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95|回复: 0

彭祖龙:文革期间发生在武汉的三大血案简述

[复制链接]

230

主题

310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540
发表于 2020-3-20 03: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期间发生在武汉的三大血案简述
% _" F2 l6 Z7 Y# Z+ j# j, Q% @; R) a5 a# R, H+ ~: V
彭祖龙. o+ _- a% N+ C# o$ L6 d4 Y% c' y
; |" w; F" q  j- t% @# ~0 q
(一)六·一七血案2 b) R, S) x. f& t2 c
1 w+ r" H$ l2 w% \
    时间:1967年6月17日中午开始; n; i" |- p9 O- F$ r
    地点:汉口六渡桥孙中山铜像周围, W* Q. Y$ m5 _' I3 C* O& D
    “百万雄师”总指挥:刘敬胜,沈浩然* G, I, m/ R' d  K
    指挥部:江汉区委大院内
+ `, a/ G! j) K$ Y) ~/ Y    死亡人数:造反派当场死亡12人,后经抢救无效死5人,共17人。“百万" K6 T9 ^1 L: {- N
雄师”二人。
/ C# Z* D6 N. p% P+ k0 v
2 g' h2 E- O' \    由于资料在“7.20”后被刘丰军政府收去,所以,仅以下记录,供读者中
6 [1 [' M& V% o知情人一一补充、完备。
: W5 c( h' n3 _9 w: Y5 R4 _9 q2 t
+ t" h# T' {8 v& J# T    造反派              保皇派$ @4 b) x" K8 d- K6 T6 U4 e
    1,乔长远(汉阳枕木防腐厂)   1,陈怀兴(长江航道局工人)+ d& h6 M! z9 J7 Y$ Q) U9 }# Q
    2,余望生(一冶)        2,陈惠选(关山鼓风机厂工人)7 |' @* ^3 ~, F
    3,胡双全(一冶学生)# n8 o; I# z+ Z2 m* l+ }; r# K
    4,余成章
4 I2 v* K1 t! }5 z. @! C    5,胡×祥- P/ O# v$ f% A% W4 h1 m8 Z2 R7 z1 v
    6,———
' e1 l  _8 s: K' U( A' H3 W2 A# {/ \* T5 t, H. r( D* c
    过程:+ O  l: q: e/ H" L! E3 p* p: d

7 r9 t- Q# n1 F. I) }5 c- y    6.4公告后,“百万雄师”配合武汉军区撤销据点,工人回厂上班,学生回: I/ n, V9 @, i" z' S% S: d: [
校上课,业余闹革命要求,在全市开始行动。首先,将在公安局静坐学生驱赶走,
$ k. _: \% z. ~: B$ v3 T) I2 p将在军区门前示威群众驱赶走,将强占的公共据点(如机关、宾馆、剧院、广播站
, f7 E5 }5 F# N* y# k- A6 x3 [)驱赶走。这个过程中,即和“工造铁军”和已解散的“工人总部”散兵游勇(时
% E/ v6 O# [; W  }% k称“钢八师”)发生小型武斗。# ]. n  d2 [- K5 A
& A7 Y& }: S# h  G) L. y
    据参加“6.17”武斗的“百万雄师”翻江龙头头彭汉洲自述:从6月5日
2 J; V! d  [" T# {' ~' N" J8 G至15日,十天中,武汉小型武斗不断升级,规模越来越大,军区支左指挥部在“
; P# o) \8 u5 M. u( T百万雄师”占上风时,袖手旁观,占下风时,军队支左的宣传车、军人马上上前解3 ^9 Z7 a" _( n
围,宣传“要文斗,不要武斗”。经十天驱赶,汉阳全部、汉口大部都被“百万雄
% g1 A) O$ z- }6 |% B+ M师“广播站占领,后有九个大据点,(1)汽配、(2)武柴、(3)国棉三厂、
* Y: l0 _8 F0 X* A( h8 J; e% h2 C(4)省新华印刷厂、(5)武汉橡胶厂、(6)中原无线电厂、(7)长办、(
) e* l1 I3 U7 G9 i9 I4 h! |8)工造总司、(9)民众乐园,这些单位人多势众,一时拿不下。特别是市中心9 m8 N  ~9 N) [+ N" T
区“民众乐园”被“钢八师”占领,这些乌合之众没有头头,凡武汉市造反派观点( A$ O/ C4 A# j( ?7 a% h
的人都可以去,男男女女,混乱不堪,是资产阶级的藏污纳垢场所,若不拿下,影9 c* c! A# R- u+ U
响极坏,同时对其它九个大据点无法清除,(所谓九个大据点,其实是七个造反派9 T3 ~1 t) V- s# O+ _
组织总部办公点,是经军区批准占用的,其中,“工造总司”占市文化局大楼办公2 O% ?* S7 j& @6 S7 m) X% w
)。
: _* u+ n& v+ R& ^' b7 N( A' z9 J8 I
    当时,汉口方面大部份被“百万雄师”占下,造反派工人不敢上班,而这九大2 b2 V3 Z) {( r
据点中,保皇派的工人也不敢回厂上班,当时,市委、各区区委都被“百万雄师”
) r3 \; X; L, H5 ?占领,军区在各区都设有支左办公室,这样一来,“百万雄师”和各区支左办联合
5 x, F- }  n4 F: o, H2 }3 Z7 v办公,按原中共武汉市委架构形成,江汉区委、区政府为“百万雄师”占领,旁边
, W) S5 Q. p, d的江汉公园为“百万雄师”武斗人员、汽车、战备物资供应集中地。当年,江汉区
# w# V5 g9 o' w7 H8 G, h& e政府办公地点不够,将清芬路上一座大楼作为财政、贸易部门办公点,所以叫“财$ e9 d6 I4 o* T  }& w) P
贸大楼”,财贸大楼内有区财政局、商业局、手管局、饮食服务公司等办公地点,. y1 k2 k& x7 D- ~' {( a( x2 p
文革期间,大楼内办公照常进行,两派都照常在此上班。  w/ t- V; ]0 l) ~5 r' a' ^; M

. e* S) B; p5 ?2 G( O    经军方和“百万雄师”总部研究决定,先派人员进驻江汉区政府财贸办公室,
1 J6 M; `4 c6 y" I; n5 G% x(即财贸大楼、现在医药公司,当时内设江汉区商业局等机关)作为宣传点,理由1 L( l" k3 x, O+ y# B& f
是:响应中央号召,回单位抓革命、促生产(请问这些下级单位工人进驻上级办公
. G" `6 r& V  }* I室内促什么生产,纯是借口)。然后再派人员进驻在汉口工艺大楼,由两方夹攻,# E  \' R. B( h8 b) O
迫使这些牛鬼蛇神滚蛋。当初,谁也未想到最后闹成大血案的,据“百万雄师”作
1 y8 y8 t2 u7 A' f: I战部部长刘敬胜05年同笔者一次谈话说:“按当时实力,武汉市那个点我要拿下! H/ R7 w! n6 z0 C- L/ Z
,真不费吹灰之力,说实在的,只要中央给我两个军,我拿下台湾决无问题,当时
* F3 \1 y8 ~7 N! \(指6月17日),主要是军区胆子小,怕出问题,结果我们吃了大亏,死了两个
: ^1 q; |/ Y: N! {7 W队员”。( W5 ]/ x* @" f. G! n" `+ m# Y

6 j2 i6 G. g- O! H& L    6月15日方案已定,军方和“百万雄师”先已侦查完毕,内部非武装人员已
! j: P0 H3 F* s6 B' A1 p经进入门口,17日中午,全副武装的(手持长矛、大刀、匕首,头戴柳条帽)的0 D& c& V' J' ?& ^7 G0 s7 k
230余名“百万雄师”保卫人员由汽车送入清芬路口,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当: g) w; _3 A5 k
时,民众乐园并不知道这边有武装人员进驻,所以,未遇到抵抗,但不知怎么的,
% t% s. \+ ^3 A: v; t8 \: d两边楼房上的群众,揭瓦片砸下来,如大雨一般,很快,我们队员有人受伤,打人1 P9 d1 G/ Y" M! n5 f6 F  A
丢瓦片的都是些群众,“我们不好下手,只好下车持长矛驱赶”,“我们驱赶时,, I# c: u' C  y
他们跑,我们退回时,他们又丢石块向我们挑衅,弄得我们不好办”,此时形势对
; @( {8 s0 Q  ~" }2 h+ X1 v$ Y! z) l我们不利,我们的队员有不少混在群众中告诉我们快点撤,不然“民众乐园”内“
& k1 r' x+ D/ [) J钢八师”武装人员会出来助阵就麻烦了,所以,我们赶快撤到楼内,并呼叫总部派3 a: f/ D1 q( v( ]7 \8 v2 Z
人来增援,要军队派人来解围,不一会“民众乐园”果然出动不少手拿长矛、大刀
) o2 a- w, J- J1 V的敢死队员冲进来围住财贸大厦,半小时后援兵到来,双方在铜人像前展开肉博。. A- P2 }9 h( Q& _+ L
* p# m- c* E* o! N/ ?
    民众乐园当时情况虽是人多势众,但是都是些散兵游勇,未经训练,当中也有
! s4 G% {6 u0 Q1 B4 |& L2 S0 u4 e不少复员退伍军人,但指挥不力,和由部队训练的民兵肉博时并不占上风。但“百
1 f" ?& Q% y  \% H6 d/ [万雄师”人员毕竟较少,后来增援几百人,部队也很快赶到解围。“6.17”造
' j) Y# o0 f. L  t5 G反派共死17人、重伤21人,当场死12人,后医治无效死7人,重伤60余人
: L6 D( U( g# Z& x# R, n6 G,“百万雄师”死2人。造反派人多为什么死这些人呢,原因是外援武装人员赶来( W( {5 w) f2 \9 T; V1 c
时,因不了解战场局势,有两部汽车满载保卫人员开到铜人像转弯处时,汽车被“1 m. z0 v5 i- Q  y5 t, r
百万雄师”逼停,车上人员未下车,即被“百万雄师”武斗人员持长矛乱戳,死伤
; r: w3 V. u' G: W) S5 S7 C+ K十分严重,(当时通讯不便),另有几个“百万雄师”武斗人员被抓进民众乐园,
% K+ ]; I( a7 J1 q7 ?3 G' E二人被当场打死,和被“百万雄师”杀死的尸首放在一起,人多手杂,后来尸首已( B6 w( i5 K) u8 P6 q
分不清是那一方的,最后,由民众乐园指挥部,将另几个已投降的“百万雄师”武
4 j, y( @5 }- {7 g" Z( d斗人员共5人找来,由他们辨认,并要他们用板车将这打死的二人送回“江汉公园
# g# \5 X( l, d( t# {7 B”,拖尸首时,误认为是三人,所以拖出三个尸首,总部为了保证投降人员人身安
( o8 b( C5 w7 ]! w' m全,派专人将这5个武斗人员安全护送到铜人像民族路口,因为那边是“百万雄师
' p# ]* }& l$ G”领地,这五个人当时很听话,当保护人员撤离后,他们不知是怕被杀,还是什么
8 I6 B( U1 n- |) U! t. W  p1 E原因,全跑了,所以三个尸首就遗弃在铜人像附近放了几天,其中一人是长航造反8 ?6 G6 ~  y+ s8 I1 o
派队员×××。据说保皇派家属想收尸,但害怕被抓,一直未收。
( b9 {  ~8 M# o+ d1 C7 C$ M; h8 ^) {5 q/ q
    当日武斗发生后,由于“百万雄师”处于劣势,所以半小时后,中国人民解放: m# T! K  g% c
军部队赶到,宣传车从中间一挡,宣传要文斗,不要武斗,尽管部队出面,但石头4 `9 {1 o' j& g6 |8 }) E
、瓦片照砸下来。4 H/ p( i0 m' v* D0 j8 C

7 @2 @4 W6 k. A6 }# X    据彭汉洲说,“实在无法,我们在当天夜晚撤出了财贸大楼,“6.17”我! Q  k& x; `% T# N  P3 Y
们损失很大,伤了不少战斗队员,党的好儿女,幸亏解放军来得早,晚一点还不知
1 m5 E$ g/ i1 Q) ^" ]道成什么样”。
! v. E& z9 P; ?9 d. A6 z: |1 p$ F% Z- e
(二)六·二四打“工造”血案
5 J4 ^+ f* M$ k6 P
) F# F* f* T* H    时间:1967年6月24日,清晨6时开始
. w7 o; J1 L" ~9 E9 i5 s    地点:汉口大智路友益街16号,武汉市文化局大楼- S% _) \1 g! m) b7 k% R- t
    “百万雄师”总指挥:汤忠云、陈文7 [/ ^& x2 A5 |; V
    指挥部:球场街武汉三十中内$ K" W0 i: M, C) V2 P
    死亡人数:当场死28人(其中女学生1人,少年2人),重伤员经医院抢救
9 h8 x; E& u4 \,一月后死亡人数未计数。/ d- S9 @, F" c' ?8 q
+ D/ b9 m* X. b
    过程:
0 W/ u6 d( z9 ]/ G7 d" G7 Q1 X. V+ c* N$ E& I
    "6.17"血案后,军方和“百万雄师”作了战斗总结,据“7.20”后抓捕“
7 a6 t+ @6 c. H- ~1 O) C百万雄师”头头张文、汪仕奇交待,“6.17”后,武汉军区127部队派驻“
* f, Y4 b. h, o# D# [3 R百万雄师”张有富、杨爱忠连长总结战斗经验,首先肯定是取得了完全的胜利,震; g" x. r, R0 P0 @0 H+ y& a
憾了“敌人”,“打乱了敌人企图阴谋颠覆共产党政权计划”,“宣传了群众,教
' _$ m" ^/ a3 x9 @/ B1 D育了广大革命群众”,“让群众更深刻地了解到这伙匪徒挑起武斗并没有得到好下
( Y9 X% t3 t% r7 C" h2 |9 q* n场的事实”……
3 U3 x) V3 G1 V% j6 V! J0 t4 n+ `3 {* U1 K+ ]0 P7 W) \( O
    最后,也有不少失误,失误原因主要是没有学好毛主席著作,特别是没有学好
& d% q6 E! S& e毛主席战略战术思想造成的,建议大家回去好好重读毛主席著作,以便作下一次战
9 o9 q5 F, l+ q3 O  I斗准备。, X: c0 T. y" X! N: _

5 N' I. S5 t6 m2 X, I3 w$ k    据交待,大家回去认真地读了几遍毛主席著作,总结出许多“有益的经验”。
: s! T, v# @( ^  q“6.24”血案就在这个“有益的经验”下发生了。
) A* M0 r2 N: N; \, ~. R- \
: z+ P0 v6 P" N    总结认为第一:“不打无准备的仗”,“6.17”本只是想返回单位抓革命: A% e. M- _9 A9 q* [/ b6 i" k0 D
、促生产,并未想占据点,最多也只是想威慑敌人(防止他们挑起武斗,保护财贸
- n, Z/ L" O' ^- l0 {8 t大厦干部职工生命财产),所以未做作战准备,特别是没有敌情思想准备”,要知
8 K$ B: f; O9 H1 H( N3 T' K$ C2 _道在战场上,“谁对抗自己谁就是敌人”,“可是我们有些人认为那是群众,不敢
5 n6 N9 ^/ t- i8 D0 m5 C( T$ U; B" H下手”。6 Q! V. z6 Q& d  @$ W$ U
- K, T0 c, c2 x" j
    第二:“毛主席一贯主张先打弱,最后打强”,可是8个据点中最强的是由黑
2 u0 W9 Y5 T7 y$ w工总“钢八司”土匪聚集的“民众乐园”,人数最多、力量最强、亡命之徒最多,
$ Q& v9 }# `+ o$ F8 C解放后,被人民打击最深,所以他们最恨共产党,和我们人死拼,是人民的死敌,4 U  M' I4 u: u" Q
而其它七个据点,都是正规登记批准的组织,尽管被敌人控制,但亡命之徒少,容
* D3 X* V+ o5 |: M" {; F易攻破。所以我们没有按毛主席作战方针,出现一些问题,牺牲了两个同志。
8 j, W& m$ q2 Y6 X' H! v" p, f7 ~
. s& h% M/ C( p# I4 r    第三,毛主席一再提倡围攻阻援,以多胜少,而“6.17”之战,我们是少( q2 Y' {3 |& d
数对付多数,更重要的是,“工造总司”派出五汽车铁军增援,我们都没有派人阻2 A5 H: p% B# ^
援,以致壮了敌人声威。# D' D4 G: U! }1 a9 ^- [6 Q

, \' X; ^% x2 I- m+ o( H! W    结论,放下“民众乐园”,暂不攻占,先攻“工造总司”,理由是他们派铁军% q& x& I" I( ~+ \5 Y4 Y" f' R
五汽车参加了武斗,介入为“工总”翻案行列,他们虽是毒草派,但他们实际上和
5 y; t6 \" p% e0 h8 L黑“工总”无什么区别,特别是“工总”许多逃亡的头头都躲藏在里面,我们以抓& n) b- Z/ g# y0 C1 v1 J
“工总”黑头头之名,先围而不攻,要他们交待头头来,逼他们撤退,若不听指挥
# K$ r5 A, f, b* a6 `0 p,就进行强攻,经有关情报,工造总司铁军,全部调到“民众乐园”助威,总部并
! B/ |, @: k# ?不设防,总部内没有大型武器,更无铁矛,水泥墙不易防范,容易攻入。4 Q' W5 q$ r( ]+ b8 }) i& z
* p# s' r5 @$ d. u( g8 v
    以上,即是“7.20”后,参与“6.24”血案武斗人员口供摘录。
! q' G: W3 n  h( O, T' `6 C" X- y  `+ v, k5 O1 C( x" |
    其实,“6.24”血案前,“百万雄师”早就有准备,并非口供所述。
1 I: \$ P0 v. R" {
2 p- ~4 z" ]. ~) [    陈再道将军军政府自“2.18”声明后,得到“工造”、“三新”的大力支
8 v0 D1 T, C4 Y- a) P# h持,“工造”、“三新”属毒草派,所以和军区关系很好,没想到“3·21”之
6 {, y2 q& G( U- ?7 S- w: g后,军区抓了“工人总部”头头,引起了“工造‘、“三新”不满,本想拉“工造, u8 A' D% Q! |5 P, i/ P9 Y; x& ]
”参加三结合夺权的要求被拒,双方关系分裂。拉拢“工造”夺权不成之后,军方
. i% G$ c$ ~: H; S" @; s* K就支持由民兵组成的“红武兵”支持自己,“红武兵”首先就在“工造”内部造出2 ]( C! w. i. c3 k
事端,一是,绑架工造二号头头戴鹏(后被“百万雄师”作战部副部长汤忠云活埋( q, f# y5 y0 k0 G% }: S
于市委大院);二是,策反“工造”内部,将原“工造”六号头头胡崇远策反,组
6 h. n0 Y" v) w2 N& C成“新工造总司”,胡带走铁军200多名,(不过这些铁军未参加“6.24”+ i' k, K3 k) r
攻打“工造”武斗),带走全市几万不明就里的“工造”队员集体参加入“百万雄; v$ I( I9 f% M! E7 u
师联络站”;第三,红武兵在公安局的头头汪仕奇掌管市消防处,消防人员借防火
( z" \3 l2 Z4 ~, e# K: [检查为名进入”工造”大楼内部,了解”工造”全部设防及动态,因此军区和”百
9 N9 }$ W8 \7 z* Y8 [0 |2 P万雄师”对”工造”攻占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n4 @) ]& J0 P+ a! H
" Z- r0 t; G& Y; g; Z2 ]
    当时,”工造”头头始终认为,自己并不是“黑工总”,不是“反动组织”,: ~, x" B* G. _* Y8 M+ z1 {
军队支左应当保护自己,为“工总”翻案是政治思想问题、观点问题,军方和“百
9 B/ K  K# f5 t& G2 O万雄师”不可能对自己下手,因为当时“工总”解散后“工造总司”就成了全市最% F6 y8 g' a; J  J
大工人群众组织,全国每天都有人来访,新华社、人民日报、外地军事部门院校、
5 i9 O8 v- g  A& ?" g( e+ x+ v6 b* ^北大等天天有人访问,认为自己担当起代表武汉群众运动组织之首,不可能受到侵
6 ]3 o" ^! x& s& ~/ o1 A害,所以“工造总司”不设防,认为自己若设防就是准备武斗,影响不好,至于铁
. M5 b& t7 T; I! Y, y: `. Y* p( A军,那是作保卫工作的工作人员,“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j" r6 J8 J0 d4 N4 J& h8 u: m

9 C0 z' ^+ s- O: E) ^- ~* Q    "6.24"日工造内部大概有220人左右,其中铁军保卫人员50几人,办公人! ?" t2 g( H6 `9 o8 |  O
员30几人,其余全部是全市被“百万雄师”打得不敢回家的人,还有些是外省、/ F% q+ o# }/ d0 l( h) _3 G1 B
外县来访问的,无家可归来避乱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总部头头各忙个的,也并未2 }- ?* j) i$ P
有作打架的准备。当时,“工造”隔壁是“武汉市无线电天线厂”,大家知道,当
2 `# u/ ?9 G! c; B$ }: m: N4 \时无线电是国家控制的,所以该厂有几十名军代表,“工造”后面是武汉军区后勤
- X6 W0 y8 X, h部营房处,周围都有部队,思想中没有敌情观念,没有认真学好毛主席著作,使“
2 x& \, K. G3 d$ V工造”人未想到的是这些亲人“解放军”出卖了自己,当天“百万雄师”方作了充
4 `& |6 A! m* y/ {" v% c分准备,组织7800余名武斗人员,号称1.6万人以安慰参加武斗人员和家属
$ b# b1 {  y; D) W,汽车500多辆,消防车7辆,总指挥部设在汉口球场街武汉第30中学二楼教
' a& b& {0 F0 @; h2 t; ]. d室内,机动汽车由汉口汽车二站负责,为防止万一,另有3000名机动武斗人员- L# f: y+ }- Z+ q. z9 y8 S
备用,为防止援救口突破,离“工造”二百公尺内的道口,全部用装有铁板、砖头
3 @0 e  G! l" _% Y: A# g/ p8 e的大卡车横在路口,市内交通全部阻断(铁路、火车除外)共设三道防线,由于军
& l3 V" }- i4 [  ~. k7 x0 ~2 v人指导,一切都很专业。另各工厂医务室组成急救站,从市急救站调救护车两辆,  O% o: ^4 R+ U! a! m% l+ i
救护受伤队员,总指挥由“百万雄师”作战部副队长汤忠云和江岸区二号头头陈文
/ T) A- I1 k/ L+ B. H0 j担任。清晨4时左右,有人发现周围街道有重型卡车装满砖石,横在路口,所有通
( T( w/ W( I$ f0 C0 L& i2 U( k往“工造总司”的道路全部被堵。市内交通中断。
. \' A* {3 E% K* i: ~4 v$ q6 u( l
$ |, J% _- K6 Y. i  _. t    6时开始,“百万雄师”叫战,广播促“工造总司”:“(1)放出窝藏的黑
( a9 A% V( W7 y3 z+ i  a工总头头和反革命罪犯”;(2)“将五类份子,牛鬼蛇神抢占的人民群众财产全) C- y; w2 \2 j1 P# n0 N
部交出”;(3)“将抓进去进行酷刑的’百万雄师’群众放出来”;(4)“将9 T/ X1 o/ _: y+ X! d
关在里面的卖淫妇女以及被‘工造铁军’抓进去强奸的少女放出来……”。
8 y( _8 s8 f8 i& G/ s3 B; t/ f: X- E6 l) U$ w: H. u
    针锋相对的广播员朱庆芳等控诉“百万雄师”、陈再道……放革命歌曲:“抬. C) O9 y% t4 c0 m; M1 y
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0 K- W* ]. X, b# r) H

8 r3 x: Q; I7 `7 r" }6 X5 V    8时开始,市公安局消防处消防车开来几部,开始向“工造”大楼喷水,在狭% c/ A& x9 S# w
长的老街上几个水龙头向“工造”喷水和当年电影中向罢工工人喷水一样。6 ?& C& _; l/ o8 v, F* R

( q  l: W2 r3 B( f9 O9 ^    本文不想描述血腥场面,四十年后,重提这些让人伤心。10点后,“百万雄+ h2 R% ]+ Q& v% Y! ^3 ]% ]4 ]; e$ s
师”战斗人员缩小包围向“工造”大楼内抛石头,“工造”内已准备了大量石块予
" a( C+ U& K6 r) {以回击。毛死后,陈再道将军和湖北省委、市委、党史、市志、文艺创作对这一事
7 Y2 R. i6 A- w; N9 L9 u3 h) m+ H5 J实,作了另一种描述。
& N8 E; {6 K. [8 I$ C3 W$ c0 Z
4 f+ `, }' @2 X    “元月二十六日,中央文革办事组和全军文革办公室给武汉军区发来电报,将! I8 \: i  N! ^) L- g+ W
武汉地区发生武斗的责任归咎于“百万雄师”这个群众组织和武汉军区,电报全文+ S. h  \$ ]$ S
如下:6 w$ W+ S$ e1 R& y% c, {' U, T
% G) G4 ~, B" p3 d' J8 e
    最近,武汉市发生了大规模武斗,是不正常的,希望武汉军区立即采取有力措
, {/ Q! K) @& y- l1 ^施制止武斗,百万雄师一些人对若干院校和工厂的围攻应立即停止,杀害群众的凶8 K4 ^9 t; N) Z4 L2 }
手应按《六·六通令》严肃处理”。/ d. \$ p3 E+ O0 t, p& u0 {
9 |+ y  ?! V) o1 N! f# K
    11时,强攻不下,“百万雄师”开汽车将“工造”大门撞开,准备杀入。
5 T7 v/ v; ~1 C. ]/ r# ?" P  o& C" z2 _
    12时,仍未攻下,突然事件发生变化,内部情况一直至今也未弄清楚(这是, d5 O% h& \8 O
军事秘密),“工造”后面无线电厂军代表突然将工厂大门打开,二十辆汽车全副# o" s& a0 c; R% L
武装的支援“百万雄师”战斗人员,从“工造”后面攻入。“工造铁军”队长魏东
$ C/ U/ W* u. p4 z已看大势已去寡不敌众,被逼到三楼左侧坪台,举着红旗高喊“毛主席万岁”跳楼
& \4 K  b* W! D+ N摔死,可怜广播员朱庆芳,小姑娘那见过这个场面,连忙下跪求饶,举手投降,按4 L3 }8 ?/ k0 y( n# a
战场法则,不杀俘虏,可才16岁小女孩被几个优秀“共产党员”杀死。“7.2
, v5 N1 r% k) z. m; ~8 N7 F0”后,造反派公检法上台,根据攻打“6.24”凶手内部检举揭发,根据本人: m2 ^7 K2 e& ?# C. x
交待杀死朱庆芳的其中有武汉肉联杨喜×、何启×二人,,(因二人还在世,时隔
) `+ g. C2 `. \6 n$ u四十年,已无法追究法律责任,因此不记全名,二人杀害“工造”头头王明杨的凶  h) _) a! Q% y3 I) X4 n2 m+ Z
手余少卿(已死,粮食局)、杀害“工造”头头戴鹏的凶手汤忠云(已死,市渔业
( R, x) ~, A9 o公司)),造反派法官将材料一一写好送交军区,按中央“六六通令”严惩。
0 H* Z& T) |7 L" [8 C3 ~9 m
# p/ i4 x4 [5 E1 h' `    被武汉军区刘丰将军以运动后期处理为由,可至今凶手逍遥法外,死者及活着
0 J- w  [8 w" v5 Z的人心中不甘。) ?& y, |" `; c8 v6 R
' V. Q! |0 T$ ~/ v% m5 }4 m6 o
    "7.20"后审讯“百万雄师”武斗负责人知,攻“工造总司”预备会开了三次,# a+ `5 n9 _% T& W) @# n
都在汉口三十中学内召开,除驻“百万雄师”联络站,127部队军代表(穿便服
6 R! {# C; q- o2 a0 p)参加外,独立师也来二名军官旁听,他们没有发言(估计意见通过军代表转达)3 j4 h, I6 S! z9 y- z
1 R2 K" N7 O& e

  r( W2 I% i" i; C    当时指导思想是对“工造总司”只驱赶,不占领,不到万一不动武器,能吓跑+ X7 l/ u% }& ?- Q: F9 Q# n
最好,为了万无一失,这次遵照毛主席的战术思想先用优势兵力,十倍于敌的气势8 P! a: L- T' J& Z
、排山倒海的声势,让敌人缴械投降为上策,为此,总共动用1.6万武斗人员,7 c( |8 ?% b  r# }0 [" e
保证万无一失,让所有参加围攻的工人和家属心中放心。% i5 K& k2 d7 w3 E% ]+ q$ w
5 w9 ?5 H4 q5 d' f
    “工造”内部只有217人,用得着运用这么多人吗。“7.20”后审讯得
/ K9 `8 v' [5 W# }& l& m) P2 r, z知这数字太失真,按当时军队想法,十倍于敌的阻援部队是取胜先决条件,当时总/ T$ ~7 W7 q/ ?. i3 \% b2 i
部决定一线(外围)赌23个口,每口定150-200人,那么就按200人算% O( }/ r5 W- ~, x8 R  X" y
,另数也不超过4600人,二线中间赌7个口,每口定员500人,7×500
) O# i; ~1 Y: a+ |7 m=3500人,前线二个敢死队80人,前锋800人,总共880人,全部加起+ w0 x  F* P% p4 P& H$ K
来只有9000人,加上医务人员、后勤人员,实际不应该到一万,可是毛泽东死
& E( ^  x( P5 X7 I后,说造反派报复这些参加武斗人员,打死600人、打残6.4万、死伤18.8 F, P) _7 A6 ~& l9 z+ L, x
4万未免不符合事实。0 `3 X  m6 R6 g* K
2 }# m$ k7 z; z) h1 {* o
    按“7.20”后审讯记录,杀人的主要是两个敢死队的人,他们是肉联和江' M+ E2 s- g$ k5 Y
岸车辆厂复员军人,80%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5 D9 \$ o% T+ T

$ x  i( w  `! Y    “工造”失陷,血腥场面笔者免述。6 ]4 o. ]1 v; @. L6 N& G6 B
" n- }3 u$ [1 ~3 n5 K! Y2 A- `
    当场杀死28人,杀死”工造”负责人联络部副部长王明杨,杀伤“工造”负: c( J2 ~8 A, U) t! @9 g/ y  U
责人、宣传部长彭祖龙、保卫部部长严志斌、广播员姐妹俩朱庆芳、朱庆玲,一死; c# V) N  B5 r' m  O5 l
一伤,姐姐朱庆玲肠子被勾出、致残。杀人后,凶手全部撤出,好奇群众涌进”工3 }" |. J  G& g% ^
造“大楼,看到遍地尸首,不少人都目睹了这一场面,相信还有目击者还在人世,
5 r* }! J  h! h6 a5 Q- l0 _可以作证。& c, @/ @8 D2 K! }( N
4 l1 N- y  M9 Q2 U: Q4 |* I, V
    从8时起,“工造“等,包括全市各兄弟组织、中央在汉单位都向武汉军区支4 V! \. D1 }+ k' f% T& Q
左办公室求救,“工造总司”现场负责人彭祖龙和军区、人武部分别通过几次电话. C: N2 I6 f4 p+ h+ z) I
,对方答复马上派军队来解围,但不知什么原因一直未回,最后一次电话答复更令
# {. m/ m& l. _. I- `* y/ n) J人不解,军区说,“我们派的部队进不去,被他们阻止了,你们最好举上白旗撤出
- ^8 u- E$ ?# S% |: {( _来,他们不会杀你们的,不要和他们发生武斗,以免出现流血事件”,(笔者亲自
1 \9 N) z7 {" n6 g通过三次电话),再后,军区电话打通了,一直无人接听。
0 i/ Z, @) J6 h" Y( C2 v! I  \# T' t3 h, g- c" `5 a  ]: p0 C
    此时,孤立无援,但全国电话都来了,包括北京、上海、郑州、成都、太原,
; w( @3 Y& S' S' c# k了解武斗进展,安慰我们坚守到底,他们保证向中央反映,让党中央出面解围。可, ]* y) w) z2 D* j) e4 U
见消息是一些市民通过私人电话(单位公用电话)传出去救援的; n( \+ u' L1 P; `4 y6 S) U
4 K* ?  ~# B, v0 U& R% b/ \
    当时,武汉电话局军管,我们电话全部被监控,武汉电报发不出去,“7.28 o. f4 P. Q# {  ]4 v7 \
0”后才知道,武汉气象台电报畅通,武汉市气象台将全部武斗情况每小时向北京
9 A2 x1 ~% F1 f4 N; S传输一次,由北京有关单位向中央国务院、中央文革,估计当时陈再道收到中央的1 p9 [/ A9 P. S) g7 B
电话(可惜当时的党中央后来被称为“四人帮”的党不算数)。所以说“6.24
; @4 O& J( X$ s$ c( l1 E”血案陈再道并封锁不住,而且当天“百万雄师”还开展了两个战场,一个在武昌1 @$ X* g/ }0 T
,围攻武汉水运工程学院,理由是他们抓了“百万雄师”政参部部长蔡俊善,另一
8 Y' D  a- r7 T% I个是攻打汉阳轧钢厂。这就是“6.26”中央来电原委。, F4 \* y' k9 A

. {  r" ?8 n# U0 b    "7.20"后,造反派翻案,将杀人凶手一一查出,但刘丰军政府当权,将全部材
* q  F  T6 D; @料收走,理由是这些人并不是一刀杀的,怪谁都不合适,留到运动后期处理,这就) C7 j5 c3 ?5 X, ?( f9 s" {8 ~3 F' u
是历史。
9 X! t5 q! A* W" C' [& y
9 U& ]! ^1 Z5 W8 B: D4 d) t5 Z3 u( D    “工造总司”三楼装有市文化局委托保护的在扫“四旧”时,由红卫兵在全市
4 Q( A1 h6 B: A# y( I6 [没收的古字画共5700余幅,大部份被破坏、丢失。: a0 H& P; w6 `5 W+ [% [8 M+ P4 T1 o
* n5 B1 }( s" ^! e8 v9 N' x2 I' E4 J
    凶手撤出后半小时,离武斗开始已六个小时,武汉军区宣传车赶到,宣传车大
3 y+ h( S5 i6 b. o叫“要文斗不要武斗”,“宣传中央6.6通令”,当车开到汉口吉庆街口时,愤
6 X- ?, L. Z3 z5 Q! b$ E" Y怒的群众用石块砸宣传车,最后人们烦了,将汽车推翻,车上军人跑了,过了不一) j! [8 ^/ Z3 q5 k, z6 Y4 H# F
会,“百万雄师”再次进入“工造”,将参观人全部赶出,抬走尸体,另外,部份
) s* A' s5 O0 [7 z6 Z8 A; c; p$ j3 H8 [持长矛解救部队宣传车,这就是陈再道将军的自述中,部队受到围攻时,多是“百
; B7 ?0 ^( d2 T! u8 F8 H. v万雄师”解救的实例。是“7.20”后查明,抬下死者共31具,抬到街口时发
, u. A3 q' c5 v- q3 L" U( |$ a现,有三人还有气,还未死,于是丢下,进火葬场共28具尸体,后经有人认领者
1 k+ ~5 W$ l% G2 [& p共23具人(戴鹏除外,另有5人查不出姓名,也无人认领,估计是外地人,后只
0 C3 a7 @' F" A: \在冷柜中找到6具尸体,照了像,其它人无死者尸体照片)。
' d/ Y( u0 t/ E$ r1 t6 |9 m3 c; z3 D9 w( x0 n
    "7.20"后,“工造总司”千辛万苦,将已查到的23人照片登出,另一些资料
5 q! {. B; _3 y9 g( d; K正在收集,不幸的是,当准备登第二批照片时,8199部队赵奋派人到“工造总
! ?/ ?; S, V: S. q司”,不准再登这些照片,据部队首长说,中央有令,不准登有关杀人的相片,因0 R3 M  ~* v- t2 h/ r5 H  s
为这些只会给文化大革命抹黑,防止敌人将资料传到国外造谣,污蔑文化大革命,$ l" t. s7 y) d5 O4 ^- |2 H
另一个是容易挑起两派仇恨,不利于做“百万雄师”群众的转化工作,因此,除这
) Y+ x8 P" v' H/ e一期外,第二期照片资料无法登出。后又经多次抄家,资料已难找回。
. g3 X" P0 |; R5 k( H, E2 \+ L+ E/ |4 m; J, v; {
    "7.20"后,7月30日上午,驻无线电厂解放军代表3人到“工造总司”赔礼% f# o5 T1 F* G" J! x
道歉,人死了这么多,就行三个军礼,此时,“工造”有个人胆子大(现忘其名)
5 ~3 y5 b9 Y) S& {,上前二耳光打到为头的那个“亲人解放军”脸上,这军代表马上脱下军帽,二脚( Y4 R/ |9 ~. i3 E/ d3 q, U
并齐,二手垂下,头低下来,一句话也不说,连接着又被打了二耳光,工造头头连
. r( ]8 {. H  \8 `- J3 M; g忙上前扯开、制止。0 B$ L3 u  J7 h4 ^! X/ Y  G
: f* a% c0 w3 E) k
    这真是一种不幸,一种解放军光荣历史上的一种耻辱,一个污点———怪谁呢
+ e1 j/ L5 H& W3 \3 Y' u$ w- e! [
3 ]  s: G/ ?+ Z4 s) _3 q
) C& g& j9 r5 y7 k    四个半钟头后,三部高级轿车到汉口友益街16号,停在“工造”门口,车上
' z" p4 Q2 U  _' s% Z# j, X有三位气度不凡的军官,每个军官旁边都有卫兵,门卫通知总部办公室,“武汉军
' J8 [5 E3 H" j) q3 H' C, y区首长要求接见‘工造’负责人”,工造内部一阵骚动,以为打了“亲人解放军”
6 V# y" o9 Q# J7 f; o" w肯定闯了祸,不想三位首长满脸笑容的走进办公室同大家一一握手,说明来意是代
7 c3 @5 s: }) g$ z5 y9 _- ^" w: L表武汉军区,因支左不力,犯了错误来向“工造”和“工造”6.24血案受害家% d$ s1 c3 C2 h1 Q( }
属道歉的,此时当然没有人敢打他们,但工作人员和群众滔滔不绝地控诉军队当时% T, C1 A1 ~8 {. X
支左不力,造成血案事实,军区首长满怀同情地眼神静心倾听多时,工造头头们礼$ Z0 O" t/ i# `) \+ x* N
貌地阻止继续诉苦,三位首长到底是什么级官,当时因很少接触,也无心情来记下
% x& d' s8 ?/ ?0 i2 B6 N姓名,加上此时正值军区换防期间未加细述,后一一送别,三人向“工造”头头行+ T; {, E7 c% N# D- U4 ?
军礼,后来猜想,可能挨打军代表回去向上级汇报后,武汉军区认为无线电厂军代
& p' V) z  `8 y( _, V表道歉可能级别太低,引起“工造”愤怒,所以派高级首长到“工造”来道歉,估$ Z7 k) q( X7 @
计是军长、师长一级,因当时军区首长和士兵衣着相同,无法分辨,除高级轿车(* r5 r) J) |' g- J3 m! K) A6 k  m/ _2 G: [
当时一般军官坐吉普车无卫兵、秘书)。! C4 o4 f2 M4 E0 J

  M$ q5 Z. Q5 |  G5 Z    以上是发生在文革期间的真实事件如实记下,以示读者了解真实的武汉文革。0 c; o, a$ ^0 F; Z# D
(“工造”接待头头名字隐去,已防后患)。& _  L5 V7 e2 z" Q* x+ p/ d) d

& C8 G$ p. m+ F  w* B( f. R& Z$ b(三)七·一五大血案
# b/ w/ n; [- m6 G6 I" C& P' B9 U' H6 ]3 w/ P2 @! x7 E  E' c: z
    正如军方和“百万雄师”按毛泽东军事思想分析的那样,“百万雄师”血洗“; N( Y7 t5 l) f( V+ \& p
工造”时,驻民众乐园铁军和钢八司妄图声援,都被“百万雄师”外围阻隔,不能
$ Q1 S9 z; r1 Q3 v; x入内,他们将装满钢板、砖头的卡车断绝了所有通向“工造总司”的市内道路,战) x. H8 n3 {+ j  \  v* R5 G
斗非常专业化,对驻民众乐园的造反派真正起到威慑作用。6月25日,民众乐园: f! A) P" \0 G1 [+ L( n
和其它九个据点全部撤出汉口城区,武昌大部份也被占领,造反派唯一能活动的范
' J+ X) z3 o1 }# `围只剩下武昌几所大学,武昌各高校路口也设有路障,从6月24日至7月14日
3 ^+ i% ?3 c' Y2 j( g+ d# Y这二十天,全市风平浪静,特别是中央对武汉“6.24”日流血事件所发来的电7 q5 q1 o  ^2 L& `
报:“6.26”电报后,(6.24日,百万雄师同时也在武昌水运工程学院围' g; M7 n5 T4 \) F" n$ C- T7 Q: Y
攻,称要营救一个叫蔡俊善的头头,打伤不少学生)“百万雄师”表面上平静了一! X6 y$ i5 d) @. a
下,因“6.24”他们全胜,为避开中央批评,所以暂无武斗发生。
/ j- T# K) o6 R* L" ~/ m# o  ~% |) Q8 Q, |* c" U1 o" O
    7月16日,是毛泽东在汉游泳周年纪念,高校学生想借这一机会到武昌江边
2 d' ]. G7 ?, D9 X% I( [/ p游泳,横渡长江。估计这一理由陈再道和武汉军区不好拒绝,如果出现血案,可能+ S' x- d' n% e& i  w
毛泽东本人也会注意。并作了准备,印制了标语、横幅。此时,“百万雄师”胜利( ]* H, e9 `6 S6 @2 ~& P/ Z: U# |
者也想借机游泳,横渡长江。军区一看,这两派到武昌江边游泳,肯定会发生武斗$ ?. h9 ]' A, Z2 i# V# A
,中央“6.26”电报对军区压力很大,再发生流血事件,不好向中央交待,所& M' H+ H% p4 J" G+ p* ?( R
以军区派叶明副政委出面做“百万雄师”工作,认为你们已经是胜利者,学生166 C7 B' Z8 V; @8 h) D1 }, h
日来游泳你们不要同时搞,哪知胜利了的“百万雄师”此时也不一定听指挥,坚持+ _+ g: I3 z3 V" w4 k8 q+ t
要16日搞,经军区首长叶明亲自做工作,决定“百万雄师”15日提前搞,照样
5 b$ z2 P0 D6 c显示忠于毛主席,就这样,消息传到高校,高校学生们压抑的气不打一处出,“6
) @2 x  l, z; a.24”后,所有造反派都不敢到汉口活动,汉口地区造反派群众更是盼望自己的0 C  j3 s% E, h2 z
亲人过来,所以最后决定乘“百万雄师”15日渡江之机,游行到汉口,给受压迫
9 Z9 Z) [5 @. M" O1 o造反派鼓鼓气,标语口号是“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打倒陈再道1 Q; d6 Q7 n0 R  z' C. }, U
”、“工总翻案,老保完蛋”、“造反派永立江城” 的口号。$ P( M4 \$ C" Y" R4 i, Y) N4 O* O
) _# P$ ?- R5 f& [, Y
    从华中工学院步行到汉口,全长二十余公里,包括返回,共40公里,80华
3 w, z' [' t9 `+ f0 w4 \  c里,完全学习红军不怕远征难的精神,学生唱着革命歌曲,鼓着勇气,在烈日下前
9 \  Z2 Q7 A/ l/ T2 ]7 f' w) n6 Y3 Y行,真是现在人无法想象的革命热情。7月15日,是武汉最热天气,同学们顶着
: u; _4 U" Z. x烈日游行,游行队伍全长三公里,沿途群众水果、茶水、鼓掌夹道欢迎,真有点电7 `7 l6 i: O( F# a( l, I7 g
影里在“白区”游行的味道,那情景,如今武汉市民都记忆犹新(当然指支造的老
2 r3 d" W4 I& W% _百姓)。
1 `( n( t; g! X, h6 @4 s' s9 `# z# p. c" v1 P
    游行队伍一路顺利,学生、群众流泪的脸这真可拍成电影,但问题出现了,当+ x( f# R+ Q8 g8 G, a. t) _5 T
游行队伍返回武昌经过汉口电车公司门口时,突然电车公司内“百万雄师”“闪电
) m4 ?' V6 `3 v( O6 p9 o2 k兵”武斗队冲入游行队伍,说队伍中混有“黑工总反革命份子”,一时队伍大乱,
5 T  F* Z! _. y; v( @9 r, {9 `实际上被指的这个“黑工总反革命份子”是华工校工王兴武,并不是市区工厂工人
; Z, x( ^: x$ K4 f+ P8 r' J,但“百万雄师”“闪电兵”硬要强行将他抓走,自然游行同学不同意,一时拉拉: M' u; u, D3 n( C/ X9 E) ^
扯扯开始,“闪电兵”越来越多,游行学生也是有备而来,早已通知保卫人员,很
' E/ P, B# a2 I7 [: Q9 H1 U1 e快,学生中大个子、大块头组成的保卫人员在队长李长亮的带领下,赶到现场,上
- i( }4 i1 r5 R前围起王兴武不让拉走,双方发生武斗,此时,电车公司楼上砖头像雨点一样向下
6 P0 F6 @3 h* s7 ~,由于此处正值铁路路口、街道狭窄,很快一些女同学头被打破,但都齐声高呼“
7 g) c# J/ }8 i$ S3 Q( S. V要文斗,不要武斗”、“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抬
0 {% j3 R" ]% b* A7 T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等。3 Q( n2 O, Y9 H4 b0 @* z
4 P( b) ?- C+ j7 Y
    此时队伍已大乱,男同学冲在前面,双方用拳头打斗,最后,电车公司内“闪
2 Z5 j' [& }  V9 m7 P; }电兵”拿出长矛、大刀赶来,一时同学害怕,到处逃窜。当时,电车公司对面是宿) ]# ?% M- V5 ^) }
舍区,学生为保命纷纷逃到居民楼,要求避难。
  o) f4 d. J3 c# ^7 \! |) @; J* h; ~$ [; G+ U! D- B# ^, K- G
    半小时后,十几辆满载长矛、大刀的“百万雄师”武斗人员,将周围街道全部
1 A9 ]4 L0 M0 a$ N1 K3 j封锁,到处追杀没有地方躲的学生,另一些就挨家挨户搜查,所谓“挑起武斗”“* l8 a+ }- S. i9 H6 T; c
打死、打伤电车公司女职工,侮辱路过妇女,又打伤正在上班的老工人的杀人凶手
6 E/ w( a9 g  n9 s' w' V3 Q& ]”。
% M7 s) }8 ^# ?4 f* a5 o% O7 C' B7 A& S6 E7 F
    原来,当天百万雄师在武昌中华路举办纪念毛主席横渡长江一周年活动,军区
- `! ?0 f& f, h% c4 g. }' b- T和“百万雄师”为了安全起见,将全市武装保卫人员全部集中到武昌中华路(下水
' `* `$ d/ w* e0 ]8 l处)、汉口滨江公园(起水处)二处保卫安全,当时“百万雄师”有六大武装集团' t% U' P$ q! ]6 T
,他们分别是:闪电兵(刘天喜)、翻江龙(彭汉洲)、霸王鞭(×××)、雷达
! d# r# U  X$ b$ i0 N% E' l兵(×××)、反到底(学生,叶跛子)等,其中,电车公司是闪电兵总部,当天# g# z1 K0 E4 K7 v
大部份人都调到江边,守在电车公司的不到五十几人,“7.15”血案并不是“6 |) q! t; z0 E( X' Y7 m6 v$ @; d
百万雄师”有组织有计划(像“6.24”)那样策划的,当时,当游行队伍游到
2 |: u. G! R' Y, X# N% d电车公司门口时,对胜利者“百万雄师”来说,认为这就是一种挑衅,敢在老子门
5 u" m* ?5 N! `0 I- q" G( Q; I口游行喊口号,口号中,笔者不敢担保没有同学喊“打倒陈再道”或“公鸡下蛋,
6 m( q5 C% t; C" o$ Y* f老保完蛋”的口号,本来双方就对立,双方火气都大,人人为火上加油,有一个年
) K7 Y" x/ k6 {# v1 M/ `纪大的人在队伍中,“百万雄师”认定,那个人一定是“黑工总”的反革命成员,
4 `% w* H$ N8 q! n3 l( K(当时军政府认定“工人总部”为反动组织)所以尽管只有五十几人的电车公司“
% L: T" c" v3 H) I% O闪电兵”敢冲进队伍抓人,由于游行学生占多数,闪电兵占了下风,挨了打,人未
1 Q9 ^& Q8 s; `! f5 o抓走,最后拿出长矛、大刀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弄得队伍大乱,学生逃窜,紧接
. R) i7 b+ ~' ?( W3 t' J着,电话告知指挥部,百万雄师作战部部长刘敬胜和副部长汤忠云在汉口滨江公园- k6 c" ]) P# D9 V, ~  Q; `5 L3 {* o
马上调人援救。. [- g# ~, m: c5 m& ?0 ?- B7 m% D
+ h5 [# E3 b& D3 p9 T* ?- u# A% E
    汤忠云调来的武斗人员来后,学生已经逃散,于是汤下令,全部包围,各街口
, n/ D6 z0 x8 _2 s% u+ X设堵阻援,要捉拿凶手,师出有名,当然就是前面所说,将电车公司派去评理的“
2 g6 ~' {4 l# f0 t' d* C! ?老工人打伤”、“挑起武斗,打伤女职工”、“打伤儿童”、“打伤正在上班的老# w1 ^2 I) C* i5 q4 Q- ]8 t$ K! e
工人”之类的。党一贯教导的政治“标准语”。
7 k; F' Z2 W) E1 \* U7 t; X; u- }. a) g9 f& T+ \8 T! P7 J
    搜查并不顺利,哪家没有儿女上学,同情学生的人比较多,此为其一。第二是
6 V: Y# ^$ D. V$ V5 k# ^, I居民并非都是“百万雄师”观点的,有些中间派什么都不怕,不准进屋查,因此发
$ I/ i  D: l- w! i6 j生打斗,“百万雄师”不敢用刀对付这些人,另外还有人本身是造反派,又不是头
& \0 C; z( Z  c$ b头,是群众,也不许进屋搜,有些屋根本不开门,除五类份子害怕不敢藏学生外,2 w  X) I2 L5 a2 E
“百万雄师”观点的居民尽管自己不藏,但也不敢检举,(除少数保皇派观点检举# R- [- f$ a- J3 w' [
外,大部份不检举,不收藏。)所以搜查一直到晚上11点才结束,搜查出的学生
; S$ P& \( t/ s  C0 o/ }) f200余人集体到电车公司,大个子关进大会议室,块头小的关进食堂,先放块头
5 f( _1 X2 Y$ g, r3 G$ m. G大的边打边审问是否保卫人员……此时,区公安局出面审讯学生,要他们承认挑起
( B% s* _: D2 ?3 |! @武斗的责任,交待后台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恶人先告状,以便把审讯材料交到中央,9 `- r$ y7 b: ?$ I; L
证明自己是受害。当时,一冶一个叫黄继元的工人,手制了一把木手枪,平时用来4 o4 b' U: l8 M$ X& D
吓唬人,这一次被邴局长抓住,以反革命持枪杀人犯被捕(见上图左侧照片),“
( z! G8 I6 u0 o& b+ V( \  ?百万雄师”和 ̄口区公安局连夜审讯并照出的照片,7月17日在汉口电车公司开; ^7 d. Q' x. L* i) |
展照片展,说“7.15”造反派杀人和破坏电车公司物品,阻碍公交秩序的事实/ i( \6 }- G' h9 Z% d
,此时,正值毛在东湖处理武汉事宜时。! z* n8 U- \; }, t
! l' L; h0 H* @; @. y9 C. r( z
    毛泽东死后,这一段被武汉军区和保皇派党委描写成另一样的历史。党史、市+ G* i3 c  k( d# P
志、文艺制作,大量印制,武汉市文革的真实历史,经过四十年的颠倒宣传,历史8 p( G* U: `0 F4 ^$ e0 L1 Q3 D. P
完全颠倒了,希望读者认真保留好这份资料,一百年后,它可能是无价之宝。' O4 Z3 y& c/ z
5 j% x. P( D  a2 v& p8 M, l6 [6 g
    军区和党的工作者、史学家是这样描写历史的,“7月14日,毛主席到汉,% ?3 e" t1 j5 M9 C2 p8 T- B
江青“四人帮”马上派王力从四川赶到武汉,秘密会见湖北的帮派体系,在武汉挑
' p$ _$ n: @! N5 f起大规模的武斗,最后把责任推给武汉军区和‘百万雄师’”。3 @' F$ W- v$ ~0 T5 V# n# y- d

. d5 i8 C* m5 o; h8 g$ W* f    请问,毛主席来汉谁都不知道,连陈再道都不知道,怎么武汉帮派体系知道了
6 _% U7 \7 P9 n, A. C( w5 U呢。如果真知道,他们会在烈日下步行三十公里到汉口游行吗?如果知道有中央代8 u+ x3 p' W( t
表在汉支持自己,一天时间,武汉就会变天,政治并不秘密,今天是你的天下,明$ i- P$ s# I) d# w, ]# k% y1 K9 I
天就可能变成别人的天下,武汉几百万人的心,并不都支持陈再道,武汉并不是“) M& d0 I+ M, C9 f
百万雄师”的天下,请看7月23日中央一广播,陈再道、“百万雄师”土崩瓦解2 h+ `' o$ b1 e5 T4 L
,中央并没有派一兵一卒,变天的还是武汉当地人嘛。( z4 n, ?6 K# F4 L7 m7 g1 D

3 j9 c' p, [5 a$ u5 |6 n! \( s    更可笑的是,硬说“7.15”学生游行,是江青指示叫搞的,说江青派王力
) G- C" D1 _  _到武汉,勾结武汉帮派体系,挑起大规模武斗,那么,毛泽东死后,英明领袖华国
1 ~- t# j* A+ d: M% I! c锋主席在武汉调动二十几万人组成的专案组,并设立二千二百个私设监狱,(五不& b% I$ F! w# g. H, N3 P, @6 @
准学习班),几万人被关进隔离反审牛棚,要造反派一件件、一桩桩谈清楚时的专& {1 W2 I$ _+ N0 p  f7 k1 [; m! T
案组,为什么没有查出王力到汉勾结的事实,五年清查花了多少人力物力,省、市
) S& j8 O" q# w# a当局至今拿不出一条武汉帮派体系和“四人帮”有联系的公开的、秘密的证据,这
) V7 P9 ]+ _7 O* P怎么有脸向全市几百万老百姓、几十万党员交待。这难道不能称为千古冤案吗。江
, W* @. |) s0 X* j4 K" L青、王力到底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武汉的谁讲过话、接过头,为什么一直查不7 g' ~% E8 e- s- P( x
出呢。
; I/ T7 U1 K0 _& ]
2 \8 C" |$ x9 j4 k' U0 M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可能是这一幅幅标语感动了毛泽东,/ E. V% Q' ~: `  Y9 j$ M  {
毛泽东并不是吃干饭的,他的秘密人员说不定就在游行现场,陈再道将军的一言一
5 T+ `" y4 U2 M% l% h; Q行,毛泽东都了如指掌,并非什么“王力背着毛主席,秉乘其主子“四人帮”的黑/ ]: ?4 c4 }8 F1 ?4 A( R
指示,勾结武汉帮派体系,挑起大规模武斗这样的童话故事,糊弄得了的。”1 g- @/ M* t& a& e$ m- s! \; N# a

2 @! L1 T2 T# r. X- ]6 f    "7.20"事件,毛泽东下决心支持了造反派,正因为如此,“7.15”血案才
: R4 x& q! |9 p. [! H在毛的支持下查得水落石出。原来,“百万雄师”包围搜查后,将王兴武查出杀死4 g( R& K7 |8 I8 F0 _: i
,另又杀死了几人,为了毁灭罪证,将这几位同志遗体埋于东西湖,东心农场桃树3 l2 b3 I$ {( Y% o* C
林中,“百万雄师”农民总部所在地。至于块头大的被打伤、打残,因现已无资料. y5 y4 A2 i" j. R% I
可查,再说时过三十几年也过了诉讼期,笔者没有办法一一调查,相信“春回大地. t1 V6 t# L, Z$ k
花自开”,总有一天一切都会真像大白于天下。
7 b8 J* k1 E  ~! y  {  i8 V
+ c0 r; i$ f/ R/ Y) l6 S' L9 {% dhttp://www.cnd.org/CR/ZK07/cr422.gb.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4 11:50 , Processed in 0.11554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