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50|回复: 0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回忆《四五论坛》)

[复制链接]

0

主题

8174

帖子

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
发表于 2015-1-26 07: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北京)

                 一   孤独的产妇

    1981年4月,新春的温暖给我们新建立的小家庭带来了无限的喜悦和希
望。我腹中的胎儿不停地躁动着,告诉我们那即将出世的他将会给我们的
生活增添更大的快乐。
    9日清晨,我在母亲家等着杨靖接我去医院做产前检查。我沉浸在幸福
的遐想中。老母心疼地说:“你看你的脚肿的,7个月肚子可够大的,杨靖
来告诉他以后天天下班来陪你走走遛遛,你年龄大又生头胎,这可是大事
。”
    正说着,突然门外走进三个人,自称是公安局的,让我母亲回避。母
亲走出后,他们对我说:“今天凌晨两点,杨靖被拘留了。”
    “什么?”我惊呆了,心突突地跳,头嗡地大了,趔趄着倚在桌边,
抬头盯着一个年约四十七八岁却有着一副小白脸的男人,问:“为什么拘
“你不用为什么,问题还在调查之中。”
    “既然问题还没调查清楚,怎么就可以拘留人呢?”我愤愤地问。
    小白脸毫不在意,狡猾地咧咧嘴反问道:“你能不知道吗?你说说昨
天晚上你去哪儿了?看见谁了?杨靖给你什么了?”
    似乎为了提醒我,小白脸又说:“付申奇、何求都已经被拘留了,情
况我们知道得很清楚。”这无疑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并给我施加压力。
    我禁闭嘴唇,咬牙思忖着,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我心里当然很清
楚,他指的是什么,对,就是在昨晚,我的确在场,但那不过是朋友间的
正常交流讨论,如果这也算是违法行为而被拘留,那执法人员的执法依据
是什么,中国人还有多少交友的自由。
    昨晚的情况是这样的,晚上七点钟,我按约来到民族宫前,杨靖、付
申奇、何求及一个自称姓苏的中年人已在场,初次见到付、何二人,我很
高兴,而对姓苏的人明显表示出反感。这人我曾见过两次,五十来岁,黝
黑体壮,讲话爱夸大其词,前后矛盾,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我总感到他
的身份有来头。他自称是东长安街体育场的,认识不久后,杨靖曾去体育
场打听他,却被告知:并无此人。
    今天他怎么来了?我心中不免犯嘀咕。
    他们一排坐在栅栏下的石阶上,我因身孕太大,就站在一旁。
    4月的北京,依然春寒阵阵,街道上弥漫着尘沙,路上行人稀少,民族
宫前宽阔的广场空荡荡的。这时,突然出现的两个男女令我起了疑心。
    就在杨靖坐下没几分钟,这一男一女也坐在了紧邻的石阶上,男人倚
坐在铁栏间的粗墩上,可谓近在咫尺。
    不说他们的一对男女,是因为他们太不象恋人或夫妻了。他们三十几
岁,正襟危坐,沉默不语,直到我们走,他们都没说过一句话。男人手托
双腮,毫无表情,女人双臂交叉,眼光不时往这边瞟来瞟去。
    我奇怪,偌大广场,为何偏偏坐在这里?
    杨靖他们始终没有留意身边不正常的情况,兀自热烈交谈着各地民运
工作的近况。我把自己的观察告诉他们。他们便站起来,边走边谈,我们
走出十多米时,那对男女也走开了。
    杨靖和我同付申奇、何求分手后,就到西单路口冷饮店用餐,临走时
杨靖给我一份手稿,这是他们讨论后起草的一份《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信
》,主要内容是这样的:
    1、现行的各级选举制度不民族,不合理,要求切实实行自下而上的民
主制度。
    2、言论自由是民族制度的基石,只有真正实现言论自由才可达到如实
表现各阶层人员意愿。
    杨靖让我连夜复写六份,次日上午交给他。他还安排好,上午他陪我
去医院做孕期体检,下午他们一起去人大常委会递交请愿信。
    这时,小白脸开始向我要杨靖要我复写的材料。我心里有些暗暗着急
,因为装材料的尼龙包里还装有另一份材料,那是刘青的弟弟刘念春让我
复写的稿件,即刘青在陕西监狱里写的《沮丧的回忆》文章中的第六部分
,两份材料在一个包内,我怎么办呢?今天来的几个人显然不知道此事,
决不能让他们发现,一定要保住这份材料。
    当时我们在屋里谈话,尼龙包在外边,我说:“请你等一下,我找找
去。”
    我走到外屋,这翻翻,那翻翻,动作很慢,拿起包的时候,一手伸进
去,捏住了刘青的稿件,向门口快走两步,借着外屋隔扇的遮掩,迅速抽
出稿件,塞进我弟弟被子下边,我摒住呼吸看看确实放好了,才进屋将材
料交给公安。
    他们临走前,我说:“以我的了解,我不相信杨靖会犯法,你们在调
查,我也会去调查,怎么和你们联系?”
    他说让我等通知,还不让我与任何人联系。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1981年4月9日这天,就在这同一时间全国各地民
刊组织负责人几乎都被抓,北京徐文立、杨靖,上海付申奇,广州何求,
天津刘士贤,吕洪来,山东孙丰等。
    4月10日下午,小白脸等二人又来我家,对我讲了四点要求:
    1、杨靖被拘之事不要向任何人讲;
    2、你不要有活动;
    3、你也是有问题的,现因你怀孕不能拘留你,等过了哺乳期再说;
    4、那天,我们去你家是带着搜查证的,只是没搜,我们随时还会搜查
的。
    我气急了,不依不饶地对他嚷道:“你们凭哪条法律说我也有问题,
用不着照顾,真有问题,你们就把我也拘留起来吧,你说有什么问题?带
着搜查证却没搜,你们敢吗?回去怎么交代?满口胡言!我有行动自由,
你们规定不着。”
    气急之下,我觉得肚子里像是搅翻了锅,阵阵坠痛,满身大汗。
    他们走后,我立刻骑上车,直奔朝阳区。我想找朱锐,告诉她此事,
再让她通知别人。
    谁知我骑到工人体育场也没找到朝阳师范学校在哪里,我实在太疲惫
了,我只好打道回府。
    第二天一上班,公安局的那个小白脸就来到我单位,问我昨天下午去
哪了,后我知道自杨靖出事后,公安局一直派人长时期在单位,在街道监
视我的行踪。
    4月18日,晚上9点半,派出所通知我去一趟。
    小白脸坐在一间屋里,对我讲:“经上级审查批准,杨靖因反革命罪
被逮捕,你来签字。”
    “他没有犯法行为,我不承认他是反革命。”
    “你敢对他负责吗?”他问。
    “敢!”我斩钉截铁。
    “你签字吧!”他说。
    “事情没弄清,我不签。”
    “如果你不签,明天我们就到你们单位去找你们党支部书记,把这事
告诉他。”
    “告吧,我不签。我问你,具体的反革命罪行是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的。”
    “可以上诉吗?”
    “可以。”
    “我要见杨靖。”
    “法律规定,审查期间,不能见,什么时候能见,会通知你。”

                  二   我认识的杨靖

    我是在1978年初秋认识杨靖的。
    他文质彬彬的气质,渊博的知识,幽默的谈吐吸引了我。是我初恋的
朋友,也是我心中的老师。我们经常约会,在西单路口的林因道上,虽没
有太多的浪漫,但也有很多的浓情蜜意。
    当西单路口公汽车站长长的围墙上有大字报出现时,我们马上就被吸
引了。人们在这里评论毛泽东的功过,揭露中共的专制统治,呼吁民主,
很多观点,同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我曾是一个一心听党的话,立志作个有为的青年,但那时已对以前的
政治信仰及观念发生了怀疑,对那永远空洞僵化的宣传口号由衷产生逆反
心理。在民主墙前看到人们思想空前活跃、讨论、演讲、辩论,人们的思
想空前活跃。
    12月,魏京生写的《第五个现代化》一文我非常赞同,此文后来广为
流传,瞬间民主墙成为关心中国命运的热血青年交流聚会的俱乐部。
    11月25日,美国著名专栏作家诺瓦克在墙前说:“明天我去见邓小平
,我们要谈很多问题,你们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们问一下。”
    群众立刻提出了很多大家关注的问题。26日晚上,诺瓦克委托另一名
记者用清晰的汉语传达了邓小平的答复:“民主墙是个好东西。人民有权
利”、“毛泽东三七开,我只有对半开。”
    人群沸腾了,上千人拥挤在民主墙前,欢呼雀跃,草坪里,树枝上,
华灯的灯杆上,到处都是欢呼的人。
    然而,事实上,当时人们还没有想到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人民真
诚的呼声,要通过外国人的口才能与上面的人沟通?中国人自己为什么没


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侯  杰

    一个青年被剥夺了自由,一个资本家家庭被剥夺了财产,一个老知识
分子被剥夺了生命,这就是《铁屋中的绿树》给我们讲述的中国人权。
    2000年初,我同北京的永海兄商量编辑一个关于异见人士生存状况的
小册子,计划在北京的异见人士中征集稿件。
    2000年的秋,北京知名异见人、民主墙时期《四五论坛》成员杨靖交
给我这篇名为《铁屋中的绿树》的文章,并请我代为修改、润色。
    此文作者马淑季女士是杨靖的夫人,也是《四五论坛》成员之一。
    真没想到,我草草浏览一遍,即被此文深深地吸引住了。文中那女性
特有的细腻和情感,那以白描的笔触娓娓道来的故事,那近乎滴血的往事
回忆引起我对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的思考。
    此文从杨靖被捕切入,写了一个临产的妻子、一个孤独的母亲生子、
育子的艰难过程,也写了一个普通的青年为了追求为人的起码权利而抛妻
别子牢中苦渡的凄惨故事。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马淑季女士还写出了中国人权问题的历史感。她追
溯了自己家庭的人权际遇和个人对人权认识的发展脉络,讲述了一个自食
其力的资本家,在革命的洪流下,个人资产被剥夺甚至是主动“奉献”的
故事。她还讲述了一个老知识分子不堪革命的摧残,自行了断自己生命的
故事。
    这是怎样的人权?
    从杨靖的为了人权而坐牢,到一个资本家的个人财产被剥夺,到一个
知识分子自行了断生命,她为我们展示了“新中国”中国人的人权概貌。
    不可否认的是,马淑季女士笔下的故事多已成为过去,但是,这段历
史并没有被真正的清算过,而且,造成这些悲惨的人权记录的“共产主义
运动”并没有彻底的完结,只要“共产主义运动”继续存在,剥夺个人财
产、剥夺人权、甚至剥夺人的生命的故事就还会继续发生。
    “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二代掌门、教父之一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
味着背叛!”
    今天的“共产主义运动”传人和新掌门人,决不应该忘记过去的一切
!每一个经历过和没经历过那个剥夺人权、剥夺个人财产和剥夺人的生命
的历史时期的中国人,甚至整个人类都不应该忘记!

    记住过去,为的是避免悲剧的再现!(2000年2月10日于病中)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 ... ?fid=58&id=141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0-2 07:30 , Processed in 0.09423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