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974|回复: 0

成都地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况 (1967.5)

[复制链接]

156

主题

3028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52
发表于 2017-8-21 09: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扑不灭的火焰——成都地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况
+ I+ {- z( _( j! g% K, j% g( }. e$ H. U# z
1.jpg
8 ?, l7 M: C6 L) h+ o( J0 _* v6 _  e4 k' P  R4 L$ S+ O/ L
2.jpg ; t; r. c5 C+ d8 [+ B
% D7 ?- a/ p+ n# S" I% m
伟大的上海“一月革命”的风暴,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地席卷了全国、震撼了全世界。吹响了向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手中夺权的震天号角。亿万无产阶级造反派,在毛泽东思想红旗下,组成了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投入了这一惊心动魄的血战,势如破竹,锐不可当。wengewang.org
( J% o# d2 v3 p7 I  {0 A8 G! z) U" {( C5 y
四川地区的革命造反派,立刻响应了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向李井泉的老窝起了总攻击。但是,“......反动派绝不甘心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日暮途穷的李廖死党、歇斯底里大发作了。
1 I- D. n5 l3 o$ \, f9 _! G/ ^8 `3 Q6 P, x7 S$ M
一、风云突变......黑云压城城欲摧
0 V  s  @/ Y, h+ O1 P* h  T) W: L. D+ H. x% b- t, `9 I
二月十七日下午,在少数人的策划下,成都召开了数十万人的“彻底粉碎反革命逆流誓师大会”,会上,“砸烂八二六”的喊声震耳欲聋,反动的产业军和联动也趁机活动,一时甚嚣尘上。3 [5 f, F; j  H& N/ W7 J
5 Z; }6 _4 p7 p# A3 e8 ^
当天,他们包围了“八.二六”的队伍,队伍被冲散,宣传车被砸毁。这是对川大“八.二六”、工人革造反兵团进行猖狂血腥镇压的信号弹。; w1 `0 A( k, b9 k
4 v- h* v  |9 S6 D9 V: Y& t6 |- v
数天后,一群暴徒冲进川大。抄、砸、抢、抓、胡作非为,许多“八.二六”战士出生入死,冒险从西南局抢到的革命群众的黑材料,也被他们一扫而空。夺获材料的三十多名战士被打伤。同一时间,旗帜鲜明地我地质东方红驻蓉联络站也被捣毁,数名战士被逮捕。
1 O8 R4 u0 @1 A5 k7 ~$ M  ?% Y7 i0 k$ g1 @
一些反动透顶的家伙,散布流言蜚语,什么“八二六里通国外”,“老挝已抓到八二六的人”。多么恶毒的诬蔑,欲置八二六于死地而后快。在一片护骂声中,“成都地区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和产业军,于二月二十四日开大会,公然宣布“八.二六是反革命组织,勒令解散,立刻交出胸章队旗、革命变得有罪,造反变成无理,而保守派却成了有功之臣,四川的历史被他们颠倒了。
# L+ U5 S' u0 i: q0 t; Y
+ p: t2 B7 o( `, ]4 F“黑云压城城欲摧”,大逮捕开始了,李井泉死党彻底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大街上响着刺耳的警车声,小学校也变成了监狱......白色恐怖笼罩了美丽的天府之国。
, z* q9 i. P- k( A
0 M+ X* k  _9 |) Y. k8 ]烈火炼真金,在最艰难的时刻正是考验一个人的关键时刻。在强大的压力下,右倾机会主义者背叛了革命,恬不知耻地和老保一起,狼狈为奸去围攻,逮捕八.二六战士;一些以“老左派”自居的人们,也吓得魂飞魄散,一夜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反对起八二六来....... L- o6 ~7 j/ {" n+ D" r+ ~" v

" p% d8 w; ?8 Y4 _2 S  H但是,毒打吓不到真正的革命者,逮捕、游街、屠杀又何惧。我们地质学院东方红的战士,在刀光剑影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发表了我们的声明,坚定地、毫不含糊地支持八.二六战友的一切革命行动。4 p" p4 ~! Y1 a7 ^0 E
3 m; D% K$ T) [
李井泉死党恨死了北地“东方红”,怕死了北地“东方红”,指使手下的虾兵蟹将,对北地“东方红”战士进行了惨无人性的镇压与迫害。他们抓到我们的战士五花大绑,嘴塞棉花,去游街、去斗争。我“东方红”战士宁死不屈,坚决不向那些可耻的保守兵下跪,他们几十个人上前,拳打脚踢,有多少同志被打昏,有多少同志流了血......这笔账我们是一定要算的。
6 `; E* C+ X$ u- D: @% u* D+ [' U
在斗争艰苦的岁月里,北地“东方红”和“八.二六”结成了牢不可破的战斗友谊,互相支持,互相爱护,并肩战斗。后来,为了革命的需要,我“东方红”战士暂时撤离成都,八.二六派的同志们依依难舍,几千人冒着生命的危险,列队游行,含泪相送,我们北地“东方红”的血流在成都土地上,印在人民的心里。
2 I& {, K( r. o2 N5 v7 I. |
" a8 j6 C# }! H. g. b在成都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的逆流猖狂一时的时刻,在四川的重庆、宜宾、南充、汉中、广元等地,无产阶级造反派也受到了血腥的镇压,残酷的迫害,四川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李井泉死党的魔爪下,暂时进入了低潮。" z6 j) w5 O" {1 k1 A8 q# X4 r: |0 [

( j+ K  D$ R' o) L0 D1 K8 M- C. n, e+ B# q
二、野火烧不尽% P2 [. i- Y6 r  @
2 R7 o$ I7 T8 L& j" P" r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2 S) ]  x; J, x- I

; e1 r; A+ l5 x' ]白色恐怖,吓不倒英雄虎胆,毒打,打不伤红心一颗。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罢”,八二六战士在反抗,在战斗!
4 X2 Y' g5 k$ g0 O! G. e, r/ W) K8 a$ `/ T5 Z( F# L) V  p( e( F& w
在斗争的艰苦时刻,四川的革命造反派一遍又一遍地高唱:“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他们的心啊!永远向着北京城。
- a! L! v+ E4 y# x: g' X- R5 ~& s0 c' M
二月二十六日,一千多八.二六战士在川大礼堂隆重庆祝八.二六半周年,同志们高声高歌“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八.二六战士想念毛主席”。他们心更红、眼更亮,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川大和成都的保守派数百人来冲会场。八二六战士一边抵抗,一边开会,任凭外边天翻地覆,八.二六战七岿然不动,一遍遍地高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9 ]7 m1 P5 |, r6 z2 w' s
! Y7 w# q9 L% d1 C: t( {6 y次日,八.二六战士冲出学校,走上了街头,游行示威,愤怒抗议一小撮混蛋以“镇压”为名义迫害革命战友。“青山不老,八.二六不倒”,“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标语贴遍了全城,立刻全城轰动。革命的人民惊讶地说:“啊!八.二六还在呀”!他们的心里又充满了希望。% b$ B7 C. o* W3 U/ R

# Q" @/ O2 L) B# @0 `( @2 K三月末,全国对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逆流全面反击的形势,大大地鼓舞了成都革命派,他们意气风发,群情高涨,跳啊!唱啊!有的战士欢唱:“我们今晚欢聚一堂,明天我们杀上战场”!啊!这是多么气壮山河的豪言壮语。
/ ~2 H; L8 @0 b3 z  U) Q# w, i( ^: Z& e& ?2 j$ y6 a
三月二十九日,王效禹同志的文章“放手发动群众,彻底粉碎资本主义复辟逆流”发表了,四川革命派的战士立刻组织游行,向毛主席表示决心,高呼“砸烂黑联总”、“打倒产业军”!任凭保守小丑在旁边狂叫,革命的战士根本不去理会他们,让他们去呻吟吧!去抽泣吧!+ T( i# \+ Q& \& W  l

- {; L6 a5 g. H3 e2 m/ Z" K也就是在这同时,我们北地东方红的战士每天都收到无数封来自大西南的信,这封封含着眼泪、动人心弦的信,表达了四川革命派不畏强暴、英勇战斗,永远忠于毛主席的心情,强烈地启发了我们,鞭策着我们去战斗。
2 X( }7 u5 i. B$ R9 }- ~
& O. b& h. A  K9 s6 O. C- m: G: D每天,我们地质“东方红”这个“避难所”,接待着成百上千的来自四川的战友,他们满怀着对毛主席热爱的心情来到了北京,带来了四川革命战友的消息和希望,我们“地质东方红”的战士也念念不忘四川的革命战友,念念不忘有朝一日,我们还要杀回去,地质“东方红”和四川的战友们永远心连心。
- r" E* u# y7 b- w' R3 R
6 `6 J- K+ g: o李井泉,你们这群野心狼子,有什么能耐都拿出来吧! 我们等着你们。压,压不弯我们的腰,抓,抓下完我们革命人,关,关不住我们革命者的心。革命的烈火你是扑不灭的;斗争的新芽,你是烧不尽的。有朝一日,这革命的烈火会把你们这群魔鬼统统烧死,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将在成都高高飘扬。5 r7 _( L- d# p( R

! t* l& M9 d# P% F三、春风吹又生 * p. d! N9 ~! W6 H  e3 {5 r) M

5 V6 j% j% E/ U1 W! A3 ?冰封雪舞红梅艳,山高峰险劲松青。4 U) D/ o" g) w. p" K9 U' X. s9 w4 X

) Y. g4 r( [4 w+ F: v* I' ]5 \7 d; {经过两个多月你死我活的流血大冲杀,四川的革命造反派,不但没有倒下去,反而越来越壮大,越来越坚强了。
/ M4 b0 f" |$ ~% w$ x" F8 m# l2 D" l. {( \1 I9 `7 s
四月一日下午,成都革命造反派,冲破了重重阻力,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川大,举行盛大集会,表示他们誓死保卫毛主席的决心。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工人造反兵团也高举着革命大旗,冒着巨大的危险,杀出来了,加入了游行的行列里。
4 F$ L# v9 P2 U0 S2 a2 Z2 b' |$ P6 i  E# f
次日,《人民日报》社论《正确对待革命小将》发表后,川大爆炸了,革命派又一次听到了伟大领先毛主席的声音,立刻冲出宿舍,尽情欢呼,但川大的黑“联总”却妄图封锁毛主席的声音,拒不广播,革命的战友们气愤填膺,忍无可忍,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二分钟就攻克了电台,中央电台那振奋人心的声音在川大上空响起来了。 ; v: S- J& L+ j# {; n! U1 V5 t) [
, x9 U& ]2 e+ @' f. h# j
工人造反兵团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也迅速地壮大了起来,五日下午,他们利用下班的时间,冲出工厂,集会于川大广场,召开了“打倒刘少奇,彻底粉碎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誓师大会”。表达了无产阶级与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势不两立,血战到底的气慨。
+ @( |5 S6 K. z
3 y; C- {5 Y: B: K5 X6 Z1 |中央军委十条和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传到了四川,革命派们激动得流出了热泪,他们坚信,毛主席一定会对四川问题作出英明的决定。九中的革命小将,用高音喇叭向隔壁的第一监狱一遍又一遍地播送了中央指示。关在第一监狱里的四千多名革命派听到了中央的指示,兴奋地跳起来,用发自肺腑的声音,放声高歌《东方红》。& P4 X5 ~$ S& h. r

3 p) |  t: R4 L  W0 ]. k为了争取早日获得自由,投入伟大的革命斗争中去,他们与李井泉的死党进行了斗争,并多次绝食,结果取得了胜利,十八日,他们终于冲出了监狱的牢笼。4 C( O& l% o: p; S# }+ \( L1 k
0 l5 j- |6 Y- M6 ]# Y: M
冲出监狱的这四千多名“反革命”,迅速地成立了“誓死保卫毛泽东思想革命造反总部”,勇敢地投入了战斗。在四月二十日和二十五日,开了两次控诉大会,许多同志含着满腔的怒火,怀着血泪的仇恨,声讨李井泉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法西斯暴行。
4 p1 g0 J. g5 ~  ?$ J" y  d5 ?. H( v6 S! o+ n! G' A) b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反革命份子李井泉和他的狐群狗党预感到了自己灭亡的命运,他们像疯狗一样发作了,产业军里有的混蛋讲:“四月一日文件,是中央放长线钓大鱼,反正你们跑不掉”。甚至有些家伙疯狂地攻击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对于革命的造反派,他们使出了更加毒辣残忍的手段。
, c1 O6 O7 l! w8 e9 {+ Z; \! j9 Q# W! _" h' O/ j
有个小“八.二六”战士,因为写了“打倒产业军”标语,而被一凶手用石灰弄坏了眼睛。
. X% [- p9 D0 ^5 u& ~
# Q& S2 Q$ l+ d7 T& `绑架成性、暗杀成风,革命造反派经常有失踪现象发生。兵团东区一同志被绑着活活打死、四月二十七日在水碾河侧一水沟中发现了一死尸,据了解是造反工人......然而成都的公安机关却置若罔闻,置之不理。
5 x: K5 X8 z5 q
( I4 W0 D  S3 [2 \+ N成都一三二厂成了产业军的老窝,他们抓到了造反派小将,就拉进厂里,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四月二十一日,成都革命派的同志为了营救战友,曾与保守派血战一场,结果被他们打伤了几百人。% L/ O! a& o5 K: ~9 D! N" }) I: U" w
1 C: o( s: `4 ?( Z' R
五月六日,在一三二厂,产业军的一群亡命之徒挑起了武斗,并且疯狂地使用冲锋枪、机枪、手榴弹向手无寸铁的人们进行了血腥的大屠杀,我“东方红”李全华同志当场英勇牺牲。这次血案,造成了一百多人的巨大伤亡,李井泉这个刽子手又欠下了一笔血债。
+ S  C8 h) {7 c* z6 P# [) s: J' j! N' v, F% f+ X: q- {
鲜血,浸透了四川的土地,鲜血,教育了西南的人民,蓉城觉醒了,蓉城怒吼了。一个战士倒下去,千万个战士冲向前,又高举起革命的大旗,踏着烈士的鲜血,前进了!" l" u+ ?4 [( h: T5 o* ]( I  t$ c0 \

; H0 Y5 I; _5 ?7 i6 D, p! g1 z“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 `0 U+ A9 s+ ]* `
. U) M" N- w) [! ~: B! H无数革命的先烈,为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英勇地牺牲了。他们不愧为毛主席的红小兵。, C6 |/ K) K: z$ O* w) Z
; M; E4 A% D' M9 d) V* L4 n
在烈士鲜血滋润的土地上,人们将会更迅速地成长起来,组织起来,与李井泉作殊死的决战。
. c- Q# t6 V3 n- h" t" w# I7 T& X0 X7 d2 M+ m
毛主席教导我们:“当着天空中出现乌云的时候,我们就指出.这不过是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
  Y0 n  Y0 \) B( H$ w
* w' l) |& x) H1 o! e" L6 ~8 f四川革命派的战友们,战斗吧!前进吧!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胜利一定属于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 `! u7 \, Y" ^' v# o2 t4 }
/ [; t9 |7 x  C& f* E* o2 q; X: c; g
) o* L" }' _: d7 L原载一九六七年五月九日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报》第三十三期,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4 r7 _" m8 Y2 I# N4 e
  8 E: M; z, ?+ f; Y, ?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0748&fpage=83) ?4 y# `2 C" N

( `/ X1 T$ i9 y$ k" d+ c8 c# _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19 23:14 , Processed in 0.06611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