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926|回复: 0

马黑  父亲往事:沙甸事件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11-9 10: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往事:沙甸事件9 E3 i( X+ o( e4 d7 r
/ K- G4 f( @$ U
马黑1 A2 r( S, G1 L3 ~' I  V; k6 k
& d8 C( l+ V& O4 V# P

1 E: Y9 u5 B8 m: \% I) d    2011年10月22号出版的英国《学人》杂志上有一篇题为“邓小平的遗
/ e: [7 _/ Z5 ~* D$ T/ R2 ^产”(Deng  xiaoping’s  legacy)的文章。文章提到,“1975年邓
$ W1 O/ l1 }( a& k% x3 c* X小平下令军队镇压云南省的一个穆斯林村庄。那次行动导致1600多平民死亡,. k9 X7 x8 P. G- k) S
其中有300个儿童。由此可知,14年后,邓小平对学生和工人游行抗议的回应' U7 S3 w6 ^' m
(加注:64事件)完全合乎他的性格。”(“in 1975 he ordered the army6 w1 C4 X) Z: Y, L
to crack down on a muslim village in Yunnan province, an action( L( ~6 ^1 Q8 t: h
which resulted in 1,600 deaths including those of 300 children. Deng's$ s( j+ l  [% J7 g; k# I) Y
response to the student and worker protests 14 years later was
; Y% a0 L2 z% g1 U6 j7 }' c5 Y# Lhardly out of character.")
( Z: v, P4 R; O/ b, Q2 O7 j . E4 S: Q3 s4 H9 h6 H
    文章提到的被军队镇压的云南穆斯林村庄就是沙甸。那次军队镇压云南沙甸回
2 _0 T" N2 W! x民的事件被称为沙甸事件。, ^, c3 L+ B. c! c3 u# ~+ t5 q

) N, N9 V9 D( V3 b    沙甸事件,是父亲工作生涯中,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一段痛苦经历。( z. T3 f% q+ z* I7 W" P0 i3 k" L
; P9 O- [$ K* d0 e/ S2 X1 T  Z
    1973年父亲从四川三线工厂调回云南工作。1975年沙甸事件武力镇压
2 G- C$ x/ U7 x前,他被省革委会指派,到沙甸做调查,和沙甸回民代表对话,协商。1974年7 M( a+ n* X: b0 Q
底中央来电,指名父亲带领沙甸回民代表赴京办学习班,并参加当时以王洪文为首" s& n( ?+ b9 g4 O! P# J
中央政治局委员们的三次见面会。武力镇压之后,又参加了对回民的安抚善后工作/ U- @# L% t) B& n/ W: z
,父亲亲身经历见证了沙甸事件的很多发展过程。
9 q- D% K) ~: f9 j& p" g  F
0 }# c. x, R: c    1976年春天,我从青海回昆明探亲期间,听父亲讲述过他经历的沙甸事件
0 g$ x6 `9 y% I7 p。以后和父亲相处的日子里,又多次听他讲述有关事件的一些回忆。现在觉得有必1 Z0 \' S& L0 u9 l; m# j& ]/ N! G
要把父亲的讲述写下来,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算是个历史记录。, k) [- S5 v$ z2 i

% Q/ ]. h6 ]4 ^* n1 E# z. K5 |◇ 历史背景2 I( v6 I7 d: J3 I/ {% n  x" r
* @, w1 R* C0 R1 Z) h- C* J
    沙甸,是位于滇南个旧地区的一个有7、8千人左右的回民聚居村庄。
% J1 e' A; a& k9 e4 a, a
! L) I$ O: E. |! s( Z. z7 s! V$ |    沙甸事件,是由文革中派性斗争发展最后导致严重的民族冲突。
( E) W5 K5 C- b2 M( u 1 t. u& i; Q! ^# j4 v& ^
    文革初期,云南的造反派分成两派,八派和炮派。1968年革命委员会成立
, x5 t% z6 H) E: w  U后,八派上台炮派受压。沙甸回民大部分属于炮派,因为人多势重,比较顽固强悍
/ Z( Z0 x, y  Y9 t,不买八派控制的当地革委会的帐,当时滇南地区同属炮派,受到打击迫害的50
/ K; b' N* z. g* V& ~/ z% F# y  F6 W0多人,跑到沙甸来避难,当地八派主导的革委会随即派出以军人为主,一个加强8 s, J0 w. |: H2 L$ k+ g: O: u' b
营编制的庞大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沙甸,号称捅马蜂窝,搞所谓“划线站队”,- x* M  v* B" v0 b% f$ x
批判“反军乱军黑干将”。军宣队进村后,就直接住在清真寺内。这本来只是文革
0 @( e2 x) w$ e1 h% f中常见的派性斗争,但因为沙甸炮派都是回民,这种斗争发展到极端时,八派开始" a% [5 K6 o, J* H- I! ^2 v& k
以侮辱民族侮辱宗教的方式进行,比如强迫被批斗者学猪叫,学猪拱,甚至把工作
8 z6 ?' c, ~4 M; N/ X队吃过的猪骨头丢到水井里等等,派性斗争开始朝民族冲突转变。2 t  g+ z' u( T' w, g
9 c' K. p+ ^7 b' C
◇ 沙甸事件中,革委会和沙甸回民冲突焦点是清真寺是否开放的问题
$ P/ J' h; M0 r3 g# J2 P2 k5 i. ? 3 D: W- l, u4 r; u: b
    从文革初期破四旧开始,沙甸的清真寺就被关闭了。1971年“913”事8 T  ]% p6 b/ `9 u- \1 s
件后,沙甸回民开始上访,要求落实民族宗教政策,开放清真寺,让回民进入清真
( l! ^3 X; ]+ y7 q6 t8 v寺做礼拜。但没有得到解决。
3 v/ I8 C9 `; B% E  X1 ^$ q, ~ , k# v, ^! {! i! ^; [0 z5 W
+ E  `: l: O, x: K# i# }
    1973年10月,沙甸回民自行打开被封闭的清真寺做礼拜。消息传出,红% l1 `5 v1 @, _, A* G3 @$ _: ?
河州和蒙自县的革委会,立即派出有部队和地方干部组成的近百人工作队进驻沙甸
1 p7 L4 _5 x' _7 Q' i2 [搞“反复辟”,封锁道路,不准回民到清真寺做礼拜。回民绕道进去,工作队即用
5 `+ l+ v3 E6 M: h高音喇叭进行干扰,并说“打开清真寺就是否定文化大革命”
( B6 Z$ K9 b- b" U& h" ]  G & u, n) m8 g+ \4 f. ~& r
    1974年,全国开始批林批孔运动。批林批孔运动联系当地实际,沙甸这样
8 w9 l( I  ~  m$ C) t: I9 e的回民地区就变成了批判可兰经,关闭清真寺。
2 v/ ^6 T, D/ O5 M, O0 d: S
7 l& d% s& B# G  ]* B    父亲回忆:“当时省革委负责人执行‘四人帮’路线,派大批工作队到沙甸搞
" j1 L3 a# @& L0 j0 k‘批林批孔’,实际上是批宗教,粗暴干涉回民宗教活动,强行关闭清真寺。省革
# y/ Q( O8 \' Y) p5 p委主任周兴讲:‘他们(回民)打开一万次,你们(指工作队)要关闭一万零一次& O7 H# [, D" L" Z; m
。’由于强行阻止回民进清真寺,引起了冲突。有人上京告状。王洪文批示:‘云7 x8 Q  f( ]5 n; l9 W$ d: z3 g5 Q
南此类事件不少,希望周兴同志亲自抓一抓’ ”
# Y0 ]9 [8 G2 }1 d0 e" ]! U' t 0 T3 x3 h$ o( ~. u
◇ 北京来电! s6 k0 ^4 d- {, `. Q) i' N
; F$ u  t. @9 z% }
    为了镇压遏制沙甸回民的反抗,当地革委会政府,在临近沙甸的鸡街建立了专$ t. ~* E8 e+ S
门对付沙甸的民兵指挥部,沙甸也以原有的民兵武装为基础,并抢夺附近武装部的/ e8 q; D: }8 c6 D; N7 R
枪支,相应建立了民兵团以对抗。两边冲突不断,互有死伤。& |6 j2 V) S% Q% a0 u' O0 D

$ h' d- A  _! m  N; ^" U    1974年底,中央来电,点名由父亲 带领沙甸回民代表上北京解决问题。' J! P, q/ G: f/ r+ z9 ~) O% _$ W
这封电报被省革委印成传单,在昆明市及全省到处张贴散发。我记得母亲当年这样7 w  t. B' y" i# g* v9 }9 Y; o
讲过:“你爸爸在云南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这样出名,他的名字随着中央来电被6 U1 m; m4 x! I
到处张贴散发。”1 S) P9 d- J# u/ c" l; N4 \5 B

/ ]) p& M2 G- `1 N0 |- z    1975年元旦之夜,父亲和另外一个汉族干部带领沙甸回民10个代表,登1 n& J5 m, d  H8 Y
上中央派来接人的三叉戟专机,当夜飞到北京,住进国务院招待所。
) R/ T! M( p* ~: E/ ?1 N! X9 w 9 ~7 N( _8 U4 i9 s5 W7 a! c
    中央来电上面,父亲的名字排在前面。到北京后,带队干部的名字做调整,父7 Z5 [% N0 P. r2 Y% e
亲的名字被排后面。大家都知道,在共产党的体制里,排名顺序非常重要。父亲说# i/ W: _- ^0 k7 p
:“我知道,他们对我犯疑心了。”父亲还说,时任省革委会主任的周兴问过父亲* A+ ^3 r& U. d% k6 I
多次:“你是哪里的回民啊?” 父亲回答是滇东北昭通的(沙甸是滇南)。从周* M3 v! J: v2 `' h" U$ g
的多次问话中,父亲感觉到一种不信任,好像是在探寻父亲和滇南那边的回民有无' v; B3 {0 s; i  `  _
什么关联  O, h) Y5 j3 Z0 w( w0 v! H

; I" ^8 x. K7 J7 }1 J9 _+ V    云南回民分为滇东北,滇西,滇南3块,历史上大多是作为军人从北方而来。
) |/ ?; u, [* A6 K3 ]( \$ f第一次,元朝时期随蒙古军队进入云南。第二次,明朝初年随蓝玉、沐英征战云南+ P$ |0 Q5 B; h$ W" ]6 \% \
,剿灭元末残余小梁王。根据家乡石碑记载,我的祖先就是第二次时,征战云南明9 s( t2 x' R; @) V* z7 ~. i
王朝军队中的一员。回民一般比较彪悍,而云南回民因为先祖的军人历史传统,更& H! F. Q+ M4 m7 [, d1 S" Z8 L  W
加彪悍,最有名的就是清朝咸丰年间的杜文秀造反。那次造反主力是滇西回民。有* o& K- i! v& O: @
意思的是,沙甸所在的滇南回民在那次造反中,被清王朝招安,是镇压杜文秀为首
- I4 x  V! |! o. O, f- \的滇西造反回民的急先锋。滇东北回民也参加造反,老家那个村子因为造反被屠村
* p% |0 m3 |( b,死了上千人,不过并没有和杜文秀的造反回民连成一片。3 v: m: m; N/ R3 [

# o: H0 ~- _) X' u- x1 z: u& i    因为名字排序调整和周兴多次问话,父亲开始很小心了,所有和回民代表的交
$ ?; S! [' k+ y" L涉开会,父亲一定等到那位汉族干部在场才做,自己绝不敢单独和回民代表接触。% k8 r( p" i9 E- }- F6 P

- b) m* p+ I8 G0 o    父亲虽是抗战初期参加共党的干部,一直也自认为对党忠心,但在这种民族关
; f  q$ K" z! K8 W# z系高度敏感紧张时刻,中国传统文化中那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在共9 F7 Z2 o0 b; j0 {. b" f+ W! o
产党内还是起主导作用。共产主义原教旨本来讲“工人没有祖国”,“无产者没有# J- h. }% ?$ y8 N: O) S: o: _8 H
民族性”,但实际上不论是前苏联还是49年后的中国,实际做的完全相反,虽然" ^1 H5 {& D0 m4 a2 D5 @6 T& L
同为共产党人,少数民族的共产党人在政治上,要比汉族共产党人多一个小心:要; q1 m6 a9 M+ i  I: F
时刻提防被戴上“叛国” “独立”“地方民族主义”的帽子。
; }4 l/ S# I6 }, V 8 k8 K5 R! _! @7 B9 e
    父亲回忆:“1974年12月,接到中央通知,要我和XX带领10个回民
3 v/ C8 ~* y8 s- @# L代表上京,在飞机上看到省州市有关负责人和两派头头都来了。到北京后一起开会
  @2 X1 D4 ^4 B" n+ K* J2 [学习,中央领导人三次接见,参加的人有王洪文、吴桂贤、苏振华、陈锡联、纪登
* Y1 D0 u6 D) W) ^, E# h奎。中央宣布派红河州委书记冯治国和回民代表马绍美回红河收缴枪支。王洪文在$ @( |* S7 Y5 d
会上讲“如果不听就要打土围子”。到第三次传达26号文件精神,就说要“实行1 ~9 e% l& f( K! ~' [9 x
军事包围,如不欢迎解放军进村,就采取军事解决”。要参加会议的每个人表态。' c  W/ G2 K& y( t2 Y
我被指定发言。由于初到北京时我的排名在XX之前,后来我的排名就靠后了。由# ^  k! Z# G7 W# F1 y
此使我产生了疑虑,不敢再与回民代表私下接触,和回民代表开会时要有统战部的
. _  d8 y1 n8 W4 {* S  i9 C6 ~$ p人参加。固此,在这次会上我的表态十分慎重,主张劝说回民欢迎解放军进村。”7 B9 G3 d5 S" |  E  E0 R+ J# G- g

. J3 h. `! d# P7 N    父亲对我说过,他在王洪文为首的政治局委员们的接见会上的发言,除了谈到
, B$ f8 X. w! S: N1 P$ C- }2 h要欢迎解放军进村外,还讲了这样一个家乡发生的故事(这个故事我听奶奶也讲过& E$ p8 ~. x+ u+ I: {7 A6 U
):19世纪50-60年代,云南滇西发生了杜文秀回民起义,老家滇东北地区) H; T( v. j" A6 t9 E
回汉关系也高度紧张。有一天,一头疯牛突然跑到了昭通城里最热闹的陡街上,街
0 b: X2 {% O/ z道上有人为了躲避疯牛,就开始奔跑,这一奔跑,造成了恐慌,有人看见别人跑自9 u& O: B, w  ?4 _2 s. v# i; l
己也跟着跑,这时听见有人边跑边喊:“回子造反了!回子造反了!”。一下子回, e6 {( z0 F; f) D5 T# k# ^
民和汉民都各自回家拿出刀枪开始互相砍杀起来,一个疯牛奔跑,就这样毫无理由. W) K3 e6 j- ]4 F' f. R
地引发一场残酷的民族仇杀。父亲给政治局委员们讲这个故事的意思是说,民族关, l4 B, y& B- x- l* `- C7 _( @/ q
系要长期经营和维护,如果不注意做长期维护的工作,到了民族关系高度紧张的时  |7 o" y' w: }# [6 h$ ~0 D9 W7 ?+ U
候,一点点无关的小事,都可能触发大规模的民族冲突。
8 c, g- `& q4 g. d7 b4 x
% y- W3 d# [, _' a3 _    父亲讲的这个故事是不是和昆明血案后,广州最近发生的地铁践踏事故有相似
; U, i3 J# O$ z1 v/ p之处?! A+ ~  o' m8 D

& x/ F7 k/ B" Q  V    父亲回忆:“中央工作组组长袁木(注:就是64后那个国务院发言人)找我0 ~+ A' |: o* i) Q% z2 C9 f0 ~
谈话,我给他讲了回族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特点,还讲了伊斯兰教的“五功”等,
, h6 t3 D" B0 {/ k* G% w5 l希望他正确理解回族和伊斯兰教,他问我对宗教的态度,我用马克思和毛主席对宗! k7 k* w  W: C: p+ V
教的论述来回答他,意在说明信教或不信教是人民群众自己的事,应由人民群众自
+ O, \* \. I5 G+ `/ Z' y已去决定,别人不能“代疱”。他说:“那么你是反对他们的做法(指关闭清真寺
% q6 S+ V; t" u, `,不让回民做礼拜)?”即然他已挑明,我就不作解释了。”0 U5 m6 s; l! \; T+ b+ q' Q, {
8 W& m8 O+ c5 \; G! u
◇ 武装镇压
6 W: S4 t, [6 _3 ?. p2 B; z0 ]4 ] 1 F/ a3 {, H* T' m/ X
    回民代表回到云南后,他们提出的大部分要求省里都同意了,最后最大的一个8 Y; c8 B( K7 ]4 H7 E, z. R4 w  M
争议集中在清真寺的关闭问题。沙甸回民要求政府答应,解放军进驻沙甸后不要关
9 |- d  \6 ?* R# W8 f2 i闭清真寺,但政府对此事不表态。父亲说,周兴很多问题都让步了,但就是对此事
: ~* i4 i0 P# a/ _不表态,而此事也正是沙甸回民最在乎的问题。
# v" a  l5 ?! I  L; b4 w# D' Y
, _. ]$ R: o9 Y+ w    因为政府不答应解放军进村后不关闭清真寺,沙甸回民就不让军队进村,最后
. v" o, o1 i/ }就是武力解决了。7 h' L4 g$ Z$ j
1 a8 t- p; ~% ]' y9 y6 N3 w
    执行武力镇压的是14军,也就是后来的14集团军,有近万人。昆明军区由
2 H/ K/ l+ x# u- \副司令员刘春山指挥。军队先是武装包围村子,和沙甸回民武装形成对峙局面,11 ^& T; I+ Z! m3 O( C, F. F  n
975年7月29日凌晨突然开打。父亲说因为是军事行动,地方干部完全不知情
. h( ?; d$ H# n8 n+ r7 Y。父亲估计可能连周兴都不太清楚军队的进攻行动,就算知道,也可能最后一刻才$ e& @: M9 [2 Y2 r+ S
知道。那是从中央军委,总参,到军区,再到14军的军事行动命令,邓小平时任
; e) z/ E: N' w总参谋长。
1 a7 z' n# `: \6 s: k; E8 d
. e* d0 q+ s0 a+ \    镇压过程非常惨烈。解放军开始采用穿插分割传统战法,凌晨先派一支精干部
  Z, F% |0 B1 M队(当时听说是个侦察连,最近听有人说是一个侦察排。)在一个副团长亲自带领2 a8 u9 N, Z- p
下,偷偷潜入村子,想把沙甸分割成几块,再一块一块吃掉。但是沙甸回民武装警! V$ D; ~/ l# U6 d3 L+ c4 Z  [
惕性非常高,发现部队进村偷袭。立即全民动员,打起人民战争。部队因为在文革8 u1 l! S9 F+ S, V# |$ c
中搞政治学习太多,战斗素质不强,加上地形不熟,穿插分割失败,副团长被打死
& \  `/ Z5 s! m' J& I* _,偷袭部队几乎被全歼。这一下子震动了沙甸前线指挥部。最后为了最大限度保护
( P' o! }  Y: o( M部队避免牺牲,尽快结束军事行动,采取了最极端最容易的方法:调集炮兵部队(
2 d1 _, u. o- G: H7 ]6 _据说是个炮兵师),用炮地毯式轰平整个沙甸村。沙甸回民武装赖以抵抗的工事,% U7 q1 R* L- O" S
只是普通农村民房建筑,勉强挡得住子弹,在炮火攻击面前,完全不堪一击,整个
  j& {. D' X6 N9 b4 ^村子被炮火夷为平地,战死的沙甸回民绝大部分丧生于炮火之中。周兴在沙甸前线
5 v) P3 E$ [0 u* m目睹部队和回民都死了很多人,心中着急,自认为责任重大,当场病倒不起,当年
: \: Q$ i% x& |- s. r8 p10月病逝于北京。
5 a; s% p9 }  `) ~) l
  H. _) l5 Z1 u0 h    当时听到两件事令我印象深刻。其一是,炮火轰平村子后,回民武装完全丧失
5 U/ A* V+ A5 N, N) Y* b5 l0 i0 ]抵抗力,剩下没死的也都身受重伤。部队进村后,开始施行优待俘虏政策。有个战
  x: X2 S! ^( N; ?/ E+ m士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腿被炮火打断躺在地上,就把孩子背起来,想把他送到战
8 d& {+ \8 E. |& T, W9 a地医院去救治。这个孩子在战士背上一声不吭,拉响了战士屁股后面挂着的手榴弹9 a& G+ D& X! n; X3 ^1 v; y1 k- X
,两个人同归于尽。其二是,军事行动结束后,逃到村外避难的一些老弱妇幼,被0 k0 U8 a/ e9 c& i& u; W1 e
允许回来收拾处理亲人遗体和成为废墟的家园,据说她们没有哭泣,脸上毫无表情$ a8 H' j6 \# k9 k
。在场观望者说:“这些人太可怕了,她们要是哭泣,到还不害怕,居然面无表情
9 X' k3 g8 }8 R( G0 E,冷漠以对,让人不寒而栗。”
1 ^# x3 f3 j0 M  V, J 1 L1 `; q0 h$ ?
    父亲回忆:“最后中央决定回民代表回云南,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金冶敏要我跟
1 r( v7 I: ?+ o* u9 j. Q' Y他一起到沙甸工作队,我拒绝了……。7月中旬,看到由周兴签名的一个命令写着+ t8 c. F) J5 @6 h8 u6 ]
‘XXX(父亲)带50人于16点30分到沙甸,不到追究责任。’我只得遵命
1 p1 Z4 ?4 _5 `8 a  l3 d4 n9 T按时到达,加入了工作队,我声明患有周期性瘫痪病,需要单独生活,没有与工作
7 E3 r" M9 N$ Q2 S2 B队住在一起。后来我问红河州委书记,‘周政委要我来,究竟要我干什么?’他叫# c# w  s9 [& C6 D
我直接去问周兴,后来通过李文传话说:‘XXX(父亲)不能走,就在沙甸’。
7 t# o  e) q! s% a, C: |但决定开战,并把沙甸定为反革命武装叛乱,这样的大事,事前并不让我知道,也: S  k- v' i  j' S6 S
不征求我的意见。战斗打响后,又要我表态,我只好向受难群众讲:‘你们应该欢2 q! L- x- p: l6 _& j: ~
迎解放军进村不就没事了。不该修工事设防对抗解放军。’其他只能照本宣科。86 J/ R4 \$ F3 T1 x+ L
月9日接到xxx来信,说:‘估计你有许多困难,也会有些意见,但不管怎样,
1 @/ T/ V) X# J以大局为重,以完成艰巨繁重的政治任务为主,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努力工作为上0 d# J% e8 s+ E5 y% F, R
。你是回族领导同志,做起工作来有利于发挥更大作用。’我看后,心里不是滋味  s" c# ?, d0 ~1 X6 J
。后接省委通知,要我带着50人先回昆明,再到文山去。到了文山让我当回民工1 ]& `' G" F) s6 p$ w: H7 c5 f$ d
作队队长,主要任务是所谓‘平叛’善后工作,安排群众生产、生活,盖房子。做. `6 ?0 N0 o- V. y3 X/ v$ _5 K
安定团结工作。我们先到茂克大队,发现有些回民逃跑了,有的被抓去劳改,有的
) o1 C1 ~4 l: K2 E9 V; `# T6 n办学习班。在学习班把地主分子与群众放在一起学习,要我去讲话,我说你们把地# \% y+ \$ U/ e7 z6 K
主分开。我主要讲了如果欢迎解放军进村,不采取对抗就没事了。后来到小石桥,
% i& R- d$ j6 D1 t  M那里支部书记坚持欢迎解放军进村,避免了灾难,丘北县的河边、旧城、日若三个
' r$ L4 {' u2 G7 f9 N0 j5 W; L  q回民村同样欢迎解放军而没事。”
/ z9 `* w+ r' p0 U- ]2 I
. k4 z$ v: j. u# ~5 O) B    父亲谈到,因为他在沙甸事件中的表现,沙甸军事镇压后,省委某常委曾在常( `9 Y/ d2 X  ^+ D" X" z* g
委会上提出要处分他,不过别的常委听到这个提议后都不表态,父亲才没有被整,
% ]0 B! U! O! m8 D, Q3 T! g此事是另外一个和父亲关系比较好的常委私下透露给父亲的。
3 t/ B- ?0 L% @& ~
7 S3 ^' G9 y3 y8 a    父亲说过多次,当时如果采取围而不打的办法,结局可能会比较好。滇南有好8 A4 y" q8 ~2 C& J+ _( |
几个回民村落,就是采用围而不打的办法,耐心做工作,最后让解放军进了村,避
5 Z. D* V3 u1 m% z3 K免了双方的流血。对沙甸进行军事镇压的决策者们可能这样想:堂堂中国人民解放
* ]; G2 o5 j( i% s6 V5 ?军在中国的地界上,没有进不去的地方,小小沙甸居然胆敢不让解放军进村,反了
7 _: B* Y+ ]( r3 Y) f3 f, N9 D# ~!再等下去就是示弱,不狠狠镇压,军威何在?可是从沙甸回民的角度看,他们捍) _& J# o- j0 J, L) s; r+ n, z7 _
卫的是宪法保障的宗教信仰权。即使是中国1975年年初通过的最左的宪法也有
  k4 g" w$ v5 k  y0 B7 x) K这样的规定:“第二十八条 公民有言论、通信、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 s9 ]1 X0 c5 m
、罢工的自由,有信仰宗教的自由和不信仰宗教、宣传无神论的自由。”打开清真
* y, i0 z* X: ^- U) |寺做礼拜,是最基本的信仰宗教的自由。当然在中国,党从来都高于宪法,军队是
" X3 r  _! Y) E' N/ p3 X8 c党的军队,以宪法来对抗解放军,是反党反军,必遭镇压。
( Y, e) ]# \) A( `, K5 p
# ~% \6 @6 r# _) e6 f    沙甸镇压后政府进行的宣传中,沙甸回民有条罪状是企图建立伊斯兰共和国。0 o4 ~( ?8 o  b# E! i% E, R
我当时问过父亲,他说那不是事实。父亲说他们就是拿了沙甸村里发现的一面有可; q' ]5 {5 Z% i0 \) C8 `
兰经文在上面的旗子作为证据,其实那只是个宗教含义的旗子,根本没有什么独立% H7 S' |3 g9 p) _$ u
建国的意思。想想也是不可能,那么一个小村子,周围都是汉族村庄,想独立建国
) j8 }* T/ ]4 C' t?简直是笑话。如果想独立建国,那他们为什么还一直不断地上访,最后到北京去
  o- t2 i, l2 z4 s% C$ o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为什么当时政府要如此宣传,原因很简单,死了这么多人- U: t$ i& h7 f+ k4 S3 i' W
,必须最大限度使军事镇压合理化正义化。只要被戴上叛国分裂祖国的帽子,就罪
# ]$ ~7 E+ ~5 [; t: N该万死,没有任何人会同情。
) B. _9 ]% F% g" n$ i  r& G + B1 O6 C- u. l  l
    最近看到网上有文章说,沙甸事件起因,是一个排手无寸铁的解放军进入沙甸
  D3 D# Q& ?: q' @" D4 c, f去做毛泽东思想宣传工作,结果全部被割喉杀害,解放军才被迫用炮火消灭回民武* z1 h) S* B; M) L
装,这也是个不实的说法。第一,当时我从来没有听父亲讲过此事,我最近问母亲2 J- h5 J: u2 v& G3 q- V  g
,她也说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说法。第二,当时政府有个沙甸平叛宣传提纲,里面列8 X: C3 E( J9 M* i
举了30大罪状,但却没有这条罪状。如果沙甸回民真的割喉杀害了一个排手无寸
- |: R( T6 C/ l5 y% N' y铁的解放军,罪状中应该明确列出这一条,这为军事镇压提供了强有力证据。凡是
2 q% h! f" N' ?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政治宣传效果的威力,如果这样的罪行是真的,绝无
; b7 H0 W2 \- [( a2 }可能把这么重要的情况隐去完全不提。沙甸回民武装是打死了一个小分队的解放军
: r& U6 d( C7 J( I1 R,不过那不是手无寸铁,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只是来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军人,而' I0 L- R  Z: \8 B* }( s. z
是全副武装凌晨潜入村子打分割穿插的侦察部队。
! u6 s" H. {/ `5 H
' r3 `& F7 m, y' j0 m- J    关于军队这方的死亡人数,维基百科说,军方死亡人数为130多人,这正好: G$ e: Q, {& O" G4 c7 q8 G
是一个连的兵力人数。猛烈炮火攻击后,沙甸回民武装基本没有抵抗,军队自此以
* T8 j7 m0 I3 ?# I. k  U后应该没有更多伤亡,所以军队战死的人员,应该是凌晨潜入村子,被回民武装歼
  R$ P$ T7 W. W! l7 q7 A. ~灭的那支打穿插分割的小分队。这么看来,我当时听到小分队是一个连的可能性很2 r  \& f7 Q. G* Z6 P) \
大。& M" B% W7 y; h0 |
. d) I2 i4 \; |& Q! A  W
    我记得父亲母亲当时讲述沙甸事件时,还有如下评论:( c1 D7 o0 w4 v/ [) u7 u! I

& f$ H7 |, l: G( X' a* _6 h    禁止和消灭宗教,反宗教,限制宗教,都非常愚蠢。宗教,那可是有上千年历1 T3 H* Z1 Z% h$ j' h
史的信仰,世界上那么多民族,那么多人,信奉了那么长时间,那种精神力量有多
) l7 H! }! r9 f6 J/ {大,你怎么可能禁止反对得了。你越禁止,它就越反抗,他的信徒就越信,越有市
8 U' t, h5 J  A; O4 y场,传播得越快。宗教当然也可能会消亡,但那应该是个自然的过程,精神的力量1 M7 ^/ y# w- b" d
只能被另外一种精神的力量去征服,从而走向消亡。任何外力想去消灭宗教的做法4 A% E: H. c0 ~, J' ~, @
都不可能成功。共产主义作为人类一种信仰,不过百多年历史,怎么有人可以如此' a- ^; |# l+ [6 H9 D) q/ H
不自量力,如此狂妄,居然要向宗教宣战。伊斯兰教创始人穆哈默德的形象是一手
. p3 c; Q: O$ \拿宝剑,一手拿可兰经,这是它的一个特点,你要灭它,它一定挥起宝剑和你拼一
2 X3 O! h0 p& A# Y; s, Q死活。& W: i; K# d: C3 K
& e+ N" H3 |) P! C5 O1 P
◇ 安抚平反和后续影响5 j1 c8 k+ G2 G/ B' O
; V( N, s- d. Q# v# j
    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沙甸事件被平反。
9 ]% N( {, O- Z; G, q, T
6 ?. W! p6 s: N  B8 Q. Q, W3 c; U    父亲回忆:“1977年我组织滇西、滇东北回民参观团,我在参观团学习会
& x1 k7 T. [# c. \上讲了对沙甸事件的看法:‘文革中两派背离了大联合的指示,背离了毛主席安定- k/ D8 t! r9 q0 M' s( Y* `- `' }9 q
团结的方针,搞两派斗争,进行批林批孔批宗教,关闭清真寺,回民则要求开放清1 ?% }2 b6 S: i) |4 H
真寺,形成用枪杆子去互斗,发展到军事包围;有的村欢迎解放军进村就没事,有" B; E5 h  f/ [
的持枪挖工事对抗,以致军事解决,使人民和国家均遭到重大损失。后经善后工作
; w5 @" h' B# N# s" y2 F,国家拨巨款重建家园,解决生产生活问题,才逐渐恢复。沙甸事件是局部问题," A3 s/ X/ ^% w* K/ _' b7 W
昆明及滇西、曲靖、昭通等地就没有发生冲击宗教问题。这些地区的回民村寨都平; {# A; w9 U$ Z5 A  ^
静无事。’我讲这段话的意思主要说明沙甸事件不是‘反革命武装叛乱’(尽管当7 m% a- [4 e! N& q) j+ S* r
时沙甸事件尚未平反),而是‘两派斗争’所引起的。1979年省委召开干部会
# u6 Y7 _2 s- K% z$ W& E$ b* ^议讨论沙甸事件平反问题,我发言表态赞成平反。在平反具体工作中,由于有少数6 m: U) Z, O5 A/ q( s7 C1 D6 z* @9 a
回民对我的工作有些误解,我没有参加平反的全过程。但在平反工作结束,省委办( `6 i1 U1 `- ?5 q/ I2 q
公厅写出准备报送中央的《沙甸事件平反工作总结报告》送来征求我的意见,我认& A. m7 Y* O5 N' a
为平反工作是好的,我表示同意,并签了名。”
" X4 z; y; Q+ G+ @. |; n
7 h1 A, h: ^( y/ N. f    关于沙甸事件的责任,中央下发平反文件中归咎于四人帮,其实邓小平也牵涉
0 W; o, Y" J2 ?+ r0 Z$ ~其中负有责任。他当时是总参谋长,沙甸军事镇压的命令一定是他下达。他当时大
6 F0 U: B! u  `力提倡“整顿”,“打土围子”,这种镇压符合他的主张。父亲说过多次,“邓小
7 J6 h$ P! T+ h& f& O& D平怎么不知道?他当然知道,他还讲了‘不打不足以平民愤’的话,我都记在笔记+ u3 j2 O9 ^5 i- O# v
本上。”。父亲是在什么情况下听到邓小平讲此话,我没有追问。我估计是沙甸军
0 R" S9 y1 L. o' L% ^) t8 K! W" _3 S事镇压后,传达中央领导讲话时记录下来的。父亲过世后,留下很多笔记本,都放
& ]/ D+ H" Y4 P2 j# f- x5 B3 m% }在家里一个大柜子里,下次回家有空好好去翻翻看,不过父亲的字相当潦草,很难
5 w5 h& W% L( J/ _! h4 e认。
7 D( x: r6 D$ n' e 1 L5 ]% C: R1 I7 i7 O0 {9 ?
  谈到64事件,父亲常会这样说:“我早知道会有那样的结局,你们不了解他
' E7 ]: T# t7 ?& ]- f(邓),他敢下手而且一下手就很重。”。像父亲这种层级的地方干部,不可能和: o) c" t% B: }, _% c3 ]
邓有多少接触。我读过父亲的回忆录,他和邓最近距离接触,是1951年4月在1 X2 P3 S: x/ e& ]( |8 L* X
北京参加完全国第一次组织工作会议,返回云南路上,先和云南代表团一起飞抵重/ v+ V4 R1 h* D
庆,受到时任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的接见并聆听他的讲话。父亲关于邓和64的
& v1 X4 N( G+ j6 r评论,估计就是基于沙甸事件中的经历了。: l! s8 r) |- ~4 ~! b: P
1 ?+ ~. h- {5 n! v* e
    沙甸事件平反后,政府给与很多特殊优惠政策和巨大的资金扶持,帮助重建家0 U+ d% s3 E/ m0 A- R
园,沙甸经济发展很快,在当地成为一个相当富裕的村子。每届省政协副主席中,
" T9 X) v& t2 F5 X% T# J* P: u必定有一个来自沙甸。因为那是一个曾公然武装对抗政府和解放军,并为此付出上% u6 m$ W. S5 q1 N/ l7 W7 Y5 @
千人生命的村子,沙甸这个名字在云南有点让人生畏。
' O5 i- c) Z0 y9 h9 E+ A ; Q6 H8 _9 Z6 u
    1996年我回国时,姐姐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她几天前在昆明乘出租车,1 l+ ^$ C( m( w- I
上车后司机就对她讲:“唉,刚才真倒霉,我的车和另一个小货车擦撞了,是对方
4 G+ v& x! s7 {/ d3 m9 ~的责任。我下车想找他理论求赔偿,发现对方是沙甸的回民,吓得我赶紧躲开,自
% I3 o9 j$ Z, s0 C. N" z5 Y" ]% u认倒霉算了”。' H! b! }0 x+ k, w8 b! w

  U- g4 a5 M! O- T$ t    沙甸事件,也使云南的各级政府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对任何牵涉到回民的问/ V5 U) ~, Z' t% }4 X
题,非常小心,非常慎重,觉得是个烫手山芋非常棘手,尽可能回避躲开。
5 [- Y2 D/ m6 j  s, c( o4 O
3 B, F  |. ~5 L$ r    我老家那个村子在滇东北地区回民中很有名,清朝咸丰年间有过和沙甸同样的
  h2 z/ D& D$ J5 V) b, x经历:也是个7、8千人的村庄,武装对抗清朝军队的围剿,最后被屠村,被杀的
7 y& t$ G$ j2 A7 i人数和沙甸事件中的1600人很相近,史料记载,破村战斗中,“共毙回匪7百
- ~9 z3 F( [, k! W& M6 \8 A多名”,破村后,“设杀场于村后之丁家湾,……。每次杀十人,共杀八百多人”  M, @2 ?; x5 s+ _. E- f: `3 N
。上世纪90年代,为反抗计划生育政策,该村领头联合周围回民村落一共几千人) j0 G0 x' v- P
,打进县城砸了计生委办公室。此事以后不了了之,政府不敢处理,计划生育再也
1 }2 X/ J% M$ y& j; Z, W! B! [9 f+ K不敢管那里的回民村落。为什么会这样?我想是沙甸事件的阴影,还深深留在政府# s+ l, w# n" c9 R  j
官员们的心中。
6 S+ t- f0 H$ |! H) G; D- J* z0 q( _
- e$ C) z% }$ Q" t0 q    沙甸事件平反以后,回民中一些不良极端分子,利用政府对沙甸事件后怕再出! @+ X8 e# Y3 `+ v+ u
事的畏惧心理,横行霸道,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猖狂至极,最后发展到顶峰,就
  G" j' d1 B  j0 _) _有了90年代初的平远街事件。平远街,是位于滇南文山州的一个回民聚集区。从
4 {; k3 \% j* ]) s  S80年代开始,直到90年代初,那里成了一个法外之地,疯狂贩卖毒品,私自拥. D5 w! e' k: f. `. K( A4 [! p
有并贩卖军火,欺负相邻其他民族人民,各级政府都不敢管。去年回国,一个当时3 {9 }* u) Z5 J) U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同学给我讲了这样一件事:那时联合国有一个项目,同学被指派
( c. O) _) _9 Q7 T3 H1 F到平远街去谈,劝说当地参加这个项目,使生活走上正途。去的时候,同学由两个$ \: C# Q# \; @2 w$ ^) P% w6 {( S
全副武装的武警跟着保护,如同进入匪区,进镇子后,正赶上伊斯兰教的一个宗教! v5 j* \+ T7 I! [
节日,满街贴着悼念沙甸为主为教殉难烈士的标语。同学没能说服他们,那里搞非8 s7 Q) Q) v9 t0 u
法生意赚钱赚疯了,根本不为同学的建议所动。以后上级政府实在忍无可忍,终于
0 r: n1 n" |8 Y  Z! C  m下定决心,出动2000武警,剿灭了毒贩非法武装,一举捣毁毒贩巢穴,把为首& j- X2 C* U5 b* l5 a. R; P
作恶之人抓起来判了刑,该杀的,该关的关,才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法制和秩序。据- n9 x5 `! C4 N: V$ L( e2 L' f6 s
同学说,平远街武警开打以后,周围的彝族苗族壮族瑶族村落一片欢呼庆祝之声,
0 E5 k) p% |6 N$ \( b  R% n& [大家自发地在村里把家里的碗盆锄头镰刀拿出来敲打,高声大喊:“灭回子了!灭# J7 i  O1 T9 F* ?; V
回子了!”,由此可见,周围各族民众对平远街憎恨之深。' ?* L, L( d  S

- d6 _* b2 }& ]" W5 G    父亲虽然80年代初就离休了,但他对沙甸事件平反以后,政府对回民中的一
1 d6 |0 }8 M/ E. c' ?) a些不良极端分子的违法行为过分纵容和软弱,颇有意见。父亲谈到此问题时,常会. i! Y4 a1 l1 H) I1 p
提到云南历史上清朝时期的两个人:一个是他最推崇的当过云贵总督的林则徐,林
& ~0 M" i" ^( U则徐处理回汉纠纷的原则是:“不分回汉,只论良莠”。就是说事情按照是非曲直. K; t. r6 @) O0 G1 i
对错去处理,不管回族还是汉族。父亲说这是个好的民族政策,按照这个原则,平
6 y; V, D) B& w: A% P远街那样的违法之事,政府早该果断处理。另外一个人是当过云南巡抚的舒兴阿,
( a3 X! T; y% W+ y他处理回汉纠纷的做法是,“奉宪灭回,净剿回子八百里”,那是杀杀杀的民族仇$ R- E6 F! g* x( ^% F# R
杀民族歧视政策,父亲说,那样的民族政策,只会加剧民族之间的仇恨和分裂,一9 v: w7 p3 F1 k# z
定不会成功。
) P- l9 {8 j4 ?( @8 p3 S+ k7 w7 U & J, w7 G6 x, m% x* \
    这次回国在昆明期间,外甥女安排我到一个经络馆去拉筋,据说是“筋拉1寸
6 F8 ]0 N) f& K2 q( f2 o/ i9 u,寿增10年”。给我做经络拉筋的齐齐老师,20多岁,汉族,云南宣威人。我
2 X3 o1 X8 i! \; y; f0 h: D- p和她聊天时,问她家乡有无少数民族,她说:“基本没有,只有回族“。她反问我8 Y3 p3 ?" [1 T% Y0 B" g
:”你对回族印象怎样?”我说没有什么印象。她接着说:“我们都对回族印象不( M2 H( q* K! Y* A) Z8 `/ Q
好,回族太霸道,我读高中时,学校里有个回族同学,非常调皮,爱打架,是全校5 Y- W/ v3 A& Y
有名的坏学生”。我心里暗暗发笑,要是她知道我是回族,一定会很尴尬。不过这
: j% @1 y. Y" K( S) w0 n( H也正好说明,她说的是真心话。
8 V* u8 d* S" ~3 P
* M" z- ?8 @9 [" G) L◇ 今日沙甸
) u. l+ F: p: f5 f& J0 ?
; c, D- U; h9 {& t6 }3 f3 u3 Z. G* e( c    这次回国期间,在去元阳看梯田的路上,途经个旧时,拐到沙甸村做了短暂停
, ~, C4 _% l" Q7 u8 O
8 ~* k" k3 u# q0 _  Z; t5 X 0 T  p& {; p7 p3 _
    街道建筑修建得都很漂亮,可是没有什么人和车,到处冷冷清清。为什么会这# e6 d, I% X% y9 k6 l
样?估计和全中国各地的农村状况一样,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做生意去了,剩下的都. {% f: G6 x0 u& `% M5 ^/ O: S% v
是老弱年幼。我们中午时分开车进沙甸镇后,本来想吃顿午饭,可是很多餐馆虽然
$ C% E* F" G7 K挂着牌子,但却关着门。有个餐馆开着门,进去后,没有人吃饭,也没有人出来打  e0 m, a* g+ H% b. b3 P
招呼,问了一个路人,他告诉我们村边有个餐馆可以吃饭,我们到了村边后,才找9 X0 S7 j, U! @" o1 k
到餐馆吃上饭。
( {/ k6 F) U4 ]) s) B( K" E+ A % I7 @6 I( ^1 J/ U: K: o* Z
    紧邻沙甸的这个村叫鸡街,汉族聚集区,当年在革委员会支持下,建立的直接1 H7 n' J4 O0 G( G0 i
和沙甸对抗的鸡街民兵联合指挥部就是以这里为基地。观察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6 |0 [* u+ M+ U
沙甸村边界地带的一条回汉杂居街道上,清真餐馆当然都会注明是清真回族餐馆,/ c, S: b6 S8 N- R1 r( f5 n) ~5 H4 x
但是不少汉族餐馆的招牌上,在注明川菜山西小吃等地方风味的同时,还会加注两
1 B' V& u0 C6 t3 j% ]. z0 \- P字:汉族。这是在其它任何地区都看不到的现象。回昆明后,就此事请教了朋友,5 |2 y* Z) W6 i! w3 m6 _
他说应该是汉族餐馆怕回民误食了他们餐馆的菜饭后惹出事来,所以才在招牌上特
, t: c/ V+ ?- ~8 J7 _( ^加注了汉族两字。# F5 X9 K! z. |5 @: D+ V$ k
. _5 L. T# n0 r' O. ~/ j$ P+ H
! C( o4 _$ w: U- G7 a6 ~# I
原载《万维网》
! t6 p  S! |1 H) J* L. P! nhttp://www.cnd.org/CR/ZK14/cr767.gb.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4 15:02 , Processed in 0.07714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