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7|回复: 0

陈诗忠 我参加了两届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

[复制链接]

151

主题

878

帖子

317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70
发表于 2021-3-22 19: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参加了两居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外数篇)# @4 {( E" u8 y6 h  u& t' _
我参加了两届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0 x" B+ @" N+ \" I4 q6 x8 F# Y. v

6 U: M% r& t8 `5 {; M. v! o  我国先后举办两届中日青年友好大联欢。第一次是在1965年8月15日。第二次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1967年8月7日。
9 l5 [0 }" \' @% I3 h
+ A( g  @- Q0 w7 G: o6 I  为了迎接日本朋友,我们学习唱日本语歌曲《东京——北京》。1965年8月15日,我们上午再次练习唱歌,负责人宣布说:我们这批接待者都能再次看到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有部分还能看到粤剧《阿霞》。系主任杜桐认为,中文系同学应当多多接受优秀的传统文化熏陶,看革命现代戏、欣赏现代音乐舞蹈,所以此前我们已经在8月11日去中山纪念堂看过了《东方红》,票源很紧缺,我们班级仅有五张票,我幸运地抽到一张,是前座三14行7号,票号列第471号,自然兴高采烈。这次在欢迎日本青年的时候,又能第二次欣赏《东方红》音乐舞蹈史诗,何等幸运!
2 F( W( T2 j* I) M
" i, n: ^& W" ^2 Q2 F7 H下午1时,在学校大礼堂前乘坐租来的公共汽车前往广州火车南站。共有四部公共汽车,载250人左右。等到3时08分,第一批日本青年46人乘坐火车到了,他们是从深圳来广州的。迎接日本朋友的大多数是暨南大学的学生。我校前往欢迎的同学个个穿新服装,笑容可掬,挥动手中的纸花、纸彩带,高呼:“中日人民友好万岁”“欢迎日本青年”等口号,热烈欢迎日本青年来我国联欢。我的心情是很激动的。
7 z  _% @8 `5 U/ l$ D9 o. A9 _& A
( C( G* r$ {9 c6 {) ]( @6 @日本青年代表团团长说,因为日本政府阻扰出国,许多左派青年不能来。我因为离开讲坛最远,站在载日本青年朋友的公共汽车旁边,没有听清楚团长的讲话,但是我特别从站在最前面的女同学那里了解实况。的确,我观察到这些日本青年衣着朴素,甚至比我校一部分同学衣着更加朴素,断定他们是左派。我们夹道欢迎他们乘车到羊城宾馆,摄影师从讲坛一直拍摄到最远处,直到我的跟前。他对准我和旁边的两位女同学拍摄了很久。我们更加起劲地高唱日语歌曲《东京——北京》。在车上,有部分日本青年也与我们同唱此歌,微笑着向我们招手!0 A+ X) e/ h8 n* C$ G

; K! ^# G# ^. ?7 g在火车站月台上,我第一次观察到日本青年不仅大比分朴素,很像中国人,鼻子下方并没有一撮黑须。我1942年农历底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适逢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南洋,从小就憎恨日本侵略者,但是我们希望与日本国发展和平友好关系。在月台上,在车站出口处,我校文工团表演了精彩的欢迎舞蹈。我校文工团的节目在广州是很有名气的。有许多记者和联络员来往奔忙,但是没有见到外国记者。其中,有一位叫韩伍燕的女记者,她父亲是作家韩北屏,她刚从我校毕业分配到新华社广东分社,来往于指导记者后边。! j% V3 V3 Y5 e/ Y- T# G- B5 }% T$ }

& q4 F* F# r" e$ q- [9 h" Y2 R% o3 d1 A- M; U+ c) @% Y

5 x( Q+ G, A3 x8 t: o1967年8月7日, 是第二次与日本青年联欢的日子。暨南大学只有20名同学得以参加,气氛与第一次联欢完全不一样。在武斗即将发生的紧张气氛中,下午六点三十分,中国旅行社汽车把我们送往广州里东方红宾馆。等到九时,才开欢迎会。我们进场时,日本朋友对我们笑着鼓掌。我们也应当有主人翁的态度。我凭借着第一次中日青年联欢后自学的一点日语口语,招呼日本朋友坐在一起。我把一位叫着伊藤幸雄的日本青年招呼过来了,另外三位日本青年听到我能说日本语,也和我坐在一起了。随后,我们的两位同学和一位女翻译也住在我的旁边。我首先请这几位日本朋友为我签名题词,其中杉田勇吉题的是“日中不再战。斗争  美帝国主义  日本军国主义  日美案保条约  破弃”。1 ~: _7 Z& L/ f

3 M2 ~8 \: O& i% [, c# l& z: h+ t5 s会议开始,外事部门和群众组织代表讲话,表示热烈欢迎日本朋友的到来,宣传文化大革命、反帝反修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我把毛主席手书诗词十张送给日本朋友,其中四位每人一张,他们都觉得非常珍贵。伊藤秀夫懂得说中国普通话,我最后才送他一张,还有五张请他带给日本的其他朋友。但是,我们没有时间多交谈,同为演出开始了。我坐在伊藤的右边,而我的右边是女翻译。为了不妨碍别人观赏节目,我与伊藤时而看节目,时而笔谈碰到棘手的话题,我当然请示女翻译。恰好演出开始,我建议他先看节目,演出结束后才谈。这样既不失礼貌,又可避免敏感话题,我又送他一本《毛主席诗词》,还在上面用日文签名题字,他显得十分高兴,连忙用日语说:“谢谢,谢`谢,谢谢!”表示要从日本寄纪念品给我,还把一枚“第三回访中学生友好参观团  日本   1967”团章送我,我又送他一枚“抓革命  常生产”语录章送他。中日青年都表演了许多节目。42位日本朋友表演的是合唱《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及日语《东京——北京》和日本民歌,他们唱得大汗淋漓,毕竟气温相差太大了。晚会在晚上十一时结束。他们次日7 时30分飞往上海。另外75位日本青年直接从广州飞往上海。
5 W: I7 s6 M: l! c5 @- V0 s0 j3 M5 H! v% k
往事过了五十年,依然历历在目。顺便说一下,我从1965年参加第一次中日青年联欢后就自学日本语,刚好幻灯组里有一位来自烟台的唐慧珍,我向她学习日语,她为我抄写许多日语专业的日文(连中文译文),又向日本归侨杨巧京老师(刚生小孩不久)和日语教研组长胖胖的郭崇禧老教授请教,都得益非浅。原来花费多多时间学习的俄语早已经丢到九天云外,自学的日语却成为我的敲门砖,我成为小山城文化系统第一个高级职称获得者,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b' Y4 r3 \. i  w. a$ b9 C

! ]- @/ {$ l  ^
, g" M2 V$ `3 [3 b* W9 S, _
! F9 \+ f! R1 p  e. U; E2 p- K2 O& X; A1 n/ L8 A# w
# ]" I+ ?/ E% l  J. ?' R0 M
------------------------------------------------------------------; R0 [0 {! Q( E
" N& |! j* C  Z* Q
我对几位同学的回忆
$ ?' U7 Y) {2 k$ s7 n* i1 p' d, W! o/ s' [2 z! T% B' g) h
马文莹同学来自北京华侨补校,大一时当甲班团支部书记。“文革”初起时,她被派往国外做外事工作,1965年9月间离开学校。二十多年过去,一直杳无音讯。1994年八月间班级聚会,我们都围在她的身旁边,听她讲那过去的艰难辛酸的经历,许多同学们黯然泪下如雨。我还特别建议她:把经历写下来吧。她答应用泰国文字写。至今写出来了吗?她已经坐轮椅,时不我待啊!6 s, s* m: Y* \* u0 n4 C8 O5 s
2 E7 @9 e, U; L- p
马书记、俞建南、林少云和我都是念俄语的,常常是最早到班级的,来往也最多。少云帮助卖电影票,得以免费看电影;我是幻灯组的,凭兰色小卡也免费看电影。我和少云每逢暑假到学校苗圃劳动勤工俭学,也有很多相处的机会。班级举行“结对子互助”活动,我与少云结成对子。毕业后,我到山西长治,少云到了军垦农场,直到28年后才又重新见面,这是漫漫的28年啊!1995年9月7日,我收到少云两本《有痕》,随即把另一本交陈友经。这是记载我们班级的纪念册。能联系上的同学,都有照片和一段寄语。当天,我就复信给少云,其中录了我给李秀兰的诗,还寄一枚与李元连等人的合影。同时我也给李秀兰复信。次日晚上,再读《有痕》里的所有诗文题词,写下和马文莹《白头起步》原韵的诗:" P( u" ~0 c7 r* L8 a
5 t; {, {; j# Q' [
望穿云海盼君归,久别重逢热泪飞。
/ q! A9 v/ y" O' v& |4 s6 c
! G, _. C( Y5 f  e梦里只知人远去,醒时无奈事相违。9 j+ B7 i# s, q- T, h( S' q
  Q$ S% N' i3 B; E1 R9 n. O2 g
白头起步怀奇志,赤胆成诗沐晚晖。) z% W1 u. W9 R, r

8 g8 n* |8 l1 L& `! X1 U踏破崎岖同啸咏,温馨依旧满心扉!
. e  g7 k. S$ z( x+ G7 Z0 U) k% q( W6 a2 P4 Y
自从同学聚会后,我与马文莹有电子邮件往来,曾经应她所约,寄了国内从初一到高三的全套语文课本给她,她说是教中文要用。过后不久,电邮连不上,电话通不了。到2015年2月,我先找少云校对文莹的电话,希望到泰国旅游时,能再次见到她,却也是“事与愿违”,只好怅然而归,写下一首词:
" M; v* f' r9 C' d- _
8 n9 |* @1 e$ n0 y平韵满江红   寄泰国学友3 g9 x) m; ?' J- {
  v8 C8 T% S1 X2 b* G
岁晚风平,独对此、夕阳雁声。三千里,山重水复,佛国天城。霜叶蕉林供望眼,莲香月影总关情。两骄儿,指点问枯荣,笑盈盈?/ @8 L% K( X6 r3 H5 x
# }' H6 E) t/ u0 C' d# V  k' x5 Q' z1 W
河远去,浪澄明。怀啸侣,唱鸥盟。叹苍桑劫换,白发初生。但得征人无恙后,愿闻吾友有琴鸣。待来年,同仰木棉红,玉娉婷。
' N3 Z( T# T  `( O
: l9 \  ?* U. s0 C- g# Z到了2016年母校110周年校庆时,我又回到暨南园,向林少云打听马文莹的消息,还是消息依旧,“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可慰的是我们几位同学,能与张德昌、黄旭辉等老师合影留念,我还得到谭显明教授让给我的一张票,与少云同学同观暨南大学艺术团和专业名家的精彩节目,一边看节目,一边回忆当年在校美好的学习情景。合影是难得的,填《虞美人》词送她留念也是应当的。这首词为:7 o% M4 M9 m5 q. F$ }
1 {- x" T6 F; t4 J
晨昏堪惜书声奋,鸟语偕窗近。一场浩劫降人间,美好时光,化梦乱长烟。   春华秋实留芳韵,总是流甘润。倩谁唤醒说婵娟,岁岁心房,依旧艳阳天!   
0 B2 M! U4 A- d
8 f4 D" W- V0 H" y# q------------
" S  N" N/ _' m5 [+ {) V6 t  m! ?7 R* ^$ ^3 `2 J8 ^- m7 c
多次与香港吕嘉肇、许水清等同学聚会
4 a' y+ K7 N+ n
8 `7 h* A% A6 c/ A吕嘉肇学兄续陈树泉学兄而任班长,历来与我交往很深。我喜欢读书,为了寻找资料,曾经向他借自行车到中山大学图书馆,他乐意答应;我喜欢听新闻,自己制作矿石收音机,效果不理想,星期日向他借红旗牌收音机,他也热情支持。
# ^. z+ s# g& U" O8 z: z
2 [' I" w! u. j8 x五十年后,我应邀到香港展览所收藏的结婚证书,老班长组织同学们参观,宴请我和内子,大家亲如兄弟姐妹。真诚缔友谊,我以为这是暨南大学的优良传统,应当发扬光大。他又在《侨友网》发文说,詩忠学兄收藏的结婚证書在香港展出,這是別具特色的展覽,从中可窥探不同历史時期不同的证書特色,当然每张証書背後的故事更令人遐思。这次,詩忠兄又應邀于2013年8月16至18日在深圳國际展覽城展出結婚証書,賦詩祝賀:
- E) j( s9 s# S( E5 p& F" C, m8 H   有個展覽真特殊,展品是結婚証書,
  O" I4 C/ P9 t1 `0 U( v   品種多到無可數,反應熱烈爭先睹。+ I0 y1 V2 [+ A: M# }
   証書搜集够辛苦,收藏家辛勞付出。
/ w2 D% o# ^2 J6 }, p   觀众稱讚好展覽,祝贺成功荣光殊。5 W- v! I! [3 O: \

6 M! @' |1 v* Q) L+ L2 j1 q) R  至于许清水兄,是班级体育活动的积极分子,他与蔡丽华同样是校篮球队骨干,曾经组织我们班级男女同学进行篮球赛,我也是被选中的一员。五十多年后,那张赛后的留影尽管发黄了,却更加珍贵!当时,我积极响应号召,参加大学生体育锻炼,曾经得到达标准的纪念章。热爱体育活动,也是暨南大学的优良传统,我们都很怀念热火朝天的体育活动。毕业后,许水清在新华社香港分社体育部任科长。我国排球名将陈亚琼是永春人,曾经任新华社香港分社体育部部长,那年我们桃源吟社名誉社长梁披云回永春接受九十华诞祝寿时,我在宴会上与陈亚琼畅谈,她对水清兄的工作称赞有加。我听到她的称赞,觉得自己也沾了光彩!
0 E, l* R  G6 I) [4 [$ s9 ^$ d  o3 Q' ]; B4 L6 ]
许水清学友有一首《白頭翁夕陽紅》,表明他至年老仍然坚持体育锻炼。诗是这样的:: v: ]& K" U9 l

- p6 e. Y. T% Z/ O" u, W: T( M: K歲月不饒白頭翁,心志坚強比青松。早睡早起愛活动,自得其乐老頑童。: a, m' f( \% R$ k: r

/ {: s- n& o, p2 U嚴寒冷冬仍從容,志定神閑迎春風。賦詩吟唱乐其中,晚景勝似夕陽紅。
/ @, G0 ]( D  k, r1 y# V许水清也在《侨友网》发表许多诗,大多是“合为时而作”,大力弘扬正气。我也曾经把他的作品介绍到《永春文艺》发表。(2017年9月7日发于侨友乐)
) w: W: v8 M4 P$ @
( d/ q  o# u% Y, Ihttp://www.qiaou.com/uqiaou51/37221-551398.aspx! g8 w8 `9 e( S' E. Y

- w& q7 j: @' e" U! B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1 04:49 , Processed in 0.10087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