各部队,严防共军南渡,并就海军沿江巡逻、空军分区侦察以及交通补给等事项作了规定。还责成参谋总长顾祝同加紧组编二线兵团,以资江防的后续梯队。
: n3 k+ ]2 |2 R6 ~1 _  Q- Q8 G4 G3 B, M1 J6 c  F% j. D2 V2 C
【毛泽东:“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
! n) m, c$ C+ _4 Q- x
/ @- c, E6 ^5 I1 _李宗仁说美国支持他讲和,这在人们预料之中。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马克思主义一脉相承、毛泽东尊为“先生”的苏联,居然同意调停中国内战,以长江为分界线。/ m# _$ R3 M2 r* A+ f

1 l. g) M7 f7 P- \$ G5 K) p1949年元旦,毛泽东在他的《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中宣称:1949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1948年更伟大的胜利……% U, i& L9 N( H3 n: S/ H" ~4 K

- R. M% S# P6 h+ ~" Y( H3 Z# n) a8 u; i1月10日,斯大林发来电报,通报南京政府挽请苏、美、英调停中国内战。电报中说,我们打算这样答复:苏联政府过去、现在都是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和实现和平的。但是在同意进行调停之前,它想知道另一方即中共一方是否同意接受苏联的调停。因此,苏联政府想使另一方即中共一方,也被告知中国政府的这一和平举措,并征得另一方对苏联进行调停的同意。) r( D+ h# F! @- O" n' b

0 b+ R, J' |; z" O, Y3 K眼看蒋介石就要兵败大陆、解放军行将进军江南,斯大林的电报中却说苏联赞成中国停止内战实现和平,这实际上是支持蒋介石的求和备战。对此毛泽东怀疑,斯大林想在中国搞“南北朝”。+ a' V4 ?3 Z1 ]* j2 a
& _4 a9 F# M& J( a) R. Y
前事不忘,毛泽东想起了4年前斯大林的“不许革命”:抗战胜利日本投降,国民党主力远在西南、西北大后方,而沦陷区都有八路军、新四军穿插其间,毛泽东准备趁此机会发展壮大,甚至在苏联红军支持下拿下东北。因此在苏联出兵的当天,就发表了《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8月12日,蒋介石发出要八路军停止前进、不许擅自行动的命令,并电请毛泽东去重庆面商国家大计。这时斯大林来了电报,反对中共再与蒋介石打仗,说如果中国发生内战,中华民族就会毁灭。蒋介石已经再三邀请你去重庆协商国事,在此情况下,如果一味拒绝,国际国内就无法理解,如果打起内战,责任由谁承担?毛泽东气愤地称之为“不许革命”。! S4 p1 b, r. f4 b! \4 u
' Z) _& O2 ^: g9 _" Y2 K$ B1 C
这次,毛泽东当然不会为斯大林所左右,他在给斯大林的复电中婉转回绝:如果苏联在对南京政府照会的答复中,采取你1月10日电报中阐述的立场,美、英、法就可能认为,参加调解工作是应该的,国民党就取得了侮辱我们的借口,说我们是好战分子。而对国民党不满,并希望人民解放军很快取得胜利的广大人民群众,就会感到失望……5 P& T! M  I8 y/ b4 {

7 @7 O; l4 E6 R9 J1 r" Q- P8 \毛泽东后来多次提到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他在1949年4月11日的谈话中说:“我们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 S" {7 U8 Z) n, r
* E( H# _8 a( _
周恩来也说起过此事。1955年1月,周恩来对即将赴莫斯科任驻苏大使的刘晓说:“当时军事、政治形势都很好,我们准备南下过长江,解放全中国。苏联对此有看法,要求我们停止内战,实际上是搞‘南北朝’,两个中国。”9 g. O" e: b( G2 k

4 o# j+ @& d) I1 I) N2 f# f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曾说到:“斯大林对中国作了一些错事……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1949、1950两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
9 I0 G. a7 t  E$ V* F. g7 x; s  r) Z$ Q- p  D! Q: N
【白崇禧:“如果中共硬要渡江,他们是会吃亏的”】9 a0 R5 h! r9 b6 v# s
; c; ?  I& r. w" i
李宗仁与白崇禧为了试探中共方面的反应,决定派刘仲容去北平见毛泽东。刘仲容长期以桂系特使身份奔走于中共和各反蒋派系之间,还曾秘密访问过延安,被毛泽东称为“桂系的亲信,中共的朋友”。
2 O+ L  {* {* C3 N8 K4 X) Y
2 M8 Y- v& x# D7 G8 _刘仲容秘密北上时,白崇禧向他交代了此行的任务。. V- b: f. \+ ^, `; m
# I6 q$ L" n1 ?4 X
刘仲容问:“要是毛泽东不答应呢?”
) V) j; W! w# I5 B6 O! U; f
/ Z; d% ~9 x2 b* R$ h; z白崇禧武断地说:“国军的主力虽然已被歼灭,但是还有强大的空军和数十艘军舰,如果中共硬要渡江,他们是会吃亏的。”
8 Z+ q6 {* W( z# |% g. i4 g& h0 A! |7 M3 q/ ^5 k
3月下旬,刘仲容到了北平,当晚,毛泽东就在香山双清别墅接见了他。刘仲容道明来意后,毛泽东收敛笑容:“白先生要我们不过江,这是办不到的。”
& t! g+ U1 D2 p" {9 G/ L7 A+ E2 y7 s& C) q5 u" ~5 c
刘仲容意图说服毛泽东:“白总司令估计,你们能用于渡江的部队不过60万,长江自古号称天险,加上国军的陆海空立体防御,你们的木船能过得去吗?”毛泽东纠正了白崇禧的估计数字:“不是60万,而是100万,另外还有100万民兵,我们的民兵可不像国民党的民兵,是有战斗力的。”毛泽东的口气、神态充满了自信:“等我们过了江,江南的广大人民是拥护我们的,到那时候,共产党的力量就更加强大,这是白先生没有估计到的吧,反动的军事家从来都是不懂得人民的伟大力量的。”
# T& c( N8 f  c' J3 w6 W7 u: s$ |- w+ Z( W5 M1 F+ j/ F& m
4月2日晚上,毛泽东再次会见刘仲容,告之张治中为首的南京政府谈判代表团已到北平。毛泽东想请刘回南京劝劝李宗仁、白崇禧,在此历史转折关头顺应大势,并请他转达李、白:“桂系的部队,只要不出击,我们也不动它,等到将来再具体商谈;至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也是这样,如果他们不出击,不阻碍我们渡江,由李先生作主,可以暂时保留他们的番号,听候协商处理。”
% a4 V% `  q3 D4 }* m
6 J) k" t) z) _% O2 S毛泽东还郑重承诺:“白崇禧是很喜欢带军队的,他的广西部队只有十来万人,数字不大,将来和谈成功,一旦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建立国防军时,我们请他继续带兵,请他指挥30万军队,人尽其才,这对国家也有好处嘛。至于他要我们的军队不过江,这办不到,我们过江以后他如果感到孤立,可以退到长沙,还可以退到广西,我们来一个君子协定,只要他不出击,我们三年内不进广西。”$ t% a/ G/ a- g7 L$ o# h6 m

, [& U, F* q7 t+ j3 m" n; t, c周恩来也对刘仲容说:“人民革命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人民解放军即将向长江以南推进,告诉李、白两位,国共双方谈判已经开始,不论他们签订不签订协定,我们是一定要渡江的。他们同意我们过江,什么都好谈,要抵抗,那是不行的,要对他们讲清楚,不要以为我们过了江就无依无靠,广大人民站在我们这一边。”
2 r. W0 |8 N5 r5 g0 e1 o. T1 m* J
4月5日夜间,刘仲容飞返南京, 向李宗仁、白崇禧原原本本报告了北平之行经过。李宗仁未置可否,但说且待商量。白崇禧听说毛泽东拒绝划江而治时,一脸愠色:“他们一定要过江,那仗就非打下去不可了,还谈什么?”
! J1 c* V' ^+ P$ ~
) m$ g& a( P2 ]+ T6 R, u刘仲容又转告了毛泽东请他带兵的话,白崇禧显然听不进去:“对我个人的去留,现在不是我考虑的时候,目前要紧的是,共产党如果有和平的诚意,就立即停止军事行动,不要过江。能让步的我们尽量让步,不能让步的绝不让步,过江问题为一切问题的前提,中共如在目前战斗过江,和谈的决裂就不可避免。”1 i* I* w( C) P, c# o
. e; Q" l1 P% N3 R4 L
【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4 ?/ I2 \* ?; k% Q; j. x- W) B

3 L% O- r6 W% U4 T6 t, Y毛泽东在《将革命进行到底》一文中,宣告将于1949年内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并以“农夫和蛇”的故事告诫全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不要怜惜蛇一样的恶人,“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
( h9 q; E* f9 z. t9 [! F
; M% B" @8 p& l+ g$ r针对南京政府的和平攻势,毛泽东又在1月14日发表了《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8项条件作为国共谈判基础,以和平方式达到取得革命彻底胜利的目的,使国家少受损失。3 {. H" v+ ?2 _  D" l$ f( B

! ~$ ]; P, u1 t0 `3 B+ a: r1月22日,各民主党派领袖及无党派民主人士李济深、沈钧儒、马叙伦、谭平山、朱学范、蔡廷锴、章伯钧、彭泽民、章乃器、陈其尤、郭沫若、沈雁冰等55人,联名发表了《我们对时局的意见》,热诚支持中共8项和平条件,热诚支持解放军进军江南解放全中国:南京国民党政府快要土崩瓦解了,为了苟延残喘,表面上提出和谈,阴谋争取时间,让反革命残余势力在大江以南作最后挣扎,革命必须进行到底,不应苟安纵敌,使革命大业功亏一篑。( Y- D% ?2 m7 z
- _4 b5 Z# y: }: ^& s
北平和平解放,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率部接受改编。毛泽东把“北平方式”定为与南京政府和谈的样板,他在3月5日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强调,我们的方针是不拒绝谈判,要求对方完全承认8条,不许讨价还价,并警告李宗仁、白崇禧,如不愿接受北平方式,就用天津方式——武力解决。
$ U4 U  J( N+ a* B, Z: E" z, r# s4 X3 E; J. p5 Y8 g8 e
毛泽东既作“北平方式”和平渡江接收江南的准备,又作“天津方式”武力解放江南的准备,早在2月初,就已任命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等5人组成总前委,领导组织渡江战役。; }' H# \* d& x

( e5 j7 {6 O( l* T" ?国共谈判开始,第一阶段由周恩来与张治中、叶剑英与黄绍竑、林伯渠与章士钊、李维汉与邵力子、聂荣臻与李蒸、林彪与刘斐作个别对话。南京代表口径一致,要求中共不要过江。中共代表同样口径一致:人民解放军必须渡江。0 _+ Z; t/ S; E
% h$ G( K" a' B4 |
4月4日,新华社播发毛泽东撰写的社论《南京政府向何处去》,宣告中外:人民解放军就要向江南进军了,这不是拿空话吓唬你们,无论你们签订接受8项条件的协定也好,不签这个协定也好,人民解放军总是要前进的。; C# J- [  I! s1 K" m. `; @3 _
: A; A7 c6 R- C5 @
鉴于南京代表再三请求中共有所宽容,为争取谈判成功,毛泽东于4月8日起亲自出马,逐个会见南京代表,就战犯名单、军队整编、解放军渡江、联合政府的组建等,凡中共所能作出的让步都交了底,其中的第四点是:人民解放军必须过江,其时机可以在签字后实行,或经过若干时日后再过江。张治中等表示可以接受,于是向南京请示。9 t( _* ?3 ~- e% {4 u
8 q+ m8 g6 }. F# c: L
为给李宗仁考虑的余地,毛泽东更改了渡江时间, 4月11日上午,中央军委指示渡江战役总前委:原定15日渡江,推迟至22日。假使政治上有必要,还准备再推迟7天,即23日至29日。3 P1 m" H2 c  {
" Q( G% e+ q) h# Q6 Z
然而12日,李宗仁召集“和谈指导委员会”作出5项决议,并指示在北京的谈判代表团遵照执行,内中之一是“渡江问题应严加拒绝”。也在12日,刘仲容经由李宗仁同意,再去北平,临行时李宗仁一再交代他竭尽所能,使毛泽东放弃渡江的条件。刘仲容一下飞机,就被接送到双清别墅毛泽东处,并直言相告,李、白还是坚持划江而治。3 n- y6 p1 Z- e  {2 k8 O' ~

6 o; E$ C- k9 l  f毛泽东认为这是一厢情愿,解放军已决定近日渡江。毛让刘仲容转告李宗仁:他在解放军渡江以后不要离开南京,如果认为南京不安全,可以飞到北平来,共产党会对他以贵宾款待,那时和谈仍可继续进行。
4 e* ~6 y4 c) M5 ]9 E
8 V$ E8 P: ~; r8 d( ~5 U2 o9 k, @2 r刘仲容立即用电话向李宗仁作了报告,李宗仁无动于衷。
  I& }" h( R, W! V' z, T! K
! g3 c4 v* D' g+ a. w" g【蒋介石拍案大骂:“文白无能,丧权辱国!”】
5 [2 v2 R. H" S# V1 X+ K  J& r! ~7 f1 T
毛泽东得悉李宗仁、白崇禧的态度后,决定摊牌了,13日告诉周恩来:今日下午双方代表团应举行一次正式会议,在此次会议上,解释协定草案的要点,并征求对方的意见。如提出任何异议,不论是内容上的或文字上的,均不要允许修改,只把他们的意见记录下来,以便考虑。另向张治中说明,4月17日必须决定问题,举行签字仪式。18日以后,不论谈判成败,人民解放军必须渡江。/ ^' ~' [/ Z- d0 C. n# v
* Y4 O( {$ m1 y; l) d
当晚的会议上,周恩来将拟好的《国内和平协定草案》交张治中。南京代表团接连两次讨论,提出修改意见40多条,以书面形式交与中共代表。* V4 r, T# B5 j/ ~2 e( {4 Y# l
5 J3 j% G9 b6 o" @
毛泽东指示,坚持应该坚持的,忍让可以忍让的。结果采纳了半数以上,形成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8条24款。
# Q7 j2 r. z4 q8 z9 \5 R# f7 {, w$ R) H
15日的双方会议上,周恩来将定稿的《国内和平协定》交给张治中,并郑重声明:这是不可变动的定稿,南京政府是否同意在协定上签字,于本月20日为最后期限,如果同意就签字,否则马上过江。7 {1 @& i) s& I$ b" l) p

0 V; D, V* l1 D! U# J16日一早,南京代表团的黄绍竑与顾问屈武携带“协定”乘专机飞返南京请示。
" r, N/ s" W! f  J
: j# }6 l7 V% u+ E李宗仁看了“协定”犹豫不决无主张,何应钦、顾祝同等坚决反对。白崇禧也不答应,他恶狠狠地训斥黄绍竑:“亏难你,像这样的条件也带得回来!”李宗仁就更不敢拿主意了,令人马上送去溪口征询蒋介石的意见,同时要求中共暂缓签字日期。" Q7 f; S- t/ |( K4 k* C0 O

! Z/ x7 ^/ G/ k+ i2 r蒋介石看过“协定”,拍案大骂:“文白(张治中字)无能,丧权辱国!”他在日记中写道:共党对政府代表所提修正条件24条款,真是无条件的投降处分之条件。黄绍竑、邵力子等居然接受转达,是诚无耻之极者之所为,可痛!余主张一方面速提对案交共党,一方面拒绝其条件,同时全文宣布,以明是非与战争责任之所在。
/ V! U% }) ~2 X: y: u% U3 ^  C0 D" ~9 R- k- e  v) `/ ]  c
18日, 在广州的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遵照蒋介石指令发表声明,拒绝《国内和平协定》,通知在南京的李宗仁和行政院长何应钦照办。
3 A; w. S' E' r5 c- H. e
# S+ L  R( O9 z5 K3 `3 l6 N: J% j何应钦主持行政院开会,作形式上的最终决策,李宗仁列席。参加者有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城、参谋总长顾祝同、行政院秘书长王少谷等,他们均是蒋介石的人,一致反对签署“协定”。本已不敢接受“协定”的李宗仁,也只能唯蒋介石之言是从了。  r1 K5 s4 M8 m) B& R
/ I$ Q) c3 O+ ~. {1 {
19日,李宗仁主持召开和谈指导委员会最后一次会议,决议电告张治中,请中共延长签字期限,就若干基本问题继续进行商谈。当天晚上南京广播:对和平协定8条24款似未便同意,尤以渡江要求,实非即可同意。
3 {: Y0 u* C! ]) h( \8 y2 ~2 Y& x- y) l) h" j5 n! S( a% [. s2 g/ c
毛泽东要张治中转告李宗仁,中共拒绝延期签字的要求。20日,李宗仁、何应钦联名致电张治中:中共所提之要求,政府已无考虑余地。南京政府最终拒绝在《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国共和谈彻底破裂。
* ]% ~2 ]( _4 Z
$ S7 T% e) ]5 A% ?& {毛泽东主席与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解放军百万雄师从20日子夜起,分东、中、西三路,在西起湖口,东至江阴的千里战线上横渡长江天险,一举摧毁了南京政府苦心经营了3个半月的江防。23日,南京终于解放——南京国民政府彻底覆灭了。
& O1 p2 R1 G/ I
; Y7 d. @* M; m% u (作者系文史学者)
0 @$ t% m3 Z9 Q! P- L. S0 r9 G  s7 G7 }, G6 \- F2 h
原载于《同舟共进》2009年第8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3 02:56 , Processed in 0.08418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