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94|回复: 0

毛左集团简析

[复制链接]

0

主题

749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0-5-4 03: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贪污腐败的加速蔓延催生了一个毛左集团——未来中国的最大风险种子。这个集团的主体是奴化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失意青年和城市无产者,一个有很强失落感的群体。
' Z3 `: @: g9 D( f8 h* P0 h7 A3 J0 ?, V/ z9 V
    毛左集团的社会情感特征是强烈憎恶贪污腐败,对特权和赤裸裸的社会不公正义愤填膺;同时仇视整个上流社会。毛左集团基于知识和阅历的缺限,不可能了解社会不公正的真实根源是落后过时的专制体制;消除社会不公正的不可替代良方是民主和法治。因此毛左们一方面大骂特权和腐败;一方面又不自主地跟着特权集团的舆论导向把攻击矛头对准与他们的切身利益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和西方法治国家等“假想敌”身上,不自觉地成为特权集团在舆论界的“冲锋队员”。
$ h/ z; u; M* A+ d+ e2 v
! A; W* c% b5 Y1 Y9 }( `; C    毛左分子既渴望乌托邦式的社会平等;又渴望自己能跻身为特权阶层的一员。基于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矛盾心态,他们对特权集团既恨又怕。一方面极为仇恨贪官权贵,恨不能把特权阶层砍尽杀绝;另一方面又深怕得罪能主宰他们命运的体制内人物,力求在舆论导向上和官媒保持一致,希望自己的吹鼓手角色能引起上层的注意。0 V  x# M3 C) V& e! m" K! ^

: X5 ]& O( q1 v: [    毛左分子虽然游离于体制大门之外,但身上却感染了专制体制的所有病菌,在制造谎言、耍阴谋搞小动作和不择手段方面一点也不亚于体制内的腐败分子。因此他们身上集专制体制劣根性之大成,并且因其行为极端不顾后果比腐败分子更具破坏性和危险性。( P9 `: q1 o! P/ _, D
3 ^% I& r( i: R( h. u! _
    毛左分子热衷于制造谎言和造谣惑众,尤其是在美化他们的精神领袖毛太阳和丑化西方法治国家时谎话连篇,无视最基本的历史国际常识。在造遥惑众方而则远远不是“无中生有”一字能够概括的。近来毛左骨干在网络扯起了迷天大谎,说什么右派阴谋对左派实施大屠杀?纵观左右两派的网络言论,多数情况下都是毛左分子鼓吹暴力喊打喊杀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则旗帜鲜明地反对血腥暴力。从某些毛左分子的不择手段来看,我总算领略到了什么叫“贼喊捉贼”。: w& C! u9 B6 @8 R# `  Z- o1 v
# S" H4 Q6 `: P0 z% ]! w' h
    毛左分子的行为特征是盲目排外;打着“爱国”和“民族主义”旗帜,干着伤害国家民族的“红卫兵”式暴行。他们的骨子深层欺软怕硬,在“爱国”表演上总是选择最安全的方向,对没有反抗力的假想对手慷慨激昂。
" Y2 s; E! L8 t7 C4 K% d4 W
! ~# R; t0 r. s; K, M! i    绝大部分高呼爱国的毛左愤青,实际上只是跟在爱国旗帜后面瞎起哄。他们组成偌大的群体,攀附主流媒体的舆论导向,对与主流媒体不一致的声音乱扣帽子乱打棍子,让自身的卑劣本性有机会释放。至于对祖国的种种不足或恶劣之处,他们是不敢言或不知如何言说,因为祖国有第一流强大的国家机器等着他。所以愤青式爱国是欺软怕硬的,是披着硬盔甲的软骨头。历史的经验一千次证明,凡是欺软怕硬者都不可能成为坚定的爱国人士!
/ Q2 G6 ^, a: f% h7 `% N 6 }7 g6 t7 F  {# _' ]" K
    一位网民这样评价毛左愤青的“爱国”。1 E4 I3 ]9 d  ]) a
    “我们绝对知道在什么时候可以拍案而起做出义正词严状,也绝对知道什么时候必须对自己清楚万分的问题保持沉默、三缄其口。我们还有一个更可怕的表现。这就是柿子专拣软的捏:即在一个最安全的方向上做出好似怒不可遏、仗义执言实际精打细算、八面玲珑的完美演出。我们也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可以上达天庭得到首肯,什么话会触犯众怒。就我自己而言,这种算计已经高度技巧、出神入化;这种掌握已经进入潜意识层面。”
1 ^8 v/ r: e  I' }
; X# L! l3 P& h$ t% U6 A  s5 ~    所以毛左愤青的爱国在本质上是表演给他们切齿痛恨梦想取而代之的特权集团看的,希望他们的行为能得到特权人物的青睐,把他们的精彩表演者纳入特权阵营……
. E1 T, U% I( H) r7 }. g
  W( c$ G1 r* e$ n0 m) a2 Q2 j0 q    毛左分子多是一些没有独立思维能力,对中国的真实历史一无所知的洗脑者。他们把已故的毛太阳奉为他们的精神领袖,因为毛领袖在文革期间把特权阶层的绝大多数划为牛鬼蛇神打倒在地,任红卫兵愤青批斗凌辱。他们不可能知道今天的中国之所以出现难以容忍的腐败和不公正,恰恰是毛太阳当初缔造的那套专制体制结成的恶果。他们梦想中国出现一位新的毛式独裁者,领导他们向特权集团反攻倒算并最终取而代之;同时把整个上流社会踩在脚下。毛左愤青要么是不了解真实毛领袖的小青年,他们心目中的毛领袖不过是影视剧中唐国强扮演的那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大英雄,与真实的毛领袖相去甚远;要么是风光不再的文革既得利益者。
. o& ]; M0 ~8 P$ D $ t; o5 W/ m/ |0 L( h3 |
    毛左愤青虽然没有掌握电台报刊等大众传媒工具,但在网络上却能自由兴风作浪。他们的文章尽管文理不通,有的甚至就是几句骂人的脏话;但因揭露了社会的部分不公正现象和充斥着似是而非的伪命题,极容易混淆视听,对不爱阅读不肯思考又有潜在暴力倾向的普通国民来说有很大的煽惑性。随着社会不满情绪的日益高涨,毛左愤青的舆论影响力也水涨船高。  W1 p3 k; _. z
% O" Z4 D5 \) E# ]
    毛左分子多数没有撰文才能,因此热衷于在网上灌水骂人。灌水是不需要水平的,只要会扣帽子打棍子会骂脏话就成。毛左分子在文章后面写回复与自由派知识分子不同,自由派知识分子多数亮明身份;毛左分子则匿名躲在背后骂人。从这点可看出毛左分子的阴暗虚弱心理,相比之下自由派知识分子的行为则要光明磊落得多。+ m/ |5 K3 M/ V) O# G: \: U

5 a7 N9 H: j+ g9 s7 Z' `  g    和自由派人士不同,毛左分子对权力有很强的欲望。他们骨子深层的帝王思想和专制情结决定了他们是一台追逐权力的冷酷无情机器。他们对特权集团怀有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但他们仇恨的是“特权人士”,而不是“特权”本身。如果让他们得势,一样会大搞“特权”,对“特权”的爱好一点也不亚于今天的特权集团。同样是抨击“特权”,但目的有天壤之别:自由派人士是为了在中国取消“特权”;毛左愤青则是梦想取而代之。
& z6 S8 }+ K. r7 Q
2 J& M" w! a  w) @9 p    今天的中国社会,特权集团掌控着公权和社会财富;毛左愤青操控底层社会的民意;自由派知识分子则把握着中华民族长治久安文明进步的钥匙。
2 ]( u! [6 a7 ~% M% v3 l) T # Z( e$ G8 X& [' ?
    毛左分子基于无知和势利的双重因素,把攻击的矛头不是对准“社会不公正”的始作甬者特权集团,而是首先对准了同样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自由派知识分子。自由派知识分子起初本无意和毛左愤青分庭抗礼,但在毛左分子不分青红皂白的疯狂嘶咬下被迫应战还击。于是最不应该搞对抗的两大集团相互嘶咬得不可开交;特权集团则乐得隔山观虎斗。1 a* q9 a9 b* W/ M: U

- j  _7 N- @# f    毛左分子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主要争执体现的在对外策略上。自由派知识分子多数亲美防俄,对北朝鲜、缅甸、古巴等无赖小混混厌恶反感。毛左分子则一律反美亲俄,把金家王朝、缅甸军政府和卡斯特罗当作一条战壕里的阶级兄弟,甚至无视最基本的国家安全常识鼓励金胖子拥有核武器?对于左右两派在外交争执上的是非,特权集团心知肚明。他们深知毛左分子鼓吹的“西方亡我之心不死”是不存在的,英、美等法治国家对中国并没有什么狼子野心,否则他们也不会把美国当成财产亲属的首选避难所。他们之所以在大众传媒上经常对美英两国“严正抗议”,主要原因是对方的民主法治体制成功地“把政府送进了笼子”,成功的遏制了贪污腐败,消灭了特权。他们害怕中国人了解这一科学的政治体制并起而效之,威胁到他们的特权地位。基于这一自私的动机,特权集团常常利用毛左愤青的排外狂热来诋毁英美,把子虚乌有的“美国威胁”植入普通民众的潜意识深层,从而不能理性认识美国法治体制的科学性与合理性。) m* |6 Y" \: b6 |

8 R  o" s  L+ y    特权集团为了长期把持自己的特权利益,巴不得左右两派斗得越火越好。他们在左右两派之间玩平衡术,并且把天平不明智地向左边倾斜。自由派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文章动则因“敏感词汇”在网络“被拒”或“被删”,甚至封杀博客。毛左分子公开否定改革开放,公开叫嚣“反邓”和为“四人帮”鸣冤叫屈的文章居然能通过审查?这真是咄咄怪事?7 z3 J3 s( V* B) \" r9 s5 d# u

. C( C# g: V  `& ^+ ?    对于特权集团来说,自由派知识分子不过是体制森林里的啄木鸟;毛左愤青则是吞噬毁灭一切的蝗虫。如果自由派知识分子得势,特权集团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不能继续享受特权,多数的生命尊严则有保障,很多人还能保住部分甚至全部既得利益。前苏联的特权集团在自由俄罗斯的命运就是最好的例证。如果毛左分子一朝得势,绝大多数特权人物则会被赶尽杀绝,亲属也会受到残酷的清洗。就算不是站在国家民族利益的高度,单从特权集团自身的狭隘利益来说,特权集团也应该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结盟,把毛左愤青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h/ M, i( F6 A- Y! L
6 [# [5 r$ [) d3 x7 e; n4 o
    这里有必要拿法国大革命的两大政治力量来对比:自由派知识分子相当于立宪派。立宪派得势不过是限制王权增长民权取消民众痛恨的特权;但皇帝路易十六照样是行政首脑,特权集团的人身尊严和既得利益受到了尊重。毛左愤青则相当于雅各宾党人。雅各宾党一朝得势,皇帝路易十六既刻被押上断头台;所有的特权集团都在断头机下身首异处。亲人被无情屠杀,财产被没收充公。
) v* u3 M9 ?7 a% E1 c, E . W1 D/ W( Z1 Y# m, c
    道理虽然明摆着,但在“奖恶惩善、劣胜优汰”专制体制的长期作用下,跻身于特权阶层的权力人物并不都拥有那样的智商和眼光。如果某位势利短视的顽固分子得势,极有可能雇佣蝗虫来对付体制森林里的啄木鸟。' L& t) d' ?6 P, [
(据熊飞骏文)
; Q! w" r+ S# @3 d' B3 [! 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9-25 01:02 , Processed in 0.09356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