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智效民:我是64年插队知青

发布者: reading | 发布时间: 2021-11-17 11:29| 查看数: 7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3 ?$ Z4 Q/ N  [- F. S0 i1 L! G6 }2 Q8 u  g5 k. y& |- o1 l# G
1964年11月26日,是我毕生难忘的一天。那一天,我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在注销户口以后,被送到太原市清徐县徐沟公社西楚王大队插队。
6 R/ d/ m5 |7 Z0 Y$ Q( O# _% ~$ l- g& u8 M1 D3 U
当时我并不知道城市户口有多么金贵,后来只能用“一失足成千古恨”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I2 w  z9 ^8 [4 E& I& |5 E- ^
6 C+ P8 H% s# I) I3 N2 F
许多人会问:“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最高指示是68年发出的,你怎么会在64年就下乡呢?% ]# x$ s" _$ s$ }

: _! j" K- j! a$ L0 K. h要回答这个问题,还须从头说起。
/ f/ G% u% @( Z. ?" ], A' L  {5 x0 N$ y- _8 `- E7 w/ c
早在1955年,领袖就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中提出:“组织中学生和小学生参加合作化的工作,值得特别注意。一切可以到农村去工作的知识分子,应当高兴地到那里去。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4 M$ ^7 c" [0 J  ]( J
; M1 M" m0 u2 ?
1956年1月,中共中央在制定《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时又提出:“城市中、小学毕业的青年,除了能够在城市升学、就业的以外,应当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上山去参加生产,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据说这是官方第一次提出“上山下乡”的概念。4 g3 C! B5 d' Z/ {4 q" u4 n1 B" K4 G: k

9 t$ c! x- z6 p! P2 w3 Z* @但是在随后几年中,除了动员城市青年去农场或植树队之外,一直没有在广阔天地找到合适的方案,所以当时重点宣传的也就是邢燕子、董加耕等回乡青年。这些人初中毕业后因为在城市找不到工作,只好回乡务农,结果被塑造成上山下乡的典型,但是这对城市青年没有什么说服力。# p& H' [+ c$ N% _4 n/ K& u

5 M2 j- z! z$ o0 O( |" \直到1963年,有一个名叫侯隽的北京女生,据说是在高中毕业后主动放弃高考,被安排到天津宝坻县窦家村插队落户。
% `+ }8 D" W: p+ x0 ]$ U7 t- R0 f. b  Q, E1 s3 @3 u; Z6 E) j9 {4 h
我当时是山西大学附中高三年级的学生,为了执行有关指示,学校一方面组织我们学习这些人的事迹,一方面对我们进行“一颗红心,两手准备”的教育。
( g, m. X7 l8 H# c' [# I3 W1 p$ ~' n1 a, ?
所谓“一颗”,是指要有无限忠于伟大领袖的红心;所谓“两手”,则是既要有上(大学)的准备,又要有下(农村)的准备。- g5 I) y7 O8 {* @
, A' c, I/ F# r  Z$ m
就在这个时候,我校突然冒出个侯隽式的人物。此人名叫幺瑞娟,初三年级的团支部书记。因为她坚决放弃中考,不仅荣登省报,还成了一名年轻的女布尔什维克。
$ U1 t9 p' f$ [% b7 B# _. y$ P' v/ K6 j
前几年参加校庆活动,教导处的一位老师告诉我,当时学校对这件事很头疼。一是过去与农村没有任何联系,需要给她找个安置的地方。二是担心她的安全,还要找几个人陪她下去。: K3 M* p6 W0 D9 _1 N# r

+ X% Y$ `! m+ T. T7 _* c那年高考结束以后,同学们先后收到录取通知书,但是我却名落孙山,这对我是很大的打击。
5 B6 S4 h/ @  t) E9 k8 \& D( F/ B$ v; d6 u5 O
当时山西省政协刚刚搬到东缉虎营不久,而那一年在省政协宿舍中除了我以外,还有三位山大附中的高中毕业生。
& N  t9 u( f& t) t( k1 z9 V: z2 i
* n7 d- f: }3 [& c" O1 F在这三个人中间,年龄最小的尤战生被中央机要学校选中,在高考之前就去了河北宣化参加培训,后来被分配到西藏。不久机要系统改革,他只好当了个地方干部。当时同学们都羡慕不已,没想到多年以后全社会重视学历,这段经历却让他吃了巨亏。
2 C5 T  k2 l' S2 F: m) |  P# M0 W2 ~$ V2 Y' O, E+ B; \  e0 r
按照学习成绩和他的家族出身,要想考个大学不成问题,但是到了机要学校却不能算正式学历。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他只好报考个山西大学干部培训班,弄了个大专学历。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他的大姐,对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时候,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听说后来机要学校的同学不断申诉,上面才给了他们个大专文凭,于是这位老同学就拥有大专双学历。对于这样的命运,我不知道应该为他高兴,还是替他惋惜、甚至不平。
8 t7 k7 \: u2 D( _6 a3 |9 Y! o
% K3 p1 o/ H1 y% y' e& A另外两位,一个叫王照宇,一个叫吕峰。王的父亲虽然是民主人士,正式身份却是山西大学的马列主义教授,当时让我觉得有些错位,现在才知道,早年的那个研究领域并没有过多门槛,或者说没有被少数人垄断。吕是个憨厚老实的人,与当时是政协常委的姥爷生活在一起,至于他的家庭有什么问题,我始终不大清楚。: l% y  @1 V$ J8 ^1 d  W

  g4 @. p5 ~, B5 Z$ ]* ]! I. ?: ]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所以我们经常在王照宇家聊天。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学校传话让他俩去一趟,这让我特别失落,觉得自己就像后娘养的一样。  c9 u4 P: U. o, s; H
! @2 S1 Z8 }8 E$ @2 ~
等到他们回来,才知道学校要组织他们去榆次插队。我问还有哪些人,他们说除了幺瑞娟以外,还有教导处副主任焦克的女儿焦梅枝等人。焦同学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好像还当过班里的学习委员,所以我一直以为她是现场发挥失常。多年以后才听说她的落榜,是因为焦主任有历史问题。这件事她好像一直不知道,直到我在一篇文章中提到此事,才把她气得要命。
$ \% n  F1 c+ @- h1 E: n
9 H: P; @* S. `: O山西大学附中的前身是太行干部子弟学,我小学毕业后只是为了住校,才在选择了它。没想到这个学校左得出奇,而我的父亲又是阎锡山时代的高级干部,所以在高考政审中被打入另册。事后才知道,如果我读的是太原五中、六中、三中等重点学校,政审可能是会有所差异。
$ l+ C. B( Y' A
. j. U6 F$ k" d1 f- M当时负责政审的是团总支书记牛养忠。人如其名,他也真是那个时代养的一头忠牛,所以无论我的成绩如何,在考前政审中就已经决定了“不予录取”的命运。/ C; N, E  E! |. I) `4 D0 q  d- d8 T

  k, l. S4 Q# O+ V% j* G# a牛家住省政协宿舍的对面,后来在门口相遇,他还主动与我找招呼,看上去有点脸红,这或许证明人还是良知的,许多事情很可能是职责所在,被迫无奈。. ?, H1 @; j# U; x9 F; P" o) s

1 s0 F. m% `# T1964年正是落实最高指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年代。这个指示的逻辑是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所以我这种家庭出身的人,自然要被打入另册。
+ _" h" S2 H5 ^/ B+ L) j& G! n  _) v& F- \+ s  B' P; g, j6 B( c
那一年11月中旬,父亲下班后突然对我说:温副秘书长找他谈话,说街道居委会来人,了解家属中有没有上山下乡的对象。
0 @1 @8 e3 G+ Z
$ u; O# K6 g" s: j+ p% o温还说:机关宿舍只有两个人符合条件,一个是张(隽轩)副主席的小姨子,但她说正在看病,另一个就是你儿子了。- ~7 C# ?- B+ e3 ~* f! i- I7 c

( L6 ~/ M0 y, f( ^+ Y4 g# k9 [我听了以后,知道此人不好对付,特别是怕父亲因此受到影响,只好决定下乡插队。, [; q  `, p, N" m6 M( O2 C2 l, _9 V

$ m* C: O, o( ^$ h6 o第二天一早,居委会大妈们便来到我家,那样子就像中了头彩似的,问我有什么要求,比如拆洗被褥之类。我历来讨厌那种势利小人,只想让她们离我越远越好。
7 Z. w: t6 v$ L8 d0 |3 v9 p; ]2 l1 j, x' ^! c% N
到了11月26日这一天,我独自一人扛上行李来到太原市五一路北城区政府门前。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下乡和送行的人。不一会儿,几辆解放牌大卡车停在路边,大家一哄而上。等我上了车以后,老同学刘建国和马素芳不知道怎么得到消息前来送行,让我十分感动。
7 W( I  k) \3 u! y) a6 _4 N* B& U- O6 \, [, G
车快开了,只见母亲骑着她那辆女式飞鸽牌自行车也来了。母亲是小学老师,除了繁重的教学任务之外,晚上还要加班开会。我原来说好不要她送,没想到她居然请了一小时假赶来。她当时说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汽车起步后,许多人都哭了,她也背过身去,掏出手帕。
: O. a" y+ B# d7 G- Z9 O
0 K$ y! A# l+ e这生离死别、催人下泪的一幕,让我肝肠寸断,至今难忘……: n+ j: ^" Q$ v7 M

. \( R; g" ?0 U5 D) g& L2020-12-28; j# q1 z* V' j, P: P

* Q* o0 A9 N6 M# l& L6 R5 @& J
* S& B5 v. w' `; b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 ... 9F%A5%E9%9D%92.html
/ b; @2 H( O2 P* G" r6 C4 P) E/ j5 k4 y, [) I; E2 D9 ?

最新评论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9 06:36 , Processed in 0.0707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