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2|回复: 4

半瓶水 陈年旧事--记忆中的文革片段(缺1、4)

[复制链接]

226

主题

998

帖子

359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91
发表于 2021-3-13 18: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年旧事(七)--记忆中的文革片段(2) (2007-03-02 09:33:55)
) E) Z% ?3 _  ^9 W' v8 }1 S% p$ r. {! l! R) [, ?
记忆中的文革片段(2)' C' J7 P+ R# ]$ c( z
1 ~7 {5 ?# }# u  q, W& V& p/ p& B2 Y

  [" }, j1 I) E, \" W2 O
* p/ u9 Z5 e4 a
( p& Y) Z( t: N' F8 E& ]+ Z; b# I. r0 e; O
在我几十年的记忆中,没有见过父亲的眼泪,即使在文革中也没见过。我的父亲很坚强,父亲是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w: [8 K: B! a- q1 P+ w, w/ p" G
+ F5 t" ^# u4 q
     斗争好像继续深入了,父亲离开了原来工作的里外套间的大办公室,被隔离在县委一个偏僻的小院,住在一排低矮的小平房中最边的一间,房内一床一桌一凳。父亲已经不能回家,专门等候任何一个组织的“勒令”去接受批斗。9 s, X  o' v$ B4 Q9 j
4 @# A" D& V: ?+ |1 @0 h
学校已经“停课闹革命了”,那时我刚进入小学五年级。我和我的大弟是同班同学,长我两岁的二姐已经上了小学7年级(停课闹革命一直不毕业,后来二姐还上了八年级,以致于后来同我和大弟我们三人一起毕业,高中的时候成了同一届学生,我这里不说明,后来的年轻人肯定是想象不出来这种荒谬)。学校越是停课越是热闹,我由于是××县头号走资派的女儿,自己性格又有些倔强,朋友就不多。二姐人缘好,一天晚上,二姐的一个同学趁着月黑风高,悄悄地溜进我家,告诉二姐明天全校召开斗争我父亲的大会,请二姐务必准时参加。红卫兵小将们已经部署了周密的方案,会在暗中观察我们姐弟的表现,以便根据我们的表现和态度定性。& V/ \+ ~) H! {( _" ^

, X: V: a2 `& B  @2 }& `  V第二天上午,心中已经有了准备的我们按时参加了一个小学的一大群13岁以下的孩子们揪斗一个革命了几十年的堂堂的县委书记的大会。可能怕揪头发揪不到,专门找几个个子长得高.发育比较早的孩子上台押着这些死不悔改的走资派。
* V: j& {' A! K- |1 u* T
3 K$ S% Q. g9 V    我已经成熟的心没有过多的难堪,我已经多次目睹了父亲在不同的场合被揪斗的实况,我不会象现在的孩子们那么在意哪怕是父母细小的不得体就会对他们幼小脆弱的心灵造成伤害。我曾经多次地观看在县里最大的剧院各个单位毛泽东文艺宣传队的演出,每个节目开头和结尾都是高呼口号登场和退场,那口号每天都在油煎,炮轰,剁碎我的父亲,我也多次在很多公众最多的场合看过父亲被各种各样的人批斗和游街,我已经麻木和习惯。虽然这是在我自己的学校由我自己的同学在用他们那稚嫩的小手用他们那弱小的吃奶的劲来摁我父亲高贵的头,用他们那还没长大的可爱的小脚丫来踢我父亲带着战争伤痕的身躯,我都已经麻木和坦然。我和他们一样举着拳头高呼这些带着我父亲名讳的口号,我斜眼观察七年级我的姐姐,她也一样在举拳高呼那些口号,我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毕竟这里还有我的姐姐和弟弟,他们的心情应该和我接近。- c/ d- L, V9 M/ Y! p: e3 v' o

' E: Z. y/ T# q6 r: o$ ~  ]. w外婆已经到北京去给小姨带孩子了,那时我小姨的第一个孩子正好有幸出生在这轰轰烈烈的年代,小姨有了非常正当的理由把自己的母亲从这如火如荼的斗争中解救出来。从来没离开过外婆的母亲和坚强的父亲正好相反,整个人从精神上垮了下来,母亲已经全休在家,心理的疾病比肉体的疾病更为严重,精神上出现了严重的障碍。母亲越来越多的独自流泪,无端打骂孩子,经常喋喋不休地诉说着什么,最后终于住进了医院。
0 o9 A  d7 T: |: G6 v% U/ {" O2 m
家里的天没有了,大姐已经是中学生了,必须住校闹革命了,家里最大的天就是二姐了。我们忽然成了没有任何大人过问的孩子。2 y# r. r# ?/ x0 d+ m9 l
1 S& H7 G7 F6 h$ F4 ?8 G3 A4 d
每天凌晨天还黑呼呼的,比我大不到两岁的二姐就起床打开火煎两个鸡蛋,热一个馒头,把鸡蛋夹在馒头里用一个小手绢包好了,这时我也起来穿好衣服了。我会把馒头藏好,悄悄地把脚步放得最轻地溜进县委那个住着父亲的小偏院,那时住在父亲隔壁的革命动力还正在熟睡,父亲早已经起床等候,我会把馒头交给父亲一声不吭地立刻离开。我人小又很机灵,不会被人发现,即使发现我一个小孩好像问题就会简单得多。  ]. Q' |% C) |- X

2 S- g! a  V' J! s3 {% _5 W记得有一次,我刚进了父亲的屋,正从怀中往外掏那个小手绢包,忽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我看见父亲很尴尬地对那人笑了笑说:“小妞来看看。”那人怀疑地看了看我说,这里小孩最好少来,我立刻就走了,那种感觉就象是我捅了天大的漏子,回家不敢告诉二姐。
6 K. h: o' W) K# E* m9 C" X. t9 p2 G( O& ]3 c+ I/ d8 y' ^
二姐已经很象家长了,她可以惩罚我们不让我们吃饭,可以命令我干任何我不愿意干的事情。二姐担当起了全部大人担当的事情。
/ M" W$ [1 Y: J
. b/ l. z* x1 u/ E$ i) W    (未完待续)
7 b$ X9 O! h$ A3 K4 \- |% [: W9 h8 ?8 x
6 w* @) d' [; Z% O$ d/ [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rCEgXm4wmqHEKt02SzCkdBgau1Pst7KvYLc8VCuXtLBKdm7KcDRYz7j3QXpL9Wm8CNsJSYNc_x7Nc411i5ThlLcEgMzO5rWhkFa7jCRHmITfCHyTa_obN3SllU2PCpMBjR63nb4O_cnFY-eyuhcn48X7rtJNZ7Cq8SYMTDs_d16aJw5ZtW-XgwvEk7dtEQCbYPfE9eUaHJutsln0aIq3AY0jjOw0M5aoNpJ-RhLGL9tT-Sru75yexttnV7XRpeXk&p=8b2a970c86cc43f71baccf6d4b&newp=8b2a971e86cc43eb12b1d3211753d8304a02c70e3cc3864e1290c408d23f061d4862e8bb2c221a04d2c67d650aab4958edf5367923454df6cc8a871d81edc9&s=51affce7a93dd332&user=baidu&fm=sc&query=%B3%C2%C4%EA%BE%C9%CA%C2+%BC%C7%D2%E4%D6%D0%B5%C4%CE%C4+%B0%EB%C6%BF%CB%AE&qid=c830f2870001c17f&p1=1& b! W3 ?+ A9 ~0 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26

主题

998

帖子

359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91
 楼主| 发表于 2021-3-13 18: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年旧事(八)--记忆中的文革片段(3) (2007-03-07 09:32:47). D0 x7 I, o+ ~7 E6 o" [$ v
1 ~; L8 a& E7 E6 N; ^4 [5 q" o
记忆中的文革片段(3)2 Z3 S) z) o6 c% S% O# j+ ?8 n' x+ A
% k3 F9 f- c. Y
1 j7 ?( H/ [7 e, Q! A; O+ V

2 H  F$ F  Q$ b面对灾难和不幸,如果你仍然活在世上,只有勇敢地挺过去,别无其他选择。
" |: V: L6 v  a+ P* a+ v; D( ~3 w% I: R7 t
                     ―――摘自某网站生活语丝
, W1 H# d( Y! e$ X& L+ P$ D) g: @6 Q9 A
   那种灾难不是哪个人的,那种灾难好像随时可以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无论你如何革命如何严格和wuchanjieji司令部保持一致,谁都不能相信你能革命到底,谁也不敢保证你能一直是geming的动力而自己永远不犯错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自然对这些感悟不深,这些是我后来再大一些的时候感悟到的,但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确实耳闻目睹了无数次这方面的实例。
: R7 P4 j: r$ A) ?6 g7 u- ]: @1 k2 ~0 T8 R2 y1 }: j% _
   学校有一个女老师姓曹,后来回想起来,曹老师当时也就20多岁,美丽单纯。用我现在的头脑回忆,曹老师当时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一头乌黑的头发,两只明亮的大眼睛。曹老师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满腔热忱地全身心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wuchanjiejiwenhuadageming中去了。在一次全校大会上,曹老师热情激昂地带领大家高呼革命口号,这是当时所有大会小会和游行的必然项目,一般会是那些最革命的先进分子领着大家呼喊,当然也可以是个人被革命的热情鼓舞着临时带领大家呼喊的,一般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都会跟着应呼。曹老师是革命的热血青年,曹老师呼口号不看底稿。口号一个接一个此起彼伏,曹老师也被geming的热情鼓舞的满脸通红。忽然,曹老师激动地呼喊出了一个最最反动的口号:“打倒全国最大当权派!”天!全国geming群众都在“打倒全国最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时候,竟敢有人….?没反应过来的极少数人跟着举了胳膊,这些人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受到了追查。当然,gemingxiaojiang的反应是极快的,geming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在空气凝固的短短几秒种之后,立刻冲上去了包括年轻的革命geming教师在内的和那些最geming的hongweibing小jiang们把吓傻了的曹老师打翻在地,又踏上了一只脚。
! ^2 W$ o9 I" y. B9 T# g/ z
5 X4 m/ Z: H/ d# p% v& V  T/ Q   毕竟,曹老师是太反动了,矛头是直接指向最高wuchanjieji司令部的(那时为了尊重,凡是反动的东西牵扯到那个最高领导人,不能直呼其名,要说最高wuchanjieji司令部),仅仅踏上一只脚是远远不够的。立刻有geming小将找来了剪刀,那时剪刀真的是对待女牛鬼蛇神最锐利的geming武器。几分钟后,那姑娘的一头秀发被gemingxiaojiang踏在脚下,肮脏入泥。等把曹老师揪到台上的时候,出现在她往日学生们面前的是一个丑陋不堪的怪物了。那双曾经美丽的满是革命热情的大眼睛没有了,在那个地方凸现起来的青肿眼泡上只有两条缝,原来长着浓密秀发的头上已经高低不平的鼓着几个青包,头发已经全部剪光,在那些包上和不是包的地方横七竖八的到处布满奇怪的不规则的白白黑黑的条条,白的是头皮,黑的是头发茬,在那些黑白相间的条纹中间参杂一些殷红的血珠儿。这是我见到过的最丑陋的头!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我自己的学校看到了反动分子应有的及其丑陋的下场。
  w( O% t: G3 F& M/ h8 Z+ e( J' W
  N$ B9 o2 x2 ]  m- D# M' H( H   jiejidouzheng有了新动向了!一座小学校的革命有了新的目标和任务了!全校geming师生好像都兴奋起来了!每天的douzheng大会终于有了更为直接的活把子,好像终于不用到处去找走资派牛gui蛇神批斗了。我真的很奇怪那姑娘能活下来,按照现在一般年轻人的承受能力,有多少估计也死几次了,看起来geming真的很能锻炼人的意志。
1 Q* w) c* B7 m4 e5 T  o7 P) _9 p. y8 a5 ~0 D$ G* B. X0 C
   我的同班同学陈玉辉(化名,小学之后再也没见过,无法征求本人同意,所以只好用化名)父亲是县委的第二把手,也就是县里的二号走资派。玉辉家兄妹二人,哥哥也是上的7年级,玉辉的母亲已经表了态和反动的走资派丈夫划清了界线,哥哥又是一个极调皮的男孩,总是自己也想革命,终于也和反动老子划清了界限,参加了红卫兵(只有贴出了表态划清界线的宣言,才能参加红卫兵)。只有玉辉年纪小,态度尚不明朗。玉辉小巧可爱,个头比我低半头,眼睛圆而大,小脸永远红扑扑的,还在玉辉家正常的时候她最大的特点是爱嘎嘎地笑,整日一副无心无肺的天真样儿。那时玉辉能爬上县委大院最高的树,令我羡慕不已。玉辉那反动走资派父亲虽然是二把手,但是比我那一把手父亲民愤大的多,原因是我父亲刚到该县工作不久,打骂批斗也只是顺理成章例行公事的事情,在那个地位上的所有人实际上都是执行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走资派了。玉辉那父亲在本地工作的时间长,难免就有一些革命群众回忆到当时那走资派正工作时的轻狂和专制,回忆到了那走资派强制大家执行‘刘贼’反动路线的许多事实。真正体现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已到,立刻全报”的革命真理。
) G) q6 Y% q/ I: m' C. Y  G
' L' ]& o# W4 ^' h( a   那原县委副书记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常常被打的鼻青脸肿,在很多批斗会上都会有革命群众回忆到那走资派过去压迫革命群众的言行,都会有革命群众对他采取触及灵魂的革命行动。在夏季一个炎热的午后,一个农民拉着一辆架子车进城,快走到县城的时候,忽然看见路边的高粱地里有一个捆绑结实的麻袋,好像麻袋微微动了一下。好奇心使那壮年农民放大了胆子,他把麻袋拖到路边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人。农民是很人性的,他摸了摸鼻孔,感觉到还有微弱的鼻息,火烤似的高粱地里即使强壮的人这样也会闷死热死,何况一个快要死的人。那农民忽然动了恻隐之心,农民毕竟受革命的战斗洗礼不够,阶级觉悟较低,他不怕这人的身份是不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刘少奇的孝子贤孙,他把他放在了他的架子车上,拉着他进了城。当然,路上很快有很多人认出来了这人是谁,农民一边走一边告诉人们发生的事,有人指责他帮助反动的走资派,于是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地围观了那车。有人偷偷告诉了玉辉,玉辉赶到的时候,有人悄悄递给玉辉一小碗水和小调羹,玉辉一勺一勺地往走资派嘴里灌水,水顺着嘴角往下流,没人帮助玉辉,但是她那么小,也就没人呵斥她。我当时也在旁边看,但是我挤不到跟前,我的身份也不敢和玉辉说话。最后还是那农民说,拉医院吧,老也醒不了。玉辉只是往嘴里喂水,什么话也不说。农民拉着去医院,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很多人看热闹,没人再指责那农民,但是也没人伸手帮农民的忙。我听见有人悄悄的议论,多是夸奖玉辉的,说这次他(指车上的走资派)如果死不了,还多亏了这个小女儿。- P# N5 V2 j. Z" w% U9 r4 |

/ K* c8 r# l! Q: H) ?' B   哦,人啊,你忘记了你原来是土,你将来还要归于土,为什么要泯灭了你的人性?) t4 e' U  S% J; Z! L0 ?: f

: h, n. z  T  \6 r: `# i, ~5 C0 F0 M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9b076010008c3.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6

主题

998

帖子

359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91
 楼主| 发表于 2021-3-13 18: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年旧事(十)--记忆中的文革片段(5) (2007-03-19 16:20:27)/ \% \) X# p! M. j' f  C9 \& x
. k; J, y& S6 F. c
记忆中的文革片段(5)( U; F7 C  Q2 P/ A5 `

+ @8 z- L& b. |9 X+ X# L $ S3 P8 @2 `7 m/ |

$ M8 X/ V; Z( J- s& z. }& E                 毛主席语录" K, N. k5 o* A& n1 t/ H2 g( |
- ?7 r0 L& A$ f. B
0 Y7 |8 K. P$ d

  x: v9 w, X% s) h) v* i! F8 E9 z  Q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同生产劳动相结合。
% w# r" a5 z" w" J
  S% r: G4 e6 h) b( B   M% N3 g/ f# E% \" \  S- |8 U) u
! ^, q( T% B. R# H- C% o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1 ]' L* F) ?6 T5 a$ @$ ?6 k* _, s0 @3 z0 U7 J
5 S& G3 K$ ?/ ]1 h5 [" Q* {. e
" z5 q& a- Z& a5 W3 M( @, V
    时光回转,倒流沙漏,僵硬着思绪找回我懵懂晓事的初始。那时已是文革中后期,父亲也被结合到了另一个县里的三结合领导班子,由于父亲是老革命,在所有县里的干部中资格最老级别最高,所以虽然父亲被‘解放’了,也只是在三结合的领导班子中占那其中的一结合名额,记得县里的一把手好像是一个小学的革命教师,年轻有为。不管怎么样,生活踏入了基本正常的轨道。我们姐弟也随着父母到了另一个县城由小学直接升到了中学。这里就是后来惊动党中央震惊全国教育系统的“马振扶中学事件”的所在地--河南省唐河县。
* r% E; V2 Q3 ^- |! z, T* ^2 \/ {2 c: G% R$ x
     这里的学校已经‘复课闹革命’了,大家在学习简单的文化课的同时开展革命。这里的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果然复辟了(后来中央定的性),竟然在当时的情况下开外语课了。虽然我们学习的都是一些政治口号,但是那毕竟是外语。学校发的英语教材上印着一些简单的音标和一些简单的英文句子,无非是Long life Chairman Mao ! (毛主席万岁)  Limitless  life  Chairman  Mao  a  long long  life !(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等等诸如此类的句子。
7 x& M4 M1 b* }! S# G: V; B$ @. h& y
然而,阶级斗争是复杂的,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问题果然出来了。有人在厕所发现了一张英语书的扉页,那时我们用的所有教材扉页上都是印着毛主席画像,那扉页竟然在厕所的大粪池里!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遭到了这么如此地埋汰!这真是罪大恶极反动透顶!我们不会忘记,贫下中农在关键的时刻是怎样对待我们伟大领袖的:一个村里的牛棚着了火,一位贫农老大爷舍弃生产队的命根子几头耕牛,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冲进火海抢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画像,虽然耕牛烧死了,老大爷自己也烧的面目全非成了重伤,但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画像抢救出来了,贫下中农誓死捍卫了我们的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当时很多媒体宣传了贫农老大爷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赤胆忠心,号召大家向他学习。对比之下,学校发生的反革命事件就更为恶劣和严重。
. D5 T9 z' _9 Z: `7 I. y* W% e" A4 y+ @5 C
学校立刻采取紧急措施,收缴了每一个学生的英语书,要仔细查找谁的书本上少了那张画像,交上书的学生也交上了一颗对党对毛主席的红心,没交上书的学生自然就忐忑不安了,因为反革命分子必定要出在这些人的里面。正在这些人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更大的反革命政治事件发生了。记得当时我正在上体育课,那时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提高警惕,保卫祖国,要准备打仗”的最高指示指引下,体育课上每人自备一枝木头步枪,每天练刺杀。那天大家正在操场练得杀声震天,忽然学校的高音喇叭响起来了,全校紧急集合,要达到一级战备状态。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苏修(前苏联)来侵犯我国的神圣领土了,端着木头步枪就站好了队,看着全校的紧张气氛,大家谁也不敢多问。我们的四路纵队到了学校的一排教室后面被命令变成了单列,一个挨一个的往前走,学校有了拿着抢和皮带的公安人员,那些人戒备森严地盯着每一个人看,虎视眈眈地站在一个教室后边监控着。我们一个一个鱼贯而过,仔细观察墙上的字,而那些荷枪实弹的人则仔细观察我们每个人的表情。这时我看到了墙上有用白颜色的粉笔写着毛主席三个字,紧挨着三个字的前面用一张纸贴着一个字,那张纸贴了三个角,一个没贴的角翻开着,歪着头仔细往里看,能看见贴着的那个字,是一个“尻”字(河南地方最低劣的骂人粗话)。天啊!这是辱骂毛主席!一条反革命标语竟然在我们学校出现了!) H- g/ C* `: S' |
/ ~5 H, G( X& p! t
    学校连续出现了两件严重的反革命事件,惊动了县里的专政部门,全校停了课。在全校师生都看过了那条反动标语后进行了大揭发,每个人要说出那四个字的字体能象身边什么人写的,一定要深挖出埋藏在我们身边的阶级敌人。
) Q1 n7 Q# p5 q5 I: u
5 Q* w2 j% L! R* ^9 q' [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毛泽东 ” 在全校的深挖猛揭细查几天之后,终于查出了一个藏在我们身边的阶级敌人,这就是三连(那时学校实行部队编制,连就是现在的年级,班级叫排)的王××。王姓同学平时就是个表现不好的学生,年龄比我们大许多,个子也高,那时也有十六、七岁了。好像是事件一开始他就反常了,他的一个好朋友也是一个调皮的孩子,被同学们深挖了出来,作为嫌疑人抓起来了。那孩子年龄尚小,几天刑讯逼供之后,终于抵挡不住了,说出了那标语和画像都是王××干的,说那标语是王××写的,因为王××亲口对他说:“你看那字多象我的字啊”这话。(文革后期王××被平了反,那标语也根本就不是他写的,但是他已经基本致残了)。( w* z* a+ Q. {  V: K9 z
8 G9 {: m" B% q' u3 L6 j6 ]
     那天公安部门押解着王姓同学那个好朋友到学校,学校召开了全校大会,事先密切注意着王××,但是绝对保密着,会议进行到了王某的那个好朋友上台揭发发言,先是捆绑着押解上去,松了绑后发言,发言后当场释放。那孩子念着自己的揭发材料,王某还在下面指手画脚的调皮。忽然,他在朋友的发言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台上立刻高呼:“把现行反革命分子王××押上台来!”几个早已布置好的专政人员冲下台去把呆若木鸡的王某摁倒在地五花大绑地押上了台,踢倒跪在台子中央。那孩子拗着头呆呆地看着他的朋友,之后高叫一声:“造谣可耻!”立刻被专政人员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对他实行了触及灵魂的无产阶级专政,拽着头发皮带拳脚一齐上,“反革命不投降,就叫他灭亡!”会议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折腾了这么多天终于抓到了现行反革命,王某被提溜上汽车带走了。全校师生应该忪一口气了,应该庆贺胜利了。然而,散会以后全校死一般的寂静。' A, n) \3 n, ^1 s* l5 p
+ i6 P& t8 h2 W6 `/ ~7 M
     王姓同学在专政期间又被揪回学校批斗多次,由于他始终负隅顽抗,受尽了皮肉之苦,被全县各个同类的学校甚至机关工厂拉去做反面教材批斗,最后被判了刑。' y8 R* K, _& p5 r! v
. O! B' h( ?' `
% b8 A9 U3 `; V+ V
& |' d6 R) ~" `; C: D3 c
                          (未完待续)' u7 y2 g& L/ B, L# b( B

, ~! ~+ {- a- |3 L0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750013d0f6&p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6

主题

998

帖子

359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91
 楼主| 发表于 2021-3-13 18:5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年旧事(十一)--记忆中的文革片段(6) (2007-03-25 21:38:23)5 t3 ~# x$ G$ V# p2 P

1 j; d; O& H! ?3 j  P6 h记忆中的wenge片段(6)
5 _) ?  Y. P! U& K
  Z2 p. G. S( @& J; x
* ~5 }! T2 a, `8 ?' x2 }: w* N- A% Y% c2 `1 A# p3 ]4 r
这次怕又要有千把人自杀。现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兴天下大乱。――摘自毛xx196六年6月和李zhi绥医生的谈话  T% @# g/ T: \" v

, D% D; U5 S3 x; T5 T1 p- }, B 6 k; ^5 j$ B4 x7 v& F, @
$ g* Z2 j' [, c: v, ?
这次是大大小小可能要整倒几百人、几千人、特别是学术界、教育界、出版界、文艺界、大学、中学、小学。―――摘自一九六6年六月十日毛xx会见越南国家xx胡zhi明时的谈话
  x7 q5 b% S) g& o. v# n$ }
: `( h. r/ ~# J2 P' s# k5 D; p“树欲静而风不止”,学校虽然fu课naoxx了,但是总是不时地出现xxxx新dong向。刚刚抓起来了反xx分子王××,立刻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反xx。2 v6 `- K5 h$ [

0 s" ?7 G: l+ A: Q# F% w    那是一次在课堂上,一个叫张瑞林的老师(真名)给学生讲课的时候在黑板上写毛xxyulu:“qianwan不要忘记xxxxx。”鬼使神差的就写成了“千万不要xx斗争。”在同学们给他提出来的同时外面一个老师叫他,该tongzhi竟然置同学们的批评于不顾出去和老师说话去了,致使这条篡改了的毛xxyulu一直停留在黑板上很久。经过了wenhua大xx的战斗洗礼,xx小jiang们的xx警ti性都空前的敏锐,有同学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报告了学校的xx委yuan会。   
0 M7 S( m6 L! V9 G: n$ ^& O2 m# ~" D2 Y0 n9 p
     虽然张瑞林老师说完话后回来立刻写完整了那条yulu,但是xxxiaojiang和ge委hui成员们一致认为这件事情决不是偶然的,是张某蓄意策划的。大家仔细地回忆了张某本人平时的表现,发现他平时就对无chanxxwenhuadaxx的态度不端正,对dang和毛xx以及xx小将们一贯阳奉阴违,口是心非,不是对dang对人民有着刻骨chouhen的jieji敌人是不会是这样做的。是啊,“在jieji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jieji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jieji的烙印――毛xx。”全校立刻展开了对反xx分子张瑞林的大jiefa,大pipan。每一个他教过的学生自然都受到了zi产jieji的毒害,都要积极地投入到xx的大pipan行列,仔细回忆张某平时的一言一行,深挖细挖。在收集够了张的fandong言行后,先是小型的douzheng会,张某一次次认真检查。但是张的检查一次次都触及不了灵魂,为了在linghun深处爆发xx,彻底肃清反xx分子张瑞林在学校的一切liudu,校gewei决定召开全校douzheng大会。
6 B& i( d* b9 @+ `' Q4 Q7 J3 W) X  k. ?7 g5 q
那天的大会在学校的广场进行,高音喇叭不断地唱着斗志激昂的xx歌曲,会议一直在honghonglielie的xx气氛中顺利进行,当高坐在zhuxi台上的主持人一声高呼:“把xianxing反xx分子张瑞林押上台来”的时候,显然会议进行到最高潮,男女二声的高音领口号者带领全校xx师生振臂高呼xx口号,几个穿着绿junzhuang(那时的流行服装)扎着宽腰带的xxxiaojiang冲到张瑞林的宿舍去揪他。本来他的宿舍就紧挨着会场,一直有人看守着他,但是由于会场的xx气氛热烈,知道他也跑不出去,看押的人就放松了xx警惕。当xx小将冲去押解的时候发现门从里面插上了,小将们自然是怒火冲天,一脚踹开了门,之后惊惶失措地跑回到主xi台上小声地和主持人嘀咕着什么。我们坐在下面正高呼xx口号呢,嗓子快喊哑了,忽然看见主xi台上的人纷纷跟着来传递消息的xiaojiang跑下台去了,大家感觉到发生了什么,口号越来越弱,最后全停顿了,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1 i' c- N0 _8 P/ H# p$ P* E

8 D' C/ `. V& d! N0 L* H 这时,只见ge委hui主任态度镇静地走上台来:“xxxiaojiang们好,下面告诉大家,反xx分子张瑞林已经畏罪自杀,自jue于renmin自jue于dang,妄想逃脱xxxiaojiang对他的pipan,真是茅屎坑里的石头又丑又硬,带着花岗yan脑袋去见上帝了。我们不会因此就放松了对反xx的批判,我们一定要继续suqing反xx分子张瑞林在我校的一切流毒…….”2 |$ G8 u2 O; h9 E* S+ T$ a
  f, J+ s4 r% Z  u& B8 u3 K# E4 c
大家全都惊呆了。不!更多的好像是刺激和兴奋。会议结束后,张瑞林的宿舍外面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一条30多岁的汉子,把自己吊在了为学生备课的桌子上面,那条他自己坐着备课也是写检查的板凳曾经放在了桌子上,之后被踢翻在桌子下面。屋子谁也没有进,大家都是在开着的窗户和开着的门处往里看,没有人把他放下来,他一直晃晃悠悠地挂在那里,舌头伸出好长。那是我唯一一次见到过的吊死的人。# i5 U  s; o& Q! X4 d, A; @$ u
) U! i! e! H9 o5 f. a! I
后来我想,当时要是刚发现的时候就把人放下来,也许还有救。但是一个反xx分子自己拒绝接受批判上了吊,性质很恶劣,没有人去救他。1 X* u* V5 E6 E, A7 i

( \: N; a; g0 K 据有关资料统计,文x中非zhengchang死亡人数在二百万以上,也有人估计在四百万左右。. J7 ^# Y0 l( l' u( l$ M: O2 G1 f

; \  o6 C' k+ H2 e; Z* q 人啊,什么时候迷离了你的双眼?什么时候麻木了你的意识?什么时候泯灭了你的良知?什么时候丧失了你的人性?9 Q7 o) ]0 u& ]4 B

( n8 W+ ?+ P* Y9 A! \5 E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520012a99c&p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6

主题

998

帖子

359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91
 楼主| 发表于 2021-3-13 18:5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年旧事(十二)--我所知道的马振扶事件 (2007-04-06 09:29:00)9 N, G4 u, x1 @
, E. H. k* k1 L# e, @
我所知道的马振扶事件
. ^& V# v$ d& H3 D" Z
# `1 N' s) \# h( j) R
' ?& D" o! M/ P; E: b- f; A0 R- Q8 U8 k5 R& K. A
马振扶位于河南省南阳地区唐河县东南大约35公里处,这个如今唐河县下属的一个小小的乡在三十三年前曾经在全国闻名遐尔。马振扶的出名是因为这里出了一个反潮流的革命小将张玉勤。事实上,张玉琴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个普通的初中二年级的女学生。张玉琴就读的中学叫马振扶中学,这是一所公社中学。我是1972年12月在唐河县城中学高中毕业的,我毕业之前上的两年高中是在当时全国复课闹革命的大形势下比较正规学习的两年。据说我们学校是最早恢复团支部的中学之一,我是在高中入的团,我在前面发表的回忆里已经提到,那时我们开了英语课,尽管学的都是一些:Long life Chairman Mao ! (毛主席万岁) Limitless life Chairman Mao a  long long  life !(敬祝maozhuxi万寿无疆)等等诸如此类的句子,但是毕竟是开了英语课了。张玉琴是1973年出的事,那时我刚刚高中毕业。. d! X/ o/ @9 k
5 O' a( q3 R6 X: Y- u, _7 D, i
我很清楚的记得一天晚上(现在推算应该是1974年元月初),父亲(当时父亲三结合为唐河县主抓教育的县委副书记)匆匆忙忙回到家神情凝重地交代一声,说:“zhongyang派人直接到了马振扶,我现在立刻赶往马振扶!”那时我已经长大懂事了,我立刻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知道zhongyang直接派人绕过河南省、绕过南阳市、绕过唐河县,直接去了一个基层公社意味着什么,我一直在为刚刚恢复工作不久的父亲担心。
6 g: v$ y: k+ Y6 G5 Q, @" o. u) |2 n2 W! V* ?9 O
父亲一去就是好多天。后来我知道,马振扶出大事了!江青派最得力的干将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迟群,北京市市委书记谢静宜直接去了马振扶中学!全县上下惊惶失措!!
7 B6 ^, V+ b, E' C) ]# P, q& A+ O/ d8 a- a1 G7 `6 A
事情的经过大约是这样的:1973年7月的一天,马振扶公社中学初二年级英语考试的考场上,该校初二(一)班学生张玉勤可能由于自己没有掌握应该掌握的知识,做不出考题又不甘心寂寞,百无聊赖中在试卷上写了:“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D,也能当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这样的句子。我个人认为张玉琴不是有意反这个潮流,她确属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那些考题,那时的学生交了白卷或者在卷子上写一些什么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实别说是在考卷上写什么,就是直接贴出大字报反对考试在那时也是正常的。但是,当时的唐河县确实已经“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复辟了”,好像是学校有了一股学习的风气了,我那时在学校虽然是知道毕业了以后一定是要下乡,但是在1972年的时候确实重视了学习。我们学校甚至开始了早晚自习,我们的革命geming大批判不再是批判“读书做官论”,而改成了批判“读书做官论的翻版――读书无用论”。老师开始真正的教学生知识,我印象是不学习的学生老师多是听之任之,爱学习的学生老师就比较偏爱和多教一些,上课时有听的有玩的,只要不影响老师正常讲课,老师是不大敢管的。但是,张玉琴的班主任就不一样了!张玉勤班主任杨天成批评了她!要她做出检查!校长罗长奇也在初中班学生大会上要求各班对此事讨论批判!$ w8 `( }( ?5 p3 K% K& @% ~5 S" D
0 W# Y, y. {( P) B% H
反了!在那个时候,学生的反潮流造反意识极强,被wenhuadageming洗礼过的革命小将们一般是头上长角,身上生刺的。杨罗二老师在政治上的天真幼稚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容否认,学校当时忽略了特殊时期学生的心理状态,方法简单粗暴了些,可能他们真的认为教育慢慢的要恢复到学习文化课上了,当然,学生张玉勤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孩,娇惯的比较任性。那天张玉琴放学后没有回家,后来家人和学校到处找她,三天以后在水库中发现她的尸体,她自杀了。事情发生后,学校做出了深刻的反思,县、公社和学校也对此事做了妥善的处理。
# d, q: i! z- K  R! D8 N- S! Q9 ~
事情似乎过去了,但是事隔五个月,不幸被江青从一份简报上得知了此事,可能江青认为这件事可以利用一下。江青立刻指派迟群、谢敬宜带人去重新调查,并写出报告。之后据说江青在一次会议上哭闹着说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逼死了天真的女孩子,要向全国控诉。中央为此专门下达了著名的5号文件,给这件事情定了性,张玉勤就成了反潮流的革命小将,是被“修正主义教育路线逼死的”,马振扶中学搞了“法西斯专政”,“扼杀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向无产阶级猖狂反攻倒算”。唐河县各个学校乃至全国的学校甚至工厂机关各行各业都在学习领会中央5号文件的精神,都在反思,唐河县成了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复辟的典型。# j' ?2 z& ?' j+ F

0 \2 x" y8 |4 H! V5 Y  n1 X4 Q迫害革命小将的教师杨天成、校长罗长奇被揪了出来到处批斗,之后对他们实行了无产阶级专政判了刑。学校、公社、县里很多有关人员受到了株连。马振扶一个小小的公社在全国掀起了轩然大波。直到现在,我相信45岁以上的人特别是50岁左右的人对那件事情都会有记忆。马振扶成了著名的地方,张玉琴成了革命烈士。政府拨专款为张玉琴修了革命烈士墓,为了方便全国各地革命群众瞻仰,修了专门通向张玉琴墓地的公路,这是在当时的马振扶甚至是全唐河县最好的公路。马振扶由于张玉琴而闻名,偏僻的马振扶因为有了张玉琴而热闹起来。
: F! N7 @1 U$ r: l" a" F0 C  S& R0 _* R
全县范围内立刻抽出最好的老师支援马振扶中学。我的母校,由于是唐河县最好的中学,师资力量也是最强的。我母校的政治老师刘长荣荣幸的当了马振扶中学的校长,这可不是一般的一个中学校长,这是马振扶中学!我自豪地看着我曾经尊重和爱戴的刘老师的大幅照片占据着《人民日报》第一版最显著的位置。刘老师是女老师,这符合江青喜欢让女人当一把手的那种翻身情结。教我们的最优秀的语文老师钟闻定调到了马振扶中学任语文教师,别以为从县城调到农村中学这些老师会失落,恰恰相反,这些都是经过最严格的政治审查党信得过的好老师,他们都会很自豪,他们的名字都被高层领导所知晓甚至上了《人民日报》,这是他们一生中的辉煌顶点。3 d7 s/ H2 _7 q" N( c3 c
' F" c( p/ `# S9 I6 m% s9 j& \4 Y
张玉琴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做了学校的贫农代表。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人都知道,驻校贫代表是当时的特殊干部,如今的80后们可能理解不了。张玉琴的哥哥当了县里的干部。每天唐河县的有线广播里,重复播放着张哥哥对资本主义教育路线残害了他革命烈士妹妹的控诉,声声凄惨,滴滴泪下。记忆中张父多次去过我家,当然那是一个革命烈士的英雄父亲和一个县级领导的沟通或者是共商革命大事,内容我是不知道的,只知道老头很憨厚朴实的样子。
) l1 h4 L0 b: @- o0 u
+ u) D+ J8 f( w8 S9 H' K' ]4 `8 o当时的中央5号文件在全国传达学习之后,刚刚复课的中小学校再次陷入混乱。3 s. }( a# X8 g: D. G" ?
& e+ Z( e5 U( |; z
文革结束后,在拨乱反正中罗杨二老师在召开的全县大会上被当场释放。, h# F8 _2 Q% T' l4 l; p' T
  ?4 T  J9 |; I- P* f
! r$ r# r4 r8 Y% D2 p

# b% C8 {: O% e$ M/ n--0 E/ I4 n4 ]- [3 L  G/ J. W
茶叶盒1 F6 z, U$ M' W, }
% y9 Z  e( }, V( J" M1 X
拜读了。1 y) B  ~6 x- r; J' Z
2007-4-6  12:30举报分享回复(0)- u" x1 C  S% R: B* ?( C
& C6 D" h) k' l" d/ J: x8 a
遥远和麦芒% W9 z9 S# m) h8 g0 P* A1 w

4 `2 W1 ?8 S  g* o% p4 A那个年代每一段都有梦靥……
! X$ X) w7 w" A* `2007-4-6  15:52回复(0)
6 I# p' v& x4 g( ^. k
1 c( C. y8 T+ }& u1 u5 Jxxhhwll
4 }0 W9 E& G3 V. C
( y; {5 M5 ^& q那时我也在读高中.
* W4 g: j$ g; y6 H$ g( P. P$ l  `2007-4-6  19:55回复(0)1 `" P* |6 v" X3 x4 K
: a8 W! p' H3 y0 D* K% o
潇湘竹园
6 h4 S) {1 W6 I- i
! X. @# ~8 x) F# j4 P: t这是历史的教训,不应忘记."半百时光"加精.希望多回圈子看看.
+ w$ F% G  @* W6 \  [2007-4-6  20:08回复(0)
5 `/ d1 @) |( {
% W& L$ D0 S4 N5 {/ G# p4 [1 f6 L老贾哥2 Z. z1 e+ o7 |/ y

# _, F% A- c" P) x9 f1 r) Y) U  a! V在圈子中没找到此文,难道你没入圈?
0 |( D  Z: J. k% J2007-4-6  23:15回复(0)
8 ~" b( t5 ?: `5 h
3 D; P" [5 Z! V无忧即是佛
" R0 |6 T& m0 f6 o: Q, C. O- V$ d) K- E" Y0 E% \
欣赏!- Z- f+ G& f" y6 V% L' `' B; ~
2007-4-6  23:15回复(0)
9 s/ \2 H$ Q/ L* B$ ~" b0 j% @- W. Y+ j% c" E6 f6 f6 T9 u8 ^7 F
龙之心
% P1 p. j4 d* O* i$ V# F
4 {! I# B6 J5 q) Y1 w  I% f" N很珍贵的史料7 \( t2 w7 ]0 V, ], f& P; N; L+ m5 h
2007-4-8  21:35回复(0)
- N9 u. W( I0 T- m* x
. e1 ?" z5 A+ F2 [6 M, V# E* F[匿名] 柴运昌
  t, `) U% U  K" _) w. r! b
" I0 S$ z& }+ y- K  u1 A# r72年我在黑龙江下乡,知道“马振扶”,但具体的不清楚了。看了本文,才明白了此事的来龙去脉。
# @2 P8 {3 F' Q1 E2007-4-25  21:42回复(0)% A$ R; G. v) G3 i

9 N# v- d0 g" b. Q0 U马兰黄羊2 @7 @, a; d( M, }) @5 ?* i' G  q

# B5 `  T  I6 Q3 z马振夫事件我有印象。那时我在新疆军区服役,部队也传达了这个轰轰烈烈的事件。此后,学生不好好学,老师不敢教的风气,席卷全国。 6 a( t1 m; Z$ e3 m) l0 i! P7 _
你说的有一点不对——50岁—45岁的人,不会对此有印象。起码是现在55岁的人,而且是偶然的情况,才能有记忆。50岁的人,当年才七八岁,不会有印象的。 0 D0 a7 _. M8 T
问好大姐。美好# `9 x4 O( v  ~# e
2015-1-31  23:33取消回复(1)
2 _# \$ j9 M& ]; X, f3 d8 S# g  Y8 ^! U! `) D/ ~4 V
您还能输入140字( v$ Q) O1 P. ~/ N$ Q4 S4 ]( U+ h
回复
. r/ ~$ \3 ]! ^0 f
/ f8 o5 Y0 ~' X' p) \4 X! m6 g半瓶水 回复 马兰黄羊:黄羊贤弟没有留意,我这篇文章发表的时间是2007年。(2015-2-1  06:32)
0 _+ ^- f! ~2 \  ~- ]% W  o5 B1 v1 n2 O# K' u0 m( S  n: W
回复
$ J% d, w9 i( i' e( gshukanhuang9 c+ C$ P. F! k5 C/ z
& R; e0 E$ L7 T8 r2 A9 V* Y
全国闻名的事件,回忆宝贵。尤其是网友是知根知底的人。
4 y9 P# E+ q! G. p5 }& v0 Y7 |2016-11-28  15:25回复(0)
) `* A8 z( r1 D, Y, t$ L; T
. d8 G9 ]/ ~% Y3 V8 ]醉蓝晓亦
2 \3 Z8 T; T6 M- M6 g
2 C7 l8 Z, ^& a6 {; x0 J, d3 H好文
+ [; B* S0 ?% {5 s& o2 m2 ]2020-10-25  15:45
! M1 P" ]1 Y4 y2 K; a) Y3 }
$ f8 V, f% C6 j8 n# K2 J# Zhttp://blog.sina.com.cn/s/blog_4 ... 01-5203B1A5-7D7-8A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9 06:31 , Processed in 0.15682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