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90|回复: 2

求证重庆文革的一亇重要史实

[复制链接]

0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2-4-5 18: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67年7月25日发生的重庆工业校武斗,是使重庆文革大武斗从石头、棍棒、钢钎等冷兵器骤然升级的转折性事件。' x" x1 ~  H$ s; c! ]* d+ t" E

9 b- y% w$ ^4 Q8 L! {     当事件发生时,全市国防工厂的军工井冈山九个常委正在重医总部开会,当即决定发枪。7月26日,军工井冈山打开军工厂的成品仓库,上万支崭新的56式半自动步枪、冲锋枪散落到社会...其后重庆武斗全面升级。
4 i% |. l# [" S
6 u; ~; f9 E' a% j: o. p! d; J    2001年4月19日,南方周末记者 余刘文 韩平藻 发表《青春墓地埋葬重庆文革武斗》一文,在网上流传,重庆沙坪坝唯一幸存的“文革武斗死难者墓园”轰动全国。. `" H( {9 e8 _2 s" f
/ z7 K* F$ [2 d5 T/ Y
    2008年9月,《南方周末》更名删节的原稿《沉寂的文革青春墓地》一文,由韩平藻 余刘文 重新发表。《南方周末》 删节的工业校武斗片断,这一次用一段完整的文字,由被釆访者——何开泰述说了工业校武斗的过程。7 M. Z3 s" I% R# ]% U  m

& o3 J: l5 _0 O& s    一、记者的釆访成史料! r7 I8 E0 B) M. e. p% Z; S. t2 h; k

3 [2 e/ e) t+ ~: g* }7 ^- R   【 何开泰,男,56岁,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分局民警,原文革中“砸派”成员。现已退休,离开家庭,独居在郊区,过着很无奈的日子。自嘲生活混乱,三次拒绝采访,最后却不过“老战友”的情面,终于对我们打开了话匣。7 F9 V7 X# {- k/ @2 p
      p" C1 w8 p% R: v/ ~
    提到沙坪坝那个文革墓地,我实在不想说,太伤感了。(沉默)8 M" w# F8 r2 u% E' k; d6 x# \
    , r' i% d6 ^3 i+ i$ X
    当时,我在公安局工作,公安也介入了文革,我们分局也分两派。文革前,我的岗位就在化龙桥,离工业校很近,因为一个同学的弟弟(夏绍伦)就在工业校读书,我经常去看他,文革前我们就很熟,后来运动开始了,加上观点相同,我自然就加入了他们学校这一派。(反到底——砸派)
; [) U$ Y' [6 \- M! k0 H
" x4 x4 \( t, e' S, \1 ?# q& e    1967年7月24日下午,他们学校的同学拦截了一辆路过的嘉陵厂“815”派的车辆,并扣押了随车人员和一位驻厂军代表。我向来不主张乱抓乱打,经我的劝告他们把人放了,因当天时间晚了,军代表就没有走得成继续被扣押着。: c5 f5 k* {! B! k. R9 H
    2 I- W, Q% q7 T/ l$ a7 K4 `+ ^
    晚上,我得到情报:听说重大“815”派抢了武装部,得到了许多军用装备,并且准备攻打我们这边学校。因为工业校所在地华龙桥是重庆大学(815派)去市中区的必经之道,所以从战术上考虑非拔掉这个钉子不可。$ Q6 z+ U4 A' s3 C3 I- r
   
3 t# Q+ y& F  B& B; U/ E7 M6 {    这天晚上,大家都很紧张。凌晨3点钟左右时,我看见夜空中升起了3颗红色信号弹,知道“815”派已经把我们包围了。大约4点钟,我就听见了枪声,从声音判断有冲锋枪、机枪,还有少数土制炸弹。这些火力一直在外围打到了天亮。我们这一边只有冷兵器,仅有4支小口径步枪,其中3支不能使用,只有一支可以打。对方不摸底不敢轻易来进攻,以为我们沉着打埋伏。我和另一个工业校的学生(彭世明)趁着夜色,曾爬到大楼的房顶去观察,当我和他的头刚冒出屋脊时,那个同学脑门眉骨中了一枪,后来也死掉了。5 H) U3 ?# A% O" Z9 N( k
    1 v1 U. d- ?# ^) w
    早晨7点多钟有几位解放军人员以“制止武斗”为名进入了我们坚守的办公大楼,解放军进来后,了解到我们的虚实,一定转告了815派的武斗指挥,在当时,重庆驻军(54军 )以“支左”为名,实际上是站在815派一边的。当他们走后815派大胆地进攻开始了,下午2点来钟他们攻破了我们坚守的大楼。
  r! U9 E, ~' `$ {# T
. }$ z4 U1 w) W9 N% L    进攻开始后,记得其中有一发土制炮弹打到了楼房三楼的一个窗台边上,当场就炸死了重庆幼师的一个女生,其余死掉的同学都是815派的武斗人员冲上楼后被乱枪打死的。这次武斗我们总共被打死了10个学生,他们也死了一个。(此战重大专职301武斗队实际死亡二人)
( E7 b4 m* Z# D" N0 W/ L/ o# ^3 y$ @0 X: p) l4 s$ O8 N
    我成了815的俘虏。......】
) a2 T  ~6 t$ Z0 t( Q' \  C% }' Q- n" J6 L+ W$ f- Q
    这段述说工业校武斗过程的文字不长,却涵盖了当年工业校武斗事件发生后,在成都出版的一期小报《重庆7·25反革命大屠杀专刊》上的主要內容。日后,这成了的由记者釆访直接当事人唯一的正式的史料。3 _5 g7 {  o' k5 |" e
' v  V2 U) ?! f( d
    有一位叫‘雨点’的网易慱客,是重庆文革的亲历者。时年虽年纪尚小,而多年来用心收集整理了大量资料,他对重庆文革武斗暴烈的原因进行了客观冷靜的分析,他用流暢的文笔,条理淸晰地再现了“重庆八月战争”中几个战区的混乱繁杂的武斗场面。他写的文革纪实文章获得不少网友关注和好评。
, `; R3 s* B$ h8 M6 X+ m8 ~7 N- {7 H
    但在记述工业校武斗事件时,大概由于信息不对称,他对收集到这篇记者釆访的资料进行了润色,他写道:9 A8 a. C) u% b1 D+ V
; j# D- g7 z& ~1 X
    “......早晨7点多钟,几位军人进入了红岩兵团坚守的办公大楼,要求带回被扣押的军代表。兵临城下的工业校只得释放了被扣人员,交给他们带走了。  S" f0 {6 M# k) ^  l+ o  e
& ]/ ^# B' l3 M. P& K
    然而,包围并未撤除,知晓了对方底细的8.15派开始大胆进攻了。机枪、步枪子弹一齐朝防守者扼守的大楼倾泻,一发土制炮弹打到了教学楼三楼的一个窗台边上,当场炸死重庆幼师的一名女生。: l1 |6 p9 W- N( Z) C2 D- A1 }
4 i" @  y7 Q6 `( ~
     7月25日下午2点左右,8.15派依仗强大的火力优势,彻底攻占了工业校教学大楼和全校。”: T% |6 M- Y4 Z3 x' |/ N9 v7 `
+ G) I% \, _% h+ L8 S! T0 T
    二、失实的史料& i$ p# p5 Q' k% B' e4 b- `( |

( A* T/ q; Q. G0 E- |! @6 e+ w    对于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和事件,简单的办法就是先用常识、逻辑去分析判断,一般不会出错。
( z, P9 i5 F5 z$ |9 s7 R- f8 M& {* f$ T
    政府对军用枪枝的管控一向很严格。文革中,在社会秩序还未失控前,民兵訓练用的枪支早己收归武装部管理。在7·25事件前,按照常识是没有人胆敢冲击武装部的。重大“815”抢夺沙区武装部的枪支,是在7月28日。这个日子是重庆文革亲历者一致印证的史实,何开泰怎可能在7月24日晚上得到情报呢 ?《沉寂的文革青春墓地》将因果倒置,把时间向前整整挪移了五天。6 v3 q8 S# F8 [2 w
4 Z' R5 Q& L* h& |- b* z$ g
    试想:当进攻方已拥有大量军用武器,用冲锋枪、机枪五面包囲,蓄意要攻占以石块、棍棒、钢钎防守的防守方。从凌晨3点钟打到天亮,还有解放军人送情报,8点多钟开始大胆地进攻,机枪、步枪子弹朝防守的大楼倾泻,直到下午2点来钟攻占大楼......这在常识上就存在不少逻辑问题。- R9 X* o% d  l' d$ j) `, C; h

. w0 ~6 W" W6 R/ R    记者釆访说‘仅有4支小口径步枪,其中3支不能使用,只有一支可以打。’而当年工业校有人指证是何开泰开枪打死唐世轩时,何开泰说的是:‘当时有三支小口径步枪在狙击,我只是其中之一,我高度近视,怎么肯定就是我打死的呢 ?......’。如果用逻辑常识去分析判断,这个问题并不是很复杂。4 }1 Q, \! N& P

+ X+ b$ N$ `8 {: I- [) r    任何史料最终都要经受历史的检验。几十年后,关注重庆文革历史的研究者们发现,在重庆武斗死难者情况调查中,怎么工业校、二中、幼师没有一人死于7.25武斗事件。就连眉骨中了一枪的工业校学生--彭世明,事后自已跑到沙坪坝等地去转,以后才死了。据调查统计,在文革中工业校学生死难五人,是死于另外两次武斗和手榴弹事故。
5 P6 [" G* q/ A9 B+ P7 ^: \7 e% l) }8 R
    笔者时为重庆大学学生,经历了重庆文革全过程,也经历了工业校武斗事件的部份片断。几十年来,多次与一些当事人交谈事件情况细节,多年来总想提笔写写自己的所见所闻,不知什么原因也都作罷了。最后还是觉得应该写出来,为研究重庆文革史提供一些参攷资料。2 d3 V+ z  x" X+ r  g

8 x) g% B" l6 H/ ?, o9 n    三、工业校武斗的过程+ L# b6 ~: L# T) M9 |& y0 F
( b% y) K6 Q) f! M; A' k
    1、事件的直接起因/ v- `  \/ |# T: I9 i) h
1 q1 Q( {4 ~+ Q9 M" b3 G' u' u* Z
    重庆工业校位处沙坪坝区通往市中区公路的要道之旁,位于叫虎头岩之下的山地上,站在校区,化龙桥地区尽在眼底。虎头岩之上就是大坪地区的五一技校和石油校,四周都是八一五派的学校和单位。
: W) E9 P7 A0 ]2 ~  e
6 W$ V% w( \( U! C. D( C    工业校红岩兵团是一支劲旅,经常拦截山坡下的过往车辆和人员,八一五派早就对工业校这颗钉子耿耿于怀。
. ^& P; s6 i/ o* W( O, }: r0 g6 ?/ c0 Y3 ^8 Q6 r
    7月24日,红岩兵团人员在公路旁扔石块,高声叫骂路过的声讨武汉“七·二○事件”的游行队伍,已发生数次冲突。7月24日下午,红岩兵团拦截了二辆从市区回沙坪坝的车,并对随车人员和总后勤部驻嘉陵厂军代表进行殴打,一起押到工业校据点内关押。被扣押的包括有嘉陵厂八一兵团的头头等十几个人。! Q# ]: o+ z5 T6 L0 @

* B: W+ @$ x8 c. e    工业校红岩兵团这次闯下了大禍,关押嘉陵厂八一兵团人员和军代表,直至第二天工业校被攻占,解救人员从大楼暗室內找到被关押的人员时,有几亇人躺在地上已不能动彈了。嘉陵厂黄**头部遭重击,已不能行走,被背上车送西南医院救治廾多天;军代表吴明光腿部致残,因此以残疾军人转业。# v3 B' \# [- F6 I
3 F  {- R7 d% F) ^
    事情发生后,八一五派武斗指挥部当即决定攻打工业校,隨即调兵遣将,八一兵团、橡胶兵团、机校、石油校、五一校、重大等各路人马
5 D  ~  q; j( J# `连夜准备,从四面八方向工业校集中,将工业校团团囲住。) s" s; A. F# ?3 T  i
% `5 ?" n$ T5 D
    2、7·25武斗事件的过程
0 v. D# X" j% K; w, X
- F& T* N% F9 X$ G+ j    7月25日早晨7点多,先行的武斗队伍开始投掷石块进攻。红岩兵团、二中九一纵队,幼师、汽车22队等单位的近300人,驻守在校內两栋构筑有防御工事的大楼內,底楼的门窗用砖石封堵,从二楼和三楼的窗户居高临下向下还击。交战双方以投掷装有硫酸和汽油的瓶子、石灰包、石块,用的是把条凳和课桌反过来绑上粗橡皮做成的巨大弹弓、棍棒、钢钎和藤帽等“冷兵器”。
  P" p& q+ |% L" U4 o  s( r9 c( G( r
    进攻方的人员越集越多,上千人在外围吶喊助威。工业校的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以鼓舞士气。8 J9 @# L6 l2 k2 W) x
: y1 A: _# H' _6 {3 M
    激烈的攻防战持续了一两个小时,有骁勇者已搭起楼梯向二楼窗户攻击......正在激战之时,进攻方有人倒下了。1 J/ f+ b$ p" F

+ q# l  X9 \. n) I  k1 [1 c! _    “有枪 ! 快回去拿枪 ! ” 担任主攻方向的五一校武斗队T司令大喊起来。进攻方人员四散奔逃,迅速退避到安全地带隐蔽,战场顿时像死一般的寂静。
( p9 }2 D3 W  W; `   z$ g& P+ c; s. q
    倒下的是重大三O一武斗队的张全兴,当把张全兴送至西南医院已无力回天,是小口径步枪一枪致命。
) U# Q5 ]; E4 X0 l
2 }8 Y6 |* P' ^7 l2 s+ g    这是重大文革武斗的第一个死者,死讯传来全校震惊。从前线回校的两人急冲冲走进六教楼一间实验室說:“工业校打起来了! ......” 說着取走了十来颗土制手榴弹,匆匆而去。机械系三年级学生唐世轩闻訊,风风火火地跟随增援队伍直奔工业校去了。
7 x$ B% Q* n+ l6 n: H. n, J. P+ f1 R% ]/ I
     笔者目睹这一幕幕惊心的场景,永远忘不了这一刻,唐世轩活着离开学校的时间是:1967年7月25日上午10点半。0 r" ?& x, E# p$ D& _  K2 o+ M. a
0 D1 D- Y3 F8 {, e
    与此同时,五一校也回校取来了枪支与工业校对峙。笔者的弟弟时为重庆五一校学生,参加了这次工业校武斗。原来,五一校和工业校与市体委〔重庆市射击俱乐部〕相邻,体委专业射击运动员又与两校培訓的运动员有師生之谊,射击俱乐部又分为两派,7月7日上清寺嘉陵江大桥头的小口径步枪第一声枪响后,射击俱乐部的部分枪支秘密地流入了五一校和工业校。五一校有四支小口径步枪、小口径手枪和一支实弹射击訓练用的步骑枪。& ^  M8 I# a4 q+ D$ }0 `

  c4 O( k, a* O  m1 b0 A2 o  u1 p6 z    唐世轩--战地记者没有一点战地知识,战地摄影记者的封号是后来人们封的。他赶到工业校已时近中午时分,不知靜悄悄的战场充滿杀机,冒冒失失地进入没有隐蔽物的空地,只管端着相机对镜头,没拍下一张照片,枪响了,正正击中唐世轩额心:他是重大文革武斗的第二个死难者。
7 s) \6 t  ~2 E1 t9 N: {
* K0 `2 l; h- W8 I: T- `    仇恨--是制造仇恨的倍加器,仇恨使武斗轮番升级。步骑枪的枪声响了,打破了交战双方的平衡。真正的军用武器震撼了战场,防守方打出了白旗,仃止了抵抗。进攻方乘势从二楼窗口攻进大楼,下午1点半左右,八一五派武力攻占了工业校。俘虏走出大楼大门,有好事者残酷地用三棱刮刀在作英勇状走出的俘虏屁股或大腿上捅一刀。......
: @1 q. {& V# o, U  s) s, D. Q' s! h7 ^! v
    7·25工业校武斗事件直接导致重庆大武斗骤然升级。7月30日,半自动步枪、冲锋枪、12.7重机枪、14.5四联高射机枪、迫击炮、三七高炮、榴弹炮、装甲车、坦克、舰艇等现代化兵器装备全部投入“重庆八月战争”战场。......
: ?, t7 ^" J+ B6 S# `: s: q# Q* s0 i* s9 `6 T$ p
    血醒的文革悲剧已经过去整整45年了,那一幕一幕刀光劍影、战火纷飞的场景,那死去的亲人、朋友、同学们的笑貌,一切还是那样清晰。而当年文革的亲历者,或因深深的伤痛,或因深深的自责等复杂原因,亲历者们已不愿再提起那沉重的话题,去回忆那被愚弄的悲伤的往事。
% `0 O; K3 j! X; l' K4 {4 A! T2 h/ s, R; ]9 V- X
    为了求真史实,反思文革,不能再让文革悲剧重演,亲历者应負责任地提供自已的所见所闻,为研究文革提供详实的史料,这是文革亲历者的责任。9 J# F& v8 @/ f# n6 b% \
0 s+ l, d- q( U
    肯定有不少的亲历者对7·25事件还有不少的片断和见闻,大家一起补充佐证,相信距真相不会太远了。
8 i! w1 e1 L) F$ d8 L
+ ~, S5 b% W  c( t4 |' r8 {5 i    四、后记. \) G8 H$ T. s

5 @! C+ B. ]$ L    重新发表《沉寂的文革青春墓地》一文,记者署名也前后挪移,次序为:韩平藻  余刘文。有记者手记:【此稿经《南方周末》更名删节后,曾于2001年4月19日发表,现作为一篇完整的文字以飨读者也是有意思的事情。】
; v6 L! A8 V$ F, @2 O! ^& j# j3 d. q& D  z& w8 S7 w3 X. @
    百度‘韩平藻’,韩平藻为人民日报重庆记者站站长助理、记者。时为重庆工业学校学生,红岩兵团武斗队成员,也是重庆文革亲历者。
2 X/ J  F- `$ X( D( G
/ ?* R# |/ B9 [7 F6 W( o7 Q/ l6 N    有意思的事情是,韩平藻並没有对7·25工业校武斗有亲历亲见的记述。而是以记者的身份,用被釆访者的口述描述工业校武斗的过程。
% H/ T) S, B2 n4 Z; T7 @9 p3 D3 [7 I
    当事人的述说自然会受到人们的重视;记者的釆访,人们一般会认为是客观真实的信息。但是,由于釆访人又是当事人的双重身份,使事件的真实性和客观性大打折扣。因为,釆访人的意思用被釆访人的話表述,釆访人可以不負完全责任,责任可以推给口述人因时间久远记忆有误,等等。) ^% r. [3 ~( o2 {- l

; B0 }0 Y7 n/ u+ l% Z' U9 X5 T* G- Y    被釆访者何开泰,由于工业校红岩兵团一号勤务员雷午生指证他是策划人,是他开枪打死唐世轩......何被俘后在重大关押整整两个多月,受尽折磨,心灵受到创伤。对何开泰在《沉寂的文革青春墓地》被釆访时的其余述说,及他与管理他的“尸长”--郑志胜出獄后有一段真诚的对话,在此就不一一求证了。' Y! ~* C: K7 J  [- g- r* m
3 m+ L) n* k4 l( T* m
                                                                      2011年04月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19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2-4-6 13: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了,双方都承认7.24工业校扣押嘉陵厂派头和军代表是7.25事件的直接导火索,分歧在于哪一方先开的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2-4-13 11: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46年过去,都几辈人了,谁打第一枪,谁先开枪早已没有什么意义。$ z+ B. H$ F! g+ @. ~! |. c
求真这一史实,对研究全国文革武斗,对研究重庆文革武斗史有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4 13:12 , Processed in 0.08870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