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90|回复: 0

洪晃:纽约空降红小兵

[复制链接]

846

主题

1917

帖子

713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36
发表于 2023-9-15 00: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洪晃

12岁的红小兵洪晃

   1974年,我12岁,作为小留学生被派到美国学外语。当时告诉我们,出国的目的是为了传播毛泽东思想,支援世界革命。这使我们28个孩子感到,我们像二战时空投到敌区的先遣部队,任务非常艰巨,但绝对光荣……下文摘自《华夏》1998年新版第1期。

  我12岁那年,北京外语附校的期中考试提前了,考得好的学生被 拉到离学校挺远的医院去体检。大概过了两个月,学校才宣布有十几个被外交部选中作小留学生,将被派到国外去学外语。我真的不记得 我当时是不是特别兴奋来着,但是我想即使是高兴得要跳楼,在当时情况下也要压着点情绪。这跟旧社会女孩子出嫁差不多,越喜欢这男人越要哭得伤心,真流露出愿意嫁出去,说不定这门亲事就黄了。

  人定下来之后,外交部好像给我门开过一个学习班,讲了什么我真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当时告诉我们出国的目的是为了传播毛泽东思想,支援世界革命。这使我们28个孩子立刻感到我们像二战 时空投到敌区的先遣部队,任务非常艰巨,但绝对光荣。临走之前,外交部发给每人700块人民币服装费,在1973年,这简直是一笔财富。我们一起来到只给高干做衣服的红都服装店。28个孩子挑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料子,全是蓝的、灰的、黑的,每人做了一模一样的衣服。我们协商要穿一样的衣服,为的是将来我们分手到了美洲、欧洲资本主义大本营,也会想到在另外一个遥远的战壕里,有一个小战友,穿着一样的衣服,代表中国儿童正为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而奋斗,心里一定非常温暖。

  就这么着,我和三个去美国的小朋友在上海登上了法航,路过巴黎去纽约。法航的空姐微笑地欢迎我们,我们克制住强烈的好奇和兴奋,板着一副严肃的面孔迎接新的生活。

  在巴黎我们住在大使馆,所以什么都没看着,到了纽约我们被接到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三天没出门,讲外事纪律。第四天学校开学了,我们早早地起来,穿好笔挺的制服,喝了一大碗豆浆,坐着代表团的一辆黑色大林肯去纽约格林威治村的小红房子学校就读。

  一进学校我们就呆了,这美国人怎么这样!所有学生都穿破破烂烂的蓝色劳动布裤子(后来才知道这叫牛仔裤),在膝盖那儿还有两个大窟窿,上身就是一件小衬衫,都印着英文字(后来才知道这叫T恤衫),不三不四的。老师比学生还糟糕,一点没有中国老师的尊严,老跟学生嘻嘻哈哈,成何体统!开学典礼在一个大礼堂里,所有学生都席地而坐,一点组织纪律性都没有,说话、打闹、嘴里还老嚼着跟橡皮差不多的东西(后来才知道这叫泡泡糖)。

  最可怕的是所谓典礼上,就只有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拿着个破吉它,破口琴,没音没调,既不是说话也不是唱歌地在台上大声哼唧 了十分钟,台下的美国孩子跟见到毛主席他老人家似的那么激动,后来才知道这人叫BobDylan,他女儿是我同班同学。

  在学校里的头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我们四个孩子的英文一点长 进都没有,每天早上大“林肯”把我们送到学校,老师开始讲课,我们就开始打呼噜,小红房子学校属于那种进步学校,很随便,学生上课可以爬在地上,把脚放在桌子上,还可以吃糖,所以睡觉根本算不了什么。何况老师知道我们听不懂,怪可怜的,睡就睡吧。

  可是代表团的领导们不干了,每个学期中国政府为我们交2000多美金的学费,真是学不好,大概有不少大人的乌纱帽要搬家。那时候主管我们的是张希生,唐闻生的母亲,老太太年已花甲,但非常灵,她想出个鬼点子,让四个孩子全住到美国人家里去。我是第一个被送出去的。我住得那家叫GAHAN,父亲是美国一家医药公司的职员,母亲是自由职业者,专给杂志和图书画插图。家中有三个孩子,Rebecca、 Victoria和Christopher。两个大的是女孩,最小的是个男孩才五岁。 大女儿Rebecca是我的同班同学。选家庭时,代表团也使用了“文革” 手段,查三代。这家被选中是因为GAHAN先生的父亲老早老早当过美国共产党,在美国查三代不能要求太高,沾点“红”就可以了。

  我住进美国人家的第一感觉是美国人真他妈不把外宾当回事儿!试想这要是在中国,70年代谁家住进来个黄毛丫头,那还了得,事事 都有特殊待遇,就是今天,外国人在中国也是被另眼看待的。我进了美国佬的家门,刚刚安顿下来,头一件事就是学着干家务。这家人家喜欢动物,养了一条狗,二只猫,一只鸽子。我在那儿住了三年,每年动物人口都有递增,一直到三条狗、两只猫、一窝子老鼠、一条蛇和一只二尺多长的南美蝎子。孩子们负责管理这些动物的日常生活,遛狗,一日三次,上学前一次,放学后一次,睡觉前一次。换猫粪箱,每日一次。换鸽子笼子,每周一次。还有其他与动物无关的家务:洗碗、倒垃圾、做中午吃的三明治。我本着学雷锋的精神积极抢干比较 脏、累的活儿,比如上学前遛狗和换猫粪箱。Rebecca和她妹妹拍手叫好,说没想到家里来了个大傻瓜,专干没人愿意干的活。过了很久,当我早就把雷锋是谁忘得一干二净的时候,Rebecca告诉我,刚开始他 们觉得我傻,挺好欺负,后来看见我“不怕脏、不怕臭”换猫粪箱时 那种先进工作者的嘴脸,他们觉得我不正常,有病,而且我的作为都 有点假惺惺的感觉,后来我不干了,天天跟她们下棋,谁输了谁干脏 活,她们反倒觉得正常了。

  我正常的第二个迹象是开始表达自己,这是美国人给我上的第二课。GAHAN一家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华盛顿广场村。公寓面积不小,但是只有两个卧房,所以我们四个孩子都挤在大卧房里。Rebecca是老大,所以有自己的床,Victoria和Christopher睡上、下铺,我有一个折叠床,每天晚上拉出来睡觉,每天早上再放回大女儿的床下面。睡觉的 地方有了,但是东西没法儿放,所有的柜子都塞满了,基本上一开柜 门就跟雪崩一样:衣服、玩具、书劈头盖脸地倒出来。

  怎么办?GAHAN家不是有钱人,又不好意思跟中国代表团要钱,所以就为我买了一个简易、用硬纸壳做的小柜子。是深蓝色的,我最喜欢的颜色,有六个小抽屉,还配了一个小蓝台灯。柜子搭起来之后我心里非常高兴,但是想到使馆曾教育过我们,收外国人礼物的时候要不卑不亢,千万不得过分感激,好像中国什么都没有,有失我大中华的威严。因此,当GAHAN先生将他辛苦了一早上的小蓝柜子放在我面前时,我以一个中国部长视察工作的方式看了一眼,说了一句“不错” 之类的不阴不阳的话,然后接着看书。据说这一举动把GAHAN全家的鼻子都气歪了,他们背着我开了个全家会议,差点儿把我送回代表团去。 后来还是GAHAN先生心软,说算了,送回去还不知道代表团里怎么整这个不争气的小丫头。他后来告诉我,他看了好多讲苏联斯大林时期的书,特别是Solghenitsin的《lvanDenisovitch生活中的天》,他怕我 因为做错了事情,被送到中国的西伯利亚去。至于我什么时候开始坦 率地表达自己,我实在说不清楚。人的意识的转变永远是悄悄的,潜移默化地。直至后来我回国以后,我的团委书记说我说话不走大脑, 我才意识到我真的变了。

  在美国我还学到两样东西,其一会给我的后代带来幸福,其二毁了我一辈子的财运。第一件事是因为我和Rebecca的一次争吵。孩子们在吵架的时候是可以说出很恶毒的话的,特别是敏感、聪明的孩子。Rebecca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吵架的起因早就忘了,我只记得她恶狠狠地对我说:“就是因为你不可爱,你爸爸、妈妈才不要你,把你送到美国来,我们真倒霉,还得收养你。”

  我也不依不饶地说:“你懂个屁,只有中国的人尖子才能出国,别的父母想送还送不成呢,我将来是当外交部长的料,你八成是纽约街上的垃圾工人。”

  Rebecca反驳道:“我父母绝不舍得让我离开他们,我再没出息他们也爱我,我是他们女儿,你要是再没出息就更没人要了。”

  我哑口无言,像吃了个苍蝇。至今,我还能清晰地听到Rebecca的伶牙俐齿。我要是有孩子,我不想也让他12岁漂洋渡海求个学业,我一定把他搂在怀里,紧紧不放。我头脑很清楚,我母亲为我做了一切她所能做的。但我心里摆脱不了一种被抛弃的恐惧,因为Rebecca的话我会在梦里听到。

  其二是我们几个孩子在美国的经济状况,当时我们虽然不愁吃不愁穿,但是口袋里没有一分钱,代表团从来没有发过零花钱。我们学校外面有个卖意大利冰的小摊,天热了,孩子们午闲时都去排队买意大利冰吃,我只好看着。别人要请我吃,我还要面子,说不喜欢。有一次学校组织春游,去中央公园,大家都在街上买吃的,我实在感到委屈,居然在一边掉眼泪。我的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她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在她怀里痛诉了一番。她笑了,拉着我的手到中央公园里的动物园去了,在那儿我能亲手喂羊、喂马。等我们回来同学都吃完了,我也把事情忘了。回家的时候班主任又过来问我玩得开心吗?我说开心,她笑着说:“明白了吧,开心跟钱没关系,得自己找乐子。”

  1995年我去美国最有名的高盛投资银行应聘考试,有一个比我小七八岁的资深副产品交割员死活看不上我,理由是我没有“饥饿感”,就是说我对钱的欲望不够旺盛,使我立刻意识到我12岁的班主任把我带坏,15分钟动物园就让我一生没有了饥饿感。到末了,高盛真的没要我,就是因为我不饿。

  现在想想当年小时候洋插队,一半是童话,一半是恶梦。可惜的 是我们去了四个孩子,只有一个现在在外交部做事,其他的又都跑出 去移民了,国家钱白花了。不过我们也可能洋冰激凌吃多了,

□ 一读者推荐

相关文章:
1. 章含之——上海最后一个名媛的爱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 ... &articleid=2404
2. 章含之的女儿洪晃:我的非正常生活(附照片)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65
3. 洪晃:何以没有“子承父业”,为什么要与陈凯歌离婚 (两篇文章,两张照片)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66
4. 洪晃:男人分两截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67
5. 洪晃:陈凯歌让我有做泼妇的欲望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68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248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7 01:40 , Processed in 0.11064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