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0

王周生 一个人的史记 ——读《我的复旦四年》

[复制链接]

161

主题

891

帖子

322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26
发表于 2021-1-29 20: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人的史记 ——读《我的复旦四年》
; ]0 w! o# L" J- l5 V( B) C" J5 R8 P- Q& g6 P

  ^6 s2 ~) L( J$ E1 H8月13日5 l! ~, c. q! Y; x

8 x! D. a5 E- V- E3 l& [- ^" |
# |( t& {* D0 a: R$ U  日记是一个人的史记。
: ]1 c0 N2 N* r) P  如果没有文字,谁能把生命中的每一天记得清清楚楚?可是世界如此之大,人数如此之多,芸芸众生,难道凡夫俗子的每一天也那么重要?
" C% a# P% d9 {5 s8 ~' y* ^; e1 c
& ^. Q! N  ^7 `, ?
9 R% l& `0 K5 s6 w  一滴水,可以见太阳;一棵树,可以见森林;一个人的日记,可以见证一个时代。看徐成淼的日记,就是这种感觉。
4 L1 I4 x8 [# H- W+ F0 Z" n2 M
& `. c8 Y: [/ z  E) g! l' z" J3 i( K# @2 w$ s
  发生在疯狂年代的那一幕幕,已经被许多人用许多方式描写: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历史专著、人物传记,但是,没有什么样式,比日记能更准确更直截了当展示那个逝去的时代,那生活情景,那政治氛围,那人物细微的内心。越是久远的日记,越弥足珍贵。因此,当“文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风暴席卷全国,徐成淼首先想到的,不是他的文章、照片、书信,而是他那几大本日记,这是他青春与生命的纪录,万万不能轻易销毁,也万万不能落到抄家人手中。于是,他趁着朦胧暮色,趟过河去,把日记隐匿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f% e" T0 b1 o3 w
/ y* K! T# ^, ]5 O
( E7 L; V5 a# V9 a* x
  于是,39年之后,我们读到了徐成淼冒着风险保护下来的,写于50年前的一段日记———《我的复旦四年》(“大象人物日记丛书”之一,大象出版社2005年4月版)。日记纪录了1955年到1958年,徐成淼在复旦大学读书时代的生活。
) S1 y8 Z: C* |! L0 a) ^
1 U9 e# M6 h" q% ~- b0 x0 ?! \# `: B! w9 e
  徐成淼从小爱好音乐、绘画、文学,他的日记充满了真切的感觉。徐成淼进复旦才十七岁,那是个欣欣向荣的年代,也是个政治狂热的年代。他对新社会“火热的生活”极其向往;对上海“进入社会主义”满心欢喜;对“向科学进军”充满激情。和许多那个时代的青年一样,他激情满怀,政治热情高涨。但是,父亲的“历史问题”使他遭受政治和生活双重压力。他不断为能否获得助学金犯愁;他不断为自己能否被信任担心。他没有钱买邮票寄信,没有钱买稿纸抄写自己的小说,但是,他不气馁,拼命读书,几乎门门功课考5分;他写小说散文,不断给报刊投稿;尽管担心别人说他“假积极”,还是真诚地参加政治活动。
* C7 Q  g6 ^5 D8 y( j+ v; v% m9 x7 q: D3 J! u/ B6 W

+ ]5 w% i4 Z% E3 \  但是,灾难还是发生了。他的一首二百字的散文诗被批判,随之被错划为右派。无休止的检讨,无休止的被批斗,心爱的恋人不敢与他来往,日夜相处的同学成了凶神恶煞……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从来不想推翻我心中崇爱的党,我从来是那样欣赏苏联和毛主席,但这一切我都将昧着良心说话,我将把自己说成坏蛋!是人民的罪人、死敌”,“党啊,英明无私的党啊!我是那样相信你,但我应该怎样取得你的信任呢?”3 t. k( K. I# `+ }7 B$ z6 C. B
  |1 x  L- A6 }& I0 V

1 I" \: Q+ _: x6 T' @  在这炼狱般的苦难中,同学的一个笑容,都会让他激动不已,“路上遇见沙丽丽,她朝我笑了笑,我竟不知所措……现在,只要能对我笑一笑的人都是我的恩人。”开小组会时,有个同学用手轻轻摸了一下他得膝头和腿部,他一时激动得“差点哭了出来”。没有亲身体验,谁能如此深刻地再现受难者如此真实的心态?读这段日记,让我辛酸得掩卷长叹。
0 X4 `7 O: f9 C4 H" a7 d& Z, D& h5 d
; w  {+ M; j1 @+ p
; o0 q1 w) C% [; X  可是大祸临头时,徐成淼居然懵里懵懂,坠入情网。他在日记中花了大量篇幅记下了对恋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记下了恋人频喜频忧一日三变令他无所适从的苦恼,这些真实的纪录,没有花哨的形容词,没有氛围的渲染,有的只是真实的细节,丝毫不比我看过的一些炒得沸沸扬扬的小说对爱情的描写逊色。4 G! _; v, E# r1 E5 k
' k! R7 N; \0 T1 }" x3 M

* a- t" L' ?' Z/ V5 b  书中还有两句不同寻常的说明,一句是说1958年3月日记被迫中断一个月零六天,另一句是:“(1958年3月16日至1958年11月28日之日记,原文系以汉语拼音记写,三十年后,由徐成淼本人将其由拼音复译为汉字。)”
- ]- u1 M$ w6 j: |  R2 r, a8 |2 n9 r. b; T4 D  F

# C  P: J* f# o: w  在政治高压下,多少人烧毁自己的信件日记,留下无尽的遗憾,而徐成淼在疾风暴雨中坚持纪录,甚至用汉语拼音掩护,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1 p* D4 \, a2 N' w  H# h  h' _
+ J  ^2 `, r, P- D$ L
  M0 p( O) z7 G; [8 @& N; z3 _4 [
  历史就这样被蕴含在一个普通人的日记中。它让我们看到了50年前复旦校园的景象:相辉堂,500号(原来那里是教室,现在可不是了),复旦周边有大片菜地的五角场、国定路……值得一提的是,日记中还展现了当年大学生的阅读史:茅盾的《子夜》,安德列耶夫的《明朗的远方》,还有《简爱》、《茶花女》、屠格涅夫、普希金……
, N" a* Y0 ~' i4 d0 U, l' A# k% x/ |; }) @) @  l. ?

- I- A6 ?0 [9 `& _  如今,徐成淼已是贵州民族学院的教授,他说:“将我当年绝对私秘的日记予以公开的条件已然具备,我相信我和我的同代人,已经完全能够站在历史的高度,去俯视以往,而将个人恩怨如尘埃一般轻轻抹去。”是的,一个人的史记,就是一面小小的镜子,可以照见现世,警示未来。毕竟,对于过去的历史,我们还是思考得太少太少。0 o$ d- }. U) v* l
$ y" V( m! @, m: S' o9 U

; C+ P4 {; }+ F
9 O1 J1 D% F6 y9 q" D选稿:黄丽春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周生
" R0 l9 ^8 x3 v& I# f2 u
  v& v& s: ~) }- l! X* z; _/ S( y3 ?  k" a' f
http://gov.eastday.com/renda/gon ... object1ai36409.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1 20:41 , Processed in 0.07403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