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04|回复: 2

鲁道夫皮霍亚:苏共是怎么”管理“自己的档案的

[复制链接]

28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发表于 2021-3-4 11: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苏共档案被毁真相( W+ I6 _+ D3 a- i
5 d6 a' }+ B0 d/ ~4 H( O0 G

1 |5 ^! ]! v8 f$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5年09月21日' }8 `1 T7 C  B* }4 d
. ~5 v& E6 y" d) F7 A

+ V( {3 h( N) p4 V9 B  2004年4月号《国外社会科学文摘》刊登了译自俄罗斯《星火》杂志2003年第43期的一篇署名为鲁道夫·皮霍亚的文章,在文章中,前苏联国家档案馆馆长皮霍亚透露了一个秘密:十二年前有250万份档案卷宗曾被销毁。2 v5 w0 u: b9 q' h5 I! q

+ D2 `& c  }( d8 U; h# o% X未曾结束的“废纸运动”& `. z: v" M$ \2 h
) Z& {/ b% {/ S3 c

) w2 j7 L5 x4 ?: [, y  皮霍亚说,人们一定还记得,苏联时期曾经实施过一个被称为“控制过去”的纲要。为此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强迫你说应该说的话。这种方法很是有效,因为你所说的话必须是应该说的话,这就有助于庞大的国家机构“在对富有创造性的知识分子的工作中”采取皮鞭大棒与蜜糖饼干相结合的办法,既打又拉。不过,这种方法的寿命有限,当现实的恐怖已不具可能且特供商店也已失去诱人魅力的时候,这种方法也就结束了存在的意义。
; P1 [& Z3 Z0 q4 v5 o' I. Z8 B6 Z" h0 d) q# L1 d8 u
  与第一种方法并行实施的还有另一种方法,当然这种方法也极有成效,那就是对档案实施控制,在历史资料和文献上玩弄骗术。这是一种极富成效的手段,因为它可以迫使研究人员所作出的正是“控制者们”——当局已经设计好的那种结论。这种方法竟是如此的有效,而且也为人所共知。作为证据,这些伪造的纸片比那些真实的材料更为珍贵,首先因为它们是为某个案件的需要而专门准备的,可以说是度身定制——而且,它们还特受欢迎,因为这些伪造的东西能够把人们的一些主意从我们这个现实的世界带进理想的境地。
1 \: `5 D8 T4 p1 }' p# \- D5 p% ]; \8 r
  著名的布尔什维克、苏联国务活动家、最高国民经济政策委员会主席尤·拉林曾提议人民委员会销毁所有的股票债券等,并对试图保留类似材料的人提出刑事责任。拉林的建议被进一步地合理化为对类似的有害文档不是付诸一炬,而是将其作为一堆废纸进行重新加工。这场“废纸运动”自1919年开始兴起,直到后来都未曾结束过。6 _  E# {  {7 |8 L

) C4 h1 m8 [/ {" ?& C# Y8 o% s对文档进行“有序管理”+ c& u- [' a, W7 R

- t% S8 D" h; c  对苏联共产党的文献的控制更加严格。1966年12月28日经苏共中央书记处决议通过的《苏共中央党务档案库库藏档案条例》规定:凡苏共中央党务档案库所藏之党的文献资料,经党的相关机构的允许,一般只向党内研究人员提供。
( R# f: V' ^1 `* q
. w9 ?+ u) f. N* [) q3 m8 p  1970年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院批准的《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院各州和边疆区及研究院各分支机构党务档案馆工作的基本规程》规定:苏联列宁主义共青团员及非党研究人员(学者、作家和档案工作者)通常只可以接触非党馆藏文献。
9 w$ }8 t) }, t6 \
2 q6 B! m% |: t- x  在有关规程和细则中,一般有两个概念,即“国家机密”和“党的机密”,这两个概念具有同等的意义。所以在苏共中央涉及党和国家机密的文献中,根据密级的高低均打上不同的标记,分为:“秘密”、“机密”和“绝密”。在那些需要办理特别调阅手续或者对调阅人员有特别限制的文献上,均分别标明“特别卷宗”或“私密”。
5 r) n$ h& }% J& z  l- [9 t1 R# ?8 B2 |8 W+ x0 G, p& T
  保密已经成为中央机关工作的一项必备要求,这不仅是在列宁时期和斯大林时期,在勃列日涅夫时期和戈尔巴乔夫时期也是如此。5 L, u* E2 |+ Y4 {" e& F1 J2 z9 F0 L
% Z" M" F. m6 E! k
  多年担任中央总务部部长、后任职中央书记处书记和政治局委员、最后爬到苏共中央总书记位置的契尔年科,曾经这样描述第六局的活动:“第六局可以获得它需要获得的一切,而且没有领导的相关指示,它不会向任何人泄露任何秘密。”当然,这里所说的领导,正是苏共中央总书记,只有他才能通过中央总务部的领导传达自己的意志。保存在第六局的无数的密封公文上的手迹可以证明这一点。
( o6 X! y; E% J4 f
# N+ M6 ^- n9 R  \  在地方党组织中有如下规定:凡带有“绝密”或“特别卷宗”标记的文献,其保密期限由党委会决定,过期文献或者交给档案馆保存,或者根据有关规定进行销毁。保密文件、文件手稿和“绝密”资料装进密封桶等待销毁;其余的文件必须在碎纸机里销毁。6 j* G/ F. F9 E$ s2 i" e
, `" r% c; X  O9 {& b
  根据有关规定,地方党组织的档案馆只收藏一般的无密级的文献、资料。如同国家档案馆一样,党务档案馆照例也定期地对馆藏实行“清理”。在1960-1970年代,大约有超过2500万份档案被销毁,其中包括送呈党委会的作战情报、接纳候补党员的卷宗和党员材料。至1991年,苏共档案库藏为8000万份卷宗。
  f" P* H" s; U# H1 g( S( G9 x$ P* W
& r5 @& }, K3 q; i- r6 l5 F  除这些大规模地集中清理馆藏以外,还对一些重要文件进行了部分的、有选择性的销毁。比如,斯大林就曾这样做过。他曾将一些引人关注的文献都藏进了他的“斯大林档案馆”,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可以利用有关他的文献。他去世后,即(1953年)3月5日,中央主席团旋即“委托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三人采取措施以便对斯大林同志的文件和档案,包括现行的和历史的,均实施有序的管理”。
7 D1 s9 ?! s4 M2 }, c6 V6 V. e
0 H* j, F. C1 t& k; o& }1 _2 P  赫鲁晓夫避开主席团的其他同事,对文件和档案进行了“有序管理”。于是,涉及赫鲁晓夫个人以及与1950年代初的几起案件有关的文献不知去向,从而造成一段资料空缺。领袖去世之后,克里姆林宫里前斯大林的住宅变成了中央总务部第六局的档案馆,即政治局档案馆。据传,许多文件都在赫鲁晓夫的别墅的壁炉里被烧毁了。
& |* m" Q" I5 s4 b$ {7 Z
2 ?* t& C" B  a$ ]  1991年3月23日,苏共中央书记处通过了一个有关保障苏联共产党档案馆藏文献的决议。实际上,这里所说的“保障”已经是另外一种意义,即必须销毁一部分文献。该决议中有如下一段内容:近年,反共和反苏势力抢占党务档案馆并利用苏共文献以实现其破坏目的的危险正在不断增强。据此,在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党中央以及西部乌克兰地区党的州委的党务档案馆已加强了保卫措施。然而,有必要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以保障苏共档案的安全。
: Y6 T1 }7 V9 |1 b
% i; z& w, p# Q, D/ s+ h) I9 g* F7 P  诚然,新一轮的“清理档案”应该算是使档案(确切地说创作这些文献的组织)免遭危险的一种手段,也就是说对1946-1985年间苏共档案馆藏文献的科学和实际价值进行一次鉴定,以便从中剔除一些毋需长期保存的文件。于是,这一工作便开始了。也没有出现什么反对销毁档案的言论。鉴定工作在六十四个共和国、边疆区和州里顺利进行。被剔除予以销毁的档案卷宗有6569062件,而实际上得以销毁的只有2324213件。
' W9 \$ j: S" v- C
# w7 |" a; ?# R) B+ _( Z* t4 K. Y  销毁工作由于1991年8月24日俄罗斯主席团关于《党务档案》的一项命令而停顿,该命令要求将苏联档案移交给俄罗斯管理。
; A& V1 r+ J8 ~7 f' k6 V7 o* d$ n1 e$ ^3 u
  这样,开始是国家“单维”党史的创作,然后是对国家最新历史极其重要的档案进行连续不断的销毁,结果,将近20%的国家档案和超过90%的党务档案不可能进入档案馆收藏。时至今日,国家的文献史可以认为是不可挽回地宣告终结了。0 E9 |) s( u$ `

3 A; f( W3 k. U: S5 F% A  z; X9 }. @) U) X1 M2 m- X! P; q! t! Q6 A
转载http://dszb.whdszb.com/ 2004年6月16日
& V. g! e2 L. l- M0 U& f3 y# j
' x0 \; L- E0 D1 e: [/ O" w# i1 U7 C9 ?  b& X, w
文章出处:《国外社会科学文摘》2004年4月号
) a2 J- B7 Y- A# \! k1 p% H, n
* n; p& L3 ]- h3 P8 @, z* W% K( o0 B4 u. z5 k" N! ~, d
http://jds.cssn.cn/xwkx/xsdt/201605/t20160506_3317005.shtml
- l  l+ \: z; Z7 q' }& L0 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21-3-4 11: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2004-05-18 08:47:10 作者:
+ ]" E6 R, J2 @8 C1 J$ c  M  5 j6 m/ u! \% D8 f) H  a
   2004年4月号《国外社会科学文摘》刊登了译自俄罗斯《星火》杂志2003年第43期的一篇署名为鲁道夫·皮霍亚的文章,在文章中,前苏联国家档案馆馆长皮霍亚透露了一个秘密:十二年前有250万份档案卷宗曾被销毁。
; n* I8 ?' x& q1 W: k& ?' F$ {  ' A4 ~' H( m0 ^0 W# y2 E
   未曾结束的“废纸运动”
$ R; b, e$ q( a6 o! k. L4 e  % [6 }2 x" k" Q! a5 V2 v8 Q
   皮霍亚说,人们一定还记得,苏联时期曾经实施过一个被称为“控制过去”的纲要。为此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强迫你说应该说的话。这种方法很是有效,因为你所说的话必须是应该说的话,这就有助于庞大的国家机构“在对富有创造性的知识分子的工作中”采取皮鞭大棒与蜜糖饼干相结合的办法,既打又拉。不过,这种方法的寿命有限,当现实的恐怖已不具可能且特供商店也已失去诱人魅力的时候,这种方法也就结束了存在的意义。
7 q0 V  I! |& l: m* Y6 w  
& I' T, c+ B# F5 d/ h; c   与第一种方法并行实施的还有另一种方法,当然这种方法也极有成效,那就是对档案实施控制,在历史资料和文献上玩弄骗术。这是一种极富成效的手段,因为它可以迫使研究人员所作出的正是“控制者们”——当局已经设计好的那种结论。这种方法竟是如此的有效,而且也为人所共知。作为证据,这些伪造的纸片比那些真实的材料更为珍贵,首先因为它们是为某个案件的需要而专门准备的,可以说是度身定制——而且,它们还特受欢迎,因为这些伪造的东西能够把人们的一些主意从我们这个现实的世界带进理想的境地。  d. [( N7 x! G) X/ N
  1 Q* d" m. K) _1 I. J
   著名的布尔什维克、苏联国务活动家、最高国民经济政策委员会 尤·拉林曾提议人民委员会销毁所有的股票债券等,并对试图保留类似材料的人提出刑事责任。拉林的建议被进一步地合理化为对类似的有害文档不是付诸一炬,而是将其作为一堆废纸进行重新加工。这场“废纸运动”自1919年开始兴起,直到后来都未曾结束过。; c/ V: q  |9 m0 J) t8 C7 j7 d
  
9 Q2 ~2 B, E6 g! K5 B7 _9 ~% Q   对文档进行“有序管理”
; J, y' I/ h, P  
6 x# l# v9 I8 k4 B   对苏联共产党的文献的控制更加严格。1966年12月28日经苏共中央书记处决议通过的《苏共中央党务档案库库藏档案条例》规定:凡苏共中央党务档案库所藏之党的文献资料,经党的相关机构的允许,一般只向党内研究人员提供。
0 @4 a4 J. e* _& x' b/ D$ a  
" `1 l% B  O& o# w6 M   1970年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院批准的《苏共中央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院各州和边疆区及研究院各分支机构党务档案馆工作的基本规程》规定:苏联列宁主义共青团员及非党研究人员(学者、作家和档案工作者)通常只可以接触非党馆藏文献。8 S0 k7 x, |' v6 f9 R0 N
  
/ @- a$ M9 J* r. ?+ F$ @& R   在有关规程和细则中,一般有两个概念,即“国家机密”和“党的机密”,这两个概念具有同等的意义。所以在苏共中央涉及党和国家机密的文献中,根据密级的高低均打上不同的标记,分为:“秘密”、“机密”和“绝密”。在那些需要办理特别调阅手续或者对调阅人员有特别限制的文献上,均分别标明“特别卷宗”或“私密”。
# A# G  [  F- A4 q+ x* x  
2 a1 X; ]+ B8 K   保密已经成为中央机关工作的一项必备要求,这不仅是在列宁时期和斯大林时期,在勃列日涅夫时期和戈尔巴乔夫时期也是如此。
) _9 x: [: k  L* h  
, W7 T$ r2 v- M5 |) S/ \   多年担任中央总务部部长、后任职中央书记处书记和政治局委员、最后爬到苏共中央 位置的契尔年科,曾经这样描述第六局的活动:“第六局可以获得它需要获得的一切,而且没有领导的相关指示,它不会向任何人泄露任何秘密。”当然,这里所说的领导,正是苏共中央 ,只有他才能通过中央总务部的领导传达自己的意志。保存在第六局的无数的密封公文上的手迹可以证明这一点。5 \/ ?2 ^3 S8 ~8 Y) D! }1 N( o
  , y( p, R. S: d8 `+ G; A$ Y: H
   在地方党组织中有如下规定:凡带有“绝密”或“特别卷宗”标记的文献,其保密期限由党委会决定,过期文献或者交给档案馆保存,或者根据有关规定进行销毁。保密文件、文件手稿和“绝密”资料装进密封桶等待销毁;其余的文件必须在碎纸机里销毁。* @; }* u) g  u- X2 B
  
/ m0 o6 [# O4 |4 `   根据有关规定,地方党组织的档案馆只收藏一般的无密级的文献、资料。如同国家档案馆一样,党务档案馆照例也定期地对馆藏实行“清理”。在1960-1970年代,大约有超过2500万份档案被销毁,其中包括送呈党委会的作战情报、接纳候补党员的卷宗和党员材料。至1991年,苏共档案库藏为8000万份卷宗。1 {2 G0 s( q5 Q* O/ ?
  
$ M* ^6 {2 m# w& h; C   除这些大规模地集中清理馆藏以外,还对一些重要文件进行了部分的、有选择性的销毁。比如,斯大林就曾这样做过。他曾将一些引人关注的文献都藏进了他的“斯大林档案馆”,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可以利用有关他的文献。他去世后,即(1953年)3月5日,中央 团旋即“委托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三人采取措施以便对斯大林同志的文件和档案,包括现行的和历史的,均实施有序的管理”。7 ^9 I5 x/ V& I5 F
  
! x% o4 n% ?/ H$ b0 I' j   赫鲁晓夫避开 团的其他同事,对文件和档案进行了“有序管理”。于是,涉及赫鲁晓夫个人以及与1950年代初的几起案件有关的文献不知去向,从而造成一段资料空缺。领袖去世之后,克里姆林宫里前斯大林的住宅变成了中央总务部第六局的档案馆,即政治局档案馆。据传,许多文件都在赫鲁晓夫的别墅的壁炉里被烧毁了。9 ~- K# z7 r/ S
  9 T7 F4 V& ~$ [9 Q: n
   1991年3月23日,苏共中央书记处通过了一个有关保障苏联共产党档案馆藏文献的决议。实际上,这里所说的“保障”已经是另外一种意义,即必须销毁一部分文献。该决议中有如下一段内容:近年,反共和反苏势力抢占党务档案馆并利用苏共文献以实现其破坏目的的危险正在不断增强。据此,在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党中央以及西部乌克兰地区党的州委的党务档案馆已加强了保卫措施。然而,有必要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以保障苏共档案的安全。. K0 t  @- {# i' u# t7 w
  
. @0 U% n) I% e$ i& H4 o   诚然,新一轮的“清理档案”应该算是使档案(确切地说创作这些文献的组织)免遭危险的一种手段,也就是说对1946-1985年间苏共档案馆藏文献的科学和实际价值进行一次鉴定,以便从中剔除一些毋需长期保存的文件。于是,这一工作便开始了。也没有出现什么反对销毁档案的言论。鉴定工作在六十四个共和国、边疆区和州里顺利进行。被剔除予以销毁的档案卷宗有6569062件,而实际上得以销毁的只有2324213件。# P9 R+ O1 i9 X# H8 s! \4 U
  / w4 e% x7 r$ ?9 {5 r! H( F# X
   销毁工作由于1991年8月24日俄罗斯 团关于《党务档案》的一项命令而停顿,该命令要求将苏联档案移交给俄罗斯管理。2 r) u7 C9 ^  X5 n
  
' e3 ?! H0 i- q7 U: h   这样,开始是国家“单维”党史的创作,然后是对国家最新历史极其重要的档案进行连续不断的销毁,结果,将近20%的国家档案和超过90%的党务档案不可能进入档案馆收藏。时至今日,国家的文献史可以认为是不可挽回地宣告终结了。
/ W4 k) k  F- i, n( ]7 Q! C  5 j) U1 C" B- u, f* m! Y: M( Q" n
  8 j, m0 `. R0 T6 ?$ u8 y/ v
  8 U0 E  `- f. W' C% q1 t
  
8 h1 k6 M; b7 n  文汇读书周报6 D" V5 p8 S  l: B! p7 t. Y

6 @; k) P9 \,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46177-1.s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417

帖子

309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93
 楼主| 发表于 2021-3-4 11: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苏共档案被毁真相: v/ G1 S' ]; x+ W/ D
2004-05-28 05:50桌面版 正體 0 大 中  小字) T- X5 _8 `( {& [0 ?' x" @
俄罗斯《星火》杂志2003年第43期刊登一篇署名为鲁道夫·皮霍亚的文章,在文章中,前苏联国家档案馆馆长皮霍亚透露了一个秘密:1991年有二百多万份档案卷宗曾被销毁。- P9 t6 e$ W3 D( ^. ^# r+ m
皮霍亚说,苏联时期曾经实施过一个被称为“控制过去”的纲要。对档案实施控制是极有成效的方法。因为它可以迫使研究人员所作出的正是“控制者们”--当局已经设计好的那种结论。这场“废纸运动”自1919年开始兴起,直到后来都未曾结束过。
2 b  Q' H) B5 j* c# k( G
4 l0 L! @+ k6 V2 h0 ~0 s) @对苏联共产党的文献的控制更加严格。如同国家档案馆一样,党务档案馆照例也定期地对馆藏实行“清理”。在1960-1970年代,大约有超过2500万份档案被销毁,其中包括送呈党委会的作战情报、接纳候补党员的卷宗和党员材料。
! t! g1 Z' X: T- S/ f& t
5 M. x3 `; h1 w; p) Z, \2 a除这些大规模地集中清理馆藏以外,还对一些重要文件进行了部分的、有选择性的销毁。比如,斯大林就曾这样做过。他曾将一些引人关注的文献都藏进了他的“斯大林档案馆”,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可以利用有关他的文献。他去世后,即(1953年)3月5日,中央主席团旋即“委托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三人采取措施以便对斯大林同志的文件和档案,包括现行的和历史的,均实施有序的管理”。; @" K& z8 E, \) [5 A% p

3 K4 H9 O7 d$ E赫鲁晓夫避开主席团的其他同事,对文件和档案进行了“有序管理”。于是,涉及赫鲁晓夫个人以及与上世纪50年代初的几起案件有关的文献不知去向,从而造成一段资料空缺。领袖去世之后,克里姆林宫里前斯大林的住宅变成了中央总务部第六局的档案馆,即政治局档案馆。据传,许多文件都在赫鲁晓夫的别墅的壁炉里被烧毁了。1991年3月23日,苏共中央书记处通过了一个有关保障苏联共产党档案馆藏文献的决议。实际上,这里所说的 “保障”已经是另外一种意义,即必须销毁一部分文献。该决议中有如下一段内容:近年,反共和反苏势力抢占党务档案馆并利用苏共文献以实现其破坏目的的危险正在不断增强。据此,在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党中央以及西部乌克兰地区党的州委的党务档案馆已加强了保卫措施。然而,有必要采取更大规模的行动以保障苏共档案的安全。
7 @/ L) Z" A; q& `0 ^* e" G  @' L* A
新一轮的“清理档案”应该算是使档案(确切地说创作这些文献的组织)免遭危险的一种手段,也就是说对1946-1985年间苏共档案馆藏文献的科学和实际价值进行一次鉴定,以便从中剔除一些毋需长期保存的文件。于是,这一工作便开始了。也没有出现什么反对销毁档案的言论。鉴定工作在64个共和国、边疆区和州里顺利进行。被剔除予以销毁的档案卷宗有6569062件,而实际上得以销毁的只有2324213件。销毁工作由于1991年8月24日俄罗斯主席团关于《党务档案》的一项命令而停顿,该命令要求将苏联档案移交给俄罗斯管理。
" r  y8 ^4 t% R+ t7 q  @( \! P* ]; G8 u6 i( M

0 O0 e! A1 F1 _摘自《文汇读书周报》
% R* _$ E* s' d2 E5 a9 Y/ D
* s5 G; g3 V7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04/05/28/66135.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8-19 00:55 , Processed in 0.07468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