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894|回复: 0

启之:《毛泽东身边工作琐忆》推荐语

[复制链接]

284

主题

3160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02
发表于 2018-3-20 05: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毛泽东身边工作琐忆》推荐语8 R- l) S' E( _# K# [/ _' N

" C* j2 H4 E, R) \$ ~  F启之
7 R+ Z8 L1 m5 t* v8 R5 N; s$ O6 a2 q# A5 ^5 W* E
  此书是为毛泽东“平反辟谣”、“拨乱返正”之书。作者谢静宜,长春军事机要学校毕业,长期任毛泽东的机要员,与毛、江及李讷、李敏甚熟,如同毛氏一家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受毛泽东重用,先是以工农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领导的身份,与8341部队一道入主清华、北大。后来出任清华、北大的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北京市委书记,中央委员。出入政治局会议,传递最高指示,游走于毛泽东与周恩来及大内总管汪东兴之间。$ ^! E* W% K3 Q$ g& L8 o% \

( `  w. X' s- X  “我作为主席身边工作人员之一,是历史的见证人,我有责任为永远沉默的老人家说几句公道话”。这是她的夫子自道。怀抱着这样的目的,她像权延赤、李银桥、胡乔木等人一样,写毛泽东的种种伟大,种种英明,种种不同凡响。怀抱着这样的目的,她对有损于毛泽东形象的说法,都做了尽可能的清理。
! z* C! x  A5 Q$ e6 c. Z
1 F. F* j( |) m0 p5 P( t1 p/ g  然而,作者的“公道话”,放在事实面前,却露出了皮袍下之小,在令人徒增了困惑的同时,也给她自己出了难题。随便举几个例子——8 _' R" R" v) X

+ K* V8 E& |; n( K, _  书中说,主席喜欢看从基层来的第一手材料,不喜欢看“穿靴戴帽”的形式主义的东西。主席对她说:“送到这里来的材料,往往是经过几道修饰,面目全非了,没多大意思。”“我喜欢开门见山,不喜欢一个文件里夹杂着很多废话,看了很久,还没见内容是什么。”这里的所谓废话“是指当时很多报告前面总加一些‘在毛主席、党中央、省、市各级领导关怀指示下……还有语录、万岁等等’毛主席称之为废话。”看到这里,人们不禁要问作者:既然如此,为什么毛泽东要长期忍受这些废话?且至死不思改变呢?
9 E: O, y5 N* ~
1 I4 ~- |8 d, ]. m% h! k- m2 n  书中说,毛泽东懂得农业知识,反对虚报浮夸,他知道童言无欺,知道成人跟他说的是假话。“一次,我对主席说:‘参观天津郊区实验田我没去成,听说小孩子坐上去了掉不下来,还说把鸡蛋放在稻穗上滚,滚来滚去也掉不下来,是真的吗?’主席冷笑着说:‘是假的,这是自欺欺人,可别相信。’又说‘真正懂得一点农业知识的人是不会上当的。’过一会他又生气地说:‘这种做法会害死人啊……’”。作者还提到,毛泽东到村里了解情况。干部社员都说有粮吃有肉吃,请主席放心。主席问一个孩子能吃到肉否?孩子说“没吃过,过年时才吃一点点。”主席遂对作者说:“我相信孩子说的是真话。”看到这里,读者的疑问又来了:为什么毛泽东继续纵容浮夸风?继续鼓励人们说假话?终至酿成三年人祸?饿死几千万人呢?
) F) a+ v9 t0 {6 N: C2 d+ c) B; t! ]! @5 F
  书中还说,毛泽东深知专案之弊,反对逼供信。1969年5月,作者到中南海游泳池见主席,主席同她谈到专案工作:“有的专案人员专搞逼供信,搞出来的材料水分可大啦。搞专案的一些人总希望他搞出的问题越多越好,性质越严重越好。这样好像他的工作成绩越大啊!逼供信来的东西,你才别相信呢。靠不住。你一逼,他就供;他一供,你就信。逼出来的东西你能信吗?”“当然,对专案人员,要爱护他们的积极性,但是该否定的,一定要否定。”“可是你想否定他们专案组的东西可难啦,他们搞的那些东西,自以为成绩大得很呀!有功劳呀!不得了啊!”“专案工作的成绩,不是在于问题越多越好,越严重越好,而是在于一个字‘清’,清本身就是严。”在引述了这些最高指示以后,谢静宜评论道:“我认为,主席对专案工作这一席话,决不仅仅是对清华、北大造反派搞专案的看法。从我对主席的了解,从主席讲话时的语气、神态看,他是对全国上下各级专案工作的普遍看法,是对全国各级专案工作不满意而进行的批评、指示。”如果真如作者这么说的,那么,人们就更有理由追问,既然毛泽东对专案工作有如此清醒的认识,为什么还让专案组弄出来成千上万的冤假错案?为什么他还相信刘少奇是叛徒、内奸、工贼?3 {+ ~6 {0 n2 G/ b- {

' E9 b" q0 i/ H0 t2 n  书中有一节的题目是“毛主席反对个人崇拜”。作者说毛泽东“对于个人崇拜问题,一旦察觉,他的态度是明确的。”她举了几个亲身经历的事。毛不知道像章的事。1967年下半年的一天,她拿着自己攒的像章给主席看。主席脸色严肃,厌烦地说“真怪,对这个东西,人们像集邮票似的那么感兴趣。”又说,“这是多么大的浪费呀!”作者说,毛对“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忠字操”等“封建迷信、形式主义、唯心主义的做法”毫不知情。当她与毛谈起这些事的时候,“主席说:‘荒唐!’”随即“皱起眉头,陷入沉思。”1968年5月,她发现她的丈夫苏延勋的自行车上挂上了语录牌,而大街上几乎每辆车上都有语录牌。她告诉毛,“主席说,‘告诉小苏,不要挂了。’我说:‘不行啊!大家都挂,他不挂怎么行,街上有人干涉,不挂不让走。’主席感慨地说:‘这么厉害呀!’他又陷入了沉思。”1969年九大后,她到北京市委开会,在招待所吃饭,人们得先念语录,卖饭的与买饭的也要互念语录。主席听她报告后,“非常生气,厌恶地说:‘这是什么人发明的?’”这一节的结尾,作者说,由于毛发出了两次降温的指示,“这股个人迷信,个人崇拜的狂风得到了遏制。”这里,作者给自己出了难题——毛既然明确地反对个人崇拜,为什么林彪搞大搞对他的个人崇拜能够得逞?主席每天看那么文件报刊大报小报,为什么对早请示、晚汇报,忠字舞,红海洋视而不见?毛既然能给个人崇拜降温,为什么直到九大以后才想起来遏制?简言之,没有他的同意默许鼓励支持,个人崇拜怎么能搞起来?0 U+ A( v4 x% g, j" W7 Y7 `+ h
) a5 R; K9 K- @7 K
  此书的第三部分专讲毛泽东如何保护干部,如何关爱知识分子。其中提到了毛对田家英、王良恩自杀的反应,提到了毛对几位老帅的保护,提到了毛如何解放了蒋南翔、陆平,如何关怀侯宝林、钱伟长、刘仙洲、冯友兰、梁思成等人。作者写这些,似乎完全不知道毛对待知识分子的态度,不知道历次运动中死了多少知识精英。
8 Z  @2 m5 c. X$ y" w  C  V" d8 P! Y% f
  与所有为毛泽东歌功颂德的人一样,谢静宜在无意之中变了一个戏法——把主席从最高决策者变成了对现实不满的黔首小民。不过,在戏法的技艺上,主席是她的师傅——毛泽东喜欢为下层人说话,喜欢发政策的牢骚,喜欢把自己的屁股,从党和政府的沙发上,搬到了农民的土炕上。“我一听到农民瞒产就高兴,藏粮于民,好啊!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毛泽东在说这些话时,把自己从一个生杀予夺的现代秦始皇,变成了一个反主流、反体制,为民请命的义士。2 n, Q% f! x0 K) L- T

: |# f. e' G6 S/ L5 ^, z# j  谢静宜不知道,越把主席说成一个知晓一切恶政,反对一切恶德的伟人,这些恶的普遍存在和经久不歇,就会越损害主席的形象。为“永远沉默的老人家”讨回公道的最好办法,就是实事求是。
) t( e0 G# s7 n0 `0 q7 h8 D2 y! ?( f5 J: n& k
  (启之: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 k7 e. S$ a' P
4 D! N* x& H" @$ S, O8 v2 Y
http://hx.cnd.org/2016/04/04/%E5 ... %E5%8A%9B%E6%B0%9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30 17:33 , Processed in 0.07501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