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53|回复: 2

朱毅:李九莲35祭及献词集萃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发表于 2012-12-21 16: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毅: 天地见证  洒祭世纪坛的青光岭红土——李九莲35祭及献词集萃
& @+ w0 `3 M* R* H
8 M0 h1 Y/ @# G8 c     2012年12月14日,反文革思想前驱李九莲就义35周年。
7 x! k0 H, l$ l- f+ Y- k7 N$ S    12月6日,李九莲、钟海源、胡绩伟、杨佳与97位自焚藏人的遗像在京北某酒楼包间一壁肃然并列: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李九莲就义时年仅31岁,她短暂一生是大悲悯、大忧患、大质疑、大透视的一生。身为草根的李九莲,不仅其大公民忧患与执着的巨大而即时的影响,为浩劫中国所仅见,而且其激发的反极左群众性抗争,早于四五运动近两年。与天国的中国的眸子一道注目中国,忧患中国,祈望中国,召唤中国,这正是圣女李九莲最期待的追思方式。老鬼宣读的、为胡耀邦写出李九莲案调查清样的新华社著名记者戴煌的主题追思,高屋建瓴,沉痛深刻。
0 T; P2 _6 T; N' t" O3 w  X     生命之祈的最后仪程,贴着李九莲画眉坳工作证的一方精致木盒终于打开,露出金丝缎包裹的青光岭红土——这是当年的辩护士们专为35祭在李九莲喋血地庄严采集的;其中的三分之一,六日追思之前笔者已亲自洒祭在中华世纪坛世纪钟亭南边花坛的女贞树下——每一位与会的追思者,都从手中的白菊撷取三五花瓣,虔敬地洒祭在盒内的红土之上......“历史将宣判我无罪!”天上人间,60个被冤狱的辩护士,600余被株连的良知,38年前的九个多月里日日夜夜为李九莲悲怆呼号的赣州人民,请铭记:永远铭记当年启动李九莲大冤案平反的良知老人——敬爱的戴煌、朱立,永远铭记以空前规格有力推动李案平反的胡耀邦、宋庆龄、习仲勋、刘复之......也请铭记35年之后在历史的回音壁前为圣女洒祭花瓣的人们,他们是——9 Q* M$ {4 i% F  x! f7 H
     中国1957年学奠基者、民间思想集大成研究家、北大教授钱理群,萨哈罗夫人权奖中国得主胡佳,《青春之歌》作者杨沫之子、流亡中仍悲歌李九莲的《血色黄昏》作者老鬼及其妻张丽娜,80年代即关注李案的著名学者戴晴,改革理论家、宪章派翘楚、中央党校教授杜光,北大五一九前驱、陈平福文字狱第一联署人王书瑶,维权巾帼王荔蕻、四海仰誉的杨侠母亲王静梅,诗人王藏,藏人艺术家邝老五,著名行为艺术家郭盖、追魂、人权律师丁家喜与铁玫瑰园园主严正学、朱春柳等。/ s4 w. ^: F5 a, b9 x
      钱理群教授、王静梅女士、中央台杜老师与笔者,先后亲捧李九莲遗照在铁玫瑰园与追思群合影,以定格35祭哀荣隆祀。
6 F& c' N# W* F  s# j5 |% A      因远离北京或早有另约不能与会的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著名政治学者高瑜等,均以不同形式对聚会表示关注与支持,对聚会人员表示问候。著名学者傅国涌就是当日发来献词:
0 _1 P; v. U6 G9 ^+ @6 e    “感谢李九莲在黑暗时代流出的热血,化作了对这块土地的深深祝福。在她被杀三十五年之后,专制的铁索依然困锁着这个苦难的民族,通往自由的路上仍布满荆棘和铁蒺藜,但表面的繁华已遮掩不住骨子里的糜烂和虚弱。"
7 T7 ^1 `: y' l3 A' @% P, i
   
红土,渗透李九莲碧血的青光岭红土!它们见证着红土地中世纪的一个十二月十四日,口含竹签、背负死标的中华女儿,只穿着袜子被押上凛冽的山坳,它们见证着枪响前后贞女的不屈不瞑、黑夜的亘古奇耻、乃至次日被仓皇掩埋,灭迹无踪......它们见证着圣女奋入《门槛》时一语成籖的绝命辞:
- n& y; G% b0 d; u( I     “谁准备用真理的花环装饰自己,谁同时就得准备让粪土包裹自己纯洁的灵魂!”
1 X% C( o7 e9 y
       红土,渗透李九莲碧血的青光岭红土!它们象征着林昭、钟海源、张志新、王佩英、卜琴父、谢聚璋、马正秀、丁祖晓等中华思想的女儿之圣洁、壮烈、坚贞与苦难牺牲,写照着辛亥革命乃至鸦片战争以来人权中国仁人志士苏醒抗争的伟大史诗与生命悲剧!
' R! }) ~, X- ~* x0 A% ]; i" s       本来约定李九莲祭日正午,与胡佳老鬼高瑜们一道洒祭或见证,把洒入铁玫瑰园追思花瓣的青光岭红土,洒祭在中华世纪坛世纪钟亭周边的花坛的女贞树中,以象征中华圣女们史诗般的圣烈,真实地芬芳与长青着中华世纪坛,象征思想与苦难交响的世纪中国的生命悲剧,警示与悠长在中华世纪钟沉重的轰鸣之中:那无疑是后继者们对倒下的前驱最神圣顶礼,也是见证者们最庄严的自励........以致因数九隆冬、年逾耄耋本不在预约之列的杜光老人,顾不得连日头晕,也专函执意要求亲临见证!  
. m3 z9 r! E, f1 Q; w, F: k      随即发生的一切,当与预约见证者的高敏度相关,更与世纪钟亭距离刘霞囚居的寓所不过一箭之遥相连——" v3 w  d1 m4 v/ R# x* Z
      十二日正午,正校录着上海劳改局综合报告的林昭加刑材料,国安突至,和颜悦色宣布明天必旅游我.......尽管我抗议:当年我在中央纪委办公厅直接向八部委同时申告李九莲冤案,就是胡耀邦、习仲勋、刘复之支持协调精心操作的啊,然而次日,依然相继传来西城、昌平、京北预约者见证者被美丽和谐,尤其遭遇通州国宝暴力阻禁外出的胡佳,甚至面临断炊之困!......
$ h! L) }! _4 L# b      十三日下午,国安们簇拥着我向鹫峰疾驰之际,预约的世纪坛见证人之一、抗议陈平福文字狱第一连署人王书瑶先生,刚为见证自由和派出所在电话里为抗辩过,就接到兰州陈平福短讯:12月14日11时30分兰州中院要对他宣布结果。次日12时10分,王老终获三字短讯:(煽颠案)“撤诉了”。作为第二连署人,是我亲自两院各寄三份,让艾未未殿后的1173颗自由的心,从北京飞赴兰州的呢!放逐途中自然茫于然这一切,既无缘与陈平福分享这个难眠之夜,也无缘与发起联署的同人们一道,隔着时空遥对兰州举杯......对于中国文字狱与法制史,继重庆任建宇被解教、中国聚焦劳教制度之后,兰州陈平福煽颠案之被“撤诉了”,无疑是习李新政又一标示性的善举。可非但第一连署人的欢呼仅止于民间正义、民间抗争、民间联合,且其最终结笔于对我又被放逐的抗议。是啊,只要中国的眸子林昭李九莲们的纪念仍然被高敏感,只要思想者的妻子依然被堂而皇之的软禁,而探视则被异端,被大逆不道,李九莲文字狱时代就依然在继续!——绝不是我,也不是我们,是怆然严酷的现实,是天国的忧郁眸子,召唤青光岭的红土化入世纪坛的警钟长鸣!8 E2 I. @$ E: c1 N9 @/ U$ n/ K
      可是夜,只能向国安要了两瓶酒,明言:一瓶三杯是专祭李九莲的。
+ W! X% R: w& O9 v4 s6 @! U: o      十四日一早,戒烟好一段了的我,为李九莲点燃三支烟。
( u- h4 n% s  v  W4 s/ M; \1 N& D      掀开妙灵山庄客房的窗帘,啊,纷纷扬扬的天空在见证,晶晶皑皑的大地在见证——
+ n- x: P$ I: S# ~6 Z* F      见证我悲怆的铭记,见证我独特的纪念:除了一本满是质疑批注的毛选甲种本,一本画眉坳工作证,一套红卫兵时期的军装,珠湖监狱李九莲死后发还的全部遗物,只是旧报纸包裹的几片劳改农场自产的劣质烟叶而已!浩劫华夏大悲悯、大忧郁、大质疑、大透视的李九莲,35年了,敬烟!
- s. k/ Z+ L( c# Y& _* r- N# I1 H     天地见证:见证果园玉树万千,乌鸦在冰枝上翻飞悲鸣;见证山庄前铁道隧洞不远,四个雕塑的裸女,本姿态各异,却在我湿润的目光里一律捧心垂首,目凝冰珠,迎着飞雪面南而祭;见证鹫峰为千万重雪幕屏蔽;见证森林公园入口处的鹰雕,双翅负雪,更显双目炯炯、欲击长空;见证阳台山千年妙峰古道,雪天封道了——那自然是出于人道。既然有十六个中共中央委员——其中近半是政治局委员!——或者非人道,或者人道地介入过李九莲命运,那么西山的白雪,请见证我悲怆的天问:2 E2 e; T5 r% d' x7 m. t
     封禁世纪坛李九莲35祭的难道不正是非人?!
* M2 ?% B# l) U- i* l1 u# t* p: a     踏着百年千步的级级雪阶,蒙古包式的七王坟,原来在如此高处眺望草原故乡!国安兄弟推测,这也许是唯一未遭红卫兵损毁的亲王墓吧?不是唯一、也是最早叛逆红卫兵的李九莲啊,你的第35个祭日,我只能在如许高处,在最后再为您点燃三支烟中,遥望飞雪的世纪坛,遥祭无雪的青光岭
# s5 D  n% F) {5 M$ [# H3 N  飞雪的世纪坛的阴霾与冰凌中,此刻,正踯躅着安宁女士:为祭日世纪坛洒祭青光岭红土我预约的见证者之一。  V4 m  `8 [( q% r6 F# g5 ?
       本来就如此感恩至今从未谋面的安宁——与其说我预约了她,不如说她预约了我!可还是万想不到:明明知道我已被旅游,预约的见证者大多插翅难飞,见证仪式绝无可能如期了,可午饭后,安宁还是谢绝规劝与友人分手,顶风冒雪急急直奔中华世纪坛。“在临近玉渊坛公园南门下车后,进入世纪坛,一路打听,寻到世纪钟。那周围除了冬青并不见花坛,......几乎不见游人和行人。”* v6 w* @, M2 Q3 v0 G" \) ?
   “ 我还是在私下里盼着能碰到一个和我有同样目的的‘游人’;最终却没有。在那里逗留一个多小时,心中怆然失衡,仿佛无处安放,只能不断地拍照,并请偶然路过的陌生人帮我留影,能见度太低无法拍得更清晰。更为遗憾的是,因为只身前往而环境难测,不能手持一枝素洁的花;但在那一个多小时的分分秒秒中,三十五年前罹难的九莲时时刻刻都在心中。
- H4 h; {/ r: C' Q4 N    三十五年前的今天,在江西,在赣州,被押赴西郊青光岭的那个年轻女子,口含竹签,身插被判了极刑的亡命牌,反抗中早被踩脱了鞋,只穿着袜子就被推入凛冽的风中,又随着罪恶的枪声倒在血泊中。家人惧怕极权不敢收尸,可怜我们遭遇极度苦难的姐妹,暴尸荒野一个黑夜里被变态的流氓污尸毁尸.......后被仓促掩埋,尸骨荡然无存。( L) h. J! D( A/ d  f
    这等悲绝人寰惨绝人寰,是一个民族永远的耻与痛,每当念及,噩梦连连挥之不去,艰于呼吸的感觉令人窒息……- U: S5 t3 t! @3 F* g! `
    暮色苍茫中走出世纪坛,步履依然沉重,深植于心中的那份惨痛,浓得久久化不开。”
8 o( {% V$ j' R. }) \8 d ! f7 u! ~$ m# G# t
    鹫峰归来,看到安宁新浪微博传过来的祭日中华世纪钟图片,我惊呆了:这分明就是祭日世纪坛真正的见证啊!——追思前我亲自洒入的三分之一红土,不就在照片上的女贞树—冬青树下吗?!
* V  g- q, z# [- W5 a( d      从继而传过来的祭日世纪坛细节回忆中,我终于读懂了安宁。我对她的感恩,不啻是一种亵渎:与其说安宁预约了我是为了见证,不如说她就是为了安宁:为了思想姐妹之屈辱苦难淤积之浓愁惨痛的释放,为了自由尊严的价值共鸣与体制求索——即民族的长治久安,......世纪钟前的安宁女士,没有"手持一枝素洁的花",然而灿然其心的,却是最素洁最美丽的花:勿忘一个民族永远的耻与痛!
: Z$ U% c+ \4 c% s
    但我依然渴盼一次世纪坛小小却庄严的见证——为那本镶嵌在精致木盒上的李九莲画眉坳工作证,为那天洒入所有人追思花瓣的青光岭红土,不仅仅为亡友李九莲、钟海源,更为思想求索牺牲苦难的世纪中国- L# U2 K5 {4 _- n1 w
    衷心感谢安宁女士。, w% R; e9 r# O4 f. e3 N* B8 v# u
    衷心感谢追思在铁玫瑰园和五湖四海的前辈、朋友、流落天涯的同道们,你们为李九莲35祭的每一瓣花,每一献词,已然是天地之间见证,已然是中华世纪钟沉痛绵长钟声的一个音符!
0 v- r  G& A  ^" ^- q+ ~2 n     ——深深感谢你们!9 m4 X6 t5 y3 x7 [2 H( J$ |, n% C3 d
  
. f& T, ^9 @9 E# T0 f, r. u- c[blockquote]                                                                                                     被鹫峰归来  于北京) y" t+ @  q/ ?) L/ f

. |+ V, v& [5 L7 y! V9 d! i% E
1 F. b0 q0 G7 ]* n0 c3 M9 s. Y7 o. N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d291f0102e42q.html
3 i% k; w) }% i- ~1 U  {[/blockquot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1 16: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李九莲!
# k; G7 J7 Z- @- w
0 v3 l$ O) I# @0 H1 G/ n     李九莲恋爱信(反革命匿名信)4 U, ]& }9 c- ?: j% P, B
     李九莲九大前后日记言论摘抄1 ?9 B; [1 m0 V
     李九莲狱中泣血痛斥“三忠于”“红海洋”
# w8 o3 d4 [6 s1 f9 {, }3 P( s% i     李九莲:在无光的黑夜里
- T# e( E2 t7 q# b% U     李九莲:月亮——一个盲人的诗
! H! \- F3 y2 v1 O     李九莲:"投降书"--绝命书0 C/ f! z' y/ C2 n0 O
& O0 d3 f4 L8 g) B6 {, d
     朱 毅:瞿秋白《多余的话》、周恩来和李九莲3 D5 f3 f; m/ x6 c" O0 G  L! O! @0 T
     朱 毅:李九莲案与十六个中共中央委员8 a: ]1 g! T. D+ I% b
     浴血并蒂莲:李九莲年谱
. ^* _& ^# Q+ a/ B" ]. q                           
6 [% g4 |9 Y4 u! y" M* o) M- h3 ^                                     1946.9.9_1977.12.14! X; J; {8 j9 j# h: W
   
7 C6 B! ~. e8 c( B9 i" e' |                            李九莲恋爱信
& F9 J; c1 O  f* t* O; S) k$ q ——一封因之万人纷争十载、六十众刑罚八百年的“情书”
9 D& \6 d" z- C- k曾昭银:6 b1 H7 W( f0 o' W# C  y+ z3 l
   你好!来信收阅。我觉得此信供你作取与舍的参考较为合适。我以前未知你的态度,所以不便直言。今天我把我的思想情况向你说清楚。
# R1 l- Z. l2 x- D1 t   一、对国家前途的看法:, `9 J( L( @6 B# w
   经过半年多的复杂生活,碰到一系列事物,想到了很多问题。首先是对国家前途发生怀疑。我不明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斗争,是宗派斗争还是阶级斗争?我感到中央的斗争是宗派分裂。因此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发生反感。对批判刘少奇好象有很多观点是合乎客观实际的,是合乎马列主义的,又觉得对刘少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感到对刘少奇的批判是牵强附会。“文化大革命”已收尾了。很多现象,很多“正确的观点”,和运动初期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差不多,本质一样,提法不同而已。因此对今后的天下到底属于谁,林彪到底会不会象赫秃一样,现时的中国到底属于哪个主义等项问题发生怀疑。对“现行反革命”发生浓厚兴趣,对“反动组织”的纲领也注意研究。4 X& {. h7 W/ F3 \
   二、个人打算:) G. Z* ~" W: Y# I5 d$ s. p
   马克思说过:“使人生具有意义的不是权势的表面的显赫,而是寻求那种不仅满足一己私利,且能保证全人类都幸福和完美的理想”。我决心按马克思所说的去度过自己的一生:所以不能保证自己不走向“反面”,成为“罪犯”,这是作了最低的估计。我之所以要抓住革命与奋斗两种观点不放,是以此思想作指导。故渴望生活中有同甘共苦、不因任何风险和耻辱而动摇,仍保持生活友谊者。因想到你,希望如此。这是我写这一封信的全部思想与动机。你见信后三思而决。
4 K# s! P2 o& a   古人言:“逢人且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我违背了,把心彻底完全地暴露给你。你是第一个听我说以上思想的人,望无论如何看信后即回信,且一定附回原信,当感激不尽。
+ ^* [6 g5 {2 y5 ~: a% A! C   看信后,亦不用吃惊,很多人皆如此,只不过隐瞒了。事物总是变化的,人的思想随客观变化,这不足为奇。我也许是“糊涂”,也许是“幻想”,但不向你说清楚,问心有愧。6 |( h2 e) f' y, _- S3 H- ?
祝好!
5 o. Z/ y6 f+ T+ C   此信勿传于他人!4 O/ t6 V( G# J7 V9 I1 i
                             你明白的人 1969年2月29日1 c) p. ^; D9 k! u  t
  
' R' R. F' i& {4 Z3 ~% E* _7 C2 s    *注一:1969年2月并无29日,此信疑为3月1日。两个月后,李九莲因此信被初恋情人出卖而被投入监狱。
( Z$ l( I* {( i1 a# q    *注二:粉碎四人帮后曾昭银作为爪牙也曾系狱五年,2007年死于中风。
3 W4 j  F: o8 a0 D4 ]8 h                           ##############################################
0 F) m$ E4 X2 i2 n5 E % I: B6 W& d; j2 J8 I( [* \% r; h
               李九莲九大前后日记言论摘抄
4 h, N5 N  H! f! r
: C: o* t3 w0 T6 w7 G' p5 C0 P  k    可恨乎?宫廷里指鹿为马,无人敢言,是宗派分裂,还是阶级分裂?百姓难断是非,何必跟着瞎跑呢?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t$ s" ^  s! x9 f# b- h    抓阶级斗争有什么用呢?只是使人敢怒而不敢言,老老实实,不乱说乱动罢了。“一抓就灵”,有的时候也会失灵。比如下乡工作中的阶级斗争吧,是根本错误,抓学生中的右派,原来不是取消了吗?通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人们乃至青年的资产阶级思想是少了呢?还是多了?我看是多了,把政治那一套都看透了。
+ s7 J6 |+ ?0 b: v& ?! b2 I    残冬的太阳余光是明亮的,略有温暖的,然而实在是无力的,不能持久的。尽管是这样,即使穿着棉袄还在发抖的人们,仍不得不赞叹——在人群中说:“啊,多么伟大,多温暖的太阳啊!”为·的是……只有那些还没有棉衣的“无产者”才能大胆地说:“它并不伟大,也并不温暖,不然,我怎么会冷得发抖呢?”, ~' a4 i( _+ G
   观在人们是得过且过罢了,而在心里都是期待着……文化大革命后,对干部阶层,对知识分子阶层,对青年学生阶层,有着特别深重的影响。干部下放劳动,这期间的血泪何其多?青年学生到农村去,这期间的痛苦与绝望又是何其多?知识分子们呢?不干了。我国的知识分子并不是太多了啊!; j1 z3 v" O' r. z
   这是什么现象呢?人们都在问,活着有什么意义?都渴望战争,希望在战争中消灭自己。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根本区别在于什么地方?既然是搞社会主义,为什么人们逐渐陷入痛苦和贫困,难道这是所谓的“共产”吗?
: a! G, u7 `! X) ~6 t     我的家庭,只是整个社会的缩影,即由幸福走向痛苦。这样的家庭现在有多少?《家·春·秋》作于旧时代,反映了时代的去向,今天的《家·春·秋》也似乎如此吧?我决不在革命的道路上倒下去,只不过想试图开辟新的道路罢了……
7 g) F) P6 w  k3 T; L    世上是浑浊的,人们是麻木愚昧的……$ l& M. g8 N4 I! e- U
    厌世。) y0 l0 W+ {# L6 K' D+ R
    厌世者是愚蠢的无能的自私者也……
6 z# i9 X, t+ e$ H+ P    屈原是何苦呢?未免太悲观了吧?: g4 I' I% \1 }
    国破尚如此,何苦惜自身?6 C4 j3 p/ {9 h- u+ L( ]9 {
    她中学时的挚友丁成华问她:“为什么你当时敢怀疑林彪呢?你是从哪方面想到他的头上去的?”& u# O, w+ \& e& O5 G, G( G
    她说:“还不是因为看到当时那样一系列的事情,才使我最终想到了他头上。你们下到乡下去了,不晓得当时的赣州的情况,那时候根本就不管政策。‘三查’一来,查出那么多坏人,一个学校,一个单位,没有一点问题的人几乎没有。我就想,毛主席早就讲过要相信干部和群众的95%,这样一搞,不等于是拆自己的台?似乎干什么事都宁左勿右,有些干部明晓得这样对国家不利,可就偏要这样做,生怕自己犯错误,我觉得这只会败掉我们的国家。这样的人,下面有,中央会不会有呢?3 ]+ F& {' T8 i
   “我对林彪早有想法,早有警惕。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怎么老讲这一套呢?他讲其实毛主席比马、恩、列、斯都高,但这个话只能在国内讲,在国外不要讲。我想,按你的讲话,既然毛比他们高,为什么又不可以在国外讲?想来想去,就觉得不像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赫鲁晓夫也是吹斯大林,贬低马、恩、列,斯大林死了,他连斯大林的坟都挖了……这些疑虑天天在脑子里转,我的担心也就越多。) j% b* a  P$ v
   “搞红海洋运动,我很反感。这哪里是尊敬毛主席?是败坏毛主席的声誉。后来又看过《二月逆流三十大罪状》,看到叶剑英、陈毅、谭震林他们大闹怀仁堂,对林彪不满。叶剑英用手拍桌子,那么大的怒气,我就担心林彪是利用‘文化大革命’搞宗派集团,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多老前辈对林彪如此反感,说明林彪在中央不得人心啊!% \6 T& X8 ^& w: v0 p% _6 ]$ @+ Y
   “后来下放,城市居民下放,小商小贩下放……弄得我更悲观。下放时,在体育场送行,许多人落泪了。造反派不想下。老保也不想下。毛主席讲老弱病残者除外,而那时候就不管这些,要你下,你就得下。上头有斗争,有不满,下面又人心惶惶,我就担心。那时候快要开‘九大’,都公认林彪是最好的接班人,又要当党的副主席,我就担心,这个国家就要败在他手里了……”& e0 \3 J0 z- l2 R1 b* {1 d
" U6 _& H+ {0 S* c- j
        李九莲狱中泣血痛斥“三忠于”“红海洋”
  t* x& E7 f8 w# m; v. Z7 I' _    火热的“三忠于”配合着极左政策,将给人民的思想带来什么?根据我的痛切体验:
. D! n! p1 v% i. O' z# I+ i# \1 C# X1 H    一、将割裂党和群众的血肉联系;5 t+ F! H+ }( |; ^
    二、将破坏党的民主集中制;
8 V1 d: b! d) _$ J7 g* q    三、将真正损害领袖在群众中的崇高威望。
9 `# W) d! [: o( b$ j$ g8 f    我不理解毛主席为什么能够抵制“红海洋”,而不能抵制林彪的“三忠于”......斯大林生前后......血淋淋的教训摆在毛主席的面前。我痛惜毛主席或者视而不见,或者昏昏然陶醉。& b  z) D6 E; ~( M# b' o
      *注:节选自李九莲1969五月一日—十五日狱中自白
6 j9 b4 u4 G( C9 m & B: b- M2 ]/ p, W  d
                           李九莲.在无光的黑夜里
, B; z* x# v* V/ @8 A) O# x9 A 1 _. n9 S- C4 g4 L& q! l  O# Q& Z
       不要忘记,你们头顶着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徽,你们的一举一动,要为这个政府取信于民!0 K" @8 d# U$ k+ r3 q' o4 w  E
       至于我个人的生死——6 P9 b4 N, u; |! i+ x
       我宁为红梅报春早,不做百花苦争春。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做一个小小的萤火虫,在无光的黑夜里,发出自己的光,照亮一点点小地方。而当太阳出来了,心甘情愿地消失呵。
3 |/ n3 X; a% L                        
6 ~4 w# G0 M4 ~* n( A  E) [                              ##############################################  " i, `1 W% U# {3 }0 l

7 _) l1 [9 v: w9 U8 h  李九莲:月亮——一个盲人的诗! R4 b, S  U. i7 h

1 W/ r/ o$ X6 V* H7 f+ v2 l1 L9 z      你一生清白,
  z! \0 r. Q! G0 l3 O     在黑夜  照亮了一切9 F4 H/ b* _  ?4 y
    , o) ]- d6 e  K1 K0 T2 Y/ E
     你一生清白,
- X0 g: _! V- h/ d7 k- {1 y) L- R     我却看不见你* e& D. w0 i; {, t: l
     看不见月里的玉兔、神仙和广寒宫6 L' r" `' {) C9 ^( m4 o
     我多么希望有一天
; ~- S" v. i$ i& G$ [     岁月将洗去我眼中的白翳% E( H0 n4 ^4 T
     让我真的见一见你呵8 Z8 K3 s& h' q9 [. P
     你会奇怪,一个盲人
' m/ ?+ J! e. I; @0 h" r     怎会知道你的清白
5 ?  M) x3 z4 `# Y) q      不怪,不怪,# Z/ [1 q9 c5 D. z. K/ T
      那是希冀呵; K/ L4 Z! h5 q% M8 a
      求索呵,求索,
% D, j3 C0 I* C% K! D, I      向往呵,向往
7 z) g0 O% Y5 Q& f                             
( t6 l6 Z/ f, I% C9 A                               李九莲绝命书  
& X. @8 e, u3 w7 e: S2 T              "投降书"--绝命书
/ {1 R' R" |5 z( g0 ^( u/ j                     不知何人,劝我投降,似真似假,为此写出“投降书”。' X" A: ?1 [/ H0 o

  F6 v9 e7 h) T9 U   是的,我有“罪”。我的“罪”就是为党出过力,效过劳,动过太多的脑筋。真理是个美丽的字眼,吸引了无数的年轻人,我为她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原则,我做到了不怕开除厂籍,不怕解除婚约,不怕坐牢,不怕杀头.....凡真理,都有三种遭遇:用得着时,便奉为至宝;用不着时,便贬为粪土;非但用不着而且有“害”时,就象狗一样关进笼子里——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真理的遭遇。谁准备用真理的花环装饰自己,谁就得同时准备用粪土包裹自己纯洁的灵魂!$ D0 Y% G6 t& B! M' l
    *注一: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日(李九莲第二次被判刑前),李九莲开始绝食,从兴国、赣州直到波阳珠湖,断断续续绝食73天,创亘古未闻之记录。绝食之后,在一次例行的大检查中,干部在李九莲布鞋的面壳里发现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纸,上面写着这样的血泪文字。副标题(绝命书)是原文没有的。
- t9 Z0 }8 A/ Q     *注二: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初旬,有关方面在赣县看守所对李九莲宣读了死刑判决书。李九莲拒绝签字也不上诉,但轻若燕喃的自言自语——这就是思想者最后的思想。" ?3 ^+ o- z% [: m2 [
    “活不如死”,在这个天地里,很难做一个清白正直的人。我只是像一只杜鹃似地啼出血来,又有何用?我向冰冷的铁墙咳一声,还能得到一声回音,而向活人呼喊千万遍,恰似呼唤一个死人!!”' w7 D# F7 M2 v( f' r# F

# u3 D. n" f+ a8 o+ [- M5 F- S& n! O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d291f0102e3ue.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4-7-23 11: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忘记,不能忘记,是对她们最好的纪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5 17:36 , Processed in 0.08357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