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21|回复: 0

钟逸  四十年前发生在江城的“一•二四事件”

[复制链接]

0

主题

1261

帖子

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
发表于 2010-1-16 10:3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钟逸
$ |+ R( m3 e' G; ~
) r& y9 z* `2 [' x" y  G# d, z以下发表的是1969年1月24日凌晨张贴在六渡桥中南旅社对面星火文具商店外墙壁上的一张大字报,标题是《六一七革命造反精神万岁》(以下简称“一二四大字报”,命名权属当局),署名“武汉新一中”。% {: m( z# ~- m4 P. N

4 G* Y5 z5 K; e, A* N' c& }这篇文字能够保存到今天,首先得益于武汉警备司令部在当年1月24日天亮不久,在撕毁大字报前拍了照。武汉一中工宣队大概是据照片抄录下来的,抄录时间是1969年1月26日。1971年上半年清查五一六、北决扬时,一位与此相关的同学所在单位专案组又从一中工宣队处抄录,“武汉市第一中革命委员会”还在抄件上盖了公章,以作为该同学是五一六分子的外调证明材料。
( p7 N6 p+ X& G8 B+ X/ s: c
% ^- L  F$ l# _7 X1968年底到1969年初,武汉的当权派利用清理阶级队伍整造反派,工人造反派人心惶惶。
5 n* ^2 ^: [% U) v0 ^/ G$ ^
0 I! z% Z% P& ]. J# J  q* b8 O8 D1969年1月23日晚,一中几个同学聚餐话别,第二天一早他们将各奔东西:余德亨就要回到黄梅插队所在地,他是被工宣队弄回来交待问题的;杜佚名要去湖北长石矿;李森林六二四在武汉水运工程学院被百万雄师抓住打成重伤,一直在家养伤;一中同学方文彪的弟弟方文勇要去黄梅投奔哥哥上山下乡。6 l& j& `& Y4 M/ s! b% D

3 V: o% {& A- S0 R3 |. h/ M# y3 L) n吃饭时,不知谁说起,悬挂在三民路老德华酒楼门前电线杆上的六一七纪念牌被警司取了下来,那是一块蓝底白字的搪瓷牌,上书“六一七死难烈士永垂不朽!武汉钢工总敬立”。在座的人无不气愤,当晚大家来到一中,撬下一块课桌面板,李森林拿回家,请做木匠的父亲刨光刷上白漆,拿回学校。杜佚名字写得好,蘸着红油漆用隶书写上“六一七死难烈士永垂不朽!武汉新一中敬立”字样。同时,余德亨手执毛笔直接在纸上写下这张题为《六一七革命造反精神万岁》的大字报。标牌白底红字,比原来的搪瓷牌大。
4 ~5 ?5 V0 B: p7 [+ r
0 D' w: U* U0 g3 ^4 Q当日晚,大家来到德华酒楼旁,方文勇爬上原来那根电线杆,用四寸长的铁钉将木牌钉上。这时,电线杆四周围满了下中班的工人,有人说:“伢们,莫搞了,会被抓进去的!”方文勇一边挥动斧头,一边开玩笑:“关到沙洋(劳改农场)还比黄梅近些!”钉好标牌,贴完大字报,已是1月24日凌晨。这天清早,参与此事的人大多离开了武汉。
& I) E0 I/ @+ j: s# z
5 Q% l! K: e7 ?+ Z; E6 T# ]天亮不久,武汉警司派人拍照片,捣毁标牌,撕下大字报,并要求武汉一中工宣队追查此事,听说曾思玉、刘丰扬言要抓人。此事被定为“一二四事件”,校内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声势浩大的揪黑手、批判、消毒活动,因伤病未下黄梅的几个同学被办学习班,写大字报时在场的唐镜清老师被认定为黑手而进行批斗、审查。' Z1 l# y! W9 k7 ]. ^- ]3 g

- l. t5 N& X* E8 i1969年春节前夕,余德亨被办了几天学习班,江汉区支左办公室龚主任亲自出马,两个目的:一是认罪,二是交出幕后黑手。本来就没有黑手,哪里交得出来?只好不了了之。$ R3 g5 E7 X" d/ ~3 ]
8 V, c/ i4 K. w, Y2 N: d
直到1971年初“一打三反”、清五一六和北决扬,其间再没有对我们提过此事,只是听说1969年中央下达“五二七”指示否定“反复旧”后,武汉一中工宣队将“一二四事件”定性为武汉反复旧运动的一颗黑色信号弹。我们在乡下种田,和武汉一中已无关系,工宣队也奈何不了我们,听说后不过一笑,还开玩笑说:信号弹是黑色的,怎么看得见?
6 F8 T: `. n1 ~8 g8 t" _4 G3 s3 l$ R+ E  G( L0 p* D6 a
不料1971年的春节还没过完,武汉一中专案组的黎光第老师和工宣队田师傅来到黄梅,到处找同学办学习班,挖材料,“一二四事件”是重点之一。
* H# B+ B. y2 O
0 H' Q- L- |8 ^2 l黎、黄两位对余德亨说:一二四大字报问题十分严重。现在全国都在开展一打三反,抓五一六,是林副主席和周总理亲自主持。武汉要结合抓北决扬。不限于填了表的五一六、北决扬,各单位有一个抓一个,有两个抓两个,一个没有也要把大事搞清楚。军区和市文教局都派了人来搞一二四事件。我们分析,一二四大字报以你的水平是写不出来的,概括了全社会,也概括了学校,八届十二中全会的一些内部精神,你也是不可能知道的。这张大字报恶毒攻击毛主席和无产阶级司令部,要定你的性是可能定的,我们觉得你是小将,要尽力挽救,但是宽大是有限度的。5 i+ Q0 e6 J0 g

* i& I, u4 N( {0 S0 \$ X; x# [按照学习班的套路,他们还长时间地说了诸如“前途”、“招工”、“成家”、“父母弟妹”、“后代”之类的话。% x' o" V! a' r( \2 ^$ U
0 P' C% \+ Q; s6 B) w
余德亨写了一份“一二四有关情况”,他们说,不能说明问题,与我们掌握的材料大有出入。话说明白,你的后台就是唐镜清,唐镜清后面还有人。
( I2 C: D, j0 u0 C, H. U+ n: I
' ^* X7 |: }( {折腾了好几天,又不了了之。
) s- J- v" g" y) B& `: O/ q7 ~# F( t# t; U+ ^% A% i
同年3月底,又来了,这次阵容更加庞大,有武汉一中军宣队张指挥长、军代表张某,工宣队田师傅、兰师傅,武汉一中教师雷锦章、杨俊杰。学习班涉及面更广,不过雷锦章宣布:一二四大字报的来龙去脉已经弄清楚了。他们弄清楚了什么,也没有告诉我们,好在不再追幕后黑手了。! F2 h; |: e6 x! n1 Q0 c& l" c

/ w4 z; N  k1 D% @" r1976年天地翻复,我们在劫难逃。一二四事件当然会再次翻出来,不过比起我们其他“罪行”,已算不得什么了。' n, f9 x$ ~) u2 L9 f) ~8 w

5 i0 r5 R( x# o- O) I! u7 n
  O- H/ Q' j/ r9 r六一七革命造反精神万岁
; |' e# H0 Y2 R6 b7 F! Q; i& h5 U' C
' {* I4 p  V- B# f  V$ J
伟大的、雄伟壮丽的“六一七”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永远怀念这一天。, c: y$ O- A: J( |

2 N& o. T  T# F1 r这一天,是武汉两条路线、两个阶级斗争激烈的一天,是毛主席亲自指挥的全国反击“二月逆流”斗争的缩影。
6 O* u2 ]/ b0 N) b: F" T% c% e, t1 `! K' ?0 M# W: [. _
这一天,无数革命造反派工人、革命小将为了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献出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他们挺身而出、流血牺牲,表现了武汉革命造反派无限忠于毛主席、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无限忠于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高尚品质,为全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出了自己特殊的贡献。
0 o& E- i8 h1 t: g4 h+ _. @" K+ ?5 E- f; ^, e
也就是在这一天,反革命政治集团“百万雄师”最疯狂,杀人最多,表演得最充分,终于在一个月以后,结束了自己短得可怜的、臭不可闻的政治生命。
" }( N' D9 j  P0 i" W) A" m7 d; M  Q/ E. w1 Z
现在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社会上的牛鬼蛇神,总之,那些反革命二月逆流中的黑干将们,总是想把武汉一九六七年二月到七月的历史颠倒过来,有些马大哈、糊涂虫也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用什么“武斗”、“派性”一类抽象的字眼来解释“六一七”,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 Z, T8 h$ w4 R/ o2 C+ S
: ~6 p5 }8 J. a$ j
毛主席教导我们“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一个路线,一种观点,要经常讲,反复讲。”
( m6 E$ k0 c$ b' Y' V, Q" _/ c! t: N: ]: _. V  s
在我党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上,毛主席每一个战略部署的实行,都要经过反复的斗争,实行了以后也还会有斗争,这种教训多得很,一九四二年的“延安整风”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种事实不是有目共睹的吗?可是在一九六七年的二月,还有谭震林一伙要否定“延安整风”,这是多么深刻的教训啊!) D( S9 w' J3 N: X( a! s1 M. u
  P( A! M; l( z+ ?2 ^8 c) N
所以,我们就是要永远纪念“六一七”,“经常讲、反复讲”,通过“六一七”表现出来的我们革命造反派执行的正确路线和反击“二月逆流”的正确观点。9 ]4 ^+ E  f# R6 x5 `
/ m, z5 r" R' i* ^5 E6 E+ |
我们纪念“六一七”,就是纪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烈士,就是批判那个反对毛主席、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反对八届十一中全会、反对“十六条”、反对革命群众运动的反革命的二月逆流,就是不准任何人为二月逆流翻案。那么,那些反对纪念“六一七”人,那些拼命想把“六一七”从人们心里抹去的人,他们的狼子野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 O0 Q: }' W- [& V
1 |, f9 u) B( t4 q“打倒百万雄师中一小撮坏头头”!毛主席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战斗号令我们要永远高呼!绝不能放弃!4 p# u- w- \; W, ~$ t! F

6 `2 @  f! u: E# j+ f9 g百万雄师的坏头头们、干将们!你们现在得意什么呢?你们死保的刘少奇、王任重、陈再道一个个地垮台了!你们为之推波助澜的二月逆流破产了!那个“大、好、纯”的百万雄师也落了个千世骂名,载入了中国革命的史册!你们屠杀了多少优秀的革命工人、革命小将!你们胆大包天,捏造了多少毛主席和毛主席司令部的指示!你们在陈大麻子的指使下制造了直接把矛头指向毛主席的“七二○”反革命政治事件,这些帐难道能够不算吗?清理阶级队伍少得了你们吗?8 p- _- E  W  f4 E! S8 ~3 u

0 W2 @. Q: L1 P1 Q“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6 `$ G" R6 W' }" f7 V; |0 \: U$ S; s: e
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我们要重振军威,勇敢地投身到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中去,把自己队伍中的坏人毫不手软地揪出来,同时也要和百万雄师坏头头们一笔笔地算账,在将来的“整党”运动中,把这些废料一块块地清除出去!8 v; b5 a- V. R& }

+ u' \7 g/ O, H1 x  T+ ?$ v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文化革命灿烂辉煌。; ~; Z1 k* ~8 c

$ c' s" j( b! S. X% I! ]+ W- v) t# ?胜利属于站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列的革命造反派!
& J6 a; U4 e' W- d. T* j8 A& a6 G- z  c, V7 }+ I0 c/ M& b9 \
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 @6 D2 E$ \; I& w
- F- ]% _* ?1 ]4 V* j$ k                                     武汉新一中. ?+ ~' l6 Y; {
" M9 `+ J. m/ f+ {% x8 u/ C- E
                              一九六九年元月二十三日" V- j9 p. E' t) @$ q& Z
) M6 Y0 c0 r$ d' }7 @
注:供批判用,严禁转抄,严禁外传,用后收回,不得遗失。
# P$ N0 E" Z! b) \6 r, r. L' F% L1 q3 ?: N& T' y* D2 p
武汉一中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转抄一•二四大字报原稿5 t! y7 G. ]& S3 I" C; s# `( `& B

% c3 V3 L" G0 ]* a+ h一九六九年元月二十六日 " x1 Y& Y; ]$ Q& S. [) B

, C; v4 y3 x$ K ( B: Q. `: B3 b) x$ ~2 I
9 h; E/ F0 X; p. F# s
一九七一年五月二十五日6 L' D5 r' ~$ E0 E' A
: s! _" ?# m& Z5 c% u# y
(“武汉市第一中革命委员会”盖章)
: p" d2 n+ L( @8 S" p% P  U* x! @: b- O2 A- I0 }. }3 h) p# E
http://sz1966.blog.hexun.com/28242856_d.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3 02:34 , Processed in 0.1485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