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99|回复: 0

孙陇:四川文革时期的《三一五讲话》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6-4-6 00: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jpg 7 L5 Y" ~; j8 D: ?9 q$ i! C
; [, x$ K/ |& X8 w
4 D5 ^) X2 B$ L6 R& v0 f3 o
# h& i7 y$ n! W, [- Q# d7 z
  文革时期的四川地区是全国最动乱的地区,最大规模的武斗也发生在这一地区,中央针对四川情况先后多次下发文件,最为著名的有1967年5月7日的《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四川问题的决定》(简称《红十条》)和1967年5月16日电《中共中央关于重庆问题的意见》(简称《红五条》),但这两份中央指示并没有解决四川的动乱,相反在1967年7月至9月,重庆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武斗,动用了枪炮、坦克和炮舰,重庆成为血雨腥风的战场。: h6 q& b$ _- h% W- |* T6 o
9 ]! O  R0 j! e4 A# j
  动乱的局势使得四川省到1968年初还迟迟不能成立省革命委员会,虽然早在1967年5月根据《红十条》的精神就已经成立了革委会的筹备委会会,这一点让中央文革小组大为恼火,在文革时期,革命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文化革命在一省的胜利。为解决四川问题,1968年2月,中央举办了四川地区学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参加人数有一千人,包含了当时的四川党政军各部门的领导和各造反派的代表。3月15日,中央领导同志接见了参加学习班的主要领导,并发表了对四川局势看法的讲话,这个讲话被称为《三一五讲话》。《三一五讲话》决定了四川省以后的发展趋势,并被视为对四川各派定性的一个讲话,在四川文革史上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这之后四川各派暂时联合起来,终于在1968年5月成立了四川省革命委员会。4 }4 j, A6 G1 c/ ]
4 ^8 F+ \$ y0 n# i7 X
  笔者搜集到一份由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政工组、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部队政治部翻印《三一五讲话》,全文录入并附于后,在阅读《三一五讲话》之前还是要介绍一下与这个《讲话》相关的一些背景,以便能够更好地了解这份《讲话》的内容:
+ V7 t0 U# E8 j. T+ L9 W& { 3 y% K& A+ J& L! @: Y. u
  首先,文革中四川造反派经过分分合合,最终形成了两大派,在成都地区分成“红成”(红卫兵成都部队)和“八二六”(东方红八二六战斗团),在重庆分成“八一五”派和“反到底”派,从性质上来讲这两派都是造反派,都自诩自己是最革命的,都称对方为反革命。成都的“红成”与重庆的“八一五”联合,“八二六”与“反到底”联合,四川其他地区的派别也都划分为两派,依附于重庆和成都的这两派。在《三一五讲话》中,中央这几位“领导同志”批评了成都的“红成”与重庆的“八一五”,支持成都的“八二六”和重庆的“反到底”。
! Y% I! C! u: |) z+ m7 L
$ j6 ~2 _  E3 e4 D2 q: f6 o% @* V  其次,四川地区驻军是五十军和五十四军,重庆地区武斗比其他地区严重,与军队参与支持不同派别的造反派有很大关系。文革中,军队一般不参与地方派别的斗争,但五十四军在武斗中支持了“八一五”,因此在《三一五讲话》中也受到了批评。% W# r7 b6 b2 c: B  G$ u
0 M; ^) Y4 L! V
  第三,四川文革中出现了两个比较特殊的人物,一个是刘结挺,一个是张西挺,刘结挺原为宜宾地委书记,张西挺原为宜宾市(县级)委书记,这两个人为夫妻,在李井泉主政四川时期因严重的违法乱纪于1963年被处理,撤销了职务并开除党籍,两人一直在成都接受审查。文革爆发后,因四川主要打倒对象是李井泉,而刘张二人是被李井泉处理的,报到中央又是邓小平批准处理的,因此文革初期一些造反派借机利用刘张问题来对李井泉发难,而刘张二人也不甘心政治命运结束,也借此机会东山再起,于是两人到北京“上访”要求翻案。四川地区的复杂情况也使得中央也欲以这两个的问题为突破口,在1967年4月中央作出《关于四川宜宾地区刘结挺等平反的通知》(口头宣布),恢复了党籍,并在紧接下来公布的《红十条》中让刘张二人与中央派去的张国华、梁兴初组成四川革委会筹备组主要成员,四川省革委会成立后夫妻俩均任省革委会副主任。由此可见刘张二人主要是被利用来打倒李井泉等人的工具,因此《三一五讲话》中主要以对待刘张二人的态度来区别对待两派造反派。. i9 c2 k% y5 e, H' q# Q% |& t

5 f4 \& H5 g8 M4 o  当然,刘结挺与张西挺两人在文革初期兴风作浪,引起多次大规模的武斗,对四川地区的动乱也负有一定的责任,不过这夫妻俩似乎运气不够好,在1970年8月都被停职检查,1971年8月再次双双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党籍,等文革结束后于1982年3月又双双被判刑,刘结挺被判二十年,张西挺被判十七年,1993年5月又双双被办理了保外就医,同年7月张西挺去世,11月刘结挺去世。" f- Y3 k3 O$ x

! l2 ~* V# b( W' B: R% b  第四,有关“二月镇反”。四川地区在1967年2月,以重庆“八一五”和成都“产业军”为中心的造反派在军队的支持下,在全省对其他派别的造反派进行了大规模的抓捕,据统计全省约有十多万人被抓,其中主要是各地的造反派头头。此次名为“镇压反革命运动”后被中央否定,被关押的人员也都无罪释放。在重庆被打击的造反派联合起来,后形成了与“八一五”派相对峙的“反到底”派,而在成都原“产业军”派瓦解,“红成”与“八二六”原本被镇压的派别发展壮大,又形成了新的对峙。“二月镇反”在四川文革史上是一个划分阶段的事件,影响深远,到1968年3月《三一五讲话》中还多次提到。$ s% T1 |8 A8 q. L$ S7 q
' o% T! ~2 s8 t+ i+ A3 s; A" z
  《三一五讲话》中,参加接见四川地方同志的中央领导人有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谢富治、吴法宪、叶群、汪东兴等人,讲的最多的是周恩来与江青,言辞最为激烈的也是这两位。江青的“左”众所周知,这里就不赘述,而一直被人们尊称为“敬爱的周总理”的这些讲话却让人大跌眼镜,这里且不说附和江青的那些话,只说在讲话中多次要将李井泉等原四川省委的同志置于死地,并且指示要深挖刘少奇、邓小平、杨尚昆等一些被打倒的老同志在四川的“同伙”,毫不留情地对刘、邓批判,他就配不上“敬爱”两字。1 f% B/ i! v& X2 Z5 L3 W. m

; f4 u( B$ u% g4 m8 e7 f$ g  《三一五讲话》发表之后,被批评的“八一五”与“红成”受到打击,但也并没有因此停止活动,四川地区的武斗仍然还有发生,局势仍然还是处于混乱之中,一直到1970 年把刘结挺和张西挺当作替罪羊抛出,局势才渐渐稳定下来,批判刘张两人的还是这些在《三一五讲话》中支持刘张两人的这些人。四川文革的情况确实应了古人的一句老话“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
$ U+ h2 r: E& `  E : g' m  m% C- ~9 C0 c
  附:《三一五讲话》全文:& X8 |' k6 O! A9 j6 ~2 {: I- T: a
* B% w+ V/ D  a% v
  总理、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谢富治、吴法宪、叶群、汪东兴等中央首长接见四川省革筹、成都军区和五十军、五十四军领导同志时的讲话
" V6 h, \( H! V) V/ U
3 j1 e- D" m7 c* f; M  v; S, C  (根据张国华同志传达记录稿)
$ Q9 j5 E: u8 H0 A
9 N1 e0 p' Q( `) `* b  时间:三月十五日廿时至十六日零时三十分
8 q$ [) j1 _. @  c" V
+ o; k+ w. R4 Q6 {2 [* b  地点:人民大会堂河北厅
. I* G& V1 }8 q+ ]) m1 y* y8 w+ y
4 e  N7 v$ k- U# n& O0 g  被接见的有:张国华、梁兴初、刘结挺、张西挺、谢家祥、曲竟济、韦统泰、兰亦农、孙洪道等同志。同时,李大章同志也参加了。李大章同志是中央决定他参加的。
- {, x9 ~( g* G$ M2 @& O" q3 c 5 j6 U6 E8 M) r/ F8 l6 }
  总理:你们最巧,今天我们有功夫,你们就来了。你们在党委会上的发言都印出来了,有七份。五十军去年的报告,看了,印象深些。
0 Y) o: M& K7 G6 ~ & i: f, h3 \! _# ]& {# E. y6 p: d
  现在是江苏、浙江、安徽、湖南、辽宁、陕西、宁夏、新疆,有八个省三月底可以成立革命委员会了。就看你们的了,你们落后了。“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当然这是句古话,不能这么说。剩下后四个省,四川、云南、福建、广西。(张国华:西藏也联合了。)还有西藏,也快了。
# H4 ?5 W$ v, S ; D7 [& H9 O7 B# a* N+ j
  要把矛头对准最大走资派在四川的代理人李井泉、廖志高及其顽固追随者黄新廷、郭林群,集中对准主要敌人就统一了,派性就少了,共同性就多了。要解决问题,还是按红十条办,破题还是破在这上头。' J( _, P* h& F9 x# y

' z" k/ o5 r6 o( d' S9 Q  重庆去年把李井泉搞去,不给反到底斗,反到底扎了三个草人,斗了后把他烧了,“纸船明烛照天烧。”为什么不给他们斗,这是大方向问题,我是听主席说的。主席看的比我们多,是主席看小报,看了后给我们讲的。主席许多小报都看了。重庆八一五的《大局已定,八一五必胜》,主席说叫反到底派批的一塌糊涂,还有什么《嘉陵江上烟云滚滚》,主席都看了。
- |  C' y- U0 w+ c! s0 H$ b3 t8 F
. Z# l- Q2 e, D  你们革命委员会三月份搞不起来,四月份总会搞起来,一推动就解决了。
. W1 C* Y) P. \) a- M9 H : c! A! d) Y$ v( ?$ Z* |" `
  江青:你们是远方来客,你们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很遥远。解放后我跟总理去过一次,是治牙。四川七千万人口,是天府之国,就是不要变成了独立王国,如果变成独立王国,群众不允许就是了。各个地方都不能允许。七千万人口,是个大国,在欧洲就了不起了。- Z" w+ [" C1 w& D1 r- M% r

# }+ K0 D7 y+ h9 @* }, U& J6 y" V* V  李大章同志怎样,能站出来吗?(姚文元:意见很多,各种各样的意见)一揭发,二检查嘛!就可以站出来。
7 v- X7 r6 [, k$ }, N" v6 ]
$ L$ A% A# H; x4 k! d# S3 }  总理:李大章同志检讨我还没有看,今天晚上看。太长了,缩短一些,不要太长。张体学到检讨不长,检讨的深刻,群众就满意了,是个标兵。检讨不在长,要深透。张体学同王任重的关系那么深,他都站出来了。要到群众中去。
2 t7 J' |6 |/ m6 h6 } 2 s* @7 c4 u% s5 Y3 O6 Y5 W: v
  学习班(指四川班)领导小组解决没有?(吴法宪:没有解决。)没有解决就给他们讲,中央开了会,解决了。
' k. C5 R6 P8 t* j5 u
( J6 i5 A8 z5 ?% u$ Q, `  江青:我认识你(指李大章)是一九三二年还是一九三三年?(李大章:一九三二年底。)主要是触及自己灵魂,揭发,群众是会原谅你的。(总理:主要揭发李井泉、廖志高。)还可以揭发刘少奇,北方局你是知道的。(李大章:那时没有见过刘少奇。)还有邓小平、杨尚昆、彭德怀,他们都是北方局的嘛!杨尚昆不是党员。(康生:假党员不少,罗瑞卿都不是党员,是他自己讲的。)在太原是否同刘少奇在一起?(李大章:没有。)8 M* A. [; _' v  L5 S
5 ~9 T1 R3 M+ `& E
  姚文元:四川小报真多,全国之冠。每个专县几派都有自己的报纸。) S# T% H& I5 `$ a( D8 R

7 m5 o- x- `1 H0 q- l  总理:重庆反到底有多少种报纸?(韦:三十多种报纸。); I( A5 l! C5 O- f& v; b; ^  @% ?

  |$ W! t6 s; L% ]2 P* H/ R3 l  江青:每天文件很多,没有办法看完。
: H, J& }% O0 q& f 6 w9 p8 |7 ?8 N7 ?5 W0 R4 O% m
  总理:文件多得不得了,你们不来还没有时间看你们的文件。7 Y) _9 |* [& g  P. F7 B* [+ h

- b) g7 k; z! _1 c+ ]9 x  康生:精力顾不过来,一下子拉美(刚接见了智利代表),一下子就回到四川。
( n2 G9 T( A' N9 \2 X$ N
# ^- e# l# w* i8 P- u  伯达:你们那里热闹。(张国华:武斗厉害,现在主要是几个专县,雅安武斗也很凶。)
. r' S+ C" Y2 X! _
& l& c0 ?6 P: ?0 }7 u, R# U# M  江青:那个地方还厉害?地方很大,人口不多。(张国华:成都也打仗,是学生多。)小青年嘛,爱玩枪。- r, G! l4 C  o' m9 X4 ]
/ A) d$ p! J5 _# H5 X
  康生:宝城路通车怎么样?1 d. K" s+ ~  Z
* P, B- A! Y0 T+ H
  总理:不大好,最近略阳很乱,成都机务段还有问题。+ X# l: r. M6 ~2 o/ h$ ?
# F$ S9 Q3 Z1 m( c
  伯达:重庆打炮?(韦:是双管的高射炮。)
$ }5 v2 q) D' v+ j% c
" a, L) U2 |4 }2 y1 p4 X  总理:双管高射炮都打了?是最新的,全国要装备。
, ?6 j/ P6 b7 G# R- d8 C
7 `9 B/ W0 }: `9 `  江青:败家子,不管怎样是败家子。不过打一打也好,练习练习。(康生:可以改进技术。)打一阵子好点了吧?(韦:重庆武斗有一百多幢楼房被打坏。)打毁了,留下来展览,至少留幢靶子,让后代看看,象北京八一小学一样,打得稀碎。) I4 L, a9 S3 i; M% w5 X
( ?8 w* H( A  E* t% o
  总理:开会了,你们讲吧!
3 {6 ?. Z* o! k. S2 o8 U . q  @# f0 @" \, C6 v3 k
  (张国华汇报四川情况。党谈到群众和领导的心情迫切要求成立革命委员会时。)
+ d  ]: |  N/ P9 m  P- U7 ?. }9 J  U % K. S' M' i. }/ K$ x
  江青:是啊!没有这个心情,你们就成独立王国了。你们开打也很好,武打全国出名了。9 v: ~) G6 w+ |. e# K' _
$ H, r! C  t# U! g# n& {
  (当汇报到军工厂造反派头头工人少,知识分子多时。)
. k  z0 t( m/ w0 n8 i( l3 p7 @
5 M# |3 s, j3 @! T* }+ Z  江青:血统产业工人少,有地富反坏右子女混进去了。还是发动群众不深入,群众发动起来了,他们就会起作用了。
/ R" J7 t- r. F7 [$ q $ n5 Q) T# s; `. G3 ?/ d& a
  杨尚昆是恶霸地主,他的亲属没有好的。
4 \1 r' r4 T; `; l" q9 B
8 R. s- S  W% s8 [: t  伯达:要发动群众起来抓坏人示众。. L6 B) g8 Q( t* Q

: z1 w! K9 x6 n1 b. j* a  江青:李、廖你们斗了没有?(张国华:斗了。)真正斗了吗?(张:斗了。)他的地主老婆斗了没有?(张:也斗了一下,在机关斗的。)% t/ m4 a2 A2 B5 m. V! ^9 P2 T
6 s2 I9 e/ Q# E3 E, M; v
  (当汇报到做产业军工作时。)
& `2 G& b5 ?# F& i& ~) G * b* v, F. i2 R# H; T" U
  总理:产业军你们解决的好。
5 L9 x3 G0 i: i ) }, d, m4 Z7 f* |, |
  江青:(指梁)你的精神面貌比去年好。你去年在重庆对反到底讲话我们都看了,说坏人有百分之三十,讲过了,不策略。(梁:没有讲,是他们搞的。)(兰:是讲猛虎团队一个小组织。)你的讲话,总的是好的,比例那些大,缩小一点,就好了。* [. ~/ Y7 u) B: x# K8 o
/ t3 k& ]+ Z3 Q
  伯达:保守组织垮了,就钻到较好的革命群众组织里面,把好组织也搞垮。臭的组织垮了,钻到好的组织搞坏事,把你的名誉也搞臭,要臭一齐臭。革命群众组织不要去扩大势力,扩大势力就糟糕了。跨行业的组织坏人容易钻进去。还是按照主席“三七”指示搞,归口大联合。4 Q; r& ?. }+ E; K9 }8 |; w

- ~$ m" z9 x: h* ]9 v% e, I2 |* y  (当汇报到杨超在苏州反省院出来时。); J& M5 S  y1 s4 d5 Z( Y' a

3 u& l+ ?1 b  x/ Y$ O; N  总理:苏州反省院出来的,当然是自首。9 J1 z7 t4 v% j& G5 H8 Q1 w5 x
4 H1 U# B5 i" A# L) [$ u% o8 b1 \6 o: ?
  江青:当然是自首的。(张国华:杨超自称是研究哲学的。)
! ]% N; U& c$ B! a% t 8 l- E; m* [# F# `, m) [5 e
  江青:是右派黑格尔。
! G2 {& g8 Y- f5 g , a0 r5 R8 h+ n- l3 u( }) l
  康生:去年把杨超搞来,他态度坏得很,让他讲话他不讲。6 U+ b2 H. s' U
" ]* f. M1 j# v# q
  江青:弄个廖井丹来,他也是个呀呀乌。
9 b4 j- T% M  k0 e" G1 k; b8 j # a+ b) C5 p5 j2 o
  康生:黑手很多,就是没有抓出来。
, M% p+ g' W# x& g ( U7 ~! R  J# @
  江青:任白戈是大托派的弟弟,是国防文学的干将,和罗瑞卿关系不清。
8 `& r& }* ~- `3 S6 b
; J3 G2 y, T; p0 c3 z  (当汇报到李井泉派刘文珍坐镇重庆时。)$ }6 ]6 t7 X! s) X( m: L& c

4 `6 K1 A: k& X  江青:刘文珍这个人很坏。9 z) O3 I" q3 i! B) J! o- \
2 K7 h, W  r% {
  (当汇报到二月镇反抓了八万到十万多人时。)
9 E/ ?1 D0 e/ R; o, u4 |9 Q, G1 {2 E0 e ( @1 |4 B, f+ ]9 Q: v6 N# B* b
  江青:真能抓,逮捕了十万多人,是否李井泉的阴魂不散,揭盖子才行。李井泉这个人残暴得很,我接到一封信,为了保护这个人,怕信丢了,不敢把信留下,把它烧了。李井泉要杀人灭口,很残暴。抓十万人,搞死了多少?(张国华:死的不多,有搞残废的。)6 u( `. ^; O* v  [$ y2 n7 }
) Z) T. c0 C* @! \$ S8 b
  总理: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以前我知道,一开始就杂一些,冲劲很大。(张国华:钻进去一些坏人。)
2 @5 S, _! |. P" O
' u1 i2 c4 h6 M4 K4 z- k! f' f  国民党在四川留下的人很多,有刘文辉、杨森、宋希濂、罗广文、胡宗南,还有王陵基、蒋介石等军阀的人,情况复杂,旧社会渣滓多。6 O4 m( e, ~: G4 P
; o. o7 s7 j* g3 c; n: V
  江青:因为一个剧叫我调查,华菳山我做了调查,碰见鬼,根本没有这么回事,罗广斌是罗广文的弟弟,有人替他翻案,我们根本不理他。华菳山游击队,根本糟得很,叛徒太多了。(兰:×××支持万县的翻案风。)这个老头不甘心寂寞的。肖华的老婆是他的侄女,她妖精得很,还搞涂脂抹粉,还要画眉。
% G6 B2 S2 [6 a# b$ @1 \ " \  V1 o5 f9 ?" C7 c
  (当汇报到社会关系的简况,有七星党、三老会(老红军、老干部、老地下党员)、自由民主党时。)
  F- [* f4 H+ O) R# q 4 @' T9 a! T9 j, R4 v0 ~
  总理、江青:反动得很,要坚决镇压。当然要区别对待。组织要解散,核心成员一定要专政。9 Q4 A6 k- b$ ?
; w1 h9 E6 j. s, |
  (当汇报到乱的问题时。)
) W6 F9 v* E$ p/ q" A
7 o6 I2 z) Q8 r6 d( `  江青:乱,好得很,都跳出来了。你们看乱得够不够?重庆恐怕乱得差不多了。% @) f7 ]2 T$ d! ^( c
/ q# c& J7 @/ D! h2 I
  (党汇报到四川工作进展迟缓时。)( D7 ]8 \4 Z! ?6 l

# K) b- |4 P5 v" S  江青:四川太大了。
' j0 y  i* l, {
! W) Z6 M' j1 J) @  f2 u* U+ f$ i% O3 t  总理:是大国。4 `4 Y; J6 E: g

- @0 u8 T/ V# ^: h* E  江青:你们认为形势怎样?(张国华:我们认为形势是好的。)你们认识统一就好,把李井泉一伙人揪出来,就好得很。
) L  V! _* n* z/ F3 [7 p4 h ! c- _5 [$ V& g
  总理:军队统一是主要的。' H7 m1 B) \4 `: U
/ \; m% k; m* R5 V" B
  康生:甘渭汉还参加了会?(指军区党委常委扩大会)他的话很坏。(张国华:甘态度不好。)他在会上检讨了没有?
  ]: n5 Q& y$ s1 U! T, ^   j( Q+ p* \: U4 v3 U- `
  张国华:我们刚到四川,第二天就被围攻,我们说才到几天,有什么错误。
# `5 `: R3 x1 D8 `& e% E : Y5 z7 a( k, p7 j; F
  康生:你们的“错误”就是你们去了。/ V% S% j; A2 d: Q

, K" D7 W' B5 W& {# g, e  张国华:有人认为批甘、韦超过了黄、郭。, G2 S' C7 r0 B# d
. U* W4 H+ h7 V; F& w
  总理:是两回事嘛!黄、郭还是要批判嘛!
; O2 R: O4 \. i0 U
4 y! Q# l* c( F2 G  (当汇报到对二月“镇反”有分歧时。)  P# f% g: V5 U
5 k! L7 I* W- y: @1 P- Z% t  ^3 B# W
  总理:二月“镇反”根本是错误的。
" i0 g  Z$ w7 l' [# B; r6 P/ }: @* J 7 D0 I% U* E) W6 `# _1 ~
  (当汇报到十条争论大,主要是二条、五条时。)
4 f0 Y# Y5 P$ s: o5 d1 L3 m( k2 V! Z 9 ]- d  w0 n0 H" _$ k0 w0 Z
  康生:二条、五条有没有毛病?
) H# }' E- S! ?9 |3 J" b+ c
3 h! p/ K' T8 g; ^, k3 C  总理:(总理拿出了十条当场念了二天、五条)没有,我又重看了二条、五条。9 f8 F6 w8 ?1 a3 L% ]: \$ F
( w$ s- U# i/ }# R
  康生:要修改二条、五条,这不是替二月镇反翻案吗?/ s- L$ A. B& A0 T
2 O6 R: i- G7 O. I
  (当汇报到有人讲十条过时了时。)2 v- ^8 R" Z6 F6 T' s, l
% f' `$ ?& F+ a# y  k5 O9 I3 y
  江青:十条过时,就让李井泉再出来嘛!你们觉得过时了没有?(张国华:我认为没有过时。)你们退后半步,就站不住了,说十条过时了,就是为李井泉翻案的。% E% u. h8 [8 R, R6 H. o
/ R! D7 R8 {9 v% k4 m
  你们七千万人的大省,才来一千人学习(指我们的学习班),太小气了,笑话,来七千人嘛!折中来四千人也行。" G6 h& t* x( k3 W- z8 T

6 \/ y& \# n3 b) x  说十条过时,是翻案嘛!是一股翻案风。$ M7 D9 \; Z8 w! K  k

/ M; @) b7 J  w6 O1 t1 I- |7 J  总理:十条贯彻不够,你们没有把斗争矛头指向李井泉及其一小撮同伙。贯彻不够,没有把握住这个主要斗争方向,你们在党委会上的发言都没有讲。
+ T4 I" ]. ]$ ?% J2 Z/ y ! J- C' m$ a0 ^. |  W6 o: q& p
  你们在党委会上的发言,都没有把握大方向。反刘、张的材料,很多都是从李井泉那里搞来的,实际上是替李井泉翻案。(曲:有的组织在斗李井泉的会上,斗刘、张。)在斗争李井泉的大会上斗刘、张,军队有人参加吗?(曲:军队没有人参加,不让他斗他不听。)就不能让他斗。(张国华:有人问说总理在去年十二月十九日对刘、张的表态,是在什么前提下讲的?)这有什么意义!什么前提呀?红十条嘛!就是红十条。有人对我的表态有怀疑,有什么怀疑的。(张国华:记得总理还说,再打刘、张要通报全国。)是的,是在主席那里讲的。十条为五十四军说了几句好话,是否有点翘尾巴了。(兰:五条下达后,没有压过反到底,主要是感情上有问题。)对反到底不仅是感情的问题。$ s: g+ _1 p/ ?4 _

, Y3 e7 o' c9 P3 V, @5 J  江青:你们四川出了那么多的大报纸(指群众组织的报),革筹小组是中央批准的,而却是经过主席、林副主席批准的,你们就让人家那样搞。刘、张和我没有亲,攀不上。(姚文元:这次是第二次见面。)那么大的报,你们不管,主席连小报都看。三个简玉霞,是主席在小报上看的。你们领导是有不同看法的,是毫不顾大局的看法。革筹小组是中央批准的,四川大报很多,人家占领了舆论阵地,是压倒优势,你们不管。
' s* Z7 C5 H3 @5 ^0 L4 `& }: n0 G' d
9 l, X) ]6 v& F# h  我今天放一炮,你们两位(指张、梁)是中央派的,一个从广东过去的,一个从西藏去的。刘、张是中央平反的。你们是一起从这里回四川的,应该抱得紧。张、梁是军队的,更应该主动。我这样讲,不能说刘、张没有缺点,刘、张也有缺点错误。要顾全大局。四川已经乱得差不多了。不顾全大局的人,什么事情也办不好。你们要搞大联合,先从你们革筹小组大联合,不然你们就大联合不了。都是人民解放军嘛,应该顾全大局,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你们在十条前面,退半步,你们自己也呆不住,不要说完成主席给你们的使命了。是个手指伸出来不一样齐嘛!马列主义水平也不一样高,但是你们总是整体嘛!只有在毛泽东思想基础上,求大同,存小异,要顾全大局。刚才听了两个多小时,诠释客观报道,多少要有点倾向性嘛!! h" S4 d5 M4 ?; `' P# K
( k+ p5 O  C  ^! p2 Q' ~
  总理:他是了解情况的,有点吞吞吐吐(指张国华)。我问的那句话,就是要你直说,你要敢讲。你那发言是滑稽的,你对从前两派的说法是矛盾的。八一五是响应红成在成都打倒刘、张的,你说他比反到底错误少,你的发言是有偏向的,没有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讲话。你在中印边界主席交给你的任务,你的决心那么大,为什么这次你没有那么大的决心。十条对五十四军称赞了,五十四军有点翘尾巴。对八一五偏听,所以八一五响应红成打倒刘、张的口号,没有站在全局。五十军去年十二月的电报是好的。五十四军在重庆的态度有问题,助长了红成打倒刘、张的气焰。张、梁、刘、张是不可分的,是十条上肯定的。要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指梁)你在重庆对反到底的讲话,敢那么批评,没有讲八一五。给八一五那样讲就好了。(梁兴初:给八一五讲了。)我没有看到。
' a+ I/ [4 O" a3 `, p: u* | ( N; t  p: m/ ?  O$ Y
  江青:革筹小组去了没有十天,就打倒刘、张,就分裂了,试问你们革筹怎么领导工作!分了派,不是毛泽东思想革命派。七千万的地方,委托给你们,你们值得深思。我们对李大章同志的问题说了好久了,现在还没有让他站出来。(指李大章)你要保持政治上的青春。六十几了?(李大章:六十八了。)六十八不算老。
. e0 j& u8 k8 e9 N7 n/ ]
, F: z2 K% ]- p; k# e0 m  我不是各打五十大板。正因为张、梁是军队的,是老红军,责任更重。4 V& c) e3 o; N  w7 [+ t/ w
( g0 K& E" `( l" P- n
  总理:你们那里有的是批判对象,李、廖同伙,刘、邓同伙很多,都在那里。
5 e7 v7 g; j4 c' a; n+ W  A/ f" S
1 I0 C1 |9 S# h. l  h  江青:我和刘、张五私交。不能是口头上拥护十条,具体就不通了。如果不是口头上,而是实际撒谎那个贯彻十条,那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你们也认为十条过时了,那就是另外问题了。
# S( V& l, @+ N: K+ I& N7 I
5 |# ]# z; t  q" Q# }% a+ z  总理:如果斗争矛头对准刘、邓、李、廖及其一小撮同伙,那就把思想统一起来了。这就是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你们开了五十多天的会,没有把这个问题突出。如果突出了,问题就解决了。5 {1 z8 H; c7 o6 S$ r! O5 Q

3 ]5 m9 t. e! i) M; P8 @) b* V  江青:你们说复杂,北京派性复杂不复杂?你们不要看得太严重,不提路线斗争,是不能解决问题的。2 W( N; l; P  R

6 W* Z$ l5 V# E2 A2 \7 b  姚文元:我看了红成的一个大报,把李井泉过去搞刘、张的材料完全翻过来了,说李井泉对刘、张如何好,公开替李井泉说话,替李井泉涂脂抹粉,要批判。3 @9 L! f2 b% d" s( q7 T: J
, F9 @, i7 a' ]
  谢富治:没有批驳,它就有市场。& Z, X( R3 _( J, M
" x, W% ?. I+ u4 ~
  总理:你们在成都要象梁兴初同志在重庆对反到底的讲话那样,尖锐地批评红成对刘、张的问题,问题就解决了。刘、张对八二六多讲,张、梁对红成多讲,大家讲话,口径一致,就能在主席革命路线上团结起来了。你们要对准大方向,把斗争矛头对准刘、邓、李、廖、黄、郭。
2 d# Z7 a3 W/ x+ p* _4 l- G- Z7 y
$ _; z& @9 E8 N  R  姚文元:你们把刘、张问题明确了,问题就解决了。
& l5 ?$ c! q" B
# R0 W, s% I4 j  江青:目前在全国右倾翻案是主要危险。我就不相信你们那里没有右倾翻案风。他们对二月逆流翻案,我们对北京学生就炮轰他一阵。(姚文元:二月逆流和二月镇反是一起的。)要看到文化大革命的大胜利。王光美是大特务,是美国特务,刘少奇是大叛徒,四次叛变,我们有确凿的证据。要看到这个胜利,就不会再说糟得很啦。我看好得很,特别重庆打得稀烂,阵线就比较清楚,好得很。(张国华:重庆有的群众组织打倒刘、张,军队也有,现在还要打倒我。)点透了,打倒刘、张,还是要打倒你们。要敢于讲话,王、关问题就是我们端出来的。(姚:就是江青同志端出来的。)他们借王、关攻我们,把中央文革小组的一个个都端,我们敢站出来讲话。  H3 f- }5 W, q% V1 Z6 z* t

4 b. a5 ~* W6 o) {! C8 z3 A  康生:四川问题不能解决,主要是方向有问题。打倒刘、张,你们讲一句是给李井泉翻案就行了嘛!
* t! x3 r! f+ }9 |2 p0 i8 b
, X6 \! Y9 P8 }# S5 Q; X  Z  江青:你们不能光讲派性,不讲路线斗争。你们是中央派去的,要维护主席的革命路线。
- Q2 A2 j9 Q0 t3 A
3 H6 }1 {% `% N6 u3 [! v1 i+ p  康生:你们五十多天的会,越扯越复杂。
/ ~" R% j$ p. q) ^1 v: ?8 e
0 K% _+ p# b1 r% Z+ z- ^$ ]7 A  k5 U  江青:我们今天炮轰你们,明天你们可以炮轰我们,我总不是两面派,你从我整个发言看看,我不是反对军队的。你们是否坚定地维护党中央、主席、林副主席,这个问题要讲清楚。不清楚,任何人都要覆灭在群众运动斗争的洪流中(吴法宪:江青同志批评的对,是对我们的最大爱护)。中央文革出来个别坏人,不等于中央文革出了问题,中央过去的决定,都是代表中央的,不是那个人搞的。你们(指张、梁)是主席、林副主席点了将的,特别要你们去四川的。你们是否坚决维护主席的革命路线?
7 y& g2 S" v, n 3 |/ a) {5 H4 V0 o2 m, b0 E
  康生:反刘、张就是给李、廖翻案。8 q% ~8 z" A4 y) L
/ g/ ^, a4 }1 {  W
  总理:就是刘、邓复辟。
+ |5 S( N" V) Q: \. y8 ~
. K2 B% @; P2 _6 a) I  江青:你们不提路线斗争,老在那里讲派性,我就有派性,无产阶级革命同资产阶级是敌对的两大派。
5 P9 R5 _/ f3 I# Z
2 s8 n& ]! m4 h9 p0 g  你们对学生怕得要死,不让工人左右局势,又不去深入到工人中去做工作。大工厂不联合,这里面一定有坏蛋。: C) ^; N% s8 L1 V, w# k1 p: Z9 j

6 F4 b4 c# g; x( W* h9 v; E  谢富治:特别是军工。
  C9 q( ^( a8 [. ?: G. K3 ?
9 c) _/ q1 {% V3 V9 q8 z9 _  B  吴法宪:刘结挺同志当学习班领导组长,还通不过,是怪事。
# z) w" `3 O: z1 q0 i1 s
3 Z9 Q4 W' m% Q. ?$ E% `# R  总理:不执行中央的指示,就是反中央,在四川就是站在李、廖一边,在全国就是站在刘、邓一边。今天就讲到这里,学习两天,明天就到学习班去讲,问他们是跟毛主席走,还是跟李、廖走,刘、邓走。
( E0 q: f; {# F4 L& ?- i+ p
7 C( y) V& Z# q+ f  江青:(指张、梁)你们要好好想想,不站在主席革命路线上,嘴软、腿软怎么行。对一派软,对另一派就不软,怕什么,顶多是樋一刀子,一颗子弹。你们把斗争锋芒对准敌人,群众是不难说通的。
/ K9 Q6 [( w) z/ B3 Q$ K; u2 h5 X
& R6 {1 g1 u& O7 m* r2 _  总理:你们四个到学习班去讲,都站出来一起表态。
5 h# ~6 S1 O  [# v8 h* G 4 p  |$ p# D6 X$ r+ s# T
  吴法宪:我们军队同志首先要尊重刘、张,刘结挺是军区副政委嘛!* ^+ [/ u$ c1 I8 f8 L; }. _

1 m; e% c  _2 H  江青:你们革筹小组几个月了?(张国华:九个多月了。)老天爷啊,你们革筹小组九个月还没有扩大。(张国华:扩大了几个。)今天炮轰你们,不对的话,明天你们炮轰我们。(总理:你们七个人明天一齐去表态。)军队更好说话嘛!你们是军人嘛!+ n7 z! |* b0 I3 }- T$ R2 g

0 C  b4 ?( |) e2 t; ?3 r8 v  谢富治:江青同志讲的话,是对军队的最大关怀和支持。. V! x' `  f/ x( B2 n. f, c/ A! D
3 _& N/ i8 q0 a4 x' }3 ?
  吴法宪:江青同志的话,是极重要的指示,是为了四川文化大革命的胜利。
" f, x; P, J6 q: C: } % h+ |; g3 i9 r$ r4 a/ @6 C; Y
  江青:(指张、梁)你们两个人有风格,去四川时还敢下车,没有坐直升飞机。5 L- I2 O$ `9 {

9 c* p5 U' n! L  总理:五十四军去年风格不错!就是回去翘尾巴了,不仅思想感情没转过来,立场也没有转过来。
7 M  {+ L' t' d0 j6 d' _
5 P% f: A8 f- Q0 H  吴法宪:批评是对你们的最大关怀,最大支持。
- J+ k( ?6 `, D$ Z, G; W# G  f' z 6 H, k3 m: t2 ?2 ~" V5 t/ ^
  伯达:对李、廖及其同伙,必须充分揭露。(张西挺:有人讲要李井泉,不要刘结挺。)说要李井泉,不要刘结挺是反革命口号。% y) t, H( u( B! ^, |' [

  _/ J' G8 o; b# I  江青:我听了两小时,我今天轰你们,明天你们轰我,你们两个(指张、梁)是主席点的将,说了半天,相当暧昧,两类矛盾区分不了。(伯达:你们没有高姿态。)李大章的问题不知说了多少次了,到现在站不出来。李大章同志,我为了接济你,一天吃两个烧饼。要保持革命的晚节。到延安后,刘少奇迫害我,矛头是对准主席的。. j0 z! q* U5 O8 H- M+ a  W# T
+ P; d# ~% G; k) ^2 i; F/ Q% U! ^
  康生:你们有决心吗?# N) K4 B  g/ G: w4 j: P# B

0 x1 D; r( O4 p- Y  江青:怎么样,今天对你们两个的批评,心里不舒服吗?不舒服我还要轰。(张、梁:很舒服,很好。)如果说感情深厚,我对军队是最有感情的。刘、张同志,对这个问题,也好好想想。
; L% O1 M( u! H! b+ h
8 s3 t8 @/ E* g2 b  四川了不得了,有一个女同志参加工作就是好(指张西挺同志),还要搞点女将,不要搞大男子主义。××(指某革命委员会没有女同志参加)封建死了,连资本主义都不如。- @5 M1 W& v+ ?& U' T) V; ?
+ {, q) }$ B0 {( K: L4 y
  你们工人工作做得不深入,军工厂多,黑手多,只要深入,工人发动起来了,就好了。
" n0 D4 k) o, Y6 R7 ?# e
* o" M! J4 A" |9 y7 v- B  对学生要严格,学校是资产阶级教育制度(过去)。要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他们,帮助他们,改造他们。
2 @4 l6 G$ l$ m1 Z# f
  L/ y. D( V" E; S; F  总理:教育、批评、联合。用毛泽东思想教育,然后批评、联合。
% P- U+ W! D7 Z. c. D7 y; y 3 f3 E5 I) _8 `" K
  江青:你们小小司令部,都不能捏到一起,那么四川七千万人怎么办!
6 J& |( g2 U. S& g1 B1 [8 s
! m% j, U1 d$ }  R/ ?  康生:部队同志在学习班有多少人?(刘结挺:有三百多人。)军分区、武装部也有吧?(答:有。)+ e3 V& B3 @8 G) y' Q& K. c" k! f" D
! }, p- K2 a  j0 r
  江青:李井泉的老婆搞起来了没有?还有廖志高的老婆,很坏。1 X" k. I8 n* Q, J; @! f

; N7 [6 I7 i5 [# F/ L  (当张国华说到蔡文斌情况时。)
1 ~/ F- Z, ^% y. h# @4 ^8 g- G- K
* ~2 s9 I" L$ N7 N& `  谢富治:让蔡文斌来。
4 w* `: I* c7 ]3 v" Q4 m + z! P, ?& u% K/ i' q' P1 Y
  伯达:坐飞机来。
' x8 V0 U7 w0 r! o5 p6 d ' d& y8 d7 o. p- {
  总理:你们对红成、八一五象对反到底那样批评就好了。八一五前年把李井泉弄到重庆,不让斗争,保护起来。这次八一五又把李井泉弄到重庆去(兰:是市革筹)。反到底得不到机会斗,不然他们为什么反映这么强烈。市革筹处理是不公正的,不是站在毛主席路线上。3 F0 ]" o7 m. I& d) o2 x
) u- G7 i& q4 ~% N
  江青:我们在群众面前,是整整齐齐的,缺一个我们都等着。
; w* {9 S3 u! m  U1 M% g- Y- A 9 ~# b8 B2 [4 s2 g2 h
  康生:把两类矛盾分清了,就清楚了。' I! M1 ]& ?  K# g6 g* @
8 W3 N/ V4 W0 z& l" `
  江青:气度要大些,无产阶级革命派嘛!
5 T8 ^* u, T( p# V3 m  h! B- L 0 g4 G1 U% v' v/ S4 z8 P! l$ f  X
  康生:红成借斗争李井泉为名,实际斗刘、张,颠倒敌我,是不允许的。
: V, }" v- h2 W& S' b0 O. w - ]/ F5 Q2 t8 j" r9 a" @4 a* w$ i* M
  江青:怎么样,心理不舒服吗?
3 `, y' z+ X! x) ?- u8 Y- W# m0 ]5 [: V0 ^ 5 U5 l% v2 |4 \- I1 I
  姚文元:江青同志是最爱护解放军的,她是站在军队自己革命立场上提出问题的。
5 \) }  L7 Y3 D) w7 c 8 `- C) A, I; u. \1 i- B/ M
  江青:还要有一种风格,要把问题摆开,提到桌面上,不要再背后嘀咕。7 C' |# y( v, C! w6 U- n
! [% K, T1 T0 e! N1 V' B6 \
  总理:要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嘛!好吧,你们回去先学习两天。! _: \! i, }- ~
$ `' D3 X" r$ ^7 c
  (原印发的这个讲话,与此件有不符之处,均以此件为准)
0 l* k- E6 G/ @6 `  U4 F3 U
  ~% S6 M, r9 t. b5 P# m: }- W' Q$ P2 Z  中央办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四川班. v/ h7 n- B, d9 t; C/ F
1 j0 o$ o( ?; T) }% ~% i; z- T
  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九日8 e" H: O6 {  o1 ~

( v( j7 e( r$ i( ~/ Q8 p" s  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政工组7 Y% m) C- |; A& V# W
2 S5 n; k5 ~  L, O
  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部队政治部翻印; |, `- q6 Q/ s

2 ^6 O, y! l) Y1 W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日! g' \; N: g7 B& x; l$ q! l( z7 E# G
% ]  J$ L: [& M8 W! D- ^

. ]) x$ s( o' L& X4 R# k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mjls/2014/0523_106413.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3 03:51 , Processed in 0.08579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