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典范的学习生活》 ——毛泽东同志在刘少奇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

发布者: Gowest | 发布时间: 2021-4-30 02:50| 查看数: 205|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典范的学习生活》 ——毛泽东同志在刘少奇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 ..
7 Z, M4 M: ~$ T0 j7 W4 Q' O* u% t" j
/ l+ }) A7 e: P1 R8 \2 N: {

《典范的学习生活

                    ——毛泽东同志少奇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

                    (1943年6月28日)

【编者按】2007年9月,看到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徐飞同志从张策同志那里拿到写着“典范的学习生活”的资料,原来是毛主席在1943年对刘少奇同志起草的给续范亭信和毛主席的批语觉得这份资料异常珍贵认为它是马克思主义在人性问题上的正确和重要观点,同时我认为也是迄今为止对人性问题最通俗、最概括和最经典的阐释和表述。

为了让广大网友和人民群众知道毛主席的这一批注和便于学习,当年9月8号上网把这份资料公开。为便于上网,题目是“毛泽东在某某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2014年5月4日又以“毛泽东同志的批语 ”为题在毛泽东思想旗帜网重发了一次http://www.maoflag.cc/portal.php?mod=view&aid=7)

这次对照张迪兴主编的《毛泽东全集》第18卷(香港润东出版社,2013年10月1日第1版)发现题目下的日期与张策同志所提供的资料题目下的日期不一致,即张策提供的是6月28日,《毛泽东全集》提供的是12月17日,但《毛泽东全集》的注释说明了这一区别:“1943年6月28日,刘少奇起草了给续范亭的一封信,其内容主要是论述‘人性’问题。毛泽东对信稿加了很多批语,批评了刘少奇关于人性问题的一系列历史唯心主义、庸俗唯物主义和二元论的错误观点,并就此写信给刘少奇,信中说一气看完了你这一篇,前后看了三遍。并且率直批上了我的意见。’‘我也没有研究透彻,不能说我批的全部无措,还请你看后告我。’

这就是说刘少奇给续范亭信写的日期是6月28日,而毛泽东写上批语之后给刘少奇信写的日期是12月17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的毛泽东年谱修订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也写明是12月17日,与本件最后毛泽东给刘少奇信的日期一致。

在此,编者再次感谢徐飞和张策两位老同志,同时也感谢转载这一份资料的网友们,感谢他们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实际行动。

本文是对照《毛泽东全集》的内容予以校对的,感谢《毛泽东全集》主编张迪兴同志

   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少奇同志起草了给续范亭同志的一封信,其内容主要是论述“人性”问题。毛泽东同志对信稿加了较多的批语,并于十二月十七日写了短信给少奇同志。(《毛泽东年谱写的是:12月17日  在读了刘少奇六月十八日关于人性、是非、善恶等问题致续范亭的信后,写信给刘少奇。毛泽东同志的批语,批评了少奇同志关于人性的一些不正确观点。少奇同志认为对我们益处很大”,因函送弼时、恩来、朱德同志一阅,并注明“德怀、康生同志已看过”。周恩来和朱德同志都圈阅了,朱德同志并写有:“我看过了,很好很好,多次争论以免认识错误。朱。”可见,这是当时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关于“人性”问题的一次堪为楷模的同志式的讨论和学习。

习近平同志2013年3月1日在中央党校讲话中提到“首先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这是我们做好一切工作的看家本领。也是领导干部必须普遍掌握的工作制胜的看家本领。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0/24/c_128353569.htm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20142月17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又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立场,首先就是阶级立场,进行阶级分析。http://www.whb.cn/zhuzhan/guandian/20140630/9210.html

毛泽东同志早年就曾经说过:情况是在不断地变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适应新的情况,就得学习。即使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已经了解得比较多的人,无产阶级立场比较坚定的人,也还是要再学习,要接受新事物,要研究新问题。”“学习马克思主义,不但要从书本上学,主要地还要通过阶级斗争、工作实践和接近工农群众,才能真正学到。如果我们的知识分子读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书,又在同工农群众的接近中,在自己的工作实践中有所了解,那末,我们大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不仅有爱国主义方面的共同语言、社会主义制度方面的共同语言,而且还可以有共产主义世界观方面的共同语言。如果这样,大家的工作就一定会做得好得多。《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57312

在上世纪70年代,毛主席主要针对社会上“形而上学猖獗,唯心主义横行”现象,他指出:我党多年来不读马、列,不突出马、列,竟让一些骗子骗了多年,使很多人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唯物论,什么是唯心论,在庐山闹出大笑话。这个教训非常严重。这几年应当特别注意宣传马、列。”(1971315日,见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13册,第216页。1976年,他又说:“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有些人自以为懂了,其实不大懂,自以为是,动不动就训人,这也是不懂马列的一种表现。”(《红旗》杂志,1976年第12期。)

今天重温毛主席关于人性问题的这些批语,对响应和落实毛主席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人民日报,1971年4月9日)和习近平主席关于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群众观、阶级观、发展观、矛盾观,真正把马克思主义这个看家本领学精悟透用好。”(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8年5月5日)是完全必要的和非常及时的。

为了使广大读者了解毛泽东、刘少奇等中央领导同志在建国前的的学习生活,在此再次刊载此文。

张策同志提供的资料原来的题目是《典范的学习生活——毛泽东在少奇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日)现在按照原件提供的题目发表。

                                                                               —— 齐 工

                                   2018年11月30日

    ★          ★           ★          ★            ★

                 《典范的学习生活

                           ——毛泽东同志少奇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

                            (1943年6月28日)

一、毛泽东关于人性问题的批语原文

大概如我们到了四十岁以上的人,对于各种哲理问题是特别感觉兴趣的,因此,这也可以当作一种游戏。(毛批:这样说不妥。)

关于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是中国过去哲学历史上提得最突出的一个问题,也是二千余年来,历代均有争论,直到现在仍没有正确解决的一个问题。(毛批:马克思主义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只是缺乏通俗的宣传,缺乏拿马克思观点分析中国历史的工作,不能说还没有解决。) 张策同志提供材料有:※概指马克思写于1845年春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888年恩格斯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谈到马克思的这个《提纲》“这是匆匆写成的供以后研究用的笔记,根本没有打算付印。但是它作为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献,是非常宝贵的。”分别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1版,第16—19页,或者1995年6月第2版,第54—57页,或者2012年9月第3版,第133—136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5月第1版,第208——209页,或者1995年6月第2版,第212—213页,或者2012年9月第3版,第219页。)

(上述这段话是张策同志提供的资料上的,出处编者补充。)

  何谓人生?

所谓人生,应该也是和一切物质的属性一样,即是人这种东西的属性。 (毛批:应从分析社会关系出发,不应从哲学定义出发。)

一切事物,均具有一定的实质,(毛批:即该物之特性。)而与其他事物区别。一切物质的属性,均是从各该事物的实质中发生出来的。当这个事物不与其他事物接触时,它的属性是蕴藏着,并不外现出来,这个事物的实质即不能被认识。但这个事物一与其他事物有一定程度的接触时,它的属性就表现出来,人们就可从它表现的属性去认识它的实质。(如真金有不怕火烧的属性,用金与火接触之后,人们就可认识金的实质)。当这个事物与其他事物有了全面的(全过程的)深刻的接触时,就要暴露它全部的实质,(毛批:事物的历史是无穷的,事物与事物的相互关系是无穷的,因而其属性是无穷的,普通所谓"全面暴露",实只其有限的一些部分、一些片断。)并也暴露它最深刻的最基本(毛批:比较深刻。)的实质,即暴露它的本性与本质。人们就可深刻的认识(毛批:认识也是无穷的)到这个事物的本质。这是一个普遍的原理。这对于人也是适用的。

  人这种东西,是物质的东西,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物质性(或称物性,即来信所说的,“宇宙的共性”,宇宙万物的共同性,即万物的物质性)。人这种东西,又是动物的一部分,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动物性(或称兽性,即来信所说的“动物的共性”)。但人这种东西,又是--种特殊的最高等的动物,--种发展到了最高形态的动物,不独可以与其他物质区别开来,而且与其他一切动物也有显然的一定实质上的区别。所以人除开具有一般的物质性与动物性之外,还具有特殊的为其他一切物质一切动物所没有的人性。所以一般的说来,人性也是一种物质性、一种动物性;但是特殊的来说,即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人性与-般的物质性、一般的动物性又应该也可以区别开来。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绝对区别开来的人性哲学(如许多宗教家及绝对的唯心论者)都是错误的;但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不加区别的哲学,也是错误的。

   人与其他动物在本质上的区别是什么?

人与其他动物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思想的。(毛批: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人是阶级斗争的动物(一定历史时期),一句话,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一切动物都有精神现象,高等动物有感情、记忆,还有推理能力,人不过有高级精神现象,故不是最基本特征。)人的脑筋及其全部神经系统特别发达(这是长期劳动长期斗争的结果),所以人能理解自然界各种事物发展的规律性,能认识客观事物的本质之发展过程,能认识各种现象之间相互的内部联系;因而人就有可能按照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去改造客观事物,去进行劳动生产,去制造工具,去改造世界。这是一切其他动物所没有的(其他动物至多只有思想的萌芽,而无完备的思想而不能制造工具)。这只有人才特具的。这就是人与其他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其它一切的区别都是形式上的,不是本质的)。(毛批:这是进化了的人,不是原始人,原始人与猴子的区别只在能否制造工具一点上。自从人能制造石枪、木棒以从事生产,人才第一次与猴子及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不是因有较猴子高明的思想才与它们区别开来,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因为人是最高等的有完备思想的动物,(毛批:人的思想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着的,不是一开始就完备的,也永远不能完备。)所以人除开具有一般的物质性动物性之外,人还具有特殊的主观能动性,即灵性、(毛批:动物亦有。)理性等。即人能够思想,能够用思想去把握各个客观事物和各个现象之间的相互联系,并能在认识客观事物的规律性之后使自己的行动去适合这种规律,使自己的行动具有意识性、计划性,自觉的不逾越客观规律之外。即是人的思想行动之能够自觉的规律化。亦即孔子所说的能够,“从心所欲,不逾矩”。(毛批:这些在人类是历史地进化的,在一个人的一生也是历史地进化的,小孩子不懂得规律性,孔子七十才不逾矩。阶级社会内没落阶级不懂得规律性。)所以“人为万物之灵”,人是有理性的动物。(毛批:这是唯心论的社会观,人是物质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不是最终形态,它将来还要发展,不是什么万物之灵。人首先是社会的动物,资产阶级总是强调人的理性(精神),我们不应如此。)

人能把自己与自然界区别开来,并利用自然界去改造自然界(相对的与自然界对立起来)。(毛批:这也是历史地进化的,不是一下子如此的。人最初是不能将自己同外界区别的,是一个统一的宇宙观,随着人能制造较进步工具而有较进步生产,人才能逐渐使自已区别于自然界,并建立自己同自然界对立而又统一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也是历史的,将来的对立统一观的内容与现在又将不同。)

但是人所特具的这种主观能动性、灵性、理性等,即人的思想,也并不是什么别的东西,也是一种特殊的物性 ——人脑的属性。这种属性也和其他物质的属性一样,要人脑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通常要在六、七岁以后),并须要与其他事物有一定程度的接触(经过五官的感觉)之后,它才能产生,才能表现出来,否则人就不能有思想。

人的思想,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产生,独立存在。因为人的思想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物质的属性,就是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性在人的头脑中的反映。(毛批:这是两个不同范畴的问题。)所以人不论是怎样的“为万物之灵”,但人决不是神仙,人的思想也决不是什么神秘的不可解释的东西,人永远不能作神仙,即人永远不能解脱自己的物质性与动物性,(毛批: 否,人是社会的动物,人永远不能脱离社会而孤立。)主观能动性永远不能超越客观的限制性,思想永远不能离开外界的物质而独自产生与独立存在,完全不是如佛家(其他宗教家本质上是相同的)所说的那样,“无声无色,湛然寂然”,“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起波动”(来信用语),完全解脱红尘,(毛批:红尘即社会。)往天上去,去到空虚,而又似乎是存在。所以人不能有神性,(毛批:人不能离社会而为神。)人性不是神性、鬼性。人没有神性、鬼性。思想在根本上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存在。主观在根本上不能离开客观而独立存在。(毛批:这是两个问题,思想不能离开物质,精神现象是人脑的属性,讲的是脑子与脑子的属性的关系,一种物质运动形态与别一种物质运动形态(精神是一种特殊的物质运动形态)的关系,这是一个问题。主观反映客观,讲的是存在决定意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内心与外物的关系,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里把它们混同了。)

把人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又把人与妄诞中的神仙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质。把人性与一般的物质性动物性区别开来,又把人性与妄诞中的神性鬼性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性。(毛批:当作人的特点、特性、特征,只是一个人的社会性——人是社会的动物,自然性、动物性等等不是人的特性。人是动物,不是植物、矿物,这是无疑义的、无问题的。人是一种什么动物?这就成为问题,几十万年[《毛泽东全集》脚注: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证明,人类的历史至少200万年]直至资产阶级的费尔巴哈还解答得不正确,只待马克思才正确地答复了这个问题。即说人,它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不应说它有两种基本特性:一是动物性,一是社会性,这样说就不好了,就是二元论,实际就是唯心论)

孟子说:“食色性也”,王阳明强调“好好色,恶恶嗅”的“人性”。但孟子与王阳明在这里所说的人性,不独是没有说出人的社会性,就是人的自然性,也没有说出来。因为食色之性,好好色、恶恶嗅之性,不独是人有,其他许多动物也是有的(毛批:人的食色是社会的,与动物的食色根本区别。)(其他许多动物都好吃好的东西,甚至比人还长得更美色,都有恶恶嗅的嗅觉)。(毛批:这是两种不同范畴的好恶;把它们等同起来,就是庸俗唯物论。)他们在这里只说出人的动物性的一部分。(毛批:人的食色并非动物性而是社会性。)如果把这当作人性,就是片面的说法,就是偏向。就不能把人性与兽性区别开来。(毛批:人的一切都与兽性区别开来,没有不区别的。)如王阳明主张“狂”,六朝文士甚至认为人在当时可以不穿裤子,就是强调人的动物性。(毛批:人不穿裤子并不是动物性,还是一个社会的动物。)程颢程颐与朱熹则是相反的,他们抓住人的理性这一面,故意强调起来,主观的机械的制作许多规律来限制人们的思想与行动,来摧残人们的自然性。(毛批:应说来摧残人们的社会性,程朱把人们当作非人所谓“圣贤”来处理,所以是错的。)程朱已经察觉到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把性分为义理之性与气质之性。 (毛批:正是错误的二元论,实即唯心论。)但他们认为义理之性是善的,气质之性是恶的,人能克制气质之性,发扬义理之性,就成为圣贤,并以克制气质之性的多少为标准,认为学道功夫就在这里。如是就主张尽量的去故意摧残人的自然性)。(毛批:摧残正当社会性。)这也是一种偏向。(毛批:是完全错的,不止偏向。)因此我希望你在摘引他们的说话时,应该注意。

因为人有思想,而思想是人的主观与客观的矛盾的统一,所以人就有犯错误甚至犯系统的严重的错误之可能[只有人才可能犯错误,其他一切动物差不多都无犯错误的可能,(毛批:不妥,竞争生存的学说,说生物由竞争而遗传而择种留良,避免淘汰,就是避免犯错误的要求,只有矿物才无此种要求。)尤其无犯系统严重错误之可能],人也一定要犯错误(因主观与客观矛盾,可以说完全不犯错误的就不是人)。人是不断犯错误又不断改正错误的(虽然人可以避免犯系统的严重的错误)。所以人在看自己的时候,常常忽视自己主观的能动性,把人降低与普通动物平列,或者又常常夸大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把人说成神仙那样。这是人在看自己的时候的两种偏向。

以上是说人的自然性。(毛批:人是社会的动物,人的思想是社会的产物,把思想放在自然性范畴,美国“行为派” [以庸俗唯物论为表形的主观唯心论]正是如此。

   但是人的自然性,只是人的一种本性,人还有另一种本性,即是人的社会性(毛批:二元论。)。人的社会性与人的自然性有区别、有矛盾、但是又凝合在一起、并且在基本上是保护着(人类共同的)自然性的。二者互相限制,也互相推移。(毛批:这个观点不妥,当作人,它只是社会的动物,人分成阶级后,只是阶级的人,再也不能多一点,无所谓人类共同的自然性,更无所谓以社会性去保护自然性,人的生命及种族存续,它就是当作社会的人的存续,再无别的。)

   何谓人的社会性?

   因为人的生活,是社会的生活,必须有维持社会一切人们共同生活的社会规律,这种社会规律,是限制着人们的自然性、自然欲望(毛批:不妥。)只能在一定限度之内发展。

因为人为万物之灵,人的思想行动能够自觉的规律化,(毛批:人的自觉是历史的,不是绝对的。)所以人也就最容易在客观环境的影响之下而引起自身的变化,比一切其他“冥顽不灵”的东西不同。(毛批:人同冥顽不灵的猴子的最初区别,仅仅在于用工具劳动。)人们在不断的社会劳动的过程中,改造着自然界,同时也改造着人们自己,改变着人们自己的本质与本性。(毛批:改变着人们自已的手、脑、五官和思想等等,由各种不同社会结构,改变为各种不同的社会性,只应这样来解释人的性质的改变,否则就是唯心论。)人们的思想形态,是由这些人们经常接触的客观环境的形态与劳动形态来决定的。一定形态的人们的思想,又指挥着人们在一定形态上去行动,并逐渐改变客观环境的形态与劳动形态。

人们的生产劳动,永远是社会的生产劳动。人们相互间在一定的劳动样式的基础上,发生一定样式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政治关系等(即人们共同生活的规律),这些一定的关系就决定着人们一定的社会观念形态,即决定着人们一定样式的思想、意识、观点、习惯、心理、道德等。长期的一定的人们的生产样式与生活样式,养成人们在思想行动上的一种特性,这就是人们的社会性。(毛批:这些是对的。)

人们长期按照一定的规律(自然规律与社会规律)去劳动,去生活,(毛批:但是长久地不自觉的,自觉是一个历史过程。)如是也就使人们的思想行动按照这种规律相对的定形化。一定的经济性质,一定的社会性质,决定人们一定的社会意识的性质与伦理道德的性质。一切人们的理性,是自然的,同时也是社会的。(毛批:只是社会的)

人的自然性,是先天的,是从人这种东西的根据中产生出来的。如人的体质、聪明、本能等(这些东西受后天的影响,但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不被后天所根本改变)是先天生成的。人的社会性,是后天的,是从各人所处的社会环境条件中养成的,如人的思想、意识、观点、习惯等,是人在生产中斗争中养成的,学会的。(毛批:但前面又把思想意识归入自然范畴,又把聪明归于自然[先天]范畴)(如驯养很小的野兽,也可使野兽具有某种驯性。)(毛批:自从人脱离猴子那一天起,一切都是社会的,体质、聪明、本能一概是社会的,不能以在母腹中为先天,出生后才算后天。要说先天,那么,猴子是先天,整个人的历史都是后天。拿体质说,现在的脑、手、五官,完全是在几十万年的劳动中改造过来了,带上社会性了,人的聪明与动物的聪明,人的本能与动物的本能,也完全两样了。人的五官百体聪明能力本于遗传,人们往往把这叫作先天,以便与出生后的社会熏陶相区别,但人的一切遗传都是社会的,是在几十万年中社会生产的结果,不指明这一点,就要堕人唯心论。)

但是自从人类社会发展成为阶级社会以后,人就作为一定阶级的人而存在。人们的社会性,就被各人在生产斗争中所占的完全不同的阶级地位所决定,人们的社会性,就表现为各种不同的以至相反的人们的阶级性。特定阶级人们的阶级性,分裂了掩盖了人们共同的社会性。(毛批:是分裂了,不是掩盖了。)比如现今社会中各阶级人们所特具的各种不同的特性(如封建地主的等级性、神秘性、残酷性,资本家的垄断性、竞争性、自私性,农民的分散性、落后性、反抗性,工人的进步性、组织性、集中性等)是表现得很明显的。人们阶级性的最高而集中的表现,就成为人们的党派性,特定阶级人们的这种阶级性党派性,就贯穿在这些人们一切具体的思想、言论和行动中,以致使各种军事、政治、学说、艺术和道德等等,都表现着一定的阶级性与党派性。

过去历史上的一切统治阶级,都把自己的阶级性,看作是代表整个人类的人性,并且看作是最善良的人性、自然的人性。而把其他阶级人们的阶级性看作是违反自然人性的例外的恶劣的表现。把他们看作是无人性的人,把他们看作是不够人格的人。过去一切统治阶级都讳言人们的阶级性,并且讳言人们的社会性,(毛批:实在也由于不知道,连最好的资产阶级启蒙学者也不知道。)都把人们的阶级性社会性看作是人们先天的自然性,因为这样,才能巩固统治阶级的阶级地位。所以在过去各种人性学说上,都明显的表现其阶级性。所以有地主阶级的人性论,有资产阶级的人性论,也有无产阶级的人性论。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是自然人,具体的人又是社会的一分子(在阶级社会中还是一定阶级的一分子),人又是社会人(或阶级人)。所以人同时具备着自然性与社会性,这就是人性的两个基本方面,这就是人这种东西所有的两种基本属性。(毛批: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这是对的,但这就是说,它是社会人,不是所谓自然人,人是自然界的一个特殊的部分,——社会人。

何谓善恶?人们的善恶观念是由什么决定的?

人们的善恶观念,就是反映客观实际上人们的利害关系。一切对于人们有利的事物,人们就认为善;一切对于人们有害的事物,人们就认为恶。(这是以人类为本位来说的。但有些中国佛教家的善恶观念还把动物界包括在内来说,所以他们戒杀生,认为杀害动物也是恶)。(毛批:佛戒杀生,恐有其社会的原因,如英国戒捕乌,中国农民戒杀牛,是因为鸟少牛少的原故。)

但人是具体的人,人的利害也都是具体的。如是个人的利害、部分的利害与整体的利害、暂时的利害与长远的利害之间,就时常是发生矛盾的。特别在阶级社会中,各阶级的利害就常常是相反的,甚至是不可调和的,人们彼此之间这些不同的利害关系,反映在人们的思想中就成了不同的善恶观念。比如剥削阶级认为善的,被剥削阶级就认为恶;被剥削阶级认为善的,剥削阶级又认为恶。如果在无阶级的社会中人们的不同利害关系,还可以用部分服从整体,暂时服从长远的办法,把它们调和起来的话,还有人类社会全体共同的利害关系的话 (毛批:“人类”这个概念,其实产生于阶级分化以后,原始人是不可能有现时我们这个概念的。至于“人类共同利害”,从来就没有过,只待将来阶级消灭后才会发生。)那么,在阶级社会中,敌对阶级的利害关系就在基本上是不可调和的。因此,在阶级社会中,即使人们真的能够好善恶恶(而不是好恶恶善),那末,各阶级人们之间的善恶观念及其好恶也是不能--致的。孟子与王阳明只在人们的食色之间,好好色、恶恶嗅之间,去找人类共同的好恶及人类的共同性。除此以外,大概他们也很难找到人类的共同善恶及好恶了。[当孟子说到是非之心、侧隐之心等等人类共同心理时,只能举出一个孺子将入于井的例子。但孺子是还没有思想的,(毛批:不是有无思想的问题。希特勒的小哥儿跌下井去,也只有他的共同利害者才去搭救。)无善恶之可分的。(毛批:否。)如果说到成人的话,那孔子对少正卯,孟于对杨朱、墨翟、盗跖诸人将入于井,是否还有那为仁之端的侧隐之心,那就很难说了。

(毛加:“将来”)无阶级的社会中,人类社会全体是还有共同的善恶观念的,是还有共同的是非之心,侧隐之心,羞恶之心与辞让之心的。因为在这时候有社会全体的共同利害。但在阶级社会中,人们的善恶观念就不能一致了,就各有各的善恶标准,共同的是非之心,侧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也没有了。(比如今天希特勒的是非与我们的是非,是相反的,今天希特勒横死,我们也并不会有侧隐之心)。故关于人性善或人性恶的问题的争论,(毛批:是抽象争论。)是不能得到一致的答复的。因为没有一致的善恶标准。至于说人性无善恶,那也只能是抽象的,并且只是就人的自然性来说才可以。(毛批: 否,所谓是非善恶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的,历史地发展的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统一,不同阶级的不同真理观,这就是我们的是非论。道德是人们经济生活与其他社会生活的要求的反映,不同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这就是我们的善恶论。把人性分为自然性社会性两个侧面,并承认自然性是无善无恶的,就给唯心论开了后门。)但人们的善恶观念,是人们的一种社会观念,说到人性的善恶,只能是就人的社会性来说,而人的社会性又是后天的,因此,具体的人来看具体的社会的后天的人性,那就总是有善有恶的,因为这是由具体的人所处具体社会环境的善恶(对于一定的人们来说)来决定的,比如我们今天站在一定的立场,对于一切具体的人都能确定他本质上的好坏,就是因为我们站在具体的立场,有具体的善恶标准,能测量一切相当成熟(毛批:不成熟也一样。)的具体人们的好坏。所以人性无善恶的说法,还是抽象的说法,唯心的说法。如果具体的来说,不独是人的自然实质有好坏(体质禀赋有强弱)(毛批:秉赋也是社会的。)就是人的社会实质也有善恶,不过各阶级之间所认为的善恶不一样就是了,在告子与孟子的争论中,告子的缺点就在这里(自然告子的意见比孟子是要正确多了)。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似乎这是人类普遍共同的德性。是的,人是有理性的动物,人也自然就爱好真理。真理也有吸引人来爱好的力量。但是对于一切剥削阶级来说,客观的是非(客观真理)常常是无情的与他们的利害相反。在这种时候,一切剥削阶级就都不爱好真理,不爱好进步了,都爱好自已的利益,爱好反动,都是按照自己的利害来处理事物,都不是按照客观是非来处理事物,都要故意来歪曲是非,歪曲真理,欺骗群众,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且是剥削阶级主观上的是非,与客观是非又常常是不能一致的(他们常常是把自己的利益当作绝对真理)。(毛批:这些都说得好。)因此,对于剥削阶级来说,他们的是非与他们的好恶、与他们的善恶观念,都不能是一致的。(毛批:这一点不妥,虽有明知故昧的事,但剥削者的善恶总是以他们所谓是非为标准的,二者大体是一致的。)是者,他们常常不好,不认为是善,非者,他们倒常常好,不认为是恶。是是非非,善善恶恶,好好恶恶,一切剥削阶级都是作不到的。(毛批:他们是是其所谓是,非其所谓非,善其所谓善,恶其所谓恶。)一切剥削阶级都不能把是非、善恶、好恶完全统一起来。(毛批:他们统一其所统一的东西。)而况一切剥削阶级都不能彻底认识客观真理。所以过去一切剥                                                                削阶级的学者关于人性、是非、善恶、好恶联系起来所构成的学说,没有一个不是说得错误百出的。(毛批:剥削阶级当着还能代表群众的时候,能够说出若干真理,如孔子,梭格拉底,资产阶级,这样看法才是历史的看法。)你企图把王阳明的四句话改成真理,我看是很难作到的。(毛批:王阳明也有一些真理。)来信所改四句,也还有可议之处。[《毛泽东全集》脚注:孔子(前551—前479),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人,春秋后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的创始人。苏格拉底(前469—前399),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王阳明(1472—1528),原名王守仁,字伯安,浙江余杭人,明代唯心主义哲学家。]

中国的封建制度一直存在了二千年,所以中国的封建制度是世界上最完备的封建制度,中国封建阶级的伦理哲学,也是世界上最完备的封建伦理哲学。但是这种哲学是封建的,它的中心思想就是三纲五常,而三纲五常同时又是封建阶级的政治纲领与封建国家的宪法。因此,在今天任何拥护这种哲学的言论行动,都在实际上是拥护了中国的封建残余,阻碍了中国的民主革命。我们决不能把这种哲学,把孔孟之道,看作是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相反,这恰是中国文化的不良传统。(毛批:孔孟有一部分真理,全部否定是非历史的看法。)中国现在有人著了一本书,名《中国之命运》,在这本书上全部的接受与拥护中国封建阶级的“固有道德”及其伦理哲学,坚决的反对现代思想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然而他们又在大大反对什么“封建割据”(如果是民主割据,他们就不反对吗?)对于这些人,你还有什么是非可讲的呢?他们是不是还有是非之心呢?

人们的道德观念,就是反映客观实际上人们的利害关系。这在中国的墨子早就看清楚了。墨子说:“义:利也”,利是义之实,又说“忠:利君也”,“孝:利亲也。”,“功:利民也”。墨子是主张以国家百姓人民之利,即以社会全人类的共同的利益为其道德的标准的。墨子是第一个把道德建立在唯物论基础上的伟大的哲学家。一切剥削阶级的道德,就是这些剥削阶级的利益的反映。中国的封建道德,封建的伦理哲学,就是以封建君主(父、兄、夫在内)利益为中心的道德。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使别人受苦的基础上,建立在使大多数人受苦的基础上,这就是一切没落的剥削阶级的天性及其道德的标准。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使别人同享幸福的基础上,建立在全人类共同幸福的基础上,这就是无产阶级的天性及我们的道德的标准。[《毛泽东全集》脚注:孟,指孟子(前372—前289),名轲,字子舆,邹(今山东邹县)人,战国时期思想家。]

一切剥削者的特性,都是最恶劣的人性,(毛批:当着奴隶主、封建主、资本家还在破坏旧制度建设新制度时,他们是有其历史作用的。)他们都是在牺牲大多(数)人的基础上去求得自己兽性高度的有组织的有系统的发泄(如三宫六院、酒池肉林等),一切劳动的被压迫阶级的特性,都是当时社会上最善良的人性,他们是最有理性的,是舍己为人的。

只有觉悟了的无产阶级,只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毛加:“以及将来的人类”,)才能深刻的认识客观真理。(毛批:这是对的,但与篇首论人为万物之灵一节矛盾。)才能有最高的理性,使自己的思想行动按照认识了的客规真理自觉的规律化,方能有最高的自觉的纪律性与原则性,才能把是非、善恶、好恶完全统一起来,才能完全作到: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善者善之,恶者恶之,好者好之,恶者恶之,才能具有人类中最优良的德性(但不是封建的“固有德性”,也不是资产阶级的“德性”),才能创造最优良的社会秩序。也才能把人类特出的理性、人类的天才发展到最高限度,才能具有最优良的人性。因为只有无产阶级(毛加:“及将来的人类”),它的利害与客观的是非(客观真理)才是完全一致的。只有无产阶级,才能以全体人类解放的利益,整个人类社会进化的利益,作为自己的利益。所以只有觉悟了的无产阶级,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坦率的爱好真理,(毛批:当资产阶级对封建革命时候,他们是代表了社会进化的利益。他们也爱好他们所能知道的真理,例如民约论与进化论。)爱好全人类共同的利益,爱好社会进化的利益。如好好色那样自然;恶恨邪说,恶恨人类共同利益的破坏者,恶恨反动。如恶恶嗅那样自然,也只有觉悟了的无产阶级,其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正确的解释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并把这种哲学提高到最高的程度。

毛批:总评:缺乏唯物的历史的观点。

我的意见,略如上述。

尊意以为如何?望加指正!

                    

安!

刘少奇

六月二十八日

二、毛泽东就“人性”问题先后致刘少奇的两封信

(这两封信,皆是从张策同志所提供的资料中转录来的)

    1)1943年12月17日之刘少奇的信

少奇同志:

一气看完了你的这一篇,前后看了三遍。并且率直批上了我的意见。大体说来,凡论人性(前半部居多)的地方我以为是错的,凡论阶级斗争的地方(后半部)则是对的或比较对的(但有某些错处)。其原因,我以为你还没有将唯物史观的一些基本观点作一个全面的了解,由你自己苦想出来的多。我的意见,与其苦想,不如研究马恩。我也没有研究透彻,不能说我批的全都无错,还请你看后告我。我愿与你当面辩论一回,彼此或都有益。

敬礼

毛泽东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早

2)1943年12月24日致刘少奇的信

过了一周,12月24日毛主席又致信刘少奇,向他介绍说:

《从猿到人》一书中编入的恩格斯的两篇短文《劳动在由猿进化到人的过程中的作用》和《人类进化的过程》(《(自然辩证法)导言》中的一段),“十分精彩,可以看”;编入的郭烈夫(苏联哲学家和历史学家)的《马克思主义观点的达尔文主义》一篇。“亦可一阅”。信中并说:“郭烈夫的《唯物论》,瞿秋白曾有译本,我看过,还好,后来听说他犯有错误,我还不知其错误究在何处。我正在找其他唯物史观的书看,看后再送你。”

                                           毛泽东

编者注:以下是徐飞给我的张策同志资料上有的:

他们认真、勤奋的学习热忱多么感人呀!

   再有,毛主席关于二元论的批示是十分精辟的,蕴含唯物辩证法之一分为二并不导致二元论的原理。在他的哲学著述中论及这个范畴不多,属风毛鳞角。

(这个材料文献研究室已分别公布在《毛泽东年谱》和《刘少奇年谱》中,其结果,割裂、混淆、疏漏、失真,不堪卒读。——摘者)

) i* q3 i% ]5 `! B6 F/ L; t

http://www.maoflag.cc/portal.php?mod=view&aid=5916

  |7 ?9 `* v1 D2 u) z

最新评论

Gowest 发表于 2021-4-30 02:51:58
典范的学习生活——毛泽东在某某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日)  y& B  O- W. @( V; I

' N& O, h$ }6 c( |( A% Z说            明
0 p( I' z. u5 Z
& S0 p. d: n& `# P这里是徐飞老师给我的《兰台稿存》里标题为“典范的学习生活”一文,内容是我国和全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1943年6月对某位同志的一封信的批语。
2 i1 u' F$ B4 p+ g, H2 \; t2 e1 T) P6 _+ F" \$ L7 X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第二版第207页)“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同上,第214页)
- m# F4 J% ]# F5 k
$ f$ k; c6 P- r  a6 N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就不会有革命和建设的胜利。8 R. S* g+ D- v

( [0 ~& p5 c5 h' H胡锦涛同志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 (2003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学习毛泽东的著述就是题中应有之义。无产阶级的战士及其先锋队员是追求真理的,是渴望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只有人民的敌人,才害怕真理,害怕闪烁着真理光辉的马克思主义著作。
( h2 ^* i2 K+ ]4 \, i: Q' c: i2 W9 [+ Y4 F
为纪念毛泽东同志逝世三十一周年,本人认为应该公开此文给网友们学习。& D4 d$ o$ m/ p) `# L8 E8 l  p' _" g

& v  e, R1 n3 }( k5 ]/ h  ]3 W! c同时呼吁,党中央有关部门应该执行党的正确决议,有责任尽快出版毛泽东同志著作全集,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学习的要求,同时,也为清除国内外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分子泼向无产阶级领袖的污水和垃圾提供的证据。* D( U! ]; w" l
# L; }) h* X/ X! t* Z
                                            巩献田) \( F% C) B) c- \1 X0 x
; x  }& t; ]# L6 Z
                                    2007年9月8日
# ]" P/ q& G5 a* A
3 h8 p: _3 @0 h2 \5 U典范的学习生活
( O& q0 c2 W' Q  R3 b5 o/ ?% X6 I% {, f
——毛泽东在某某同志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1943年6月28日)" W$ n0 C& f) k; X, G

( M. @% U+ a% @% e' Z$ W! G6 y    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某某同志起草了给续范亭同志的一封信,其内容主要是论述“人性”问题。毛泽东同志对信稿加了较多的批语,并于十二月十七日写了短信给该同志。毛泽东同志的批语,批评了该同志关于人性的一些不正确观点。该同志认为“对我们益处很大”,因函送弼时、恩来、朱德同志一阅,并注明“德怀、康生同志已看过”。周恩来和朱德同志都圈阅了,朱德同志并写有:“我看过了,很好很好,多次争论以免认识错误。朱。”可见,这是当时中央主要领导同志关于“人性”问题的一次堪为楷模的同志式的讨论和学习。4 X& C$ q- s" |+ d2 a& h
2 B* w. b' ]1 [' f
    我们把毛批结合某相关信稿逐点摘录如下(信稿下的横线和问号是毛主席划的):
) Q9 r5 H; T/ M! p7 m
6 B  H+ c5 }( i2 D( f  
% U2 D3 n& `, a$ D2 ^$ b" ]8 L) r& N( @/ N" a4 \) ]8 ], O% U
大概如我们到了四十岁以上的人,对于各种哲理问题是特别感觉兴趣的,因此,这也可以当作一种游戏。(毛批:这样说不妥。)& p1 I7 `8 c7 F$ p4 x2 h7 H6 {0 c: U, d9 G
' b' @& L. y  R" @+ E5 m
    关于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是中国过去哲学历史上提得最突出的一个问题,也是二千余年来,历代均有争论,直到现在仍没有正确解决的一个问题。(毛批:马克思主义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 只是缺乏通俗的宣传,缺乏拿马克思观点分析中国历史的工作,不能说还没有解决。)
$ w" C( h( V- n8 S. f; m4 [, s# m; c: u" Q
    何谓人生?
6 z# \- g  f  A2 p: G2 r# Z& Q4 X0 T0 b8 l2 t% V
所谓人生,应该也是和一切物质的属性一样,即是人这种东西的属性。 (毛批:应从分析社会关系出发,不应从哲学定义出发。)
! C( R3 x% D' k' e9 R+ f
- f/ Y7 _: X8 g' G" x, }; H    一切事物,均具有一定的实质,(毛批:即该物之特性。)而与其他事物区别。一切物质的属性,均是从各该事物的实质中发生出来的。当这个事物不与其他事物接触时,它的属性是蕴藏着,并不外现出来,这个事物的实质即不能被认识。但这个事物一与其他事物有一定程度的接触时,它的属性就表现出来,人们就可从它表现的属性去认识它的实质。(如真金有不怕火烧的属性,用金与火接触之后,人们就可认识金的实质)。当这个事物与其他事物有了全面的(全过程的)深刻的接触时,就要暴露它全部的实质,(毛批:事物的历史是无穷的,事物与事物的相互关系是无穷的,因而其属性是无穷的,普通所谓"全面暴露",实只其有限的一些部分,一些片断。)并也暴露它最深刻的最基本(毛批:比较深刻。)的实质,即暴露它的本性与本质。人们就可深刻的认识(毛批:认识也是无穷的。)到这个事物的本质。这是一个普遍的原理。
) z$ i+ M8 w' C7 |& r/ _+ |- r
) y0 k8 x- A- d; u& z. A$ p: v) X这对于人也是适用的。3 ^+ p3 l+ S: @( X1 Q1 \

+ ]0 g* U4 _5 O7 P   人这种东西,是物质的东西,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物质性(或称物性,即来信所说的,“宇宙的共性”,宇宙万物的共同性,即万物的物质性)。
$ h- |1 W+ d: F0 w- K2 S* W+ P# o
   (※概指马克思写于1845年春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1888年恩格斯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谈到马克思的这个《提纲》“这是匆匆写成的供以后研究用的笔记,根本没有打算付印。但是它作为包含着新世界观的天才萌芽的第一个文件,是非常宝贵的。”(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6月第二版,第212—213页)
& O0 M0 a* Z: z$ K4 e; r. A6 _' q: v( g/ ?! |$ M
    人这种东西,又是动物的一部分,所以人也具有一般的动物性(或称兽性,即来信所说的“动物的共性”)。
" _. @4 u9 C. N) d( G
) G4 |3 |) g- m# @" {. j    但人这种东西,又是--种特殊的最高等的动物,--种发展到了最高形态的动物,不独可以与其他物质区别开来,而且与其他一切动物也有显然的一定实质上的区别。所以人除开具有一般的物质性与动物性之外,还具有特殊的为其他一切物质一切动物所没有的人性。所以一般的说来,人性也是一种物质性、一种动物性;但是特殊的来说,即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人性与-般的物质性、一般的动物性又应该也可以区别开来。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绝对区别开来的人性哲学(如许多宗教家及绝对的唯心论者)都是错误的;但一切把人性与物质性动物性不加区别的哲学,也是错误的。
2 a  a" |8 N" N9 q- Q1 y! t9 `9 ]; V7 U
    人与其他动物在本质上的区别是什么?
) V% H5 G/ p" X( i1 w; T6 W" K; p+ W( q. S5 o; M$ e& S& M* ?3 ~7 g
    人与其他动物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思想的。(毛批: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人是阶级斗争的动物(一定历史时期),一句话,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一切动物都有精神现象,高等动物有感情,记忆,还有推理能力,人不过有高级精神现象,故不是最基本特征。)人的脑筋及其全部神经系统特别发达(这是长期劳动长期斗争的结果),所以人能理解自然界各种事物发展的规律性,能认识客观事物的本质之发展过程,能认识各种现象之间相互的内部联系;因而人就有可能按照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去改造客观事物,去进行劳动生产,去制造工具,去改造世界。这是一切其他动物所没有的(其他动物至多只有思想的萌芽,而无完备的思想而不能制造工具)。这只有人才特具的。这就是人与其他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其它一切的区别都是形式上的,不是本质的)。(毛批:这是进化了的人,不是原始人,原始人与猴子的区别只在能否制造工具一点上。自从人能制造石枪木棒以从事生产,人才第一次与猴子及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不是因有较猴子高明的思想才与它们区别开来,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 o; |- `) h7 r
9 f3 G* I5 g/ E2 t( B6 z! o8 J     因为人是最高等的有完备思想的动物,(毛批:人的思想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着的,不是一开始就完备的,也永远不能完备。)所以人除开具有一般的物质性动物性之外,人还具有特殊的主观能动性,即灵性、(毛批:动物亦有。)理性等。即人能够思想,能够用思想去把握各个客观事物和各个现象之间的相互联系,并能在认识客观事物的规律性之后使自己的行动去适合这种规律,使自己的行动具有意识性、计划性,自觉的不逾越客观规律之外。即是人的思想行动之能够自觉的规律化。亦即孔子所说的能够,“从心所欲,不逾矩”。(毛批:这些在人类是历史地进化的,在一个人的一生也是历史地进化的,小孩子不懂得规律性,孔子七十才不逾矩。阶级社会内没落阶级不懂得规律性。)所以“人为万物之灵”,人是有理性的动物。(毛批:这是唯心论的社会观,人是物质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不是最终形态,它将来还要发展,不是什么万物之灵。人首先是社会的动物,资产阶级总是强调人的理性(精神),我们不应如此。)
$ [/ I# g7 K! g5 }" i$ s4 p" e% O8 ~+ I9 x7 [
    人能把自己与自然界区别开来,并利用自然界去改造自然界(相对的与自然界对立起来)。(毛批:这也是历史地进化的,不是一下子如此的。人最初是不能将自己同外界区别的,是一个统一的宇宙观,随着人能制造较进步工具而有较进步生产,人才能逐渐使自已区别于自然界,并建立自己同自然界对立而又统一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也是历史的,将来的对立统一观的内容与现在又将不同。)
) ~$ ?( M& h9 O& X  ~8 {" @  U& T) ^; t, c. R+ e: v( ?
    但是人所特具的这种主观能动性、灵性、理性等,即人的思想,也并不是什么别的东西,也是一种特殊的物性 ——人脑的属性。这种属性也和其他物质的属性一样,要人脑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通常要在六、七岁以后),并须要与其他事物有一定程度的接触(经过五官的感觉)之后,它才能产生,才能表现出来,否则人就不能有思想。
2 F4 f7 `2 L. K/ f8 d; e! t7 `
5 O4 H, E5 C2 o. k/ e* p    人的思想,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产生,独立存在。因为人的思想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物质的属性,就是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性在人的头脑中的反映。(毛批:这是两个不同范畴的问题。)7 D1 h3 ^* Q% Y8 d$ Q/ j
0 v+ z4 _8 O+ G! |. u. O
    所以人不论是怎样的“为万物之灵”,但人决不是神仙,人的思想也决不是什么神秘的不可解释的东西,人永远不能作神仙,即人永远不能解脱自己的物质性与动物性,(毛批:否,人是社会的动物,人永远不能脱离社会而孤立。)主观能动性永远不能超越客观的限制性,思想永远不能离开外界的物质而独自产生与独立存在,完全不是如佛家(其他宗教家本质上是相同的)所说的那样,“无声无色,湛然寂然”,“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起波动”(来信用语),完全解脱红尘,(毛批:红尘即社会。)往天上去,去到空虚,而又似乎是存在。所以人不能有神性,(毛批:人不能离社会而为神。)人性不是神性、鬼性。人没有神性、鬼性。思想在根本上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存在。主观在根本上不能离开客观而独立存在。(毛批:这是两个问题,思想不能离开物质,精神现象是人脑的属性,讲的是脑子与脑子的属性的关系,一种物质运动形态与别一种物质运动形态(精神是一种特殊的物质)的关系,这是一个问题。主观反映客观,讲的是存在决定意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内心与外物的关系,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里把它们混同了。)9 Y1 B* U9 G5 |4 w$ \( R+ X, K

0 ]3 _5 j( e6 q! O7 K5 D* s; v     把人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又把人与妄诞中的神仙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质。把人性与一般的物质性动物性区别开来,又把人性与妄诞中的神性鬼性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性。(毛批:当作人的特点,特性,特征,只是一个人的社会性——人是社会的动物,自然性,动物性等等不是人的特性。人是动物,不是植物矿物,这是无疑义的,无问题的。人是一种什么动物?这就成为问题,几十万年直至资产阶级的费尔巴哈还解答得不正确,只待马克思才正确地答复了这个问题。既说人,它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不应该说它有两种基本特性:一是动物性,一是社会性,这样说就不好了,就是二元论,实际就是唯心论。)
; h; ^5 W8 G  X/ ]* x% y5 Q1 b
1 t! A, A& V% k9 q  `9 N   孟子说:“食色性也”,王阳明强调“好好色,恶恶嗅”的“人性”。但孟子与王阳明在这里所说的人性,不独是没有说出人的社会性,就是人的自然性,也没有说出来。因为食色之性,好好色、恶恶嗅之性,不独是人有,其他许多动物也是有的(毛批:人的食色是社会的,与动物的食色根本区别。)(其他许多动物都好吃好的东西,甚至比人还长得更美色,都有恶恶嗅的嗅觉)。(毛批:但是两种不同范畴的好恶;把它们等同起来,就是庸俗唯物论。)他们在这里只说出人的动物性的一部分。(毛批:人的食色并非动物性而是社会性。)如果把这当作人性,就是片面的说法,就是偏向。就不能把人性与兽性区别开来。(毛批:人的一切都与兽性区别开来,没有不区别的。)如王阳明主张“狂”,六朝文士甚至认为人在当时可以不穿裤子,就是强调人的动物性。(毛批:人不穿裤子并不是动物性,还是一个社会的动物。)程颢程颐与朱熹则是相反的,他们抓住人的理性这一面,故意强调起来,主观的机械的制作许多规律来限制人们的思想与行动,来摧残人们的自然性。(毛批:应说来摧残人们的社会性,程朱把人们当作非人所谓“圣贤”来处理,所以是错的。)(程朱已经察觉到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把性分为义理之性与气质之性。 (毛批:正是错误的二元论,实即唯心论。)但他们认为义理之性是善的,气质之性是恶的,人能克制气质之性,发扬义理之性,就成为圣贤,并以克制气质之性的多少为标准,认为学道功夫就在这里。如是就主张尽量的去故意摧残人的自然性)。(毛批:摧残正当社会性。)这也是一种偏向。(毛批:是完全错的,不止偏向。)
& X- c1 A1 e% Z0 k5 j: p  d0 x8 `; N, k: ]! v6 o
因此我希望你在摘引他们的说话时,应该注意。
. g$ @" m, M3 z- a4 p9 S# p; a
/ c' a- c- M$ x) f8 V( N因为人有思想,而思想是人的主观与客观的矛盾的统一,所以人就有犯错误甚至犯系统的严重的错误之可能[只有人才可能犯错误,其他一切动物差不多都无犯错误的可能,(毛批:不妥,竞争生存的学说,说生物由竞争而遗传而择种留良,避免淘汰,就是避免犯错误的要求,只有矿物才无此种要求。)尤其无犯系统严重错误之可能],人也一定要犯错误(因主观与客观矛盾,可以说完全不犯错误的就不是人)。人是不断犯错误又不断改正错误的(虽然人可以避免犯系统的严重的错误)。所以人在看自己的时候,常常忽视自己主观的能动性,把人降低与普通动物平列,或者又常常夸大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把人说成神仙那样。这是人在看自己的时候的两种偏向。% g* t- _# q+ Q3 k
% Z% t9 L. x& x! E
以上是说人的自然性。[毛批:人是社会的动物,人的思想是社会的产物,把思想放在自然性范畴,美国“行为派”(以庸俗唯物论为表形的主观唯心论)正是如此。〕
/ S% M+ }) i5 ~
) a, x% s2 z4 |# r6 f    但是人的自然性,只是人的一种本性,人还有另一种本性,即是人的社会性(毛批:二元论。)。人的社会性与人的自然性有区别、有矛盾、但是又凝合在一起、并且在基本上是保护着(人类共同的)自然性的。二者互相限制,也互相推移。(毛批:这个观点不妥,当作人,它只是社会的动物,人分成阶级后,只是阶级的人,再也不能多一点,无所谓人类共同的自然性,更无所谓以社会性去保护自然性,人的生命及种族存续,它就是当作社会的人的存续,再无别的。)) r- ^' H4 N$ Z6 A3 N
; }2 Y8 _& y9 D+ b1 ?5 i4 H. R
    何谓人的社会性?
3 c# m8 m' I% o- j9 S! y* T9 }" h$ }6 v$ J
0 A$ R5 {. q* H+ ^  _5 A8 L' C+ I    因为人的生活,是社会的生活,必须有维持社会一切人们共同生活的社会规律,这种社会规律,是限制着人们的自然性、自然欲望(毛批:不妥。)只能在一定限度之内发展。
1 R/ r& b, G. ?" s+ W( N% [$ M
* y7 i4 y/ B. M- n3 f7 [: p因为人为万物之灵,人的思想行动能够自觉的规律化,(毛批:人的自觉是历史地的,不是绝对的。)所以人也就最容易在客观环境的影响之下而引起自身的变化,比一切其他“冥顽不灵”的东西不同。(毛批:人同冥顽不灵的猴子的最初区别,仅仅在于用工具劳动。)人们在不断的社会劳动的过程中,改造着自然界,同时也改造着人们自己,改变着人们自己的本质与本性。(毛批:改变着人们自已的手、脑、五官和思想等等,由各种不同社会结构,改变为各种不同的社会性,只应这样来解释人的性质的改变,否则就是唯心论。)人们的思想形态,是由这些人们经常接触的客观环境的形态与劳动形态来决定的。一定形态的人们的思想,又指挥着人们在一定形态上去行动,并逐渐改变客观环境的形态与劳动形态。  t' Q2 x3 {- Q/ d" _- S

. E) K1 ~. _& N! ~% |+ m3 p    人们的生产劳动,永远是社会的生产劳动。人们相互间在一定的劳动样式的基础上,发生一定样式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政治关系等(即人们共同生活的规律),这些一定的关系就决定着人们一定的社会观念形态,即决定着人们一定样式的思想、意识、观点、习惯、心理、道德等。长期的一定的人们的生产样式与生活样式,养成人们在思想行动上的一种特性,这就是人们的社会性。(毛批:这些是对的。)
0 @8 M1 P$ a  M  K8 A
. ]& s( K( P1 ^- f" Z    人们长期按照一定的规律(自然规律与社会规律)去劳动,去生活,(毛批:但是长久地不自觉的,自觉是一个历史过程.)如是也就使人们的思想行动按照这种规律相对的定形化。一定的经济性质,一定的社会性质,决定人们一定的社会意识的性质与伦理道德的性质。一切人们的理性,是自然的,同时也是社会的。(毛批:只是社会的。)2 D/ G1 O( p- ^2 q

  M# I( r+ M. B% o5 Z) n人的自然性,是先天的,是从人这种东西的根据中产生出来的。如人的体质、聪明、本能等(这些东西受后天的影响,但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不被后天所根本改变)是先天生成的。人的社会性,是后天的,是从各人所处的社会环境条件中养成的,如人的思想、意识、观点、习惯等,是人在生产中斗争中养成的,学会的。[毛批:但前又把思想意识归入自然范畴,又把聪明归于自然(先天)范畴。](如驯养很小的野兽,也可使野兽具有某种驯性。)8 _  r% q3 u; P- w

) p; {- _4 z* U; z5 x    [毛批:自从人脱离猴子那一天起,一切都是社会的,体质、聪明、本能一概是社会的,不能以在母腹中为先天,出生后才算后天。要说先天,那么,猴子是先天,整个人的历史都是后天。拿体质说,现在的脑、手、五官,完全是在几十万年的劳动中改造过来了,带上社会性了,人的聪明与动物的聪明,人的本能与动物的本能,也完全两样了。5 Z( x3 Y. S( T4 D

0 Z( {+ {4 Z* H9 c7 y: Z- X    人的五官百体聪明能力本于移(遗)传,人们往往把这叫作先天,以便与 出生后的社会熏陶相区别,但人的一切移(遗)传都是社会的,是在几十万年中社会生产的结果,不指明这一点,就要堕人唯心论。]
" p/ I0 f; W) ^# @0 j1 ]% |4 {8 w" J4 E" h* Q  H
    但是自从人类社会发展成为阶级社会以后,人就作为一定阶级的人而存在。人们的社会性,就被各人在生产斗争中所占的完全不同的阶级地位所决定,人们的社会性,就表现为各种不同的以至相反的人们的阶级性。特定阶级人们的阶级性,分裂了掩盖了人们共同的社会性。(毛批:是分裂了,不是掩盖了。)比如现今社会中各阶级人们所特具的各种不同的特性(如封建地主的等级性、神秘性、残酷性,资本家的垄断性、竞争性、自私性,农民的分散性、落后性、反抗性,工人的进步性、组织性、集中性等)是表现得很明显的。人们阶级性的最高而集中的表现,就成为人们的党派性,特定阶级人们的这种阶级性党派性,就贯穿在这些人们一切具体的思想、言论和行动中,以致使各种军事、政治、学说、艺术和道德等等,都表现着一定的阶级性与党派性。! c2 `4 z6 }( P
4 Z9 S* k# `& ~8 n' ?+ O: q
    过去历史上的一切统治阶级,都把自己的阶级性,看作是代表整个人类的人性,并且看作是最善良的人性、自然的人性。而把其他阶级人们的阶级性看作是违反自然人性的例外的恶劣的表现。把他们看作是无人性的人,把他们看作是不够人格的人。过去一切统治阶级都讳言人们的阶级性,并且讳言人们的社会性,(毛批:实在也由于不知道,连最好的资产阶级启蒙学者也不知道。)都把人们的阶级性社会性看作是人们先天的自然性,因为这样,才能巩固统治阶级的阶级地位。所以在过去各种人性学说上,都明显的表现其阶级性。所以有地主阶级的人性论,有资产阶级的人性论,也有无产阶级的人性论。
4 g! R6 e' g: |* l1 Q* W# ~
5 z% w  o8 E' J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是自然人,具体的人又是社会的一分子(在阶级社会中还是一定阶级的一分子),人又是社会人(或阶级人)。所以人同时具备着自然性与社会性,这就是人性的两个基本方面,这就是人这种东西所有的两种基本属性。(毛批: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这是对的,但这就是说,它是社会人,不是所谓自然人,人是自然界的一个特殊的部分,——社会人。)
. M4 l2 X9 D: L* k' U- I* e
; u( q- Z2 K+ v% `( v/ \/ \* v    何谓善恶?人们的善恶观念是由什么决定的?
- g, s, q& A- t4 `) I
9 q1 i5 K7 I4 o5 s    人们的善恶观念,就是反映客观实际上人们的利害关系。一切对于人们有利的事物,人们就认为善;一切对于人们有害的事物,人们就认为恶。(这是以人类为本位来说的。但有些中国佛教家的善恶观念还把动物界包括在内来说,所以他们戒杀生,认为杀害动物也是恶)。(毛批:佛戒杀生,恐有其社会的原因,如英国戒捕乌,中国农民戒杀牛,是因为鸟少牛少的原故。)- P1 v  N4 v, j' f& c: M

, Z# x  f+ e$ z" _$ d" g& o* n    但人是具体的人,人的利害也都是具体的。如是个人的利害、部分的利害与整体的利害、暂时的利害与长远的利害之间,就时常是发生矛盾的。特别在阶级社会中,各阶级的利害就常常是相反的,甚至是不可调和的,人们彼此之间这些不同的利害关系,反映在人们的思想中就成了不同的善恶观念。比如剥削阶级认为善的,被剥削阶级就认为恶;被剥削阶级认为善的,剥削阶级又认为恶。如果在无阶级的社会中人们的不同利害关系,还可以用部分服从整体,暂时服从长远的办法,把它们调和起来的话,还有人类社会全体共同的利害关系的话 (毛批:“人类”这个概念,其实产生于阶级分化以后,原始人是不可能有现时我们这个概念的。至于“人类共同利害”,从来就没有过,只待将来阶级消灭后才会发生。)那么,在阶级社会中,敌对阶级的利害关系就在基本上是不可调和的。因此,在阶级社会中,即使人们真的能够好善恶恶(而不是好恶恶善),那末,各阶级人们之间的善恶观念及其好恶也是不能--致的。孟子与王阳明只在人们的食色之间,好好色、恶恶嗅之间,去找人类共同的好恶及人类的共同性。除此以外,大概他们也很难找到人类的共同善恶及好恶了。[当孟子说到是非之心、侧隐之心等等人类共同心理时,只能举出一个孺子将入于井的例子。但孺子是还没有思想的,(毛批:不是有无思想的问题。希特勒的小哥儿跌下井去,也只有他的共同利害者才去打救。)无善恶之可分的。(毛批:否。)如果说到成人的话,那孔子对少正卯,孟于对杨朱、墨翟、盗跖诸人将入于井,是否还有那为仁之端的侧隐之心,那就很难说了]。* J$ D; W# w% _' r! M* h$ a" C
1 p  E' e: d$ A( S2 v# n
    在(毛加:“将来”。)无阶级的社会中,人类社会全体是还有共同的善恶观念的,是还有共同的是非之心,侧隐之心,羞恶之心与辞让之心的。因为在这时候有社会全体的共同利害。但在阶级社会中,人们的善恶观念就不能一致了,就各有各的善恶标准,共同的是非之心,侧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也没有了。(比如今天希特勒的是非与我们的是非,是相反的,今天希特勒横死,我们也并不会有侧隐之心)。故关于人性善或人性恶的问题的争论,(毛批:是抽象争论。)是不能得到一致的答复的。因为没有一致的善恶标准。至于说人性无善恶,那也只能是抽象的,并且只是就人的自然性来说才可以。(毛批:否,所谓是非善恶,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的,历史地发展的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统一,不同阶级的不同真理观,这就是我们的是非论。道德是人们经济生活与其他社会生活的要求的反映,不同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这就是我们的善恶论。把人性分为自然性社会性两个侧面,并承认自然性是无善无恶的,就给唯心论开了后门。)但人们的善恶观念,是人们的一种社会观念,说到人性的善恶,只能是就人的社会性来说,而人的社会性又是后天的,因此,具体的人来看具体的社会的后天的人性,那就总是有善有恶的,因为这是由具体的人所处具体社会环境的善恶(对于一定的人们来说)来决定的,比如我们今天站在一定的立场,对于一切具体的人都能确定他本质上的好坏,就是因为我们站在具体的立场,有具体的善恶标准,能测量一切相当成熟(毛批:不成熟也一样。)的具体人们的好坏。所以人性无善恶的说法,还是抽象的说法,唯心的说法。如果具体的来说,不独是人的自然实质有好坏(体质禀赋有强弱)(毛批:秉赋也是社会的。)就是人的社会实质也有善恶,不过各阶级之间所认为的善恶不一样就是了,在告子与孟子的争论中,告子的缺点就在这里(自然告子的意见比孟子是要正确多了)。
0 b, }) z- @  W/ V' K
/ v0 C( D$ V- }6 x4 N    “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似乎这是人类普遍共同的德性。是的,人是有理性的动物,人也自然就爱好真理。真理也有吸引人来爱好的力量。但是对于一切剥削阶级来说,客观的是非(客观真理)常常是无情的与他们的利害相反。在这种时候,一切剥削阶级就都不爱好真理,不爱好进步了,都爱好自已的利益,爱好反动,都是按照自己的利害来处理事物,都不是按照客观是非来处理事物,都要故意来歪曲是非,歪曲真理,欺骗群众,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且是剥削阶级主观上的是非,与客观是非又常常是不能一致的(他们常常是把自己的利益当作绝对真理)。(毛批:这些都说得好。)因此,对于剥削阶级来说,他们的是非与他们的好恶、与他们的善恶观念,都不能是一致的。(毛批:这一点不妥,虽有明知故昧的事,但剥削者的善恶总是以他们所谓是非为标准的,二者大体是一致的。)是者,他们常常不好,不认为是善,非者,他们倒常常好,不认为是恶。是是非非,善善恶恶,好好恶恶,一切剥削阶级都是作不到的。(毛批:他们是其所谓是,非其所谓非,善其所谓善,恶其所谓恶。)一切剥削阶级都不能把是非、善恶、好恶完全统一起来。(毛批:他们统一其所统一的东西。)而况一切剥削阶级都不能彻底认识客观真理。所以过去一切剥                                                                削阶级的学者关于人性、是非、善恶、好恶联系起来所构成的学说,没有一个不是说得错误百出的。(毛批:剥削阶级当着还能代表群众的时候,能够说出若干真理,如孔子,梭格拉底,资产阶级,这样看法才是历史的看法。)你企图把王阳明的四句话改成真理,我看是很难作到的。(毛批:王阳明也有一些真理。)来信所改四句,也还有可议之处。
0 x7 R% x# |4 K8 W
6 w% y" k/ l: K; g# L. J8 v/ d$ G    中国的封建制度一直存在了二千年,所以中国的封建制度是世界上最完备的封建制度,中国封建阶级的伦理哲学,也是世界上最完备的封建伦理哲学。但是这种哲学是封建的,它的中心思想就是三纲五常,而三纲五常同时又是封建阶级的政治纲领与封建国家的宪法。因此,在今天任何拥护这种哲学的言论行动,都在实际上是拥护了中国的封建残余,阻碍了中国的民主革命。我们决不能把这种哲学,把孔孟之道,看作是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相反,这恰是中国文化的不良传统。(毛批:孔孟有一部分真理,全部否定是非历史的看法。)中国现在有人著了一本书,名《中国之命运》,在这本书上全部的接受与拥护中国封建阶级的“固有道德”及其伦理哲学,坚决的反对现代思想共产主义与自由主义;然而他们又在大大反对什么“封建割据”(如果是民主割据,他们就不反对吗?)对于这些人,你还有什么是非可讲的呢?他们是不是还有是非之心呢?4 d; s( g% C& I7 H5 ?2 W" L: p

9 w' C- C' y+ a; ?0 _0 a, W人们的道德观念,就是反映客观实际上人们的利害关系。这在中国的墨子早就看清楚了。墨子说:“义:利也”,利是义之实,又说“忠:利君也”,“孝:利亲也。”,“功:利民也”。墨子是主张以国家百姓人民之利,即以社会全人类的共同的利益为其道德的标准的。墨子是第一个把道德建立在唯物论基础上的伟大的哲学家。一切剥削阶级的道德,就是这些剥削阶级的利益的反映。中国的封建道德,封建的伦理哲学,就是以封建君主(父、兄、夫在内)利益为中心的道德。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使别人受苦的基础上,建立在使大多数人受苦的基础上,这就是一切没落的剥削阶级的天性及其道德的标准。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使别人同享幸福的基础上,建立在全人类共同幸福的基础上,这就是无产阶级的天性及我们的道德的标准。
2 v& I! ]% Z* e$ b  C. R3 w0 T/ e- Y! R6 H7 v
    一切剥削者的特性,都是最恶劣的人性,(毛批:当着奴隶主、封建主、资本家还在破坏旧制度建设新制度时,他们是有其历史作用的。)他们都是在牺牲大多(数)人的基础上去求得自己兽性高度的有组织的有系统的发泄(如三宫六院、酒池肉林等),一切劳动的被压迫阶级的特性,都是当时社会上最善良的人性,他们是最有理性的,是舍己为人的。1 `& X$ P9 M: o8 D

. W, y0 D/ f7 f6 s) ^" @! H: H只有觉悟了的无产阶级,只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毛加:“以及将来的人类”,)才能深刻的认识客观真理。(毛批:这是对的,但与篇首论人为万物之灵一节矛盾。)才能有最高的理性,使自己的思想行动按照认识了的客规真理自觉的规律化,方能有最高的自觉的纪律性与原则性,才能把是非、善恶、好恶完全统一起来,才能完全作到:是者是之,非者非之,善者善之,恶者恶之,好者好之,恶者恶之,才能具有人类中最优良的德性(但不是封建的“固有德性”,也不是资产阶级的“德性”),才能创造最优良的社会秩序。也才能把人类特出的理性、人类的天才发展到最高限度,才能具有最优良的人性。因为只有无产阶级(毛加:“及将来的人类”),它的利害与客观的是非(客观真理)才是完全一致的。只有无产阶级,才能以全体人类解放的利益,整个人类社会进化的利益,作为自己的利益。所以只有觉悟了的无产阶级,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坦率的爱好真理,(毛批:当资产阶级对封建革命时候,他们是代表了社会进化利益。他们也爱好他们所能知道的真理,例如民约论与进化论。)爱好全人类共同的利益,爱好社会进化的利益。如好好色那样自然;恶恨邪说,恶恨人类共同利益的破坏者,恶恨反动。如恶恶嗅那样自然,也只有觉悟了的无产阶级,其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正确的解释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并把这种哲学提高到最高的程度。' s1 C1 b  M# v7 O8 \

& k" o. }( @# |' ?" E( W/ H7 }我的意见,略如上述。
+ ]& v3 a% N% n# u4 w' x( o$ N
) ?' @1 P# M* F. o; i( g尊意以为如何?望加指正!9 v) J+ ^! @4 G4 W/ w) @/ T

/ F2 ?0 U* \6 n( Q  O3 ]                    顺 祝7 Z' W) Z; J* l
% I* L  ?  H1 K$ K9 J
痊 安!& m0 W) e) k* H) Y& w
0 m  G5 _0 ?6 |9 W
; O3 A7 C1 Q; b  W+ \

- j# |( r/ ~/ U$ z六月二十八日
; x4 Z2 G8 W( c1 d( T. K! ?2 |; z9 y  A
                               (毛批:总评:缺乏唯物的历史的观点。)( U/ R8 I" P4 X  k( J! K; S

' M4 s% f! Q4 Y附:毛泽东同志致某同志信! [0 C0 O8 k0 f9 Y: I* ?3 [1 X) }
/ L9 H0 \' z0 o
某某同志:- g, P! N7 ?6 k9 l' m
% I/ B0 w4 d( Z! `. M; O9 Q
一气看完了你的这一篇,前后看了三遍。并且率直批上了我的意见。大体说来,凡论人性(前半部居多)的地方我以为是错的,凡论阶级斗争的地方(后半部)则是对的或比较对的(但有某些错处)。其原因,我以为你还没有将唯物史观的一些基本观点作一个全面的了解,由你自己苦想出来的多。我的意见,与其苦想,不如研究马恩。我也没有研究透彻,不能说我批的全都无错,还请你看后告我。我愿与你当面辩论一回,彼此或都有益。2 ?/ C* ]* C8 a7 T
! Y: |, |- b9 k- W/ h! m
敬礼
2 W2 Q  j5 ~; o% p9 u' I5 `, K7 k' n+ V- P: o
                                      毛泽东
" i, \$ b$ w% k( `" q
6 l0 m6 M! `# x. L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早
9 X# {" E  \( z. u$ v/ c: M' ^: n& v1 c
过了一周,12月24日毛主席又致信某,向他介绍《从猿到人》一书中编入的恩格斯的两篇短文《劳动在由猿进化到人的过程中的作用》和《人类进化的过程》(《(自然辩证法)导言》中的一段),“十分精彩,可以看”;编入的郭烈夫(苏联哲学家和历史学家)的《马克思主义观点的达尔文主义》一篇。“亦可一阅”。信中并说:“郭烈夫的《唯物论》,瞿秋白曾有译本,我看过,还好,后来听说他犯有错误,我还不知其错误究在何处。我正在找其他唯物史观的书看,看后再送你。”
: Y; |/ t4 D8 c/ T! C1 {- N' f- q% H# A. ^: u. h
    他们认真、勤奋的学习热忱多么感人呀!
( M$ k) b7 Q% l8 e& _6 }% |, @6 M) p- ^$ S! L, J& f
再有,毛主席关于二元论的批示是十分精辟的,蕴含唯物辩证法之一分为二并不导致二元论的原理。在他的哲学著述中论及这个范畴不多,属风毛鳞角。, Y% e% a# I: F7 s
# V3 Q9 ^, y' k% k$ S2 [$ B1 m0 H, j: ]
   (这个材料文献研究室已分别公布在《毛泽东年谱》和《某年谱》中,其结果,割裂、混淆、疏漏、失真,不堪卒读。——摘者)
$ {. D) v0 O6 c: J+ m& Q
6 T" h$ Q/ @7 _1 z4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09/09/20482.html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4 13:27 , Processed in 0.09919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