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29|回复: 0

旷新年事件: 一个清华学者的“疯狂”样本

[复制链接]

365

主题

1199

帖子

432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320
发表于 2021-5-28 02: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快报(记者钟刚,实习生周思帆); d/ J6 C# E! I$ N5 q$ C9 n1 w
6 |' u3 W+ ]; U( Q9 V
  旷新年在网络的出名是因为一篇《致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温儒敏兼答枪手孔庆东》的博客。北大,中文系主任,孔庆东……众多的关键词吸引了网友的注意,而旷新年与他们之间的“瓜葛”,也就成为关注和争议的焦点。. C) r; O0 i" r! A  d
* h; p( e+ g: t4 l. f# L9 s
  事件:旷新年疯了?7 r/ k  C7 D7 l! f( O1 ~

- X; f+ q7 M! Q' B  很多人这样质疑,包括他自己。在他的博客中,作为清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的旷新年,自称为疯人,并且表示“已经打过狂犬灵了”。. ~# P/ O0 a$ v5 e* I
3 ~$ k/ v+ L: n. ]8 q
  他将矛头对准了自己母校———北大中文系主任温儒敏以及所供职的清华中文系主任王中忱,他称孔庆东为“枪手”。“打击面如此之大,陷自己于不利的处境,旷新年的精神一定出离了平静。”在网上,大量网友对其精神状况表示担忧。
0 f6 }+ w+ p2 A. V; x! {  o  m; H
, l, ]  Q$ [$ R; ~- G" Q, K  那么,在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8 I/ z( a- t. Z8 @# C
2 q- W; [) I2 s( Q% x! |1 Y; C% w- r0 w
  旷新年在《疯人三书》中称,他的妻子是由孔庆东做媒,但是到后来,旷新年认为“做媒”实际上是一个阴谋。夫妻双方生活并不顺,“对于生活的观念南辕北辙”,因而自己的每一个想法都会遇到障碍。经过几年挣扎后,便与妻子协议三年后离婚。未到三年期限,旷要到韩国高丽大学讲学,便在清华递交了出国材料,但是,他要离婚的事却传到了北大温儒敏那里,于是出国不成,理由是家庭有问题。旷非常气愤,加上与韩国女友的分手,精神和生理上都出现了严重的问题。9 Q4 p0 |' _5 a: m

5 s7 F8 F# s; Z& ?- B5 a( U  在博客文章中,旷新年感叹自己不仅撞了南墙,而且看到了死亡古怪的笑脸。“如果那些人不在后面捣鬼,当时我能够出国,我的身体就不会垮掉。如果我能够去国外挣一点钱,后来的日子就不至于那么惨无人道。”
. k) f2 I  d( P7 l9 Z% T3 b1 m! B% }+ r
  他自怨自责,多次埋怨自己太老实,太善良,做梦都没想到别人会对自己这么黑,这么恶,并且“黑得这么理直气壮,恶得这么兴高采烈”。“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里,本来像鲁迅所说的:‘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却还不够有想象力。”而在此同时,他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他自称身体已经终于承受不了黑暗和诬蔑了。
9 ]# w0 b! M" U/ w$ E: k
6 y; U4 U. Q2 Q: I( ~- P  孔庆东回应:“有人要收拾你,被我劝止了”
! v* c5 S+ w" h  B* O+ b2 Q# l# }9 n! d% D4 u9 S3 B& V
  旷新年的公开信发布在博客上公开之后,本报记者向旷新年发出邮件,却一直并未收到其回复。致电
& A) p" z9 [6 G/ ?" b. G+ G% M0 I6 X) Q* D9 T% u
清华大学中文系,工作人员对于旷新年一事相当谨慎,避口不谈。+ I8 Z% x2 `$ v
  受到“炮轰”的孔庆东是正面回应的人。在给旷新年的回复信中,他认为旷新年最近的行为,是受到极大刺激之后的过分举动。旷新年把别人想象得太简单,把自己说得太圆满,而且总是拉一帮、打一伙,不是借用范智红来打压孙民乐,就是借用李杨来诬蔑韩毓海,自己好像一个把别人都看透的智者。. g; X( j. M" T; s
: s! i/ M2 X9 A1 O
  在被网友评价为比较理智的回复中,孔庆东表示,在旷新年去年“大骂”和“诬蔑”别人的时候,周围的人仍然默默地保护着他。甚至有人要收拾他,都被他劝止了。
1 ~6 p. t1 U0 [. v2 Z3 Q
' w, j* Q, @- V" _  }- y; V  而在做媒一事上,孔庆东也是操了不少心。“单说你前几年的婚恋问题,多少次我半夜收到你的万言信,给你做思想工作。你不求我,我会主动干预你的事么?我欣赏你的反叛性,但是你专门拣老实人来欺负,未免太不仗义了。如果用平常人的标准,你已经作恶多端了。”
  |0 l* O6 ^, ?( D- N5 Y4 c7 v4 c. H" w, b& E, m* w
  不过,对于孔庆东的回复,旷新年却是非常不屑,甚至很愤怒,他在贴出孔庆东的回复信时,也直接作了回应,称愿意为自己所言所行承担一切法律和道德责任。他同时表示,公开信本来只是在友朋之间流布,给朋友们一个解释,也给自己的生命一个交代,孔庆东却污蔑自己在造谣,甚至“作恶多端”,“多行不义”,“已经触犯了法律”,“那我只好公诸于天下,以正视听了”。
: _6 t# a4 `7 i) v+ j4 U
( l! B" Y4 I, @) K. z  : c& w! L" V% k& Y: M: I9 v, f, L
+ R* T/ h0 s" `6 w
旷新年事件:一个清华学者的“疯狂”样本
* H. R) v8 R0 h" ~* \( M# R9 B: ]$ L' B  旷新年旧友:他是一个老实而偏激的好人$ M- `# U+ j1 G2 _) ?
  B- z* Y/ n- U1 g4 ?; O8 J8 m
  “他是一个不错的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杨秋荣的第一句话就是念叨旷新年的好。1997年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的杨秋荣,在北大读研期间与旷新年来往颇多,旷新年经常吃完饭后,时不时会到他所在的47楼1032号寝室聊天。2 B1 n: O2 G6 h, j) F
, R, U* L, u* ~$ w6 J
  对于旷新年最近的事情,作为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副教授的杨秋荣,并不是太吃惊,“北大的关系很复杂”,而此次旷新年精神的失态,他认为和旷精神的极度压抑有关。“离婚,女友又离他而去,出国受阻,老旷显然是受刺激了,他在清华工作,实际上也是非常压抑的。”
( t% Q' u# }5 X0 t4 W, g% G$ G6 _/ f
1 a1 d# B# P9 h3 c4 J! d  杨秋荣回忆当初和旷新年的接触,旷新年的思想比较偏激,比如他对钱钟书的评价很低,甚至不值一提,这等性格的人物,中国古代谓之“畸人”。在实际生活中,很难以处世,也容易落入权势者的打击和陷害。
' `6 X/ B/ g* R0 ]0 g- J0 r+ d8 R3 _5 N/ Y
  “旷新年的声带不怎么好,声音沙哑,音质发瘪。他要当大学老师,若是讲课时间久了,估计情形不大妙。其实他是更适合呆在北京社科院这种科研单位的,他去清华中文系任教,究竟是好是坏,得多失多,从这次事件来看,算是有答案了。”9 Q* V4 i! m- ~/ q' C

3 `2 s/ I6 i5 `7 @& m- k  记者将旷新年最近的博客文字以及公开信,递交给一位心理咨询师,由于涉及名人心理诊断,袁姓医生不愿意公开姓名。他从文字中分析,旷新年的逻辑非常混乱,怀疑周围的人对其都怀有敌意,并且将众多的事情予以联系和假想,有罹患妄想症的可能。“从他在韩国的文字来看,虽然关注点有所转移,但是,愤怒的情绪和过激的言语仍是经常出现,旷新年应该在诅咒无聊与肮脏时,正视自己心理问题并予以疗养。”
1 Q3 d( r; m0 `4 |$ W8 c
3 Z; f; Z4 h  I/ j  BBC:到底谁来为旷教授的疯狂埋单
% G- r* b/ v9 P' k4 L4 l6 V# K
  作者:快乐时光125
* z  p; B. z& Q: \' d
& E  Q+ G( K& h, K9 t! _. f- ^2 N  旷新年事件闹到这种地步,主要是旷的个性造成的。旷不但心胸狭窄,而且有暴力倾向,即使写学术文章也是一副横行霸道的样子,口气很粗鲁。旷新年事件证明,做人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做事做学问。旷现在感觉很痛苦,如果好好反省一下,也算是有长进了。作者:天上广寒宫
% v) f& v8 n( U2 M7 Q* Y% ]' T# A" l8 }
  在清华有个说法:“一流的学生,二流的老师,三流的管理。”对清华中文系不了解,但觉着钱理群、格非的文章很有水准,阅事论人深入且持平。我想象孔庆东、旷新年这样的,未必是两校青年教师的代表,否则也太误人子弟了。作者:韩立勇
1 V  u2 O3 g6 z$ O# p. f3 ^0 D' \% `& n3 h" I
  旷教授成了狂人,吃他的不是礼教,是流行在高校的官本位游戏规则。和张鸣教授向学霸叫板比较起来,旷教授要被动得多,但是这依然让我保持些许的尊敬,他们的这些言行无异于拉响了高校体制的警报器。到底谁来为旷教授的疯狂埋单,我想,除了政府在现实层面推进教育家办学之外,还有我们每个关心中国教育的人,向隐藏在高校的学霸、学匪、学痞不停地叫板!作者:天砖
6 [) n7 V- l: J& A, {! J
! m6 @% W; v3 s  L. q2 B  至于吗,这么夸张?喜不喜欢一个女孩自己不知道,还要问别人,朋友说句看着还行就盲目地结婚了。想不到结婚后干个家务活,带个孩子就彻底精神崩溃了,呵呵,高级知识分子还真娇嫩。
2 r; r1 Z6 `5 S8 V- L2 l+ S% g, U- {7 h4 e0 G$ N* b1 \
  专访学者摩罗:大多数高校的情形比清华更糟糕
1 S- {/ _$ ]+ h% X; Z7 ?
3 k/ M% l( N# p: x3 ]$ b  新快报:作为和旷新年同辈的学人,对于旷新年事件你如何看?; [  K2 |4 Y) O. h' M

, H7 z# k- |  b# C  摩罗:我草草地看过他的公开信,旷新年实际上并没有讲太多具体的事情,从他所营造的话语氛围来说,其中的确存在一些不好的东西,比如高校的恶政化,比如一个中年学者的被压抑之后的无能为力。. S5 F( t7 k/ ]0 r

' j2 m4 i6 v" r& M1 @  X, B8 V2 x  新快报:你曾说,一个时代所能意识到的危机,往往是在那些急需解决而且可能解决的命题中产生的。你认为当今高校存在什么问题?
9 [& S; h4 I1 p; C% v
4 `( k# b" X5 ]0 c6 Q  摩罗:中国高校在这半个世纪以来,办得过于行政化,教书之人能发挥的东西太少。我也在高校呆过,其实比旷新年所在的环境更加糟糕,旷新年所处的环境,是中国高校中最好的。在有些地方高校,实际上更加没有个人空间,完全官场化的运作。至于这个问题是否存在解决的可能,我并不乐观,高校的利益牵制以及非独立性,都使这个问题变得非常复杂,盘根错节。
) Y' Q; w# M( y/ D* q5 p; C
; E8 m, L  `1 N1 }4 v7 Y  新快报:从旷新年一事来看,能否说高校的中青年知识分子处在一种被压抑的状态?
) i. s1 c( L. ]( {+ y5 J! q. L! X2 d3 z+ k, D- E+ }
  摩罗:我已经8年不用知识分子这个词了,我觉得中国实际上没有知识分子。大家都要靠体制吃饭,即使你有独立的思想,但是你还是选择了和体制合作,去顺从它。面对一个完全行政化的高校,大多数人呆在里面只有去争取一个科研课题,谋一个主任当,谋一个出国的机会,大家都这样,被利益牵着走,被主流势力牵着走。旷新年事件中,实际上也是存在很多的个人恩怨以及利益分割,比如旷新年提及比较多的出国、评职称,如果一个学者不能摆脱这些东西,更不用去谈以独立之思想来为文、为学,他们还只是被压在物质层面。
# A% E: q1 i- d% u$ D/ s: z( f7 X- G" z; [) l* ?. A
  新快报:对于当前的学界,你很悲观?这种情绪来源于哪里?
" L$ U' @  K# |% d7 h
/ e4 S* |. f$ S5 g# Q4 y$ x  摩罗:来源于不可为,来源于无能为力。既然是这么一个体制,知识分子就什么都不是。我现在喜欢用“读书人”这个词,其实大家也无非是靠知识和学问谋取一份俸禄,得到一份生存资料,不用像农民那么辛苦,像下岗工人一样没有保障,只是免除了生存的困惑,仅此而已。我以前写文章对这个群体也寄予了很多希望,但是自己做不到,别人也未必能做到,大家都处于这样一种境遇之中,如果不能超脱出来,高校以及整个学界的境况并不会太好,事故也会不断发生。" g! h& x5 M6 ~+ B2 Q% ~" K/ `& ?

3 Y, A5 `0 s' i, [  (子健/编制)
! ]* h3 L4 d. f8 i+ q- J; w; {3 x) M3 D2 t9 h9 P: L& I% D& N, h% p; M
http://ent.sina.com.cn/x/2007-04-19/10281525501.html9 R2 ^( m$ _% y$ i/ j

6 @7 R9 H5 ~( ^9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20 02:14 , Processed in 0.0686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