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692|回复: 2

杜钧福:文革研究中的两个问题

[复制链接]

1002

主题

3984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187
发表于 2017-7-28 09:2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研究中的两个问题2 f  T( o- R. i8 p" l* L% t- S  A
; m/ t" A# F% Q
在文革研究中,对文革的整体评价以及对具体事件的评价均意见分歧,不同思想交锋激烈。这当然是可喜的现象,预示着学术上可能取得进步。但是比较普遍的有两个问题妨碍学术争论的健康开展。/ r! A3 \) I) Y" L

5 v1 ?- }$ u' h/ P2 U# U0 J% s( \第一点,是意见的分歧不仅来自看法和立场的区别,而且来自对客观事实的了解和认定。这一点,对于职业文革史研究者如金大陆、李逊、董国强、吴迪等人,是比较不成问题的,但是现在认为自己有权在学术层面上发表意见的,有许多虽然经历了文革但对事实一知半解的人,当然也有许多没经历文革又未掌握大量材料的人。另一方面,鉴于官方对文革史“宜粗不宜细”的态度,以及刻意掩盖真相,歪曲事实,一般人不可能不受其影响。. n0 x4 G4 y# S6 ^; ?- {2 f
像七机部南苑武斗打死科学家姚桐斌一案,原来的回忆文章并未说明什么派别成员打死了姚,但是转载者主动在题目上加了“造反派”一词,变成了姚被造反派打死。实际上姚支持造反派,被保守派打死。这就是根据流行的思维模式自动改造客观事实的一个典型范例。
3 m% b7 q. c9 ]  y. Y- f6 p不了解事实或不承认事实当然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得出什么结论。例如,我说江青张春桥等人固然干了很多坏事,周恩来干的坏事也不比他们少,很多人一定不信或不承认。周干的大的坏事,第一是打到刘少奇,虽然主使者是毛,但周作为中央专案组负责人,责任是不可推卸的。第二是1970年的一打三反运动和清查五一六,周是主要负责人。在运动中数以百万计群众遭到严重迫害,以至于连毛泽东都认为杀人太多了,于是紧急刹车。(可见王锐的研究文章)。那时有一位国家级中医师叶心清给周看过病,但是文革中周说他是“江湖医生”、“五一六”,很快瘐死狱中。现在叶心清的小传上说他是被林彪四人帮迫害死的。
# x" a# l& S, `! A1 m) _# f, G我说周恩来干的坏事比四人帮多,但不认为周是“坏人”,因为周干的好事也比四人帮多。周是职业革命家,他的道德观念和是非观念都与普通人不同。但上述事实当然影响对周的评价。
/ J, \; g, j+ m5 R6 _$ R0 f因为对事实不了解,所以有的争论就是空对空。解决方法是加强微观历史研究。
, y* I4 Y/ k5 r: U9 p 3 b  N2 j. ~' h8 Q
第二是对文革这个概念的认定。其实有两个文革,一个是老百姓整干部,一个是干部整老百姓。(我是同意两个文革理论的,虽然叙述和刘国凯有所不同)干部整老百姓是“古已有之”,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从来如此。而老百姓整干部是文革中的“新鲜事物”。这个“新鲜事物”持续时间很短,也就是从1966年10月后的一年左右。虽然这个“新鲜事物”持续时间短,但吸引眼球,又因为在老百姓整干部运动中大批干部遭了殃,所以干部们就把这个文革当作唯一的文革予以彻底否定,而对那个整老百姓的文革含含糊糊地予以肯定。有一位马克思主义大佬说:“社会意识就是统治阶级的意识”,正是如此,大家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种看法,植入了自己的潜意识。& j( a  K: \* P1 H# Z  W+ O
例如,我说,许世友这个人竭力推行文革路线,在文革中干了许多坏事。有人就惊呼你是不是搞错了?张春桥才是文革派,许世友怎么是文革派?许世友派人参加文革工作组、后又支持造反,支持和参加夺权且不说,他的主要业绩一是在江苏打了大批干部群众为“五一六”,予以残酷迫害。第二是下放大批南京市民,实际是波尔布特的老祖宗。这两者是不是文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张春桥支持群众整干部,当然是文革派;许世友实行整群众,也是文革派。
0 z6 ~! i; z7 ?3 G1 q7 A# _被群众整过的干部,每一个人都出版了一本传记,叙述他们是如何遭难的。而被许世友打的五一六没人给他们立传。看了这些干部传记,读者义愤填膺,极端仇恨这些造反派。这就叫洗脑。, m) L/ G* O0 y! I7 o
干部整群众一事遮遮掩掩。例如广西韦国清屠杀10万造反派一事,是当作“处遗”(处理遗留问题)来“落实政策”的。就是说,它本身不算个事,打死就打死了,但遗留一些问题,如有受害者或其家属老告状,领导心烦,总得想什么办法对付过去才是,于是想出了这个名词。
2 W! _- L0 {( x) ~总之,群众整干部、干部整群众,两者都是文革。两个文革。
5 Y$ C/ I  l3 L! S* o9 y 1 O2 z9 O3 K% A# V4 ]" h( n3 V
上述两个问题,事实要澄清,不能空对空;概念要准确,不能鸡同鸭讲,如果解决了,就可以进入学术层面。当然进入学术层面争论会更大,但能更接近争论的实质。
) L1 v" U! _, x( W0 F我很不明白,为什么对发生在上海的安亭事件普遍予以否定(除去左派)。安亭事件的过程已很清楚,其焦点即是否承认上海工总司这个工人组织,毛泽东当时已作出结论,就是根据宪法,他们是有权利这样做的。这是毛很少的维宪言论,是能经受住历史考验的。" Y0 u7 }9 I! e& q" J' B
反对者说,毛泽东是另有企图,张春桥是投机。这我都不否认,即使毛和张都是大坏蛋,即使工总司也很快蜕变成官方组织了,我们对此事必须就事论事,不能因人废言。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不能另设条件。结社的条件就是你不能是邪教,不能用武力推翻政府。工总司不违反这些。
, ?7 v$ a0 b: F! a6 J所以,希望宪政派从肯定安亭事件做起。; i4 }3 B: E; S) \3 W
, R3 C% Y5 K  }# }* W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7878230101ayan.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52

帖子

87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77
发表于 2018-10-5 13: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是对文革这个概念的认定。其实有两个文革,一个是老百姓整干部,一个是干部整老百姓。(我是同意两个文革理论的,虽然叙述和刘国凯有所不同)干部整老百姓是“古已有之”,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从来如此。而老百姓整干部是文革中的“新鲜事物”。这个“新鲜事物”持续时间很短,也就是从1966年10月后的一年左右。虽然这个“新鲜事物”持续时间短,但吸引眼球,又因为在老百姓整干部运动中大批干部遭了殃,所以干部们就把这个文革当作唯一的文革予以彻底否定,而对那个整老百姓的文革含含糊糊地予以肯定。有一位马克思主义大佬说:“社会意识就是统治阶级的意识”,正是如此,大家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种看法,植入了自己的潜意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52

帖子

87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77
发表于 2018-10-5 13: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安亭事件的过程已很清楚,其焦点即是否承认上海工总司这个工人组织,毛泽东当时已作出结论,就是根据宪法,他们是有权利这样做的。这是毛很少的维宪言论,是能经受住历史考验的。- M5 u' z; `" a6 d5 D+ `
反对者说,毛泽东是另有企图,张春桥是投机。这我都不否认,即使毛和张都是大坏蛋,即使工总司也很快蜕变成官方组织了,我们对此事必须就事论事,不能因人废言。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不能另设条件。结社的条件就是你不能是邪教,不能用武力推翻政府。工总司不违反这些。
2 V9 E9 r4 I- O6 u' ^所以,希望宪政派从肯定安亭事件做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3-2-5 18:52 , Processed in 0.08831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