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898|回复: 0

梁守福:我在批林批孔运动中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12-5 11: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批林批孔运动中
6 t, F  n& o, [3 |& r1 ?) i, `; Z; e% e; ^5 ~% N$ N
梁守福
3 o) T( _# i) [! r7 [) A2 a, J3 K. ]3 f( c3 v6 k. ?. i$ F
〔编者注:本文摘自《乱流浮沉半生缘》一书中第十章:“浪遏轻舟”,标题为编6 J: t' o+ n+ J  f& k
者所加。〕8 ?; Z/ \8 G2 U

. ]9 C2 ]# [; A6 P5 _    批林批孔因何搞起,它不像开始搞文化大革命有一个较长时间的舆论准备工作
9 g& F; ?& [8 r( P: V。批陈、批林已经搞几年了,没有什么新鲜话题,群众对此已无兴趣。从批林突然
6 o# B/ c, B- R1 M8 U9 k+ P与批孔联系起来,至少我当时感到没来由。我记得最早的发端是“走后门”的问题( ?4 o1 l/ r5 I8 w
,什么“后门兵”、“后门工”等等。以后突然批起了“中庸之道”,还有一篇份
5 r; g. p/ g9 M! i  s量比较重的文章叫《孔丘其人》,这篇文章的出现,有些像《评新编历史剧“海瑞
7 Z1 w: G* _# r$ F" e% @! o罢官”》,接着又要清查与林彪有关的人和事。
: ]6 n2 `$ |% i8 {$ U3 f2 C# G0 B5 l0 h9 a% @+ X
    这场运动又是以“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为名。有了文化大革命的经验,
9 N# D2 X+ ?! G: ^% l5 R谁也不愿意再当保守派了,大火一下就漫延起来,大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之势。因
# _/ o- E  j) u5 ]! h+ [为毛泽东说过:“七八年再来一次”这样的话。从六六年搞文化大革命算起,到七
1 a4 x( h1 S9 l# m  q四年已有七年多的时间,群众作这样的理解无可厚非。但这次运动目标并不明确,
/ n6 i; p  _! d* o! r只好参照六六年的“经验”,炮轰省委总是没有错。但也有人把“孔丘”、“周公* M5 ^" g3 r$ b/ J
”这些见诸报端的话与周恩来联系起,把矛头指向周恩来总理。但这在当时不占主
+ {& [/ B9 O: y  _" C8 D流思潮。主流思潮是要揭以李德生为首的安徽省委、省革委会的盖子。一时间,合
5 @% `+ C% [9 _# L肥又是大字报满天飞。由于李德生、宋佩章等省委的主要领导同志都是军队的,林6 u. x4 c/ o; t" p* }
彪一直主持军委工作许多年,清查与林彪事件有关的人和事,群众把批的矛头指向
5 t" _. n" }+ C. R李德生、宋佩章等是很自然的。结果省委的工作很被动,加上地方革命领导干部有$ c" R* K& O2 v  m
了六六年的经验教训,谁也不敢说半句压制群众的话。常委中的几个青年干部除郭
3 y" Z4 x3 {) r宏杰外,其余无实权,也不能站出来说话。有点实权的郭宏杰是农民出身,又是李
( Z' x9 a) E' f9 f4 h德生培养的,他的大字报比李德生的还多。在这种情况下,宋佩章又想到我和其他
' O3 k/ ~5 _% }, Q- I) N几个青年代表。大约是七四年三月中旬,宋佩章突然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问我  x) d  U$ t0 v  z5 u' T  o
对形势有什么看法?省委怎么做比较好?$ U3 f. P6 B# R0 a5 r* n0 t
% N) K# |5 P, s" V! X5 E
    我当时主要建议省委常委要分担子,不能大会、小会都是你一个人讲话。常委
! M; r0 `( B0 ?& k) [$ o5 \中的王有香、吴从树等他们也可以说话。他们讲,群众有意见,你可以出来转弯子' W  D# @, F. {/ C/ l7 E0 m
;你讲话,群众不理解,把矛头指向你,谁来给你转弯子?总不能叫李主任来吧?
2 f5 d) W- M" s+ @1 Z) E这样,你说话越多,群众意见越大,反而更乱。宋插话说:“我让他们站出来讲,
5 W) x4 N: p0 f2 K. }6 C! L谁都不站出来,我有什么办法?”. C/ ~& ~/ x, M% b
9 v+ k9 h2 a" f- c
    我接着说:“那你尽量少讲话,群众运动失掉了靶子闹不长”。宋佩章认为我+ t8 f+ S+ F/ A
的建议很好,但他做不到。听到不同意见,就要顶,而且在大会上与群众顶牛。这
2 I; w. j  x$ T# d, w样安徽的局面更乱,派性也开始抬头。这次派性抬头有个重要特点,就是没被“三
$ Q' a2 a' s2 d4 k" u# m5 k结合”的部分造反派头头同参加“三结合”的造反派头头之间产生矛盾。在他们看  z2 `7 J7 f9 J9 {2 R* C: r
来,被结合的都是被招安的宋江式的人物。我们这些被结合进“两委会”的头头说# Z8 [) F% v, v9 S7 ?
话没有力量,而且有的还成了革命对象。合肥的局面官方控制不了,民间也无权威
2 A( {/ m( t1 B" [6 S0 [控制,不像六六年的局面。街头上出现:“打倒当代孔老二!”和“打倒黄埔军校
* V; I# q! M: a8 D2 n+ [- G" F政治部主任”等直接指向周恩来的大标语。但由于周总理在群众的心目中享有崇高
+ H3 j% @& R- `1 E& q2 G0 S  h+ U的威望,这股炮打周恩来的思潮受到多数群众的抵制,至少我在“两委”成员中,6 m  O; Q' r7 a
在一部分群众中就多次表示过:“如果这次批林批孔运动是打倒周总理,我就解甲- O6 T0 t, w& ?- H) E7 G
归田当农民。总理辛辛苦苦为革命一辈子,连个亲生子女都没有,最后落个被打倒
" T% K" u6 ]+ r. \. @% z的下场,政治有什么干头,不如当农民。学陶源明终身不从政。”1 T+ }/ \. g- |2 ?4 y; m( v
4 I- _' ?1 I( ~8 z2 z: q4 L; z" c) Y
    七三年底,由于八大军区司令对调,李德生从北京军区调到沈阳军区任司令,
! }- a, }: r# \3 U* P+ R5 _但仍然担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总政治部主任也未免去。在批林批孔期间,总政的5 Y& r5 B5 Z8 Y/ X
不少传闻也传到了安徽。什么李德生是“大军阀”、“李德生吹捧林彪”之类的消. t1 ^  P  e# J2 V( ^
息。当时批林批孔又是打着毛主席发动并领导的旗号,为表示对毛主席的忠诚,我) ~% U$ D) o/ X+ ]  G
和李胜利、曹在凤等人联名写了几份李德生的大字报。尽管大字报中没有什么重要
- J" |- _& e% W6 o- ?& [2 A) t内容,但在当时条件下,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其实这件事我很快就感到后悔,我/ {. c" k5 z+ v2 H) b( Z
后悔并不是政治原因,而是做人的原则。李德生处处保我,多次为我说话,我怎么0 Y  ?5 Y; F) _! F
可以跟风落井下石呢?实在感到愧对于他。所以,在七五年元月召开四届人大时,
4 k$ T: b4 a4 u) Q: o( X李德生以政治局委员的身份看安徽代表,我觉得自己不好意思去看他。因为我这个
* D" R0 _7 d, N% P3 n% q2 z代表就是李德生在周总理那里为我争取的。但李德生并未因为我的过错而不高兴,; X0 V" b8 q% E8 O
他让其他代表去喊我,说要看看我。我带着非常愧疚的心情去看他。我不好意思地" R! M+ H! ^& f( R3 @. F
站在门外,李一定要我到他面前去。我觉得这一刻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受的一刻,有
) c4 i* D8 ?6 W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在去会议室拍纪录片的路上,他把我拉在他的身边,问我在
( s  a/ }! E( b  Y1 R  G) {! D% G那里工作,没等我回答,宋佩章就回答说:“省电子局副局长。”李只是“嗯”了. f. I' |2 a# `- ~& R
一声。这一声“嗯!”对我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震撼。李德生为他扯起的风帆打了
) I5 v& x% h, o- q' J结。
! ~. @' v1 B) R+ P4 U3 ^0 {' M- S: u4 c. h* x
http://www.cnd.org/CR/ZK09/cr521.gb.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3 00:26 , Processed in 0.0960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