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4|回复: 1

泽西客 一位起义过的前辈

[复制链接]

863

主题

1088

回帖

7273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7273
发表于 2023-3-20 04:43: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内容已被 [ 泽西客 ] 在 2015-04-06 17:36:33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外祖母过世后,外祖父曾跟这妈过了十年。这让我有机会听外祖父讲起家族中这位老人故事。他是外祖父的堂弟,因为自小在一个大家庭中成长,外祖父跟他的脾气又相投,故两人私交甚好。因我妈叫他四叔,就简称他为四叔吧。

四叔解放前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在航空公司工作。解放之前他随国军从上海撤退至香港,后又成为解放后两航起义中的一员,回到了北京。两航起义当时震惊中外,他也曾受到过总理的接见。


新中国当时对他们这些人还是很看重的,起义后他留在了北京中航做技术工作,住在离天安门不远的南长街5号,是一个四合院。他的顶头上司是部队里复員的、不懂技术,领导他们一批解放前的老大学生,当时属于专家级的。这些人不满于这个领导外行领导内行,经常发发牢骚。四叔在给外祖父的信中也有过牢骚,他有过一首打油诗来数落那位领导,我只记得最后的一句是:不知巴黎是何梨。


五七年他被定为右派,他的工资从每月150元降到每月50元。文革时期天安门附近有历史问题的人都要离开,他被赶回了原籍镇江,工资又从50元每月降到了这时15元每月。夫人不工作,一家人生活拮据。好在他生性乐观,这时也不失幽默,他调侃道:一只铁桶漏的不能再补了,换个底子做了马桶。再漏的连马桶也不能做了,只能搪成个煤炉,用这只炉子做出来的饭怎么会香呢?

这时的原籍镇江对他来说已无至亲,但我小姨那时正好在那。一天,他兴致勃勃地来到小姨家,还带了一个红色惯性敞篷小汽车。小姨看着如此逆境的四叔还记的自己儿子一周岁的生日,生活如此拮据的四叔还拿出钱来给自己的孩子买生日礼物,感动的让她这辈子还怎么能忘的了那辆红色小汽车呢?


文革过去,右派开始平反。轮到他时,接通知回北京。查挡案时才发现,他是属于内定的,没有右派的正式文件,只得草草了事。原来中航将所有两航起义人员不是右派的一律内定为右派,所谓的平反也只是补助了500元。他来信感慨道:20年冤屈,20分钟,500元了事,弹指一挥间!


南长街的房子收了,回京后分给他一个住处,但只有一间,而这时他已是三世同堂。后政府准备给两航落实政策的人员分新房,他能分到一套二室的房子,记得好像是一个叫蒲黄瑜的地方。这让他满心欢喜,来信还画了一张图,告知地方,还说那里现在有山有水,风景怡人。因当时那里还未通车,家人按他画的路径七拐八拐找去看他才发现:其实那里就是一个大工地,堆了些建筑材料,坑坑洼洼,道路也没有,门牌也没有,他所谓的山是指砖和沙,水是指低洼处的积水。但他生性就是这样乐观幽默。。


他晚年病重住院,外祖父叮嘱我在京的二舅代其去看望他。病榻之上的他神情之中毫无对死神的恐惧,言谈之间也还是风趣幽默。反而反复叮嘱我二舅:你经常出差,不要舍不得坐卧铺,年轻时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还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天天在坐卧铺?呵呵。看着二舅的孩子,他说:XX都这么大了,我也该走了。


四叔分到在蒲黄瑜专为两航落实政策人员的房子时,已是癌症晚期。他一定要死在自己的房子里,待从医院回家住进这套新房直到去世,大概也就一个月左右。

• 皇帝任性,百姓遭殃。 -叶成- ♂ 给 叶成 发送悄悄话 叶成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4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05:19

• 谢谢阅读!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1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44:15

• 刚刚回来,静心读妹子故事 -花似鹿葱- ♀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6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27:51

• 花姐好!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1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37:45

• 这话说得太绝对吧? -花似鹿葱- ♀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3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25:36

• 谢!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2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34:22

• 从这篇文能看出泽西也有四叔的影子,生性乐观,还时常提醒朋友不要抱怨 -coach1960- ♂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2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17:20

• 谢!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5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35:19

• 我外公也是起义国军,后来河南商丘劳改去了,回上海还拐带了一个家庭成分不好被打倒的原共军老太太 -小宁波♂- ♂ 给 小宁波♂ 发送悄悄话 小宁波♂ 的博客首页 (71 bytes) (99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31:55

• 也有故事哈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3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6:36:12

• 独生子女基本不晓得中国的人文关系。 -叶成- ♂ 给 叶成 发送悄悄话 叶成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2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15:52

• 五叔57年被打成右派。晚年也是患癌去世。。。 -花似鹿葱- ♀ 给 花似鹿葱 发送悄悄话 花似鹿葱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6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24:31

• 慰问花姐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1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35:28

• 花鹿姐,泽西劝我文革时找你爸当兵,你爸都给关起来了吧? -coach1960- ♂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3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38:49

• 文革时你太小,文革后期应该出来了。我的主意没错儿。:)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3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42:53

• 哈哈哈 -coach1960- ♂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2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47:07

• 癌症这个东东,只要不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与心情有很大的关系,我有一前同事,他在省税务局一桩走私案中判了二十年,比他贪得多的都没有他重 -锦江河畔- ♀ 给 锦江河畔 发送悄悄话 锦江河畔 的博客首页 (219 bytes) (37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45:59

• 锦江妹子好! -泽西客- ♀ 给 泽西客 发送悄悄话 泽西客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1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50:49

• 泽西MM好啊 -锦江河畔- ♀ 给 锦江河畔 发送悄悄话 锦江河畔 的博客首页 (0 bytes) (0 reads) 03/22/2015 postreply 17:58:27

• 很感人。 大潮之下,谁 又能左右。 难得他没有感谢伟大领袖。 -相当冷静- ♂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0 bytes) (1 reads) 04/20/2015 postreply 12:38:42

https://bbs.wenxuecity.com/memory/710188.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3

主题

1088

回帖

7273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7273
 楼主| 发表于 2023-3-20 04: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起义过的前辈 (2015-03-25 07:57:36)
外祖母过世后,外祖父曾跟这妈过了十年。这让我有机会听外祖父讲起家族中这位老人故事。他是外祖父的堂弟,因为自小在一个大家庭中成长,外祖父跟他的脾气又相投,故两人私交甚好。因我妈叫他四叔,就简称他为四叔吧。

四叔解放前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在航空公司工作。48年他随公司从上海撤退至香港,后又成为1949年11月9日两航起义事件中的一员,回到了北京。两航事件当时震惊中外,他也曾受到过总理的接见。


飞回大陆的飞机成了当时新中国民航业的主体。国家对刚刚归来的人才也非常看重,他们成了当时几乎空白的中国民航业的中坚力量。四叔留在了北京民航做技术工作,住在离天安门不远的南长街5号,是一个四合院。他的顶头上司是部队里复員的,不懂技术,领导着他们一批解放前的老大学生,当时属于专家级的。这些人不满于外行领导内行、经常发发牢骚。四叔在给外祖父的信中也有过一首打油诗来描写那位领导,我只记得最后的一句是:不知巴黎是何梨。


五七年四叔被定为右派,他的工资从每月150元降到每月50元。文革时期天安门附近有历史问题的人都要离开,他被赶回了原籍,工资又从50元每月降到了这时15元每月。夫人不工作,一家人生活清贫。好在他生性乐观,这时也不失幽默。他调侃道:一只铁桶漏的不能再补了,换个底子做了马桶。再漏的连马桶也不能做了,只能搪成个煤炉。用这只炉子做出来的饭怎么会香呢?

这时的原籍对他来说已无至亲,但我小姨那时正好在那。一天,他兴致勃勃地来到小姨家,还带了一个红色惯性敞篷小汽车。小姨看着如此逆境中的四叔还记的自己儿子一周岁的生日,生活如此拮据的四叔还拿出钱来给自己的孩子买生日礼物,感动的让她这辈子还怎么能忘的了那辆红色小汽车呢?


文革过去,右派开始平反。轮到他时,接通知回北京。查挡案时才发现,他是属于内定的,没有右派的正式文件,只得草草了事。原来中航将所有两航起义人员不是右派的一律内定为右派,所谓的平反也只是补助了500元。他来信感慨道:20年冤屈,20分钟,500元了事,弹指一挥间!


南长街的房子收了,回京后分给他一个住处,但只有一间,而这时他已是三世同堂。后政府准备给“两航”落实政策的人员分新房,他能分到一套二室的房子,记得好像是一个叫蒲黄瑜的地方。这让他满心欢喜,来信还画了一张图,告知地方,还说那里现在有山有水,风景怡人。因当时那里还未通车,家人按他画的路径七拐八拐找去看他才发现:其实那里就是一个大工地,堆了些建筑材料,坑坑洼洼,道路也没有,门牌也没有,他所谓的山是指砖和沙,水是指低洼处的积水。但他生性就是这样乐观幽默。。


他晚年病重住院,外祖父叮嘱我在京的二舅代其去看望他。反而反复叮嘱我二舅:你经常出差,不要舍不得坐卧铺,年轻时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还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天天在坐卧铺?呵呵。看着二舅的孩子,他说:XX都这么大了,我也该走了。病榻之上的他神情之中毫无对死神的恐惧,言谈之间也还是风趣幽默。


四叔分到在蒲黄瑜专为“两航”落实政策人员的房子时,已是癌症晚期。他一定要死在自己的房子里,待从医院回家住进这套新房直到去世,大概也就一个月左右。



附: 取自维基百科的背景资料


兩航事件(中國大陸稱之為兩航起義),是中国航空公司(以下簡稱中航)以及中央航空运输公司(以下簡稱央航)兩家航空公司的飛行員集體自香港投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事件。

在二戰結束前中华民国有三大航空公司——中航、央航以及民航空运队。在国共内战後期,中华民国政府轄下機關開始撤往台湾,包括民航空哧牎V泻健⒀牒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6-14 17:18 , Processed in 0.02113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