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49|回复: 0

袁庾华:文革发生的原因

[复制链接]

1002

主题

398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187
发表于 2018-10-31 23: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发生的原因6 Q- E8 H# c$ w1 K

/ n, z  H6 K# U# K4 p7 I- A- x+ ^袁庾华
, u! k+ P9 F. K" G; E$ {
/ u4 x1 @/ u- ]# {. A9 Q1 L6 T; M# u" O( b/ l4 x0 s8 a) A
2014 年,作为当代毛主义思潮代表人物之一的袁庾华在接受有关方面访谈时,曾这
5 k. O# _5 r& L; z样谈到文化大革命发生的原因:" u2 Q+ r+ c. y% {  f$ I
: s5 v  d: Y1 q" `9 e
1966 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国内外的所有媒体和各方面舆论都用了一
+ z* D7 L5 N  E  n2 f8 o个词:“爆发”。到上世纪末,世界主要媒体的世纪回顾,以及至今国内外各种文革史、
8 p* K! \& w% F  Y" N研究,也都用的是“爆发”。这两个字非同小可,它一定先有被极大压抑的“能量”。
  Q: \' g# H2 ~' A一些知识分子(包括我父亲那样的工程技术人员)至今认为,1956—1957 年的“整
% p1 k8 q6 e! o- z1 X0 C风”运动,就是第一场夭折的文革运动。剑桥中国史的作者麦克法夸尔等人认为,这场: s& }: E+ N3 S  F% l: S
整风反右运动就是 1966 年开始的文革运动的起源。我认为那场“整风”运动是毛泽东
. K( g3 x# j% H' e第一次“和风细雨”的民主探索,它的失败和随后的“反右运动”扩大化的严重后果—
5 ^3 R' k/ L: y—使新中国的民主进程逆转,促使毛泽东下最大决心定向“引爆”了 1966 年开始的“疾
7 e" v1 u7 s2 t9 y$ Y* C# S风暴雨”式的文革运动,这就是毛泽东直接领导中国人民在追求民主和平等的社会进步
8 x  Y  n' W, _2 h中、进行的一场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探索。也有人称其为“伟大的民主实验”。
. I8 e2 W4 a6 ?# Q( d" X, u4 ?! [* ]6 W3 r; l1 N
新中国成立后,除了旧社会遗留下的反对革命的势力外,各阶级、阶层的大多数人,2 c  L# o+ r- P" J2 w/ m* w2 n
尤其是几千年来没有被人重视过的劳动人民,所获得的民主权利,是中国历史上从来
+ |. S% b* u, T7 M; r没有过的。但是,这也仅仅是不充分的选举权,被安排的部分政治参与权。就现代社会
1 G2 c- ^2 S7 ~公民应有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基本民主权利,除了 1954 年《宪6 Q( `# W; k+ X9 P: t
法》中规定外,还没有具体的设计、制度和运行规则。直到文革前的 1965 年,毛泽东
  m' q5 ~! O7 I" S: q- ~2 O+ M准备发动文革“重上井岗山”时,特别指出:“全国性的政治民主更没有形成一种制度,  I) Y9 Y+ @3 I0 w
一种有效的方式”(可看马社香著《前奏》一书)。1956 年 2 月苏共二十大的“秘密报0 F/ y( x5 \" p
告”和 10 月的波兰、匈牙利事件,凸显了苏联东欧这些“社会主义国家”没有根本解' V7 f8 c- k- z4 c- _
决民主问题的软肋。而中国国内,随着罢工罢课和各种闹事事件的增多,党群矛盾普遍
: |4 u7 a' a% T* e; ^( l; G( I% p6 b反映出来,正在向着质变的方向发展。
) J% x7 Q- V8 k) l' d  e; R
+ b; p5 T9 K" T. M( u% g马、恩、列、斯和国际共运没有给毛泽东留下任何成熟的民主建设的经验,却留下
2 T8 V: z) p  a8 u3 E* `苏式“计划经济”和社会民主难以解决的矛盾。而苏东这些“社会主义国家”暴露出来
& L9 b) X2 _/ h2 k' o! r9 z的民主问题,比毛泽东经常批评的西方民主的弊病更为严重。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 18
3 f* }9 k* e: O8 o% D年、 并担任过极其重要的理论和政治工作的戚本禹,应该是当今活着的中国人中最了
6 u8 X- F4 W' K" @解毛主席政治思想的人。他在接受美国《达拉斯时报》编辑陆源的访谈时说:“毛泽东
2 y- M6 P# \: r1 R生前对英、法、美等国所实行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比较欣赏,他曾经对我们说过,我们
! G& X$ ^, j5 z宁肯走英美式的民主道路,也不能走法西斯、贝利亚的道路。”早在 1954 年 6 月 14 日
* \; A1 l" R5 J" R讨论“五四宪法”草案的会上,毛泽东说:“我们对资产阶级民主不能一笔抹杀。”这3 P8 X, L  G! Z3 l, J# k
应该是毛泽东在借鉴国外经验教训时的一种倾向,“两害相权取其轻”。他不会照搬西
: n4 @6 x% w3 D, O9 o, Q; S方的民主制度,他更不会像印度那样以牺牲平等的巨大社会代价搞那一点形式民主,他* t+ _) q7 F% V
要民主,更要平等!但是,他要在中国走出一条真正的民主化道路又是何等之难!而他( @( M& I) M, o' d8 G: O* Y- M
遇到的最大阻力却是他领导的这个党。' H' x7 x% s! H" e9 }, k  l, D% l
% k9 I: l- C; D/ I- P8 M4 P
波兰、匈牙利事件给毛泽东提供了一个切入口,他借此“东(欧)”风,大作文章,
. @; z1 E. `" h波、匈事件“余烟未尽”,毛泽东就四处游说,大力号召,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U0 ~) X# w  \$ l
要求共产党开门整风,欢迎海外人士、特别是知识分子参与进来,“和风细雨”的共同" r3 N$ X- H4 `# F4 N; Z
探索中国的民主道路。1957 年 2 月 27 日,他在有 1800 人参加的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 d  O8 J2 Q4 B7 V9 o
扩大会议上,作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以下简称《正处》)讲话,
. _7 v: v' ]# H: k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震动极大!6 A" d5 _+ ^$ l$ h3 g) v. s

' r) c8 c* K: f% U0 V. \但是,正如沈志华在他的“毛泽东和整风反右运动”的讲座中说的:“党内外的反
' ~& C! x5 t% K; q' f, b映却截然相反,”“党外报纸反映强烈,党内报纸,却一声不响”。(中宣部长回答毛
- X$ f6 b, P' k泽东的批评说:要得到中央批准。)知识分子“兴奋异常”,好评如潮。各民主党派“立
; r) ^: S- P+ u# V" O- U2 w- A; B1 n! k* P即传达”“立即转发”。又何止是国内,1957 年 3 月 3 日,《人民日报》对《正处》讲
) }) c# y, K2 z( [2 O( {2 U4 T话仅仅发了无任何内容的 224 个字的简讯,就开始被西方媒体紧紧跟踪上。到 6 月 184 I1 _8 {/ k  N- E
日,北京电台正式发表全文(还是中央“集体”的《经过整理补充稿》,“味道”已有. C0 @9 V+ l* y! J
变化,其中作为后来打右派的六条标准就是中央加上的,这大概就是“中国共产党集体
  \4 O# s6 }0 u6 f4 _/ K! _1 r智慧”的“毛泽东思想”)后,全球热议。6 月 25 日杜勒斯对记者说,他已经读了几遍。
. r) V! O. v4 c+ M3 K
1 Y$ P8 Z9 n2 a) Z8 K0 A( ^: w0 k9 ~英国《泰晤士报》称《正处》“是影响历史发展的文件之一”,美联社说,毛泽东“将
) P% X5 C. E/ ?4 r成为世界共产主义的一个新圣人”。而苏联的反映完全相反,苏共第一书记赫鲁晓夫 19575 z  w( W+ f# a3 @3 l
年 5 月在回答美国记者追问“苏联是否存在人民内部矛盾”时说:“我们认为,我们没5 O% q. U2 p2 [
有这种性质的矛盾”(以上,据周兵研究《正处》国际传播的文章)。又据阎明复文章,6 g# y4 B, ^9 f% ~
1957 年 4 月苏联国家元首伏罗希罗夫访华时更明确表示:“苏联人民怀疑双百方针正在
2 _) B& J7 [; Z为资产阶级思想提供讲坛”。
/ O" U5 Q) c! a2 o( u" R& t. X4 h' Y, |: A4 \
和苏共的反映相一致的是中共各级干部,据沈文介绍,来自甘、晋、黑、桂、川、
; V1 N* k' k) F( [- }8 n5 E2 V粤、浙等省省委给中央的报告反映:“毛主席的讲话在各级干部中传达后,争辩之多是
! x. D! a5 L9 f' l$ [4 z空前的。”“尤其是农村基层干部怀疑、抵触和反对的情绪更加激烈。”有的直接批评' ~' F, p! g& a' n- f( L1 a1 m, b
“毛主席的报告为民主人士、知识分子、资本家和过去的地主、富农说的话太多了,而
! n, p' Q# W" f8 G: Q4 c; c替劳动人民说的话太少了”。在上层,例如刘少奇没有参加最高国务会议和全国宣传工8 x8 s3 G; p) m. r6 l6 _
作会议,而且,他在这段时间的所有讲话几乎不提“双百方针”,更不要说邀请党外人
3 {( d, w, M7 D1 b% Z士帮助共产党整风了。据陈晋《毛泽东阅读史略》书中说,毛泽东当时在华东五省汇报
5 ?! x% H. e( p* f) T* y2 ~会上说:“陈其通的思想,恐怕代表了党内大多数,百分之九十。所以,我这个报告毫
6 t. q. ?7 y! b* Y无物质基础,与大多数同志的想法相抵触嘛”。
2 k  D2 U9 w' ^" d- {6 T( f2 J  L' H! T
而一旦章、罗这些人不自量力、踩了共产党执政的底线,加上中央有些人故意把个
7 _0 R, v, H9 ?5 @6 B$ \+ O/ J别学生的极端言论下发,激起全党的情绪。当时,中国大陆统一、共产党执政才几年是7 p1 S( }7 b. [5 J- x: k; \
不能分裂的,作为党的领袖毛泽东不可能有其他的选择,他领导了全党、全国人民对右
, H3 }( p6 V' a- [, M5 T派分子的斗争。今天,很多文人以毛泽东说的“引蛇出洞”和“阳谋”否定了他发动整% d( X% l; Q8 [- m/ O0 p
风、提倡“双百”方针的真诚。那么,如上所述,岂非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东方西方,7 I0 w7 K- i6 U4 j' k0 q
全被毛泽东“骗”了?王扬生回忆赵紫阳 2004 年 7 月、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与访客谈
$ s, D6 F  J# `+ R  C: s话记录中说毛泽东“1956 年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他是真心希望建设一个光明的中
. a* t/ y4 @! _$ Q7 E国”。至于“阳谋”,赵紫阳说“那是后来的托辞”,“毛主席就说是‘阳谋’,是回# l( T7 E/ O3 G" M/ ?3 K
击党外人士,也是对各级的一种交代。共产党各级干部都没学会听取不同意见”(见《叩  [7 A% r9 W+ e; f
访富强胡同六号》。对此文,陈一咨反复求证后认为内容可靠)。当时参加会议的作家
9 ~+ P; {7 E1 c/ h7 [. x# s( h3 l$ J- n舒芜认为,毛泽东当时并没有“引蛇出洞”的想法,“因为我亲自听了他的讲话。一个
, V5 c$ P& H; l7 ^. h人假也不能假到那个程度吧,何况是毛泽东。这种感觉只有到了现场才会有”。(转引8 [9 A# @! b" v; R' g
自谢泳《杂书过眼录》。当年记录、整理《正处》的胡乔木,其儿子胡石英 2012 年 12
6 e- x/ r  M) F4 _月 26 日上午在纪念毛主席诞辰 119 周年大会上说:“主席曾在文件中明确批示,全国7 C* G* s6 Q; L5 m6 E3 p. ?6 K
范围内打成右派的,人数不得超过 3 千人,后来形势发展得太厉害了,主席再次修改了
4 n8 I. B6 [4 Z4 k6 i+ _- r7 _这个数字,改成了 6 千人。事实上打了多少呢?这个反右扩大化的责任确实不应该由主
! a5 {( M' i& e% e席来负。”当然,作为党中央主席的毛泽东有领导的责任。“但‘反右派运动’在邓小
. b  e2 {! E) O; y平和彭真的实际执行下严重扩大化,把包括在‘双百’中提意见者在内的五十五万知识) n7 a& @+ d( a% X6 i" B2 e8 x( W
分子(包括党员和非党员)打成了‘右派”。(维基百科.毛泽东)
$ j! N- i9 k6 e0 r- e1 y
% o+ X& S6 L$ g$ }7 U# u“扩大”进右派队伍的几十万人,大多数是真诚帮助共产党改正错误的左派,其中* G0 L: V# t! M9 Q2 {& j9 R
一些人是当时中国一批优秀的知识分子,他们被整的更惨!有这些人的“下场”,殷鉴6 p3 h+ E9 S- \6 c) [7 Z- X; Q
不远,还有谁敢挑战共产党?!具体到每个单位,就是对每一位书记,每一个党员的态# E7 ?, o. K: ~& L& j7 d
度。据《王力文革反思录》说,毛泽东在六十年代初就指出,许多党委书记都成了“独! Y3 R! z- w4 B; t6 ^3 k
立王国”,反对他就是反党。工会、青年团,妇联这些群众组织,都成了他的“御用工
% p' m3 J9 E& l( c/ T具”。" h2 J5 q: P8 p$ p( o4 D' l* v; E

- H3 S8 }  @( y4 w; K8 }趁此威势,从上到下的许多领导干部更加强了对社会的严密控制。在 1958 年的“浮8 P! I. F5 v; _+ `, z. M: Z/ U
夸风”中,公安部长罗瑞卿树立起贵州省公安厅的“十无经验”,即无反革命、无杀人/ K! D  q' \) _/ t5 @. `# _" E
等刑事犯罪。在中央政法领导小组彭真和中央主持一线工作的刘少奇支持下,推广到全
) q6 u$ U' j6 i国,扩大到几十无,就是说,要搞到社会上连民事纠纷都没有。在贯彻彭真要把北京搞
8 R9 V) z7 ~8 @" y4 j: R得“水镜般的透明”的指示中,甚至把有个性的儿童也视为长大后肯定是反对领导的“反
3 i9 _& a6 q2 U( O9 k4 K6 I党分子”,从而把他们强送到边远山区变相劳改。在受到毛泽东严厉批评后,这些人仍8 s  }9 u# U+ j  f$ n& a/ G# Q
难改从苏联内务部学来的那些控制社会的手段。也是文革中揭露出来的,文革前的各单% T, O$ |- ~6 ]2 B* I
位“内保”条例中有一个包括 25 种人的所谓“反革命社会基础”, 就是指解放前担任1 }3 K- c- r5 @6 R2 T7 r
过国民党党、政、军、宪、特,解放后被杀、被关、被管,以及海外关系、历史上犯过
1 H1 r7 F5 v' R0 y/ \' G“严重错误”的人、他们的亲属、社会关系。同时,也威慑其他人千万不要犯“错误”。" d  E: T' A5 ?- m* `! N. k
多少人被“劳教”的人就是犯了对抗领导的错误。在农村,有些生产队长就可以捆人、( h  t6 ?1 H; l6 X( y
打人。就是在这样的政治高压下,许多干部的物质特权、尤其是特权意识膨胀起来了。
0 l: P7 P' R4 q) }7 X7 W( e例如,60 年代初我国石油供应最困难时,邓小平却用飞机接吴晗去自己视察的地方打桥4 M/ K  ~% g! a5 h2 c4 t3 S
牌。“红色(革命出身)贵族”、红色等级观念正在中国社会形成。此时的中国,一方
1 Z" ?( r3 C. Q  r0 v9 q面是毛泽东为代表的“理想主义者”,用纯洁的意识形态和“突出政治”、“革命化”2 y" H5 R9 I- S6 _2 K
运动冲击官僚主义的特权、意识和社会堕性,另一方面,党内的“务实派”、实力派们
& `$ u) H2 D- e0 [( Y, `, w用两面手法千方百计稳定既得利益的社会格局,他们正在形成、或者已经形成一个严
4 v( ^' w* Z3 [/ a8 o/ @/ j格控制社会的强有力集团。在社会下层,还有一些青年人,用今天网上的词叫“左愤”- ^9 `* h; w- p1 j  L6 v
的,他们成长在红旗下,革命传统教育的烙印很深,又喜欢议论政治。这些人更让领导
9 E% u$ n4 }4 R+ b2 `3 l们不放心,他们甚至看鲁迅的著作被视为“危险倾向”。这些“左愤”受到的不合理压
5 i6 {* e- F4 W" p! e制也没地方反映。用毛泽东的话说:“老党员把持党支部,老团员把持团支部,支部书; w. Z! ^, H: F; P. F
记就像个皇帝”。这大概就是《我们忏悔》一书《前言》中所说的文革前的“阳光灿烂% w5 ]% R4 G3 W7 U. z
的日子”。7 U2 c" a( p8 O: W$ m+ c

  o7 C2 V4 e8 l一本正式出版的回忆录中谈到,一位当年在中央办公厅工作的女同志,在中直机关
& C0 x  K& A( W5 [周末舞会上向毛泽东反映她家乡的反右扩大化问题,由于时间有限,毛泽东认真听了以
2 D9 l: A  H5 b3 a8 b, o后让她写一份详细材料,然而,第二天她就被调到外地了。为了控制毛泽东和下面的联
! p7 Q5 @9 m5 N) Y  N& w6 g6 y系,他们连毛泽东本人的话动也被偷安了窃听器,以致事发后,中办主任杨尚昆、毛主- f) }+ l/ p% {! D4 d- I+ C3 ]
席秘书叶子龙被处理。又何止一个“窃听器事件”,据文革中毛泽东和斯诺谈话中说,
3 a+ R* f+ O/ O% D$ p5 K2 K" G文革前,“那个时候的党权,宣传工作的权,各省的党权,各地方的权,比如北京市委! {# t4 z* b/ E6 f& d% ?; `
的权,我也管不了。”在 1966 年 10 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毛泽东批评邓小平“1959
" C6 S5 T* {8 ?& H0 ]年以来,六年不向我汇报工作。”邓小平 1968 年的检查和 1972 年给毛泽东的信也都承
; p/ S4 j: N* Z7 N5 w' h认自己“犯了搞独立王国的错误”。就在“大饥荒”的前夕,毛泽东 1959 年 4 月给直
" e, I6 D# Z+ Z) ]0 {至生产小队长的六级干部写的那么重要的信,不是也被许多领导干部所扣押,以致此后
7 B, g8 N; v' Q7 E的灾难发展到那么严重的地步,而不能及时的控制。
# M. P3 J/ S; w! J: y
- Q( x4 R$ D* m$ t这场严重的灾难,也暴露了我们社会的大量问题,尤其是干群之间的尖锐矛盾。毛
" [7 o6 h3 R8 X6 ^# T/ f. z$ ~6 E泽东明确指出了中国社会已经存在一个“官僚主义的阶级”“与工人贫下中农是两个尖' Y; E: j3 h0 {5 |1 Q
锐对立的阶级,这种人是已经变成或者正在变成吸工人血的资产阶级分子”,“这些人$ m6 I/ b% j+ V" [
是斗争对象、革命对象”。这几十年来,官方和主流舆论都是批评毛泽东在 “八大”
7 W$ s" f7 M8 g; X1 c% M以后又重提阶级斗争,却有意回避毛泽东重提的阶级斗争对象是这个反对社会主义革命: H# b* h3 p$ d; D: \
的新阶级。
5 h5 R& L, R* k" y, u
) g0 b6 x7 q7 r9 S: e2 A$ s这也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普遍存在的问题。正如前南斯拉夫领导人德热拉斯的
- a, m+ ]0 k' P6 W) b# |; V《新阶级》所说的:“共产主义革命是以取消阶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造成一个有空9 K2 }& K  _) j$ C$ {/ n" P
前绝对权威的新阶级”。也如 1968 年捷克的“布拉格之春”运动所指出的:党的地位
. G# w6 u. h# b+ Y变成了凌驾于社会之上、对人民实行统治的社会集团。
) e. x9 ], X, Y3 f5 p7 r9 z2 {# E' H8 O  ]# d
包括铁托、卡德尔搞的“自治”,也都是局部改良。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
  B# k# t4 H5 D: [: |/ ?教科书》的批注和谈话中说:“劳动者管理国家、管理军队、管理各种企业、管理各种
; {& o1 o( u) u. g7 Z/ V9 r( \文化教育的权利,实际上这是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没1 a- A& U& w% v5 U" ]
有这种权利,劳动者的工作权、休息权、受教育等等权利,都没有保证。”、“总之,4 |- y# P7 R* }* y/ \
人民必须自己管理上层建筑。”——这就是毛泽东的民主观。回顾后来经历的文革的过
+ L, A  {+ p) d4 K  }" y; t) O程,不正是毛泽东上述两个观点的实践吗?* n* o1 g+ j. \. k
2 J- w$ Q' _- z
说到底,还是毛泽东一生追逐的民主和平等,不是简单的“选主”的民主,而是真
/ ?% ^9 I/ R5 z' |* E正让人民去尝试自己来当家作主。不是仅仅符号上的平等,而是在政治、经济、文化教
! z9 U8 Y8 ^% S. u! \1 u0 x, R* X育等各个领域中实质性的平等。他知道这是一个极其艰难、漫长、反复的历程。他下了
4 W  |+ R- y' O7 C" m6 Z; H2 ]) ~最大的决心——不惜“跌的粉碎”(给江青的信)、准备被“枪毙”(王力文革反思录)( f& I# U4 r7 n  E& d- r
——要直接带领人民去探索这条道路。那么,一场全新的阶级大搏斗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 [9 v: d# `+ ~# G$ F* f4 K2 H0 o$ h" q; O+ S" m' j' M
文化大革命的发生,还有一个国际左翼运动的背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是全球经
2 l: H) ^9 e$ q. q9 |6 N- q/ v9 r济高涨期,也是政治上最动荡的年代。正在觉醒的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空前高涨,民/ w1 d+ E- ?( U7 D2 ~
主运动、革命武装斗争也此起彼伏。欧美的民主,民权和反战等运动,尤其的青年造反
% ]- y# m  K# `* U3 j; G9 A运动,几乎是和中国的文革运动同步进入高潮。越是发达国家,越是经济形势好的,就
- o. }1 |' }) c4 i# W越闹的欢。其“浩劫”程度不比中国逊色。文革中的中国被公认为当时的“世界革命中
! j% O6 g: \  c& [0 i+ G7 T% l4 c1 M心”。“文明世界”的西方,其上空高高飘扬的是“3M(马克思,毛泽东,马尔库塞)主义”  @* t  m: r5 h% m
的旗帜,毛泽东被誉为“永远的青年造反之父”。那场运动也被称为“西方文革”,和
$ Z& }" w# D9 ^8 V/ F' l中国一样,仅仅两三年,就随这个“大潮”退去。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当年中国自9 _+ c3 C% B2 ^2 t- L6 d5 s
己没有搞文革运动,那么会不会像 1956 年东欧世界对中国社会的影响一样,60 年代的; i3 Q3 Q4 K. E& y  V
世界左翼大潮,同样要冲击中国社会,也可能是类似“布拉格之春”的被动运动。总之,5 N! X9 D8 `. }
中国文革这场“浩劫”是“在数难逃”的。更何况毛泽东的中国就是这场大潮的一个主1 A- K. O/ L$ L
要因素。
" ^' Z. P8 w8 P" r7 B& d9 W6 ~. E. L2 o* P5 p
摘自《袁庾华思想录》第二部分“思想记录”/ x* l! [1 ^3 J  {* a
3 l2 O% b; F1 p, j5 h9 b0 L# v' [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5238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3-2-5 18:23 , Processed in 0.09424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