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4|回复: 0

“5.29”镆铘岛海战纪实(编转)

[复制链接]

161

主题

891

帖子

32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26
发表于 2021-3-7 16: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海舰队是解放军海军三大舰队中成立最晚、却也是实力最强、唯一没有参加过海战的舰队。所谓1967年镆铘岛“5.29”海战,乃是北海舰队虽兴师动众,却在十年动乱的特殊年代里打的一场窝囊仗。多年来,官方对此讳莫如深。若是论证,此战还够不上海战级别,我入伍后,接触了一些内部资料,六十年代国民党妄想窜犯大陆,其所派匪特在东南沿海曾多次遭受我海军舰艇围歼,故围剿敌特务艇之类根本称不上为“海战”。在此,我试的通过一些亲历者的回忆及极少的相关资料,大体说一下这次战斗的经过。当时参战的有青岛鱼雷快艇第1支队75大队,鱼雷快艇是一种以鱼雷为攻击武器的高速滑行艇或水翼艇,有体积小,速度快,威力大,造价低,机动灵活隐蔽等特点,特别适用于近海海岸线曲折,岛屿密布,水深较浅区域作战。当时中国海军配备的鱼雷快艇是五十年代从苏联购买的P-4型鱼雷快艇,该型快艇以铝质为艇体,长19.3米,宽3.7米,吃水深1米,标准排水量19.3吨,满载排水量为22.4吨,动力为2台M—50型柴油发动机,总功率2400马力,最高航速42节,续航力400海里/13节。武器配备有双联装14.5毫米机枪两挺,,457毫米口径的鱼雷发射管两具,战斗定员9人。
文革初始,全国各地陷入一片混乱,军队也被闹得不得安宁。1966年秋末冬初的一天,北京西郊海军大院里,一伙人包围了海军副司令员周希汉的家,要开他的批斗会。周希汉是徐向前的老部下,周希汉给徐向前打电话,徐向前立即命令当时的海军政委李作鹏把人撤走。后来徐向前又对叶剑英说了此事,叶严厉批评了李作鹏后,周希汉的家方得以恢复平静。直到1968年,周希汉当上了海直机关“毛主席塑像办公室”副主任(主任是李作鹏),在这把保护伞的呵护下,他才算“平安”度过了文革岁月。

也就在这个时候,台湾国民党多次派特务到大陆刺探政治军事情报。1967年5月,我军得到准确情报,台湾将派四艘特务艇在两艘登陆艇护卫下从南朝鲜鹿岛进发,准备袭扰镆铘岛,妄图破坏镆铘岛灯塔,给大陆造成不良国际影响。匪特中有一名该岛逃台渔霸,熟悉该海区情况。

镆铘岛位于山东省最东端的威海市荣成南边,有一条狭长的公路岛陆相连。镆铘岛灯塔位于镆铘岛南洼村南的悬崖上,该灯塔高28米,其重要作用是为成山头至青岛港的船舶提供导航服务。灯塔始建于清光绪九年(1883),1950年、1956年曾两次先后重建。

北海舰队得报后,准备在镆铘岛海域设伏,一举歼灭来犯之敌。当时的作战部署是,海军护卫艇第七大队62型护卫艇5艘和海军石岛巡防区护卫艇中队62型护卫舰1艘共组成三个艇组;由海军快艇第75大队鱼雷快艇4艘组成两个艇组,在敌通过海区分别待机歼敌。另外在外海方向部署大型舰艇若干支援作战(一说北海舰队出动了包括1艘护卫舰、15艘护卫艇、6艘鱼雷快艇、1艘猎潜艇在内的23艘舰艇)。北海舰队前进指挥所进驻石岛,指挥所有参战部队。海军副司令员周希汉在鱼雷快艇024艇上亲自指挥。而岛上则由26军33师侦查连与守备6师守岛部队及民兵在设伏,准备聚歼登岛之敌。

战斗任务下达后,各艇指战员开始了紧张的战前准备,出发前战士们向毛主席宣誓,一定守卫好国家的安全,不放一个敌人进来。各舰艇到达指定战域后秘密设伏,大家吃着压缩饼干等了两天,但一点动静也没有。茫茫大海,风急浪高,舰艇像漂浮在海上的一片树叶,随着滔天的巨浪上下左右不停颠簸着,很多晕船的战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

到了第三天,也就是5月29日的下午4点多,海上开始下起大雾。晚上10点多,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这时对海警戒雷达发现了目标,上级命令所有舰艇进入临战状态。当敌特务艇接近第一组鱼雷艇待机位置时,指挥员命令鱼雷艇进行追击,鱼雷艇立即出击后,当临近我第一组护卫艇待机点时,指挥所又命令护卫艇出击拦截。这时,因鱼雷艇与敌距离太近,又加海上大雾弥漫,护卫艇雷达回波发生合批,即出现虚假或重复信号,导致护卫艇误将鱼雷艇错判为敌特务艇开炮攻击,一颗穿甲弹从024艇机舱横穿而过,机舱内顿时燃起大火,海水不断往舱里灌。紧接着又一发炮弹穿透甲板在机舱内爆炸,艇长李令海的脑袋被弹片削去半边,脑浆流在了甲板上。此次误击,致使015、024两艘鱼雷艇严重受损,024艇艇长李令海、015艇副艇长韩洪友、王敬义3人牺牲。

护卫艇发现误击鱼雷艇后,命鱼雷艇退出战斗,改由护卫艇追击逃敌。敌特务艇见势不妙,慌忙回窜,正与第二组待机护卫艇相遇,因雷达报告的打击目标位于左舷,所以护卫艇的炮火准备也在左舷,但敌特务艇却窜到了右舷,当护卫艇急忙调转炮口时,敌特务艇已经逃脱,我第二组护卫艇拦敌失败,马上转入追击,在后面追击逃敌的第一组护卫艇恰好赶到,在他们雷达的回波上,逃敌与第二组护卫艇形成合批,为阻敌逃窜,第一组护卫艇开炮盲射。第二组艇的前导艇护50艇发现对面向自己开炮,判断一定是误击,中队长栾积善果断使用编队内部通讯P609超短波电台呼叫对方立即停止射击,同时,迅速将车鈡由四车前进四(该艇最高航速)搬到四车后退四,炮艇速度迅速下降,迎面飞来的三十多发炮弹击中了该艇的前艏士兵舱。护50艇中弹后,一边组织灭火一边坚持参战。然而,此时敌特已利用这一片混乱之中逃到外海了。

据一份资料中说,就在海战处于紧张阶段时,北舰机关(文工团、俱乐部)造反组织冲击战斗前进指挥所,非要正在指挥作战的指挥员(北海舰队参谋长张晓兵?)出来,造反派与指挥所外警卫连战士发生冲突。不得已,指挥员只好中断指挥出来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

一场自伤十几人(亡3人,伤14人),敌特逃逸的混战就这样结束了。没成想艇队在返航途中,因大雾弥漫,高速行驶的护卫艇与一渔民的舢板迎面相撞,舢板被撞成两截,三名渔民落水,舰队忙将落水的渔民救起。这时,码头上已经聚满了欢迎的人群,当大家看到舰艇上有穿便衣的人员(其实是落水的渔民)时,还以为是抓到的特务,高兴的奔走相告。

这次海战,是我海军海战中为数不多的失利之一,战后,北海舰队参谋长张晓兵被解职,总参作战部派来联合工作组,对所有参战部队严厉审查。战斗失利原因查明后,写出报告上报军委,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在报告的批复中写到:十个猫抓一个老鼠,没有统一指挥,乱蹦乱跳,还踩死了两个小猫。

这次海战失利,一直被北海舰队引为耻辱,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舰队在镆铘岛海域反复演练反小股作战战法,但台湾方面再也没敢前来进犯,北海舰队也就失去了雪耻的机会。

另有记载说024艇轮机兵严志方身负重伤昏迷不醒时,被大家当成烈士往甲板上抬的时候,在一旁的周希汉摸了下严志方的脚,感觉他还活着,立即给海军作战指挥中心发报,调直升飞机将严志方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严志方一直昏迷了七天七夜才苏醒过来,济南军区司令杨得志、政委袁升平,以及北海舰队的首长和山东省委的领导都来医院表示慰问。

注:本文参考严志方《我的青春年华》,信号兵的博客《我所知道的“5.29”海战》以及青岛海军的博客等资料

7 Y+ c4 ^2 M& ]" Q
                            2017年4月1日
附:镆铘岛灯塔照片
001OcMK9zy79XPfPqSFdd&690.jpg

2 [: S" O' ^' r% e$ o9 w# A7 a
https://weibo.com/p/23041862d3068d0102wwyi

  U9 k% x8 C' M. v6 F) U# T8 Y# h2 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1 19:53 , Processed in 0.07524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