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16|回复: 0

張家偉:為了忘卻而回憶

[复制链接]

0

主题

8236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202
发表于 2012-8-23 12: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源地址: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 ... %E5%9B%9E%E6%86%B6/


張家偉: 為了忘卻而回憶
六七年五月,香港左派陣營乘着文化大革命的「東風」,在香港發動號稱「反英抗暴」的抗爭行動。部分激進份子後來更發動炸彈浪潮,弄得香港人心惶惶,歷時大半年的騷亂最後失敗告終。
由於北京事後對作為文革延伸的六七暴動持否定態度,視為「不提也罷」的糊塗帳,左派四十多年來對六七暴動一直諱莫如深,港英政府和回歸後的特區政府,也不願多提這場曾席捲香港的動亂。一九六七年這一年,彷彿在香港 歷史中消失。
今年適值六七暴動四十五週年,部分六七暴動參與者轉趨高調。今年五月六日,近七十名於六七暴動期間被捕入獄的左派人士,前往粉嶺和合石,拜祭十六名在事件中身亡的工人。今年書展期間,火石文化推出《傷城記─六七年那些事》、《火樹飛花─六七年那些人》、《五月無家》三本關於六七暴動的書籍,筆者是其中《傷城記》的作者。
時光荏苒,當年十五、六歲的少年犯(當時又稱YP,即young prisoners)已成為兩鬢斑白的花甲老人。這些「小人物」多年來無人聞問,還要背上「左仔」、「暴徒」一類的惡名。部分人當年因左派宣傳需要,在左派報章當了幾天「反英闖將」或「抗暴英雄」,卻當了一輩子的「暴徒」。
這些當年瑯鐺入獄的人,其實是北京錯誤政策的受害者,許多人至今仍然因涉及六七年的抗爭行動而在社會上抬不起頭,及背負難以洗脫的刑事紀錄。主流社會往往將六七暴動與「放炸彈」、「燒死林彬」劃上等號。六七暴動期間,共有一千九百三十六人被捕入獄,其中一百一十八人涉及與爆炸品有關的罪行,佔總數百分之六。其餘涉及的罪行大多為「參與非法集會」、「藏有煽動性標語」、「發表煽動性言論」等非暴力行為。
去年十一月以來,筆者先後訪問近四十名六七騷亂期間被捕入獄的左派人。這些被訪者包括一些抗議校方開除同學學籍,而被判「阻差辦公」罪成入獄的名校女生(例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胞妹曾子美),也有一些在下課途中被集體拘捕,最後因「非法集會」下獄的左派學校學生,以及警方搜查左派工會時被捕的工會一般會員。六七年七月,警方搜查位於筲箕灣的五金工會,工會會員溫鳳葵當時在會址與朋友聊天,當場被捕,後來被判「非法集會」及「與非法藏械者為伍」等罪名成立,入獄六年。
回歸前夕,這些當年滿腔滿血、聽從左派領導層號召投入反英鬥爭的左派基層群眾,盼星星、盼月亮,希望九七後「翻身」或洗洗脫當年的罪行。但年復一年,北京及左派機構對他們基本上不予聞問,認為為了香港社會的穩定,不宜再糾纏往事,一些左派工會更指他們當年「走錯路」,告誡他們不要「吃老本」。當年為了鬥垮港英不惜「坐穿港英牢底」的左派群眾,如今淪為歷史棄兒。
一些不甘心本身遭遇被煙沒的被捕者遂走出黑盒,訴說當年往事,以免將這段歷史帶進黃土。這些人涉及的罪行縱有不同,但他們都希望主流社會不要將他們一古腦兒視作十惡不赦的「暴徒」,也對長期被北京遺棄忿忿不平。另一位被捕入獄旳五金工會會員,慨嘆「我愛母親,母親愛我嗎?」,盡顯歷史的悲涼。
但左派人士不是六七暴動的唯一受害者,一些無辜市民及執法人員也在事件中受傷以至喪生,單方面強調自己當年如何受苦受難,對消解仇恨於事無補。筆者印象最深刻的,一些當年繫獄的左派人士超越「苦大仇深」的層次,主張「為了忘卻而記憶」─忘卻仇很,惦記歷史,期望後來者不要犯同樣的錯誤。
一九九五年,緬甸軍政府結束對民運領袖昂山素姬為時六年的軟禁(當局不久重施故技),昂山素姬呼龥人民與軍政府和解。當時她說:「(九十年代初)南非勢不兩立的敵人正携手合作,為甚麼我們不能期待類似的進程?」
香港左派(包括六七事件參與者)與主流社會的敵對情緒,恐怕不能與當年緬甸軍政府與反對派同日而語,為何不能嘗試化解仇恨,促進和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0-7 23:25 , Processed in 0.15855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