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59|回复: 0

老陈也谈三十年前的温州武斗

[复制链接]

0

主题

1261

帖子

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
发表于 2010-1-20 12: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博物馆专集(四十)& ~/ K# d  v  g& B. A. j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 e) {* G, z7 z& c7 ^* i1 R7 w0 e" H0 p. V9 ]" x. h
•老陈•6 D+ {7 g1 i1 u) z; ~# C

4 _. e& u+ o5 S+ D& V# S  《华夏文摘》增刊第一五八期(zk9810b)所载宋宏亮的《三十年前的* L- |9 `5 K3 ?/ i: i  p
温州武斗》一文写得不错。& g0 z# _7 u4 E% A" ]( T/ r

' R2 G9 Z0 u1 E# N& T: e* I7 s  许多人可能想不到如今个体经济繁荣的温州地区,当年在政治上竟经历过如此/ ^' a9 w: ~! _& G- y5 ?0 n1 f* F
的风云激荡;精明现实的温州人,当初却曾为着自己的“革命理想”疯狂地自相残! B# h, C' f2 j6 [6 U  {1 i
杀着。从这一点来看,如今的这一代温州人,实在是胜过了我们这一代。
0 Y" Y* l3 A7 O$ n, U& l
* K  I+ R. ^/ w# y; E7 j  温州武斗的持续时间之长,对城市破坏之严重,战斗的酷烈及对战败者报复的
3 ^- g5 m1 K2 D& v/ Z野蛮程度,两派政治军事后台对各自派别的长期强硬支持,在“文革”武斗中实在
! q* }) q4 Z( J8 G6 X8 t1 ?是很有代表性的。近年来一些“文革”史著述对此没有足够注意,可能跟掌握史料& g; f7 U  z$ R1 P
不多有关。本人目睹了温州的十年武斗(从1967年到1976年),在此也来
4 t7 x$ o: [% a6 U# s# u谈几句:
3 ]% J& f* q" P" y4 W& W! H: W* a, Z5 w
  ㈠ 宋文关于温州武斗的背景分析,有一定深度。“强龙”与“地头蛇”之争8 \* B$ `- _; C8 R/ p* g9 A
,确实有这方面的因素。当时,两派之争,南北干部之争,地方军与野战军之争,
3 C  J# N' \8 Z以及各方内部的权力之争交织在一起,长期武斗不息。温州的武斗,可以看成是“
* H% m. f+ M4 \: Y' t# _0 a文革”武斗的一个标本,了解温州的武斗,对研究“文革”武斗不无帮助。
- M4 w' x6 L" @5 P0 W
; U6 p, n6 Y! y. @! I) [$ `  温州的武斗,起于1967年6月,在几周之内迅速从藤帽铁棍升级到热兵器
# w8 x: Z1 z% r6 P。黄龙山军火库被抢,两派以青年工人,复转军人为骨干,以中学生(温一中,六/ n$ k( E# A, X# L) T/ B4 C+ j
中学生最为狂热)为先锋,迅即组织各自的“火线指挥部”,展开大规模武斗。
' s! b  Q4 @5 }: M6 [- x1 l: P. v: Z' S
  温州的武斗历经多次反复与起伏。1967年夏,“支左部队”(属二十军)
) l( J7 r2 r7 h开进温州后,“温联总”被迫撤离市区,起先在近郊仰义,牛山一带抵抗,后来退
) x1 w' r; n: y到三溪,藤桥以至永嘉,瑞安等县,与“瑞安联站”等协同作战,当时被称为“温
8 R" M  |) }" q, x7 T) y  ^/ t联匪”,“瑞联匪”。“工总司”几次进剿,伤亡惨重,终未能获全胜。
6 I& P# u; u- L$ B% g, U# i, s; I! l: q' E* y  \7 s
  “温联匪”在市郊西部山区盘踞数年,终于迎来转机。1971年9月,林彪
/ I( h8 @/ w' m. o4 p& Q( s: ~9 u事发。林彪在浙江的空五军、二十军头目南萍、陈励耘、熊应堂等人被收审。“温
/ E! [1 W* {/ i5 V联匪”乘“批林整风”之机凯旋归城。“工总司”人马大批下台,一些头头被隔离
; p6 ]7 n' ~6 O审查。- X5 _( Y# ~' P  H' ^3 M
' |7 g5 v% a0 X0 S% a" H7 u  R
  但“温联匪”好景不长。随着“批林整风”逐步演化为“批林批孔”,“工总6 `1 R, B0 I$ ~5 Q. H2 s5 M
司”获得中央文革小组支持,重新得势。1973到1975年间,两派又多次爆
/ @3 ]- s% u6 t# S- s! F发大规模武斗。在“评法批儒”和“反击右倾翻案风”中,“温联总”政治失势,$ m; H, W4 [3 O; b" g
再次被赶出城,上山为“匪”。但由于“温联总”得到南京军区许世友支持,“工
9 T! t3 B+ n3 B总司”始终无法制服“温联匪”。此时参与武斗的两派基本群众,已很少有学生(
. y* @. i& h( P+ U  G) ?; `; ?# q( p. k) M上山下乡去了),主要是派性骨干分子,领取武斗津贴的工人和“贫下中农”,以
5 P- s8 ?- E/ p! V- d及社会闲杂人员。
$ y: b" j& P# n" A2 z) ?  @: p7 G( \5 c+ p
  1976年9月毛泽东去世,“工总司”预感时局将变,在市区灯光球场召开' J- u! v$ }4 c' S+ L, [  |
大会,叫嚣要“警惕资产阶级政变”。“温联总”针锋相对,积极备战。& {% N! a' r) N) l6 O! A$ J

2 }) |" U1 L) {$ }, O4 E  华国锋逮捕“四人帮”后,在官方消息公布之前,“温联总”已将打倒“四人3 o4 @; k, C/ S3 T
帮”的大幅标语贴遍温州全城,“工总司”作鸟兽散。“工总司”头头相继被捕,
# y& C8 i/ }( h( T6 w一些“工总司”头头和骨干稍作审讯后被处决,温州十年武斗结束。
  Z  _" Z# h: F1 z# ]6 B; u9 o% Y
; e" Z7 i& [: O5 M1 ~4 ^+ W  ㈡ 1967年(宋文误为1968年)的梅岙渡口之战,只是温州多次武斗
& v; K3 G9 R- `- q/ q* Z$ c: ^% r之一役。当时“温联总”自封“左派”,其基层群众有的还以为“支左”部队是来: Y8 y) U8 N$ f' Q  s
支持自己的。当然“温联总”的头头们是心中有数的。“温联总”的主力武装为保# E- N6 b( a& h' B
存实力,避开了与“支左部队”继续进行大规模冲突,维持住了自己的派系武装。
& D; W! ?: B' v. A9 F3 x/ m  U  Z( {" p
  ㈢ 宋文说“温联匪”头目姚国麟在“九大”前被“轰毙”,实属讹传。姚国, V+ M7 l) w# z+ E7 \
麟是温州武斗中的主要人物,曾多次被“工总司”宣布“击毙”,却每次都死里逃, a& d1 C$ A, ^1 U/ g) S" Q
生,化险为夷,几起几落,一直坚持到“四人帮”垮台。) J6 y+ w1 X3 X; J6 M

$ Z2 S7 B9 D) B- f; ]( w: O  姚及其帮派在“文革”中能武装割据多年,除了其机诈坚韧的个人素质和许世1 E# q* K: i' a4 ~' V
友的暗中撑腰外,在农村地区获得了多数群众的支持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姚的( B! G9 J- O' o7 }- _$ `% V" O
经历将来可以成为温州历史故事的绝好题材。8 H6 n5 \2 i* q, L/ {& ]

4 ~: _( G; l. i4 N1 p! a2 Z' O6 s: H6 y  粉碎“四人帮”后,姚国麟,戴光荣(温一中学生,“温联总”名义总指挥)
( Y! F1 ]2 s1 V及其派别终于翻身,姚与戴进入“文革”后的温州工人与青年团体担任领导职务,, E1 F* T: d% t  f
但未能进入党政权力核心。数年后华国锋失去权力,官方宣布“彻底否定文化大革5 k3 g8 P9 I% m5 q1 G/ g, u
命”,“文革”中各派群众组织均被否定,姚与戴等政治影响逐渐消失。3 a+ j! n7 I& ]' v2 Z9 l

0 f5 Y, A) Y; {( V3 f" B; ^  ㈣ 毕庶朴(宋文误为毕叔普)1967年“支左”有“功”,从二十军的一, E! c9 `4 @  ^' f. v& m5 v
个团职干部到掌握温州党政军财文大权,干了不少坏事。后来虽然倒台,但并未被) }2 X4 u- H+ j* ~% c
认真清算过。
$ y" ~1 u* |' j+ I7 \" r6 a
  o" m# R. U5 @) {* \  ㈤ 1967年夏,“工总司”在“支左部队”支持下将“温联总”赶出温州; K% G9 t6 W1 T! ~( K5 r& s' [
城后,在“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的口号下对“温联总”成员尤其是参与武
- s7 O$ G7 t& l斗的成员实施了无情的报复。打,砸,抄家,游斗,逼供这些在“文革”中属家常
/ m& }2 y3 X' S便饭,就不去提了。当时还发明了“爬棺材下”,“吃死人汁”等手段来折磨落入7 Q7 r! h) }. G- l$ \
手中的对方成员。当时温州城里有多处“烈士”棺木的集中供奉处,被抓获的对方% ^, o8 z9 w2 f9 m# a" m
人员被逼着跪在“烈士”面前“请罪”,逼着从架空的棺材下爬过去。由于时值酷& w+ J( y: F+ I0 O
暑,尸体腐烂,汁水滴下来,逼着“请罪”者吞食。一些“烈士”集中的地方,浓/ ?. K/ s6 M2 R/ o) S/ s  g
烈的气味飘出很远。
, B( Z2 u. N$ W0 [" [) J3 L3 D2 m  u2 H/ L" j3 ?
  “温联总”因为是“保皇派”,“斗争性”不及“工总司”,在报复对手方面
& k4 z9 S: w+ m  i, \  u  R( j) P稍为和缓一些,但也不乏血的记录。就在“温联总”退出市区不久,在南郊抓获了
4 p' {6 T* D% V2 C贸然出城的陈春林(温一中学生,“红总司”头头)等数名“总司”派负责人。尽. p8 u# J( q$ f. a! v: ]
管这些人立即丧失了“造反派的脾气”,百般求饶,依然遭到枪杀。“温联总”盘
, ^3 g6 `7 K2 ~! |* F踞山区时,常在“内线”带领下闯入居住在市区边缘的“总司”派成员家中,将财
% _" g; O9 ~! s' Y* h物洗劫一空。& d: ~" M1 U  A9 G
% D- x: `5 R6 t
  ㈥ 温州两派武斗,最倒霉的还是百姓。历来军事行动,平民往往比军人死得  [! u# Y6 L* j# w5 Y
多。如果说温州两派死了三千人,加上平民死的要超过这个数好多。两派成员多为, o; `  @. p& n0 ]$ T. |+ F
年轻气盛的工人学生,有的只有十六七岁,忽然间手中有了武器,单单玩枪走火就1 c( F9 S+ x2 `* I8 C" B& L
死了不少人。派系武装盘踞西郊冷冻厂时,我有一天经过厂门口,见一群人围在门
: W# G/ m# m+ c口哭闹。原来有一农村少年因扒在门口看里边人玩枪,里头一个人挥动手中枪吓唬
, Y% G! A3 N% k5 ]' ]& L他,失手把少年打死了。闹到后来的结果是,武装人员从冷库里拖出几爿冻猪肉来; z$ }' _1 ^. d9 t1 \
作赔偿了事。第二天我再次从那里经过,见那少年的父亲蹲在冷冻厂附近的路口卖" I! g- P4 Y( S+ o
猪肉,一脸呆滞麻木的样子,令我三十年忘不了。$ r- ^+ \0 r: r- V5 G) B
9 W3 u+ ~2 w! d7 ]5 N5 y" k! s
  温州“文革”中连年武斗,本来规模有限的国有经济遭受重创。在动乱之中,
2 _" w: `, d( F9 e中央政令无论出自哪一派,均无法完整贯彻到基层,于是“资本主义经济自发势力4 s5 x, o# n% @+ f" m. n$ T
”抬头。到“文革”后期,农村社队工业趁隙发展,隐蔽的个体经济和家庭经济亦: @4 G" y, A- @( H6 ^
已初具规模,为“文革”结束后温州私营经济的大发展打下了基础,这恐怕是发动1 E4 e- |! C  V- z: H" o7 k- {7 r
“文革”者始料未及的。
9 P) T# u0 o. Z7 r
! C0 c2 r% S) T& `□ 寄自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8 13:29 , Processed in 0.11330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