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lrm2222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转帖】

[复制链接]

0

主题

749

回帖

1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17
 楼主| 发表于 2010-6-9 17: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年文革是与非百年之后听人评


作者: 求真
       文革十年,在中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时隔40年,国内外不少人士提出对文革十年是与非进行总结,但也有国内外敌对势力对文化革命进行妖魔化宣传。人们不禁要问,目前反思、总结文革经验教训条件是否成熟?有人号称专家、学者却忘记了:千秋功罪,百年之后听人评的古训;忘记了文革对立面双方遗老遗少相当部分都还活着、有的还掌着权、有的虽然“下野”,但仍有政治影响;忘记了文革档案尚未解禁,你们对文革内幕又知道多少?所以还是遵循古训:百年之后听人评为好。
       评价文化革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首先,应当谈到评价标准问题。众所周知:自从有阶级社会以来,人们对社会问题、政治问题、思想问题、历史问题、战争与和平等问题的评价,都是有阶级标准的。各阶级有各阶级的政治标准,共同的政治标准或超阶级的政治标准是不存在的。
    其次:评价人物和事件,评价者的阶级立场、政治观点、对所评价的人物和事件结论的正确与否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评价人物和事件,切记不能由对立面的一方去评价另一方,由对立面的一方去评价另一方,不可能客观公正;
    第四:评价人物和事件要等百年之后,对立面双方遗老遗少,及相关利益者死光了、死绝了;档案解禁了,由后人来评、第三者来评,才有可能客观公正。
    第五:由具有唯物史观的历史学家,在充分占有资料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出正确评价;由此看来,目前对文革作出客观公正的评价还为时尚早。如果在条件不成熟时,去评价文革功过是非,非但不能总结出正确的经验教训,反而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某些人对文革的错误评价和估计,已经和正在给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和严重危害。
    一、在阶级社会,评价人物和事件是有阶级标准的,抽掉阶级内容就陷入了不通人性的历史观: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从人类分化成阶级以来,对待政治问题、社会问题、历史问题、思想问题、战争与和平等问题,都是讲阶级性的,评价这些问题都是有阶级标准的。有人说:什么阶级标准?“成者王侯败者贼”就是标准,这是统治者、统治阶级的标准,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霸道逻辑、王道逻辑。中国古代封建统治者骂造反者、诸如骂李自成为“闯贼”,骂洪秀全为“长毛造反”“流寇”,骂梁山农民起义为“梁山贼寇”,骂“山大王”为“贼寇”,但农民却不这么看,不管成功于否?都称赞他们是农民英雄或绿林好汉。再如上个世纪二十至四十年代,国民党骂共产党是“共匪”,共产党骂国民党是反动派”,都是不同阶级使用的不同阶级标准的结果。
      全国解放后,共产党为了巩固新生政权,开展了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抗美援朝等运动。对此,不同阶级有不同标准,有不同结论。站到共产党的立场上,站到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立场上,认为三大运动是革命运动,好得很。如果站到地主阶级立场和敌对立场来看,则是糟得很。这是因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如果你是资产阶级,你就歌颂资产阶级,不歌颂无产阶级,就自觉不自觉地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如果你是无产阶级,就歌颂无产阶级,不歌颂资产阶级,就自觉不自觉地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这是阶级本性所决定的。
      现在来评价文革肯定意见相左。当年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公开申明这次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性质的文化大革命,公开申明这次革命是革资产阶级的命的、重点是革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命的。公开申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所以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遭到资产阶级和走资派的反对和诅咒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必然用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标准、用维护私有制和传统观念的标准来反对、诅咒。如果资产阶级和走资派拥护、赞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倒成了咄咄怪事,这就说明当年毛泽东同志率领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同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同流合污了,至少说毛泽东等人同修正主义和走资派没有划清界限。当年毛泽东同志到底同修正主义分子和走资派划清界限没有?还是让修正主义分子和走资派、死不改悔走资派之流自己用行动来证明和回答吧!
      文化革命开始至今已经40多年了,不同阶级从不同产立场出发,都自觉不自觉地进行着反思,意见不是趋向一致,而是更加相左了。因为40年的历史沉淀 :中国共产党内到底有没有走资派?这是文革的焦点,也是评价文革的关键。如果中共党内压根就没有走资派,毛泽东出于私心,无中生有、排除异巳、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现在把板子打在毛泽东的屁股上则是完全应该的。如果毛泽东同志逝世后,那些走资派、死不改悔走资派,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深入开展三大革命运动,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用事实证明他们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而不是走资派,用事实证明是毛主席当年搞错了,这些所谓的走资派忍辱负重,他们在人民群众中只能威信更高,更加得到人民的拥护;可事实恰恰相反:他们以所谓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篡改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以发展生产力为纲,代替以阶级斗争为纲;以市场经济代替了计划经济;以所谓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带着还乡团杀回来了。霎时间,工农由主人变成弱势群体、公有制变为私有制、分配不公、两极分化,旧社会沉渣泛起,头号帝国主义赞扬“中国回来了”。过去,人民看不清,而今看清了党内确实存在着一小撮走资派,而且是一小撮影响力不可轻估的力量,他们是叛徒、内奸、走资派;是地、富、反、坏的总代表;是复辟资本主义核心力量;那么当年毛泽东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有远见之举,它的伟大意义现在已经充分显露出来,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已经亡党亡国;而中国的叛徒、内奸、走资派,至今还不敢公然打出资本主义的旗号,他们还打着“特色社会主义”招牌,打着“四项基本原则”继续欺骗人民。这是为什么?这正是中国人民经过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斗洗礼。他们还有点畏惧人民。今天,人民已经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叛徒、内奸、走资派的庐山真面目了。我们只讲一点就足以戳穿他们的阴谋,比如,他们表面上提出“四项基本原则”,只不过是他们的隐身草而已,只是他们骗人的口号,他们从来没有打算认真执行。四项基本原则第一条: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一条包括四项基本内容:1、必须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2、必须制定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3、必须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风格武装党、建设党;4、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必须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这四条,所有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都不曾强调和执行过,说明这一点,足以证明他们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反革命两面派。
    任何阶级都代表本阶级的利益,各阶级有各阶级的政治标准,讲客观公正是不可能的,所以,目前国内外一些人士热衷于总结文化革命的经验教训、评价文革十年是与非,是不可能客观公正的。尤其不能让文化革命的对象、走资派、更不能让死不改悔走资派之流,去做评价文化革命的工作,他们评价是断然不会客观公正的。在评价之前,敢不敢亮一亮自己的身份;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是无产阶级革命派,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无产阶级学者还是资产阶级学者?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是修正主义者?是既得利益者还是弱势群体?是爱国主义者还是帝国主义的汉奸走狗?只有把身份亮明了,才会清楚你评价文革的动机,你评阶文革使用的标准,因为评价人物和事件,评价者的立场,政治观点,对所评价的人物和事件结论的正确于否是至关重要的。立场不同,结论自然不同。
     二、评价人物和事件,不能由对立面的一方评价另一方:
    评价人物或事件,不能由对立面的一方去评价另一方,这是最简单不过的真理,然而,就这还有人弄不明白。比如张三同李四打架,你让张三评价李四。或让李四评价张三。张说张有理,李说李有理。因为他们是站在各自的立场指责对方的,他们往往掩盖对己不利的事实,夸大对自己有利的事实,所以不能揭示事物的本质,不可能客观公正。再如,解放后,中共坐了天下,为巩固新生政权,开展了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如果现在把没有改造好的地主分子及其子女召集起来,让他们评价土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会说自己的父兄剥削农民多少代,多么残酷,推翻他们,打倒他们是完全正确的。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耕者有其田,有助于解放生产力,有助于时代进步,是革命行动。他们只有反对、仇恨共产党和党的干部,一有机会就翻案,过去曾组织过还乡团,当政治气侯适宜时就搞翻案,四川大邑县大地主刘文彩的后代,不是已经翻案了吗?1952年镇反,1955年肃反,被杀、关、管、斗的敌人,如果把当年的反革命分子和阶级异己分子召集起来,让他们评价这些运动,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会唱赞歌,只会仇恨和诅咒共产党和党的干部。所以土改、镇反在中国历史上是好是坏,有无进步意义,不能由对立面的一方来评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不例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既然是无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只有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来评价,才可能得出正确结论;如果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和修正主义立场是不可能客观公正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泽东旗帜十分鲜明,就是整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现在,如果让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来评价文化革命,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会有什么样的评价?
       再如:我们现在监狱里关了好多犯人,如果把犯人召集起来,在不施加任何影响的情况下,让他们讲话,绝大多数人都是控诉我们的“不公”和“暴行”,直呼“冤枉”。对他们所犯的罪行避重就轻,恐怕不会有一个人说我犯了重罪,却判了轻刑,感恩戴德,三呼万岁。 由此可见,评价人物或事件的正确于否?不能由对立面的一方去评价另一方,俗话说不能听一面之词,斧不能朝一面砍,古今中外为什么要设立审判机关呢?审判机关就是以第三者身份去评判是非以示公正的。诚然,在阶级社会,法律、法治机关都是为一定阶级服务的,但是古今中外都认识了一条相对真理:就是不能由对立面的一方去评价、处理另一方,因为对立面的一方对另一方,只有仇恨心理,报复心理和整倒对方的动机,让对立面的一方去评判、处理另一方,只有往死里整,只有报复,只有极端,而不可能客观公正。现在资产阶级和一切敌对势力,都在攻击、诅咒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都在进行妖魔化宣传,都把赃水泼向毛主席,这正说明毛泽东同志同反革命修正主义和一切反动势力划清了界限,不象有些人的头象,连续两月登在美国〈〈时代周刊〉〉杂志上,受到美国高度吹捧,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三、千秋功罪百年之后由第三者评
    千秋功罪,百年之后听人评是有科学道理的。一是百年之后,对立面双方遗老遗少及相关利益者都死光了,不受人为因素干扰;二是经过历史沉淀 ,许多当时保密的东西逐步浮出水面;三是挡案解禁了,大量材料可供资证。四是人们的头脑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更加冷静。如果在条件不成熟之时对文革作出评价,一是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二是对立面双方遗老遗少及相关利益者,有的不仅还活着,有的还掌着权,有的虽不掌权但仍有政治影响,他们会从中干扰。此事不能做,即便作了也不可能客观公正。百年之后,这些人为的因素不存在了。比如我们现在评价秦皇汉武,评价唐宗宋祖、评价雍正乾隆、评价慈禧光绪,就比较能够客观公正,就不受人为因素的干扰。现在评价孙中山、蒋介石,恐怕就不能纵横驰骋;评价中共元老,就更不能纵横驰骋。有些元老虽已作古,但他们的子女,相当一部分作了官,你说他们父母的好话倒还罢了,你说半个不字,他们岂能与你善罢干休。所以,一些所谓的中外学者,表面上好像不偏不倚,实际上代表资产阶级,即使他们对文革作出评价,也不可能客观公正。因为阶级的局限性,他们无法理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的胸怀、无法理解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远意义。加之档案未解禁,他们对文革内幕知之甚少,按理说他们就无资格、无能力对文革作出评价,但有些人却偏要说三道四。在目前情况下评价文革,还会受到相当的干扰。如果有人认为毛泽东已经过世,政权几易其手,历史发生了异转,评价文革可以向着得势的一方倾斜,那么,就大错特错了!须知真理在于人民,公道自在人心,你有权你可以任意摆布,但人民不认可,等于白废,你可能蒙蔽人民于一时,但不能蒙蔽人民于长久。须知,以对文革不客观公正的评价示人,能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吗?只能赢得新的骂名。
      四、充分占有材料、用唯物史观评价文革才是正确途径
      历史学家评价人物和事件同政治家有别。政治家评价人物和事件是站在个人和小集团立场,站在党派立场来评价的。有的是以“成者王侯败者贼”标准去评价人和事件的;有些人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评价文化革命,表面看来是正确的,实质上是形而上学的观点,因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用对立统一规律观察、研究人类社会,发现几千的人类历史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历史,所以,抽掉阶级内容空谈“实践检验真理”,正是列宁所批判的:是不通人性的历史观。例如1927年,湖南发生了农民运动,打土豪,分田地,地主、资产阶级及其代表人物去考察,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搞糟了”、并诬之是痞子运动;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去湖南考察,高度赞扬农民运动“好得很”!这就说明对人类社会问题的评价,离不开阶级观点,也就是说各阶级有各阶级的标准,脱离阶级、抽掉阶级内容,去评价社会问题,就是不通人性的历史观,不可能对事物得出正确科学的结论。有人说:什么叫理?里字旁有个王字,也就是说王说的就是理,统治者说的就是理,谁有权谁说的就是理。须知:权力是一时的,真理是千秋的,霸道的权力所说的理,在当时并不能压服所有人,后人更不会听他的;历史学家则是从历史事实出发,不是为某一家、某一集团服务的,尽管历史学家也受阶级的制约,但历史学家比较尊重历史事实,比较能客观地评价历史人物和事件,尤其先进的历史学家,他懂得历史从何处来,历史向何处去的规律,他掌握了先进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唯物史观和辩证法。
      比如,当年国民党骂共产党是“共匪”;共产党骂国民党是“反动派”。历史学家决不会站在国民党一边骂共产党是“共匪”,也不会站在共产党一边骂国民党是“反动派”。他们会超脱党派,从国、共两党产生,发展、成长、壮大,在历史上的功过是非来评价国共两党。比如对国民党推翻清朝封建皇帝,开始把封建帝国引向现代化国家,这就是国民党在历史上的贡献;共产党完成了辛亥革命未竟事业,推翻了封建主义,废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耕者有其田,推翻了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在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础上,及时转入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变落后的农业国为工业国,“雄才伟略千古雄,工农掌权第一功;‘两弹一星’制成后,三足鼎立苏美中”,这就是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共在历史上的贡献,这是比较客观的。
    历史学家只有掌握先进的世界观即唯物史观和先进的方法论即辩证法。才能在占有材料的基础上,对所研究的人物和事件得出正确和比较正确的结论。例如,在一千多年前,武松打死老虎,在当时被称作打虎英雄;倘若现在有人打死老虎,非但不是英雄,反而成为罪犯,同样是打老虎这个事实,但时间、地点、文明程度不同,结论也迥异。
    在无产阶级革命时代,说资产阶级是剥削者,是没落的、腐朽和反动的。历史学家则认为:在民主革命时期、资产阶级是革命的先进的,资产阶级革了封建主义的命,大大解放了生产力,创造了比有史以来社会财富总和还多几倍的业绩,使人类进入了文明时代,这就是资产阶级对人类的贡献,这就是具有唯物史观历史学家的中肯评价。但是,进入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代,资产阶级是最后一个剥削阶级,是反动没落的,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对象。
    十年文革是与非,百年之后听人评,事过百年之后,对立面双方及相关利益者都死光了、死绝了。再由具有唯物史观的历史学家,在充分占有资料的基础上,考察研究中国共产党建立以来,在历史上的作用、地位、功过是非;考察研究建国以来中国共产党内部的矛盾和斗争,尤其突出的是研究高饶事件;彭黄张周事件;刘邓事件;林彪事件;邓小平事件;王张江姚事件;华汪事件;胡赵事件发生的背景、原因及其影响,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用唯物史观和辩证法进行考察研究,从国际国内风云变幻的大背景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把这些事件的来龙去脉查清楚了,十年文革就尘埃落定浮出水面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对文革十年是与非作出正确评价,得出正确结论,舍此,别无它途。


                                                  吕言夫  2010年2月
                                                  锺 礼 2010年2月                                         

---------------------------------------------------------------------------------------------------------------------------------------------------------------------
                                                                  

文革时期的材料,和一些感想!

   
        文革转眼都过去四十多年了,作为中国历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文革对中国文化的摧残比任何其他层面

要来得更深刻和影响深远。如果说,文革的结局首先是政治层面的话,那么,4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要对文革进行文化上的清算,因为文革残害的是中国人的灵魂。

与文革相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对文化的粗暴与残忍就显得温和与节制。文革是一场真正的狂风暴雨,广泛而持久地钳制着中国大地上任何能够思考的生灵,这场持续的十年的政治运动切断了中国人在文化上与其历史的联系。这场运动过后,中国大陆成了一片文化的瓦砾场,在这里已经很难找到传统的中华文明的痕迹,这是一种文明的戛然而止。

从表现上看,文革对文化的摧残首先是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可是影响更深远的是对传统价值观的颠覆,文革把美丽的变成丑陋的,高贵的变成低贱的,独立的变成附庸的,思想的变成盲从的。文革把中国人从文化上变成了野蛮人,变成了不受道德和伦理约束的人群。这场运动过后,中国人从此和历史上的中华文明失去了文化上的联系。

文革作为一场政治运动,首先是政治上的控制,紧随而来的是思想的钳制。就是要用一个思想取代十亿人们思考,任何不同的思想和思考都被无情打击,甚至从肉体上予以消灭。文革期间发生的文字狱开创了人类历史上最广泛而且最野蛮的纪录。在场运动中,中国的知识分子及其他阶层的人们失去独立的人格和独立思考的权力,中国人被在思想上被阉割了。

文革作为毛泽东个人的政治追求,让中国大地成为一个史无前例的实验场,试图通过粗暴的破坏方式以求文化体系和道德体系的重建,于是,文化传统被颠覆,文化系统被破坏,旧世界被砸烂了,但是美丽的新世界并未能建立起来。人们在狂热之后发现,自己并没有站在伟大领袖描绘出来的大同世界,脚下只是一片无法恢复的废墟。中国人发现,他们已经无法回到让人羡慕的文明中去了。

作为人类历史上一场空前的动乱,文革在名义上是一场文化领域的革命,实则是一次政治较量,这场争斗中任何一方都不是赢家,任何一方最终都没有在这场动乱中获益。这场运动过后,中国人发现自己失去了政治上的理想和追求,那些曾经奉为神明的口号和偶像不过是虚伪的幻象,中国人什么都不相信了。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进步,尤其是文化层面的,文革是一次不容质疑的历史大倒退。

诗人北岛是这样描述文革后的文化生存的: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好望角发现了,
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
为了在审判前,
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

告诉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
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四十年后的今天,文革的痕迹早就被轰鸣的建筑工地所覆盖,可是文革的伤痛却并没有远离我们,只是这段

可悲的历史被生活的重压淹没了,这块留在中国人心灵上的巨大伤疤只要稍微一碰,就会汩汩地流出沉郁的黑血,述说着那些不堪的往事。

文革不应该这样的被忘却,我们今天纪念那段灾难的过去,不是为了重温它的苦痛,而是对自己的良知负责

,对历史负责。我们今天直面这段无法回避的岁月,正是相信中华民族的未来。诗人食指(郭路生)的诗《相信

未来》说的就是这种期待和热忱。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参考资料:www.baidu.com
•    我要写点论文谁有好点的材料和感想给点啊不胜感激!
•    文化大革命又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是一场开始于1966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的重大政治运动,现在被广泛认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至今最动荡不安的灾难性阶段,常常被称个普遍解放的时刻",
•    这场被称为"文化大革命"的政治运动无论是从广度还是深度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超越了任何一场战争,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浩劫。
这场持续了十年的政治运动,给十亿中国人民带来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损失以及人身伤害,更大的伤害是心灵层面的,可以说,文革的精神暴力在人类历史上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只有那些经历这次运动的人,才能了解它真正的含义。

zhidao.baidu.com/question/147746843....  
作者:ss345025   来源:百度知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49

回帖

1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17
 楼主| 发表于 2010-6-21 10: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文革”思维,现在的网文都是“大毒草”!    [转贴]



    现在的人们应该知足了,现在的政治算比较地清明了,因为人们的语言环境已经轻松多了。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会记忆犹新的,那时的“文字狱”超过了历代皇权社会,让我们的祖先们都望尘莫及。象现在这样在网上说说现实,揭露揭露阴暗面,折腾折腾伟大领袖,谁敢!即使有胆大不要命的,也不等你把话说完已经被人掐住了脖子,戴上了“帽子”,送进了局子,甚至于吃了颗枪子。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人们,本人不是危言耸听吧!
    分析一下现在的网文共有几类?看一看都适合什么样的“帽子”?
    首先是批判毛泽东的:这一类的帽子叫“反对伟大领袖”是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你的文章一般不会发表出来,即使让你发表出来,也是引蛇出洞的战略,揪住你后,掐住你的脖子,甚至割断你的声带,和张志新一样,把你批倒斗臭后,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其次是反腐败的:这一类的帽子叫“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人民掌权,反对革命干部,是彻头彻尾的“大毒草”。
    第三是揭露阴暗面的:帽子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这一类叫“反党反社会主义”,向往资本主义,向党和人民猖狂进攻的“大毒草”。
    第四类是拥护共产党,拥护毛主席,只是对某些方面提出改进意见的:这一类的帽子有点别致,叫“打着红旗反红旗”,形左实右的“大毒草”。
    第五类是翻历史旧账,为某些被屈含冤者鸣不平的:这一类的帽子叫借古讽今,含沙射影,大刮“右倾反案风”的“大毒草”。
    第六类是强调经济建设,出主意想办法要把中国的经济搞上去的:这一类的帽子叫“不抓纲看线”,唯生产力论,黑猫、白猫的“大毒草”。
    第七类是倡导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的:这类的帽子软一些,叫“鼓吹小资产阶级情调”的“大毒草”。
    第八类是歌颂典型人物,倡导埋头苦干精神的:这一类的帽子叫,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把社会主义的车不知拉到哪里去的“大毒草”。
    第九类是评点古今文学作品:这类帽子叫“鼓吹封、资、修黑货”的大毒草。
    第十类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这类帽子最沉重,叫“否定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反对中央文革,反对伟大的旗手江青同志”的“大毒草”。
    可能还有一些无法归类的小毒草,这是根据文革思维来认定的,是有根据的。我看过一篇文革期间的“大毒草”名单,所有解放前后到文革期间的文艺作品基本上都被冠以“大毒草”雅号。用这个标准来$$在的博客文章,才得出以上的结论。


文章提交者:一言阁翁 加帖在 史海钩沉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

        
   对物质性的人来讲,死了肉体是非常重要的。
   对精神性的人来讲,死了灵魂是非常重要的。
   文革时代是中国的激情燃烧的红色时代,
   改革时代是中国的物欲横流的黑色时代。
   文革时代人的精神灵魂是相当有活性的,但因政治经济的原而死了肉体的人不少。
   改革时代人的物质生活是相当有活性的。但因政治经济原因而死了灵魂的人不少。
   经济上的发热,导致跃进事件。
   政治上的退缩,导至六四事件。
      红色时代,有红卫兵这种红色组织。阶级斗争的过红化,导致不少人肉体受至折磨。
      黑色时代,有黑社会这种黑色组织。经济生产的过黑化,导致不少人精神受到压迫。
   毛泽东对文革时代,不少人肉体上的折磨甚至人的死亡,是有领导责任的。但很多很多人也有责任,毛泽东本人基本上是无心的。
   邓小平对改革时代,不少人精神上的压迫甚至人的死亡,是有领导责任的,但很多很多人也有责任,邓小平本人基本上是无心的。   
   法律,从来都不责众,也比较原谅无主观故意,或带有主观好意,而办得坏事。所以文革时代导致的物质性的红或死,是错,改革时代导致的精神性的黑或死,是错,都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罪,谁将它说成是罪,说严重一点,那就是在制造中华民族的不和谐,就在分裂我们这个民族。
   劝一些过左或过右的人,不要去否定历史为中国选择的领导人,否定他们就是否定中国的历史,也就是否定中国人民,因为历史选择的领导人,一定是能真正代表当时的大多数人民的领导人,是能代表历史规律的领导人。中国的辩证规律在选择中国的领导人方面,肯定比中国人民的选票更有眼光。正确的统一从来都是建立在有错误的对立的基础上,没有红与黑的在错误上的对立,就不会未来的正确统一。
   

搜狐微  http://raofeng.blog.sohu.com/154938280.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5-21 02:40 , Processed in 0.03011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