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9|回复: 0

王锐:“儿童政治犯”的故事

[复制链接]

846

主题

1917

帖子

713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36
发表于 2023-11-22 14: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锐:“儿童政治犯”的故事
$ G7 x! @; z9 W( r作者:王锐      时间:2013-08-07   来源:共识网
( `8 S7 b8 {# d3 S. P' c5 `  四年前的初夏,我和省城一位诗人朋友因事到重庆。朋友开车,我坐副驾。车上就我们两人。旅途寂寞,总得讲点什么。两人天南地北瞎聊,后来朋友就对我讲起了文革中,他差点成为"儿童政治犯"的一段特殊经历。
, E' g( c+ u1 r0 f1 c! @- P- b0 ?3 H0 Y$ B* m$ G& G) o
  我和这位朋友关系极熟极好,两人知根知底,可谓无话不说。1990年代我们还一起搞了个编辑部,在省城折腾几年。不过他这段经历连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可见一个人心里总存有一些不想言、不愿言或暂时不想示人的心事。# R1 q- q7 j$ c
9 I; n/ K4 x/ K7 W7 V& ^0 G
  朋友生于1965年,文革爆发,他才一岁。又过了两三年,他上幼儿园了。有天,他和几个小朋友在外面玩,闲得无聊,几个幼儿就用粉笔在墙上乱画。画来画去,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就画出了一幅"反标"("反动标语"或"反革命标语"的简称)。
# L8 A0 u8 |3 y( [# o+ n  S
  x) N3 h% \1 M8 H, q) J  当即惊动有关部门,派员立案侦查。时年几岁的朋友单独被带进一间屋子。几个大人开始很和气,还拿出糖果让他吃(显然有备而来,那时的糖果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均要票证)。在确认了哪些字是他写的以后,那几个大人就开始往朋友的父亲身上引,很和气问他,是不是家里大人(主要是其父)让他或教他写的?
8 V8 Q5 J% }2 b! O8 i
' B4 u! W$ U0 s, E' H- _+ W0 \% X* W  朋友很小,百事懵懂,自然不会懂得这些事情的利害以及严重后果之类。不过,吃着糖果的他,还是有些本能感到,事情牵扯到家中大人恐怕不妥(也确实不是父亲让他写那些他也弄不清真正含意、尚有些笔划不全的字的),就如实坚持说不是。那些"很和气"的叔叔伯伯渐渐变了脸,威吓、恐吓、怒骂、引诱,什么都使出来了。还威胁要将他"关黑屋子"。朋友也哭,也闹,也害怕,但始终没松口,没有照那些大人说的话承认下来。
+ s; [3 f5 A) D$ J0 O9 Q6 H: M" w) V4 y7 E( |
  最后,因年岁实在太小,办案人员又有些"手下留情",事情不了了之。发生这一切时,家中大人正"等他回家吃饭",对此一无所知。再以后,知情了,才惊出一身冷汗,后怕不已。
0 s* g! q# \4 w* T/ w: S6 |. _4 j' W! \, c+ U& k$ z# M+ w! g. z; \6 o
  那天在车上,朋友给我讲这些事时,心绪复杂中,还有点庆幸,自己在当时无知懵懂状态下,只凭本能坚持下来,咬牙保住了父亲。没弄出一番可能父子相揭相残的家庭惨剧出来。他才在以后几十年人生经历中,没背负那沉重的心灵十字架。
3 I; [3 a, E7 Z: I1 o6 ]( d5 \4 ]* g2 m& _6 O' M4 p; J& M- I8 S
  朋友的父亲我多次见过,瘦瘦高高,一脸憔悴状,却待人极和气,也极小心。本市一家科研单位的技术人员,很老实很胆小的一位知识分子。直到前些年逝世,都是处事谨慎小心的老派知识分子模样。我想,就是再给他十个胆子,在那种年代,也不敢支使儿子去弄点什么"反标"出来。5 }" D& L1 o# s( ]$ f  a6 s! [
) v& x  k) |) K; S( V9 K
  诗人朋友没成为共和国年龄最小的"政治犯",实在有些运气成份。不过,共和国历史上,年仅几岁的"反革命案犯",却是有过的。而且还不少,甚至一度"未成年犯"成了这类"政治案犯"的主打。
$ T* u, l7 s" c6 `
( _) `( A, d  ^! H3 M  前些年,笔者在省城地摊上购到一本西北某省城内部版的"公安大事记"。其中记载,1960年代初期,连续两年时间,当地"反标"案,"作案者"的多数,竟是几岁到十几岁的"未成年犯"。连当地公安机关头头脑脑,都觉得如此弄下去,是个问题。行文上级领导,建议各方面配合,加强教育警示,减少发案率。
) {! S$ ~8 U  [9 B( V, b3 s
0 n3 K0 h& e9 v# f( L# M4 R  两年前,笔者研究遇罗克和"一打三反",倾力收集当年文献资料,颇有所获。笔者曾在文章中提及当年北京市公法军管会一份1970年2月11日 《通知》。该《通知》公布的"五十五名罪犯"材料中,其序列号第五的所谓"现行反革命犯"朱章涛。其年48岁,出身"右派",被"劳教"或"劳改"。文革时在北京市钢筋混凝土构件总厂水磨石厂"监督劳动"。9 C! n% u& \4 Z& k

6 t. p" A7 ^* i1 F+ D$ P7 Y  《通知》上,其"罪状材料"如下:
+ Q6 J$ o) [& }. I8 p: f1 ^0 V& @+ h: g) u1 \6 k) I
  朱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经常收听敌台广播,大肆散布反动言论,多次书写反革命标语,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朱犯为了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陷害革命干部,经常向邻居儿童灌输反动思想,于一九六八年三月,采取金钱利诱和威胁等手段,多次唆使两名儿童书写反革命标语,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 ^$ J- _6 t, [# d" K9 q' S% V* d9 n% q% t$ P
  笔者收藏的是被某权势人物批示过的原始文本。在介绍朱章涛"罪行"的印刷文字之后,有黑笔批注的"死刑"字样。表示公审判决前,这位有"右派"之身的朱章涛,已被内定为待处决的死刑犯。6 P+ n* N6 [# T* d. V# A
4 n* U# o( z6 Q& C: f% s8 {
  笔者在论遇罗克处决问题的第二篇文章中亦提到过,上了当年1月9日 同类《通知》却因故"刀下留人"的遇罗克,本来不在这份《通知》"案犯名单"上,但却被这位权势人物用黑笔临时添上了。在原件第四个案例("反革命集团首犯梁志德")和第五个案例(朱章涛)之间的文字空白处,写有:"五、遇罗克"字样。这样,新加上的遇罗克顺序号成了第五,原本排第五的这位朱章涛,在公审公判大会的宣判及"判决书"和张贴《布告》中,顺序号就改成了第六。4 r7 d- H' ~1 A
) b7 u' j# `0 u9 o) W. a
  就此,1970年3月5日,这位被指认"教唆儿童写反标"的朱章涛,与遇罗克一起被当局处决。张朗朗先生回忆遇罗克的文章中,也提到过这位朱章涛。张朗朗写道:3 u3 [) t- L4 M1 ^# u

0 ~7 j8 b  [1 T) }. c* ?  "我们那批死刑犯是在1970年3月5日宣判。许多人被拉走了,我记得名字有:遇罗克、田树云、孙秀珍、沈元、李家麟、王涛、王文满、朱章涛等。……我被留下了,筒道里死一般地寂静。我预感到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张朗朗 在死刑号的日子》,载《南方人物周刊》2010年第12期)
9 N, m! m  b9 h2 i3 Y) K" S8 W1 L! O+ `
  仔细看过这份《通知》,我才为我那位诗人朋友及其父亲真正捏了一把汗。都是文革中的"儿童反标案",都是在追查所谓的"幕后教唆者"。我那位朋友及其父亲,其时没因之家破人亡,真是万幸万幸!3 S! K6 |* Y% `1 x; n7 p

% n& K% r; N& j& ?- R  从朋友的亲身经历来看,其间经受了办案人员的利诱和威胁,诱供逼供。这就很难说让这位朱章涛遭难的"两名邻居儿童",不是在办案人员的利诱威胁下,受到诱供威逼而做出的胡乱指认。而且,《通知》"罪行"文字所言的,对其"采取金钱利诱和威胁等手段"云云,甚觉荒谬。
) G+ v! E5 t$ V+ y9 N/ n+ t4 z3 e0 u7 Q4 _
  从诗人朋友自身经历的故事,基本可以断定这位朱章涛是位"蒙冤者"。他的"右派"(据说还是国民党员)身份,导致了自身悲剧。由此我们不妨也看看想想,文革中,以至共和国历史上,还有多少这类荒诞不经的"儿童政治犯"冤案!6 T3 ^2 Q8 s* k: Y% x
/ k8 h: U' Y5 ?2 d, v3 E
  2011年6月15日 -18日自贡危楼书屋
8 P8 A6 u  j) M! W- z
8 ]# `6 F1 C; uhttp://www.jszywz.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
9 x0 s# b6 I" K) e! x; S/ z" n& m8 M9 @# C( w& 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7 01:35 , Processed in 0.12171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