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84|回复: 0

徐海亮:“网络文化大革命数据库”浏览偶拾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28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40
发表于 2019-2-10 15: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络文化大革命数据库”浏览偶拾. v. ]$ A. ?1 z0 a: W

2 X9 H# F# w; n6 C9 g9 Z 徐海亮
8 B9 O8 a2 U& u; ?& [3 R/ h 1 ]0 x: `" w6 I% {# S' Y7 g
3 ~! B  [9 W2 ]! X# k" F% ^! Z) h3 l
    终于看到了美籍华人学者宋永毅主编、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出版的  i+ y% A: t& [8 ^$ Q8 `
“网络文化大革命数据库”(以下简称“数据库”,网址是http://ccr: Y/ A2 _- B/ ]
d.usc.cuhk.edu.hk)和以此为基础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文库》
* @# }1 d+ ?# T7 }& J6 P* m第二版光盘。该“数据库”在“文革”发动40周年这一时刻完成,编辑者辛勤的9 L. u5 m& ?# v7 J& h
劳动有了令人欣慰的结果,全国学者的支持和心愿也有了归宿,期待已久的读者们
4 Y, S% \" N+ {! N3 i9 g5 t1 b4 ]更是如愿以偿。. n. n! A& T6 q% P7 j5 A

: i/ q3 g4 O* Q1 [- Z) a  Y    作为“文化大革命”的亲历者和独立研究者,我在2003年就开始使用这个
& d( f! }/ o, ]' W" ?. V5 a《文库》光盘的第一版(2002年由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出版)。当
4 d* j, e, x2 b3 p时,一看到这个光盘便欣喜若狂,性急之际,不顾学识之陋、方法之俗,立刻“急
% Y5 g: j. z* R% b# M: G用先抄、立竿见影”起来,并把几条重要资料自下载、打包转送几个“文革”研究& d, z0 B& w% D
的急需者。近年来,国内“文革”研究中一时无法从官方档案、出版物求证的许多
! R, t5 Z4 ^' i6 s. Q6 G资料均得自《文库》第一版。诚然,那个版本的内容在一些研究者中还有争议(诸, d/ Y/ p1 `3 M3 g! O
如录入错讹、资料出处遗漏、考据不足、重要资料缺失、界面设计问题等等),但( q8 b, P2 j; o5 b7 g
《文库》的光盘版毕竟一下子拓宽了“文革”研究者的涉猎面和资料占有面,自然! L: j& \; V* m! D( F( t" d
也大大推进了本人的研究(以高校学生、武汉“文革”等专题为重心)。令我体会
; t" Y4 ~7 m( U尤深的是,除了得以深入观察自己有兴趣的问题,也能够对“文革”运动的原始全! d0 m: Y3 f( ^2 n
貌有了概括性的了解。) U1 z5 X# h# y& h  j

: H* y* K$ O  A# d6 J( P* W. h    《文库》第一版发行后不到3年,“数据库”也问世了。宋先生和他在北美的
  U# [# U0 k: e, K% d7 g合作者们(如丁抒教授、周原博士等),在《文库》第一版的基础上努力充实了资
2 h9 o! `& w4 c4 {3 P料、增订了内容、考证史料、修正错讹,与“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合8 }" o- K+ G& s9 P1 ]" K5 h! W5 u
作,改善了《文库》的包装技术,扩大库藏、增进功能、便捷查寻。我以为,无论
' S0 b0 b* ^" t# O/ K% u2 [是“文革”参加者和今天的研究者,只要想真正认识和总结这段亿万人民付出了巨! x, }7 x1 k( w' D* j" z
大代价的历史,都会感谢这个“数据库”的问世。甚至,感谢者似乎还应当包括在
$ o8 q( G8 R/ K& p4 a; x九泉之下不可能安息的毛泽东?我想,毛泽东当然不愿意后人忘却他自认一生中所
. M" i1 W' M$ O. \! y做的两件大事之一——发动“文化大革命”。不过40年之隔,现在的青年人已几* y  H3 ^2 v& o3 |5 t
乎不知“文革”为何物了;而许多“文革”的当事人则依然不了解大量关键性的“! I; g* P# s( G, e/ {
文革”真相。要让后人如实地评说“文革”,这个“数据库”无疑是座文献宝库,
, l" p( D, t9 Q# B" N0 o, F1 e" b而且左、右咸宜。它是历史的实证,而非政治的价值说教。  ?. m. ^& t1 x3 O% G8 d

6 _$ v: a/ q& G+ c; {, \    对比《文库》光盘的第一版和“数据库”,两者在总体结构上没有太大的差别/ K( _: y* l& V8 `( Q, @
,其检索栏包括总目录浏览、主题检索、分部主题检索、日期检索、作者检索和(
4 z. r2 C! y: z; y/ L7 O, o" `文献)标题检索,以及全文检索、发文机构检索等。但在以下几个方面,“网络文
6 g' V% L+ F9 k化大革命数据库”有了明显的进步。首先,“数据库”增加了一些重要的主题检索
# j7 [1 u4 T; Y2 \& f. x纲目,如“突出政治”、“中苏关系和论战”、“四清运动”等。这些内容的增订
# M6 r/ F: V# c. w3 l: _, U! ^: v" b, c非常必要。或许有人会问:“这也算文革吗”?其实,中国从1957年的“反右1 {) P* h# f9 r. M
”运动、1959年的“反右倾”运动,从“中苏论战”和“四清”运动,实际上9 n8 [8 Y. Q4 e
就已经进入了广义的“文革”。笔者过去把这些事件称为“前文革”范畴。这些研" Y" E) C6 {0 [1 K# x) \
究资料补入数据库后,无疑有助于增进研究者对“文革”由来和发展的整体认识。
( L6 i4 x; h8 V' V, V( |从1957年开始(“文革”前十年),中国的干部、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市
; ^( o! A# _( ]民和已经被打翻在地的旧体制中的残余个人、1957年至1966年在校的大学
  ?6 O2 F  v% H7 l) Q生(甚至个别思想特别敏感的中学生),实际上已经自觉不自觉地被卷入一个广义- Q' ~7 y% L. O4 T- }4 G2 C
的、历史过程性的“大文革”运动,卷入了探寻“文革”道路与追随“文革”理念8 a% s/ b+ C5 ^) D/ a; q* o
的政治运动,或者说,进入了“文革”的热身过程。现在要研究“文革”,不探讨+ m& p( \. ?( p/ Q! ^% J/ F; Y/ O
这“热身的十年”,就不可能真正了解“十年文革”。
) j! o/ t# U3 w5 z- o + V0 a# r$ Q& z1 G2 V
    其次,“数据库”增加了“文革”的结束、“文革”后的清查整顿等主题。这: b  x& a' D8 Y7 r
些内容对“十年文革”的完整披露和深刻认识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文革”的过来& e0 U0 H  Y7 R; W
人都知道,对“文革”路线与“文革”实践的“拨乱反正”,以及清查剔除“三种% b1 c$ _; y8 Z) t+ \) n
人”、提携“第三梯队”,都包含着“文革”政治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延续和反弹,5 {; A; e8 x+ m- G; f: J8 f
后者几乎是“文革”历史的直接或间接的延伸。我也把它们看作广义的“文革”,
2 H3 S8 X. G  j6 a( y4 [9 b. }9 @" u; |或者称做“后文革”。应该说,作为政治运动的“文革”,在其发动者毛泽东去世
8 @  Y0 v* R- A( N$ F( W、“两案”审判、《决议》发表之后即基本结束,但作为观念形态意义中的“文革
* M" E' s  G' W) A”却并未中止,它滞后于政治与经济的客观存在与变化而存续下去。这需要历史学: E" {% O% j* G2 a' R$ q4 P0 l
者做长期的、艰巨的工作去梳理剖析。这次完成的“数据库”和新版光盘辑录了相
3 E& s! n  g# ]$ w关的资料,增补了属于思想文化范畴的史料,让人们得以从更高的位置和非同寻常
+ `1 S+ x- N1 k0 H4 a  M0 s的视角去观察和反思“文革”。4 `0 c- C* B  ^, n. c

* F1 n+ r6 E0 D& F    与《文库》光盘第一版相比,“数据库”增补了六分之一的内容和全新的英文, y8 A0 ^( t# A4 v: U
检索功能,其中五百万字是新增文献,而且一半以上的内容作了重新校勘,把近年
5 R3 S* I- q* [5 q/ y  ]0 ~" N海内外学者辛勤收集、考证、录入的资料全部补了进去。这体现在以上列举的纲目
! ~* a9 ?2 c( ~. o! g) L; V内容中,也体现在一些地方性资料的增补上。例如,在我所感兴趣的武汉地区“文& I, d( \, D( m
革”资料方面,“数据库”就增补了湖北省委1966年历次省委常委会讨论的重
) K9 d1 c4 H! O0 `! @% V8 {5 c0 L  A要记录摘要,以及“工人造反派”领袖胡厚民在“文革”后对他审判的法庭上的自
. Y* K8 @1 }! J3 g3 _: Q我陈述。
7 C9 A# o4 N  o* i7 l* I# a( h
/ q3 v9 I6 P+ t9 ^: j    “数据库”比单纯的光盘更方便研究者和读者,它不仅仅是个动态的数据库,3 P$ \" ^: N# @8 f7 z0 V0 `
“网络版新资料会每月每年输入,数据库功能不断增强”,而且还发展成为一个网, t& a$ }) q. j2 t- e
站,“另有网络版可供订阅……并具有远距离网络登录和下载功能”(引自“编者0 ?5 z. g9 y- s5 k1 \
前言”)。有兴趣的“文革”研究者将可以随时了解“数据库”增补的内容,不断* n  J2 j9 ~* G+ }5 u# M
得到最新的辑录资料。3 y; f& r1 T3 Z$ k& ~  }3 S: d

2 P+ d% N* F; R" x' T1 R( U$ Q    “数据库”目前排列的主题纲目基本上反映了民间与海外研究学者的概括模式* N* }% O# M7 g) f5 z% }; h- a
,它是否完全合理(包括孰纲孰目),是否已囊括了“文革”大纲的林林种种,还
/ B: ?, l9 P. a8 R( G+ Y可以进一步探讨。比如,“文革”的所谓理论始自“延安文艺座谈会”、“延安整
: A& B$ S( `' e" i# M7 }风”、“七届二中全会”精神”等,“数据库”里有关文化思想领域斗争的材料是
, B2 }* S: m4 |否可以再上溯,收入建国以来的一些重大问题?又如,这个主题是否可以走出“最2 u' E; Q) L/ A1 r. b/ m  S
高领袖”的局限,把“周恩来”单独作为一个纲目?此外,众多的专案材料和个人
& D7 N; `7 a$ o$ w* {检讨书、交待材料,既是血泪斑斑的文物,也是珍贵资料,网上文库也不妨斟酌辑( {7 }' t3 k0 l3 ~: G3 E
录。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熟悉了新版“数据库”,相信更多的人会发见所获丰盛。不
; ?- n5 g. O7 Y9 n2 u% r: H仅民间学者和青年学生可能如此,高校、科研院所和官方机构也会如此。尽管体制
7 m# _; v" s+ [. k% d内的单位订购与使用《文库》第一版的光盘时就遇到了某些限制,但我相信,象“
4 ?# P7 o) b6 T: y4 O  l+ Z8 l: M. T数据库”这样公开的文化遗产,是没有国界、政治界限的,更不应该对使用单位设
, k2 c% q( l9 q8 d! E- ?- H6 k$ o+ c限。《文库》第一版业已有众多体制内研究者所用,但愿“数据库”将会为更多的2 K5 N) }" \6 F4 Y1 V. Q" ?6 N
体制内学者与图书馆管理人员所征订使用。
% M: }' v- R3 d7 T& g
% w5 G2 s/ D7 N, @ 8 W. _/ b" @; y
□ 《当代中国研究》2007年第1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5 22:28 , Processed in 0.15310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