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吴冠军: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发布者: reading | 发布时间: 2023-9-16 09:24| 查看数: 273|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吴冠军

2018年05月13日|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习近平同志高度重视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对脱离群众危险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他强调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脱离群众,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努力为中国人民谋幸福,这是中国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题中应有之义。新时代,我们要克服脱离群众危险,需要深入思考为什么容易产生脱离群众的现象,从而有的放矢地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克服。

  深入分析脱离群众的原因,需要紧密联系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从党情来看,经过长期革命、建设和改革,我们党已经从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领导人民掌握全国政权并长期执政的党;已经从受到外部封锁和实行计划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成为对外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这两个方面的重大转变是党的事业不断发展的结果,但个别党员、干部却由于主客观原因而产生脱离群众的问题。

  在革命时期,我们党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为了取得革命的胜利,广大党员、干部深入群众、发动群众,与群众紧密团结在一起,最终取得革命胜利。成为长期执政的党以后,我们党的初心和使命始终不变,但个别领导干部对群众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从将群众作为依靠力量转变为将群众作为治理对象,将“鱼水”关系变成“官民”关系,与群众拉开了距离,影响了血肉联系。领导干部一旦在思想上将自己视为掌握权力的“父母官”,将群众视为被治理的对象,就容易滋生官僚主义,也容易产生形式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解决这一问题,关键是使党员、干部牢固树立群众观点、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党章规定,党在自己的工作中实行群众路线,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把党的正确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应深刻认识到,尽管自己手中掌握着一定的权力,成为国家治理的骨干,但仍然必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绝不是独立于群众之外的。作为领导干部,必须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做到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自觉把自己作为人民的公仆,绝不能当官做老爷。树立群众观点、贯彻群众路线,不能只停留在观念上,必须依靠制度机制落实到实践中。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不但有力整治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而且形成了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长效机制。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提出,“改进和创新联系群众方法,建立和完善民意调查等制度”“坚持领导干部调查研究、定期接待群众来访、同干部群众谈心、群众满意度测评等制度”。新时代,克服脱离群众危险,就要落实好这些制度。

  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使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社会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社会利益格局深刻调整,不同群体具有不同的利益诉求,一些利益诉求是异质的甚至相互冲突的。如何在新形势下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对党员、干部提出了许多新要求,但一些党员、干部还难以适应这种新形势。同时,市场经济的发展使权力更加容易找到寻租的空间,个别党员、干部受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等腐朽思想的影响,导致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蔓延,对群众的感情越来越淡漠。面对群众思想观念深刻变化、利益诉求不断分化的新挑战,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关键是要找到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其实,无论哪个时代、哪个国家,群众都不可能是一个纯粹的、具有“同质性自然”的整体,做群众工作就要善于把零散的个体凝聚成整体。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同志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是一个能够超越多元价值、凝聚社会各方面力量的伟大梦想,把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新形势下贯彻党的群众路线,要善于用中国梦把群众凝聚在一起,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面对市场经济导致权力寻租空间增加、个别领导干部思想发生蜕变的挑战,除了要加强党性教育,还要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法治建设,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使权力只能用来为人民群众谋利益。党员、干部还应认识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既给做好群众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也提供了新的机遇。比如,网络社交媒体的兴起使干群之间沟通交流更加便捷,拉近了双方的距离。这就要求领导干部善于运用互联网渠道了解社情民意、倾听群众呼声,走好网上群众路线,密切党群干群关系。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3日 05 版)

最新评论

reading 发表于 2023-9-16 09:25:45

长平观察:当人民日报幸临网红教授

青年学者吴冠军在《人民日报》发表"党八股"文章引发争议。时评人长平认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千年"国师"梦想,阻止了变革的更快到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几天前《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文章,在中国知识界掀起波澜。这篇文章是《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它称"习近平同志高度重视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对脱离群众危险始终保持高度警惕","习近平同志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是一个能够超越多元价值、凝聚社会各方面力量的伟大梦想,把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

今日头条、凤凰新闻、网易新闻以及天天快报的应用程序已在安卓商店被移除。专家认为,目前中国不论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所有媒体都要姓党,而党最不能容忍"擅自发布"。 (10.04.2018)

“北斗灯塔” - 官媒造势开启新时代
人民日报:修宪≠终身制
文章标题来自习近平的讲话,内容也是千篇一律的老八股,在党报党刊发表的成千上万的文章中毫不起眼,不值一提。然而文章作者让很多人吃了一惊:吴冠军,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真的就是那个满口西方哲学名词和字母文字的网红青年学者吗?如果是真的,它无异于再次宣示:东西南北中,党不仅领导一切,而且大家争相姓党;不管说着"肇因"还是唱着嘻哈,个个都是党的人。

还没等到人们开始怀疑,吴冠军教授就自己出来证实了。他对人们的批评感到委屈和不解,提出了两种辩解:第一,原文被大幅删改。有自称知情者还替他辩解说,党报多牛啊,删改不会和作者商量的。大概也因为认同党报太牛,作为知名教授的吴冠军,非但对被改得"面目全非"的文章没有提出抗议,而且还满怀感激地说,"编辑真的为我争取很多"。第二,"尽管原文被改动很多,我原初的努力还在,在统一的声音里加入对忘记初心脱离群众之肇因的分析,能够在那里出来,批评只能在正说的方式下展开"。

让我吃惊的不是文章的内容,而是吴冠军教授这种辩解方式。他大概真的是太专心致力于西方哲学研究了,不知道他的辩解比文章还要陈腐。写文章堆砌西方学术名词,故作清高地说一句"你没有看懂",在今日中国仍然是学者装神弄鬼的法宝。但是,在党媒上拾宣传牙慧,还期待读者甘之如饴,就有些弄巧成拙了。

为了尚方宝剑忍辱负重?

在中国社会,媒体受到严厉审查。所有言论,无论出自党媒还是自媒体,都得通过或多或少的审查和自我审查。这是一个基本的背景事实。另一个事实是:和专制社会的所有领域一样,言论和媒体也分设级别:中央媒体高于地方媒体,主流党报高于部门党报,"母报"高于"子报"。从一个稍长的历史来看,《人民日报》虽然总是胡编乱造(无论是"亩产上万斤"还是"国外反华势力"),而且前后矛盾(昨天称颂林彪和江青为毛主席亲密战友和得力助手,今天就说他们处心积虑害死毛主席),像一个精神病患者,但是在每一个具体的历史时刻,它都是权力的金牙玉口,或者说滥权者的大棒(一篇"四·二六"社论就预示了一场对和平示威者的大屠杀)。

知识分子应该加入这种体制,还是看穿、鄙视、挣脱、揭露和摧毁它?这是一个问题。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地下刊物盛极一时,话语反抗地火滚滚。九十年代,网络论坛传承其衣钵。但是,在"八九"之后严控媒体的政策之下,互联网技术很快被党控制,尽管媒体平台遍地开花,但是具有政治反抗性质的"地下刊物"几近绝迹。

另一方面,从一开始,加入体制,取悦皇上,拿到尚方宝剑,然后用它来斩妖除魔,或者推动体制点滴进步,一直是大多知识分子的梦想。在具体的事情上,尚方宝剑很有可能主持一下正义;但是,从稍微长远的历史来看,它本身就是维护体制的权力工具,是作恶体制的一部分。它存在的前提是,一切都在权力的控制之内;一旦超越界限,就被会立即清除,例如曾任《人民日报》记者的刘宾雁先生。

知识分子都是聪明人,但是他们的生存智慧是假装糊涂。吴冠军教授在辩解中作忍辱负重状:想要做点事情太难了!与此同时,他又强化媒体等级制度,称同样的话在《南方周末》发表容易,在《人民日报》发表困难;"放在《南方周末》就是鼓掌,放在《人民日报》就是谩骂"。他假装不知道,《南方周末》因为发表过一些远没有他这样"党八股"的文章,早已经遭受如潮批评,并被很多曾经热爱它的读者厌弃。

不敢拒绝《人民日报》?

一位替吴冠军辩解的人质问批评者:"人民日报直接找你约稿,你是直接拒绝?谁都是抱着好一些的期待,不曾想会面目全非吧。"似乎所有人都跟吴冠军一样,对《人民日报》这种整天说着"奥威尔式的胡言乱语"的权力象征战战兢兢,被"幸临"则倍感恩宠,岂敢说一个不字?被强奸(文章被删改得面目全非)只是"不曾想"式的哀怨,同时还得感谢编辑"为我争取很多"。

于是我就想起来,我在国内的时候,《人民日报》编辑也找我约过稿,央视《新闻会客厅》也找过我做嘉宾,因为忙我还真的都"直接拒绝"了。也有不曾"直接拒绝"的事情:央视某大型晚会邀请我做主持人串场词撰稿人,写了一部分但对方要求改动太多,也中止了合作。我还记得稿酬相当不错。

Deutschland | Botschaft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in Berlin
在中国社会,媒体受到严厉审查。所有言论,无论出自党媒还是自媒体,都得通过或多或少的审查和自我审查

我想要跟吴冠军教授说:党媒没有那么牛,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拒绝的。既然文章被改得面目全非,作为一位知识人,您要做的事情是拒绝合作,公开抗议,而不是感恩戴德--就因为它是党媒!

哪儿都是媒体

为什么被强奸仍然要顺从呢?吴冠军教授说,因为他的文章有深意藏焉!"批评只能在正说的方式下展开"。这是对党媒的进一步仰视和神化。且不说他文章中的所谓批评,从毛泽东到习近平,领袖们自己不知道已反复咀嚼过多少遍,而且"在那里"的批评以"邪说"的方式展开的时候太多了。自古帝王不只喜欢强奸,更对MS乐此不疲。

又想起来,《人民日报》海外版还转发过我的一篇博客,连网文的语气都一字未改(当然,吴教授可以说海外版和国内版审查尺度不一样,不过您放心,就是发头版头条我也不会同意它随便改一个字的)。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哪儿都是杏坛"。文章结尾说:"只要我们想要分享知识,哪儿都是杏坛;只要我们想要学习,哪儿都是鹿野苑。"几乎同时,我引申这句话,在香港《明报》发表文章《哪儿都是媒体》,讲述自己反抗言论审查失去工作的经历。后来,香港电台电视节目《头条新闻》又以同样的题目拍摄了一部专访片。我也在西方媒体多次重复这句话。你看,我在《人民日报》埋下了多少"深意"?哎呀呀,怎么都没人理解?!

我回顾这段往事,是想重复这段话:"只要我们想传播,哪儿都是媒体;只要我们想表达,哪儿都是空间。""哪儿"也包括《人民日报》在内,但是从它的信用记录来说,应该排在末位。

有人会说,《人民日报》尽管劣迹斑斑,但它毕竟位高权重,影响巨大,在体制内藏点"深意"也许能促成更快的变化。做"国师"、"策士",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千年梦想。正是这样的梦想,阻止了变化的更快到来。真正促成变化的力量,不是对它的迎合,而是对它的反抗;不是让人认同它一言九鼎,微言大义,而是揭穿它胡言乱语,一钱不值。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https://www.dw.com/zh/%E9%95%BF% ... E6%8E%88/a-43851743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6-14 02:12 , Processed in 0.0241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