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605|回复: 0

我父亲所经历的武斗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3

回帖

13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4-19 09: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父亲所经历的
武斗
  
northeast/2006-02-26

  
 
 看了王外马甲的《我的野蛮岁月》系列,感慨很多。我本人没有类似的经历,就写一写我父亲吧。我父亲其实也没有类似的经历,说实话,我父亲在生活中是个老实人(简直是老实过分了,我也差不多),所干过的最“违法乱纪”的事情就是闯红灯而已。那还是他小时候,他与一个“死党”二个人共乘一辆自行车(已经违反交通规则了),还闯红灯,被交警追了一阵子,把他们二人吓得不轻,最后连人带车摔倒在地的时候,才发现人家交警早就不追了……(顺便说一句,我父亲那个“死党”后来成为共产党的副厅级干部,业务、领导能力都是一流的。)
  
  我父亲虽然老实,但是赶上了文革,两次被“卷入”武斗(为什么叫“卷入”,大家看完就知道了)。几十年过去了,说出来也挺有意思的。1966年我父亲大学毕业,正赶上了文革,1968年才分配工作,这期间的两年正是文革最乱的两年。
  
  要说起武斗,先要说一说我父亲是哪派的:我父亲当时毕业于辽宁省沈阳市的东北工学院(简称“东工”,现在早就改称东北大学了),当时辽宁省(主要是沈阳市)大的派系有三个,这一点很有意思,因为全国其他地方一般都是两大派(事后一般都被区分为“保皇派”和“造反派”,当然当时都认为自己是革命的,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是“保皇派”)。那辽宁省怎么出了三大派呢?按照我父亲自己的说法,有一派是“保皇派”,而另两派都是“造反派”,那为什么有两大“造反派”呢?按照我父亲自己的说法,根本原因就是当时沈阳市的两所主要大学(东北工学院(简称“东工”)和辽宁大学(简称“辽大”))相互之间的矛盾造成的。
  
  东北工学院和辽宁大学有什么矛盾?其实就是学理工的看不上学文的,学文的看不上学理工的(东北工学院的专业都是理工科的,辽宁大学的专业都是文科的)。学理工的认为学文的只会耍嘴皮子,学文的认为学理工的理论水平太差,平时就谁也看不上谁,文革开始了,连“造反”都不在一起,于是辽宁省出了三大派,全国少见(我不知道是不是唯一)。
  
  不过我父亲说文革期间辽宁省出了三大派倒有一个好处:原来其他地方是两大派,无论是文革期间还是文革后,往往都是一派压倒另一派,文革期间不说了,文革后其实也一样,虽然中央的意思往往是两派都不对,但是执行起来往往都是得势的那派说了算。一般的情况都是文革期间是“造反派”得势,文革后是“保皇派”得势(所以文革后被打成“三种人”往往都是“造反派”,其实文革期间一般两派问题都不少)。而辽宁省的这三大派却形成了相互制约(因为任何两派加起来的力量都比另一派大),与三国演义的情况有一点类似,我父亲认为由于这个原因,辽宁省文革后处理的结果相对来说还比较公平一点(仅仅是“相对”而已)。
  
  我父亲本来哪派都不是,为什么?出身问题。所以哪派都不吸收我父亲“入伙”,不过我父亲人缘还算不错,所以算是可以参加活动的“基本群众”吧(其实连“外围组织”都不算)。开始我父亲算是“保皇派”的“基本群众”,后来“保皇派”垮了,东北工学院的“造反派”得势了,我父亲又算是这一派的“基本群众”了(以下我简称这一派为“东工派”)。
  
  本来“保皇派”垮了,换在别的地方,就是“造反派”的一统天下了,可沈阳这地方不是三大派吗,所以“东工派”和“辽大派”这两大“造反派”的斗争才刚刚拉开帷幕……
  
  因为我父亲仅仅是一个“基本群众”,本来不会参加武斗的(因为连“资格”都没有呀),但是一天晚上,“东工派”却召集了临时动员大会,“东工派”的头目号召所有人去“中国医科大学”救战友去!当场就发“武器”,人手有份,也不管是“正式成员”、“外围组织”还是“基本群众”了,我父亲领到的“武器”是一根“扎枪”,还领了一个柳条帽(以前工地施工工人戴的那种帽子)作为“疑似钢盔”,当时头脑很乱,加之以前也没参加过武斗,我父亲就糊里糊涂被“卷”入其中了。
  
  为什么到“东工派”的头目说到“中国医科大学”去救战友?原来,从地理位置上说,东北工学院几乎在沈阳市区的最南面,辽宁大学几乎在沈阳市区的最北面,所以当时沈阳南面的大学生大部分都是“东工派”的,而沈阳北面的大学生大部分都是“辽大派”的,而“中国医科大学”在沈阳的中部,两派的力量旗鼓相当。据“东工派”的头目说,“辽大派”为了占领“中国医科大学”,对“中国医科大学”中的“东工派”进行了“镇压”,所以才号召大家去“中国医科大学”救战友(就是本派的人)。
  
  “东工派”的头目当时很气愤地说:毛主席说“要文斗不要武斗”,本来我们只想“文攻”,但对方既然要“武斗”,那么我们只好“武卫”了!另外,我们这次只去救人,把我们那派的人救出来就行,并不用“占领”中国医科大学,因为中国医科大学的面积比较狭小,所以我们开始只能动用一部分人马(当然是精锐的“突击队”了),大部分人马作为“预备队”,如果顺利,“预备队”不会参战的,如果“预备队”参战,请大家听从指挥……我父亲一听,原来我作为“预备队”,不一定参战呀,心里轻松了一点……接着,“东工派”的头目又说:我们对这次战斗绝对有胜利的把握,因为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枪支,“运动系”的射击运动员这次也来了……“运动系”是什么单位?就是现在的“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当时叫什么我还真不太清楚,“运动系”是什么时候的名称或简称我也不太清楚),是培养辽宁省各级运动员队伍的地方,如果那里的一个运动员的“运动生涯”比较顺利的话,最终可以在那里获得大专的文凭(中途被淘汰了就不行了)。当初,什么辽宁足球队,以及其他的各种大球、小球、各个运动项目的著名运动员都是“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的人!(现在情况有些变化,我这里不多说了)。因为“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与东北工学院很近(简直就是邻居),所以也是“东工派”的势力范围,据说“辽大派”咬牙切齿地说:“运动系”是“东工派”的“打手”(“打手”们可是专业运动员呀)。顺便说一句,东北工学院周围还有鲁迅美术学院、沈阳音乐学院,“辽大派”称其为“东工派”的“吹鼓手”……
  
  “东工派”的队伍出发了,我父亲手拿“扎枪”,头戴柳条帽,上了一辆卡车(还算得上“摩托化”行军了,不用走“11路”了),卡车启动,我父亲的两腿开始控制不住地哆嗦起来了……
  
  原载西西河 转自 文革研究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7-20 20:47 , Processed in 0.0517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