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47|回复: 0

新京报:成都84卷知青档案被卖废品站流入收藏市场

[复制链接]

0

主题

1261

帖子

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
发表于 2011-7-7 09: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07月07日02:24  新京报
# r. d6 V  ~, |0 E6 f( T( \+ J! \9 z/ U! x  m
1.jpg
! d  s: A& U. y/ h" i; D
3 u6 ?' b; }$ [3 {成都收藏者们经常去文殊坊收藏市场,寻找与知青相关的藏品。本报记者 陈宁一 摄
8 ~' ~2 {: a+ y! c& q* W+ E$ x9 _+ x1 E/ M+ F  n3 B$ e& C9 W* a
2.jpg
+ P- A* X8 I/ C! q7 g* H& S% n  ]! d4 }0 [* {+ M0 o9 ~
成都市人保局流失的档案凌乱地堆放在贩卖者家中。
3 Z0 \9 ^, {3 c- i! p. e0 z: I# \. E/ y. D8 w6 z
/ W9 w6 V# H5 C" s0 r
  成都市84卷知青档案被挂于网上叫卖。虽然今年5月,警方已将档案追回。但成都市档案局至今未查明,是谁将档案当作废品卖于回收站。
5 f8 y/ m, g" Z! Z
; i  h% @7 q& J# ?3 e, }3 }. N6 \  这些档案原由市人保局管理。人保局出具的调查情况称,因年代久远已查不清这些档案如何流失。
' Y5 E  z( J# [! H' e% q- j1 h& U. @4 t* [
  成都市档案局副局长赵建强认为档案流失根源在于,一些机关单位对档案管理不重视,并缺乏专业人才。有收藏者也表示,不少机关单位曾将知青档案当作废品卖。如今这些知青档案已成为收藏市场上的抢手货。! [9 F9 b5 _7 [2 W6 s0 k

9 U# W2 ^8 ^$ ?7 S, H% a4 \  而同时不少老知青因找不到档案,无法核算工龄,而不能办理社保。7 V5 u  v4 N, z* E" e
) ~7 P+ I* X9 }- B' Q6 W
  成都市副市长批示,要求彻查。赵建强称,令人保局自查,直到查清为止。( w& T& J5 C0 u8 c2 V

# D' X- q/ _2 T9 C3 Y: B  □本报记者 陈宁一 成都报道1 M% S; s5 B2 r7 n- c

# n+ u) _: P2 P. O: B# L5 v  84卷知青档案究竟从何处流出,最近赵建强常困惑于这个问题。7 S* T  G2 j( r# t2 v6 s; |3 q
  a* r- h9 ?" R0 s
  今年4月,一家旧书网,售卖成都知青档案,共84卷,标价12500元。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听闻后批示,要求彻查。
, k2 p! N0 E* z# C* D& z; g% p/ v$ K" p5 g1 ^* B% Z# B; J
  赵建强是成都市档案局副局长。此次事件令他感到责任重大。
+ [& E5 A: r0 o) d  w& X" W9 A* z) }" \
  成都市档案局接收的知青档案一直不完整。数据显示,在2010年中旬,有近七成的知青未能在市档案馆找到自己的档案。这直接影响到他们办理社会保障。甚至有知青为此去市政府请愿。
8 V$ g! ^; E$ {4 ?' t+ ^* \: R, e8 N& J# b7 v
  市档案局的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每个机关部门在处理知青工作时,都会形成知青档案。有些单位不将这些档案移交档案局,而直接卖给废品回收站。& V7 u. A- |: ]7 C7 o9 Y% e

+ F/ z8 G4 L3 X* J  T  d/ Z  赵建强开始派人调查,他发现,此次的84卷知青档案,是原成都市知青办的工作文件。如今知青办早已撤销,所有文件都归由人保局(即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劳动保障局)管理。于是联系人保局,令其自查。/ Y9 b) ?# E6 w$ n

* I' ^0 p: {2 P) h* M9 z  6月21日,成都市档案局接到人保局传真,有新的自查结果。但这个结果,出人意料。
$ j% B- r2 G3 o" t8 \3 x' ]5 l- L0 _2 K' x
  人保局的调查结果,非但没有清晰档案从何处流出,反而将其推入更深的谜团。/ Z! ]/ i! V  i! l  O
1 f/ G  [" G" P5 T! _, e
  网上叫卖知青档案
. [& M; U2 E3 c" Z) i4 _& _5 [2 ]4 I- `6 ^3 F3 `$ o3 a* G2 I( l7 L+ T
  钟家强在旧书网售卖知青档案84卷,标价12500元;国家档案严禁倒卖,警方将档案追回: q5 Y) r( G+ x- B! B

2 q4 S. a) d+ W' L9 X  旧书网上售卖知青档案,是徐东升发现的。他是成都市档案局接收征集整理部的工作人员。0 F6 r7 N* O& k. y& o# \

: T' ]; I4 u# {, O  4月13日,他在网上浏览,看见一家旧书网贴出8张照片,全是成都知青上山下乡的资料。每份资料都用牛皮纸封包裹着。
- V6 c% u0 H) v6 Y. }! _
5 [  F0 C) F# V/ b) S  它们的标题分别是,成都市人民委员会安置办动员知青上山下乡和支边的报告、1964年知青返蓉的发言稿、1977年知青回老家农村插队落户的介绍信存根,以及成都市革命委员会知青办(简称“成都知青办”)1979年至1980年的知青名册等。
3 C( m: _: c; X6 _5 l
1 W' i* o5 Q% z. |# T5 x" W  当时徐东升认为,这些资料可能是原成都市知青办的工作文件。按法律规定,政府机关的工作文件属于国家档案,任何组织、个人严禁倒卖牟利。
( c0 S3 |2 }+ g) u) @* B. b2 _, B5 u$ c
  徐东升于是自称“老知青”,与档案卖主钟家强取得联系。$ j- Q3 {& Q1 }$ B
$ M" U- J8 x" R+ n3 r) Z
  4月15日上午,徐东升到其家中,一进屋,看到那些卷宗,堆放在床边凳子上。翻阅后,徐东升确认,这些卷宗均属国家档案。
( m4 m! J  l& A. @" ~' h' H' _: e5 `5 h0 H  Z3 d$ U, M
  4月20日,徐东升带工作人员再去钟家,并告知贩卖国家档案属于违法,要求他将卷宗赠给档案馆可给予适当奖励。钟家强提出奖捐励9000元。双方未达成一致。. o1 {$ Z4 d" |' |, y5 O9 J& E, x# c6 l
6 I# Y/ N+ P6 ^- S
  此后,钟家强依旧将档案挂在网上贩卖。
. I7 X, I8 m) m" t# t
$ _1 }4 x0 z2 ?2 ~3 e5 i- x1 P  他还曾对扮成买家的记者保证,“绝对都是原始档案,如果是再版,就没有价值了。档案局的人联系我,不准在网上出售,还让我捐赠,但我没同意。”
* c) F' J6 M: X' \4 H) A+ R
7 q9 n5 m  `5 l7 V$ {8 i! Q" p  5月5日,当地媒体披露此事。6日,档案局向派出所报案,将档案追回。
- e8 I! W. _- a* n& J, a" F8 f5 b; y; ?. R$ l5 b0 V; b
  钟家强对警方说,他是从一个废品收购站购得这批档案。当时他们有4人,每人分了一部分。其他人手中还有类似的卷宗。8 H# A: K/ {1 W" a
) \: f, }4 s+ ^- u7 b3 Y/ A
  后来,警方又先后4次前往钟家。其家人说,他已外出打工。. F* Y' [. G1 X% e) H! I

5 i8 O4 f( H- m7 {) U# y; z8 T8 ?5 K  成都市档案局一名知情人说,“因为警方没有拘留当事人,导致追查不到那个卖废品的,并且也不知道剩下档案的去处。”. ^2 k3 K+ u2 I8 O4 f  l# ?1 ^# H
; r! E# ^$ s# c1 Y1 s; B' M
  谁将档案作废品卖?
& d  K7 B7 V9 @
9 v' r9 B( A' E5 i4 k  这些档案由人保局管理,人保局“调查情况”称,因年代久远无法详细说明档案流失情况* w6 l; {7 Q9 C) q+ |
( j- u7 J# e+ N
  5月6日,市档案局接到领导批示,要求严查档案如何流失。$ S; q/ n: k' t& m! P5 q# K6 J) _

% |: W0 E9 ]' ?0 K: Z2 @4 v3 c  成都市档案局着手调查,究竟是谁把知青档案卖给废品回收站。但随着调查深入,他们发现,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难以查清。
; ~; f9 z/ _6 Q! e% e
# q2 E# s9 Q* }/ H: z  成都市知青办在1981年已并入劳动局,交接人员未对档案登记造册,导致知青档案数目不清。这期间就有可能出现档案流失。
$ n5 u( P" i, [' X& b$ {4 _4 ^/ M0 f4 _/ Y3 }
  劳动局又于2010年与人事局一同,合并为成都市人保局。. Z( O) a+ ~' Z% y
9 O/ R/ ?& A& a1 w" `3 r
  5月20日,人保局出具了一份《知青工作文书档案调查情况》。该“调查情况”称,关于当时的两位经手人,一位年事已高,记不清状况,一位长期不在家,联系不上。现在无法对档案流失情况做详细说明。
1 j! t, Q2 ^% Z; K
2 a: y1 c) g9 Z, l% h$ m: j5 B  知青档案流失后,市档案局和人保局有过一次会谈。市档案局一名知情人说,会上人保局表示,这两年他们曾销毁过一批知青档案。' L+ e& ?: S+ z$ ~$ d/ O! [# `. T
+ Q( ~- ]8 |& p% X
  按法律规定,机关单位必须将档案分为永久档案、长期档案和短期档案。前两者必须移交档案局,只有短期档案可以自行销毁,但必须留有销毁记录。; b+ u  L* h5 {& E3 x7 S" c
# [1 R! i; [% G/ Q: }* k0 M1 j+ g
  上述知情人说,流失的84卷知青档案当时被定为短期档案,而人保局拿不出那份销毁记录。  k+ n1 t4 H2 @, i3 {
- o% A  ]: @1 A( _2 e( V
  他认为,可能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原劳动局错分了档案,将应移交的档案归入短期档案,又将其当作废品,卖给回收站。
5 {9 J- U1 k9 d& ], R) b  g2 |
- \3 t% n# S% P! S. G5 z. c8 j$ u9 ?/ o  6月8日,记者到成都市人保局了解情况。该局宣教处副处长杨海云称,这是30年前的事情,中间工作人员换了几拨,情况还不清楚。目前市档案局正牵头调查中,到一定程度会有说法。! E6 b& c: j9 i% A5 m
5 I  G* D9 H' w. x3 S
  市档案局的上述知情人告诉记者,他们曾于1999年,从劳动局“抢救”回了一批知青档案。' ]0 J6 |- F, s$ A" u
# |( r, X" X  f) Y: ]& v5 \
  1979年全国档案系统工作恢复,规定机关单位每20年须移交一批档案。1999年,市档案局接到劳动局的移交档案申请,派人去接收。
, E: T% n% a1 f" w( a7 I+ @8 |6 [5 @3 O
  当时去接收档案的是杨晓蓉和她的同事。他们在接收档案时,发现一些随意堆放的散乱档案,经询问得知是原知青办的档案,正准备处理;杨当即指出这批档案很重要,应该移交给档案馆保存。( C, s: v' y9 n4 I% Y

$ D8 p/ ]( S! N2 q5 C3 ~  由于这次“抢救”,档案馆有了知青档案166卷。这是档案馆从劳动局处,接收的唯一一批知青档案。2 ]  d0 `) A7 a- u3 Q2 `5 ~

% ~% Q0 R. [  R# u" i" F  私卖档案不止一家1 {$ g; z1 C" H8 Y3 Q' `

+ k) f) [$ {$ Z: j  o* F  一名收藏者称,他曾从许多机关单位回收过知青档案,价钱五百、一千、两千不等$ I( c( W  S+ c( C

  l! I4 ]% b+ a5 |7 s: H" s5 p  6月21日,人保局给档案馆发去一份传真,令整个调查峰回路转。
* u# m2 Q1 A* b% s6 n
% s9 ]8 W$ Y- y& _" ]( T  传真的大致内容是,人保局找到一张原劳动局于1999年出具的收条,当时他们交给档案局的知青档案是500多卷。收条上是杨晓蓉的签字。
& H# A. }! A6 v- f# f- ~  i! O1 V/ w* |% s
  记者电话联系杨晓蓉。杨承认从劳动局拿回过这些知青档案。但为什么拿回500多卷,档案馆只保留166卷,剩余的300多卷哪儿去了?
3 S9 ~  d- l: A# c) M; y& E  T- ?4 {9 S( J
  杨晓蓉说,如果有剩余的档案,一定是退回给劳动局了。对于在整理中,是否见过这84卷知青档案,杨晓蓉表示,时间太长,她也不记得了。* ^4 C# A/ _; I' V; G' g9 l) x
7 U2 A4 W: E* h$ N, o" M
  档案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其实按照正常接收程序,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收条。4 c, _! T9 I* k1 `. @. Q
; `: @: B+ G1 P  N  b+ d
  正常的接收程序是,档案局工作人员去劳动局,检验他们整理得是否合格。若合格了,劳动局会再派人,将那些档案送至档案局。
4 N5 ^; y3 P1 }0 T* E" {1 V0 ?
# S: q/ G/ o  g3 _  档案局的知情人告诉记者,但在现实中,一些机关单位常会缺乏专业的档案整理人员,他们就会把档案私下交给档案局的工作人员,请他们帮忙整理,并支付一定费用。, g, Z+ y9 y  @. f9 f- j
! u# {& c3 p& o6 \2 K% |* ?1 G
  “现在就很难查清,究竟是谁错分了档案,又是谁将其卖给废品回收站。如今对方也可以认为是档案局的工作人员做的。”这名知情人说。; S$ s3 K! L3 h9 G2 T' e0 T7 P% [

8 y- t1 X6 @) J( y. P- k  市档案局政策法规处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其实很多机关单位都会将一些国家档案也包括知青档案,卖给废品回收站。“比如到移交时,若一时忙不过来,有的就当废品处理;有的就移交一部分,扔一部分。”4 N1 S/ J% O; Q9 [0 _

- g! M! w* E# ^1 u  王宏(化名)是一名知青档案的收藏者,他曾先后从原成都市糖酒公司、前进机械厂等单位,买到过完整的知青档案,“他们把我叫过去,一次性处理给我。价钱三百、五百、一千、两千不等。”( x# ^5 R2 J4 M+ ~. P( J1 S( D
8 T) k% y$ q) N" v5 i2 m# M
  2002年,他从原成都市某公安分局买了一部分档案。“当时对方是作为废纸卖给我的,几毛钱一斤,我花了200元买了一千多份知青档案。”
6 @3 |: q/ L: W3 J3 {" u) h' P# W% ?, l, R% P
  赵建强认为,造成档案流失的根源在于,对档案管理的不重视,和缺乏专业的人才。
- d- V9 {/ ^! u1 z' ~& k2 K: u8 h5 H, J- B
  据档案局相关人士介绍,档案局每年都要给各单位培训档案管理员。档案管理人员流动速度太快,有的刚培训完就被调走,来年又要培训。档案管理人员呈两极化,要么年纪特别小,要么年纪特别老。. M2 I. d0 R1 V; y- p: Y
& I; n2 Q; m3 [, t* ?  Y
  “档案一旦流失,就会对社会造成影响,比如会影响知青办社保。”赵建强说。
/ d6 o! i2 u( s+ U0 [) }' }$ |9 v# n7 ^. p1 v/ u
  没档案办不了社保
7 m) y6 C7 _9 n0 E/ k
3 c- A' P5 J3 X  老知青饶克诲为办社保四处找档案,终因档案缺失少算8年工龄;还有知青为此去市政府请愿
  p4 F. Z( V3 C3 _) p2 I. j5 U3 {1 U1 J
  饶克诲是一名老知青,他曾为找自己的档案而费尽心思。
$ y+ g6 O2 t9 {
7 H  U  q9 `9 V# L6 ]& D% V  他是成都市水印工艺厂的工人,1992年退休。2006年,他去申请社保,发现没有证明自己工龄的材料。+ p3 a& l9 Z6 t% E2 J

* e( M% `7 M, R4 r! b+ \2 W  饶克诲找到原来的水印厂,厂领导一直给他道歉,水印厂在1998年改制时,把一些职工的档案弄丢了。
: E( X  D7 q( V; m5 F
& a: `$ m0 o+ \2 m  厂领导对他说,无论是饶克诲的个人档案,还是该厂其他的知青档案,都找不到了。( |1 h" E4 n* @1 I7 L3 z9 l+ p& b
$ |/ P7 P# d; Y2 I: C+ W
  相关部门给饶克诲出了个主意,让他去告原来的单位,饶克诲想了想,还是算了。“不但麻烦,还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 Y/ F7 A0 Z- X- o7 N& E* C3 J3 u: z* n  ^5 \
  饶克诲去曾经下乡过的西昌县。但西昌县知青办曾遭抢,知青档案都被人烧了。( ]$ |2 I0 s2 J/ e& O

8 {6 m) s' p  `- E9 e) M1 Q; _  他决定去市档案馆碰下运气,看看能找到些什么。他在市档案馆待了两个月,由于眼睛不好,还叫上读大四的女儿帮他找。他们从一些简报等下乡资料中,找到了一份西昌县农场的花名册,发现其中有饶克诲的名字。
: U! O) f( `" c9 Y* `
  G+ L6 [- r( ^3 U  由于水印厂属于成都市二轻局,饶克诲又跑到局里,翻出当时整个系统的招工手续,又找到了他的名字。& Y* e4 e% [- M3 L

' E4 l" g8 ~' |/ V! [( [  饶克诲这才把社保办下来。但下乡前的8年工作经历,再也找不回来了。为此,他每月少领近百元。
  r- e7 ]0 ^6 p; i* ^2 o* I. y6 t/ b4 d
  “当年,很多老知青与我一起在档案馆里找档案。我算幸运。很多人至今还没找到。”饶克诲说。
. o6 M: \6 |! N* g/ }. E/ f: H: [4 o  T% g
  一名老知青记得,2008年,成都金牛区曾有个老知青,每天在成都市政府请愿,然后又去街道办,人保局。因为他的档案丢失,导致无法办社保。最后相关部门特事特办,为他办了社保。
. U$ [* n9 c/ v5 g$ u* Y" d& z7 }0 W
  还有老知青称,这甚至催生了一种生意,每当有老知青去社保局因档案丢失办不了社保时。门外就会有各种陌生人凑过来询问。他们都是做假档案的。有人就花了3000块做了假档案办了社保。
6 z- J* R$ Z" B: i8 y/ E7 D
  j. N: s& ?) E. b  档案交易形成市场
+ c' ]5 b- s2 ^1 h, |6 A1 q. s* D# u& r  A+ o7 D* n
  知青档案是收藏市场抢手货,每份交易价50元到500元;有老知青会去收藏者处找自己的档案6 O. r; Z) L/ z% q9 N" E( p1 C/ ~
, E, i1 q/ r/ ?" @7 m8 a
  饶克诲目前是西昌地区知青团体的串联人。他周围有很多知青在寻找档案。他听说,有人甚至会推荐老知青,去找档案收藏者碰碰运气。- y  |' i9 `6 ?8 {8 A
7 r0 [; C  O/ z; x0 x5 X- v9 P
  收藏者王宏手中就有大量知青档案和文件,他从1983年开始收藏,还曾办过一次知青文物展。一位前去帮忙的老知青,无意中发现同学的档案也在展品中。而她的同学正在寻找档案。王宏得知后,共从那些展品中找到7名知青的档案,并帮助他们办理了社保手续。& \' }  p0 r& P; B( `0 r5 @  o1 c6 @/ @
+ E9 R9 A9 W8 H# t  J  E1 ^5 b
  随后,很多找档案的知青都慕名来找王宏。
& a! D7 _2 @3 i/ I; A) d  r6 N* A  h- f6 H4 ~+ V
  曾有个下岗女知青,花了半年时间,找遍原单位和相关部门都没找到档案,无法办社保。- Y/ W+ H- F" F

7 P. j" N8 l+ N9 w  m8 E& ]  “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到当年插队的云南农场去碰运气,但农场取消了,只有找当地政府。而她甚至没钱支付来回的路费。”王宏说。
8 x0 \8 O7 U7 \
2 s- u+ J* i& Q3 z  女知青找到王宏。王答应试一试,但让她别抱希望。王宏花了6个小时,从一万多份知青文件中,找到了那个女知青的档案。( V9 o5 D5 L5 p
* j9 e0 g# I6 _4 W3 h7 t( m& ]
  王宏说,“就是从公安局卖给我的那堆档案里找到的。”  \1 f: Z' @7 Q1 {8 p7 O

1 ]! x% v$ ~  [2 E9 p7 r  兴奋的王宏当晚11点打电话给女知青,电话那边的女人,激动万分。女知青拿不出钱报答王宏,便执意请他吃了一顿火锅。王宏说,“就在那个老知青火锅店。”- `. g0 U- @+ w, B. P
! g' d8 d7 \/ |1 z6 D, O
  知青档案多数是通过废品收购者转卖给收藏者的。4 p' {; R, G& t" ~
& M$ p* U' m4 E8 }
  “一些收废品的人对带字的纸张特别敏感。”收藏者陈兵说,他们不会把那些古老的文件当废纸处理,而是会主动向我们兜售。# ]5 H; Q% i  }7 [# v3 u

, j4 h4 n; r! N9 v: E1 R0 m  知青或“文革”相关的文件档案目前是市场上的抢手货,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的市场价值,但价格并不固定。比如说,专门针对知青的红头文件一般在50元到500元一份。一些特别的东西价格会更高。! @$ |: {3 K5 N2 Y- e* Q* w) y- E
! M- x$ W5 u, D9 m
  “档案的价格在于内容、成色、年代、品相,和当时的背景,以及这份文件所起的作用。”王宏说。
' q+ q& f! m9 ?$ w7 v$ G' }: t) T. `( I; m: C1 O3 l
  王宏的朋友有一份知青文件,内容是中央政治局希望知青作为特别代表参加国庆观礼,还附有各省的名额分配。王宏出500元想购买,但卖家不愿意。2 R( K/ z6 D" i# z+ s

( |& q9 E/ q+ l5 z/ J: s1 c/ H' @  王宏说,他也有几份重要文件,也不愿轻易交易,其中一份是当年知青罢工回城的文件。3 `8 M6 w' \9 T* E

- \' z9 X3 O( h9 H( M  继续查,直到查清
+ [* @2 y0 ?; w  ^: H- A1 M' v
& w8 l( y/ |  d; O3 d8 K  市档案局副局长认为有些单位移交不规范导致档案流失3 ~  t7 L4 ?& ?/ w
( Q2 T; L) _- k8 Y% W( `( k
  王宏现在很少能在文物市场觅到知青档案了。他说,现在知青档案文书非常难得。以前偶尔在一些旧书摊上能看到,如今几乎没有了。
! j3 ]5 H8 q* c7 {
: R& }" X; `6 e& u  陈兵(化名)是一个老知青,也是收藏者。他说,市场上交易知青档案都是私下交易,即买卖双方均相熟,知道对方需要什么。在市场上见了,会递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目录,买家合适,一拍即合。约地方喝茶聊天,完成交易。不合适,还了纸条,双手作揖,下次还请多多照顾。
: r5 d4 |' w6 m. G1 ]- q. C$ T; [1 p( S: s6 o+ H" R1 z$ K
  成都市档案局也知道,现实中存在这样一个档案交易市场。
4 T  X# h( t2 {! ~% C2 ~6 D8 W* l# s& I4 Y, k; _1 g
  据该档案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010年,有市民在文物市场买了一份知青的个人档案,他送到成都市档案局,引起重视,局里派人走访文物市场,发现有一些企业的个人人事档案被买卖。
4 U# e/ _8 E% P9 e3 Y7 m5 K. w1 q/ d
  这名工作人员说,“转让个人的人事档案,只须去人事部门和组织部门登记。而国家档案是严禁买卖的。”
  q$ n* k2 o( {7 A  N; z1 f  o+ P/ C& ]
  该局副局长赵建强表示,他们也曾不定期去文物市场检查,但是没发现过交易国家档案。如果是私下交易的话,就比较难处理。因为要清楚谁在违法,才能执法。
; S9 b( A9 }9 n8 I; H* G: _: v. b
  5月下旬,成都市领导再次批示,要求全市各级档案馆引以为戒,不再出现此类严重问题。
! j4 B% m: P* i- w. C
( W2 _" Q3 u1 `- h; l) z  赵建强认为,要防止档案流失,还要从源头抓起。
( n, N2 o: n) {9 T) c1 Y, H; \9 ]
1 W6 m) F3 H9 ]6 i9 G  他说,档案管理是一个持续工作,需要随时整理,并且做到心中有数。总是换人,当然保证不了管理质量。一到移交时,大量的档案需要处理,登记。移交环节也不规范,出了问题,查都查不出来。
9 Q/ O: U3 e% q$ ~
7 B' A! y4 ?8 y) ]7 a  “档案流失,不仅影响到个人隐私和权益,还影响到国家利益和机密。不是一件小事。”赵建强说。
) a9 w8 v' w! H: o$ k/ m
0 M1 S) o2 q  y6 ~8 ^+ `. J, ]5 `  按照相关规定,造成国家档案损失的,对单位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个人处以500元到5000元罚款。对责任人和主管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1 S! ?6 z1 Y6 \& B/ z5 G6 e
, a# D$ n. W- N  Z, Y5 d. _; N% f  赵建强表示,此次事件的结果还没出来,所以最后如何处理还不清楚。查不清楚会继续要求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4 14:04 , Processed in 0.1014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