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45|回复: 0

武健华:毛主席怎样培育8341部队

[复制链接]

288

主题

316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34
发表于 2018-4-25 22: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毛主席怎样培育8341部队
0 l2 n+ r& K6 H9 |0 X% S  z5 q: B/ X
武健华. F! x6 [( i+ U7 i

! m4 p3 _, O  J" b% L9 Z+ Z' S 1.jpg : A) @2 E, v$ F# K
1955年5月14日,毛主席对8341部队下乡调研的同志作指示
$ A: [+ e( k2 g* N, f) v: ^: g0 s6 B. }- r0 \7 P5 g  c
2.jpg
8 V* M0 B& t2 B: L毛主席为警卫战士制订的《出差守则》手迹) T- v: m" q3 ^6 ~4 L3 l
. ?% l& l2 i; a/ B
3.jpg : M% j5 C1 F2 ]
毛主席为警卫战士的学习题词) s) f" }" m4 |9 m7 V$ f& L, l
) m+ d, z( X8 r1 c- ]2 f
4.jpg 0 R9 ~5 j8 s3 N) S. E  ?; e+ k7 W. r$ [
1968年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首长接见8341部队援越抗美部队指战员* B# F) H- Y, v/ n7 ~3 `2 v/ Q
0 ]# q& W' O# {( N" j

4 I) C3 M6 @, ]+ _! h" q9 W, B一、8341部队的由来
( m4 i+ _3 G4 c1 m& `* {
% q* c9 d6 f+ l8 ~+ Z, \. m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共中央警卫团的代号8341,社会上的议论很多,涉及的方面也很广,传说纷纭。
% U4 y: m/ X( i5 \" I  _+ s
( E% U4 o0 U7 I# o' }种种传说,除个别如活到83岁,执政41年属于巧合外,都不是事实,因为这件具体事与毛泽东主席根本没有关系。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每一支部队,为了简便或保密而用来代替正式名称的都有一个代号,同时还有一个正式名称的番号。而代号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对全军统一下达的。如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共中央警卫团这是正式番号,而8341部队这个代号,是总参谋部下达的。而且代号用过一个时期后,是要更换的,像中共中央警卫团现在已有新领的代号,8341已经不再使用了。" U+ E% j9 D3 M% y
+ W+ M7 J2 V2 p6 i. z/ K
据军史有关辞书记载:中共中央警卫团的前身,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的部队。1928年5月,为保证红军军部和首长的安全,毛泽东在井冈山组建了军部特务连。特务连先后经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不断发展壮大。1942年10月20日正式组建中共中央警备团,对外称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警备团,团长吴烈、政治委员肖前,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共中央警卫部队。后来随着形势的发展和需要,建制屡有变化。1949年5月进驻北平后,中央警备团扩编为中央警卫师,中央军委1950年10月20日决定从4个野战军中,各抽组一个营,集中到北京编成。师长刘辉山,政治委员张廷桢。1953年5月,因中央警卫机构的变动,在中央警卫师一团(前身是延安中央警备团)的基础上,调整充实组成新的中共中央警卫团(实际是师的建制)。该团番号全称: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警卫团,担负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警卫任务,团长张耀祠,政治委员杨德中。中央警卫团的建制归中央军委总参谋部领导,按编制序列,总参谋部下达给中央警卫团的代号为8341部队。
$ T( u  n/ Q0 k$ V, G1 d* P0 z/ e5 H: E& }# m/ @0 a, ?6 ~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经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中共中央警卫团又恢复中央警卫师的番号,总参下达的代号是57001。师长张随之,政治委员武健华,任务和隶属关系依旧不变。
& u8 I8 U6 {9 |7 P7 g1 |
9 ]. Q, I& e! w这支部队在党中央、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下成长壮大。几十年来,这支部队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做到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职守,没有发生过任何重大政治事故。+ z' {/ Q. K# z  T- A5 y! r( i8 b/ V

0 ^4 Q; X( z6 F* d2 n5 Q二、谦虚就可以调查出东西- y. I/ M  J0 V

, g, ?. U8 _  }  F+ y毛主席为了更多地直接掌握农村工作的动向和真实情况,1955年春交代中央办公厅和军委总参,从全国每个专区选调一名优秀的排级干部,补充到他身边的警卫部队(中央警卫团一中队),任务之一就是轮流返乡做农村调查,作为他联系农村、了解农民的一种方法。% `$ Q& j2 i. h! I3 |. ^% n' n; f

$ u1 |: c  p7 u( N: B* V4 b, {" \人员调齐以后,为了使警卫队员明白调查有什么好处,调查什么,怎样调查,毛主席于1955年5月14日下午,在颐年堂前院,给中央警卫局和8341部队领导以及警卫中队的全体同志作长时间的重要讲话。毛主席坐在藤椅上,就像拉家常一样,从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发展,一直讲到中国革命的胜利,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壮丽图景,又讲到每个人应该怎样工作。毛主席说,你们都是做警卫工作的,我现在给你们加一项,就是调查工作。你们要有三个任务:一个是保卫工作,一个是学习,再加一项调查工作。为什么要做调查?就是要多为人民服务。我们各人的工作不同,有站哨,有做别的工作的,但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你们的调查,对我对中央都有帮助。
  L- U6 d( K$ v+ Z& a6 y4 Q7 k2 Z6 W2 n% d+ n& B
毛主席对将要返乡做调查的同志们说:“我们拟个章程,对人要谦虚,对父母,对乡村老百姓要尊重;要尊重区乡干部,别摆架子。谦虚就可以调查出东西。”毛主席要同志们在调查中注意宣传党的政策。
6 x0 k/ M" v. l
/ b6 O" h( l3 L在回乡调查的同志们出发之前,毛主席又亲笔写了《出差守则》:(一)保密——不要谈这里的情况。(二)态度——不要摆架子。(三)宣传——解释建设工业和实行社会主义的好处。(四)警惕——不要上反革命分子的当。(五)调查——生产、征购、合作社、生活、对工作人员的意见。/ F& e' y0 u$ _  ?) ~
/ c( B; @$ s0 f
毛主席的讲话,使同志们提高了认识,明确了任务,学习了调查的方法。回乡的同志怀着必须完成任务的决心,从自己父母、亲朋好友、老师同学、左邻右舍、乡村干部等多方面,通过劳动、交谈、访问,了解到许多翔实生动的情况,回部队后将调查的材料写成书面报告。
; k& `& v* j+ U9 h; g- ]  `( Y/ h& U" b% j4 k) Q/ H6 o* B& J
毛主席亲自听取汇报,批阅调查报告。1955年7月19日、25日、26日,他一连三天,用了10多个小时,听取回队同志的汇报。为了节省时间,毛主席还把汇报的同志留在家里一起吃饭,边吃边谈。在汇报中,他仔细地询问每个同志自己家里的人,能不能吃饱,还有多少余粮,家里有几个劳力,收入有多少,有没有生病受灾的,进而问到村里乡里生产、生活等情况。在听汇报的过程中,毛主席时而沉思,时而做笔记,时而插话,时而长长地叹气。
% d) X0 `7 F9 r/ B2 _, _0 }/ v: V& X' }
毛主席一字一句地看同志们写的调查报告,遇有错别字和用错了的标点符号,都一一改正过来。他一手拿着材料,一手拿着红笔,讲道:“你过来,你们都过来。你们看,这是报酬的‘酬’字,这是仇恨的‘仇’字。”“这是‘总’字,这是‘怎’字。”见到文字畅通,内容又比较好的报告,主席就马上肯定。毛主席看到队员叶遥反映他的家乡广东省南雄县第三区新田乡溯水村的贫下中农,依靠合作化的力量战胜了自然灾害,连声称赞说,你们那里的老百姓真能干,农业合作社就应该起到这样的作用。说着主席随手拿起笔,在报告上批示“合作社很好”。队员高碧岑,反映了他的家乡湖南省宁乡县第六区南竹乡的情况,毛主席看后也比较满意,在他的调查报告上批写:“此份报告写得不错,有分析,有例证。”9 q8 s& Q6 W( I7 R! u; K

! [0 U4 T: s, ], Z' Q: Z队员胡全德,在他写的河南省兰考县第六区小胡庄乡北孙庄村的调查报告中说,由于连年水灾,该村大多数群众,尤其是贫农没有余粮,缺粮户达到百分之五十。今春没有东西吃,只好吃树叶。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发放购粮证太少,困难户太多,定产过高,实际产量达不到。群众普遍反映村干部传达政策不及时,因此不满意。有的农户甚至拔麦子吃,影响了明年的粮食生产。毛主席在此件上批注:“此乡缺粮,农民不满,值得注意。”
) p+ b0 h/ F  W) M7 ^7 o* l
" e) M, p# v9 s4 l! ?, I队员王文礼,在河南省延津县第五区阎屯乡五连屯村的调查报告中说,该村农民对粮食统购政策反映不一,有好有坏。统购时,有三分之二的农户要购粮证,实际上现在没有吃的是少数。该村去冬组织了一个生产合作社,贫农占三分之二,中农占三分之一。开始建社时,由于速度过快,又没有采取自愿互利原则,使部分人思想不通,准备退社。由于不注意喂养,社里的牲口死了一些。社员不断吵架,生产情绪不高。社领导力量薄弱,缺乏经验,影响了生产。毛主席看后批注:“此乡粮食有些问题,不大。合作社问题较大。”
+ z8 u& s8 r( S. [. @" V  ]5 r+ S: a7 n3 y0 m& p6 L9 G
队员李好学,在他写的《关于河南省新蔡县第八区新化乡的调查报告》中说,该乡连年受灾,粮食收成不好,缺粮户增多,私商从中牟利,粮价上涨,有些人为买粮食把农具、日用品都卖光了,农民的思想波动很大。在统购时,由于收成不好和部分干部工作中的偏差,使许多农户把口粮都卖了,而有些乡村干部的余粮则未卖,农民有意见。毛主席在此件上批写:“据说这个乡有些问题。乡主席有320斤余粮,只卖出70斤,春季又向政府购进20斤,人民有意见。”同时,毛主席在上述三件材料上都批示:“送交吴芝圃同志一阅,阅后退毛泽东。”
' l$ P; k5 b# M- m5 l3 }. \# }. e1 \7 }9 J" b
吴芝圃当时任中共河南省委第二书记,河南省省长。他看过调查报告后,于1955年7月22日给中央办公厅写信说:“主席批交我阅的河南三个乡的调查材料,我已经阅过。感到有些情况很值得注意。”“为了便于回去进一步作调查研究和改正工作中的错误,已把这三个材料抄写了,兹把原件送回,请查收。”1 f0 u) G, g/ f7 A

( d2 T# r8 |& z我们记忆犹新的还有,毛主席还把李宝森、王立勤、段明玉三人写的反映山东省一些地区缺粮情况严重的材料批交中央全会各同志。1958年5月24日,毛主席给当时主管农业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写了一封信:
9 W% @: z7 o5 f) l" y( r7 W+ v  ^
. B+ s4 }0 V% X5 b" F9 z震林同志:此件请你一阅,山东有那么多的缺粮户,值得研究一下。如你有时间,请找李宝森等三人(都是干部队队员,给我们守卫的,排长级干部)问一下情况。因我忙,不暇找他们谈。
" ~; M% J2 H# L. X' r) Q/ F  m- q0 l* i3 `2 ^( R/ l
         毛泽东
4 v9 y$ `( \1 V" c% I$ b& l5 R; G
* g6 T) w) o, M' m) V. q             五月廿四日- F6 D) b  e4 x! v+ K- J9 O& d
% n( ]: ]  R, r4 D
谭震林于5月26日向毛主席作了报告:“已遵示,找了李宝森等三同志开了一个座谈会,他们反映的问题基本上是对的。山东省每人平均口粮360斤,少数山区是200多斤,一般说是够吃的。去冬以来,劳动强度增加,有一部分人不够吃,这是全国的现象。”报告中进一步提出了解决好粮食问题的要求和办法。毛主席当即在谭震林的报告上(附有李宝森等三人写的调查材料)批送当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
0 H5 e$ A  `4 W% e
( V2 R5 `( X( _' v2 M, I* b4 S/ E即送小平同志,即刻印发到会各同志。粮食问题,请各同志注意。
: p  J/ W) Y4 }! C: ^9 Q- J9 c6 ]6 a: C, U
毛泽东
) z7 U5 t3 G9 A9 E7 I
: B+ Y2 T: u- n$ z# ?5 g/ r1 {五月廿七日上午二时& F) ~: e/ M. p1 Q8 O
7 v+ C/ P& I+ e
批示中说的“到会各同志”,是指正在参加中共中央八届五中全会的同志。
& ?2 s: l( {" ]. i
: t) ?1 d1 x; H2 w  O$ w' e三、学好文化,毛主席担任名誉校长: v$ S3 ?0 p  Q) a, q
5 s  Q* }& _) X$ w! y7 i9 O
毛主席从多名警卫队员的汇报中,发现他们的文化程度比较低,为完成好当前的任务,并为这些年轻人长远着想,急需采取切实措施提高这些同志的文化程度。毛主席在同他们交谈时,不断提到要加强文化学习的问题。
+ C9 ~0 p, U- t3 t; q% @* d( v9 j. A# n! C7 E
1955年7月26日,警卫队长韩庆余带领第三批队员汇报探家调查情况。韩队长把六个队员写的材料交给毛主席,主席先看曾文的材料说:“写得好,写得好,你调查得很好。”毛主席拿着材料,指点着问:“这个材料是你自己写的?”曾文说:“别人帮我抄了一下。”主席把头往后一靠,笑道:“我不是看表面文章的,字再漂亮,内容空空,虚有一手好字。你们是给我提供真实情况的,通过你们进行社会调查,要学的是社会学,解决的也是社会问题。以后不要叫别人抄了,别人抄的就不新鲜了,你们自己调查的东西自己写,就给人一种很原始的感觉。”主席进而问道:“你们学不学文化?”/ q3 `7 C" I6 n- ]
6 a' \9 r' G( y3 S( U
大家回答:“一周一天。”
! x8 d# S  t+ w* @8 k9 B: c# G2 {' t5 i6 k2 j4 w1 O4 y
主席问:“还学什么?”8 J. A  j# w# L, ^% \: e$ l0 v1 r$ H4 Z
" r6 ]* G8 x9 I5 E9 y# V8 Z
“星期六党日活动和整理卫生,其余五天除一天文化课外,军政各一半。”
! P* e2 U& v4 y+ h3 s8 s& ^
0 S0 y' z' o( ^* N) O主席听得很认真,问道:“政治学什么?”
7 r; j! {, k3 A- c
- z$ k7 w4 y# D9 b5 R“当前是全国党代会四个决议等文件。”) B! F# K' L3 |' O7 _

; O2 x5 f5 N! R) w' L主席又问:“那么什么是军事?”0 [7 f" \" F0 q, ^- _/ Q
1 L$ }7 B9 k7 N1 s' o  t" ?
“制式教练。”
/ @3 ^  L: A8 W" Q* j( Y
5 T* H/ g1 K1 g# ~9 w3 B毛主席回忆着:“在辛亥革命时期,我当过半年兵,那时不像你们现在,严格得很,也学不到什么东西,但靠自己订报,看书也学到了不少政治上的学问。”主席又把话题拉回来:“长时期学这些怎么行呢!我们不打仗,又不是战斗部队,少学一点制式教练,要学一些文化科学。”主席指着张耀祠和韩庆余说:“不能让他们当一辈子兵,出去还干一点事。”主席扳着指头说:“要多学一些地理、历史、数学、物理和化学,五年中学毕业还是问题不大的。”
4 A4 z; e4 J! c
$ f3 Q1 a# C6 K2 `5 W毛主席还常常提一些最普通的科学知识问题,启发队员们求知的欲望。从北方到南方,从渤海湾到珠江,主席走到哪里问到哪里;从天上的星星到地上的水,从空中的飞鸟到院子里的花木,主席是见到什么就问什么。主席在深夜散步的时候,问过哨兵:“你说天上有多少星座?为什么星星会发光?”有几次主席在游泳的时候就问道:“曾文,你知道水的成分是什么?”“王惠,人在水上为什么会漂起来?”“高碧岑,你说海水为什么是咸的?”这些曾经陪同主席横渡长江、同游大海的游泳猛将,一时被主席问住了。这时候,主席便会对他们说:“为什么你们只学语文、算术两门课?要多学一点文化科学知识嘛!”4 s  K9 s7 O& l0 V; m$ Z3 ^
7 E& d6 C- X  p7 c5 M- h
一次散步的时候,主席问孙连忠:“广州为什么这样热?你说天热有什么好处?”孙连忠也是个扛活的出身,在家没有读过书,只好含糊地说:“天热就好呗。”主席笑着说:“你学过地理没有?”孙连忠回答:“没有。”主席便告诉他:“广州这地方是中国最好的地方,庄稼一年三收。你学学地理吧,我们的国家大得很!”
/ b: F" G0 @  O) a) ?; G/ `
+ v& A. V  e& d" C! v; |0 S% ?北京的秋天是凉爽的。有一天,高碧岑正陪着主席游泳,蓝蓝的天空里忽然飞来一团团乌云,顿时风吹浪起,成群的乌鸦乱飞,眼看就要下雨了。这时候,只见几只雄健的大鹰,身不摇,翅不动,穿过乌云,在天空平稳高飞。主席仰着身子问高碧岑:“你说老鹰在空中为什么翅膀不动可以飞?”高碧岑张口结舌说不上来。主席接着说:“你们以后可要好好学习物理啊!”2 R6 b0 ]* S& |/ @3 w

+ @# U2 i0 n! F2 c1956年9月15日早上,曾文刚起床就遇到主席。主席喊了声他的名字,便和他谈起了警卫队的文化学习。; C2 g. P: c" U& j( m
% V- _# r9 f; {& \5 p5 W( d; P; P
“……以后你们就不要叫什么队,就叫文化学校吧,你们都是学员。”主席停了一下问:“我当你们的校长好吗?”曾文高兴得连声说:“好!太好了!”主席笑了笑说:“我当名誉校长,再请一个副校长。你们在这里学习七八年,达到高中毕业或者大学毕业程度,你说成不成?”
% b2 r4 V5 ]! h) Y3 Z) J1 T) G, }) O/ B  a9 |
“成!”曾文信心十足地回答主席。, L3 p8 U( V$ b' J

8 U# f6 Z" y% o( b主席又说:“你们还很年轻,才二十多岁,我看是可以的。”
5 b; K# U" v1 i! A9 u/ a+ d# Y3 Z$ i2 P; o8 Q( [
曾文告诉主席:“现在同志们学习文化的劲头都很大。”主席点了点头,说:“你们在这个学校学习七八年,就成了工农出身的大学生,现在工农的大学生还很少,将来就多了。”% A: @1 R2 G/ n! q/ Y2 l- q5 |

1 b4 E  Z8 \9 o遵循着毛主席的指示,部队党委很快为警卫队制订了一个初中阶段的教育计划,送请主席批示。第二天主席就批准了这个计划。经过一番教学准备工作和组织工作,1957年1月21日,警卫队的文化学校正式开学了。
4 ]; d3 F5 l& D! K9 r" L) x+ j
( q; D8 Y( U/ ?开学后,主席总是关注着他们的学习。对一些随他外出执勤的同志,主席常问他们:“你们工作累不累?你们把学习的东西都带上了吗?”主席还问随行的同志:“数理化好学不好学?”他们回答:“物理好学,讲的都是亲身做的和眼睛看到的,也好记,就是代数不好学。”主席温和地说:“代数一定得学好!物理、化学好多计算都是用代数计算的,要是学不好代数,物理、化学也学不好。不要怕难!”大家笑着答道:“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我们!”4 j1 l0 R( D% u3 Q$ \
; ?% S4 h7 Y) ]- N. E
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警卫队的队员们不仅是在主席的直接教诲和亲切关怀下,同时也是在主席忘我的工作精神和不倦的学习精神的鼓舞下,顽强刻苦地坚持着文化学习。他们亲眼看到,主席年纪那样大,知识那样渊博,但是工作起来,学习起来,常常是废寝忘食。从炎炎的夏夜,到风雪飘落的寒冬,主席屋里的那盏台灯,整夜整夜都是那样明亮。主席经常是这样无眠无休地操劳着国家大事。除了紧张的工作,还抓紧点滴时间读报刊,读古今中外的各类书籍。特别使队员们深受感动的是,主席每天坚持学习外文,夏夜12点还在路灯下大声朗读外语。主席每年都要抽出许多时间外出视察工作。他的行李随行的队员一手就可以轻轻提起,而他带的书籍文件,却是一箱又一箱。无论在轮船上、在火车上,甚至在飞机上,主席的座位上,总是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报。
8 r/ }* c! R) z3 U- g0 ~) T/ Q* m' s6 }# D
毛主席的卫士张宝金在中南海机关业余学校学习4年(这个学校原是党中央机关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为广大工农干部举办的文化补习学校,后随党中央机关迁驻中南海,更名为“中南海机关业余学校”,归中央办公厅警卫局领导),非常刻苦,1955年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后成绩优异,在班上名列前茅。主席十分高兴,对身边工作人员和警卫队员说:“张宝金是个很有上进心的人,他学习后有知识了,社会经验也多了,我就高看他一眼。”每次张宝金回中南海机关,主席都挤时间接见他,勉励他为建设好我们的国家要更加努力地学习。毛主席的另外两个卫士李连成和田云玉,经过努力,也于1956年一起考上大学预科班,结业时,主席请他们吃饭,还向他们敬酒。这对中南海业余学校的青年学员和警卫队员的学习热情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s7 {6 |2 z( `; J/ D% F( S; @

6 P: I2 m1 w/ a6 t1960年1月,当主席知道警卫队员的文化学习已经取得显著成绩时,笑着向队员们说:“你们现在都成文人了。”$ f4 N9 V* f3 b

$ o' P; u5 g! k2 o& O# V( S主席的这句话是对全体队员的最高奖励。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工农子弟,在主席的亲切教导下,在工农群众知识化的道路上大大地迈进了一步。1959年8月,他们已经学完了初中课程。初中学习结业后,他们有的在警卫部队当了指导员、排长和教员,有的被送到党校和军事学校去深造。1960年10月,仍然在警卫队工作的队员进入高等教育课程的学习。
3 ^2 f# M: y7 A9 q& j; G4 S1 i0 d7 U% v& M6 p" V
四、从实战中锻炼培养干部, }; G7 s/ C, D" B/ F. U
6 a) R& V# d; U% X' r& k" \
1968年1月6日下午3时许,毛主席批阅完一批文件,稍事休息,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汪东兴向他汇报8341部队“三支”“两军”的情况,毛主席表示满意。谈话中,毛主席对8341部队下达了新的任务。他说“这支部队任务太单纯,你们应该派些人到越南战场去经风雨见世面,从实战中锻炼培养干部。”
9 @; M& K8 j# o3 P
- [, n& ^$ @3 z4 v- ]主席指示的主旨之一是“从实战中锻炼培养干部”,以进一步提高8341部队的军政素质。党委决定从机关、部队抽调具有培养前途的优秀干部100人,从各大队选拔机警灵活军政素质较好、接受能力较快的班长200人,组成指战员共300人的赴越参战部队,由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抽调干部组成领导班子,由8341部队政治部主任周广益带队。
9 K5 E( |$ B9 k) F! k3 \" b$ ]# f9 m
参战部队于1968年2月15日集中在北京养蜂夹道集训,学习毛主席对赴越参战的指示,听取部队首长的动员报告和各项政治要求。队员情绪极高,一致表示,决不辜负毛主席对我们的希望。, @6 B$ r2 w( I# j; z  X

  A1 {3 O$ M) h8 P. _1968年2月19日下午3时许,在人民大会堂北大厅,援越抗美的300名干部战士,中央办公厅、中央警卫局、8341部队大队以上干部近千人,接受毛主席、周总理及在京的中央首长、中央军委首长的接见并合影留念。此时此刻,大家心情激动得简直像澎湃的大海,不能平静。# q) M6 T+ m$ c
- x0 Z+ g9 Z9 J9 S2 t
接见之后,参战部队又汇集到中南海团部会议室举行向毛主席表决心仪式:在一块长3米余、宽2.5米的红绸布上,援越抗美的每个指战员,签上自己的名字,悬挂在中央警卫局大礼堂,以表达参战部队忠诚的誓言和决心。参加这一庄严活动的王永海说,这种激动的心情我们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就是在硝烟弥漫的越南战场,天天都被那种激动的场面所鼓舞。# m8 O8 J1 j% @! k5 ]

7 W/ v4 L2 N7 L# N1968年2月20日上午,赴越部队从北京永定门火车站坐闷罐车出发,直达广西凭祥。部队在凭祥进行了战斗编组和入越前的各项物质准备。8341参战部队,对外代号是:总参谋部直属队。国内援越指挥部将它配属于已经在越战场的北京军区炮兵68师(代号4777部队),分散编入炮师的师部、营部、炮连、侦察班、通讯兵等作战单位。部队着装一律换穿与越南人民军一样的制式服装。部队出关、入关都必须遵守夜间行驶的规定,否则就会遭遇美机的轰炸。
# _" S1 o6 N/ S0 C7 s0 q) V. o- b' \! D: f# E0 Y% f9 [
1968年3月4日夜,总参谋部直属队进入越南。西南边境凭祥市至友谊关的大路上,停着经过严密伪装的长长车队和各种火炮。车上端坐着一排排头戴盔形帽、怀抱新式冲锋枪、高平两用机枪的士兵,一条薄被和一套换洗军装打成小背包垫在屁股底下。这支部队越过友谊关,跨进越南国境,按指定路线向各战区开进。
4 K" f, U# u$ c  n$ Q  R- J+ D+ v! ?$ D" q
到达战区后,部队首先要搭个草棚作为战地住所,还要在离炮位不远的位置挖几个合乎标准的掩体。战地住所和战斗岗位不允许相隔太远,因此营部侦察班的住所就在一个不太高的山包脚下挖了一个长10米、宽4.5米的大坑,一面靠山垂直下切5米多深;顶上用树枝搭篷,铺上防水的油毡,再上面就是许多不断轮换的伪装草。山包顶上就是营指挥所,分别挖有1.8米深的战斗掩体:有营指挥位置,有手持800倍望远镜的侦察兵的观察岗位,有有线值班员,有无线报话员等。部队根据防空作战任务和美机不同机型的活动规律,进行不间断的军事训练和演习。
/ V) v$ _# B' ?7 ~/ }- l
4 `) L: e/ h5 Z$ t4 \( W: o) k美国的轰炸机、侦察机不断到战区上空骚扰,战斗警报不时响起,每天平均要进入阵地3至5次,最多一夜进入阵地8次。
. c9 ^4 k5 {6 a& H9 u# B- W4 x  h& P# r6 k$ p3 }( O
1968年3月31日,美国政府迫于国内和国际压力,对越南北方的轰炸开始逐步降级,而高空侦察机和无人侦察机则依然不少。4月16日上午9点多钟,观察哨发出战斗警报,指挥员下达“各就各位”的命令,炮手进入一等状态。原8341部队现侦察班的王永海,向指挥员报告美无人驾驶侦察机在大象山以南低空侦察,并不断变化着的方向、高度。当敌机进入我火力网时,指挥员一声令下,群炮齐射,第一次火力攻击就命中目标,这架美机拖着浓烟,喷着熊熊大火,从阵地上空滑过,“轰”的一声坠落在阵地西南方。1 A; a5 o1 ^9 A' b, D

1 \& d& V" v4 X# O5 a3 H6月30日下午,部队在听纪念“七一”党的生日报告时,突然警报器拉响了。大家闪电般地进入战斗岗位。刹那间,阵地高空掠过一个小小的“影子”,美军RF-101侦察机又来捣乱了。RF-101机身细小,航速异常,像燕子似的,能快能慢,狡猾难打。机声过后,营长根据平时对RF-101的长期观察,判断它一定还会返航,一般需要20分钟。他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15分钟过去了,营长提前下达了“授弹”命令。20分钟、23分钟过去,仍不见一丝动静。烈日灼灼,令人喘不过气来,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汗水一直流进解放鞋,再从鞋里往外溢,大家仍站在那里,一步不移。下午4时45分,突然远处传来轻微的“嗡嗡”声,声音很快由远而近,由小而大,果真是RF-101返航了。敌机以每秒240米的速度,在飞行侦察,它做梦也想不到,刚飞进火力网,一阵猛烈的炮火,RF-101就翻滚着一头栽在阵地前的山谷中,轰隆一声爆炸了。
) K% f. }; K4 m
2 e! c# {) [2 c8 o6 h. F+ x打掉这架敌机,还有一段有意思的小故事。原8341部队班长张本良虚心好学,想多学点高炮打敌机的技术,在做好他分内的工作后,一有空他就主动到炮位上向行家学压炮弹的技术。压炮弹这是一炮手的任务,要求炮弹要压得迅速准确,一不小心,可能手指就会被挤掉,在这方面老炮手也是有教训的。由于张本良练得不错,其他炮手很愿意和他合作搞战备训练。这天当指挥员发出各炮手做好射击准备时,站在炮台上的一炮手是个尚未参加过战斗的新兵,被指挥员的命令声惊呆了,木讷地站在那里不动。就在这时指挥员发出“放!”的命令,张本良眼疾手快,咔嚓一声把几发炮弹一下子压到定位,这才使一连与相邻炮阵地一齐开火。张本良机智果敢,遇事不慌,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的事迹,在炮兵68师反响很大,本应立功受奖,但因8341部队带队同志对所属部队要求严格,把受奖的名额主动让给了68师有关单位和个人。7 G6 j% ?) c) W2 p. }; l

7 z" }9 P* x/ y' s& I6 e1968年5月31日,越美两国政府在巴黎开始和平谈判。11月1日起,美军停止轰炸和炮击越南北方。经中、越两国政府商定,中国援越高炮部队于1969年3月中旬全部回国。8341援越部队按期于1969年2月10日回到北京。0 ^2 q, i. y! {) E
. z  w) X( v+ O. ?2 Z( V8 M$ D) \
中国援越部队和各工程支队,在越南3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共对敌作战2153次。击落美机1707架,击伤1608架,俘虏美军飞行员42名。
3 h" k& F$ j0 G! _
3 j" \) u, O- x! w- |; V# O0 y" e1969年2月21日午后,汪东兴向毛主席汇报了8341部队援越抗美的情况,主席听了微笑着说:“你们也对中越友谊做了点贡献嘛!”
* Q; O4 P+ L* ?8 Q% ~/ t
4 e# I( C. A% v$ g6 x5 D' F- V(作者附记:赴越参战这一段的素材,由王永海同志提供,该同志后转业到山东省荣成市公安局任副局长。)) F1 \/ m# P8 R. s% j
, }3 s& ~  N' v; P6 \/ Y
五、开展小整风改进作风9 l1 J( B" ?6 m  t" n6 U" ^3 W$ C
3 n0 A. l' {; w- [: I* ?1 A# v
毛主席对身边工作人员要求很严格,特别不允许搞特殊化、以权谋私等违法犯纪的事发生,一经发现,必亲自过问,从不姑息。% [) [4 _# s3 O6 w$ z9 I0 G

8 n: l0 Q  W) s# _: a9 Z/ j- r1960年以前的一段时间,与我们一起工作的某些工作人员(有几人不属8341部队编制),在北京和随毛主席外出期间,违反纪律,从多吃多占到无偿索取当时市场上供应紧张的各种生活日用品,个别人还有贪污、渎职行为,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毛主席发觉后,立即指示,要在身边工作人员中开展小整风。
0 ^/ \2 B  d6 }# n+ S4 \  p3 n
1960年9月下旬,毛主席把1958年3月派到江西省任副省长的汪东兴调回北京,仍任公安部副部长兼中央警卫局局长。9月28日上午,毛主席对当日回京的汪东兴说,我发觉身边有“老鼠”,工作人员中,有些人思想作风不正,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清除“老鼠”,整顿思想作风。他要汪东兴抓好这件事。
9 r" x. j2 |+ S" j; W& O0 P' [; Y/ f  l, e: ]
10月3日下午,汪东兴就工作人员小整风的意见向主席作了汇报。他说,进行小整风,首先要加强学习,提高认识。学习主席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文件。在学习的基础上,互相谈心,互相启发,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戴帽子,不打棍子,每天搞半天,争取50天完成小整风。毛主席说,办法对头。
. x+ W4 f/ w" Q9 T1 Z. }4 r, _3 a( q$ ]" ?9 p; X7 _
10月6日上午,汪东兴召开毛主席办公室党支部扩大会议,宣布开展小整风计划,传达毛主席的意见。毛主席说:“你们没有犯什么路线错误,只不过是生活作风、思想意识上的缺点,只要认真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检查一下就完了嘛。如果有人对你批评尖锐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让你不舒服几天、几十天,将来你会感觉到对自己是有帮助的。”毛主席还以他自身经历中的一些感觉来教诲大家。大家听了毛主席的讲话,都积极地参加了小整风。* |, d7 f& W  v0 I

8 D0 L* q3 s* [在整风中,绝大多数人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检查自己的思想作风不足之处,思想认识都有明显提高。整风中也揭发个别人有严重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和作风,并且有贪污、渎职行为。还有人在随毛主席去外地视察工作时,曾向一些地方无偿索取物品,这一次也对他们进行了批评和帮助,本人也写了检讨。
* v" K$ f9 t! I, b6 m
6 G( C5 ?4 c1 H  L" U毛主席不能容忍和姑息贪污、渎职行为。当他知道群众揭露的事实后,虽然这个人是位老同志,在他身边工作多年,仍果断决定将这样的人调离中南海。毛主席还要求大家以实际行动改正错误,制订工作人员守则:“买东西一定要给人家钱,一张纸、一支笔也如此,千万不要向地方要东西。”“过去向各省、市要的东西,要照价付款,钱由我稿费内开支。”遵照毛主席的要求,从稿费中支取了那时不是一笔小数的三万多元,派人到出事各地,一一退赔并道歉,以挽回不良影响。
: g7 f  ~! ]1 j" ?7 B8 ^' x, y  V6 I4 T: d( t4 a. `6 _
(作者为原中央警卫局副局长、8341部队政委。现已离休)
" ]% J; q/ @: t- I! R% y/ M. v
6 B6 G2 C0 L2 q8 T" J' p. z" \(责任编辑 黄 钟): u, a5 e/ A# V1 e7 a' s

+ Y, H3 @! H5 j0 o* Hhttp://www.yhcqw.com/32/8862.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5 18:04 , Processed in 0.11199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