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95|回复: 0

“文革”泸州记事 (1966年5月-----1968年7月)

[复制链接]

846

主题

1917

帖子

713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36
发表于 2023-4-24 03: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革”泸州记事
' R  V3 M9 h6 x, h(1966年5月-----1968年7月)( k8 Z3 g( Y% i  o  U0 x8 [: g5 g8 J

/ _0 ~% j+ y6 ~  r提起文化大革命,有的人摇头苦笑,有的人咬牙切齿,有的人低头沉思……。总之,在人们头脑中伴随而来有是愚昧、无知、狂热这些字眼。在泸州,凡经历过那场运动的人,特别是在运动中所发生的那场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多,在全国都罕见的两派武斗。更是让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 ]) G6 f: f2 ?; c. ~. B3 I" w1966年5月16日,中央下达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既“五。一二通知”。它标志着“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8月8日,中央又公布了称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政治纲领的《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既《十六条》。一夜之间,全国各种群众组织如雨后春笋出现了。大字报铺天盖地,揪斗风四处盛行。作为川南重镇的泸州,按当时的形势来说,是解决四川问题的突破口---宜宾问题的前头堡垒。因而在派性方面的斗争中,显为更为突出,更为激烈。
) v( w: S+ b5 D5 {, F- ^0 M一.   两派诞生,观点不一,是“革”与“保”的关系
: m' k! V& r: x/ n' i中央《十六条》公布后,泸州各学校成立了一派所谓“官办”的红卫
" q7 \' d) r0 D0 U兵组织,召集其骨干,成立了《大中学校红卫兵指挥部》(既后来的《斗批改司令部》)。在机关、工厂当中,其先后又成立了所谓“御用工具”的《人民勤劳员》,《中南海红卫军》,《赤卫军》和《工人战斗师》。迫于形势需要,- K' k$ F; m: C' t4 L
加之北京学生南下串联点火,江城的学生和群众相继建立了如医专《九·一二》,化专《九·一五》,一中《红铁骑》,六中《东方红》,《红闯将》,五中《狂千赤》,红中《钢铁》等造反派组织。这些组织工作高举“造反有理”的大旗,高呼“炮轰西南局,火烧省市委”和“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活动在全市的大街小巷和各个工矿企业。他们头戴黄军帽,身穿绿军装,左臂佩戴红卫兵袖章,将大什字的“亨得利钟表行”招牌给烧了,把三道拐“礼拜堂”给砸了,又将其“贞静路”改为“反修路”,“慈善路”改为“人民路”,“忠山”改为“红旗山”,说这是破“四旧”,立“四新”。这些组织与《工人战斗师》,《斗批改司令部》等组织是“革”与“保”的关系,既造反派和保皇派的关系。何谓“保皇”说白了,既保卫“老首长”(当权派)。何谓“造反”说白了,其实就是夺权、揪斗、体罚、抄家、示众,就是打、砸、抢。如遇对方开会,上台大旗一展,奋臂一挥,对着麦克风一阵喧哗;或砸烂对方门窗,冲进对方老窝,抢走宣传器材,办公用品之类的物品;或调集一大批人对对方的会场和游行队伍进行围攻、冲击、谩骂、发展到最后说开始动手、动刀、乃至动枪炮。% R  x) Q5 H. T, ]
有了这些组织,整个泸州就开始不清静起来、大字报、大辩论、大批判比比皆是。在街上,人们常常会看到被造反派押着头戴高帽,胸前挂着黑牌,敲着锣鼓,边走边喊的“走资派”、“小爬虫”、“变色龙”。大字报专栏在泸州的街沿边上。特别是“大什字”这个“黄金口岸”,除了过路进出的通道外,几乎立满了,各式各样的标语,墙上、地上、到处都是。“大辩论”更是热闹,白天可见,晚上可见,特别是晚上7点左右,你到大什字去看:密密麻麻的人群,这一堆,那一堆,好不热闹,老远就会听到高声吵闹,乌虚呐喊一片嘈杂声。辩论时,两个人站在人群中间,或站在早已预备好的一根长凳上,你报名发表你的观点,我报名讲我的看法,说到动情之处,奋臂高呼,周围相同观点的人也随着起哄,至到深夜,双方都感到筋疲力尽了才逐渐散去。
9 H( _# H/ S0 L3 V) `2 V- P6 v二、造反组织势力壮大,联合会正式成立,“乱”字当头,造反派内部分裂。
; p6 S2 r, @8 Y* ~, }为进一步扩大影响,壮大造反派势力,十一月份,由医专“九一二”,化专“九一五”等组织联合建立了《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指挥部》,接着在十二月十日由泸州厂矿企业组织的造反组织《志愿支红队》等为核心,建立了《毛泽东思想革命职工造反联合会》(简称联合会)。造反组织进一步走入“集团化”。此时,因观点,看法及行动上分岐,《红闯将》《狂千赤》从造反派中杀将出来,质为“叛徒”,新的“保皇派”。0 V. ^2 c6 b. _4 X; |. ~) a6 r% z) G
67年1月15日,在广场由《联合会》主持召开的斗争党内“走资派”---市委书记李金维,展庆东等人罪行有几万人参加的大会。会上有中层干部上台发言,“狂千赤”上台造了大会的反,说“大会走的是上层路线”,“不信任群众”,提出“怀疑一切,打倒一切”。中午12点,“红闯将”头头又带领一部份人闯入《向资产阶级路线猛烈开火指挥部》团部,指责“指挥部”不该参加这样的大会,遭到“指挥部”的强烈反对,双方出现分岐。
% E: w& ?) z/ {6 A6 y! M2 v- a; _  R1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夺走资派的权”!凌晨,《指挥部》《联合会》《贪下中农联合会》造了市委财、政、文的反并夺了权。夺权后,为树立自己的形象,表明其“造反”决心和信心,23日《联合会》在高坝召开控诉“旧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派迫害贪下中农的滔天罪行大会。24日又在高坝化工厂门前召开揭发批判宜宾,泸州两地党内“走资派”“三反”罪行大会,遭到“战斗师”“斗批改”的围攻,说《联合会》冲击国防工厂,当日《联合会》就开了十几车人前去“解救”,双方争执不休,闹得不亦乐,一直闹到深夜。
: p/ s- D" D' f2月4日,“联合会,“”指挥部‘’等组织在公安校礼堂开会,谈如何巩固夺得的财、政、文大权问题。下午,“红闯将”,“狂千赤”等在全市大街小巷刷出了“造反派必须大乱”,“越乱越好”的大标语,同时也写出了“夺权、夺权、再夺权”的大字报。第二天“战斗师”“斗批改”等又在广场召开“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的大会,为“红闯将”等掀起反夺权呐喊助威。紧接着,“红闯将”等又在全市刷出了“砸烂联合会”“砸烂临管会”(由造反派组成的临时领导班子)的标语,为反夺权大造舆论。此时,由原机关造反派观点“战恶风”分化出来的市级机关组织—“中流击水”应运而生。% A, B6 J  I; N/ u% N
2月11日,为进一步为反夺权造舆论,表明自己反夺权的观点,“红闯将”在第二期《红闯将》报上刊出了通栏大标语“江城造反派必须大乱!不乱不行!越乱越好!”的文章。提出“乱”就是斗争,“乱”就是造反,就是革命暴风来临的信号;就是造反派真正夺权的前奏;就是造反派大联合的关键。并在第一版显著位置刊登了《宣言书》,提出“江城造反派必须矫正”,“江城造反派方向错了”。同时表明决心与勇气“红闯将雄心就是不小,红闯将野心当然更大,伸手推倒钟鼓楼,飞腿扫垮白塔寺。一声吼,吓的鬼神把地钻,一蹬脚,震得旧世界糠糠颤。吐气能溶钢万吨,只手能把天地撑!管你那“部”那“会”……。坚决反对高帽风,罢官风,游街风,黑牌风。要纠正辩论风”。6 U2 f: A& n0 N6 w' D/ [
此时,亮相干部(既通过向群众表态检查)原市委副书记王述增也行使第一书记职务,签发党内文件,其市各部委开始恢复工作。紧接着,由公、检、法三家组织“骄阳”,“卫士”,‘’人民公安‘’“红色民警”(政法兵前身)写出大字报,公开表态支持“红闯将”“中流击水”。第二天在“交通兵团”团部,由“中流击水”,“雷达”(市级机关类)等组织组成‘江城无产者联络站”,为以后“红联站”的发起打下了基础。6 P# I* ~9 D- c$ N* }. i
三、红联站正式成立,第一宣言既要砸烂联合会,夺权,夺权。( {, M5 a/ Z' Z! o$ J1 W( f1 n/ `
2月18日,成都传来专政机关对“造反派进行大逮捕的消息”,“二月镇反”开始。此时由公安等政法系统组成的“政法兵”也应运而生。晚上,为配合成都及宜宾的统一行动,由市委出面在市印刷厂召开有“政法兵”,“中流击水”,“红闯将”,轻工系统“红工红火炬”等组织参加的会议。会上通过了大联合的宣言,决定在19日下午成立《红联站》,全称为“泸州市红色革命造反联络站”。
- B& c3 Y* W' x3 W* V2月19日,红联站正式成立,临时召集负责人7名,其中“狂千赤”2人“红闯将”2人,“红工红火炬”1人,“红卫兵新泸师部队”1人,“革命造反联军”1人。后搞归口联合,领导班子由7人增加到9人,也后又扩大到13人。人员中:文卫系统“红闯将”2人,“狂千赤”2人,工交系统“红工红火炬”“交通后团”“造反联军”各1人。“泸化兵团”1人,长江起重机厂“红联”1人,“石油联络站”1人,“贫下中农造反兵团”1人,机关系统“中流击水”1人,财政系统1人,“红卫兵新泸师部队”1人。1名站% w7 w+ A% r# S3 _) @. |
长,两名副站长,其余皆为勤务组人员。同时,驻泸部队联合支左办公室也派了干部3人常住红联站总部,,帮助红联站“学习”,“撑握斗地争大方向”。/ _7 r8 H8 E* W; L/ n* ~
“红联站”成立的第一宣言就是“砸烂联合会”“夺权”“夺权”。
3 S3 w% Q( s. P四、“二月镇反”全面开始,“联合会”成为反革命。
) E4 I) ~) [0 M( `. B1 ~) u' W) L2月20日早上,大北街市公安局附近出现了荷枪实弹的武装戒严,政法系统造反派“政法指挥部”被取缔。上午,红卫兵组织“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指挥部”的大门被贴上“红联站”的两张封条。晚上“政法兵”“中流击水”“红闯将”等大批人马包围了“联合会”‘‘红工九一二”,负责人被捕。泸州的“二月镇反”正式开始。此时,市委机关“真理战斗队”“敢叫日月换新天”“向太阳”三家又能组织了“一月革命”。
% Y- D+ b5 P5 q% w% z' n2月22日,下午2点半,南下串联为点“革命之火”四进江城的北京工业学院学生孟朝东被捕,并游街示众,送交投监。同时,泸县“红公安”宣布联合会的下属组织“泸县联合总部”为反革命组织,负责人被捕。
2 a/ e; j5 F3 @. Y  ?8 V; m2月23日,高坝“泸化总团”负责人被捕,小教组织“1120”,“红教九一二”,宣布为右派组织,反革命组织。“贪下中农联合会”被勒令解散。
6 u; n7 Y) U- e2月26日,红联站在广场召开首次“批判联合会滔天罪行大会”,将孟朝东等人五花大绑,由政法兵押进会场进行批斗。结束时,政法兵当场正式宣布以“现行反革命”名义逮捕9人公告。话刚落音,台下群情激昂,口号震天,随即将“现反”押上囚车,游行示众。继后,医专“顶天立地”又给“九一二”加上十二大罪状,被有关定为“右派组织”,联合会被定为“牛鬼色神大本营”。红星“钢铁”也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勒令其解散,团长也被抓捕入狱。8 L0 j- C2 f& v" O; M4 W
3月11日,赴京告状的联合会负责人周XX,赵XX,戴XX3人被抓回泸州,并立即在人委礼堂召开斗争大会。当日由驻泸部队,公安局散发“联合通令”宣布“联合会”下属组织“红工九一二”等53个团队为“为反革命组织”,勒令其解散。5 @/ j; e2 f/ B" e4 I
3月12日,红联站在广场召开第二“控诉批判联合会滔天罪行大会”,斗争联合会负责人等10人。在会上,“政法兵”宣布第二号“通告”,宣布联合会负责人周XX等19人为“现反”正式逮捕。同时公布了“联合会”“红工九一二”等组织的罪状。至此,据不完全统计,二月镇反共逮捕群众239人,勒令自首的139人,被斗争的一千余人,请罪,口头消毒的上万人,宣布“反革命组织”“非法组织”的53个,此时的“造反派”算是彻底砸烂了。
( s# W1 h6 F( D% i+ `五、中央下达文件,造反派要求放人未果,导致“红泸”绝食。/ X- _3 M3 Q$ }+ a* ~
3月15日,根据中央要求各地“大联合”的指示,结合泸州的“大好”形势,由部队出面,吸收了一部份认为可以站出来的干部和群众组织负责人组成了“三结合”临时筹委会,全面负责市里的党、政、财、文工作。“三结合”成立后,王述增当上了副主任,“红联站”中的“中流击水”“一月革命”主要成员进入“三结合”办公室。“三结合”刚成立几天,“生不逢时”,4月1日,中共中央公布了《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其主要内容为:不得随意宣布群众组织是反革命组织,宣布群众组织是反革命组织,需中央批准;不准把群众打成反革命,严禁假借镇反名义镇压革命群众;在左派组织之间,严禁支持一方,打击一方;要保证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
% w% _( n" Q. ^- a论正常进行;压倒一派是错误的;不准一派组织攻击另一派组织;对不同总意见被逮住的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一律释放;被打成反革命的一律平反。4月4日,中央又下达了给被称为受李井泉(西南局书记),牟海秀(宜宾第一书记)迫害的原宜宾地委书记刘洁挺等人的通知,其中第三条为:“受陷害的刘洁挺,张西挺,王茂聚,郭林川,李良是坚持党的原则的好同志”。这些消传到泸州,立刻引起强烈反应,首先是“政法兵”准备在市文化宫办个为配合揭露批判“联合会”罪行的展览被迫取消,其次,“红闯将”在4月19日的战报复刊里刊登的宣战书中表态:为刘、张西挺(原宜宾市委书记),王茂聚(刘、张同伙),郭林川(刘、张同伙),《宜宾方面军》及《成都工人造反兵团》《川大8.26》翻案,为刘、张、王、郭鸣金收锣开道。接着,在“红工红火炬”的《红色电讯》报上也刊登了揭发李、牟死党对刘、张、王、郭迫害的文章,此时“三结合”临委会也随之消逝。而“联合会”更是欢欣鼓舞,纷纷上街游行表示拥护,并贴出大字报,大标语,当求当局认真贯彻执行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无条件释放在“二月镇反”中被捕的人员,并给被打成“反革命”的群众和组织平反。迫于压力及形势的需要,市公安局立即以公安局的名义贴出公告,撤销勒令解散的一些造反组织的通告和撤销勒令一些人向公安局自首的命令,但没提平反之事。数天后,驻泸部队与市公安局仍未给打成反革命的群众组织负责人平反,激起了“造反派”的强烈不满,在加之新成立的“红卫兵泸州部队”负责人与市公安局谈判未果,4月29日,“红泸”上千人静坐在大北街市公安局门前进行绝食斗争。这一行动,立即得到了“首都红代会”,“宜宾方面军”,“川大8.26”,“西师8.31”等造反组织的支持,纷纷来电表示慰问,自贡武装部还专车送来药品……。在连续4天的绝食中,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来关心慰问。各医疗单位,学生家长,同事,亲属都纷纷明里或暗里给绝食的学生送葡萄糖水,面食,水果等,但多数遭到拒绝,他们除喝水外,拒绝吃任何东西。见此情景,驻泸部队也派了大量的干部,战士到学生当中去作工作,叫学生们有意见可以提,还可以向中央反映,但不能饿着肚子闹革命。另一方面,还为学生送水煮饭,并组织了现场医疗队。/ C( ?% }' @, L
为鼓舞士气,加快绝食斗争进程,“红泸”在绝食现场安装了高音喇叭,并连续不继地播放“语录”歌,各地来的慰问信和“刘、张、王、郭支持我们这一行动,并要我们坚持就是胜利”的北京来电。而另一方“红联站”却在市里的大街小巷贴满了不准公安局释放的“勒令”,说学生是“假绝食”,并在“5.1”庆祝会后游行中,仍高呼“砸烂联合会!镇压反革命!”,并与在小市开完“联合会新生会”后举行游行的队伍在小什字发生冲突,绝食现场也引起一阵噪动。同时,因不满“红泸”说刘、张、王、郭支持他们绝食而提出了“把刘、张、王、郭打来趴起!”“刘、张、王、郭算老几,革命小将不怕你!”等口号。这是继三月份在泸出现打倒刘、张、王、郭口号后的再次出现。$ n$ A6 D5 P! f5 Q
因连续几天未进食,许多学生逐渐难以支持,纷纷倒下。几天下来病倒千余人,百余人休克。通过绝食及经王茂聚等人在北京多次催促,孟朝东等人被释放。
+ B( J) j5 w, c# s* p2 T六、“红十条”下达“红旗造反司令部”正式成立,造反势力增强
6 u. L1 k  Y9 T8 V% g2 r: }# |. `7 [5月7日,《中共中央关于四川问题的决定》下达(简称《红十条》),其中第四条指出:“宜宾地区由于王茂聚,郭林川同志负责宜宾地区的革命委员会筹备工作,在四川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领导下进行工作”。8日凌晨医专“九一二”通过高音喇叭向全市广播了这一消息,一夜间,城街上出现了大量“”《红十条》,“拥护刘、张、王、郭”的标语和大字报,“联合会更是欢声雷动,立即举行了盛大的游行热烈庆祝”。下午,“红联站”也同样举行了拥护“十条”的游行,同时也高呼“砸烂联合会!镇压反革命!”的口号,并在街上贴出了对刘、张、王、郭不满的大字报,如红联站反复辟兵团“陵中1024”写出的《炮轰刘、张、王、郭,火烧刘、张、王、郭》大字报。
  f. p( ]* G: E# s- f5 V  j, t1 c+ F5月13日,从宜宾传来武斗的消息,这是继5月6日成都发生流血事件后,四川出现的又一起重大的武斗事件。“红泸”得知后,立即举行了盛大游行,强烈抗议“宜红总发动反革命暴乱”,支持“宜宾方面军”的斗争。继后在大什字一带出现了“警惕九麻子(九一二)搞武斗”的标语。联合会也说“宜红总来泸与红联站联系,成都产业军已来泸化厂与红联站进行联络。”这样双方都在造舆论,而时刻都在准备应付“突发事件”。! N+ [: t: ]- }' d9 ]* C  g
为壮大势力,实行统一调动,统一指挥,重振造反派声威,5月28日,由“联合会”“泸化总团”,“贪下中农造反联合会”,“红泸”,“市级机关造反总部”,“政法指挥部”,“八一造反司令部”等实行大联合,成立了《红旗造反司令部》(简称红旗派)。使其更进一步“集团化”。第二天,红联站也不甘示弱,立即批准“泸化兵团”加入“红联站”。至此,双方都完成了“时刻准备上战场”的组织准备工作。
- U- x' |: F) `0 H) W七、两派摩擦不断,“红联站”发出《严正声明》
- [& f! s  _2 M泸州作为“江”城,每到汛期,沿河两岸的房屋几乎被淹。
) O$ I, _* `9 @2 ]6 S! m5 n1 ^6 J6月15日,市“防洪指挥部”召开了一个规模较大的“防洪”会议,王述增担任副指挥长。在会上,会议决定将全市划分北城,南城,小市,兰田,罗汉五个片区,红联站下属组织成立抢险队。这一举动受到“红司”怀疑认为有鬼。同一天,“红泸”将市委常委,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常X,及副局长秦XX,还有“政法兵”头头张XX,弄到红星中学进行批判斗争,肃清其“二月镇反”流毒,“红联站”对此发出《最后通牒》要“红泸”立即放出3人,否则将采取行动。次日凌晨,“政法兵”“红闯将”“一月革命”等一大批人聚集在红星中学,要求释放3人,遭到了“红泸”的拒绝,最后还是由驻泸部队派人将其保走,紧接着第二天又发生了因“红闯将”部份成员退出组织而新成立了红司“红闯将”为此举行游行与红联站发生冲突,“红泸”负责人被抓进公安局的事,为此“红旗”大为不满。在医专“九一二”又造了附医“红联站”和“顶天立地”的反。他们撬开大门,砸烂门窗,抢走纸墨笔等办公用品。其实,早在之前,既4月15日“红联站”曾就提出抗议,说“九一二”抢了他们的喇叭,广播器材,这次又来造反,为此双方发生谩骂,抓扯。晚上,在市京剧团门口及市公交公司门前,部队宣传车遭到围攻,有人骂车上的士兵为“麻子兵”“保皇派”。9 U9 n1 t% b+ E  I* h" e- k" e
6月21日下午6时,红旗石油工人乘车进城参加庆祝3211血战火海1周年大会路过六中时,遭到有人用弹弓将一工人眼睛打爆,“红旗”指责是“红闯将”干的,畜意挑起事端。第二天下午两点,由红联站石油联络站等共同兴举行同样的大会,会后游行,当游行队伍经过泸州师范门前时,受到红旗《穷追猛打》人员的冲击,队伍发生混乱,双方也是相互指责,抓扯,最后大打出手,幸好未发生人员伤亡。
9 V' u# v  X3 A- i此段时间双方就是这样相互采取谩骂抓扯,或冲击战斗团部,或冲散游行队伍等“造反”方式攻击对方,而面对这样不断地摩擦,红联站似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当天,《红联站》发出了有6条内容的《严正声明》。其主要内容为:谁敢用武力左右江城的文化大革命,红联站人誓把谁赶出江城;谁敢得寸进尺,肆无忌惮地对我们进行挑衅,等待着只会是无情的痛击,红联站手中的武器定叫谁来得去不得;谁敢视我们的忍耐为可欺,红联站人的铁拳就认不得谁。最后强调:以上声明立即生效。" U) o+ Q+ h$ B7 J( k. A" X5 \
眼看着一场大的冲突将爆发。
- A0 }: G: [# W  x6 K, J6月28日,红联站“江城风雷”“红色机修”等造了“红泸”四中“新署光”的反。晚9点,红旗“钢铁”“穷追猛打” “红工九一二”等上百人立即围攻四中,也同样地造了红联站“江城风雷”“死打硬拼”团部的反,并抢走油印机,广播器材等物。此时双方发生冲突,“红联站”相对“红旗”来说较“势单力薄”,被“红旗”追赶的四处躲藏,有的被追赶的用绳子从二楼住下吊,有的干脆直接从窗户住下跳……。幸好隔壁营房的解放军战士急时赶到制止,双方停息才未发生更大的冲突。" R8 v# P* J% _
又在29日晚10时左右,“红旗”“红工九一二”“钢铁”等又造了红联站下属组织“红建造反团”在市建筑公司楼上团部的反,抢走了喇叭,砸烂了桌椅,并打伤3人,解放军闻讯后,立即前来制止,才使得事态未进一步扩大。2 {5 w; M. C1 d+ y
30日下午6点30分,医专“顶天立地”“惊天动地”附医红联站及红联站下属一些组织整队前往医专参加全市第一座毛主席巨型塑像落成典礼大会,“九一二”等红旗派认为红联站此举为别有用心,意在沛公。红联站队伍在附医门前受到“九一二”阻拦,双方立即发生冲突。其结果是:双方都有人被打伤,有的衣服被扯烂,“顶天立地“的战旗也被撕毁,当晚就被”九一二”赶出学校。在同一天的南郊机修,制造,电池等四厂也相继发生了冲突,一名“红旗”战士夏XX被打伤。为此,第二天“红旗“背着被打伤的工人上街游行抗议,并将称为是“四厂”暴后指挥的走资派马XX揪上街进行批斗,遭到“红联站“反对,并保走了马XX。同时红联站又把“四厂”红旗观点的人全部赶出厂区。紧接着红联站“怒海”“海燕”又抢占了财贸校。
: p6 }3 P  S6 W6 l) w' ~; @2 h7月4日,红旗建筑公司“红工九一二”趁红联站“红建”上班无人之机,抢占了“红建”团部,控制了市建司大楼。而红联站大量市郊农民则以听领导作报告和抗洪名义也开始陆续进城。与此同时,红联站又得到消息说“宜宾方面军”和“川大8.26”已进驻泸州,接着在兰田又发生了红旗石油造反总部打死川南石油造反联络站工人一名,多人受伤事件。此时泸州的空气一下紧张起来,双方剑拔弩张,明里或暗里叫劲,一场更大的冲突不可避免。
% z" F9 x$ g9 t" g3 z; [八、红联站进驻化工门市部,两派武斗序幕拉开) ~# l; G2 a2 {* ]
7月5日晚上,20多个三中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和五中《乾坤赤》红卫兵声称是遵照“红联站”“6.22”声明采取行动进住了大什字治平路化工门市部。又在凌晨2点左右,在茜草坝,红联站百余农民到通机校“红泸”“8.26”示威,双方发生了冲突。
8 A( k! Q6 u7 L' C$ C因双方摩擦不断,予盾也随之不断加大,为防止予盾的扩大,早在6月29日,宜宾地革筹王茂聚就打电话叫“红闯将”,“九一二”各派代表5名去宜宾解决泸州问题。接到通知后,“红闯将”按“通知”去了5名代表,于7月2日上午8时到达宜宾。7月3日王茂聚召集双方代表正式开会,此时红闯将发现九一二不按规定将其组织的人拉进会场,于是当面提出意见:只能是九一二和红闯将的各5名代表开会。王说:“我在通知里说了你们也可以来其它组织的人,象《红卫红火炬》《狂千赤》都可以派一些代表。”红闯将听到此话,感到这是被戏弄,双方协商时及地革筹的通知都是5名,怎么对方变了?心里大为不快。就开会期间,双方代表也发生摩擦。一次在宜宾饭馆吃饭,双方不期而遇,刚见面就大吵大闹,进行围攻辩论,并大打出手,红闯将蒋XX衣服被扯烂。“红旗”还扬言:“宜宾不是泸州,把昏闯棒(红闯将)赶出宜宾城。”7月6日,泸州武斗正式开始,加之双方的不满情绪,会议半途而废。
( i4 _; x+ v$ S; o5 o) B# D0 S6日早上8时许,大什字化工门市部两名女职工到门市部,对“红联站”说“不准进住,我们要上班”。此时,该门市负责人还在里面,他喊屋里的人出去辩论,并说要到7804部队去,说完,便开一小门走了。就在门市屋内吵闹之机,门外聚集了不少人,有的人把门打开冲进去并企图上楼,此时屋里的学生退到楼上,提出不准上楼,因我们已进住,如由此而引起的武斗概有你们负完全责任。一方要上而另一方不让上,双方争执不休,发生推攘,进而发展到楼上楼下都用弹弓射击,就这样双方打了起来。就在屋里的人打得难解难分时,在周围房顶上也出现了了人。红联站“商业兵团”“怒海”等登上了东风百货店,百货公司青年门市部,食品公司,百货大楼,豆花馆,保健所等制高点,红旗五中“血战到底”等登上了花纱布公司,搬运公司,港务局,大什字文具商店等地。双方开始用砖头,石子,瓦块,弹弓射击。1 e4 C% m2 ?! V
11点左右,在化工门市,红旗一路从正门冲进,将屋内的人赶出屋外,一路上从抢占的门市周围制高点不断地用砖,瓦等向守卫在化工门市楼顶上的“红联站”投掷,这样上下夹击,迫使红联站退却,化工门市被“红旗”拿下,10多个“红联站”人被俘。接着红旗又采用“声东击西”,“集中力量突破一点”的办法,一路从左前方的地上和房上用弹弓,瓦块等向红联站抢占的百货批发站楼顶上射击,一路则悄悄地从轮船公司东门口售票口处一带房上向背面下来,“红联站”有腹背受敌之感,慌忙撤退。这样红旗从不同方向向“红联站”步步逼进,仅管红联站经过顽强抵抗,但因“敌强我弱”,除了百货公司,和红联站老巢本身外,其它“阵地”均被红旗控制,离红联站大楼最近的房屋上的“红旗”距离,最短的相隔20公尺左右。
5 M* {5 w$ p/ ^3 d8 [/ S0 v# ]9 o当天武斗一直持续到下午七点左右,天渐渐黑下来,又下起了大雨,大家都感觉累了才罢甘休。此时,大什字,鱼市街等地的交通完全中断,周围商店的东西也被一些人洗劫一空。
8 _4 O5 k% M  \陆上吃了亏,水上不可大意,当日下午4时许,红联站封锁了宝来桥,7时又封锁了沙湾渡。次日一早,号称红联站主力军的“泸化兵团”上百人乘601汽船从高坝进城,同时100多农民从二道溪坐船向城里奔来。这些武斗人员头戴腾帽,手拿钢钎,有的腰间插着匕首。登陆后,吹着冲锋号,向红旗阵地发起进攻。此时,驻泸部队也派出一班人来制止武斗却无济于事。红联站一鼓气的占领了大什字,小什字,自来水公司。大河街口,小河街所包围的大片地区,下午1时又向京剧院对面的水果店进行偷袭。也就从即日起,“战争”开始升级,双方都开始使用“化学武器”---硫酸,硝酸,石灰等。4 U! B8 p+ b+ A6 Q% `
在南城,红联站“红色机修”等300多人又袭击泸师“穷追猛打”驻地,迫使“穷”于晚上撤走,红联站占领泸师。& }& r% C- Z+ y6 g* Z) `
在高坝下面两点,红联站“泸化兵团”200余人围攻三中“东方红”和红旗“泸化总团”,红旗重伤三人,轻伤8人。  t0 e2 O5 G6 \
九、驻泸部队召集两派达成协议,红联站严阵以待。$ z7 W8 @+ P/ z: K+ l) S0 p# Z
为制止双方武斗,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驻泸部队于7月8日召集两派代表到驻泸部队驻地进行谈判。“红旗”派许XX,刘XX等4人前往,并由部队保护返程。这是双方开战以来第一次面对面地坐下来谈。又在9日凌晨25分,宜宾地革筹分别给红联站和驻泸部队发来电报:
, _" w( B) W5 m2 I$ Y- g/ Y1、         红联站:
$ w; |' y/ O) z& h6 A" S9 B你们应当立即停止对红联站的进攻,并将你们所调参加武斗的贫下中农和工人,让他们马上回本单位,否则,后果由你们负责。
3 F9 r* M! T7 L2、         宋团长,张政委:              宜宾地革筹1967.7.9晨25分6 S; h& N/ P( v2 z7 A
泸州情况十分紧急,在这紧要关头,7804部队应站在红旗一边,坚决支持红旗派,制止武斗,妥否,请考虑。* Z) G  h7 T  Z$ N  j
                              宜宾地革筹8 z2 O  w$ t6 h% }; Z: c8 O
                                          1967.7.9晨25分% m0 \( j; n+ k) x# d) H! O
午后,由部队主持,双方经过谈判,达成了第一号“停止武斗协议”。其主要内容是:“双方立即停止武斗,互不冲击。”虽达成协议,并且当天地革筹还派出了5个人到泸州视察,但双方都没有因此而善罢甘休。当日,由红联站火线指挥部含创办的火线办刊物《战地黄花》创刊号上发出了“红联站火线指挥部第一号令。”命令要求红联站人要敢干痛歼一切敢于来犯的匪徒;严格执行“受蒙蔽的群众和俘虏政策”;重申“6.22”申明。同时,红联站以每人3斤粮,2元钱,一双新胶鞋,一件工作服的待遇,调集了高坝,沙湾的农民进城参战。晚上,双方在东门口,三星街又展开了一场激战。! }+ C& w" I* `
7月10日,为进一步控制水上交通,红联站又正式成立了“水上舰队。”控制了泸州地区的机动船12艘。
  c$ I4 A! j5 R/ y* ?8 _13日,红联站“火线指挥部”又下达了第二道命令,命令红联站全体将士坚决执行“四川十条”,执行刘结挺关于制止武斗的指示;坚决执行毛主席制定的俘虏政策;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把“红联站”人与一般老百姓的关系喻为“军民”关系,此时,红联站已正式启用“54军7804”部队番号,只不过在54军加的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而是“红卫兵”。
/ b  D+ v# |' G1 L( \同日,双方又进行谈判,就划定警戒线的问题达成第二号协议。为以防万一,红联站在主要警戒线的隔离区上安上了探照灯,红旗则安上了电网。
$ N9 H# y1 l' s% c  `% ]# z此间,双方仍在积极备战,红联站将五金厂做的钢钎大量运往长庚宫,又将防穿刺的铁背心用船运往城里。红旗也在作准备,大量地造钢钎,装大量地硫酸瓶……。
* }9 A& k. O1 Y7 o/ i# s; }7月14日,双方继续谈判,达成第三号协议,除重申以前协议的精神外,还要求双方靠街道两侧房顶上的人一律下房顶,现在无人占领的楼房一律不准进驻。同时,解放军也在隔离区内监视双方的行动。
7 b4 ~0 `! n9 e9 G十、执勤解放军战士触电身亡,红联站大举进攻医专
1 J; }0 D8 u8 x4 R7月15日,一场悲剧发生了,负责执勤的解放军战士安崇坤在东门执勤时触电网倒地身亡。红旗称这是红联站所为:是红联站在电网上又私自搭了根线,将闸合上通电而造成,红旗根本就没有合闸通电。这是红联站的一个阴谋,是红联站害“红旗”。红联站则称“红旗”惨无人道的用电网“电”死解放军犯下的滔天罪行,并在泸县开追悼大会,高呼要为“触电身亡的解放军战士报仇”“向黑匪讨还血债”。“解放军战士触电身亡”这一消息传到成都,省革筹大为震惊,当即,成都军区梁司令员就发出指示:“立即停止武斗,双方都不准进攻,要拆除电网。”红旗无奈只好照“章”办事,撤除了所有电网。此间,红联站又从兰田运来了几百名石油工人从澄溪口上岸,进住市财贸校,并在二中开会,布置攻打医专事宜,准备直捣红旗“老巢”。" x( T% [" N) x1 @8 M
18日,红联站经过一番周密部署后,乘红旗将电网撤除之机,进行突然进攻。凌晨4点,红联站“水上舰队”在江面上汽笛长鸣,广播呐喊造声势。同时头戴滕帽(铝盔)手持钢钎的“泸化兵团”“石油联络站”“红色社员”等组成的大军在5时许,突然推倒医专砖墙,从风雨球场,教工宿舍,食堂一带杀进实验楼,行政楼。红旗见状慌忙调集人马及消防车进行阻击。双方就在实验楼,行政楼一带展开撕杀。你掷硫瓶将我身上烧伤,我投石灰将你眼睛烧瞎,趁将对方烧得不堪忍受分心的一刹那,再用手中的钢钎或大刀将其撩倒;或用高压水龙头将其冲倒再收拾。因红旗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红联站最终未达到目的,撤回了原地。
% \9 Q2 `5 U( V6 t9 t) K这次战斗,双方损失也较为严重,就红旗而言,7人死亡,重伤130多人。轻伤不计其数。消防车遭破坏一辆,红联站也死伤多名。+ x- |/ f+ \# X6 g5 g! z
就在红联站重点进攻医专的同时,也在沱江大桥曲酒厂,桂花街,珠子街一带向红旗发起了进攻,与进攻医专的战斗遥相呼应。在这次被红联站称为“正义反击战”中,曲酒厂的职工汪XX,泸化兵团的刘XX,张XX等阵亡。“红联站”大为悲痛,其后,还专门开了追悼会。
) \0 E7 z( [5 A+ o* ?. C2 Q0 X为配合城区的形势,在泸县“泸联站”“泸县红卫兵团”发出《十万火急》传单,公开表示与红联站同生死,共患难。
! ~5 f% j  _% ]在兰田,红联站兰田分站发表了《红联站兰田分站武装接管兰田镇严正声明》,并声称“我红联站兰田分站已于1967年7月18,9时零分武装接管兰田镇”。“武装接管后兰田镇是革命人民的红色政权”。眼看一场更大,更残酷的武斗即将爆发。
; N% Z8 C$ E4 j十一、“7.21”枪声四起,“红旗”面临四面楚歌
) z& o+ j- R" E+ q8 ^& h; K; o19日上午10时,双方再次进行谈判,签定36号“停止武斗协议”。其主要内容为:坚决贯彻梁司令员的指示,双方立即停止进攻,限7月19日12时退回原来划定的隔离线。第四、五号协议继续有效(之前又签定了类似前几条的4、5号协议)。今后双方都不能以任何借口向对方发起进攻。晚上,红联站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决定:将“泸联站”改名为《54军7804部队贪下中农指挥部》。紧接着第二天又命令下属组织人马堵塞泸宜,泸永,泸荣等公路,并组织人马把守交通要道,阻止外来支援红旗的车辆。同时又向红旗发出6条通令。勒令“红旗”二十一日中午十二时前,必须交出小市,否则将采取必要行动”。消息一传出,小市顿时人心惶惶,民心动摇,特别是红旗家属,纷纷搬家,四处逃离。
4 o1 E! c, H5 J8 B7月21日,这天,对泸州红旗派来说,可谓是最难记忘的一天,也是自双方开战以来“红旗”伤亡多惨重的一天,而相对红联站来说,是取得重大胜利的一天。
( l" Q( l0 Q% g7 C上午十时许,一架军用直升机盘旋在泸州市区上空,飞机飞得很底,高度大约比钟鼓楼稍高一点,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机上的人不断地往下撒着一摞摞传单。这是由成都派往泸州的直升机在散发《红十条》和有关两派立即停止武斗的中央文件。但对这双方都毫不理会,在各前沿阵地仍是我行我素。
- t, c! f: T1 z- x* }曲酒厂一带是红旗“通机6.28”,“二中东方红”“泸化总团”“红卫兵泸县部队”等的防线。同往常一样,双方要么开展拉锯战,你进我退,你退我进;要么相互对峙着,到大约11点50分左右,“红联站”用火药枪击伤两名红旗人员,同伴见状,怒火满胸,“冲啊!”“6.28”等冒着石块,砖头,硫酸瓶向红联站阵地冲出”。当身高只有1.5米,17岁的“8.26”李XX冲上一楼房,拔下了红联站“庐山”旗帜,此时“红联站”开始撤退……。突然,枪声大作,接着,冲上房顶和楼房上的“红旗”应声倒下。同时又传来一阵阵的爆炸声,楼上有人向下扔爆炸物,紧接着,一个个身穿绿色雨衣,端着枪的人出现在不同的位置向“红旗”逼来。与此同时,在珠子街,花园路,迎晖路等地红联站也展开了进攻。此时“红旗”开始反应过来,一个个冒着凄沥的枪声开始夺路逃命;有的将钢钎一扔,藤帽一甩转身就跑,未跑出两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有的边跑边扔死劲地往有民房的角角钻或往钟鼓楼医专方向跑;更有甚者,连自己的衣服裤子都没脱就扑通一下跳进沱江向对岸的小市方向游;跑的快的幸运,跑的慢的自然当了俘虏或成了“枪”下鬼。4 F# c6 L1 h* ]- T  ?& Q' f
在文化宫背面3楼上,一个脑袋伸出窗外左看右看,然后用一根绳在窗上打个结,接着就顺着绳往下吊,刚着地,撒腿就往官井坎跑了。) v: a+ m" {. i( J  \' B- P9 ]
在医专附医大门口,有的脸色苍白,喘着大气,瘫痪似的靠着墙,坐在地上;有的不停地,发疯似的往山上跑;有的则手握大刀或钢钎,怒目圆睁,随时准备与红联站血战到与医专共存亡的架势。此时喊声,叫骂声,哭声,枪声伴随着悲壮,凄凉地从高音喇叭传出的歌声交织在一起,乱着一团……。
. u) s6 y/ t( _9 v下午1点过,仍不解恨的“红联站”又从六中方偷袭了医专,夺得战旗一面及汽枪一支。
6 W: A- x/ {% f; d2 n- @下午两点过钟“仇恨满胸的红旗战士”部份人冲入市广播站,不顾军管会的执勤的卫兵阻拦,到处“翻箱倒柜”企图抢枪,但一无所获。同时另一部份人又闯入市武装部抢枪,但哪知抢的都是一些没有枪栓的老套筒,子弹也是一些被破坏变形的,根本不能用。最后,不知从什么地方搞到几支小口劲步枪。
# v; c8 ^( v8 k. s) u9 L  {- L+ w这时红旗当中已是军心动摇,人心惶惶。他们纷纷找机会离开泸州。其中有的就在晚上从沱江上游百子图一带,头顶衣裤,悄悄地游向小市,然后向隆昌方向逃离。+ n$ m  d6 Z& j, a% _$ g/ G
十二、宜宾船队支援抵泸,红联站穷追猛打
1 Z/ z2 ?7 W# W" n7月21日的“战斗”,再次震惊了“成都”,当日下午成都军区梁兴初司令员来电:一、停止武斗。二、革命造反派最听毛主席的话,要作制止武斗的模范。晚上23时50分,又发来3点指示:“一、告诉红联站把前沿几个点守起来,。兵力不要分散,双方再进攻,要向他们提出警告,一切后果,要由进攻者负责。三、明天继续找他们谈判,收缴一切武器,一枪一弹不能少。”红联站得知这一消息前线指挥部立即召开紧急会议,下令:“前线部队严守前沿阵地,不容“黑匪”(指红旗派)再度进攻。”7 X  }8 A8 l. Y# g
这次战斗“红旗”死伤400多人,被俘的有大约200-300人。仅在沱江河边抓获的想游过河的人就100多名,其中有一部份为六中“东方红”人员。3 B0 [; Y% Z% ~5 z4 w$ y' l
7.21“战斗”,红联站在其战报《枪林逼》上称:这是“自卫反击”,是“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的较量,将与“黑匪”奉陪到底”。这一仗,红联站占领的30%的土地。至此红联站占领了50%以上的泸州城和80%以上的郊区,并控制了整个泸州的水陆交通要道。红旗却被困在方圆不到两平方公里的主要是医专附院的区域内。
3 ?* V( e& N9 M1 c7.21事件的消息传到宜宾,当晚宜宾地革筹即在市灯光球场召开了“声讨红联站,支援泸州红旗的誓师大会”,表示要与泸州红旗共存亡。4 X1 V9 O0 K/ ~+ @
经过7.21这一仗,红旗的粮食,医药,蔬菜等生活用品来源受到截断的可能,“红旗”不得不再次向宜宾方面求救。
5 `/ L% p2 \8 w# M; O# C7月22日中午12点30分,从宜宾开来的满载粮食,医药等物的八艘排成塔字形战斗队形的船队出现在泸州长江江面上,船头还站着头戴滕帽,手持钢枪,大刀,身穿救生器材的武斗人员。船边行驶边不断地用指挥船110号上的高音喇叭进行宣传,鼓动,并高呼:“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口号。
! `' u& H# m9 G  k此时,红联站已得到消息,急忙派出水上舰队11艘排成一字形进行阻截。宜船见状,在110指挥船指挥下,各船丢下驳船立即排成两行向“水上舰队”形成包围壮。双方在澄溪口江面上相遇,并展开激战。宜船向“舰队”喷射液体,“舰队”向宜船投掷爆炸物。12点50分,宜船110号向“舰队”601开枪射击,一颗子弹从601船窗口下距甲板77厘米射入,打中泸化兵团肖XX,使肖受重伤。另一颗子弹自驾驶室左弦窗口下距甲板87厘米高处射入,打中601号船长王XX。弹头从左臂部穿入,右小腹穿出,造成大出血,肠管外流。“舰队”看事不妙,慌忙下令撤退,宜船追至二道溪返回。接着红旗300多人又乘宜船“川森”111,107,201号工农16号四只船前往小市抢劫了泸县武装部。
& |, w3 ]# J2 z, }" i“血债要用血来还!”“舰队”高呼口号撤到泸化厂后,立即组织人马抢了该厂试验室的护厂枪支将装备于船上。下午五时左右返回泸州码头。这时宜船已向纳溪方向驶去。“舰队”看没影,于是开足马力向宜船追去。
/ m1 S. H' S# D* Y6 y大约6点30分左右,宜船刚到水中坝就与追上的“舰队”接上火。擒贼先擒王。“舰队”因有了“硬火”,在接近距离时,首先对着110号指挥船射,接着又随着一阵密急的枪声和具烈的爆炸声,110号指挥船冒着黑烟向水中坝岸边移去,随后又慢慢地往下沉。此时,船上的人有的开始往水中跳……。又是一阵密急的枪响,船上有10余应声倒下。与此同时,其它船只也遭到不同程度的射击。见此情形,有的船只不知所措,“只是原地踏步”,有的则慌忙择“路”而逃。$ K" w9 o& Y9 R8 U& ~+ k& F
这次水战,“宜船”伤亡10余人,重伤4人,100余被俘。红联站缴获机枪1挺,步枪4支,手枪1支及一些弹药。此外,船被击沉1艘(110号),“川森111号”,“宜宾2号”“工农16号”等4艘被俘,其余3艘向宜宾方向逃去。' W( x; T) s, c5 T
23日,“宜船”又下来几艘,结果未上岸,在邻玉场一带就遭到红联站“水上舰队”迎头痛击,负伤逃回宜宾。
; Z; f/ p8 v9 s; ?1 ^
2 t8 T; }) J5 L3 B9 D  i' [$ c1 K* v/ [- i
朱喜进
3 ?7 F+ }# k4 a7 v7 \$ @1 t
+ R( O! j6 H* [: h沙发
1 L: [& P6 }- h6 C" k 发表于 2011-10-14 09:50:49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 Z% ]3 d- O' T" N" n6 t: g8 c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 @6 x1 D. n0 q/ s% u) o, I% E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O3 t# W; l3 Y; t4 q. M8 M
清泉
' q: i# k1 h8 D9 \9 T! Y* ]
2 Y" ^! t: J1 n0 L1 K$ j板凳
3 @/ J: j) N" q2 n6 Z6 z7 q: q 发表于 2011-10-14 11:01:03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_" N) B' O8 ^2 ]4 M5 w- F9 [
混乱!7 f) L8 Y+ v2 g- M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v1 }9 j! z) `, v7 \( c( g7 |飞飏! d7 `$ i  g; r# h
% {1 b8 Z) P. {1 q
地板
! B" W) |/ _/ Z1 n0 W7 B1 k! z# [ 发表于 2011-10-14 11:04:13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 \6 p- K. }* S% Y0 |老故事了
* E& V  N  ?% e# r0 b( U" N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B% m7 x5 J' |" E! V飞飏4 r0 G" ~/ K5 W( F4 P
& C. @* H7 W6 l6 i5 {' D
5楼
* I1 W6 ~1 p! ]' Z  ? 发表于 2011-10-14 11:04:35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 o; b! q/ W, m# m5 Z没有谁对谁错的0 k2 p2 O1 d+ Z; z' _0 E6 y# x" k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5 Y- M4 _* [1 E3 C+ ?
透明长江石
5 x8 q( _4 g' n, Y0 d# P
9 e/ H% L8 l' P8 s/ y% g6楼
$ b1 C$ d4 \( ~6 o$ D, R3 Q( ^4 u 发表于 2011-10-14 18:46:58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W- |& r/ N' b2 }* F

/ F' p# F6 [1 S5 Z* v, {!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P. k5 I* A" k  [4 g% C碧潭* C5 R0 ~8 M5 s6 D
+ Z" x7 d; ^: c. \
7楼% [" Y8 C. q: X2 D
发表于 2011-10-14 20:35:18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x4 Q. E# D$ `
太精彩了,真实。求继续!!!谢了
" P' a& b/ G' J, S8 l9 A/ y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H+ h" n. ?# q( ^& I* f1755877220
7 s6 c/ T8 `+ f5 y) O( J! T/ [- T! h% B( A  O8 f8 J
8楼+ {  P: ]: `4 c/ r: {7 n5 u, S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7 14:07:04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 a" ~& X& S9 F. R" \3 r$ c碧潭 发表于 2011-10-14 20:35
2 o0 k: O) X3 V7 r3 U# L2 |太精彩了,真实。求继续!!!谢了
# z( B( o- Z5 N8 [$ N- r: r: C; ]7 r) u+ H
我有许多当年的小报和传单。+ u( b7 _. v9 E# [6 C6 y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m5 O2 a2 p7 [
17558772204 Q+ {1 }. ]. T) x& x8 m
  P3 h& d  o8 [7 H) K9 X
9楼
1 ~4 B8 x3 R% B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09:39:45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7 \6 K7 s% [& S$ ]
朱喜进 发表于 2011-10-14 09:50
  ?# C5 g2 x9 u0 l: i0 J& \1 d9 g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 a. R$ v% }- I$ ^! Q" L$ _, b$ [. V! y% Z* k3 p& V' Q( Q6 H+ \4 J
有的是我所见所闻,还有就是我有当年的一些传单小 报
. q* O; Q: M2 _8 U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8 B4 v" T! b# N* c& q* y
风一阵  k3 c" ^4 i' s6 V& E* q* y3 r* n
) Y# ~  \/ f3 r
10楼$ A+ h( ?6 a/ Z* R( ^
发表于 2011-10-18 14:55:19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z1 t1 N* W) ~. ^1 P& X
真实的历史,时代的悲剧,人民的悲剧。
3 `- G! }) H5 l9 ]) v" _" L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4 o( A5 p) D. {5 }; J醉后才懂
8 L) u6 w# Z* i; x+ b7 g" j5 Q, a( H, o. Z0 f7 E' R
11楼
" r* r0 |) h' v) Q* U+ I( Z 发表于 2011-10-18 15:19:18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8 ^' u8 D1 E- p
# L" J: s$ z8 ]: _1 E7 l;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m' i3 T1 S) U6 C
碧潭* @2 D* Q( e( u5 g
" M5 C0 K( e+ T
12楼
! W) r3 g$ r8 a8 X6 [) L 发表于 2011-10-19 09:23:23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 h4 |0 A! T6 {还有没有楼主出来说一下,不要让大家苦等!
0 k8 P! h8 |" V' [6 r8 P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8 }5 y$ _& [+ c/ ^
1755877220
* i- i8 j  s/ f0 F$ W6 o  k
1 k/ x* B: G7 X2 n& k& Y13楼7 d# I' z% _4 q2 ~  W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16:27:06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 P8 H& `, Z6 Q% z& o# w碧潭 发表于 2011-10-19 09:23$ y+ X/ Y5 F% e: F
还有没有楼主出来说一下,不要让大家苦等!* I) Y1 N( S  R  M
  d  e/ S" U# {0 W* H
我都上齐了
3 K/ j* X. E1 ~7 J* f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U$ l! ~" F' t/ Y' p& l2 N/ L* ^
碧潭, g* ^  U. E* U$ ^- E5 x( r  `
0 v4 S: W5 t1 S5 \. q6 A9 Y1 M
14楼: [5 i0 O5 q: }6 ^* W
发表于 2011-10-19 19:57:07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Y' l" I7 Y& k3 m7 g. k) j5 C
谢了
/ G- d2 h5 u" K$ C- p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t) n$ u+ v+ h) m$ p朱喜进3 b  i8 ~, Z( {6 b8 m4 N
2 V4 l1 d5 k3 m1 n% l" `
15楼' B8 @- ^1 O' [) Y+ U/ l1 Q. P+ v5 U
发表于 2011-10-21 10:16:40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n8 [0 I% s  p$ T( s
在高坝还有一处武斗时雕塑,, R  ?. v- |( A$ Q) [0 _$ E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0 ?) R9 `# R+ z8 J& n温减饱- V+ o+ l5 g" N9 |0 E- I
$ _' W8 t% W- |, T# A# u4 n+ H1 {9 z
16楼& F* q2 ^, O% [; M
发表于 2011-10-21 10:35:10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9 e' C1 W) L6 z( C2 j7 K% _$ y0 R' T实际上就是老毛和老刘斗法,其他的都是陪练。* k9 Q  O2 K. b+ g0 h! N  @( ]$ Q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f! w2 x2 n! a, u: {枫丹白露
2 k. t2 S) y: e4 B, v/ Q( A4 ?: y1 i/ S7 W6 S4 {, J
17楼8 }9 p  ^+ z" E1 G3 o
发表于 2011-10-21 10:59:43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 ^* s" e8 h7 c% ]/ Q+ \7 F楼主,搞纪事最好不要有倾向性。那个疯狂的年代,哪有什么革命和反革命?3 ?8 `+ U0 G8 V( G  Z2 M
! O' z1 t+ W1 S$ U6 ]8 z
. U9 k4 o) N6 r' M
"四、“二月镇反”全面开始,“联合会”成为反革命。"( k% u: I& W" A+ u5 ]- c
; [7 z& o8 B' ?8 r, O6 S' G
7 P4 O  P6 a$ Q6 V* h8 }
这句描述不妥。* f' f8 D; L8 R( O  S9 i

% t2 ~, ~( o. C# T7 E1 a/ w0 d! `& u5 ~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1 Y8 o5 N# {$ `1755877220
" b: z! H/ ?- R' L8 }& }& L: w7 V& d$ i. ?' V% s
18楼* r1 M0 N, }: g" r) r  i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4 09:39:40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3 v- |5 e! [2 x% X/ P枫丹白露 发表于 2011-10-21 10:59
  A/ C# i) g% n) l楼主,搞纪事最好不要有倾向性。那个疯狂的年代,哪有什么革命和反革命?
/ `& A$ u: j& y  V$ n' r3 w: V
" E$ ~/ o+ Y, ~我到没觉得有啥子倾向,也没必要搞什么倾向,至于什么“反革命”问题那都是当时的提法。$ h, P7 F  P. }9 U7 G" m& `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E. T% ^/ o! K. V. E酒城老水牛
1 a- n' a. N2 i$ s& Z. g
" Q5 t" c1 I* n- \9 Z19楼4 @8 r/ p* l1 v) P% H
发表于 2011-10-24 11:34:41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S8 k( B  m; b1 v
我过去也常常听我父亲谈起武斗的经历。我也在那个时代常常去躲武斗!那个经历已经很遥远了,但是不要磨灭了历史!盼继续!!
4 n; ~1 L! v0 P# |9 V9 K1 L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8 w4 H! J, W+ o1 D' B2 A8 X
搜寻时光( P% z& m: I# ?  d- M2 J0 w9 N

. h) d2 R& u1 Z: m9 P20楼
6 B/ g; v; j+ V; q. e 发表于 2011-10-30 21:47:24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7 m( r1 p% k/ u3 n再来一次武斗该多好,杀贪官,惩腐败。提起火管枪,发国难财。
$ o- Q7 [8 m$ q! m2 {3 S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4 T  X$ B1 a% n5 F" F7 M
11526456108 V4 }3 c  M0 j% M5 T9 T
: }0 E' x  R( F: ^4 _- c( Q
21楼
1 y2 d4 e8 `( }( _9 p 发表于 2011-11-6 22:55:25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 w+ G$ d3 i' N% M# M- K朋友:谢谢你的《文革泸州纪实》帖子。但文中有不少笔误及与历史不符的问题,如......"他们头戴黄军帽,身穿绿军装,左臂佩戴红卫兵袖章,将大什字的“亨得利钟表行”招牌给烧了,把三道拐“礼拜堂”给砸了,又将其“贞静路”改为“反修路”,“慈善路”改为“人民路”,“忠山”改为“红旗山”,说这是破“四旧”,立“四新”。......"应是"官办"红卫兵及"官办"文革机构所为,而非”造反“组织所为。5 H3 }8 H, c' Z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5 n! Y0 i: d" W
1755877220
$ h+ D8 D, h$ \' |' z! o* S& E6 g. K; L
22楼
( @" Z: b! r" q! d6 y- }  楼主| 发表于 2011-11-7 10:29:07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g( j! y. [, ?% Q- d' }2 t  O/ ^
1152645610 发表于 2011-11-6 22:55
+ N% d# ], `! c朋友:谢谢你的《文革泸州纪实》帖子。但文中有不少笔误及与历史不符的问题,如......"他们头戴黄军帽,身穿 ...! u  u6 `9 R; C& T4 t  O
; V( T. A& n9 ]1 K7 \# J
此些事都是真的,只是在当时“造反有理”的氛围下,我的理解是官办与否,民间与罢,参与行动的统统是“造反组织”。& x/ H, N' j7 ]( V) G( ^4 p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p2 O; {  W7 k1 R3 h' K* D
1152645610
  o( `( Z( U. F$ V+ a$ ~" o& i+ L: `2 m/ L7 O6 z
23楼. J3 y: I5 z) [: q
发表于 2011-11-9 19:13:10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 I4 k$ K/ M+ b" e“此些事都是真的,只是在当时“造反有理”的氛围下,我的理解是官办与否,民间与罢,参与行动的统统是“造反组织”。”
5 ~1 P  h4 Q* T朋友:我并不认同你的上述说法。. I) V' O# L! y  ^: |- t, b
“将其“贞静路”改为“反修路”,“慈善路”改为“人民路”,“忠山”改为“红旗山”,”是由当时党委领导下的文革机构及文革组织做的。& M" H) b: Y3 _( D; B9 e$ v, }
“将大什字的“亨得利钟表行”招牌给烧了,把三道拐“礼拜堂”给砸了,” 是由当时党委领导下的文革组织“官办”红卫兵做的。
! l* g- K& L/ B, V; n, f! r" p* ?同时,党委领导下的文革组织与“官办”红卫兵也在文革初期大整所谓的“党内走资派”、“牛鬼蛇神”、"反动学术权威“等等,这与以后起来“造反”的群众性组织是有区别的。' l5 s( \# s' y3 Q( [
不然,“保皇派”与“造反派”怎么区别?' M. a$ j; {" ]: Z2 z3 L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c9 m' ?( s4 G, \
1755877220
8 @, N; a! U" Q' n$ W
2 y, J" O% j7 o24楼. B9 B8 P, K9 k9 \$ t! F5 t2 G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1 16:39:55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成都
5 B; [- B! }, u1152645610 发表于 2011-11-9 19:13
/ L# ?* {* j6 L! e, |“此些事都是真的,只是在当时“造反有理”的氛围下,我的理解是官办与否,民间与罢,参与行动的统统是“造 ...
: n+ H% q7 G; K0 F* j$ j, F' S5 K4 Y
我只是说不管是“保皇派”,还是“造反派”,当时他们造所谓“资产阶极的反”,破”四旧“,立“四新”,在这一点上他们是一至的,至于两着区别,只是他们当时的“观点”不同罢了。
, C1 K1 I) Y8 K8 N# ?6 Z) P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Y- p7 B: ]) u7 x6 ^, j/ V
搜寻时光
5 m' N9 R' Y0 {1 T3 K3 h" q, {+ W* j6 s6 [
25楼- `+ }/ L- h+ _; T( z( W9 x! k$ O. {
发表于 2011-11-13 12:23:57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D5 F9 J* ~% k1 ]% M) T5 _) u
本帖最后由 寻情伊甸园 于 2011-11-13 12:27 编辑
9 h+ H( f3 _" @) s+ z: |) K3 `& F; G7 v8 [3 J0 X7 H
: a; u. ^! s( r+ V' d
讲述得很全面、很客观。就是不应该一次性上传,应该分段上传,一次性上传有点像是长篇小说。那时泸州有些人用自制的弹枪参加武斗,还有一些人用锑锅当钢盔。
) D* L, ~. b9 }+ S. }& R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 ~3 G" g7 w( Vzap19686324+ x% W3 a* J7 H& Y

8 P; N' Z1 b; [2 X; A) ^( o, o26楼
" k2 s) u/ M2 @% `/ b9 _ 发表于 2022-5-14 13:18:26 来自于手机端 | 只看该作者 IP:重庆# w& @: l# ]* `3 y, B: z" j' q
和沙湾唐伟励写的《泸州武斗亲历记》在时间上有所出入,唐说67年6月10号,泸州武斗就开始了。5 W  j; y" B- i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4 E/ v5 Y; S  h2 u
钦弓。0 k; ]5 y* i% S
- w  R- [. D  A5 d2 O1 E
27楼8 q0 P: s" B4 H
发表于 2022-7-14 10:37:46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k* q& {7 E0 l. y
楼主怎么知道的这么多:11点左右,在化工门市,红旗一路从正门冲进,将屋内的人赶出屋外,一路上从抢占的门市周围制高点不断地用砖,瓦等向守卫在化工门市楼顶上的“红联站”投掷,这样上下夹击,迫使红联站退却,化工门市被“红旗”拿下,10多个“红联站”人被俘。' ]9 t4 r7 T$ |+ z9 o
我就是当时那十几个被俘人员之一,被打惨了,几十年后偶然发现有根肋骨是断过的。一年后又被群殴,挨了十几刀,肠都被杀断了,还好,命还在,只是差点戳脱。! N, M' V5 C; Q# t4 \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F, {) w" w" [+ ~' m  g
钦弓。
& g9 G% y9 L3 g; s8 u# o- O& D1 P  t3 I7 `6 c" ~) h  I* P; Y  v6 ]
28楼+ Q! ?3 z1 a' E- Q1 H. U
发表于 2022-7-14 10:39:49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 h! e. X! p/ @zap19686324 发表于 2022-5-14 13:18
4 O& |+ {6 T! E& V0 u) }和沙湾唐伟励写的《泸州武斗亲历记》在时间上有所出入,唐说67年6月10号,泸州武斗就开始了。
4 v$ q5 h9 h, i8 c2 O* Z: p1 T8 m# n% t  }! v) A
记不倒具体时间,泸州全面武斗是从化工大楼开打得的,那天我就在楼上,最后被俘。5 f& Q5 Q! A. s4 K
回复 支持 反对举报
6 H' ^! g$ d7 T5 F/ W+ o( Rlilinini
+ O, H5 n/ V5 ~( c, Y; E8 X, e* C( ~
29楼
& T8 D& v7 y# k$ F8 D  M. u3 W; t 发表于 2023-2-13 11:40:34 来自于手机端 | 只看该作者 IP:四川泸州% G4 g6 p8 O# h  x) L% u' u  l
  您好!我是泸论坛上的网友,在寻找10多年前我在网上读过的一篇描写泸州文革武斗的小说,那篇文章有虚构的人物,也有很多真实的历史场景,对了解泸州的过去很有帮助,现在想把它重新再找出来,但名称和作者都记不得了。如果您知道这篇文章,希望可以告诉我小说名、是谁写的,在网上如何能找到,或者提供一下相关线索。 有劳私信我或者加微信lili1984999,QQ号472193739,感谢!" L1 c* d9 f- h& R  i8 A) s: H. i* e
) Y5 W- E8 R$ r' _  w9 Q- I. i

% b! W/ c. O5 M9 Q$ q0 r0 Bhttp://0830bbs.com/forum.php?mod ... 90428&mobile=no; r7 Q( u2 s! ?) Q5 A: Q
1 g5 g" v; N3 d6 J. l0 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7 01:52 , Processed in 0.09847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