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2|回复: 0

吴荻舟工作笔记:1959年五十天整风报告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901

帖子

326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61
发表于 2020-12-20 21: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9年五十天整風報告; P+ W) }# @7 A+ r
1959年五十天整風報告3 M/ V% F% [9 I9 N# N% d) v
來源:吳荻舟工作筆記
$ I0 x4 @8 Y; g: M' p註明:文中各人均為廣東省主管香港業務的幹部或者港澳工委幹部,略稱無法一一求證。詳見本網站“寫作花絮”。
% h) D9 U4 Z$ z: ^2 Q- X7 ?# d- P$ Q1 a# y
6月20日/ \% G3 V; f+ r2 |7 q; [
0 I, B) j) T- B, z1 l0 n
廣源:HK對中間落後的方針是搞渾水,非搞孤島。過去未把方針緊緊結合實際工作,不斷根據方針佈置工作與檢查工作。“三一”事件是在大軍過江時狂熱發生,事後未總結、吸收經驗,朝戰後又狂熱。1.對電影工作如何長期生存,從沒有系統的研究過,我片是導人向上向善,這一套方針邵氏能否接受呢?2.怕負責。HK是長期的,不會不犯錯,中央方針來了,一層層傳下去,檢查起來,有說過,是不是完了呢?事實是做錯了,這是客觀效果,不容否認,問題是HK沒有訂出一套辦法,為什麼沒有A員氣魄大膽承擔下來。3.多年來,如我們不是這樣對待邵氏(記錄只到此——整理者注)7 q. t' X1 ?; C7 }0 N- R

  k# A" z1 D" M肖:(關於海外文藝,)中央對於海外方針是有一套的,為什麼外面沒搞好。看來主要是下面同志自以為是,經驗主義,未把政策好好務透,就做錯了,但不足為奇!- ~4 M8 u# G( T( K& H- N* @' o

. ^3 V0 p% O3 ~; ]! V/ P3 Y1 f8 B" l# t3 p對陸氏邵氏破夠,立不夠。對呂氏,三權都沒了,國內都不這樣搞,也是政策上的錯。影聯現在也要考慮,只能搞福利,擺得不好,影響統戰,這也是方針問題。對中華商務問題,也是政策問題。HK工作中,反“左”比反右慢,歷來反左反得不夠,這是最大的危險。
  T: M* o  A4 _
8 H5 j$ S1 R8 Q/ p& C2 V) R# _幸:對邵陸是政策上的錯,是把友當敵。現應肯定邵陸是中間的。兩公司中都有MK分子,其實邵氏對MK活動有疑慮。, i5 v* S1 _( j& n; N
1 u$ B) y# @' c+ f+ f3 l& r
王:就像國內資產階級知識份子是否革命對象也未完全解決,在香港,誰是敵、友?毛在階級分析時說:劃清敵友,是革命政權領導成功失敗問題,我們主要的戰略是團結友,打擊敵,劃清1.經濟地位,2.對革命的政治態度。民族革命時,民族資產階級是中間階級;在社會主義革命時,因社會主義革命是消滅階級,他們是革命對象。但由於有積極的一面,我們又採取和平改造政策。在香港現在不搞社會主義,大躍進、總路線都不能搞。在香港,資產階級、逃亡地主、官僚資產階級、MK特務是革命對象,反M為主。一定時期對某一敵人還有一定程度的暫時聯盟,對分化敵人也有利。“打倒一切資產階級”也是“左”的。海外華僑都希望國家國際地位提高,又因在國外不搞社會主義革命,及可做生意,幫他發財,他也願在某些地方與我合作,受我領導。他有剝削、反動的一面,任何資產階級都有兩面性,與我們來往得利,我們政策執行好時,與我們好;在生意吃虧、國際環境差或我們政策執行差就翻過去,這是長期的,反復的,直到被消滅為止。1 A5 U3 H/ u6 q
& K, Y$ X) A" O8 h/ G
邵氏不是買辦,不是官僚資產階級,是“有奶便是娘派”,與台有往來,是中間偏右。看他應付MK,不易,不知是否有軍師,看得出來他不敢也不願斷我們關係。因此應團結爭取,在某些地方應有某種鬥爭,但應是和平的批評,目的是達到進一步的團結,就片論片,具體分析,不是你死我活的鬥爭,而是有理有利有節,可以交友。我們頭腦清醒就能出污泥不染,而能影響他,這就是領導,渾水也是如此,有來有往。0 T9 ]4 \4 V, v3 |  `1 D; {5 o9 ]

9 Z" e2 W7 O! _6 u0 }; `& k' F在香港不能樹敵太多。思想是客觀實際的反映,香港是資本主義世界,甚至會有一定的洋奴思想、崇拜資本主義。中國從政治經濟思想戰線上說消滅資產階級,但資產階級思想是長期存在的。國內以馬列主義改造,香港不可能,因之報上有自由主義存在是客觀反映。右傾保守是對形勢估計不足,不能及時掌握有利時機展開工作,縮手縮腳,魄力不大,缺乏創造性,思想不解放是右;國內一套搬到另一環境,簡單化是左。故務虛批左又批右,不要批一邊又偏向另一邊。" y" b+ k2 O- \" t& W4 o
% V4 k1 e" n$ [( B/ A6 o3 W7 ^- [
6月22日
5 L2 ]3 z) W( j' ]/ R" A: g; D' Y8 T! {# v7 R5 l! B1 L
廣源:“三一”事件前後粵語界未搞“影學”,因他們較落後,受歧視。“三一”後,中央新方針是長期生存,爭取多數,以灰色姿態出現。52年底中聯出現,提出“伶星分家”,我們通過盧墩去勸說;“三一”事件令粵語界害怕,黃曼梨在華僑報聲明脫離影聯,我們未歧視他;55年張瑛搖擺,後因為路狹,想回中聯(中聯曾眾怒要開除他,我們派人勸阻),我等也奔走說服。
1 X8 \4 s  P+ d5 M' s" w: x" S( j( y# v
粵語界怕談政治,演員只想生活,有工作就行了。幾年來看,因為在臺灣無市場,他們與MK無聯繫;另一方面,大陸也非他們市場,故貫徹中央方針不夠。我們未鼓勵他們去(邵氏),也未指責。我們包不下來,對他們的生活也無理由干涉,只是承認了客觀事實,一定程度遷就了客觀事實。
: H! U3 M% D2 X: l2 |* `3 A4 _. L6 }6 Z. W
意見:幾年來領導對粵語界重視不足,未好好做一專題研究,58年鬥爭多,粵語片部分人怕直接參加鬥爭,顧慮多。他們參加固然好,不參加不應指責,總結中說粵語片開展不夠,根據是指揮他們可能不夠,國語界我們能指揮,這我不能同意。所提意見接受,希多指示。4 U! X& R4 j# p' l8 G) O1 j# N
& |8 Q& R& x8 c* H1 U
肖:1.粵語界把團結放第一。統戰工作有廣狹之分。廣義的統戰是政綱,愛國、團結、友好。2.在HK是愛國反M統戰,粵語界重視了團結,注意了演員的切身利益,沒有脫離政治(脫離就右了)。3.國語界把我們的標準當做人家的標準去要求,不允去邵氏拍片等,把自己的手束縛住了(允許其去邵氏拍片,又教其如何應付,就教育了他不脫離政治)。* J& F7 \. t+ ?. m. `# h  y: @7 r
* E4 c% k5 B2 L* ?# h* I! w
樺:說粵語片落後,不重視。重視恐怕反而壞了。國語界花錢多,粵語界花錢少,管不了人,只好建立老老實實的統戰關係,中聯有困難自己解決,我們給一點,人家也感謝,做了朋友,不負擔責任。因此粵語界是統戰,國語界是上下級關係。國語片演員被我束縛得緊,必須有信仰支援,才能工作。
( y% |- |/ t7 g) g0 b0 d9 i  R
' r2 U6 a8 |( m4 t7 C6月23日
4 Z/ z  s6 B! ^. |4 {  r. S) e2 p- s2 J
* u# ~! c. u  i8 `三段:
, j$ Z% p% t' u  B0 W5 C8 W* G一. 1949年全國基本解放至52年。“三一”事件,左,未總結批判,錯誤觀念(國語片界)一直存在。! w4 [$ v8 n4 j# M7 q4 N. j
二. “三一”到57年。樂蒂被拉過去。因無A員,情況不明,至去年有A員去後才揭露出來。這階段中央提出新方針,但因觀念不明確,做時就無分寸。雖提出打破壁壘分明,渾水,但掌握不到。; \% A5 d, I& M3 B# l6 T0 q% P
三. 57年至現在。大躍進情況下,用社會主義思想教育,號召香港人參加學習。說明對中央方針不明確,不嚴肅,不負責。
8 ?7 P% `% \* ]8 N0 x7 q/ D0 \( `6 s
廖一原:對中央方針客觀違背。被迫承認客觀事實。並沒有兩套路線在鬥爭。粵語片今天沒有壁壘。
; t* ~0 X- e$ e1. 無界限,兩邊拍片。
1 t8 {! O' ^) [0 L2 {2. 特點,善於爭取與資產階級合作,利用資本家的資金。有5類,a邵氏、國際、院商;b片蛇;c藝人搞的—中聯、植利;d如新聯;e華僑之類,有一點政治性。粵語片公司多,原因在此。: n6 J4 }& r7 Z5 P
3. 適應性強。十年來粵語片市場天天走下坡,M州49年賣一萬多,幾年來下泄到3千。新馬過去賣38-40%(2萬7),現萬餘。粵劇歌唱片至多9千,但還能生產一百多部。過去我們認為三日仙、四日仙是粗製濫造,但實在他們不如此不行。
( f6 }) O0 ?( S  r4. 以前敵人對粵語片較不重視,現在已較前重視。如桃源性質就要研究。國內也未召他們上來談過。
! F5 N2 K5 @4 |. ?
+ |% q8 }) I' h5 Y造成特點的原因:% S( ^/ k' a( m% X" Q/ G! k' t4 m1 _
1. 歷史性的,49年前無界限。
1 X5 l: C' \4 w2. 敵人不重視,我方也重視不足,但現在桃源已大規模制國粵語片。
# q. ^0 c. |; C8 ?3. 沒有拿出大量資金逐步包起來。
' {- _! H* j1 U0 R4 y2 T" L0 T9 g7 F4 z- u' r" x, @' m) m
黃:在統戰上有兩條路線,這局面不是說在A內有兩條路線,也不是離開中央在組織上形成兩條路線,但在實際工作上尤其電影統戰上明顯(存在兩條路線)。1 x' _; w# d$ y

( w- l" F0 ?9 TA的工作,A的方針是中央根據大量客觀存在的事實分析制定的,故我們應用正確否定不正確,不應存在個人東西。國粵語兩條做法,一是搞先鋒隊,孤軍奮鬥,不與人合作,把自己陣地建成高級的,人家不易跟得上。另一以粵語片為代表,不脫離實際,根據客觀使群眾跟得上一起前進。過去認識不夠,無意識地壓迫過。
$ Z" {" E, b4 s& ?
, h6 n$ P' `5 s國語片局面之所以形成,一是從主觀願望出發,從片面出發。HK有兩方面,1靠祖國,有有利條件,2是敵人地方,鬥爭是複雜的,思想是複雜的。我們強調了有利的唯一條件,另從主觀願望出發,從小資狂熱的幻想出發,急功近利。0 M9 s+ i5 X$ X& o8 c

2 J, p' v# t" ~4 J7 R2 f5 d8 A) C結論,錯誤的東西是從錯誤的分析得來,無馬列的,不能用任何特殊性來解釋。粵語片是摸出來的道路,不能用分線來解釋。掛旗不一定公開,主要看政治態度。什麼人都團結進去,和平相處(過去可能看為右了)。
' ~  U5 ~( Y$ v0 A: [7 d2 `. x- L1 `6 z! N& Q  [5 E5 ?
所謂A的領導,不是用A員的面貌,而是用A的方針政策領導,否則把A的領導機械化、庸俗化了。宗派的傾向也就是這樣來的。
, i. y6 u# F9 Z' K9 \6 P% X5 u
/ S7 j2 a! c5 s國內搞大規模群眾路線,國外不能,只能多深談,說服。* n0 N/ Z2 l3 O3 s( E

3 i) w/ ~/ E& B粵語片善於廣泛合作,懂得充分為生存不斷搞下去,這是群眾創造的經驗,過去我們輕視,不知這一旦變為我們的東西就很好,這個經驗要總結。因為它是樸素的、群眾性的,也就滲入一些壞東西,我們只看到他壞的一面,批判他們,對他有了宗派情緒。我們不懂非政治就是政治,不跟M走就是反M。與敵人爭群眾,它不受M影響就是好的。擴大公開活動是擴大社會化,群眾化,不是用A的面貌出現。暴露自己,是列寧批評的(左傾幼稚病)。
7 K0 |/ g/ r. {- S+ i/ |, v# y/ N" F- L
金:形勢變化,忘記中央方針,如東壓西後,就認為長期生存沒問題了,產生了冒險思想,對中央方針研究不夠。陳總說我們是半公開半合法半地上半地下。這話早就說過,57年十一狂歡七天,58年又來了。說明中央不斷有意見,我們不斷重複(我們容易自己解釋,自己發展)。
/ Q* d; [; B% L8 e) K3 t: ]  ]2 u5 Q/ {- E* Z0 ~0 ^( ?, N
吳:不會把中央方針(幾個)有機結合,中央方針前後發下來是連貫的,我們一個個分開。
5 `! C, g& E* L2 D4 J6 w% e8 f- J( j$ R0 Y; {1 K
廖:可悲之處,自以為辛辛苦苦做了工作,還有思想方法問題。忙,卻長期發現不了問題。' V* F& u) @  @& G" C- ]1 |
  G8 F# H9 k  f
黃:退出問題。先鋒隊現在退出,不是消極,是為了前進,為了接近群眾,不至脫節。過去光顧自己的長城、鳳凰、中新,有了圈子,有了宗派。長此會自己消滅自己,把群眾也讓給了敵人。先鋒隊離開了群眾,必會失敗。
9 e/ s" z. f7 t( B8 j
  r0 @9 c& U2 M6 j: ?" y別認為退出是右傾。但要有思想準備,53年工會退過一次,退後也有人說內部複雜了等等,上面也動搖了一下,以後一點點回復。這樣幹部更隱蔽了。當然,退出後不能發號施令了,是有困難,但是退出後有高度靈活性。品質降低是完全可能的,一個時期後會逐步好起來。也會有些論調,說是右等。% B  b5 [: K, A6 L2 \+ B

1 D- G: C  Z# B% [* r  t% i施:形勢問題
& X9 y' U/ h7 P, y/ g1. 對HK地位的認識,53年就寫明是我們的,又是E的。從“三一”後,事實證明它是E殖民地,我們是“寄人籬下”,這點認識不夠。
* z+ b- g+ I/ Q- _/ s& q2. 對有利形勢估計過高,58年對我們自己的“優勢”、“正統”估計過高,實在軍隊統治在人手,優勢何來?群眾優勢也不完全,如提出一年內把學生運動成我之優勢、主流、正統,這是不可能的,不現實的,結果低估了長期、複雜、尖銳三性質。+ [( t+ X& B8 \) d

& u" Z3 l4 T0 B+ f3 E3. HK,中央把它當做反M戰略中的一個棋子,理解不深,這就牽涉我們對香港的態度,對E的做法。為了服從大的方面,對本地鬥爭如何控制,常有委屈感,沉不住氣。主要是對中央方針的嚴肅認真對待。1 v( \0 S. m2 [1 j/ T
- ]& a# k% d3 b) n9 d7 I' S3 B. k
4. 對A與群眾的問題。毛:當群眾起來時容易“左”,不能認為形勢好(找不到出處,但是又覺得歷史確實有這樣的傾向)。這兩年HK相當暴露,實際A已半公開。去年新華社半公開活動,是不對的,E已掛了賬,隨時有材料搞我們。隱蔽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中間落後的群眾,群眾是怕我們給他們麻煩的。' s6 T! I9 d1 e1 W' f2 v. ~1 E
+ P5 @$ c; C9 t( Y
幸:總結。對敵、中間落後群眾情況和A外“同志”的情況,三方面均超過了中央給的方針範圍。中央給的是利用——以打擊M。中央對M也該進則進,該止則止,該針鋒相對才對,對E是半建交。在這意義上說,一味不承認是不對的,它是既成事實。承認對我國際鬥爭有好處,因此對英鬥有打拉,時鬆時緊,對其他HK資產階級分子,也利用矛盾。" e1 ]& _: P, H3 c( r* r

# }0 w: B7 W+ d. C- g宣傳線的確出了不少錯,有M必反,M沒好東西。很少分析對M的資產階級是否碰到一點就反?在瑣碎問題上搞,使E為難(不符合利用矛盾的策略)。在重大問題上、要害上反得不夠。58年與E緊張顯然不符合黨的外交政策,國家是利用E打M。北京與HK做法也不一樣。HK是人家的,撤到A中央規定的範圍,否則,發展下去,要有嚴重後果。
/ X" i; y0 K, q' h4 I+ t3 f& u7 [* f" b/ z, ^
中央要我從中間落後群眾的水準、覺悟、接受程度出發,不要從主觀出發。中央也說,我們的東西群眾不能接受,還要善於等待。這方面我們走過頭了。這是危險的。對HK群眾也存在問題,未照顧到他們是生活在HK資本主義制度下,自然要有自由主義、個人主義。我們對他們應按無產階級人生觀(基本群眾、發展對象)要求,但也不能操之過急。在A外小資出身的知識份子應容許個人主義,自由主義存在,否則是不科學的。
9 \; Q' a8 d; z# {9 j
5 o" q3 n. b5 e0 J" j' b; C6 Y" k宣委對A外A內均存在主觀看法及一系列的措施做法,只從良好願望出發,這是危險的,說明必須從脫離中央的方針上回來。
: D4 e' t( T# I- {5 M$ d$ C* C# _( g* i( r
新聞界基本上貫徹了中央方針,反M製造兩個中國有功。就是不策略,甚至暴露我們的底盤(MK,M與落後群眾,M統治階級和M人民分不清),打擊面廣。宣傳國內建設,頭腦冷靜不夠,很浮誇。中央不但不要我們浮誇,還要十分只說七分。這缺點說明同志們思想認識提高的過程拖長了,對E問題領會不深,該說好話不敢說,對M也如此。國內報紙不能說,HK可說。陳總早說了,凡該放的,扭扭捏捏不敢放,該收的,不肯收。這原因是對中央方針不認識。成績雖肯定,但愛國主義、社會主義宣傳還是春風未度玉門關。還是要以A為核心,團結資產階級知識份子從事我們的工作。之所以未帶垮文化隊伍,道理:
7 D! b5 ?$ c. E) M: ~3 R
4 w) z2 J' K$ N# E1.A的領導正確。A的威信高,國家強大貨真價實。我們領導的小資產階級看到前途,心向祖國。
2 ^+ b" E1 o9 x4 b. U' g4 i( ~; j2.統工,不僅港澳工委、省委、北京僑委、文化部、陳總多做了許多工作,與頭面人物見面,談話,教育,我們隊伍才未垮。' p, k: Q" B: `

2 u# X% m' E6 w# N6 A兩套做法(兩條路線)中央一套,自己一套,滿足於一知半解。中央方針,聽聽是絕不會立刻瞭解的,它有受用不盡的好處。我們同志有自以為是的情緒,妨礙我們自覺地接受中央指示。雖在客觀上與中央抗拒,但不是山頭主義,可應趕快拉回來呀!& q. J: e! i0 t* k
8 N/ u, Y+ J/ n' v1 F4 C) ~
6月24日
# ~! M& g$ ]- ]) A- m- w$ b. s$ I: `# F
幸:HK方針“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是老方針,又是新方針,是中央的一貫思想。(新的)對這思想更充實更豐富,更明顯提出HK留E比給M好,HK解放在台後,是更明確。廖公又說重經濟……都提得比以前明確完備系統,也是過程。下面對此方針的傳達沒有新鮮感,下面對此戰略思想的接受有不正確的實現,沒開動腦筋想一想中央為什麼重提。
+ r# p8 r* H! \, h: y
' Q$ a0 z2 L) hHK問題,臺灣問題也罷,就是因加入M國的因素,才麻煩。戰略上是紙老虎,戰術上還是真老虎。因此我們對一系列的佈置不能不考慮。# D1 }2 n: v: g/ r# l1 Q: u& R" r9 b

9 o. Z. Q( G9 T7 @; ?我們觀念上不是從困難一面去看,而用不在話下去考慮,關係就重大了。9 T) }8 j. V* [

" O) T/ @: l# z; S3 M  p6 w對中央意見是自以為是,馬馬虎虎,中央同志說話平易,如不虛心體會放過去了,如陳總說吸收經驗教訓有三條。& q7 o: o; g8 J9 x

: F. }* O4 N" y* Y8 O我們幾個A員做不了那麼多事,要靠人家來做。應該說在HK重要是做組織工作。如何組織靠統工,通過他們的口、手去做。他們是廣大的各階層的知識份子,要相信他們,靈活的領導他們。好好讀毛主席的《若干歷史——》,在A領導下的報紙不用共產主義人生觀唯物論影響人,不可能。陳總說,革命輸出又不輸出,不負擔輸出的義務,但說明社會主義好,久而久之,集腋成裘,就是輸出。2 q* R: U+ a& L+ M
2 z& o6 l8 I; j7 v: E/ a) N( o, d& w
6月25日8 d4 g2 O( j) m

2 U1 r5 `* S2 j4 ~+ e8 s吳:不要引起敵人懷疑,在內部做好一系列準備工作,是否採取個別談話,由公司當局出面說明,有了思想準備,積極地、有步驟地進行。秘密的A元不撤,並加強A的領導,公開的才撤。
$ m" U0 ^5 v$ z  _7 r- b1 o0 e: Y6 I2 p! w7 F% R2 l& `
夕:這是前進的退卻。加強A的領導是糾錯的關鍵問題,對公司內部的積極分子仍應加強領導,不能潑冷水。
, L0 _' e, }3 p: c- s, {" F. L& x! {' y+ i; z4 m; B
金:長城大破大立,一開始就要通過呂,由呂向公司內部出面。先是談生產,生意,再由呂出面,在公司內沖淡對我們的看法,加強呂對長城的信心。A元撤不撤問題不大,立刻撤出,解鈴還是系鈴人,要個別做很多工作,主要還是工作方法,工作作風。鐘的目前權力要改一些。/ a- m0 B$ n3 o, C
. [( `' b7 |: H# @$ L" _& W  `
幸:長城應有一A核心,靈魂“坐鎮”,問題是方式方法。
- z% }+ M- A( M- g+ _" K+ H( j
  l: a& F' ~) J# Z黃:加強A的領導,是指A的意圖如何變為群眾意圖,撤易進難,一般如作用不大,暴露,無法隱蔽,留下對事業影響,堅決撤出,否則不撤。以後再派的話:1.需要(工作上確有需要);2.對方接受;3.去了能起作用,作風好的才派。我們是開展工作,主要是培養進步的積極分子,當我們工作的骨幹,再進一步,骨幹可發展成A元。
4 p' V6 O! j2 @2 i  \! l7 W+ q% @/ ?6 D6 m0 E
幸:鐘培養的對象可以轉移給較灰的人去聯繫。/ g/ d( A' x: a8 K( p9 f) c. B# R
) E# `; ^7 E$ u
施:鐘退意見較一致。方向認清了,開始會有些困難,應耐心爭取上層出來說話,用說服的辦法,別發號施令。也要注意:1.正派風氣;2.還要注意加強A的領導。A的影響是要的,愛國主義教育是要的。這是限度,矯枉必須過正。膽大些,有的我們帶群眾前進,有的與群眾商量,也許他們有好主意,助我貫徹。$ h0 m/ r  P; F- N; i3 m$ H9 C2 ^
- |' a( a+ ^  R( }# C5 W* `
辛 :黃的發言好,派人好,不派也行。不能理解為A的領導就是派人去。作風在那種條件下是政治問題,因群眾不能接受這樣的作風。
5 Z+ |* |" H, j/ ]+ k* s( @* H6 p3 n3 z! B" g, q
6月26日$ q1 {: U% M: k: i2 I; `- p* H
( e$ M" ]0 B0 y* `# \" d7 U- p
“劃線”不影響立場,調子、風格還是策略問題。新晚用外電,不是為“公正”,是為了觀眾(讀者)易於接受,新晚的立場是明擺著的愛國報紙——陳、諸4 V6 p0 m; H6 N$ y
* l7 n1 W7 H1 H: f
1.愛國報紙,有自由主義、風格不影響;2.在重大問題上,要照國家規定來辦,這是一條界線——吳
5 l/ S' p7 j2 Z* D) g% H% J) [* D2 z9 W5 z* [% d6 H
華僑有不少人看祖國是“看廟不看菩薩”,即看國家是否強大,有籠統的愛國主義觀點,對誰來管這個國家不講究,因此在海外只宣傳愛國主義,不強調去宣傳社會主義。新晚不好另搞聳動聽聞的新聞,否則又會犯像史達林的錯誤。但如搞些新聞故事,如替法西斯翻案,像M國搞到希特勒一套照片做文章那樣,這樣的聳動是可以的。對民族革命不用支持,用同情態度出現,支持與同情有程度上的不同——江。8 N3 q8 A9 {& T  X& m, p' A
( I+ U# ]7 o$ P) s% `
黃 :
4 t1 N) c% R  |: T1. 小羅把中東報導(錯的)與新晚劃線並提錯。
2 f/ H  i. ^2 m2. 劃線問題,愛國立場一樣,但不是掛在口上,因之,報導是從側面的,但關鍵問題上立場、公開態度不掩蔽,正面報導,問題不大,方式可不同。劃為中左可以,為免向大公文匯看齊。地方鬥爭可以不配合。: }. j* i& f% Q" n% z4 Q, c
0 d: s2 H8 q9 ]9 M1 Z- G! p: M
幸 :
( G8 P% t" H' c4 J  n) Y3 _劃線本身並不科學,報紙本身立場不必掩蔽,做法上有分工,劃為二線,意義明確就可。做法上大不同。文匯大公國際主義立場明顯,支持社會主義祖國,新晚也支援,報導就不同了。大公文匯新聞來源清楚,新晚外電。大公文匯主要不靠吃國際飯,還報導內地建設,新晚不同。對內地報導,大公文匯主要宣傳祖國建設,新晚不背此大包袱。HK本地報導,便可不配合,大公文匯以後適當配合,不刺激敵人,新晚可不做。這些不同,過去允許,今後也允許。大公文匯調子降,社會主義宣傳還大降,港聞要大大加,對M有策略,慢慢的大降。新聞主要是提高品質,不是政治性。是風格上的,文藝性,趣味性等的提高(有些降)。新晚不是提高調子,某些還是降。中東報導,錯了,但以後這類報導,也不是向大公文匯看齊,要報導從另一個角度報導,客觀點報導,有別於大公文匯,也支持了“伊拉克”人民歡欣鼓舞。新晚語言內地化,不好,以後要改,多用另一社會的語言,取材於中新社,另寫過(這當然很難)。商報,第一版一定要降,因差不多與大公一樣了。晶報要勸勸他(他的思想怕右)。三報是統戰性質的。A元 在館內也不能以A身份發號施令,與館內民主人士也是統戰關係。對學習,社長、總編審號召,行不行,願不願不追,讓他自由主義,業務與執行任務可結合。經理部更松些。不搞學習制度。編輯部務虛風氣搞起來。
+ }% h6 P- E9 s$ q7 O0 X, t; O0 F  S+ ?; S
9月7日8 Q4 A5 B5 l6 e
港澳工委書記區夢覺“作為個人的發言”:
4 v! W, N" A# z0 X0 Y1 G' L5 Z一, 對這次會議的估計:第一次各方面的同志來參加詳細討論研究,認真其事。把過去的缺點做了一次批判,端正了作風。不僅會上討論研究,而且看了很多文件。百忙中我們還得到陶書記的指示。
, H) i9 @' o0 {/ g8 Y+ }% r( z7 e1 p) R0 s# t. l% i
二, 對58年的估計:梁威林已總結,得多失少,我基本同意。58年對自由工會成員、對廠商也做了一些統戰工作,對黑社會也開始搞統戰,符合打破界限森嚴的局面,符合長期埋伏、分散積累的方針。雖然在某一具體工作上,有集中、暴露,但這是局部的、暫時的、個別的。群眾的愛國情緒也較以往高漲,當然這不僅是工委下放結果。祖國大躍進,世界形勢有利,是有很大影響。後來一段廣東緊張,有些影響,但,很快過去。總之在祖國、世界的有利形勢下,即使工作上有很大南轅北轍,也改變不了成績是主要的。況且中央抓得緊,工委又不是一意孤行,就更得不出什麼路線、方向的錯誤。缺點、錯誤也是有的,個別鬥爭中集中力量太多,太暴露,如中華、種植工會以統一方式搞了許多福利工作。中華要不要鬥?要鬥,但,提到要衝破法治,這就過分了。我們那樣鬥是不智,笨的,不策略,有左傾冒險。後來的萬人操,搞什麼紅纓舞,這是小資的左傾幼稚病,小資狂熱,發展下去是危險的。又肅反,內外不分,搬了國內那一套,也是過“左”。這樣嚇退中間落後群眾。總之這是左傾冒險,是錯誤的。不過僅僅是個別的、局部的。其他工作並沒如此,所以不是方向性的。如果全面左傾冒險,成績就不是主要的。& z  u7 E) C% C- F5 j- h; e
( p. y; O, c; B) d+ @( R
三月會議對我們58年工作有影響。我們思想上也不明確。如提反右傾保守,右的有沒有呢?有,如統戰方面。縮手縮腳,局面打不開。又黨員不多。這點主席及劉少奇同志來時,的確看出了這點。我們也提了要防左,強調不夠。$ F7 @4 Q7 j# H5 P! g+ s
7 |" n4 `, s3 E7 u
消極,害怕,這些都是右。但也有左。尤其當時,大家受到國內大躍進影響,已經頭腦發熱,左傾思想是主要的。57年以來,就有苗頭。當時我們沒有抓住幹部思想上這個傾向、情緒,提出注意。雖然說了HK不搞大躍進,但強調了反右,就可能影響到後來的左傾思想發展。+ P- H0 {0 \* Z9 b+ z9 C4 a
) d0 H& ~$ m; n
三.HK形勢,EM巨頭會晤後不見發表公報,估計是雙方矛盾擴大,這樣HK是壞下去的,與我們的關係就不敢搞得很壞,只要我們政策正確,不犯錯,這個期間工作環境是可能向好轉多於向壞轉。工委的工作要摸清EM的動向,做黨中央的助手,有系統地研究MA在遠東和在世界的政策,而不是技術的、零碎的材料。工委要安排力量,要通過HK上層做好這些工作。摸清M經濟滲入HK,是很重要的。E是又害怕又有幻想。政治上插手,E是較清楚的,經濟插手得揭露。我們對E,既然是被統治,就不會沒有鬥爭,只是要控制,鬥而不僵。中央同志說,不可不鬥,不可老鬥,不可事事鬥。HK還是這樣。正如主席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反擊。”適可而止,目的是長期生存,分散和積蓄力量。不在政策上出大事,我們可以在HK生存下去。
* i9 h" |& a+ _0 x; h6 d: k* l$ G7 @8 ^, _) U/ @( f
開展統戰工作,要潛移默化,起愛國主義影響。提高後也不要露面,學校也要這樣,工會也要這樣。至於紅工會、紅校、報紙,要能鞏固下來。新發展的不要搞紅,可以灰色,或中落,保持舊的樣子。分散埋伏,不暴露。群眾多搞福利。對外宣傳,過去調子是高了一些,要適當降低,還是愛國主義的方針。社會主義恐怕還是要宣傳,不宣傳是不行的。主要是宣傳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人民公社,偉大成就。不是在港宣傳社會主義革命,宣傳的方針是要研究的。文匯代表政府,當然要高一些,但還是HK水準。晶報近來高了一些,這不好,過去好,還是回到原來的調子好。報紙不要老講成績,港澳不能浮誇。多搞一些實例,一村,一個公社的發展。在整個建設的發展過程中出現的困難和缺點也可以報導,但不能孤立和誇大缺點。. j" Z5 H$ M) Y+ P
0 K4 B' K( Y; L5 D1 m9 _! i# K8 l
電影,一面要鞏固進步力量,提高他們,發展一些A元,不要外面派進去,還是要作為統戰機構來做,好好教育那些進步群眾,團結落後群眾。打開圈子,對中落公司要爭取團結,甚至對國民黨的機構也要做工作。說樂蒂和蘇誠壽投敵不對;對資產階級生活方式、意識形態就不要去反對。HK不可能沒有這些東西。吳楚帆有缺點,這也是必然的,但,這也不要求太急,慢慢提高他們;8 B$ F; \; ]0 C7 x) w+ h/ y
3 E+ ?, o! `7 g6 a
四.在適當時機,適當發展一批A員。但要做好隱蔽,要符合要求,政治一定要弄清楚。9 H+ x* y5 B5 E. j/ F

$ M& B% f5 f* |% k+ ?9 ?# q五.組織,公開與秘密要嚴格劃分。排排隊,紅了的擺在一邊,不要再與灰線來往。灰線,絕對保持下去。以後工作也不能配合,半公開的也要秘密來往,不要集中大樓,不要與公開的負責人來往。看文件,要嚴格限制。HK不能有文件,下面不能翻印,要回來看。交通要分開,不要各線糾在一起。警惕性要提高,但也不要感到那麼可怕,否則又要縮手縮腳。思想教育也不要搬國內做法,政治思想教育要加強。HK工作幹部思想本質是右的,右的可能大,非無產階級的思想常常容易潛進來,引誘多。我們要經常防止資產階級的思想。領導思想要明白這點:思想本質是右的,工作方法常常表現是左的。HK可以有一套適合於HK的工作方法,但不能鬧獨立性。
  o8 O  |) Y- z
* X* e3 X8 }6 p9 m1 G4 @六.HK不能大躍進,但是一樣要有幹勁,要埋頭苦幹。做無名英雄,不要出風頭。今後雖不要求什麼配合,但一定時期,也要做些支援祖國的事。8 F: r: J  e, F, j- ^
2 ?. T8 V& i, P' Q1 o6 |0 m3 Z$ Z
七.工委可以縮小一點。現在是七個常委,三個五個,再研究。省委領導、書記考慮同意。1 L4 `' o# q6 V2 N
9月7-8日
) u7 o. T! C( b8 _
* v7 x2 B& E$ E6 Y) w黃施明秘書長:
: M# D5 X- h3 S: h# I% g  U& P( ^(一)對58年以來工作的看法。一,9個指頭和1個指頭的關係。EM關係,“對E不能不鬥,不過算葛量洪十年賬,大集中,這是錯的”,“過了頭,引起他要告我們報紙”。缺點:1.鬥什麼,不明確;2.鬥M鬥E分不清;3.形式主義;4.增加了E我緊張。二,講了對外工作上的缺點,比如貿易方面佔市場、出版方面、電影發行方面過分冒險。總理年底指示後,我們思想上較自覺地利用自由港,和採取維持自由港的措施,E國人也有感覺,使維持自由港的可能性增大了。三,58年提公開活動,在個別工作上有左傾冒險,書的出口遭到限制和禁止。又如群眾鬥爭過分大、集中,這刺激E,引起他擔心我們把新華社變成第二個政權。四,58年工委下放後,加強了A的領導。下放後還搞了各線配合,這是缺點。58年A的領導核心比過去暴露了,這是危險的。' _) c" g( \9 M! F4 A& H
- ?8 q1 s1 z3 S
(二)“要分析錯誤的思想在以下工作上的表現”:
) U  G& J" A3 k5 S1 a6 i% R一,在群眾運動上。1.不區別國內外群眾運動;2.把進步的群眾運動當做主流,利用這個方式推動一切工作,爭取優勢;3.把保衛300萬群眾利益作為A在港的工作中心任務。這三樣,今後一定要丟掉。7 E: q* ?2 V6 n* Q5 G3 _$ g

: a* c9 x8 y) u& o- g( N8 j) S1.在HO(港澳)地區還是要群眾運動的,群眾運動是A取得革命勝利的保證、依靠、基礎。因此,要不要是肯定的。但問題是HK如何使用群眾力量。國內是建設高潮,轟轟烈烈,千萬人動手,熱火朝天。HK是半殖民地,又不是革命時期,如果是,那就要國內那種群眾運動。HK現在只是點點滴滴儲備力量,利用來對外工作時,需要分散,深入,隱蔽的形式。在愛國運動方面,在政治運動方面,就要受到限制,因為還是在敵統區。HK需要的是分散、深入、公開合法、合乎社會利益的群眾運動。58年我們搞了那些集中的、國內外群眾運動不分的做法,這是錯的,不需要的。' B% B* p+ |) s* u/ K2 j6 [

* Z2 q! W) G* I2.第二個要扔掉的觀點,那就是廖主任說的“爭取優勢”,這是完全要不得的,不切實際的。想在HK取得優勢,取得多數,而且要進步的、在五星紅旗下的,這是不可能的。工會搞了十年二十年,才13萬人左右(50萬中間落後)。問題不僅在可能與否,而且沒有必要。這形式搞不到,就形成紅孤島,學校也如此。8 v) R# s. F- Y$ e

1 R5 b, d( q  P* n# b  b- b3. 把保衛群眾利益作為中心任務,錯了。適當保衛是對的,不重視是不對的,但是擺到中心位置就違背了服務對外工作。我們的中心任務是帶HK群眾反M,否則必然結果是:與E緊張,與資產階級緊張。我們的群眾鬥爭一定要服從1.反M,2.有利對外;3.有利長期利用。因此去年把群眾運動擺了錯誤位置,就必然發展成左傾冒險主義。群眾是一發難收的。如果轉過來,1.不會覺得把群眾運動放低了;2.不至於天天鬥爭睡不著覺了。經過這次務虛會,我們就放得開了。
" v9 k# @6 i7 Z) V: Y8 ?5 x- |
% ]- R6 M2 {% g) g二,擴大公開活動,反M右傾。宗派,關門主義,雖然這是歷史的,但,一是強調進步,祖國的進步,搞公開活動;二是強調資本家右的一面,不從政策上去看他。最後,就把他劃為敵人了。看來58年提反右是錯的。57年匈牙利事件幹部的確有右,但後來穩定下來。所以58年又發展了左,而我們沒有看到,相反提出反右傾,一年都在反右,這就難免發展到關門主義、宗派了。而且海外易左,尤其HK,最多不會殺頭。有山有水有勢。這就更應反左了。到了後來,敢於鬥爭,衝破合法,就更發展了。我們用過高的愛國主義去要求他,甚至用共產黨員去要求,沒有根據階級分析,沒有看到資產階級與我矛盾小(不解放HK),強調了右搖的一面,就劃他為敵了。. N( {  T6 ?2 G4 L+ o$ ?4 g

' w4 d, b  N* [- s/ b# {! g三.社會主義、愛國主義的標準,去年這兩者界線是含混的,一個是搞革命,一個是宣傳總路線,社會主義建設,當然也可以宣傳五千年。" T, O6 U6 c. h+ F* l& t

9 G/ E& w" o2 Q/ O0 u0 m錯誤的根源:一,不嚴肅對待中央指示。57年8月接受反M任務,但沒有嚴肅對待;2.11月提出宣傳社會主義,愛國主義提高一步,到3月會議就更明顯提出了。工委下放後就更發展了。正如公開活動的發展一樣。二,當時設想雖不想解放HK,,但要蠶食HK,造成我們力量龐大,實際控制HK,後來雖中央批評,但未及時澄清,一直貫徹到58年3月。三,沒有嚴肅對待中央方針政策,紀律性差:沒有與幹部反復研究,沒有交底,大量文件放在檔案裡,自己也沒有反復研究。如現在發的,也沒有在會中著重去討論。比方十二月周總理等的指示,也如此。這是“自以為是”,以為是老經驗了。這與在外幹部的態度是很不同的。紀律性是太差了。請示報告也太差了。比如陳澤華的鬥爭,也未請示中央。又如,外交部來一電話,搞臭E帝,也沒有請示外事小組,就指示下面。8月28日接到,30號才請示中央。四,此外:陳總說,錯誤的根源:1.對形勢搖擺;2.對HK地位環境不認識;3.作風暴露突出。最後,錯誤的根源還有小資的狂熱病、小資動搖性。彭德懷反中央,說總路線是小資狂熱性。他是反黨,我們是離開中央方針,不是狂熱性是什麼?
" [. y: u- b; A& U
& R9 d! O. b; m' \3 m/ g* H對會議的估計:會議收穫很大,對HO工作是歷史性的,管的不是一年。會議反復研究中央方針,掌握了務虛武器,HO幹部提高了,接近了中央思想。會中還根據中央精神,檢查了工作上的錯誤和指導思想。也全面摸到中央領導的方法。會議的方向也是正確的,我們根據中央務虛會議上的領導精神,檢查了工作,分析批了工作缺點,觀點,過左思想,總結了經驗,去年工作大量左。8 \  v, e3 }& o8 `  V
+ I* w; i0 f6 {0 z  S# L
不管如何,批判去年的過左,是必要的。廖說錯的(社宣、優勢)要丟掉。& T5 B( C* ^4 ?7 r5 C/ E3 K' v; L
4 v: T9 n6 [  B! ]2 X
還有一條,工委領導思想統一,有了提高。50天來大家在觀點上交叉,優點,缺點攤出來辯論。結果,政治上是一致多了。雖無強烈辯論,在發言中彼此瞭解,提高,彼此提高,團結進了一步。工委核心更堅強,更團結。
8 J1 f- d6 w  v9 b. d/ F
! |  q5 M9 _4 b. ^港澳組1958年1個半人,只要思想明確,還是可以做的。如陳X華(一事)未報中央,向中央反映少。對港澳工作的缺點抓不緊,未提要求。重大問題,決定在中央,這條認識不夠。所以工委的錯誤,克服得慢。" i8 A( ]. F5 P5 I

) V' K# K2 I( [其次,脫離實際,如邵氏評為敵我性質,沒有從實際出發,未看他的片子,沒有從階級出發,只聽到結論,同意了結論。對工委的做法,感覺到有問題,但不及時,沒有堅決派人查查,如赤化新界。+ D" r0 z  \/ p2 Z
( L, m* _7 i4 R/ i- o5 t1 I) X9 S
工委下放以來,成績是大的,中央、省委的方針基本貫徹了的,有魄力。有些觀點和中央有些不符,不一致。但,堅決,有幹勁,要為A做點事業,這種想法,是好的,主觀能動性是發揮了的。缺點就是策略觀點不強,還有就在某些問題發展了一些左傾冒險。工委核心威信還是高的。經這次會,對中央的方針認識更深了。威林同志的威信會更高,政治思想統一起來。
% ]: \9 ~4 J; t5 R4 v" b* A& z$ k& Z  ?$ U: i
會議開得成功,中央很重視,派了幸同志來參加。
) ]) k4 C. k6 s" O7 i
% a' s- Q& t% ihttps://1967.hk.com/%e6%95%b4%e9 ... %e9%98%b6%e7%ba%a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2-7 11:56 , Processed in 0.07278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