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722|回复: 0

柯云路:我亲身经历的文革武斗闹剧(图)

[复制链接]

0

主题

133

帖子

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10-7-9 17: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柯云路“文革”小说代表作
《芙蓉国》
第五十三章
情节梗概:震惊全国的“赣江大惨案” 几百名首都红卫兵乘坐的江轮被击沉
卢小龙站在“洪都七号”江轮的最高层甲板上,看着船头劈开赣江水溯流而上,船的上下两层甲板上站满了手持长矛的北京红卫兵,他正率领着三四百人的“首都红卫兵赴赣联合调查团”由吉安去南昌参加江西省革命造反派的联合革命行动。
1967年的夏天已然天下大乱,全国绝大多数省份都陷入了造反派与保守派大规模的武斗之中。卢小龙也卷到了“天下大乱”之中。
4月20日,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学生造反派领袖几乎没有掌握丝毫实权。卢小龙在年初关键时刻领着沈丽到上海串联,回来后尤其竹篮打水一场空,在近百名市革委会委员中,挂了一个倒数第几的虚名,没有任何意义。学校的实权又都落到军宣队手里,他更是无事可干。各种名称的红卫兵组织在军宣队的管制下渐渐名存实亡,当校园里每一班学生都由一个解放军领着整日坐在教室里学习毛主席语录时,学生革命造反的空间迅速收缩。几经犹豫,卢小龙给江青打了电话,他原想诉说自己受压的感觉,及至电话通了,却变成了对江青的问候。倒是江青问了问他:现在在干什么?他便如实回答:没什么干的。江青对他说,现在全国范围内在打倒拿枪的刘邓路线,1967年是全面阶级斗争的一年,让他放开眼界,关心全国的两条路线斗争。江青显得很忙,对卢小龙有些淡忘,对卢小龙的电话也稍感意外,这有些刺伤了卢小龙,然而江青百忙之中的三言两语口气还是和蔼的,这又给了卢小龙一丝安慰。这种安慰在电话打完之后被他不断重温着,以能克服一种深深的被遗弃感。他发誓不再给江青打电话,随即又说服自己,江青同志很忙,能有这样的态度就是最大的关心了。
这种复杂的心理,最终酿成了新的“铤而走险”的行动。
他不畏生命危险,带着卢小慧、鲁敏敏还有北清中学的一些学生杀向南方了。这一次,他为保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而战,为保卫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而战,多少有些悲愤和不顾死活的心情。很像一个儿子在受到父母冷淡、遗忘及屈辱后,不但不抱恨,反而用不惜牺牲生命的忠诚行为来证明自己对于父母的重要性。
他希望自己再在中国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他们沿着京广线南下,先到湖北武汉干了一阵,又南下到湖南长沙干了一阵,最后从湖南株洲坐车向东来到他们大串联时来过的江西。这时的中国依然是“革”与“保”两条路线的斗争,各地的省、地、县党委早已在运动初期被冲垮,所有的保守势力都聚集在军区的庇护下,各省市差不多都形成了从上到下势不两立的两大派。面临争夺未来各级革命委员会政权的实质性斗争,两大派的斗争愈演愈烈,从文斗发展到武斗。卢小龙毫不犹豫地站在了造反派一边,与当年大串联时一样,北京来的大中学生无论在北京是什么派,到了这里一律成了造反派,这件事让卢小龙觉得十分有趣。看着密密麻麻站在两层甲板上手拿长矛头戴安全帽的红卫兵,卢小龙就觉出了武装与战争的含义。在江西,他再一次知道了自己名字的价值,正是凭着他的名字以及他的组织能力,他把赴赣的所有大中学生结成了一个影响全省运动的势力。
在北京的政治斗争中没有得到的东西或许在外省的政治斗争中能够得到,他在自己的革命事业中又生出许多想像。
天空逐渐阴霾起来,两岸的田野、村庄、公路和一脉一脉小山缓缓掠过。船上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水手走过来告诉他:“这一带是保守派控制的地区,要多加注意。”卢小龙看了看浩浩荡荡的江水与两岸平静的田野说道:“没关系,我们在水上,他们在岸上,他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再说他们也不知道我们要去南昌的行动。”这次,他们之所以不走陆路走水路,就是为了躲开保守派控制的地区。
正在这时,远方江面上接连露出几艘船只,就像整个江面发生倾斜一样,卢小龙及甲板上的很多红卫兵都有了危险的预感。远远地看不清那几艘船只的情况,更看不清船上的人,然而从它们一艘接一艘气势汹汹的样子,就让你想到这可能是敌人。大伙儿管一脸络腮胡的水手叫大刘,这时候说道:“是不是把大旗收起来,让大伙儿躲到船舱里?”卢小龙看了一眼在甲板上飘扬的“首都红卫兵赴赣联合调查团”的大旗,又看了一眼上下甲板上立满的红卫兵,望了望与对面船只的距离说道:“不用。”他知道,时间已来不及这样做了。没多一会儿,一共四艘船迎面开了过来,这是四艘一样的铅灰色的运输船。船不大,每艘船上立着七八十个手持长矛、身穿蓝帆布工作服头戴安全帽的彪形大汉,有的人手里还持着船上救火用的战戟一样长长的救火钩,有的人手里持着一丈多长的带矛尖又带钩的竹竿。当四只船相继迎面擦过时,这边船上全副武装的北京红卫兵与那边船上的彪形大汉们互相对视着,打量着。
看到这四艘船没有迎面摆开阻挡的阵势,而是一艘一艘擦过,卢小龙一瞬间掠过一个侥幸的念头:他们大概不是冲“首都红卫兵赴赣联合调查团”来的,然而,他随即就看到这四艘船在“洪都七号”的船尾绕了一个弯掉转过船头,左右各两只与他们并行着将他们包围了。全船的红卫兵不用动员全都端起了长矛,许多红卫兵从甲板上堆放的煤堆中抓起了一块块煤块,一些勇敢善战的男生大声呼喊着布置着。卢小龙没有下任何命令,上下两层甲板经过一阵汹汹嚷嚷的跑动已经形成了战斗的准备。所有的长矛、救火钩、长竹竿都调到了一层甲板的船头、船尾与两舷。男生在前,女生在后,上层甲板运上来大量的煤块,四边的人都双手拿着煤块摆好了投掷的架势。
卢小慧戴着安全帽和鲁敏敏双手拿着煤块跟在卢小龙身边。卢小慧问:“你不指挥一下大家?”卢小龙打量了一下两边包围的船只,摇了摇头。鲁敏敏一张微黑秀气的面孔在斗笠下微微涨红,她看着卢小龙问:“打得起来吗?”声音中既有着迎接战斗的激动,也有一丝害怕与紧张。卢小龙瞄了一眼两边的船只,双方正在虎视眈眈地对峙着:“估计得打起来。”卢小慧睁着一双很大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说:“是得做好最坏的准备。”卢小龙点点头。他走到驾驶室,船长正在掌着舵镇静地看着前方。他问船长:“咱们有可能开快点甩开他们吗?”船长摇摇头:“他们船速都比咱们快,我们现在已经是最高速度了。”卢小龙又回到甲板,看见两边的船只只是左右夹着并行,并没有任何举动。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就这样护送他们去南昌?船上的红卫兵都紧张地端着长矛拿着煤块引而不发,他们遵循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方针。
当这只混合船队驶到比较开阔平坦的地段时,对方开始行动了,一片气势汹汹的喊声让北京红卫兵乘坐的“洪都七号”靠岸。卢小龙这时也便随着水手大刘的手指,看见两岸出现了举着扁担棍棒的成千上万的农民。他们沿着江岸漫动着,喊嚷着,像草原上的万马奔腾,看来这是保守派精心策划的行动。“洪都七号”自然是毫不理睬全速前进。四只铅灰色的船开始了攻击,像是四只凶狂灵敏的灰狼进攻一个行动不便的大肥猪一样。猪仗着自己个儿大体重,哼哧哼哧照直往前行进,四只灰狼轮番上来撕咬,长矛与长矛拼刺,救火钩与救火钩拼刺,一两丈长的竹竿也都带着矛尖铁钩戳向对方。“洪都七号”没有任何机动的权利,它只是坚持不懈地朝前开着,抵挡着前后左右的轮番进攻。船上的煤堆给了红卫兵很大的帮助,黑色的煤块闪着亮射向灰船,打得那些手持长矛的彪形大汉躲闪不及。卢小龙也抓起煤块投入战斗,他现在惟一的原则就是,要比任何人更勇敢地作战。他很快看清了对方轮番进攻的意图是撞击“洪都七号”的船舷与船尾,想使这艘船失去行驶能力,于是,他指挥大家将火力更集中地对付那些最危险的冲撞,特别注意保护船尾,船舵是很脆弱的,一撞即毁。同时,他指挥投掷煤块的红卫兵除了攻击对方船头端着长矛的彪形大汉,也攻击对方的驾驶室。有两艘灰船的驾驶室玻璃被煤块击中粉碎,多少打击了对方进攻的气焰。
大概是就要越过保守派控制的地区,两岸闹闹嚷嚷追赶的农民被越来越多地抛在后面,四艘灰船对“洪都七号”的冲撞急剧升级了。他们的船首甲板厚而尖利,每一次冲撞都给“洪都七号”猛烈的震动。听见发疯一样的叫嚷声,那是一次又一次的冲撞中有红卫兵掉入江中。“洪都七号”已经严重受伤,船身出现倾斜,四只灰船的冲撞更加疯狂,落水的红卫兵越来越多。三艘灰船继续冲锋陷阵,一艘灰船在后面用带钩的竹竿捕捞落水的红卫兵。看见自己的战友一个个落入滔滔江水中,所有的首都红卫兵都杀红了眼。卢小龙跑到驾驶室问船长:“这离开出老保地区还有多远?”船长眯着眼望着前方回答:“还有几公里。”卢小龙问:“船能坚持吗?”船长说:“不知道。”正说话间,又一个冲撞造成的强烈震动使船的倾斜更加剧了。卢小龙对船长说:“无论如何坚持下去。”船长微微点点头。
天空阴云越来越低,两边江岸上漫山遍野的农民已经渐渐看不见了。一艘灰船开到“洪都七号”前面,船尾站着一个人大声嚷道:“你们再不靠岸,我们就开枪了。”看见他手里拿着一支步枪。卢小龙站在驾驶室里看了一眼船长,船长也看了一眼他,继续掌着方向舵朝前开着。持枪的人向两边岸上望了望,又喊了一些话,见红卫兵的船只还在坚定不移地前进着,便举起了枪。一声枪响,将驾驶舱前面的玻璃击碎,船长被击中头部倒在了方向舵旁。卢小龙上去扶住船长,看见子弹从船长的嘴里打进去,从后脖颈穿出来,一片鲜血淋漓。船长抬手指了一下方向盘,便浑身一松,头和手都失了生命落了下去。卢小龙赶紧扶住方向盘,一直在驾驶舱看船长驾驶,对方向盘也大致有了感觉,他把握着船的方向,一往无前地继续开着。对方又举起了枪,在对方开枪的一瞬间,卢小龙略微低了一下头。这一枪没有打中驾驶舱,却听到外面卢小慧的一声尖叫:“鲁敏敏!”他顾不得多想,继续把着方向舵,感觉着方向舵对船只方向的影响,调整和掌握着前进的方向。又一声枪响,击中驾驶舱,又有玻璃破碎的声响,同时觉得左臂遭到一击。他扭头看了一下,左肩膀下一片鲜血。
船只越来越倾斜了,人在上边几乎站不稳了。大刘这时跑过来,叫了声:“船长!”发现船长已经死了,他连忙对卢小龙说:“往右打,靠岸,船要沉了。”卢小龙迅速将方向盘连续右打,船只一边倾斜着一边靠向右岸,在离岸还有一二十米的地方搁浅了。卢小龙冲出驾驶室大声指挥道:“大学的男生、高中的男生留下来掩护,全部女生和全部初中学生撤退,跳水上岸。”有些女生发疯一样嚷着,不愿先撤退,卢小龙大声呵斥道:“谁不服从命令,谁就是叛徒!谁不服从命令,就是想耽误大家!”负责掩护的男同学拿着长矛煤块集中到船头船尾及江心一面的船舷,三面对抗着四只船的包围。这边,全体女同学受伤的、没受伤的、会游泳的、不会游泳的纷纷跳水向岸边扑去。看到一多半人像饺子一样投入江中,又像落水的绵羊群一样爬上岸时,卢小龙又下命令:“中学的男同学撤退,大学的男同学掩护。”留在船上的一百多个男生都在嚷:“你们快走!”卢小龙急了,倒握起一根长矛吼着戳打着眼前的人:“快上岸,不要当俘虏。”于是大家将手中的煤块最后一次抛出,将长矛也像标枪一样投向敌船,然后跳下水扑向岸边。卢小龙与最后几十个人投出手中的长矛和石块,也都跳入江中泅水上岸。
战斗时勇敢的军队,撤退时便溃不成军。几百个红卫兵男的搀着女的,好的扶着受伤的,混乱不堪地蹚过一片泥泞的沙滩向高堤上跑去。等他们登上高堤喘着气回头望去,那四艘灰船都离着江岸不远停住了,那些手持长矛的彪形大汉也都举着长矛涉水上岸了。对方是几百个手拿凶器的彪形大汉,这边是一群空手的男女学生,又抬着架着许多伤员,再跑也跑不动了。卢小龙看了一眼河堤上铺砌的石块,上去双手猛然扒起一块,举在手中说:“准备石头,在这儿死守!”于是男女一齐上手,将这片比较疏松的石块都扒了起来。有的将大石块摔成小石块,有的就双手一大块举在手中,面对着河堤的陡坡,准备与来犯的敌人决一死战。
彪形大汉们几乎全上了岸,有人正在指挥他们向这里包抄。
有个女生叫起来:“他们抓着我们的人了!”远远看去,一群彪形大汉正围着什么人,中间有一个短头发的女孩,肯定是北京学生。卢小龙听见身后又有一个人喊道:“那个被枪打伤的鲁敏敏还没过来呢,肯定被他们抓着了。”那边,一个女孩子尖厉的声音在彪形大汉群中喊着:“你们滚开!”卢小龙眼一下红了,他挥臂喊了一声:“跟他们拼了!”就举着石头冲下堤岸,红卫兵发疯一样举着石块喊着朝岸边冲去。这个声势一定很吓人,刚刚登岸准备追捕北京学生的彪形大汉队伍立刻有了犹豫和动摇,随着红卫兵越冲越近,他们开始退却,最后竟然仓皇地涉水上船了。
红卫兵从敌人手中夺回来两个人,一个是卢小慧,她披头散发衣裳凌乱地站在那里,脚下躺着昏迷不醒的鲁敏敏,后脑勺一片血污,沙滩上也是一片鲜血。卢小慧满脸血痕地看着卢小龙,眼里漾着泪花,她声嘶力竭地说:“你们也不管管我们就跑了。”卢小龙放下石头,蹲下身双手将鲁敏敏平托起来。
红卫兵纷纷举着大小石块冲到岸边,四艘灰船上的彪形大汉们头戴安全帽手持长矛在船舷两侧密密地立着,双方就这样怒目而视。红卫兵们高声叫骂着,对方冷冷地沉默着。天下开了大雨,很快,赣江和岸边的田野都被烟雨茫茫笼罩。雨越下越大,红卫兵们也喊累了,就这样气呼呼地与四艘灰船对峙着。又过了一会儿,四艘灰船开动了,顺水向吉安方向急驰而去,消失在茫茫烟雨中。
接着,白茫茫的江面上隐约看到几艘快艇闪着红灯从南昌方向开来,急速地追过去。过了一会儿,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比较密集的枪声。这次闻名全国的“赣江大惨案”失踪的首都红卫兵共六十人;随后,南昌方面来的造反派武装快艇带着机枪将四艘灰船上的保守派打死十多人,剩下连船带人全部俘虏。

6 k8 t. |$ w) L. S3 ^$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9-26 23:34 , Processed in 0.1178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