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7|回复: 0

李春潮 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的黄埔造船厂

[复制链接]

148

主题

872

帖子

315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55
发表于 2021-3-5 17: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清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中的黄埔造船厂
* q8 B) T7 B7 j( y: I, q; P    李春潮3 k" c; S, a# w' c1 _# i

# l$ }. ^& a2 \/ h7 @  黄埔造船厂是“四清”试点单位。1964年10月,六机部和广州市委联合派出“四清”工作队进厂。. s: c+ E3 I* O2 Y9 n
4 C+ t2 D0 I  t
  工作队队长是六机部政治部李主任,副队长是财务司龙司长,另一副队长是某某研究所副所长张某,北京共来七八个人;广州市委也派一位副队长,是广州某干校领导王某某。工作队下分五六个工作组,包括专案组,组长是广州市委从基层抽调的中层干部,每组有组员三至四人,是从基层抽调的一般干部。工作队总数近三十人。
  p/ [$ r9 D8 D8 n- o9 G) y8 p
( H- [- `. H+ G0 x+ d, A  工作队进厂后,将工厂的党组织及各级行政干部带“长”字的都撇在一边,直接找工人“扎根串连”,作为发动群众的主要方法,把选择积极分子工作神秘化。
4 T! N% p$ G, |, F0 j3 j' v; G$ X. N* ?4 @4 J4 ~
  10月15日晚上,在蝴蝶岗舞台召开“四清”运动动员大会。大会由张副队长主持,从工人劈公家床板被罚入手,批判工厂干部对工人管、卡、压。会上决定对支持罚款的办公室主任丁某某停职反省,并责令总务科,在第二天中午十二点以前,将罚款退还给工人。% z7 a' s" }  L& h+ E# }4 Z3 W+ E

/ G" I  ^7 C8 G8 G+ ?9 s3 H5 h  次日,有二十多人到总务科领回退款。工作队还责成劳动工资科将偷了工厂十多副床板和工具材料、被开除的两名铸锻车间工人撤销处分,重招回厂。
0 N* J* u3 O) b* K. C" K
9 s6 N7 @0 G& T1 }# ~! R  这次运动历时8个月,于1965年6月结束。“清查出贪污盗窃、投机倒把、挪用公款47人”(《黄埔造船厂“四清”运动总结》)。虽无大案、要案,也处理了几个一般干部下车间当工人。但在运动初期,群众初步“发动”起来的时候,出现了大量大字报,“部分大字报出现了讽刺、挖苦、乱扣帽子、丑化漫骂等不正常现象。甚至个别人利用大字报的形式发泄私人成见。因此,混淆了某些人的视线,挫伤了部分人”(《黄埔造船厂“四清”运动总结》)。事实上,大字报也是工作队发动大家写的。不仅如此,各车间、科室还成立若干个“四清”委员会,要求各级干部要逐个检查,叫做“下水洗澡”,洗干净就上来。中层干部(包括支部书记、科长、主任)、车间工会主席、团支部书记、工段长和班组长,无一例外。开始说是解决干部作风问题、经济管理方面的问题。但是对干部中一些政历、社交、特别是海外关系等问题,都认为是阶级斗争或者是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虽然,有些人的问题,是查清楚了。但是,有的人的问题,早已向组织交代清楚,工作队却说:“过去交代的不算,要重新交代。”1 E- Q1 m* ]  C7 [( d

( K# T+ E: @9 i1964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厂里作了传达,工作队组织7人“工人检查组”,叫厂领导检查。不久,运动算是结束。$ e( r, b  B6 K! ~  s" d

5 J1 B, H  w; `+ ^5 K  1966年6月,厂党委书记吴润亭到北京参加六机部在京西宾馆召开的党委扩大会,本来是总结上半年工作,布置下半年任务,开不了几天,风向转了。先学习《五·一六通知》,接着批“三家村”,批“二月提纲”,批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经过毛主席修改了三遍的“江青座谈会纪要”发表了;林彪被突出了;经过林彪的手,又突出江青,把她捧上天,但没人敢说一个“不”字;江青成了文革小组的第一副组长,“文化大革命”的旗手;派进北大的工作组撤销了,大字报满天飞了。“文化大革命”在北京已经轰轰烈烈开始了。3 h& Z  B# {0 Y3 p+ q4 J+ v% C( w
" \" e$ u% B; ^8 D" o
  吴润亭回到厂后,厂里的大字报多起来了。有的目标对准几个共产党员,说他们是“保皇派”;有的党员说“不干了”。吴润亭和厂党委委员讨论,召开党员大会,动员党员晚上去看大字报。到第二天,大字报却没有了。在“七·一”党的庆祝会上,吴润亭代表党委做了检查,号召全体党员、全体职工,掀起大字报高潮。他又向党支部布置,限期发动起来。1 ]2 x: p% M1 W" L

  P( H! T- l1 b  按照8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的《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要进行大学习、大宣传、大落实。吴润亭这时根据省委布置,正在长洲上、下庄锻炼。后来,听说广州市召开了炮打司令部的大会,矛头指向刘少奇和邓小平等同志。他在农村学习不下去了,回厂迎接“新局面”的到来,要批判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在当月,北京红卫兵进厂来了,广州的红卫兵也进来了。他们要“造反”,要和工厂里想造反的人联合。0 M# d9 s/ M+ e

6 ]) i8 H7 r% S/ i' P$ f2 j" R3 a  1966年8月29日,有人说:“厂武装部部长狄****说:学习毛主席著作,‘学的好,死的早’。”这本来是狄传达军区会议精神时,上级列举各种不正确的思想认识时讲的,却被扣在狄****身上。
) t# P6 @5 P7 a$ x# R$ l3 Q# _' p/ J
  8月30日,有些人找副厂长张解华“辩论”。张把情况实事求是地讲了,这些人说张包庇狄。于是,在二号车间开大会批判张解华,而且广播要求党委委员都要到。吴润亭正在干部部,该部几位干事不让他去,把他关在办公室里。造反派到处找,找不到又反复广播。吴润亭听了,耐心说服几位干事:“我要去,党委委员都去了,我一个人躲起来怎么行。”吴润亭走下大楼,到了车间一看,党委委员都低头弯腰,中午还不让委员们回家。$ w" v8 _& _+ K

; x! T' k! F5 u# t  o6 p$ O下午,在蝴蝶岗开大会,目标主要是厂党委正副书记。
# }, K* O3 x  `% i' T, h% }* Q3 u9 H* _( b9 C1 E: B8 |9 m
  到了晚上工人三个一伙,两个一堆地议论起来。有人说:这是真闹革命了。多数人认为:把老干部这样污辱,看不惯。这就开始分化为“造反派”和“保守派”。也有一些人不介入,自做“逍遥派”。" x4 S4 [! H) w' [
$ r# c/ b* S6 C  r3 h
  1966年9月11日,电工车间工人某某某为首的“造反派”起来了,贴出“海报”,要在厂内灯光球场与吴润亭进行辩论,并且声明:“不准厂部(包括厂部办公室、财务科、人事工资科和技术检查科——笔者注)和政治部(包括组织部、宣传部、武装部、保卫部、团委、工会、政治部办公室——笔者注)的干部参加。”两部干部随即贴出大字报回应:“参加文化大革命是我们的自由,我们一定参加。”  [# J) T) }7 b: s; Z' Q
" [. I& y* @/ N0 G7 _/ g
  吴润亭召开党委会,征得大家同意,整队去参加。- W* L: l3 S( A6 _
4 _% F+ H- e% H+ r! N) W" e, Y
  “海报”还提出对复员转业军人也不欢迎。这可把复转军人惹火了,他们组织起来,排着整齐队伍,高喊“一、二、三、四”,雄赳赳的开进会场。9 z% k6 V+ m2 k6 `+ o" P

8 f4 {9 C& j  h8 f/ e, T/ `  会场气氛非常紧张。
, b/ m! X4 U8 k' ~; K! X8 V3 R! c- \$ J% e  o
  “造反派”要吴润亭坐到他们准备好的椅子上。吴谢绝了,坐在自己带的小凳子上,等着辩论。
( s3 p" k2 u0 O& y/ K, b' z9 @5 e  x! u- y" i2 {
  辩论开始了。“造反派”要和吴润亭一个问题一个问题辩论。吴润亭说:“你们把问题都提出来,咱们再辩论。”“造反派”不干。这时,另一派工人质问他们:“你们为什么非要一个一个辩论?都提出来不好吗?”讲得激动时,一边有几个人站起来,复转军人也都站起来,会场吵吵嚷嚷,乱成一片。这时,有人故意把电灯熄灭。会场更是混乱。保卫科某干事看情况不对头,忙拉了吴润亭一把,叫他快离开回家。吴润亭怕两派打起来,就先交代要设法让大家冷静下来,千万别激动。之后,两派工人各派几人护送吴回家。由于双方绝大多数人都不愿出事,人群慢慢散开。4 p% m1 d& f/ _$ A
2 o3 I: c/ v" f2 e
  9月12日上午,沿老厂区到坪岗大饭堂的路旁,贴满了大字报,什么观点都有。其中,“造反派”的大字报说:“吴润亭、张解华(总工程师,第一副厂长)破环文化大革命,是现行反革命!”有的丑化吴润亭。这样,两派的矛盾加深了。
& c9 y$ I; N/ a; V$ \: q) p2 F# _8 z3 W" ^! g2 v
9月13日,工厂接到六机部部长方强的电报:“要抓革命,促生产。”下午,厂召开职工大会,吴润亭要宣读电报,“造反派”不让宣读,指责吴润亭是“用生产压革命”。另一派要吴宣读,要求宣读的人数多。吴润亭读完电报的时候,会场响起从来未有过的热烈掌声。“造反派”的人气冲冲地离开会场,到市委告状去了。
1 Y4 \8 v: h5 k* q) ~6 D8 U7 y( j
# X3 W% b3 |. _) _: s  1967年1月,上海市的“造反派”“联合”起来,夺了上海市委的权,而且毛主席有批示。大家认为这是毛主席又一个战略部署。这风传的很快,广州市这里夺权,那里夺权。广东省省委的权也被夺了。) z* @& {0 C9 t' l* c) ^
- @+ t% ^; ]* o  ]" N
  黄船的“造反派”要夺权,但自己力量单薄,便找了海、陆、空三军驻厂区部队(驻厂警卫连是陆军,高炮连是空军,支“左”的是海军),他们都说不介入。4 I* k" i3 v/ [5 K6 m) k2 J

, C% z8 |  a+ j& P$ M  “造反派”考虑要夺政治部宣传部的权作为试探。于是,“造反派”开大会,批判宣传部长王某某,要夺他的权。要吴润亭表态,吴说:“有错可以批,权不可以夺。”但“造反派”下决心了,把宣传部的公章夺了。宣传部公章是党委部门公章。谁去掌权?谁去掌印?不是党员不行。于是把公章推给宣传部一个参加“造反派”的党员。他拿回家中,一夜睡不着,第二天要交回,没有人接,这把“造反派”难住了。从此,他们也就死了心了。所以,黄埔造船厂成了全国少有的没有夺权的单位之一。
0 z6 \* g/ X0 o3 M9 }( R' c" x  P9 g8 V$ t
  1967年2月中旬,在中央政治局和军委领导人的会议上,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等老帅和谭震林、李富春、李先念等,对“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作法,提出了强烈的批评,被诬为“二月逆流”,硬把谭震林“揪出来了”。接着,到处抓“广谭”、批“武谭”,差不多所有大军区都被“造反派”包围,要“打到军队的刘、邓路线”。上海、江西、四川有的群众组织被打成了反革命。9 ^9 }0 t/ y; y) }! r0 P
# n' x3 ]4 v1 w* I5 W
  广州军区原是支持“东风派”的。后来,有传单说,周总理在广州讲:“三面红旗(指中大红旗等三个群众组织)是造反派,东风派是‘偏保’。”许多人都知道周总理的处境是不容易的,违心的事有时不干不行。他在广州,有些事指定要“旗派”负责管起来,“旗派”高兴了,“老保们”也不会去冲击。反过来,如果交“东风派”负责,“旗派”能让吗?“地总”“偏保”了,军队不能支持,但还是革命群众组织,不是反革命组织。军队内部军属集资买了一面大大的红旗,送给了“地总”(属东风派)。7 h/ n4 I& B/ \, T' q+ Y0 L
; _  L" o. |! l9 |6 O2 l4 O7 p
 这时,黄船的“东风派”为了表示“不保”,在厂内开起了“批判大会”。这样,两派就轮着批判,好像有计划一样。这一周是这一派召开,另一周是另一派召开,两派职工都可以参加。8 ]$ K: g; H, x" K. ^0 ^
- ]- v& R+ o' y( m' W, E* J( p/ |
  在批判会上和大字报中,出现对各级领导和工作积极分子进行丑化和攻击;历年建立的规章制度被当作“管、卡、压”进行批判,正常的生产秩序开始遭到破坏。" J. }  v+ j' }' C  o6 _
# ?8 R3 Q7 l% S
  这时,工厂有位借到天津物资站的原党委副书记调回厂来。他对吴润亭说:“我在天津,干部享受过的(刑罚),我都享受到了。”看来,黄埔厂的领导情况还好,没有戴高帽游街,没有挨打,没有吊、跪,没有住“牛棚”。一般说,职工是反对这一套的。
* e5 c$ x$ q- ~9 f0 z
7 K$ c+ C- x: U# L0 |  1967年7月下旬,江青提出“文攻武卫”的口号煽动武斗,造成全国内战。
6 ]4 Z" m  i5 W& G" I; f7 r7 v' j2 ~9 X
  传单里讲:这里武斗了,那里抢枪了。8月8日下午,黄船不少人在车间制作武器,有匕首、刀和用水管锯开一头磨尖的“枪”。吴润亭劝也劝不住,晚上找几个党委委员研究如何应付这个局面。
: P/ c3 ~) C* u# f3 l* E
+ }5 @3 ^  o3 ~7 r" t% a  8月9日凌晨3时,“旗派”抢了驻厂警卫连的枪支。中午11时,“东风派”到海军黄埔战勤处抢了部队的枪。从修理部到倒吊葫芦(地名)沿山顶人山人海。原来,“东风派”占据了山头制高点。“旗派”在山的南面,以10幢职工宿舍为阵地。在这非常紧张的时刻,吴润亭决定午饭后广播通知召开中层以上干部会,除“旗派”的两个头头在10幢楼组织指挥所谓“文攻武卫”未到会外,其他人都到了。吴润亭说:“如果夺了权那就好了,打死多少人也不关我的事,但现在我还是要管。为了保证黄埔厂不进行武斗,特约法三章: 2 Y8 M( X& r% R- Z) g+ q4 ?

; }* s: S* M. j) z- t" g  第一,任何一方,不得联络厂外人进厂,谁联络外人进厂谁负责。1 T; `4 x! P+ n% w6 b
* Y8 _/ i6 b3 \  G+ [9 l
  第二,任何一方都要限制在自己的阵地内,不得向对方阵地进攻,谁要向对方进攻由谁负责。
6 O' W1 W# o) Y" o  V; `" l  X" n/ ?. |+ r4 J. t. p  _
  第三,要保护对方的家属人身和财产的安全,谁违犯谁负责。
! r0 F. c/ R/ ?1 H9 m7 v
1 U$ k2 I# r" H1 g% B, y) F4 D  大家都同意他的意见。于是,决定厂领导干部分工去做说服工作。谁去做“旗派”工作是个问题了。谁都知道“旗派”难对付,支持“旗派”的避嫌,反对的避险。吴润亭考虑只好自己去了。他家的楼下,是“旗派”力量最大的电工车间的仪表组。10日上午,吴润亭告诉他们,要找他们的头头,他们说:“没有问题,我们同你一起去。”吴向老伴说:“我今天有可能回不来,为了党的事业,为了全体职工安全,非我去不可。”吴嫂子怎么也不同意,他知道去是很危险的。吴润亭说服了她。他走出“东风派”的大门口,到了“旗派”阵地,厂技工学校的学生在屋顶喊“打倒吴润亭!”吴润亭向“旗派”头头讲了党委的决定。旗派头头说:“这是东风派的意见吧!我可不管那么多。”吴说:“我已经明确告诉你们了,执行不执行在你们了。”总算不错,没出什么大事,吴润亭讲完平安回家了。0 P" U# P. U; m! K. q
7 o! M$ n1 y9 d" V" |
11日,黄船技校“旗派”学生,带枪举着“115师”大旗,从蝴蝶岗要从上庄经过,上庄民兵不让过。带头的学生向天开了一枪。民兵急忙鸣金“报警”,全体民兵进入“阵地”。结果,打死打伤学生各一名。死了的开追悼会,有人提出要抬尸游行,“旗派”头头不同意。当时,如果他们稍不冷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1 m7 U# R5 Z% }3 T9 ~- g* V- o9 H6 w! Z* v
  后来,谣传“旗派”到广州搬红卫兵到深井。“东风派”到仓库拉出舰炮,向深井试开一炮,落在省第二工人疗养院后面爆炸,幸未伤人。又在高炮连原山顶阵地架起假大炮(用炮衣套在杉木上,装作大炮,吓唬对方)。为防止红卫兵进厂抢船,他们又安排两艘交通船在附近江面巡逻,船上架上12.7毫米机枪,并动用军用无线电对讲机与岸上联系。
8 g  K0 X! z0 M2 s0 K
8 y$ U  |( E" _7 c1 T  9月13日晚上,“旗派”、“东风派”阵地都打了很多枪,幸均无伤亡。14日晨,双方都叫“不要打了”。大家停止射击后,山顶“东风派”有几个人走出阵地,坐在山边望着岗咀宿舍人员活动。这时,“旗派”有人用轻机枪向山顶扫射,打伤“东风派”工人3名。军宣队周队长、吴润亭把两派头头找去。周队长含泪说:“现在把伤员送往太平海军医院,你们不要再打枪了!”这时“旗派”头头正在市区与同派联系,接到电话说:出问题了,到新洲、鱼珠的路都不通,只好到石榴岗找海军派船送回厂。他们不想事态扩大。“东风派”方面,有人要冲下山去,被头头制止。吴润亭的“约法三章”,还是起一定作用。
0 L6 W3 q, ~: @1 z- P2 I( Z" ]) a  `* l7 N; }9 ^; h! J* k
  1967年9月19日,工厂两派遵照中共中央有关通知,迅速交枪停止武斗。
# W+ t6 o: x: ]& `  W. K% a/ A5 {6 e! M7 c' u3 L
  9月20日,北京六机部实现革命大联合的代表到厂,介绍大联合的经验,并强调革命大联合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在其影响下,22日,黄埔造船厂两派在海军俱乐部开大会,成立“黄埔造船厂革命工人联会委员会”。26日,成千职工乘船到广州海军码头,列起队伍,由厂铜管乐队开道,浩浩荡荡到广州东山,向广东省革命委员会筹备会报喜,在广州市区,引起各方瞩目。这比10月1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按系统实行革命大联合的通知》还要早些。. I6 X5 _8 Z0 q# e1 T/ E
/ z# l, k9 `$ o! X5 k
  至10月4日,大部分职工返厂复工。计自8月9日抢枪,各占地盘,武装对峙,到复工,全厂停产56天。这期间,由于职工坚持护厂,工厂机器设备、材料保存完好;对吴润亭等厂领导,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其住家周围秘密保护,防止坏人伤害。至于动用仓库武备及军用对讲机人员,均被公安部门拘留审查,弄清没有问题才释放。
9 P: w& J$ n2 p" \1 I9 P/ V  e
5 v. y' W1 w7 e" ~0 F: N7 B0 K2 e! g10月上旬,根据广州警备司令部的指令,黄埔造船厂成立了临时生产指挥部,由厂武装部部长狄****任主任,副厂长陶曾佑任副主任,组织突击抢修舰艇。
. F0 d7 U! X+ X, M) L  q% D- W
4 d( c: |3 c3 S+ T- J7 T/ k  1968年1月,因社会上派性斗争,广州停止供电,工厂又停工一个月。2月份恢复供电,多数职工仍坚持生产工作,并冲破各种阻挠为海军抢修舰艇。. E9 s- U5 }9 g- {& z
) }6 B: |' J3 b. P+ y0 t1 l
  这段时间,两派都派人外出,对厂级主要领导的政历进行调查。结果,双方结论一致,未发现有问题。4月22日,经广东省革命委员会批准成立黄埔造船厂革命委员会,由两派协商推荐的吴润亭为主任,傅华亭、张解华为副主任,两派头头也任副主任。
$ q/ {1 R/ e1 [' f1 r# x8 ^# d. `4 W2 G6 J9 o5 w/ A
  4月27日,新成立的厂革命委员会向广州市革命委员会报喜。二千多职工再次金鼓齐鸣,浩浩荡荡通过市区。这样热闹的队伍,当时广州还是少见。
) H* w0 [2 z3 Y$ {: G1 p# g# f6 d) N/ B0 O+ ?# c, }) |  t$ X
  厂革委会成立后,撤销工厂属下的职能机构,在革委会下设立四大组(即政工组、办事组、生产组和行政组)的革命领导小组。四大组既是革委会的办事机构,也是厂党委的工作机构;基层两个大队七个车间则改设大队或车间革命领导小组,也是党组织和行政组织。* K1 M" q$ O3 r: e$ y

3 Q( a9 b2 z9 x+ d8 Z  5月25日,中共中央发文要求全国各地区、各单位“清理阶级队伍”。工厂先将盗窃大饭堂保险柜的案犯张××、刘××处理,遣送回乡(该案于“文化大革命”初期发生,经保卫部门侦查破案,因怕引起派性纠纷,故延至清队时处理)。接着,部分领导和一些职工受“监护”隔离审查。
+ e+ b6 X2 A7 G( O/ b' q, X. V( ^  U& I" l* a: {
  8月15日,为了巩固革命大联合的成果,中央召开了国防工业会议(即八·一五会议),厂革委会主任吴润亭和驻厂军代表室一名军代表,每派还有两个头头,还有工人代表2人共8人参加。会议断断续续开了将近半年,一直到1969年1月25日,毛主席接见才结束。这段时间,参加会议的代表,少不了“早请示”、“晚汇报”读毛主席语录;还开展了表忠活动,跳忠字舞,献忠字画,真是弄的哭笑不得。
1 e/ [* U. I8 |0 ~5 W8 }8 L! J$ ]! l6 ~& c! [
  吴润亭等人在北京期间,工厂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8月25日发出的《关于派工人宣传队进驻学校的通知》,和省、市革委会、工代会的安排,派出工宣队进驻珠江电影制片厂、广州艺术专业学校、广东省党校和广州船舶技工学校。
: y- b+ g/ l, ~# d& P  c" [+ r" S
  按照《人民日报》在10月5日一篇文章的编者按中传达的毛主席关于广大干部下放劳动的“最新指示”,黄船革委会于11月22日决定:科室干部留36人,其余全部下放到车间劳动。
* d0 [. W: U; }4 U5 l
! |9 c: }  ^& c8 X1 ^3 n6 q& u$ S在这动荡的形势下,黄船1967年、1968年职工平均人数,比1966年分别增加86人、359人,而工业总产值,仅分别为1966年的61.09%和40.41%。; [2 Q" h" H6 m2 q9 @* k
6 p' I: j9 g. E/ _2 {( \( ~
  1969年4月,南海舰队另派军宣队到厂支“左”。5 C( c- t. v/ K; {* l- Q* }  y
8 \& I( K9 w: |
  7月,厂成立集训队和学习队,对干部和职工进行所谓“审查”。原副厂长张解华等一批干部到市103队隔离审查。/ R0 F' L3 d8 l1 P9 Z0 P

+ w8 T' H; l5 ?) B# x4 s  10月,经广州市革命委员会核心组批准,成立了黄埔造船厂革命委员会党核心组,由军宣队领导任组长。
: Y5 a9 `! h" z, J0 l- V7 ]
" W- L1 e, h6 m  m% m  从12月份起,按军宣队的意见,将两个大队七个车间改编为六个大队,大队下设连队,类似军队建制。革委会四大组及其属下业务组,各大队(包括连党支部)的主要责任人和二三把手,几乎全部换为军宣队员担任。
: a; _" m" {& h/ q$ t  h9 d/ n
* V6 @5 K& b; K6 z  1970年年初,广州军区司令员、省革委会主任刘兴元来厂视察,听了工厂清队情况汇报后,对陪同视察的军宣队说:“要在黄埔船厂抓出100个特务。而且有三条线,潜伏线(原来国民党留下的)、派遣线(从香港派进来的)、资反线(旧党委)。”后来,以纯洁军工队伍为名,“清理”调出一大批干部和工人,包括有技术专长的工程师、技师、技术员和高级技工。
& S  O7 m( \+ ]2 `1 O2 l; L, R0 B9 S* t! n5 O/ h
  1972年12月,军宣队全部撤回部队。* Z* S7 t1 g8 O
) `. B# o. L/ M1 v6 o0 G
  黄船在文革期间,造成许多冤假错案,受审查的有853人,占当时职工总数25%,其中,重点审查215人(干部64人,工人151人),内部审查638人。工厂7名厂级干部,就有5人受审查;中层干部有18人受审查;受三大处分的有17人;所谓备战疏散遣送农村的有24人;还有65人被非法监护、游斗和抄家;被逼跳楼自杀2人(死1伤1),精神失常4人。5 G0 Z( _: _) Q+ p+ W" E

8 @8 b7 d* q1 Y/ _( o1 E5 r" a  1978年,王文赞任厂革委会主任、党委书记时,在上级派工作组帮助下,重新审查历史案件,落实政策,纠正冤假错案。11月18日,厂召开落实政策大会,厂党委领导向全厂职工澄清了厂在“文革”期间的一些路线是非,郑重宣布:“我厂“文革”期间对一些同志进行监护、抄家游斗,办审查学习班和集训队等做法,都是错误的;所谓‘三条黑线’纯属是强加在广大职工身上的诬陷不实之词。”会上,为16名受害人员公开平反。对于被错误调离厂以及遣散到农村的职工,也欢迎他们回厂工作,或作了妥善安置。这些措施,受到广大职工的热烈拥护,重新调动各方面人员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促进了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
- `  Q) D0 ^6 @, R( l! V! Q: e; h) e3 @4 Z( b8 o
http://www.gzzxws.gov.cn/qxws/hp ... 0091230_16616_7.htm
  v3 s- q1 d7 k; U: ^! B' M1 @) X1 P5 s( x9 ^2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1 03:09 , Processed in 0.10463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