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5|回复: 0

一老樵:震惊淮南的李庆云事件

[复制链接]

8

主题

107

帖子

42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21
发表于 2021-4-24 05: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事件一度扫荡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能源工业城市,严重破坏了华东五省一市的经济建设,甚至震动了整个国家,使得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为之震惊……

从1966年以后到1970年,周总理为了支撑起整个国家,为了摆脱前面一段时间各方面的破坏所造成的种种困境,提出了“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大政方针,力图恢复。本人与很多的“老三届”粘了光,由在农村的“大风浪里炼红心”而应招入城,参加了工作。我们这些“红卫兵”们,当时喜悦的心情是无以言表的——终于有了正经的事情做,终于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弄他十八代祖宗,谁叫造反都不会再去干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1971年国庆前后,一种神秘的气氛又突然笼罩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挂满了街衕的伟大的领袖、伟大统帅、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与他的“亲密战友”×副统帅合影的的大幅油画悄然撤了下来,接着,单位里就开始“秘密传达”有关文件。原来,全中国人民“最最敬爱的林副统帅”竟然是埋藏在×××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而且是自我引爆了!

1972年,我们除了上班、创“高产”,就是学习中央文件。无非就是说,曾几何时,这个在接见红卫兵的时候排在第二位,这个在“井冈山会师”的油画中曾经替代了“红军之父”朱老总的显赫人物,这个被×××物色了几十年才选中的,而且已经写进党章的接班人林秃子,原来是个头顶长疮、脚地淌脓的忒坏家伙,他居然企图干掉大家赖以生存的“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自己去当“红太阳”。他,当然是早就死有余辜了。

1973年,中央的政策从表面上看来是“继续批林整风”,这期间却发生了“张铁生交白卷”、“小黄帅反潮流”事件,全都是煞有介事,全都是从中央到地方进行宣传的。而且,工人下了班不许走,要得“学习”,要知道张铁生为什么交白卷、小黄帅为什么反潮流,中央为什么支持他们。

接下来,“评《水浒》、批宋江”、“评儒、法斗争”开始了。×××他老人家直接挂帅,御笔直批,说《水浒》要搞投降路线,二当家的是个坏蛋。

《水浒》是虚构的,宋江是乌有的,那么,谁在搞投降路线呢?伟大领袖肯定不是说着玩的,肯定是有所实指的——中国的航船出问题了,老人家又有新的“战略思想”了!中央的喉舌“两报一刊”、广播电台天天说,文章、漫画、名人演讲连篇带牍。我们天天“学习”、“讨论”;宋江坏在哪里,什么叫投降派,什么是儒家,什么是法家,儒家到底有多坏。有文化的要写出大批判稿,不识字的要有发言纪录,“吃不透”不许下班!

再接下来,中央发布了“元旦社论”,发布了“12号文件”,把批判林秃子与批判孔老二联系起来,顺带又加上了“批周公”。批周公什么?批他“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包庇反革命分子,企图复辟资本主义。中央广播的大喇叭昼夜不停的叫喊的尽是这些东西。于是,“批林批孔运动”应运而生!

我们这些当过“红卫兵”的人,以及年龄再大一些当过“造反派”的人们,从“张铁生交白卷”、“小黄帅反潮流”的时候,就看出来国家又要生事了,而且也很快看出这回要“解决”什么问题——要“打倒”谁了。有这个经验的人当然也有一个明智的选择:老子们上过一次当了,随你鼓动,不会再买账了,我得好好上班,挣工资孝敬父母,而且还要娶老婆——“老三届”的一代人此时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本人也是1973年成的家。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想。

淮南煤矿机械厂支柱车间有个名叫李庆云的人。1966年,大家造反,他嗤之以鼻:不识数,你们造谁的反?现在是谁的天下?想找死吗?

1967年,“司令部”遍地开花,各种“司令”多如江鲫,李庆云动心了,拉了十多个十几岁的顽童,成立了“太阳升司令部”。而后“三结合”,他因资本甚微,只给了个车间宣传干事的位置。没过多久,因为报销上有作弊,连这个不入流的小地位也丢掉了,仍然是普通工人一个。他家里很穷苦,妻子没有工作,三个子女。为了生活,他在家里养了母猪,有时自作字画偷偷出卖。

从“张铁生交白卷”、“小黄帅反潮流”,到批林批孔批周公,李庆云也闻出了气味。1973年秋天,他开始以“反潮流勇士”的面目出现在社会上。他到处张贴大字报,在淮南煤矿机械厂工人食堂、篮球场等等地方,不断以发出海报的形式召集观众,向大家宣讲为什么要反潮流,为什么要“评《水浒》、批宋江”,为什么要讲儒、法斗争,为什么要批林、批孔、批周公?

1974年3月,李庆云按照“×××的新的战略思想”,大力宣扬“文化大革命七八年来一次,到现在正好八年——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的论调,开始宣讲“第一次解决了刘少奇,这一次要解决的人比刘少奇更为重要”。他对群众“循循善诱”说:宋江是二把手,孔子是老二,周公是宰相,而且姓周,这都和现在的哪个人可以联系起来呢?

有人淮南煤矿机械厂职工医院的对街围墙上在刷出巨幅标语:谁攻击周总理,谁不得好死!

4月份,李庆云郑重宣称资本主义已经复辟,这个势力的总代表曾与蒋介石共过事,是埋藏在×××身边最久的“定时炸弹”。他到处演讲,疯狂鼓动罢工、停产,煽动成立造反组织,甚至搞了一个“夜袭队”,专门在夜间抄家打人。他到处呐喊“不为资本主义路线生产”,“哪里烟囱冒烟我们就打向哪里”,“对于各单位的走资派,能打倒的打倒,能打跑的打跑”,“我们要解放淮南、解放安徽、解放全中国、最后解放全世界!”。他还在千百人的集会上大肆吹嘘:“我的名字已经压在了×××的玻璃板下了”,“我什么都不怕,反正不是做张家祥,就是做王洪文”!(小注:张家祥,伤残退伍兵,据说不是因为战斗受伤,在战场上逃跑时受的伤,淮南修鞋匠,1966年组织成立“23省红卫军”,自封总司令。中央取缔红卫军,张家祥成为专业武斗的匪徒队伍,杀人放火,制造了著名“火烧高皇寺”屠杀当地农民事件,1968年以“反革命破坏”罪被枪毙。)

1974年4月,在李庆云的疯狂鼓动下,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无知青年和其他类型的不良分子纷纷骚动起来。这些人皆以“反潮流勇士”自居,招降纳叛,结伙成团,到处大搞打、砸、抢、抄。有过1966年遭遇、吃过苦头的“走资派”们见势不妙,大多是撂下摊子跑掉了。没有了头目,社会、企业的秩序可想而知,淮南市的工业主体“十矿三厂”一时间烟销火灭,全部停产。工人们去上班,没有人安排工作,只好自己把考勤表画满,然后回家。

没有煤就没有电,华东电网瘫痪,五省一市的经济建设全部随之停顿!

国家被震撼了。1974年4月29日凌晨,李庆云被秘密抓捕。

是日上午,追随他的“反潮流勇士”们得到了消息,逐渐猬集于李庆云家。有人提出:“反潮流”是伟大领袖亲自领导、坚决支持的,抓李庆云肯定是“走资派”们干的事,是镇压革命群众,是“资产阶级路线”的反扑,必遭失败!这一观点足以给大家壮出十足的胆气。于是,当人员达到一定数量时,他们便冲击、砸毁了淮南煤矿机械厂的机关、当地的派出所、区政府机关,封锁了区境内的南北要道。第二天,“反潮流勇士”们在淮南煤矿机械厂门前马路上重新集结,拦截过往车辆,组成车队由西往东,一路扫荡过去,砸毁、抢劫了沿路所有的派出所、政府部门,接着又砸毁、抢劫了市委机关大楼、市检察院、市法院、市公安局、市档案馆。遭到破坏的档案资料如同山积,有人放火焚烧。最后,“反潮流勇士”们还冲击了监狱。

“4.29、4.30案件”由此形成。

自此之后,歹徒横行、盗贼蜂起,女孩子大白天不敢出门。有很多人把家门用砖头砌上,阖家到乡下亲戚那里躲避。停水、停电、商户关闭,一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淮南市一时间又变成了人间地狱。

“反潮流勇士”们并不甘休,他们组成了“上访团”,居然闹到了北京,哄抢南苑公社,拦截外宾汽车,要面见“红太阳”,请他老人家出面直接撑腰。北京人毫不客气,抓了他们,把他们一个个“遣送”回来。

当时周已住院,邓已失位,是“四人帮”实际掌权。镇压命令由上而下迅速传达,6月13日,逮捕行动秘密展开,在案者没有一人能够逃脱,有人甚至被当场击毙。专案组于7月初成立,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清算(楚樵本人当时为刑事专案调查组成员,参加了一系列官方活动)。清算期间,对李庆云进行了残酷的批判,凡是遭他煽动、破坏过的地方都要召开现场批判会,他必须带着镣铐铁链在现场接受铺天盖地的批判和辱骂,被迫认罪。一场接着一场。他的政治赌徒的头颅从一开始的高高扬起,到后来渐渐垂下。

1974年国庆期间,“4.29、4.30案件”举行公判,曾经自封“总指挥”的铁路职工袁炳礼被判死刑,李庆云被判死缓。在全市范围内游街示众时,淮南驻军6408部队出动了数十辆卡车的武装人员帮助压阵。加上武装民兵,游行队伍长达两、三公里!袁炳礼因为喊“XXX万岁”被扳手砸掉牙齿,嘴里用螺丝刀捣进棉纱,最后众人的目睹中被执行枪决。

其后,1976年发生了清明节事件。“劳动节”前,一直自我表示“绝对忠于M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李庆云竟被宣布执行死刑,罪名是在监狱里为清明节事件叫好,对“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不满。

这样的罪名令淮南的知情者、有识之士们瞠目。是时,与周恩来势不两立的“四人帮”甚嚣尘上,乾纲独断,杀掉李庆云的主张当然与他们有关。而李庆云却强烈反周,同时积极反邓的家伙。这时周死了,邓完了,当权的人应该厚待这样的“反潮流勇士”才对,怎么反给杀掉呢?这,淮南的人民没想通,恐怕也是李庆云本人做梦都不曾想到的。

李庆云死后,三个子女最大的不够十岁,孤儿寡母,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生活,注明一下:截至今天,没有谁给此案“平反”,李庆云依然是一个反革命破坏分子!


- X3 X  O5 y: i2 G “批林批孔”运动始末

“林副统帅”阖户灭门之后,我们的“红太阳”并没有就此放过他,而是于1972年在中央开始了“批林整风”。其意义十分明确:一是要把这位曾经的“亲密战友”弄臭,二是要让大家把“思想”扭转过来,一起憎恨这个十恶不赦的“林秃子”。

在整个毛泽东时代,往往是“一个矛盾掩盖着另一个矛盾”,接着从这时候起,有人便开始打周恩来的主意。其表现形式是“评儒法斗争”,批判孔子的保守思想、维护旧礼教的“反动”思想等等。因为周恩来只抓建设,不搞“革命”,而且信奉儒家学说、信奉中庸之道,可以与之相互联想、联系。

1973年7月4日,毛泽东召见张春桥、王洪文等人,谈起外交部新发的一份简报,曾对他们说:"你们年纪还不大,最好学点外文,免得上那些老爷们的当,受他们的骗,以至于上他们的贼船。"“贼船”指谁?当然是指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为中国苦撑危局的那套政府班子!这时的外交工作,是由周恩来直接领导、负责的。毛泽东亲口骂之为“贼船”,意义非常清楚——他在攻击周恩来,已将周恩来放置在自己的对立面上。

毛泽东另外还有更多的指责,说郭沫若的《十批判书》是人本主义,即人民本位主义,孔夫子的那一套也是人本主义,两个一样。说郭沫若不仅是尊孔,而且还反法,还骂秦始皇。毛泽东说,他赞成郭老的历史分期,奴隶制以春秋战国为界。但是不能大骂秦始皇。

(见《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年版。)

毛泽东的话题,最后还是落到了外交部。他说:“结论是四句话: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将来搞修正主义,莫说我事先没讲。”此时的毛泽东,如果把谁指定为“搞修正主义”,这里面肯定要包含着恐怖的政治杀机,这个人必然完结,而且下场极其惨烈。1966年,他就是用这顶帽子把国家主席刘少奇拉下来的,然后由文革派们活活整死的。此时此刻他又把这句话往周恩来身上影射,当然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张春桥、王洪文把毛泽东的话转告了江青,早就预谋倒周的江青于是如获至宝,马上布置手下的文痞们抓紧时间大做文章。

广东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杨荣国抢了"头功"。8月7日,《人民日报》醒目地刊载他的长文《孔子--顽固地维护奴隶制的思想家》。

翌日,江青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出要把毛泽东评述中国历史上儒法斗争的谈话内容,写入中共十大政治报告之中。周恩来以"要理解消化一段时间"为理由,委婉地拒绝了,认为不必写入政治报告。

9月4日,"梁效"的《儒家和儒家的反动思想》在《北京日报》发表。

9月15日,"石仑"的《论尊儒反法》发表于上海《学习与批判》创刊号上,《红旗》第十期予以全文转载。

9月23日,毛泽东在会见埃及副总统沙菲时,又说起了秦始皇:

“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毛泽东的这一段说话无疑是在向文革派们表示:我在领头反孔!

于是,9月27日,“唐晓文"”的《孔子是“全民教育家”吗?》就登上了《人民日报》。

紧接着,《"焚书坑儒"辩》、《秦王朝建立过程中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兼论儒法论争的社会基础》、《右倾机会主义和孔子思想》、《资产阶级和儒法斗争》等等一连串的攻击文章从“四人帮”控制的写作班子里炮制出来。

刚刚经历文革浩劫的中国天空,一时间乌云翻滚,妖雾弥漫;暗淡无光的苍茫大地上,风雨欲来,草木变色!

1973年11月10日至14日,美国国务卿兼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又一次访华。周恩来跟基辛格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会谈之后,毛泽东私下召见了当时在场的翻译了解情况。这位翻译说及周恩来对有些问题的意见没有请示、报告主席,毛泽东听后甚为不快。送走了基辛格,他就要求政治局开会,直接批评周恩来在跟基辛格会谈中犯了“右的错误”。

江青知道毛泽东公开批评了周恩来,越加喜出望外,立即宣称“这是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其走狗姚文元马上附和。按照当时的说法,文革派们把斗争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罗章龙、王明、张国焘、高岗、彭德怀、刘少奇、林彪说成是“十次路线斗争”。江青开始肆无忌惮地攻击周恩来,甚至还当着周恩来的面,说他“是迫不及待地要取代毛主席”!

当时极左思潮已对国家造成了严重危害,中央利用林彪事件正在批左。江青绝对忌讳批左,硬说林彪是“形左实右”。12月17日夜,毛泽东招见张春桥和姚文元,亲自推翻了批判极左思潮的工作,为批右定了板。但是毛泽东又在一次会议上说:“有人讲错了两句话。一个是讲十一次路线斗争,不应该那么讲,实际上也不是。一个是讲总理迫不及待。”(见《中国共产党执政四十年》,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年版。)

此后,早已向社会蔓延的“批林整风”就裁去了“整风”,而紧紧地挂上了“批孔”,曰之为“批林批孔运动”。运动仍然按照不利于周恩来的方向快速逆转。既然批判林彪,为什么又要批判孔子呢?文革的领导者是这样解释的:

一·因为林彪崇拜孔子——毛泽东说“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此时的林彪不再是共和国的功臣,不再是"红太阳"的亲密战友,而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了。

二·孔子是旧礼教、旧制度的维护者。

1974年1月12日,王洪文、江青致函毛泽东,附上《林彪与孔孟之道》,建议以中共中央名义转发全党,以在全国掀起更大规模的“批林批孔”运动。

毛泽东批示:“同意转发”。

于是,1974年1月18日,中共中央转发了《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并发出了《通知》。《通知》说:"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他和历代行将灭亡的反动派一样,尊孔反法,攻击秦始皇,把孔孟之道作为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思想武器。"《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共分八个部分:

一、效法孔子"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二、鼓吹"生而知之"天才论,阴谋篡党夺权;三、宣扬"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恶毒诬蔑劳动人民;四、宣扬"德"、"仁义"、"忠恕",攻击无产阶级专政;五、贩卖"中庸之道",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斗争哲学;六、用孔孟反动的处世哲学,结党营私,大搞阴谋诡计;七、鼓吹“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剥削阶级思想,攻击"五·七”道路;八、教子尊孔读经,梦想建立林家世袭王朝。

江青借助于中共中央转发《林彪与孔孟之道》,大力掀起“批林批孔”浪潮。1974年1月24日,江青等人在北京召开在京部队的“批林批孔”动员大会。批判会上,文革派们对八十二岁高龄的郭沫若继续施压。集学者、诗人、作家于一身的郭沫若,空有中国文坛巨子的名誉。"文革"一开始,因为他的填词中有一句“听雄鸡一唱遍寰中,东方白”,文革派们将他诬为“明目张胆地反对毛主席”。他的儿子郭世英、郭民英俱被整死。在"批林批孔"万人动员大会上,郭沫若被强制出场,几次遭到点名批判。点名之际,还有人喝叫“郭沫若站起来!”颤颤巍巍的郭沫若一一照办。江青还在大会上说郭沫若“对待秦始皇,对待孔子那样的态度,和林彪一样”!

周恩来一直都在保护郭沫若,郭沫若对他也是感激不尽。他们的这种关系使得江青很不痛快,一直都在采取打击、威吓的手段折腾郭沫若,要他出来反周。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之下,尤其是知道毛泽东亲自写了两首诗批判他,郭沫若终于顶不住了。出于无奈,这位软骨头的所谓“文学巨匠”写了两首七律送给了毛泽东,其中一首云:

读书卅载探龙穴,云水茫茫未得珠。0 A( @. [5 ~  `
    知有神方医俗骨,难排蛊毒困劣隅。0 _- i2 o. c) {6 y: s+ Q
    岂甘樗栎悲绳墨,愿竭驽骀效策驱。6 ?6 X2 ]! v' M6 I$ m5 z7 }& x: c
    犹幸春雷惊大地,寸心初觉视归趋。

这是一首"忏悔诗"!郭沫若竟然把倒行逆施的"批林批孔"运动比作了"春雷惊大地"!

就是这样,"批林批孔"运动以“排山倒海”之势推动起来。有些人窜到山东曲阜孔庙,先砸了国务院的文物保护牌,然后又砸了孔碑、孔像,扒了孔坟……憎恶的毁灭之风蔓延到全国各地,大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已经来临之势。一些利令智昏的、以“反潮流”面目出现的造反派、政治歹徒、政治赌棍们开始蠢蠢欲动。

在我们淮南市,有个叫李庆云的人,从1973年秋天就跳出来“反潮流”。1974年元月份以后积极响应四人帮在上层的煽动,疯狂攻击周恩来,拼死要“打倒毛主席身边埋的最久的定时炸弹”、“打倒与蒋介石共过事的人”,发誓非要做“第二个王洪文”不可。李庆云挑动一部分人大搞打、砸、抢、抄、烧的暴力活动,叫嚣“不为资本主义路线生产”、“哪里烟囱冒烟,我们就到那里造反!”以致后来发生了耸人听闻的“429、430事件”:闹得淮南就象人间地狱,就象一座魔鬼城,天昏地暗,人人自危。

此时周恩来已染重病在身,文革派们把他骂作"开历史倒车的复辟狂"、"虚伪狡猾的政治骗子"、"凶狠残暴的大恶霸"、"到处碰壁的丧家狗"。“四人帮”越发嚣张,肆无忌惮,在“批林批孔”的大旗上明火执仗地又加上了“批周公”的口号。

他们批判周公什么?批他坚持旧体制、旧礼教,维护旧制度、旧秩序。批他“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啊!

此际,毛泽东的健康状况也在每况愈下。就在运动“轰轰烈烈”进行之际,不惭其丑的江青接受了一位美国女记者的采访。她信口开河,狂吹牛皮,把自己说成了战争时期毛泽东的最为重要的助手,一个运筹帷幄的、极其了不起的女政治家,文革运动的实际领导人,等等、等等。于是就发生了轰动世界的"红都女皇"事件,一时间国际与国内高层舆论为之哗然。毛泽东为这样的丑闻感到了尴尬和羞愧,憎恨江青给他丢了脸,实在扶不起来。他开始厌恶江青,甚至不想与她见面,并且明确表示不愿意再“批周公”。在“最高指示”早已如同圣旨的当时,这一表示使得如火如荼的"批林批孔"运动骤然降温,四人帮坚决倒周的雷霆行动只得放慢了节奏。

国家需要继续建设,人民需要正常生活,因此,社会的动荡需要尽快平息。在淮南市,1974年6月中旬发生了一次大逮捕,领头闹事的“反潮流”们被抓得干干净净,随后还进行了重判,有人丢了脑袋。1976年4月,人民群众清明节自发悼念周恩来的事件在北京发生,四人帮予以镇压以后,又在全国各市、县抓“典型”,淮南市的这位追随四人帮的李庆云竟被当作了“典型”,在劳动节前夕被枪毙了。

1976年国庆前夕,四人帮被当作“特务、叛徒、反革命分子”悉数逮捕,一时风起云涌的历史闹剧、绝代丑剧——“批林批孔”就此终结!


( _  D7 k0 C  i$ 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1 00:26 , Processed in 0.12852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