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71|回复: 0

南来客:“联防”前后广州城二、三事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3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7-6-16 05: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联防”前后广州城二、三事 (2016-02-25)+ k3 I8 r" U0 _$ y) n( t
2 S# o5 ~) J8 ?
67年夏,广州城相对风平浪静。“大海航行靠舵手”,小老百姓在家过自己的小日子,一直到八月中旬发生“劳改犯进城”事件。不过,在此前后也发生过几件大事。6 B5 [1 S+ H; K* ]0 i- e& _
  n8 R; \6 m8 M6 T# h) l
第一件是恶性事件。一个穿军装的女学生,据说是红卫兵,跟人发生口角,光天化日在西门口被剥得一丝不挂,众目睽睽下被流氓百般调戏,无人制止。最后还是一个三轮车工人看不过眼,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遮掩。
2 h8 c  r. X* S9 V$ a) F: g$ L& X: K" Z  ]3 f& ]
早在当年七月下旬,红旗派(旗佬)和东风派(地老总)的斗争已经开始由文攻升级到武卫(攻)。虽然武斗没有波及全城,但是已经动枪,而且有人伤亡。最早的一起有一定规模的武斗发生在位于西郊的华侨糖厂,吹响了广州武斗的序曲。接着是主义卒在中山纪念堂附近袭击旗派游行队伍,旗派死伤惨重。不过,刚开打,两派武斗就被“劳改犯进城”事件打断了。  A0 v! q& N& X+ A& x6 ]

1 G2 }3 Y; b) B6 n5 E3 l3 v! m“劳改犯进城”事件,谣言四起,广州满城风雨,人心惶惶。折腾半天,最后虚惊一场。不料这一消停,两派人马又干上了。“联防”对付劳改犯时结成的统一阵线本来不过是个人与个人之间不讲派性,一致对外。两派暂时偃旗息鼓,并没有捐弃前嫌。在这一事件之前,两派已经武斗;事件过后,两派重新开战,大打出手。
8 U7 r' r) M5 R) ~# c' k/ D. S: U+ ]. B/ w; K, ?* y3 \
先是抢抢。民兵连和武装部有枪,但数量有限。没有枪没有炮,去找解放军要。两派都很鬼,不敢明目张胆毁我长城,就把广州警备司令部跟广州军区分开,冲击警司,收缴“警备司令部”属下部队的枪枝弹药。南来客在新华社搭食,食堂跟沙面警卫连挨着。南来客跟不少解放军叔叔相熟,亲眼看到军人如临大敌,几个通讯兵在沙面来回奔跑如飞(可能是电话断了,要跟人民桥守桥部队联系)。不久,一队平民人马进入警卫连驻地….
! h  ^4 _* u/ T5 s& R' n3 i" G/ P* K- Z
广州有规模的武斗主要发生在67年夏到68年夏之间。主要武斗事件如下:" d, J; z# V3 ~; J; l

2 E7 v, r" Y6 e& i6 u6 S/ a67年7月20日,两派在西郊华侨糖厂发生武装冲突,死伤数十人。9 k% p! p* @) t1 M% f

/ ~1 D0 [) {0 S' G7月23日,两派在中山纪念堂附近武斗,动用了枪支,据说死数十,伤数百。
" T# m& n0 S+ M3 d$ U# Q. a8 M
% c! e) E" f" [& s8 \, O) A8月13日,总派动用了机枪,扫射旗派船只,旗派多人被打死。
9 h! X2 ?& Q+ |+ J/ T) ^8 |& o- ~+ U0 K5 h
8月18日,旗派攻打位于省总工会的地总派司令部,双方动用轻重武器。
. ]* H! T( O8 }2 a' ~
9 s; a% r5 T5 c8 O3 H& H9月2日,太古仓事件。4 Q! t& w; b3 R; f& ~) W+ r

& G0 _7 u# o. m# O, M; W, r9月12日,总派进攻旗派在人民桥南某厂的总部,据说动用了轻重武器。死伤多人。
7 d6 U+ E' P" D5 z8 _  W9 o/ |: [# }' P7 g) B, L: N
(68年,供电公司大楼攻守战)0 S& O2 s9 g) I8 g8 S- v

9 X; ^, t+ z5 d% a这些武斗事件都在一定程度上殃及附近普通老百姓,不过还没有严重到影响全城,交通中断数日就恢复了。跟两湖广西以及四川的武斗相比,广州的武斗根本不算一回事。" t& a2 P8 P+ I9 N/ v; G$ t% H* L

' Q9 u' L' H) U( t# F/ |* I) P武斗高潮过后,还出过一件大事:晓兵绝食。: M3 B" M5 E6 m/ n! L3 L% G
* o9 i5 O1 ~; G7 A' Z
应该是在67年秋,一个叫晓兵的人在人民路广州日报报社门口宣布绝食,抗议军管打压旗派支持东风派,轰动一时。绝食行动持续多日,开始围观者甚众,后来稀稀拉拉只剩下陪他的人。南来客没去看热闹。听说绝食地点有便衣,又说有人打冷枪。十叔去了。南来客问他怎么敢上那去,十叔说,“我本不知死的人(天不怕地不怕)。”十叔是傲岸之士,不轻易赞人,回来后对晓兵大为叹服:一张大字报,晓兵坦然席地而坐….
5 _* e2 V) H  {. M' m, _0 [  `- L/ r, J* l) [+ u1 {
晓兵最后结局如何不得而知。一说是被便衣带走了。一年之后,十叔也被带走,不知所终。
/ Z" h! c. d% {* z
' T4 p% d* E4 H& d4 T, whttp://nan-laike.hxwk.org/2016/0 ... %E4%B8%89%E4%BA%8B/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3-2 12:33 , Processed in 0.12034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