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4|回复: 0

余楚修 关于《嚎歌》的补记

[复制链接]

867

主题

1092

回帖

7305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7305
发表于 2023-4-24 00: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嚎歌》的补记
http://www.enorth.com.cn  2012-12-08 15:01


  余楚修/重庆渝中区

  唱《嚎歌》,嚎《嚎歌》,毕竟都是中国知识分子曾经经历过的旷古未有、举世皆无、回首胆寒的一劫,今聊为补记,庶几不致湮没。

  新凤霞的《我和溥仪》一书,经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面世已快两年了。书中有“文革”期间,她和末代皇帝溥仪同在劳改队学唱《嚎歌》,因为达不到看管人的要求而受到呵斥的事,让我想起当年蜀中高校的《嚎歌》来。

  新凤霞的书里,没有记载她所唱《嚎歌》的歌词,想必是有的。蜀中高校的《嚎歌》,笔者倒记得一则,那歌词是:“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砸烂我的狗头,砸烂!砸碎!”

  从新凤霞的书来看,蜀中的《嚎歌》与他们那个劳改队的《嚎歌》各有异同。所同者,“表演”的时间相同,都是在革命群众对“伟大领袖”“早请示,晚汇报”行礼如仪、“牛鬼蛇神”向“伟大领袖”请罪之时。所异者,至少有三:

  首先,在新凤霞他们那里,《嚎歌》是由一位音乐家“作”的,想必有腔有调,所以需要一个搞音乐的“受审查对象”来教唱;而蜀中的《嚎歌》,则是有词无谱,毋需唱,只需嚎,任由那些须发皆白、须发斑白、鬓渐有丝被打成“牛鬼蛇神”的教授、讲师们怪声怪气地去嚎,嚎得越怪越好,是无需人教的,鞭子棍棒便是最好的老师,鞭棍之下无不中规中矩。

  其次,新凤霞的书里只说到唱《嚎歌》,没有提到舞《嚎歌》,而蜀中高校的“牛鬼蛇神”,“嚎”《嚎歌》是必须“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地边“嚎”边“舞”的,据说这样才能够穷尽“百年魔怪舞翩跹”的可憎可怖,才有利于告诫革命群众“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再其次,在新凤霞他们那里,革命性即火药味似乎还不及蜀中的浓,对溥仪,只是威胁“你再不会唱就不许你回家”;对新凤霞,虽说被认为唱得不合符要求时也有“你一定是装的”的呵斥,毕竟还允许她辩白。而在蜀中,据一位当年曾在成都某高校任教的老教授前不久回忆,倘“嚎”得不入看管人的法眼,便有鞭子棍棒劈头盖脑飞过来,是一点也不由分说的。他还学着当年的样“嚎”了几句,眼里自不免噙着泪花,想必当年他也是须“请罪”,须“嚎”须“舞”《嚎歌》者,否则便不至如此动情。

  唱《嚎歌》,嚎《嚎歌》,毕竟都是中国知识分子曾经经历过的旷古未有、举世皆无、回首胆寒的一劫,今聊为补记,庶几不致湮没。

  妻子见到这则补记,颇不以为然,说:“苦难既已过去,何必再去挑起那块伤疤呢?”她说得不错,苦难的确已经过去,但是,正如哲学家桑塔亚那所说:“凡是忘掉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因为大家都将其淡忘了,似乎从来不曾发生过那样的苦难似的,还会有谁来警惕和抵制那曾经的苦难重演呢?

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2/12/08/010376559.s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7-20 20:52 , Processed in 0.05394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