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71|回复: 0

潘志坚:文革“武装支泸”日志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09-11-3 01: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Y* T4 i" q6 M/ E4 @' V9 {潘志坚
- T2 M8 I8 G# d
  a7 d+ r0 j5 D0 T& U8 }, J7 R: K: m- _2 L! I5 A
  [转者按]“武装支泸”是四川文革中的重大事件。本文较详细记录了武装支泸的过程,值得一看。
4 a  Z/ x" u8 S! m( I) X
. t# W; k/ v1 {. S1 N2 ~" m: A& _  ! X6 b( x/ U: ]8 e1 `
  一九六七年,伊始,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平地一声惊雷,飓风从东海之滨骤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刮起了震撼全国的“一月风暴”。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全国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 T# Y: c) v2 C3 u+ {
  : u. p0 B5 h* o6 Q* V. q+ w: x; P
  五月七日,中共中央下发了中发[1967]147号文件《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简称红十条),该文件的第三、第四条确立了原宜宾地委书记刘结挺、原宜宾市委书记张西挺、原宜宾地委副书记王茂聚、原宜宾地委组织部部长郭林川等分别为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和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负责人。
6 }: z5 j% `! u4 W  4 t% b7 v% \6 L# c4 H/ V2 |
  “红十条” 犹如斗牛见到了红布,很快使四川特别是宜宾地区以“红旗派”为首的造反组织极度亢奋,宜宾地区整个局势变得异常紧张,派性更加恶性发展,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3 M% X" f2 A6 i$ J1 y( A  , U, M: G2 ]0 Y* V6 E# q
  五月十三日,文革初期产生的宜宾地区相互对立的两大派主要组织——“毛泽东思想宜宾红色造反总指挥部”和 “革命造反红旗宜宾方面军”,在宜宾市区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杀戮。双方万余人瞪着血红的眼睛,完全丧失了理智,使用冷兵器和砖头瓦砾,加上用大马力推土机改装的土坦克,在古老的宜宾城内疯狂地厮杀了八天。双方和无辜的群众共死亡二百余人,伤二千多人。/ {2 O7 L. b4 _% J6 q6 W
  
; j1 s3 |- ?$ ?, W$ a8 }$ L1 g  五月二十日中午,一架从成都方向飞来的军用飞机隆隆盘旋在宜宾城市上空,雪花般飘落下红红绿绿的传单《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向各派群众广泛宣传(红十条)。“毛泽东思想宜宾红色造反总指挥部”见大势己去,主动撤离市区,退缩到城北郊的翠屏山上。最终这场武斗由“革命造反红旗宜宾方面军”占了绝对上风而告终。
/ ]7 w( L& a* D% G; c  
, z2 j/ z) h1 Z, q4 H$ ^8 ^  七月五日,受全省和宜宾地区形势的影响,当时宜宾地区所辖泸州市的两大派组织—— “泸州红色革命造反联络站”(红联站)和“红旗泸州革命造反司令部”(泸州红旗),在泸州市开始发生武斗。双方抱着各自的信念和理想,英勇无畏奔赴战场,使用钢纤、木棒、石块、砖头展开面对面的战斗。' b% W/ ]* b/ ?4 W- J, ?
  
5 ?3 e  y4 d5 A/ }; C# |! K  七月九日,晨,刚成立不久的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迫不及待地给泸州“红联站”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泸陆军7804部队发了两个指示电文:“红联站:你们应当立即停止对红旗派的进攻,并将你们所调参加武斗的贫下中农和工人,让他们马上回本单位。否则,后果由你们负责。” “宋团长、张政委:泸州情况十分紧急。在这紧要关头,7804部队应站在红旗派的一边,要坚决支持红旗派,制止武斗。否则,请考虑。”& j$ w+ j5 r; _) r  H' d- [
  
8 j7 g6 X3 b2 g3 P! l) v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江青在对河南一派群众组织的代表团讲话,以所谓的“文攻武卫”的口号煽动全国武斗。至此,全国各造反组织有持无恐,肆无忌惮,各地的武斗急剧升级,整个中国几乎造成全面内战的局面。
; g3 |; I5 s+ g& Y9 @  ! |3 O0 A! Q5 J) z" s* H
  七月二十一日,由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王茂聚授意,“红煲吮龇矫婢?迸沙隽艘砸吮鍪薪?倍?剿尽昂炱焖玖畈俊蔽?鞯奈涠啡嗽保??匚淦鞯??⒘甘场⒁┢贩殖税怂衣执??吵そ???开始了第一次武装支泸。在长江江面上,泸州“红联站”驶出大马力轮船将宜宾方面军的船队击沉一艘击伤两艘。
/ N8 v) W" O/ V9 y+ |  
) g& g/ `2 N1 R5 o  “泸州红旗”在宜宾方面的支泸援军支持下,与“红联站”展开十多天的激战,最终“红联站”还是取得了战略上的绝对优势。“泸州红旗”被压缩在不到四平方公里的市区中心半岛上,其核心组织集中撤离在市区西面忠山上的泸州医学专科学校内。- @, \; C$ f1 O: C3 Z
  
  m  j# ?/ R4 ^' b8 Y! X6 b' ~& e  七月三十一日,泸州武斗双方在驻泸部队强有力的阻止下,基本上停止了大规模的武斗,形成了对峙的局面,只是偶尔有些小摩擦。
; e1 T# T" X2 s- Q- G( _  - g1 o  {& M" O; `! k
  八月中旬,继第一次武装支泸以后,鉴于泸州两派相持不下的局面,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负责人刘结挺指示:“泸州红联站政治解决的途径己经堵塞,现在只有用武力解决的方法了。”旋即,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以建立基干民兵为由,开始加紧在地专机关和宜宾地区所属十八个县市普遍建立专业武斗队。与此同时,宜宾的南溪南山机器厂、南溪长庆机器厂、江安川安化工厂、宜宾七九九厂、宜宾专区农机厂、宜宾纸厂、宜宾铸造厂等兵工厂和民品厂开始加班加点大量生产枪弹,并从成都132兵工厂调来大量专用碳钢用于生产子弹壳。一种自行研制弹夹横握的冲锋枪,被取名为“红旗”牌冲锋枪也在这期间问世,并且批量生产装备各武斗队。
# _9 y% F% k2 p- R0 f  
8 e2 s" x) K. e* r: [1 Q  八月十七日,来川“传经送室”扇风点火的“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赴泸州调查团” 在去泸州调查返宜宾后,立即向泸州“红联站”发出了通谍,并用强硬的口吻限他们在二十四小时内必须交出武器、缴械投降,解散“红联站” ,撤除水陆交通障碍关卡等。
+ ]7 c, ^/ t. t6 Z0 m" Q  
) e  L; m3 P1 g; x  八月十八日,中共中央军委批准王茂聚兼任宜宾军分区第一政委。宜宾市在城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欢庆游行话动,威武整齐的专业武斗队员荷枪实弹亮相在游行队伍中,他们借机向世人炫耀自己强大的武力。
) B8 h" o6 r& x  
; O  ]0 W9 E/ G  八月十九日,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召开各县、市电话会议,对组织民兵,发放枪支等问题再次作了祥细的布署。紧接着驻宜部队、宜宾各政法糸统、各县市武装部大量枪支弹药或抢或送或发,分别武装各县市武斗队。: \! m7 ]) R2 l* f
  2 l+ y/ H4 e6 x3 {! L! b6 \
  八月二十日,经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和宜宾军分区批准宜宾地区三个基干民兵团宣告正式成立。一团,由宜宾地专机关干部组成;二团,宜宾市级机关干部和宜宾市周边厂矿、农村的工人和农民组成;三团,由宜宾地区所辖十八个县市组成。三个团对外统称“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团”。这三个团的人员编制、武器装备基本上是按正规部队的标准来配置的。民兵战士均由各所谓的革命造反组织提名推荐,由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批准。连级以上干部由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主要负责人亲自审定任命。一团、二团除分别有三个正规营外,每个团配有直属炮连、通讯连、卫生连,团部均配备了军用电台,各连、营配备军用步话机。同时每个团配备了军队军事干部参加指挥。当时作为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御林军”的地专机关的一团一营一连是这样配置的:全连指战员共115人,每个班12人,包括正副班长1人;三个班为一个排,设正副排长1人;全连三个排,连直属卫生班由宜宾卫校的学生组成。连部由正副连长、指导员、文书、司务长、通讯员等组成。全连有各种枪支103支,其中:轻机枪6挺,每挺配备子弹200发;由排连长使用的冲锋枪共10支,每支配备子弹50发。步枪每支配备30发子弹。- u$ R, p& u1 R' ?1 `1 l
  5 y/ I* q. \8 t6 B
  八月二十五日,各团开始陆续集中进行封闭式短期军事训练。这一时期宜宾市全城一派繁忙,各种备战活动在紧张有序的进行,各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社会各个群体在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的威逼下,忙得个不亦乐乎,连街道的居民老太太也发动起来了。物资部门四处调集作战用的各种物资,甚至不惜动用援越物资,宜宾汽车运输公司负责前线的车辆调度准备,国家大批粮食、布匹、药品、资金被动用。
3 q3 L0 f' U2 c9 g- F  
/ |. s9 U, z# v6 d  城区内,到处可见威风八面荷枪实弹的民兵,满街都是光怪陆离连篇累牍的“泸州告急!”,“合江告急!”,“纳溪告急!”和声讨踏平“红联站”的大字报、大标语。各机关、厂矿、学校、街道纷纷发起了支援“泸州红旗”的捐粮、捐款、捐物的活动。此时的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企图形成最广泛的阵容,采取理直气壮公开的方式,加紧对泸州“红联战”铁壁合围的军事部署和准备。+ ]+ U" [+ A. R' d
  
! k! n# o# ]/ \* q+ V. t  八月二十八日,“首都大专院校红代会赴泸调查团”再次向“红联站”发出公开信,指出:“‘红联站’不但在政治上失败了,而且在军事上己陷入各地革命造反派的重重包围之中,宜宾地区十八个县市都在严阵以待,准备随时痛歼‘红联站’”。
5 Z. J& o# M3 e$ g& k1 C" M! f  
# s* s' T) B! f6 L1 z% v. U  九月一月,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召集有全地区十八个县市武装部长和“红旗”派主要组织的负责人及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派驻各县市工作组组长参加的会议。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宜宾军分区第一政委王茂聚身着一身新军装,操着一腔浓厚的山东口音,在会上作了详细部署:“解决‘红联站’的问题,主要是政治解决,组织一批力量去向革命派宣传,去争取团结‘红联站’中受蒙蔽的群众,把贫下中农争取过来,把‘红联站’孤立起来,使它无法调动贫下中农。隆昌、合江、纳溪、江安都可向泸州方向靠拢。在外力量要调回来,加强武卫,作好武器物资的准备……”会上规定了这个会议的内容为绝密,不准传达,五天以后再统一开展大规模的宣传。
+ I8 k* i  @3 `4 \* n  
/ ^* V) l8 B7 J* b$ s) P7 [2 B) E  当天晚上,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秘密的在宜宾地委二招待所召开基干民兵一团、二团连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部署会议,同时下达战前最后的动员令:宜宾的基干民兵一团、二团从现在起做好一切准备,武装支援“泸州红旗”。会上还决定了这次武装支泸的具体行军路线,总体是兵分三路进军泸州:一路,由基干民兵一团沿宜宾至隆昌公路直插泸州小市;二路,由基干民兵二团顺宜宾至泸州公路杀进泸州市区外围;三路,由纳溪县、叙永县、珙县的民兵直奔泸州市郊的兰田镇。其它县市和外地支泸大军重点是打好增援或作为预备队。整个支泸行动准备用一个月时间,战略上实行重兵压境,掌握主动权,集中优势兵力,将 “红联站”武装包围,而后采取强大的政治瓦解攻势各个击破,达到最终解决泸州问题的目的。会议最后宣布,在此次行动过程中,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只要“红联站”胆敢开枪抵抗,就给予还击,并坚决消灭之。
7 U3 E9 s) r1 N" P) o) i9 S3 t+ M  6 w, e+ X0 \/ h0 Z! G
  九月二日,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向泸州“红联站”正式发出通知,要求“红联站”立即派人到宜宾谈判,“红联站”自然不能也不敢派人参加谈判。随即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便四处放出话语:“‘红联站’抗拒宜宾地革筹领导,没有解决泸州问题的诚意”等。实际上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这时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掩饰武装围剿泸州“红联站”,以求得社会公众舆论支持,使武装支泸更加公开化。也就是这一天,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驻各民兵团的联络组成立,联络组的任务是随各民兵团开赴泸州,负责团、营、连的联络工作,联络组通过携带的军用电台每小时向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首长报告一次前线情况,确保首长的意图随时准确地在各团、营、连贯彻执行。联络组实质是起着军事作战督察作用,它直接受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主要负责人指挥。( f: u2 N* Y* q0 }, ?0 k5 h5 f
  
7 {6 e5 U8 x' X5 o  九月三日,上午,二个民兵团近三千人的武装支泸大军,全副武装,聚集在宜宾市翠屏山脚下的灯光球场召开誓师大会,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副组长郭林川在会上作了武装支泸战前动员报告,并正式宣布了各团、营、连指挥员的各单。会后,民兵团每个武斗人员领到了蚊帐、胶鞋、电筒、水壶、衣服等物品。) H6 H5 v  h* Q, Q: Z
  ' g. a1 N- r5 k2 X! n
  九月四日,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团集中在宜宾专署灯光球场上车待命,二团在宜宾市工人文化宫球场上车后速迅出发渡过泯江汽车渡口,在泯江北岸的宜宾造纸厂内待命。午夜零点整,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下达了出发命令,两个团分别出发,几十辆卡车满载着杀气腾腾的武斗人员,向泸州方向开进。+ w+ a) {7 X% R4 W% A
  ) C$ T& T" i7 i+ |7 ]4 A
  九月五日,上午,宜宾市区街头,到处都贴满了还散发着浓烈油墨味的《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中国人民解放军宜宾军分区、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泸部队联合声明》“……为了解决泸州问题,我们在九月二日,三日曾先后几次用电活、电报通知泸州红联站、泸县泸联站、纳溪革联站等组织派代表到宜宾开会,均遭拒绝。这说明他们对解决泸州问题毫无诚意。九月三日下午十二时起,他们和外地一些保守组织相互勾结向红旗派发起了全面进攻。扬言要在一两天之内踏平泸州,消灭红旗派。为此,我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中国人民解放军宜宾军分区、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泸部队,特发此联合声明,并向泸州红联站、泸县泸联站、纳溪革联站等组织提出如下要求:一、红联站、泸联站必须立即停止向红旗派的武装进攻,将全部武器和各种杀人凶器交给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泸部队和泸州市、泸县、纳溪县武装部。不许迫害被抓去的红旗派人员,并立即全部交回。二、受欺骗、受蒙蔽的工人贫下中农必须立即返回本地区本单位,抓革命、促生产。三、红联站、泸联站必须立即撤销水、陆交通关卡,恢复水、陆交通。四、红联站、泸联站必须立即停止抢夺中国人民解放军武器和抢劫国家人民财产以及破坏工农业生产的违法行为。五、红联站、泸联站中大多数群众是受蒙蔽的,也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受害者,也是愿意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的,一律不咎即往。希望你们不要再继续上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个别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坏头头的当。你们应当起来造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坏头头的反。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个别坏头头只有向人民低头认罪,缴械投降,立功赎罪,才能获得群众的谅解,从宽处理。以上五条希红职站泸联站立即执行,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后果,由你们完全负责”。# h& ]% d& K& g* O& A4 i; ?
  
. R& p. [. X  B5 z: T8 @  同时上午,一团势如破竹,沿隆昌至泸州公路朝泸州小市杀将而来,富顺县支泸民兵顺沱江而下,占领泸县胡市镇,天洋乡,切断了沱江水路,很快便与一团会师配合作战。二团开到泸州市南郊的华阳乡,立即选好指挥所,建好掩体,随即与“红联站”展开了激烈战斗。与此同时,高县、珙县、叙永县、古蔺县、江安县等南线各路武装支泸大军,沿川滇公路北进,切断川滇公路,直捣纳溪县安富镇和泸州市的兰田镇。合江县支泸大军切断长江水路,在泸州至合江公路一带严阵以待阻击“红联站”东撤。重庆“猛虎团”和南充地区、永川地区的支泸人马,从永川至泸州公路挺进,阻断“红联站” 到永川的退路。三十余个县市的各路人马,万余武装民兵把整个泸州围得水泄不通。0 z: ^* l/ z8 ^, {6 i4 i6 b
  
% y' t! _. u' b4 w: d1 d; D  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王茂聚、副组长郭林川和宜宾军分区的军事指挥员在部队警卫战士的保护下,携带着呼叫代号分别为“长江一号” 、“黄河一号”的军用电台,亲赴前线指挥。. q5 B4 g: @. H( \, S+ T0 ^- C# T' E
  
; }. K" ]# Y/ E  此时,前沿各个战场已全面打响,泸州城里城外战云飞舞,火光冲天,枪声大作,炮声隆隆。三七高炮、迫击炮、四零火箭筒等重型武器都使用上了,双方坚守着各自的阵地,进行着一场惨烈而又悲壮的较量。
. d: ?# V7 X. F- n* z* U1 V  0 I" H0 e' B$ c3 c2 }
  九月八日,双方交战己经是第四天,“红联站”仍顽强地抵挡着各路支泸大军的疯狂进攻,泸州市小市、兰田镇两个战场的战斗最为激烈,双方伤亡惨重。下午“红联站”死守的几个主要阵地开始溃败撤离,支泸大军乘势由撕开的口子迅速开始向纵深挺进。晚,泸州市区标志性建筑物——古老的钟鼓楼,被炮弹击中燃烧,火光映红了半边天。9 L3 k) B8 Q+ B  f
  # P2 _( \" a5 l3 N0 ?% H
  九月九日,上午,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副组长郭林川率武装支泸的精锐之师——二团的先头部队经泸州市南城的王嘴、忠山进入城区。同时,立即命二团的一部主力和南溪县、东风矿区的支泸大军共三个营的兵力火迅调集到兰田镇增援。
& E. z' s2 L+ ?7 K; {  - L3 `. z' V1 \1 w
  当日,成都军区首长电告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指出武装打泸州的行动是错误的,要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立即把武装支泸人员撤回去。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竟对此置之不理。
: Y% i# d; J+ t  1 a1 R" f9 T8 X
  以后的几天,武装支泸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所向披靡,各个战场捷报频传:“占领兰田”、“攻克小市”、“直捣二道溪”、“在地革筹首长直接领导下第二次解放泸州”。
) F! E5 b. `+ g  
/ B- C# T0 p& _# B# `, g) m+ p5 b$ l  半个月的铁壁合围,武装剿杀,双方均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死亡二千多人,伤万余人。无数个家庭遗下孤儿寡母,数十万群众背境离乡,美丽的江城泸州变得满目疮痍,到处一片狼籍。这次大规模的武装支泸使 “泸州红联站”除一部份人撤退至合江县外,大部份被围困在离泸州市区几公里的高坝二五五兵工厂内。
! n- s& I8 a  W  A  0 p  Q5 O6 Z* J+ d# V  m' K
  九月十九日,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王茂聚满面喜气,着一身崭新的军装,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宜宾军分区第一政委的身份,在泸州市南城原川南军区大礼堂接见了一团、二团的全体武斗人员。他对武斗人员大讲武装支泸的巨大成绩和重要意义,以及“红联站”的九大罪状。最后王茂聚显得有些无奈何地说:“成都军区张国华同志讲二五五厂有几百吨炸药不能打,我们的任务己经完成,只剩下二五五厂,泸州红旗可以对付了,每个营留一个排的好武器交给泸州红旗派,其余撤回去,以后有必要时,随时可以再来。”接见结束后,宣布当天晚上各团撤出泸州市。1 Z: I8 w0 i: l2 R: j2 A
  ! d$ F0 t7 @( Q( U% \2 ?$ s+ z( x
  武斗队员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连夜行军,挥师凯旋。支泸大军给 “泸州红旗”留下近千支各种枪枝和子弹手榴弹,单是住在泸州医专的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驻泸工作组就遗交了二十多箱约一万余发子弹。
* s, y% b( Q* m  " ]! F; G' H9 |
  武装支泸大军撒回后,宜宾地区各县市大搞“庆功评好”评比“五好战士”,总结成绩,慰问伤员,奖励有功之臣。各地掀起大规模开追悼会、送葬、控诉 “麻匪”的罪行,极力继续煽动群众对泸州“红联站”的仇恨情绪。同时,成立了由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副组长郭林川为主任委员的宜宾地区“红旗革命烈士治丧委员会”,对凡是在武装支泸中被打死的“红旗派战士”均追认为“革命死难烈士”。制定了“关于处理善后工作暂行办法”的文件,对所谓“革命死难烈士”优抚工作作了明确规定:烈属是农村人口可以解决户口迁移入城和工作安排;烈属可顶替烈士工作;烈士生前的工资每月照发等。
' \# K$ e$ Z; p! A1 }( e  
6 `( X4 j, f) p  连续半个月时间,宜宾地区各县市每天哀乐声声,爆竹阵阵,成千上万群众身戴白花,手执花圈、挽联为战死的武斗队员开追悼会、游行、送葬。宜宾市在翠屏山、泸州市在忠山选出最好的风水宝地,建造了高标准、高规格的“烈士陵园” ,绝大多数战死的武斗队员的遗体都埋进了新建的 “烈士陵园”。
9 {+ ?2 W$ e* ]9 e  Z4 [  & ^; J- a9 W% t- J( ~. c& p
  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宜宾市召开了全省各专区、县市二百多个 “红十条”派组织参加的 “四川无产阶级革命派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捍卫红十条誓师大会”,王茂聚把自己打扮成 “红十条”的化身,在会上鼓吹宜宾是四川问题的突破口,并扬言宜宾地区捍卫“红十条”派已发展到几百万人,反对“红十条”派已被瓦解,剩余的一小撮巳空前孤立等。
: y) A/ J4 |' q$ _5 Y; s  1 L9 Q9 Y5 b" b2 G7 p. j! m
  时间巳进入到一九六八年,此时,整个中国仍是一派大动荡。
/ s' a+ ]" ^3 C! p  Z  
. q6 b: g9 j" B; G  三月九日,全省五十八个县市“红十条”派再次在自贡市召开了为期六天的会议,会上大肆推广武装支泸经验,提出:“去年九月‘红十条’派武装支泸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如果有必要,我们誓将再度武装支泸”。9 l' Z& b; O& o$ j! A- C
  9 h: W5 K) O4 Y9 t: C
  “泸州红旗派创造了文攻武卫的范例,值得我们学习”。并号召全川“红十条”派“必须在文攻武卫中联合起来,进行必要而适当的支援”。“尽最大的可能对那些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浴血奋战的战友,从政治上、道义上、物资上作出更大的支援”。* ?( [# ~2 X  p/ `; r1 b  D& [
  / l/ o4 }6 ~1 k  q1 b6 T/ V
  四月二十一日,由“红旗宜宾方面军”、宜宾市“三代会”、重庆“反到底赴宜联络站”联合召开了宜宾市八万军民誓师大会,大会主题:彻底粉碎反“红十条”的反革命逆流,发出了向泸州“红联站”最后一击的动员令。; C1 e+ q7 V0 s
  , F1 Y: a: B, R: m
  当月,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在一片欢呼声中正式成立。紧接着,在 “必须建立革命武装,反对反革命武装”荒谬的方针指导下,宜宾地区各县市“红十条”派的武斗专业队进行了重新组建,成立了近二十个民兵团,共约六万余人,由新成立的宜宾地区文攻武卫指挥部直接指挥。这支宠大的武装,分别编制代号为,2字头民兵团:202-泸州民兵团,203-纳溪县民兵团,204-东风矿区民兵团,205-石油糸统民兵团;3字头民兵团:以隆昌县为3字头,代号由3011-3015;4字头民兵团:401-红旗宜宾柏树溪民兵团,402-八八工人战斗团民兵团;403-宜宾红旗交通部队民兵团,404-宜宾市城建部队民兵团,406-七九九厂民兵团,407-宜宾市手工业糸统民兵团,408-地专机关直属民兵营;5字头民兵团:由富顺县和晨光化工厂的民兵组成;6字头民兵团:为泸县的民兵组成;7字头民兵团:为合江县、长宁县、南溪县的民兵组成;8字头民兵团:为古蔺县、叙永县的民兵组成。其精锐和主力为402团、404团、408营,他们的武器装备巳和当时解放军的武器装备相当。; F* D7 F/ c0 G# J0 H
  8 I% z& j4 H' ?; {- D" P* B6 J
  六月七日,全川“红十条”派再次在自贡市召开会议,号召全省“红十条”派走武装支泸的路,武力统一全川。“我们必须更高地举起文攻武卫的光辉旗帜,走突破口的路,走武装支泸的路,团结起来,联合起来,对翻案联军盘踞的南充地区、泸纳合地区、江津地区,我们都应该发扬革命的进攻精神。”妄图想用枪杆子在全川打出一个 “红十条”派的一统天下。
. x, t& @- f  H+ I  . K- W; Z, x: B+ h7 d1 }
  六月下旬,根据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驻泸州、纳溪县、合江县工作组收集反馈的情报分析,认为盘距在重庆、江津地区的 “保守势力”正在武装反击“红十条”派,从而直接威胁和形响着泸州,并且泸州“红联站”巳在行动,局部反攻己经展开,泸州十万火急!为了更好地实现武力稳定局势,彻底解决久拖不绝的泸州问题,使宜宾地区真正成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红十条”派独立王国。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加紧了策划实施第三次武装支泸的战略计划。为了这次军事行动,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做了充分准备,成立了两个前敌指挥部:泸州兰田前敌指挥部,代号101;富顺县代寺前敌指挥部,代号301,两个前敌指挥部分别指挥三个战区,即隆昌前线战区,泸州兰田前线战区,泸县况场前线战区。具体作战计划是:主动撤出隆昌县、泸县、富顺县部分地区,死守泸县的青龙乡、天洋坪乡据点,把“红联站”和其它“保守势力”组织的人放进来,暴露在内江、自贡地区之间,然后大造舆论:“保守势力”己在发起进攻,逼四川省革命委员会表态,从而达到诱敌深入,以便围歼之。另一方面,集中优势兵力,攻打南面泸纳合三地,端“红联站”的老窝,将其最后彻底消灭干净。
. j7 Q6 z1 S. \8 j4 a9 V  " ~9 ?# X% M6 J0 W* V( C1 b7 a
  整个宜宾城里又开始疯狂备战,连宜宾专区第二人民医院也全部停止接收住院病人,作为后方总医院,宜宾卫校作为前线战死“烈士”停尸和保尸点。
+ R8 [7 D" k8 u1 V( ]' @  
7 v5 [% X" q8 f$ B( t  七月四日,第三次武装支泸拉开序幕,由于泸州“红联站”难以抵卸强大的武装力量进攻和为了保存实力,很快闻风而撤,支泸大军毫不费力地收复了失去的地盘。但泸州“红联站”仍有几艘加装钢板作为装甲的轮船在城区边的长江上游弋,支泸大军调来机关炮将其击沉或击伤。
8 [" m0 X% u/ L4 r  : l/ J. h) O' Z' D; A4 b
  在成都军区、驻泸部队强有力干予和努力下,加上这期间中央连续两次发出布告:“七、三” 布告“七、二四”布告,再次重申坚决制止全国的武斗,第三次武装支泸就这样雷声大,雨点小而草草收场。此后的泸州武斗规模虽然缩小,但一直未有停止过,真到一九六九年底。- R! i2 _+ X& j/ O/ m- n$ k
  
$ y: a1 k# S4 v- D6 x/ i* b$ \4 s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六日,在北京京西宾馆,宜宾地区革命委员会主任王茂聚参加中央解决四川问题的会议,与会人员揭发批判了王茂聚等人大搞派性,武装镇压干部群众的罪行,当晚他在观看了纪录着自己一糸列罪行的纪录片《突破口上红旗飘》后,自知罪孽深重,在京西宾馆房间内自缢身亡。5 }+ o  D# V6 r% T. T
' x  h- X5 f3 l; P2 p% x9 N
  原载天涯网,有删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15 08:08 , Processed in 0.0771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