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310|回复: 0

中共宁夏军区委员会给中共中央的检查(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复制链接]

0

主题

1261

帖子

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
发表于 2010-3-8 00: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宁夏军区委员会给中共中央的检查1 f, x9 q- M* D5 r+ J
0 M$ X4 ]' |( Q0 l8 n
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所犯方向路线错误的检查  ) `- L. r) J1 o! X0 A1 E
- W+ u, o. A) Y% ?7 J
主席、林副主席、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并兰州军区党委: 
$ Y9 S) E" s! ]/ C. s 
( a; {1 L' ^9 t9 h1 p: ?% q在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林副主席、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的亲密关怀和领导下,自八月十六日起,在北京召开解决宁夏问题的会议,我们参加了这次会议。四个月来。我们以“斗私、批修”为纲,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反复认真学习了毛主席最新指示、林副主席八月九日重要讲话和江青同志九月五日重要讲话,面聆了中央和中央文革小组领导同志多次教导,与会同志和革命造反派对我们进行了严肃恳切的批评帮助,使我们受到最生动、最深刻的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教育,认识到我们错误的严重性,明确了革命斗争大方向。  
9 y' p+ g& L; s( l7 b. e我们伟大统帅毛主席、副统帅林副主席以及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领导同志接见在京学习的军队干部时,我们也受到了两次接见。这是对我们的最大关怀,最大鼓舞,最大鞭策,促使我们下决心更快地改正错误,迅速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做好“三支”、“两军”工作。    c/ g! w3 C( s4 g
(一)  5 y+ S+ l6 C5 C' @5 n- N* \; U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由于军区党委第二书记、司令员朱声达同志顽固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抗拒中央指示,拒绝军区一些同志的正确意见,残酷打击、镇压革命造反派,使我们走上了违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歧途,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给宁夏地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造成了巨大损失。  
4 y3 y! b5 d' N3 {以朱声达同志为首的军区党委,在文化大革命中所犯的主要错误是:  0 l; _7 {  ]) C1 H: [0 ^! G
一、追随和保护杨静仁、马玉槐一小撮走资派。  
& J3 f- ^; C; s# T8 g5 C毛主席教导我们,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仍然集中在争夺政权的问题上。混入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是我们最危险的敌人,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对象。但是,我们在朱声达同志的错误领导下,违反了毛主席的这一伟大教导,认敌为友,保护杨静仁、马玉槐一小撮走资派。  
, ]+ Z9 i" ~. [/ \1 K9 g( g朱声达同志自任区党委常委以来,积极追随刘、邓在宁夏的代理人汪锋、杨静仁、马玉槐。一九六○年,朱积极参与了汪、杨之流搞的“反地方民族主义”和“反坏人坏事”的罪刑活动,充当了迫害大批革命干部和无辜群众的帮凶。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杨、马为了保自己,勾结朱声达同志,疯狂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革命群众,妄图扼杀革命。在革命群众起来造杨、马的反的时候,朱却在军内外大肆吹捧杨是“红司令”、“好书记”,欺骗蒙蔽群众。朱还采取了一系列错误措施,压制革命群众造杨、马的反。今年二月,军区发表声明,撤销对“一·二七”夺权的支持,朱声达同志还散布说:“杨静仁检讨好了还是二类干部”。三月又压制广大革命群众揭露汪、杨、马等在一九六○年两大迫害案中的罪行,并且颠倒黑白,把群众这一革命行动说成是“转移斗争大方向。”  - I  \& O6 K$ b+ m3 \- B6 d
由于朱声达同志长期以来和杨、马互相勾结,同流合污,而党委常委其他成员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同杨、马划清界限,对朱声达同志的错误没有进行抵制,以致使我们犯了方向、路线的错误。  : M7 k9 }6 Y( x2 f
二、顽固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革命造反派。  
0 D, n+ K( K! m4 n7 {毛主席指示我们:“人民解放军应该支持左派广大群众”,“要保护左派”。而朱声达等同志却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对革命造反派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 o# n4 M. ?/ B1 [) }8 k$ \7 w& Q7 e“宁夏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简称“联委会”)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在“一月革命风暴”的推动下,一月二十七日夺了杨、马一小撮走资派的权,大方向是正确的。当时军区迫于形势,表示了支持,但是,由于朱声达等同志的立场没有转变,玩弄假支持、真拆台的两面手法,夸大革命造反派在夺权中的某些缺点错误,无限上纲,把这次夺权定为“假夺权”、“右派篡权”、“资本主义复辟”。二月十一日,发表了《关于撤销对“宁夏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一切支持和援助的声明》,接着又发表了《告全区人民书》,把斗争矛头指向革命群众。不报告上级批准,擅自军管了革命造反派已夺权的《宁夏日报》社和区公安厅等单位。朱声达、江波(党委副书记、副政委)等同志公然把革命群众当敌人,制定了对付革命群众《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新反扑,进一步开展对敌斗争的作战方案》,提出了“彻底摧毁‘联委会’反动阵线”,“敦促一小撮右派头目投降”等反动口号;印发了大量诬蔑、诽谤革命造反派的传单;组织武装游行,向革命造反派施加压力;擅自取缔了几个革命群众组织;无理查封革命群众揭露杨、马走资派的展品,等等。总之,就是要把革命造反派“从政治上完全搞臭,从组织上彻底打垮”。  
0 x5 N5 M$ z& S3 M3 O, f% M朱声达等同志利用群众组织之间的分歧,挑动群众斗群众,并且组织原区党委杨一木、马信等人,充当“筹备处”的参谋班子,进行操纵。在他们的欺骗、蒙蔽下,“筹备处”部分群众,同革命造反派之间的对立情绪愈来愈严重,不断发生农民进城围打革命造反派的严重事件。当吴忠县人武部个别同志挑动大批农民进城围攻革命造反派的“六·一八”武斗事件发生后,朱声达同志大加赞扬,说他们“在政治上、组织上都胜利了”,要他们“总结经验”。当石嘴山市发生了“六·一九”武斗事件后,朱声达等同志竟以党委名义要求兰州军区派一个团进驻该市,妄图镇压革命造反派(未批准)。由于朱声达同志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指导和影响,以及军区党委个别同志的煽动和暗示,有的人武部的某些同志便把民兵武器,以明抢暗发的形式发给了“筹备处”,个别县人武部的领导人甚至参与了谋划和指挥武装镇压革命造反派的活动。少数坏头头利用这种情况,策动受蒙蔽的群众,相继发生了永宁“八·八”、吴忠“八·一三”枪杀革命造反派的严重流血事件,接着又有计划、有组织地武装进攻革命群众组织和中央派往宁夏支左部队,制造了青铜峡“八·二八”反革命事件。  . Y- s% ?: E" a& ?( P2 ^
在军内朱声达同志也推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欺骗蒙蔽了广大指战员。当有些指战员起来抵制和反对时,朱声达等同志用种种借口进行压制,以致挑动群众,围斗、殴打一些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上的同志,在军区内部一度造成了白色恐怖的气氛。  
4 ^2 c1 e' L# \) M' D7 A三、顽固坚持错误,抗拒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指示。  / f% e7 F" ]3 B, ]& ?" [: ~( N. V
朱声达同志坚持资产阶级反动立场,公然抗拒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指示。中央“关于禁止挑动农民进城武斗的通知”,中央文革小组关于处理宁夏新华分社被抢事件的指示,以及中央关于处理《宁夏日报》印刷厂印制《毛泽东选集》时发生严重政治错误的指示中,都严肃地批评了我们。而我们既不认真检查又不严肃处理,朱声达等同志甚至公然表示抗拒。对于在军内外出现的诬蔑中央这一指示的流言蜚语,我们采取了听之任之的错误态度。  - N: S+ b2 t$ U
今年四月以来,兰州军区曾多次传达了中央和中央军委关于纠正我们错误的指示。朱声达等同志竟采取封锁、篡改、歪曲等手法,进行对抗,并煽动军内外部分人员上京告状,给中央施加压力,妄图迫使中央改变对宁夏问题的态度。  
1 d, q7 l9 h7 X5 O) G在关键时刻,毛主席、林副主席批准六十二师进驻银川等地支持左派广大群众。朱声达竟狂妄地说:“这是不信任我们,拆我的台,不干了,也不到北京开会去了!”公然进行反抗。  
1 d  B) u5 J! C6 J& \0 t4 O上述事实说明,我们所犯的错误是方向、路线错误,责任在军区党委常委,朱声达同志应负主要责任。军区广大指战员和专职武装干部说了一些错话,做了一些错事,责任主要应由我们承担。那些受蒙蔽的地方干部和群众,他们站错了队,也应由我们承担责任。  / l6 s' f& `2 B0 y
(二)  
8 h- b4 x$ `  @: z3 f; ^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之所以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最主要的原因是:  
& v% i, t& X8 W" f1 w一、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对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运动。  
! n0 m2 h7 U3 R毛主席教导我们:必须站在人民群众这一边,绝不能站到人民敌人那一边去。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根本立场问题。朱声达同志在和平环境中经不住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袭,在与原区党委内走资派杨静仁、马玉槐长期共事中,一味追随,互相利用,以致立场、思想、感情逐渐同他们结合。所以,在文化大革命初期,他充当了杨、马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帮凶;杨、马垮台后,又取而代之,顽固坚持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在生活上也是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常委其他成员中有的革命意志衰退,有的个人主义严重,缺乏社会主义革命思想准备。因此,对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杨、马走资派,认识不清,恨不起来;对朱声达同志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能进行有力的抵制;对革命造反派不看本质、主流,只看现象,支流,甚至对他们革命行动看不惯,想不通,抵触大,怕革命革到自己头上。 这样,我们就站在无产阶级反动立场上来对待革命群众运动,把自己置于革命群众的对立面,颠倒了敌我,混淆了是非,迷失了大方向,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上越陷越深,以至不能自拔。  ! j) d# A# T: ^& |, O5 s8 v& g
二、党委集体领导制度没有形成,革命性、战斗性不强。党委长期以来,对突出无产阶级政治,搞好自身革命化抓得不紧。加之中黑《修养》的毒深,彭、罗、贺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影响未彻底肃清。朱声达同志崇拜贺龙,受贺的坏思想作风的影响,军阀主义作风重,独断专行,强调个人权威,把自己凌驾于党委集体领导之上,搞“一言堂”,压制民主,对不同的意见打击报复,严重损坏了党的民主集中制。党委成员中有的政治上漫不经心,原则性很差。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调和折中,放弃了原则斗争。我们在两条路线问题上虽有些斗争,但很不得力。这样正如毛主席所指出的:“结果是腐朽庸俗作风发生,……在政治上腐化起来”。因而在文化大革命中背离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 Z5 K. M! T9 t- \. @0 E: ~
三、没有认真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毛泽东思想没有在我们头脑里扎下根。  - Q* e0 ~5 k% q- Q, G# w2 V
林副主席教导我们:毛泽东思想是全党、全军、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但是,我们没有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没有认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尤其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进行革命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学习很差,很不理解,却自以为是,以感情代政策,甚至曲解中央指示。同时,不能正确地对待自己,缺乏把自己当成革命的一分力量,又把自己当成革命对象的自觉性,不敢在灵魂深处闹革命,破私立公,彻底改造世界观。因此,在我们头脑里,毛泽东思想没有扎下根,私字作怪,怕字当头,怕犯错误,怕斗争,怕丢官。这是我们犯错误的根本原因。  
* n! z. u% o* H# x" J" u3 f我们的错误是极其严重的,教训是沉痛的。我们辜负了伟大统帅毛主席、副统帅林副主席和党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的教导和信任,辜负了全区广大革命群众的信赖和期望。我们深感万分痛心,对不起毛主席、林副主席和党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对不起全区人民。  
+ ~2 ]* y- f+ M“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我们决心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以“斗私,批修”为纲,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坚定地同无产阶级和广大群众站在一起,对刘、邓及其在军内的代理人彭、罗、贺之流,对西北、宁夏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澜涛、杨静仁、马玉槐深入开展大批判,把他们从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批深批透,批倒批臭,并彻底肃清彭、高、习反党集团在宁夏地区的影响。同时进一步深刻检查我们的错误,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同头脑里的“私”字打进攻战,脱胎换骨地进行自我改造,牢固地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促进思想革命化,振奋革命精神,立功补过,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把我军区办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  ! `( E  D: ]" d
鉴于我们所犯的严重错误,请求中央给我们严厉处分,并建议改组军区领导。  . r- N' X( _; L  F& c
打倒刘少奇、邓小平、陶铸!  8 N& v5 k9 T$ g0 ?$ R; V! Y% E4 u
打倒刘澜涛、杨静仁、马玉槐!  
& H; N2 M. T  b0 S8 t" L  b3 v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4 ~4 U( \. s. w' R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 D& F, g$ ~/ O" ]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 i$ ~1 Q, f7 ]2 j# B/ u( R6 W  }
  
) Z4 q, T* n0 M$ ~# T& c  l/ {, R中共宁夏军区委员会) O4 V* d+ |5 q3 e3 a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二十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1-30 15:22 , Processed in 0.0675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