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27|回复: 0

尼泊尔革命家谈文化大革命----采访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高吉尔同志

[复制链接]

0

主题

1261

帖子

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
发表于 2009-11-19 23: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红石翻译   

尼泊尔革命家谈文化大革命  

采访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高吉尔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英国)  

( 2009年10月12日 )  

(译者注:高吉尔同志是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央政治局常委,曾任毛主义党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著名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列毛主义理论家。)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在目前形势下,当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已经看到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曙光时,那么对于了解党的21世纪民主和在新民主主义或社会主义条件下竞争选举,似乎比以前更加重要了,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概念吗?  

高吉尔同志:是的,我们现在正处于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阶段。新民主主义制度还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制度。它是一种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不同之处在于革命是由无产阶级领导的。旧式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由资产阶级领导,但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将由无产阶级领导。当由无产阶级领导时,革命就会朝着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方向发展。另一方面,如果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由资产阶级领导,那么或者巩固资本主义制度,或者如果充分发展就会发展为帝国主义。这就是两者的区别。因此,新民主主义革命在这个意义上不是一场社会主义革命,而是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只是由无产阶级领导,而且当无产阶级领导时,革命才会完成并且立刻朝着社会主义方向发展。那样将不会巩固资产阶级民主,而是向社会主义前进。这一争论在1956年的中国共产党党内曾认真进行过。像邓小平这样的人说,既然是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那么就应该巩固资本主义。但是,毛说不应该巩固它,而应该向社会主义方向发展。这是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基本区别。根本问题是由哪个阶级来领导。  

关于选举,在新民主主义条件下会有广泛的反封建反帝国主义联盟。新民主主义革命具有阶级性。当然,事实上不可能所有的反封反帝人民都是共产主义者。不过,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将与各种反帝反封建政治力量结成广泛的联盟。我们必须正视这些其他政治力量的存在,因为他们是无产阶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的同盟军。所以,我们必须保证他们的政治自由,这类政党的政治自由也已经在中国取得过。在中国,除了中国共产党,还有另外9个政党,它们全都是反帝反封建的。他们同中国共产党竞争并参加了选举,其中一些人成为了政府部长。在我们这里,我们也必须联合这些力量。他们不是共产主义者,但他们是反帝反封建的同盟军,他们的政治自由应该得到保障。  

当我们党谈论多党竞争或民主时,我们说的是21世纪的民主概念。只不过我们这里与中国不同的是,中国是以所有反帝反封建力量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为条件。这是前提条件。但是,现在我们党所说的是允许这些政党竞争,甚至与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竞争。在中国有一个前提条件,他们不被允许竞争而是必须合作。在一些选区,其它政党提出他们的候选人,而中国共产党则不提。在大多数席位,他们没有候选人而是支持中国共产党的候选人。但是,在今天尼泊尔这里我们说的是竞争。全部这些政党将允许同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竞争。我们可以同这些政党进行直接选举。这是区别。我们这样做,是因为那些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敌人,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骂共产党不允许其他政党竞争。他们说没有竞争就没有民主。但实际上,用过去那一套,这些政党是有机会迷惑欺骗群众的。例如,在一次选举中只有一个候选人,如果每个人必须选同一个候选人,那么这样的选举还有什么意义?它仅仅是表面上的选举。但是我们会让人民明白他们可以选他们自己的候选人,将会有两个以上的候选人供他们选择。  

而且,我们还给人民罢免当选者的权利。如果他们选出的候选人不胜任,或者走上反人民的道路,那么将保障他们撤选的权利。这就是我们必须在选举制度中创造的方式。只有那样,我们才能保障人民群众能够选举他们热爱的候选人。一场真正的选举会有许多名候选人。选举也真正有意义。如果只有一名候选人,那么选举是没意义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21世纪民主。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当新民主主义革命发展到社会主义革命阶段时,这类民主和选举如何发展呢?那时会有多个共产党吗?  

高吉尔同志:我们不认为会有多个共产党,因为每个政党都有阶级性。无产阶级应该有自己的政党。从长远看,最后将不会有其它政党。当我们实现社会主义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其它政党就没有必要了,因为社会将发生巨大的变化。那时不会再有这些阶级。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你们如何看待尼泊尔大会党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的作用?  

高吉尔同志:如果他们不改变他们的思想政治路线,我们认为他们将不能参加这类选举。如果他们不改变他们现在的思想政治路线和行为,那么新民主主义制度是不允许的。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巴桑塔同志最近在《工人》第12期中认为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迄今为止对辩证唯物主义革命科学应用的顶峰。您能为我们谈谈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对文化大革命的总结吗?  

高吉尔同志:我们认为文化大革命是马列毛主义发展的顶峰。因为马列毛主义是一门发展中的科学,而不是什么静止的事物。它是处于发展过程中,而这一发展又与革命实践有机联系。从这一实践中产生我们的思想。从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实践经验中,包括从这些国家的反革命教训中,毛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创立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毛在他的时代所创造的理论超过了列宁时代所做的贡献,因为当时对列宁来说,实践文化革命或创立文化革命理论是不可能的。列宁在他所生活的时代,一直在努力全面发展革命的实践和理论,他提出了许多关于革命的思想和理论。但是对毛来说,当时中国不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而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因此,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就是不仅要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还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由中国共产党来进行这两项任务是历史的选择。中国共产党在毛同志的英明领导下,进行了这两场革命,并且在社会主义革命发展过程中,毛从苏联资本主义复辟和中国国内多次反革命阴谋中吸取了许多教训。这些就是毛泽东同志创立文化革命理论的材料。通过所有这些材料,毛把我们的革命理论从质上推向一个更高的水平。因此我们认为文化革命是顶峰,它解决了防止反革命复辟的问题。许多人说,文化大革命只是一种中国现象,那是在中国发生的,无论对错,都仅仅是个中国问题。但是,我们认为它不只是一个中国问题,还是一个思想理论问题,而且它是一个普遍真理。我们坚信文化大革命是共产主义普遍真理。它在中国能生长,在尼泊尔也一样能开花结果。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的确,毛说过,资产阶级不仅仅在党外,而且在党内一样有。选举将如何帮助揭露党内的资产阶级呢?    

高吉尔同志:选举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帮助。通过选举不能根除党内的资产阶级。要根除党内的资产阶级就必须进行文化大革命,把党内的走资派揪出来。选举过程不能解决这类问题。选举是与那些作为无产阶级同盟军的其他政党进行。我们只会同这样的政党竞争,而不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走狗。与反动派毫无竞争可言。竞争是指与同盟者竞争,而且是友好的竞争。而对于反动政党、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狗腿子只能实行专政。  

对于共产党内的走资派,这个问题无法通过选举来解决。这是个不同的问题。选举与成立政府和国家事务有关。而无产阶级政党要解决党内矛盾应该采用另外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采用文化革命。文化革命是指党应该与人民群众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将被给予充分的权利来揭露共产党内的领导人。如果他们真是走资派,那么必须揭露。这是一条毛创立的群众路线。他发出了“炮打司令部”的口号。司令部是指党自己的司令部,不是其它政党的司令部,是共产党党内的司令部。由于司令部中有许多走资派,所以人民享有一切权利炮轰这个司令部。应该发动人民群众揭露走资派。只有通过这样的文化革命,我们才能根除走资派。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包括许多民主实践的范例,比如有权炮打司令部、四大自由、大字报、组建红卫兵、三结合委员会,还有上海公社,这还不算面向农村的合作医疗和教育事业的发展。为什么您认为在新民主主义条件下,选举可以为人民提供最好的民主呢?  

高吉尔同志:民主这个概念是由资产阶级或帝国主义发明的,根据他们的定义,仅仅是政治自由或竞选。但是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是民主的全部内容。民主是指人民群众享有吃饭、医疗、教育等一切经济需求。这些是我们民主的基本内容。因此,我们关于民主的定义与资产阶级不同。毛在文化革命中提出的就是这样明确的民主。我们坚持毛的这些做法。不过除了这些内容,我们认为选举也是必要的。关于选举代表的方式,我们更愿意竞争,不过仅仅是在新民主主义阶段。我们一直是在谈新民主主义的情况。当社会变为社会主义时,情况就不同了。我们现在不能断言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也用同样的选举办法。当在新民主主义阶段存在许多不同政党时,那么可以在各政党之间进行竞争。但是在社会主义社会,社会的阶级性将改变,完全改变。在那种情况下,就不需要各种不同的政党了。很显然,许多政党的存在实际上没有必要了。它们将不再存在。那样,竞选也就不需要了。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文化革命和竞选实践将怎样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哪一个是决定性的?     

高吉尔同志:像前面已经说过的,我们不能预见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选举方式。但是选举方式肯定不能保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只有文化革命才能做到。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根据毛的看法,在社会主义时期需要进行许多次文化大革命,将延续到许多代人。  

高吉尔同志:是的,我们非常同意这个文化革命应该不断进行的原则。当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中断时,结果就出现了资本主义复辟。这是所有人都亲眼目睹的历史。毛去世后,修正主义者说文化革命是不必要的。他们把那十年称为十年浩劫,这是他们修正主义者的总结。不过在毛时代,文化革命并不总是由他亲自领导。毛几乎卧床不起了,他一去世,国家就立刻走向了反面。如果文化革命进一步发展,那么它一定能阻止资本主义复辟。所以从中国的实践,我们可以认识到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我们必须继续文化大革命。在中国,文化革命进行了10年,但那是不够的。对一个时代来说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事业传承下去。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在当前帝国主义国家,选举只是一种官僚主义形式。如何使新民主主义条件下的选举成为发动人民群众继续革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危险的武器呢?  

高吉尔同志:我们认为在关于举行什么样的选举和如何选举这个问题上存在一个基本问题:谁在领导国家?哪一个阶级在领导国家?现在这个制宪会议选举成为可能仅仅是因为国家正处于过渡时期。但是,我们不会总在过渡时期。那是临时的。在这个时期国家力量很弱。因为有人民战争和2006年人民运动时期人民群众的革命发动,为我们党提供了机会。这样我们党就可能赢得选举,取得胜利。但是同样的形势不能长时间存在。国家将巩固其自身和它自己的阶级性。那么过渡时期就会结束。所以一切取决于哪个阶级掌权。这是根本问题。  

这将由宪法来规定,因此目前我们的斗争集中于宪法问题。那么宪法会是什么样呢?基本上有两点:是不是将有一个像中国那样的,但又有一些尼泊尔特点的人民联邦共和国,简称人民共和国。或者是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一个资本家的共和国。我们的斗争集中于这一点,这是当前我们国家的主要斗争。我们党同意一个人民共和国,而其它党则要资产阶级共和国。如果人民共和国赢了,那就意味着无产阶级胜利了,他们将掌权,他们将在这样的条件下举行选举。既然由无产阶级来掌权,那么人民群众就可以自由地根据他们自己的愿望来投票。但是,如果无产阶级被打败了,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出现了,那么就是资产阶级赢了,他们一定会用同资本家世界一样的办法来进行选举。我们正处在过渡时期,宪法将规定尼泊尔采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由哪个阶级上台执政。选举制度的类型也将取决于这场为新宪法而斗争的结果。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第三次人民运动和即将到来的起义,您能解释一下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对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设想吗?有没有可能通过选举来做到呢?  

高吉尔同志:当我们说到第三次人民运动,我们就提到发动人民群众。关于发动人民,我们必须考虑几个问题。在目前尼泊尔革命的形势下,谈论一个人民共和国并不是一件非法的事情,完成革命不是一个非法的政治问题。它是一个合法的问题。既然其它政党可以为他们的共和国去斗争,那么为什么毛主义党就不能为一个人民共和国而战呢?我们享有一切权利来为人民革命的胜利而战斗。人民共和国就是指新民主主义,因为当中国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时,国家就被称为一个新民主主义国家。新民主主义和人民共和国是一样的。在宪法起草过程中,我们有机会起草一部人民共和国的新宪法。但是如果不发动人民起义就做不到。这是因为在目前形势下,尽管毛主义党同意人民共和国,但是我们还没有在制宪会议中取得充分支持来起草我们的新宪法。同样,除了毛主义党之外的其它所有政党也没有足够的支持来草拟他们的共和国宪法。     

在这种尼泊尔的特殊形势下,只有第三次人民运动才能解决起草宪法的问题。这个新宪法不能仅仅通过制宪会议来起草。这对于我们和他们都不可能。如果我们一定要起草我们的新宪法,那么只有人民运动或一场人民起义才能施加压力,造成一种形势,使得除了反动派以外的所有其他力量都支持毛主义提议。现在只是存在人民共和国的某种可能性。但是无论如何只有人民起义或人民运动才能完成革命。我们党赞成第三次人民运动。现在我们称之为人民起义或人民造反。因为只有一场人民革命才能够在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世界人民抵抗运动:您认为在关于民主和社会主义建设,以及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功完成等问题上,世界毛主义和反帝运动能发挥什么作用?我们如何能在国际舞台上把关于这些问题的辩论提高到一个新水平?  

高吉尔同志:在目前阶段,我们还不打算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当前革命的任务是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只有在那之后,我们才能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现在我们正处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国际无产阶级应该支持尼泊尔毛主义运动,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我们认为一场革命不能被复制,只能发展。它不能是其它革命的复制品,也不是老一套的革命。尼泊尔革命是以一定马列毛主义基本原理为指导,但它也有自己的特性。当年在中国,毛把这叫做“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我们必须完成革命,但不是根据世界历史上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其它革命。尽管基本的指导原则是一样的,但是也有许多不同的方面,包括过去几十年中在国家安全、国际形势和其它发展方面的不同。  

我们党认为在现有形势下,党的当前路线能够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因此,我们阶级在国际上应该支持我们党提出的方针政策,以完成革命。他们可以提出一些建议。不过我们采用的策略是以如何赢得革命为基础的,这与其它国家的革命并无直接关系。我们的同志来自各种不同的国家。他们通过报纸、文件或其它渠道,寻找我们的短处,开始谈论我们不再是共产主义者了,我们是修正主义者。他们从外部分析得出不同的结论。但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真实的情况完全是另一回事。在当前形势下我们必须完成革命。这是统一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的主要任务。我们已经根据尼泊尔的具体情况和当前国内外形势,制定了我们的路线。我们觉得其他同志可以提些建议,因为确实存在危险。当我们进行新的实践时,会冒风险,也会有偏离正确轨道的危险。  

我们的外国同志们应该提出他们真诚的建议,这我们会接受。但是,他们不应该谴责革命。如果这场革命被谴责,或者不能得到我们阶级在国际上的合作,那么我们就很难取得胜利。我们觉得如果共产主义者那样做对解决问题是没有帮助的。其实,我们是希望国际上的同志们提出他们的建议的,他们应该对党或路线是否偏离,表达他们的政治关注。不过,他们的责任应该是自始至终地支持我们。从全局上来指责革命,或者对革命不做出任何积极的贡献,这是不对的。这不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如果我们胜利了,那么全世界的共产主义者会欢迎我们的革命,我们的同志们也会庆祝。但是,更重要的是想想你自己做出了什么贡献呢?进行革命斗争,那是你的贡献。共产主义者必须不断完成他们自己的革命。我们非常期盼世界上的同志们能这样做。我们通过完成尼泊尔革命来履行自己的责任。除了完成革命我们没有其它目标。我们一直在为此而斗争,我们相信我们将在尼泊尔的革命斗争中取得胜利。我们坚信这一点。  

   
(翻译:红石)  

 
英文原稿:http://www.wprmbritain.org/?p=87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9 15:33 , Processed in 0.07833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