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60|回复: 0

赣州地委书记吴清明关于处理李九莲案件问题调委会问题的讲话(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三日)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0-3-2 15: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 {0 c3 x, E3 L. }; J: y5 j赣州地委书记吴清明在地市直属单位干部会上关于处理调委会问题的讲话
/ Z# d; I- {) T# e$ d9 q" v# ?, m" g0 |3 U, P
+ s% X7 B: g7 C8 E+ ~% _) T8 j  H
    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三日3 q7 V3 h# v$ {% w- @

: S. X! ^5 T4 v* r$ Q" ^
; x" n. Q3 G2 [* u# u4 Z, t2 N
    同志们:
" N+ Y. R' M. C* x4 E+ M& ?    (报告无关的开头部分省略)* z) c% Z3 D% v, d# p1 _) G$ v
    下面着重讲一讲关于处理“调委会”的问题:& |; p, W$ ~% X& w* B: [$ b* x
    一、前段进展情况6 k5 ]$ S3 }0 z' ?! L1 e: i. {8 L
    省委关于处理李九莲案件问题的四点指示和地委的八条决定传达贯彻已经一个月了。一个月来进展情况很好。广大干部群众对省委的指示、地委的决定热烈拥护,坚决支持。他们说,这些措施反映了广大群众的普遍要求。并且批评地委过去对这个问题态度不硬,处理不力。认为“早就应该这样做了!”现在这样做了,大家感到大快人心。绝大多数领导同志、共产党员、革命干部、革命职工在这场斗争中立场坚定,态度是积极的。他们坚定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政策,坚决贯彻执行省委、地委对这个问题的指示、决定,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表现在:
  Z& m1 Z0 U6 O) }    1、使广大干部群众受到了一场深刻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教育。它使广大干部群众认识到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现行反革命分子李九莲翻案,阶级敌人利用李九莲案件大做文章,兴风作浪,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致,正是他们不甘失败、垂死挣扎的表现。他们的许多反动言论和林彪在“571”反革命政变纲领中的恶毒语言同出一辙,这正好说明了必须深入批判林彪路线的极右实质。这件事情的出现也从反面教育了广大干部和群众,使大家进一步认识到: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阶级敌人要干反革命勾当,总是要欺骗一些人,蒙蔽一些人;而我们队伍中某些路线觉悟不高的人,革命意志薄弱的人,个人主义严重的人,有资产阶级派牲的人,过去受过党和群众批评审查而有怨气的人,最容易上敌人的当。许多同志从这里认真总结了教训,提高了觉悟。不明白真相的群众,经过教育绝大多数都已经觉悟过来,早已停止活动,表示和李九莲彻底划清界限,起来揭发、检举坏人。- W8 Z7 N6 F) n, P' m* o
    2、暴露了一些重要敌情。省委指示中指出:“李九莲案件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一定有阶级敌人破坏。”从现在揭发和暴露的问题看,证实了省委的指示是完全正确的。在李九莲案件问题上,在“调委会”问题上,确实是阶级敌人插了手的。这些敌人,有的是在幕后进行操纵,有的是在幕前公开活动。他们利用李九莲案件猖狂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干扰批林批孔,破坏大好形势。现在广大干部群众正在检举揭发这些幕前幕后的阶级敌人,查清之后,我们将根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方针进行处理。通过揭露和打击这些阶级的敌人,必将进一步巩固我们的无产阶级专政,稳定局势,发展大好形势。
4 s) h9 x/ w) h    3、挽救了犯错误的干部和调委会的骨干。根据省委指示精神和地委的决定,我们对调委会少数骨干成员分散到本单位办了学习班,由本单位党组织、革命干部、群众对他们进行教育,方针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目的是团结、教育、挽救。经过一个月来的工作,说明这样的做是完全正确的,效果是好的。已经办学习班的“调委会”骨干,大多数已经开始认识错误,并且揭发了不少问题。有一部分由于转变较快,表现较好,已经结束了学习班,回到生产和工作岗位。现在参加学习班的调委会骨干,大多数认识到,省地委这样做,对他们确实是政治上的关心和挽救,是给他们认识和改正错误的一个机会;否则就要继续滑下去,走向反面。因此,他们对党组织和广大革命群众对自己的帮助很感激,结束学习班的调委会骨干回到生产和工作岗位后,广大群众热情欢迎他们,团结他们一道批林批孔、抓革命、促生产。过去支持过调委会的领导干部,多数认识有提高,态度有转变,能坚决按省委、地委指示办事,大胆开展工作,并且主动向群众检查自己的错误。通过处理调委会问题,通过对犯错误的人进行批评教育,团结了更多的干部和群众。
$ K- i) `# }( k- j3 R# h2 r    4、进一步稳定了局势,推动了抓革命、促生产。“阶级斗争,一抓就灵”。通过调委会问题的处理,大长了革命群众的志气,大灭了阶级敌人的威风,增强了革命团结,促进了革命和生产。大家记得在调委会未解散前,由于阶级敌人利用调委会兴风作浪,干扰了批林批孔和工作、生产的正常开展,也搅乱(了)社会秩序。现在,通过贯彻落实毛主席“安定、团结”的指示,通过(对)调委会的处理,广大干部群众积极行动起来,狠抓阶级斗争,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这样革命的正气就上升,歪风邪气就下降,机关工作更正常,社会秩序更安定,工厂劳动纪律有了加强,广大职工积极性更高了。有些单位生产成倍增长。有些原来生产不正常、有时停工停产的单位,最近都能正常生产。
) l4 H* o9 T9 O& V    赣州市的街道秩序也大有好转,不少人反映,现在晚上上街都更放心了。事实证明:省、地委对调委会问题的处理是完全正确的。这样做,是保证批林批孔运动普及、深入、持久进行下去的需要,是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需要,是增强革命团结、稳定局势、发展大好形势的需要。阶级斗争越抓,局势越稳定;越抓,革命和生产形势越好。% o9 X3 V" T1 a# N  J. N
    处理调委会问题目前还在继续进行。现在,各单位进展不平衡。有个别单位对省委的指示决定没有很好贯彻,群众还没有充分发动起来,对处理调委会的问题没有认真抓,这主要是这些单位的领导对这场阶级斗争认识不足,不敢大胆抓。有的领导干部过去支持过调委会的活动,他们不是主动讲清问题,认识和改正错误,而是消极对抗,或者吹冷风,或者捂盖子,有的还在背后搞名堂。最近我们收到一些群众来信,反映某些领导干部这方面的问题,我们希望这些领导干部应该迅速觉悟、转变立场;否则,就要继续犯错误。还有的单位,把这场斗争看得很简单,认为上级指示传达了,讨论了,就行了,或把处理调委会问题,看成只是办几个骨干的学习班;不是发动广大干部职工起来开展革命大批判,检举揭发坏人,使群众普遍受到教育。个别单位对调委会骨干学习班抓得不认真,对不明真相的群众也教育不够。还要看到,有的人还在秘密进行串连活动。有那么几个人(钟海源为首,后判12年终被处死—编者)还写小字报,印传单,甚至到剧场去散发,而且明知有外宾在,还要这样做。这是要严肃处理的。我们要警惕有的人无中生有,造谣煽动,企图制造混乱,挑起事端,干扰和破坏我们的大好形势。调委会早就不得人心,越搞越臭,越搞越孤立;现在有的人还想搞名堂,只能越走越远,决没有什么好下场。
) z  t  j4 G% W$ j7 H' c    二、关于“调委会”的真相
  k( P( i( D& B0 p# T& J. }" r    “调委会”闹了半年之久,长期不得解决,过去本地和外地同志们都议论:“为什么在赣州出现这样的怪事:有些人不批林不批孔,却搞什么调委会为一个现行反革命分子翻案?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问题?”现在,就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讲讲这个问题。( V; g3 \0 V. N. |7 X
    首先,关于调委会的性质。这个问题省委四点指示已经讲得很明确:“李九莲反革命案不能翻,调委会是非法的,要立即解散。”“阶级敌人正利用李九莲案件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李九莲案件长期得不到解决,一定有阶级敌人破坏”,现在揭发的情况说明,省委的指示是完全正确的。“调委会”决不是一般群众由于对批林批孔运动的特点认识不清而成立的“战斗队一类的组织”,它是由于阶级敌人煽动、欺骗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利用李九连案件来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非法组织。过去朱毅、方道球(原赣南日报总编辑、九二盐矿党委书记,后判二十年—编者)等人,为李九莲和调委会大肆鼓吹,百般辨护,竭力掩盖李九莲的反动性和调委会的非法性。他们不仅说李九莲无罪,并且还说李九莲有功。把她说成是“反林彪的英雄”(市建严金禄语,后判八年――编者),“反潮流的坚强战士”,“当代的法家”(地区外贸吴文浦语,后判七年――编者),“发展中的马列主义”(林峰语——编者),“最好的革命接班人”(赣州一中工宣队队长孙成章语,后监禁三年――编者),胡说李九莲不仅有“共产主义人生观”,还有“摆脱私有影响”的“恋爱观”(人防办卜小松语――编者),而且她的爱情生活还使他们感到“灼热深情”,真是荒唐得很,肉麻透顶!
9 I2 c- k: i+ P) V    他们为什么要狂热地把一个反革命分子吹捧成为“英雄”呢?无非是要说明李九莲翻案有理,调委会名正言顺;无非是说我们党和政府,我们广大革命群众反对李九莲翻案、反对调委会的非法活动是什么“执行反动路线”,“破坏四大”,“镇压群众”,“压制反潮流”等。好家伙,帽子真大呀!8 Z! }; s9 v' V2 M
    尽管朱毅(教师,后判二十年—编者)、方道球等人散布了种种谣言和诡辨,但他们改变不了也掩盖不了李九莲的反动性和调委会的非法性,因为这是铁的事实,事实胜于雄辩。: p+ y0 e4 @( q2 |
    现在,我们就来看看李九莲案件和调委会的活动。! L4 c  m. n6 W3 }( q
    李九莲是个地地道道的现行反革命。案情公布之后,大家都看到,她的思想是极其反动的,而且有言有行,通过写反革命匿名信和反动日记等手段,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是严重的,罪证是确凿的,定性是准确的,处理是宽大的。但她不思悔改,反而趁批林批孔之机,窜回赣州市,接过“反潮流”的口号,以“反林彪的英雄”出现,公布反革命匿名信,张贴反革命大字报,大肆进行翻案,气焰十分嚣张。为了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保卫批林批孔,我公安机关将她重新拘留,这是及时的、必要的、完全正确的。现已查明其翻案罪证确凿,决定逮捕法办。对这样一个反革命分子,调委会某些人为她鸣冤叫屈,百般辩护,那是别有用心的,也是根本站不住脚的。他们说李九莲出身工人家庭,本人是红卫兵、造反派,不可能反革命,即使有错也是“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一时失足(气压机厂谢明语——编者)”。这是机械唯物论,看不到事物是发展的,人是会变的,李九连的反革命匿名信和反动日记说明,她完全接受了刘少奇、林彪、孔老二的一套反动思想,她的许多话都与“571”一样,这是偶然的吗?她把反革命的思想变成反革命的行动,写反革命匿名信,妄图搞反革命串连,成立反革命组织,这是一般的错误吗?这一切都说明她完全背叛了工人家庭,背叛了红卫兵。
- J* k0 N5 |# s. ~    李九莲和为李九莲翻案的调委会的某些人,特别提到她所谓“反林彪”的问题。其实她是把文化大革命污蔑为“毛林派”与刘少奇的所谓“宗派斗争”,并认为对刘少奇的批判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完全是攻击毛主席,为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鸣冤叫屈,怎么能说“反林彪”呢?当然有一两句怀疑林彪的话,其实她是把林彪与毛主席联在一起反的,从根本上看她是攻击毛主席的。她的全部反动言行,正是按林彪的反动观点、反动路线行事的。! l- X$ W. w) P/ k8 k% g
    他们还说李九莲是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就是“同志”,就有“四大权力”。这些人恰恰忘了她是个现行反革命这个本质,党和政府对她的问题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并不改变她的性质。对这种人,党和政府宽大她是为了改造她,但决不允许她捣乱破坏;如果捣乱破坏就要从严处理:这是我们党的政策,是人所共知的。李九莲跳出来翻案,公布反革命匿名信,张贴反革命大字报,这就是破坏批林批孔!我们决不能给她什么“四大权力”,只能对她专政!
9 O! e) [& D2 u4 t    还有些人说什么“运动期间不能抓人”(教师赵诗镜语,后判十年――编者)这是什么理论?这是哪里的规定?毛主席教导我们:“不管什么地方出现反革命分子捣乱,就应当坚决消灭他。”至于方道球同志说什么“抓了李九莲是杀鸡给猴子看,压制群众反潮流”,这是认敌为友!把李九莲的反革命活动与革命群众反潮流混为一谈。这种论调只能为敌人所欢迎,对反潮流的广大群众是个重大的侮辱。我们倒要问:为什么抓了反革命李九莲广大群众都叫好,而方道球同志却会感到受压呢?这是一种什么立场,什么感情?# i& G* j$ C; r5 N9 |4 J
    在广大群众对李九连案情越来越明确,调委会为李九莲翻案的理论被人们看穿了之后,方道球又玩弄一个手法,妄图迷惑人,他说“李九莲问题…和一般案件不同,有她的特殊性”,“决不是领导机关一个简单决定或者几个武断的通知所能解决的问题”,还说什么李九莲问题涉及到哲学、历史、教育、文学、艺术、法律等各个领域,要大家从各个领域去研究。真是说得玄妙得很!一个已经根据确凿的罪证和按照党的政策定性准确的李九莲反革命案件,竟然要从各个领域甚至包括文学、艺术方面研究之后,再作结论,这是什么用意呢?这是别有用心的!说穿了就是叫人不要听省地委的决定,要再研究下去,直到研究出李九莲不是反革命而是“反林彪的英雄”,才是他所谓的“正确的结论”!方道球同志真是煞费苦心,但是这一套能骗得了谁呢!2 L! X! a8 ~$ M& g; {: F
    再看调委会的活动。他们不是给调委会挂了许多金字招牌,说它是“群众性的组织”、“具有反潮流精神”、“观点是正确的”、“大方向是对的”吗?其实这些统统是胡说!什么“群众性”,是几个别有用心的人,欺骗一些人不明真相的群众;什么“反潮流”,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逆革命潮流而动;什么“观点正确”,帝修反和林彪咒骂我们的那套反动语言都用上了;什么“方向对”,按他们的意志搞下去,只能是地、富、反、坏、右上台,资本主义复辟!让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看,调委会究竟搞的是什么名堂!; w% m6 q2 H" R. K  b
    (一)先看调委会的纲领。现在查出,调委会从非法成立那天起,到我们宣布解散为止,前后共发表过十五份像“声明”、“公告”一类的东西(其中由朱毅一手泡制的就有十三份)。朱毅四月份写的《众手掀翻独霸天》是调委会纲领性的宣告,他们把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天下说成是“独霸天”,这和林彪“571”工程纪要中污蔑我们无产阶级专政为“独裁”是一个腔调。他们叫喊“让我们扭转乾坤的双手,众手掀翻独霸天吧!”调委会叫喊要掀翻“独霸天”,就是要推翻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他们的要害!2 ]& v1 i+ q+ d$ K+ Y0 U5 E) X
    他们在六月二日《联合声明》中又写道:“李九莲的再次被捕是右倾复辟势力新反扑的信号弹”;李九莲问题的争论,“是复辟势力压群众、转移斗争大方向、捂盖子、保林彪死党的烟幕弹”;他们说:“不调查就无以争论,不放人就无以调查。”这是什么逻辑?反对李九莲翻案,抓了李九莲,就是右倾复辞,转移斗争大方向;岂不是让李九莲翻案,让牛鬼蛇神一齐出笼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才是反复辟正确的方向?这完全是反动逻辑!值得注意,如果说《众手掀翻独霸天》在是赤裸裸的打着白旗反红旗,那未这个声明是在所谓“反潮流”、“反复辟”的口号下为反革命翻案,这里是打着“红旗”反红旗!$ g3 x/ C" O$ o7 S
    后来朱毅又露骨地说:“现在要讲就讲翻案,过去讲重新审查是运动的策略,李案现在不翻,更待何时?”他们还说:“翻李九莲的案不是我们的根本目的,而是突破口”,“要把千千万万个李九莲的案翻过来,这才是根本的目的”(林业局邓清华语,后判七年——编者);并扬言什么“凡是过去被你们搞臭了的,我们今天就要把他们搞香来”,“要翻个底朝天”等等。这就不难看出,调委会的某些人完全站在资产阶级的反动立场上,为一小撮阶级敌人鸣冤叫屈,为地、富、反、坏、右翻案,要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变社会主义为资本主义。他们的活动是有纲领、有计划、有组织、有目的(的)。
  P7 h4 O( B7 U- S3 ?1 o' p. Y# ~    (二)从调委会的组织活动看。调委会的幕前幕后是有阶级敌人的。其中有地富反坏右分子,有劳改释放犯,有恶毒攻击党和社会主久制度、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他们四处出动,网络社会渣滓,设立接待站,与一小撮牛鬼蛇神串通。这里举一个例子来说:有那么一个人,调委会的骨干都知道他问题严重,他劳过改,释放出来后又为非作歹,这次他积极参加调委会活动,惟恐天下不乱,到处插手,甚至鼓动一些人要把地委领导干掉。许多事实说明,混在调委会的坏人,是什么事可以干得出来的。他们用反革命两手对付我们,不仅有文一套,还有武一套,有的就公开叫喊:“赣州发生武斗,就对我们有利!”事实上他们已经搞了武斗。他们有公开一套,还有秘密一套,组织里面,核心里还有核心,有一线、二线、三线。总而言之,这场斗争是复杂的,尖锐的,我们切不可书生气十足。当然,参与支持调委会活动的,坏人是极少数,多数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他们是受骗上当的。还必须指出,参加和支持调委会活动的还有我们某些领导干部,有的领导干部在这方面的错误是比较严重的,有的给钱给物,甚至在背后出谋划策,支持李九莲翻案,这些同志参加革命几十年了,连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都分不清,竟然支持反革命李九莲翻案,立场站到哪里去了?!这样对得起党和群众吗?这些同志应该猛醒了!
( K3 T2 H) B$ i" J1 c: b+ _4 O5 s5 v    (三)调委会散布的反动观点。调委会某些人利用大字报、广播、演讲、刊物等形式,为反革命分子李九莲鸣冤叫屈,恶毒攻击毛主席、党中央,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有许多言论是极其反动、极其恶毒的。下面仅用部分材料来说一说:  k7 H8 k/ Y; Q( q8 D; s; B
    1、攻击毛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调委会有一个骨干说:“毛泽东思想不是救世主”(粮油机械厂罗斌语,后判十五年――编者),“公安六条第二条是形而上学的,是机械唯物论,不能用法律保卫领袖”(气压机厂管佑龙语,后判十五年——编者),“中央出了修正主义,第一把手要负责”(冶金十三队刘挺荣语,后判十五年――编者)。还狂叫不能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等口号,胡说这些口号是唯心主义的,错误的。(纯属捕风捉影,无中生有——编者注)还有的“调委会”骨干多次攻击中央领导同志,说这个是“右倾复辟势力的总代表,”“5.16”的黑后台,那个“对造反派没有感情”,是“马林科夫”,“要下台的”。他们直接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攻击许多中央领导同志,思想十分反动。' V5 E% Z# c3 S+ z1 `
    2、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他们咒骂公安机关是“法西斯”,叫喊要“踏平人间地狱”,还叫嚣“制度要变,法律要改”(管佑龙语――编者)。他们全部否定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的历次政治运动和肃反成果,多次叫喊“江西的三查、一打三反大方向错定了”(运输局邱彩云语,后判十年——编者),“凡是过去被你们搞臭了的,今天就要把他搞香来”(接插件厂肖国涵语,拘捕——编者),这是赤裸裸地叫喊要把被我国人民打倒了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党内机会主义分子重新扶上台,它和林彪“571”工程纪要中说的要给所谓受迫害的“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自来水厂廖根生语,后判五年——编者),同唱一个腔调!还有的别有用心的歪曲中央25号文件,说“贺龙能平反,李九莲也一样能平反!”(矿机厂朱修仁语,后判五年——编者)
5 X. k7 }0 c8 l# h. ~0 v! L/ k    3、污蔑我国的大好形势,攻击社会主义制度。调委会的一个重要成员(赣南纸厂工人林锋,后判五年――编者)用毛笔写着:“大局不宁,宁戡乱;人心所向,向九天:以放为好,以放为妥。”这是什么话?林彪污蔑我们“政局不稳”,他们说我们大局不宁;国民党反共叫戡乱,他们也叫戡乱:这不是明显的跟林彪、国民党反动派唱一个调子吗?方道球在他的演讲报告里,把省委关于陈万兆同志停止工作进行检查的决定说成是“转嫁”政治危机,这同林彪“571”工程纪要中的话不是也一模一样吗?朱毅在他的《野草》中更是篇篇充满对我们的大好形势、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仇视和诬蔑。他在《野草:发刊词》中第一句就说“今天,我们的野草在投枪的啸响和匕首的寒光里萌出了第一片嫩叶。”社会主义社会被他看成是一片“投枪”和“匕首”的“寒光”,这和他们骂我“法西斯”、“白色恐怖”是一个意思!在《野草》第十二期里他胡说:“今天,‘无权即无钱’的公式和‘反潮流即反革命’的公式一样流行时髦,这已经是政治常识了。”在《野草》第十三期里,几次引用爱伦堡的话污蔑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一方面是庄严的工作,另一方面是荒淫和无耻!”朱毅等人就是用这样的一些恶毒的语言来污蔑我国无产阶级政下的新中国,可见他对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何等仇视啊!
, [$ F% v8 B' e% f6 h    4、攻击党的领导,辱骂党的干部。朱毅把我们党的各级干部污蔑成“争乌纱帽戴”的官僚了:把党培养新生力量,实行“老中青三结合”的原则说成是“争乌纱帽戴的好时机”;胡说“老中青三结合的原则提出以后,戴乌纱帽的天地就更加广阔起来”;污蔑我们的干部状况是“胆大的造反,胆小的生产,胆子不大不小的偷懒”,“表面信仰共产主义,内心的信仰是十五号万岁(15号领工资)”。有的甚至骂我们的干部是一群“狗”:什么“天狗”、“小狗”、“看门狗”、“哈叭狗”(邱彩云语——编者)等等,真是恶毒至极!9 c1 h% \/ \0 N0 M
    5、对抗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破坏批林批孔活动。朱毅在他的《野草》中说“运动运动就是要乱要动”,“要大着胆子骚动下去”,污蔑党中央强调批林批孔运动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下进行,是“给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官们祭起了一块‘一元化’的禁牌”,“插在群众面前曰:‘不许动!’”还胡说:“李案之辩具有儒法斗争的鲜明特色”,“李九莲的人生态度鼓午年青的当代法家抛弃私利,冒顶风险,献身革命”。5 i+ g  ?& p% Y
    6、反对稳定,把矛头直接指向党中央。中央26号文件下达后朱毅说:“地委不解决李案问题,休想安定!”“你们不要高兴太早了,赣州的局势稳定不了!”另一个调委会成员说:“现在以安定为好……我吃饭都有点包袱。”方道球在他的所谓演讲报告中歪曲我们经过八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大好形势,叫喊“批林批孔运动是第十一次路线斗争”;还说:“运动越深入,阻力越大”,现在只能“放”。他大讲所谓“收与放”的问题,歪曲毛主席关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只讲“放”;根本不提“放”的内容,是“香花”还是“毒草”,根本不提毛主席提出的区别“香花与毒草”的六项政治标准:这和当年右派向党进攻鼓吹的那一套又有什么区别?方道球鼓吹的“放”,就是要我们让牛鬼蛇神出笼,允许地、富、反、坏、右分子向党向社会主义进攻,要让李九莲这样的反革命分子继续放毒。; a5 d% V4 i* K/ n
    7、污蔑、歪曲和攻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他们)疯狂叫喊“李九莲是发展中的马克思主义”(李九莲辩护士康为民语,后判七年――编者),他们对(把)李九莲的反动观点说成是“真理”,把她的反革命活动叫做“追求真理”,把她的反动的人生观,恋爱观,都说成是“马列主义的”,“共产主义的”(卜小松语——编者),这是对马列主义的歪曲和污蔑。他们还说:“李案之争是辩证唯物论、历史唯物论与唯心主义、形而上学之争”(知青丁承华语——编者)。还胡说:“中央不同意李九莲翻案就不是马列主义!”(教师龚伟农语,后判二十年——编者)有的公开攻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还说:“中央批林批孔文件都应批判”(精选厂李昧照语――编者)。真是丧心病狂!
# V$ H; ?+ F. Z, @/ Z0 O6 H' o    从上讲的仅是几个主要方面,当然还不止这些。仅就这些言论也足以看出调委会某些人的活动决不是偶然的,孤立的。其中有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认识上的问题:他们从思想理论到行动,都是受自己的反动立场,反动世界观所支配的。比如有的骨干分子,他交代他之所以要在调委会积极活动,是因为他们的资产阶级家庭在共产党领导下遭遇“不幸”,特别对“三查”中父母亲、哥哥被揪斗,更加不满。他说:“因此使我对毛泽东思想发生反感,产生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思想。”他还说:“我的思想和李九莲一样”,“批林批孔开始后,自己认为时机已到,要大干一场:为李九莲翻案,为千千万万的李九莲翻案。”(赣州二中副校长梁义贵语,后判十年——编者)还认为:“中央内部有问题,不稳定,以后还要大乱。”(教师丰修椿语,拘捕——编者)他就想在“乱世”中当“英雄”。可见这些人的反动思想、反动立场是非常顽固的,他们的反动目的也是很明显的。0 V7 o2 `1 y. T
    (四)调委会进行了一系列的非法活动。他们顽固对抗党中央、对抗省委,严重干扰了我区批林批孔运动,激起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强烈反对。这里列举他们的几件主要活动:
' z( v; ]- z* N. {    1、他们在赣州市街头,一次再次公开张贴和广播李九莲的反革命匿名信和反动日记,进行反革命宣传,并且到处插手,扬言要“为千千万万个李九莲翻案”,“要翻个底朝天”。
8 s5 t, z# h5 k    2、一再对抗中央和省委指示,拉队伍,搞串连,分裂革命队伍,破坏革命团结,成立非法组织并拒不解散。- J% c; O, z: O' p, i% B
    3、冲击兴国监狱,冲击地区公安机关,殴打公安干警。9 K5 a  ?" A3 L6 q
    4、干扰党委正常工作,揪斗和绑架地委领导干部,还抓人打人。/ b3 m6 M1 T. l$ ?. A7 K
    5、搞打砸抢,破坏社会治安和国家财产。他们冲印刷厂,围攻不同观点的群众;抢劫和毁坏地区革命会交通车、吉普车、自行车,还抢走广播器材和其它物资。
; [  b8 W' ?% p' ~    6、擅自离开工作和生产岗位,破坏抓革命、促生产。, M6 [: O- b6 j" g7 Z
    更严重的是直到十月多次派人到南昌等地张贴为李九莲翻案的标语和大学报,十月中旬调委会几个骨干还去北京街头写大标语为李九莲翻案,破坏首都秩序。朱毅还用电话指使他们去冲京西宾馆,妄图给中央施加压力,这是公然反对稳定,把矛头直接指向党中央。用朱毅自己的话说,调委会是“一赴兴国,两种小报,三请领导,四赴南昌,五次大会,六上北京”。这些活动都是为李九莲翻案,都是攻击无产阶级专政,都是妄图干扰和破坏大好形势!* i/ s# D( u! P' z/ P" A
    调委会的这些活动是众所周知的,也是十分不得人心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明:“调委会”完全是非法的!
' ]3 E5 M* G$ k, `( k0 C- ~    当我们了解了调委会的性质和他一系列非法活动之后,我们还必须弄清调委会是怎么产生的呢?
' M7 f8 A, ]3 f- U' y% Q    我们广大干部和群众都认为,李九莲问题和调委会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孤立的,它是阶级斗争的反映,是阶级敌人趁批林批孔之机跳出来捣乱破坏的表现。可是,朱毅、方道球等人认为,这不是敌人跳出来搞的,而是地委领导执行反动路线逼出来的。方道球同志的逻辑是李九莲翻案有理,地委批李九莲是“捂盖子、压群众、执行反动路线”,调委会是在斗争中产生的,是地委某些领导高压手段压出来的。这完全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前面说过,方道球同志根本忘了敌我界限,认敌为友,把反革命李九莲的翻案活动与革命群众的反潮流混为一谈,这样只能歪曲事情的真相,充当李九莲和调委会的辩护士。我们必须用阶级斗争的观点看问题,如实地反映和具体地分析实际情况。只要我们回顾一下半年来的斗争过程,这个问题也就清楚了。' x( s6 H! `7 E
    批林批孔运动一开始,我们广大群众干部都遵照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发扬反潮流的革命精神,把斗争的矛头直指林彪、程世清和他们鼓吹的孔孟之道,同时也揭发批判省委佘、白、黄同志所犯的“否定和推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胜利和成果”的严重错误;对地委所犯的错误,当时广大群众也通过大字报和一定的会议进行揭发批判。我们认为,群众对我们的错误揭发批判是完全必要的,过去我们表示欢迎,今后还欢迎同志们批评监督。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在革命群众反对错误潮流的时候,阶级敌人也会接过反潮流的革命口号,乘机捣乱。因此,对反潮流必须作阶级分析:革命群众的反潮流,完全是为了批林批孔,反修防修,帮助领导端正思想和政治路线,以有利于加强党的领导,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而阶级敌人跳出来,不管他打的什么旗号,其目的是要破坏批林批孔,转移斗争大方向,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辞资本主义。反革命分子李九莲就是当时跳出来,打着反潮流的旗号,进行捣乱和破坏的一个十分嚣张的人。李九莲窜回赣州市先是秘密活动,暗地串连;后来公开活动,大肆翻案,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这无疑是对运动的干扰。广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敌我界限是分明的,他们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在对省地委领导人所犯的错误进行揭发批判的同时,对李九莲这个反革命分子跳出来进行翻案活动,立即警惕起来,向公安机关报告,并加以公开揭露。但李九莲进行反扑,气焰嚣张,在这种情况下,地委为保卫批林批孔运动,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就决定由公安机关将反革命分子李九莲重新拘留。这是完全必要的、正确的、及时的,也是得到广大干部群众支持的。6 m7 P- S9 a8 G1 c
    朱毅、方道球同志说什么地委抓李九莲,反对调委会为李九莲翻案是害怕群众,压制群众,转移斗争目标,这是有意把水搅乱!事实是,无论在拘留李九莲之前,还是拘留李九莲之后,我们地委都认真听取群众对我们所犯错误的揭发批判,尽管我们对自己所犯错误还认识不足,改得不够,但根本不存在借李九莲问题去压制群众对我们的批判。至于对李九莲,那不仅仅是压,而且是抓,因为她是进行捣乱的敌人,批林批孔要联系实际,就要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只有把李九莲看成群众、同志、战友的人才会把这看作“压制群众”、“转移斗争大方向”。毛主席教导我们:“党组织应是无产阶级先进分子所组成,应能领导无产阶级和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先锋队组织。”我们各级党组织,每个共产党员,每个党的干部和革命群众,都应牢记毛主席的教导,都应该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我们在批林批孔中检查纠正自己的缺点错误,就是为了端正思想,搞正路线,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团结群众,去攻击真正的敌人,夺取革命的新胜利。身为共产党员的方道球,而且据说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革命领导干部”,不仅不对阶级敌人进行战斗,还竟然竭力为反革命分子李九莲和调委会的非法活动大喊大叫,这不是咄咄怪事吗?!按照方道球同志的观点,就是我们各级党组织不能领导批林批孔,不要同阶级敌人作斗争,要让李九莲这样的反革命分子大鸣大放,让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兴风作浪,这是痴心妄想!这是绝对办不到的!
9 V/ o7 |; W& }. T- y    方道球同志还说什么我们不准李九莲翻案,不同意成立调委会是“怕打开缺口,对许多冤案、假案、错案不纠,保林彪路线”。这是故意歪曲!过去由于程世清路线的干扰,在“三查”、“一打三反”中发生过某些扩大化的错误,这些问题必须根据毛主席“有反必肃、有错必纠”的方针加以解决;但是,三查、一打三反的大方向是对的,成绩是基本的,许多案件包括李九莲这个反革命案就完全没有搞错,这是必须肯定的。我们发现了一些错案,这几年在落实政策上也做了大量工作,这也是必须肯定的;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今后还要继续落实政策,彻底纠正扩大化的错误。这个工作只能在党委领导下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决不能像朱、方等提出的成立这个那个“调查委员会”来搞,这是原则问题。
; i6 P0 Y! E( T  y0 E# d    必须指出,调委会是在中央12号文件下达后搞起来的,这是公然对抗中央指示的。以后他们又一再对抗省地委关于解散调委会的指示,而且妄想扩大事态,激化矛盾,但没有得逞。在形势对他们不利的时候,他们也曾想变换策略,以退为进。比如在七、八月间,他们看到多次派人上访都碰壁而回,跟他们跑的人越来越少,他们惊慌地说:“公安部的一个电话吓跑了一大批”,“省委的几条指示惊走了一大群”(朱毅语——编者),站出来的革命领导干部真是廖廖无几呀!怎么办呢?他们感到原来公开讲为李九莲翻案太露骨了,想换掉调委会这块招牌。他们召开了一系列的秘密会议研究招牌问题,但争议不休。为这还开了少数人参加的核心会议,方道球亲临指导。方道球现在还说没有参加调委会的活动,这是欺骗。已经查明,方不仅参与了,而且是参与到调委会的核心进里面去了,是参与决策的人物。就在那次核心会上朱、方等人主张换换“招牌”,主张把“调委会”改为“反潮流战士之家”。这个意见通不过,又说改为“反潮流战士俱乐部”,当即就有人说:“这个名字怪里怪气,人家会叫‘裴多菲俱乐部’。”朱、方一再讲改了“调委会”这个招牌,目的并不变,不叫“调委会”,却有利于斗争形势的发展,换上“反潮流”之类的招牌,可以联络更多的人。可是,另一些人坚决不同意,说改名是“换汤不换药”,反而弄得旗帜不鲜明,要干就还打“调委会”的旗号干,翻案要翻到底!这是一策之争,并无根本分歧,虽然表面上闹了几天别扭,到后来,他们还是一直扛着“调委会”这面破旗照样地干,直到被我们解散。
( I, U8 e( _1 X9 `    回顾这段过程,说明调委会的产生,决不是什么地委压出来的;它恰恰是一场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阶级斗争。“树欲静风不止”,阶级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时刻都在窥测方向,以求一逞。我们宽大处理了李九莲,李九莲还是要跳;对调委会,我们一再做工作,多数不明真相的群众觉悟了,但幕前幕后的阶级敌人拼命挣扎,耍了种种手段蒙蔽不明真相的群众跟他们干下去;现在解散了调委会,阶级敌人也决不会甘心,还会继续捣乱。这一切都说明:只有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才能正确认识调委会的问题,也只有狠抓阶级斗争才能真正解决好调委会的问题。
9 v7 x) P* q7 D: m# q& r    现在,在解散调委会这个问题上,阶级敌人造谣破坏,散布种种流言蜚语,这是不奇怪的,我们要提高警惕,要发动群众和加以揭露和批判。同时,在我们干部群众中,包括某些领干部,由于对这场斗争的性质认识不清,也对处理调委会的问题还有怀疑和顾虑,这里有必要再把这个问题进清楚。
7 @* v4 A4 [1 m4 e    有些人怀疑强制解散调委会,办调委会骨干学习班这种做法,说这样会不会是执行资产阶级路线?大方向对不对?是不是压制或镇压群众?这是一种糊涂观观念!首先要问调委会合法不合法?要不要解散?调委会幕前幕后的坏人要不要检举揭发、给予打击?一些调委会的骨干是不是犯了严重错误?要不要教育、挽救?这应该是肯定的吧?!省委有指示,群众有要求,解散调委会,办骨干学习班,检举揭发坏人,这是贯彻安定、团结方针的需要。但你要解散,他不散;你要他认识错误,他还要活动;你要揭发坏人,他要掩护敌人:怎么办?是放任不管,还是大胆地发动群众来管?应该说管是对的,不管是错的。我们现在发动各单位的同志分别把本单位在调委会的骨干找回去,给他办学习班,在一段时间内不让他外出乱跑,而让他集中精力学习文件,交代问题,检举坏人,对他进行批评教育,这有什么不好?不这(样)不足以挽救一些犯有严重错误的人。上海民兵工作的经验之一,是对于那些有这样那样严重错误的人采取办劳动学习班的办法,效果很好。我们学习上海民兵工作(的)经验,对调委会的一些骨干办学习班,效果也是好的。有些调委会有骨干开始可能对我们有意见,但当他认识到错误的时候,他会感到我们是挽救他。有些骨干,开始对办学习班反感,还想外出活动,但厂里把他留住,让他集中学习和考虑问题,经过反复教育,现在态度转变,感谢组织和同志们的教育。+ _9 V: T3 V$ }  J# ~' }, ]7 V
    有人说,我们搞“扩大化”了,这是不对的。首先我们不是乱批乱斗,明知问题很大的人也作内部问题教育,根本不存在所谓“扩大化”的问题。如果是说学习班的人多了,其实我们只对二十几个调委会的骨干和主要成员办学习班(后共判刑六十人,处死二人---编者),都是经过地委反复研究决定的,这些人办学习班是必要的,而且问题弄清了就结束。多少问题,(多长时间)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要从实际出发。需要办学习班的人一定要办。还有的人把领导找不明真相的群众谈谈话,也说是“扩大化”,其实省委指示就说了要教育不明真相的群众,使他们觉悟过来,检举坏人。领导给不明真相的人进行教育,使其了解李九莲案件和调委会的真相,动员他检举揭发坏人,这有什么不对?相反不教育不明真相的群众,不动员他们揭发坏人,那才(是)不对的,当然要做过细的思想工作。也有些人认为:调委会解散了就行了,就这么回事,不要小题大做,不要再搞了。这是“小题”吗?这是阶级斗争!说“小题大做”的同志是对这场斗争的复杂性认识不足。固然,调委会解散了;但它闹了半年之久,影响不小,流毒很广,现在有的人还在背后搞名堂。问题是:我们不仅(要)在组织上解散调委会,把坏人挖出来,还要在政治上、思想上解散它,肃清它的影响。一句话,要把问题搞清,要使群众受到教育,要使坏事变成好事。因此,我们必须继续抓下去,一定要抓到底。
9 x4 v! i1 s8 h8 n4 p. o0 d    三、关于下一步的要求:, A7 B$ z( A- H
    1、要继续抓好学习和大批判,这个问题前面已经讲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他们自由泛滥。”在学习中和大批判中,要联系处理调委会问题,对李九莲反动观点,对阶级敌人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谬论,还有朱毅、方道球等人放的毒,必须进行批判、消毒。这个问题,不能认为只是朱毅、方道球等人所在单位的事,也不能认为是负责办调委会骨干学习班几个人的事,要发动群众参加革命大批判,普遍受到教育。
! p, `' t  P6 T. i$ `1 K4 ~2 U    2、要继续办好调委会骨干学习班:调委会问题是严重的,但对参加和支持调委会的人要作具体分析。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调委会的主要成员和骨干,要区别是坏人干坏事还是好人犯错误,还要看他的错误程度和态度好坏区别对待。经查明确实是阶级敌人(的),要坚决打击。对敌人也要分化瓦解,贯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凡是好人犯错误包括犯严重错误的,应该坚持“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办学习班是为了教育挽救他们。只要他们认真检查错误,彻底交待问题,起来检举坏人,就应当欢迎和团结他们。有骨干成员的单位,领导要下决心把这个学习班办好。要组织他们认真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学习毛主席、党中央关于批林批孔的一系列指示,学习省地委有关指示、决定,向他们讲形势、讲路线、讲李九莲案情。要开展必要的思想斗争,要针对性的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广大干部群众、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要协助党组织做好这些人的工作。大家伸出手来把犯错误的拉过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最大限度的孤立和打击阶级敌人。& @9 v4 ]7 o5 |# d6 L
    3、对在李九莲案件和调委会问题上犯有错误的干部,要贯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干部要严于群众,领导干部更要严格要求。要严肃指出他们的错误,要教育他们主动作出检查,以实际行动挽回影响,积极协助党组织做好群众工作。过去错了,改了就好;仍坚持不改,要严肃处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绝大多数干部立场是坚定的,是反对为李九莲翻案的。犯错误的是极少数。这极少数同志中,有的是属于认识模糊,过去支持过李九莲和调委会活动;但在省委几次指示下达后,早已不支持了。这些同志改了就好,要努力学习,自己总结经验教训。有的虽然支持调委会的时间较长,但属于一般性问题,现在已经认识(到)错误。这些同志可以在党组织内作必要的自我批评,总结经验教训,改正错误。有的在这个问题上陷得比较深,错误严重,但现在表示要认识和改正错误。这些同志有必要在适当场合,在群众中检查自己的错误,应当欢迎群众对自己的批评帮助,以实际行动改正错误,挽回影响。广大群众应当热情帮助和欢迎他们改正错误,支持他们工作。个别领导干部在这个问题上犯有严重错误,现在又坚持错误,拒不检查。对这样的人,我们还要尽力教育、挽救,如果屡教不改,那就要给予必要的处分。我们希望在这个问题上犯有错误的同志,能够迅速觉悟,转变立场,勇于改正自己的错误,“改正得越迅速、越彻底,越好。”
5 o5 q% z) u' i# r* ]    4、要继续做好不明真相群众的工作。对已经觉悟的不明真相的群众要热情欢迎他们,团结他们;少数还没有完全觉悟的要耐心教育使其了解真相,提高觉悟,分清敌我,自觉起来检举坏人。各级党组织,广大干部群众要从关心爱护这些同志出发,启发他们的觉悟,教育群众对他们不要另眼看待,更不要讽刺挖苦,要团结他们一道批林批孔,抓革命促生产。要发动群众对幕前幕后的阶级敌人,对于本单位的地、富、反、坏、右分子,有参与支持调委活动和对处理调委会问题进行造谣破坏的,要发动群众检举揭发,证据确凿的要进行批斗。广大干部群众要提高警惕,不要给阶级敌人可乘之机。% R3 P; \: u7 B
    5、坚持抓革命促生产。处理调委会问题要和整个批林批孔和抓革命促生产结合起来,要通过处理调委会问题,使广大干部和群众受到教育,进一步提高觉悟,团结起来,共同对敌,把革命和生产搞得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9 00:05 , Processed in 0.0994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