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093|回复: 0

丁凯文:读舒云《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复制链接]

846

主题

1917

帖子

713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36
发表于 2020-12-9 16: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历史的细节上下功夫
8 [2 V: C* j/ N: Q6 r# L--读舒云《林彪事件完整调查》
8 F9 a& w+ y+ a7 Z
% q& S) G% z  {5 b- D丁凯文·1 _1 M. E' g1 d4 f* B% d

8 Y! A1 b- x  r4 p
9 N3 t9 A& ?1 B) a7 q0 L) ?1 M    舒云女士的《林彪事件完整调查》终于问世了。这本由明镜出版社出版的新作
3 p0 M* j+ R" r* @5 c$ t% P8 W9 }再一次将人们的眼光吸引到文革史研究当中迄今未解的一大悬案--林彪事件。之
; {9 D$ ~6 i' ?8 D所以说林彪一案是一大悬案,主要是因为林彪事件中有许多重大历史事实不清,证; B0 E- w5 j7 R. t7 ^( H  c$ |4 h
据不足,中共当年定案的相关材料或是偏颇或是伪造,致使事件本身在经过三十多
7 _- K, Q% j3 ?6 h年后依然扑朔迷离。1980年代的“两案”审理也不是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
+ G- {* o2 w0 s5 Z0 I7 Z3 [' U- i,而是政治先行、意识形态作祟,从而铸就了林彪一案至今众说纷纭,难以定论。3 |6 k! F) h/ U# l0 F7 S. P
令人高兴的是,舒云女士这部新作以最大的努力还原了这段历史的原貌,进一步揭) e8 w* i6 T5 c- Z! a
开蒙在历史上的迷雾,让人们得以认识林彪事件的真相,功莫大焉!6 R/ I$ g$ N6 V9 ?* ]/ i

7 c9 M5 ^$ U$ r5 U    舒云女士之作大约四十多万字,详述了林彪事件的全过程,从1970年8月9 |# M6 f% d) s& x; q: r( q6 I
底九届二中全会毛泽东与林彪冲突的起源,及所谓“设国家主席”之争的由来,到( z$ L$ l! Y, i6 K: `
毛泽东“御驾亲征”的南巡倒林讲话;从《五七一工程纪要》林立果的密谋,到林* a3 J' N  s6 v: d1 _/ k
彪从北戴河别墅的出走;从周恩来指挥部署“全国禁空令”到林彪256号专机坠
, v0 `4 l! u; M; d毁于蒙古的温都尔汗,这些历史的细节在舒云的笔下都娓娓道来,使读者身临其境
. S% i+ U1 l# w2 r般地置身于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场景之中。本人读罢此书,感慨良多,有些体会愿
7 r2 Q, A4 p( r/ n0 ^意写下来与读者们共享。
6 }! F& P( n% L
0 e: Z6 M4 c+ \( R- g    一、历史的考据与纪实相结合, `" g6 ]' M) x) ?: c

4 [9 D7 d4 T" h4 ^    舒云女士出身军旅作家,曾为聂荣臻元帅传记组成员之一,亦出版过多部大作. [: @. u" g. \
,并发表过大量文章。专著有《大将罗瑞卿》、《上将杨勇》等,发表的文章涉及
/ A, {- R2 e. V% r; ~4 Y毛泽东、林彪、许世友、胡耀邦、刘伯承、刘亚楼、李雪峰、郑维山、余立金、严
4 h& J! u0 r; ]6 q/ d" u寄洲,甚至张春桥等。可以说,舒云女士是位多产的作家。不仅如此,舒云女士以! C- L7 q  v3 h  Y* c7 h: l; a4 e1 [, O
其女性特有的细腻,常常发掘出他人未曾注意的细节,并从大量的史料中整理出完
& d, W. V. w+ G" M整的线索,综合叙述历史发展演变的过程,读来毫无枯燥感。% a& c( r4 H5 Y
+ W; \0 i/ V" j, _: C9 ~' ^) O# D
    众所周知,史学论著注重的是鲜明的论点和充实可靠的证据,以分析历史发展
' z: Q" a" F6 @" U0 C变化的进程,这类著作往往不事情节上的描述,如非史学工作者,一般读者会感索
6 h. P- ?3 K. |5 T* F0 Q然无味。这也是为什么众多的读者宁愿读罗贯中的《三国演义》,而不愿读陈寿的0 Q! s) q. p. m0 J3 o5 c) v8 `# f
《三国志》。然而,舒云女士此书的一大特点就是试图将史学论述与纪实性作品相
& Y1 y% {8 _3 ]* [. L' K- Y结合,既不缺乏史实论述,言之有据,又有颇为可读的具体情节,将这段历史栩栩
' u2 m& P+ o0 j0 I如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也许会有一些朋友质疑这种写作手法是否符合严谨的学术
4 b; l4 v) |3 C, X$ Q- F+ a. p著作,但笔者认为,这也不失为一种写作尝试,更何况舒云女士给出了所有引用材, o2 {( Y7 Q5 u2 ?
料的出处,关心这段历史的朋友可以在阅读的同时,按图索骥,自己思考。& ~% p4 e' ^1 q' K6 q0 p

4 I4 O: C; ~' ~! f9 w5 H% r    二、采访知情人士,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
( t3 k$ _3 V/ o0 X8 |
, C3 t" `1 }, j/ q# M6 C    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准确可靠的史料对历史研究的重要性,没有详实的史料,
9 r" e1 C( l' D" [' B; J历史研究只能流于空谈或人云亦云。林彪事件的研究之所以迷雾重重,就在于中共* ?& ^/ C0 R  R: _; U7 l: I
官方严密封锁、垄断了核心资料,只挑选一部分对其有利者大加渲染利用,形成官+ |3 W0 a2 x2 X; ?+ X  Z
方的一家之言,且严禁他人自由讨论、质疑,致使林彪一案三十多年来扑朔迷离。
8 G9 T. M3 b1 U- n4 J" w( {怎样打破这种垄断,另辟蹊径,无疑是对历史研究者们的一大考验。中共官方及其, d, ]. M' a9 w2 {  F1 [$ A
喉舌断言,林彪一案经过中央的两次审查一次审判业已搞清,无需再作深入研究了
3 {+ c# c( u+ N;还有一些较为悲观的看法认为,中共只要掌权,垄断的材料不公开,搞清林案的
* G$ x6 N( _2 o% O8 Y* h9 P可能性困难重重(有知情者说,九一三事件发生不久,此事件的来龙去脉就已经搞
# _' v4 w' f2 e4 S! r! `0 D; s清了。只不过一直被官方所垄断)。但是文革史研究者迟泽厚先生就说,林案不是
) e7 h  [5 _& o% N$ B9 H搞的清搞不清的问题,而是想不想搞清的问题,那么多档案还在,那么多“活口”' U- Z0 n' W) d4 t
还在,为什么说搞不清呢?就看你是不是下功夫去搞。而舒云女士所做恰恰就是身3 \6 m& S9 b  P7 F/ S
体力行地采访众多的林案知情者,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
1 h& Y. a! l% [. I1 F* A4 p0 e. t
. z$ N. X1 i- v    舒云女士采访了一百多位与林案有关的人士(因各种原因,有些人并没有写进7 @( e0 G  |( X8 `+ m- S
书里),记录了大量的笔记。这些被采访者不仅有大人物,还有众多的小人物,上2 v* N& N9 Y6 ?) l8 e: @! k+ E9 c
至共和国的将军,下至林案受牵连者的家属。特别是对军队系统的人士的采访,使
# _1 F  r2 u5 R* u, x* ]3 f舒云女士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这些细致的访谈正是揭开历史真相的前提条件% b3 |  r8 h  N  j- p
,这些资料无疑对搞清林彪事件真相起了重大的推进作用。
( N+ \- T6 K0 E: ?8 m8 Z8 |7 h& E* o* H  T4 R* P3 V2 [
    举例来说,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上,全会第六号简报(华北组二号简报# X) [" _' h" w- x5 Q  S- }: F; j
)是怎样出炉一事,以往的论述皆语焉不详,这个成为陈伯达倒台重要因素的简报' ~" N( e: r. e& o, ~# I
是如何出炉的,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舒云女士采访了该简报的撰稿人--李
2 d, _) |) r4 c! `+ ^) L% U雪峰的秘书黄道霞,搞清了该简报出台的始末,证明该简报是华北组按正常方式报
: d) p3 M, ]7 z1 K, Z! C* e0 B送中央办公厅印制,并非陈伯达指使,与华北组的李雪峰、郑维山也没有什么见不. @- e9 g( O" z2 h, L) l5 |# U5 l9 S
得人的关系。事实证明,简报本身只是忠实地记录了会议发言者的发言,既符合党
1 X% i$ A# I6 j  _- @! J; i0 ]章规定的程序,也按正常方式报送中央办公厅。可事后李雪峰、郑维山等人在华北4 B$ Y" d- C& D' V0 ~
会议上被打成“陈李郑反党集团”显然是毛泽东蓄意搞的一桩冤案。
4 Q4 ]7 H2 g7 C% q& c6 q8 f$ T- W9 Y: J- l% T  |: Y) g, b( `( J* V$ \
    再举一例,舒云女士对黄永胜的警卫参谋费四金的采访,使人们了解到,“9
: T+ s& m- X5 @+ ?8 s: `13事件”后以纪登奎为首的中央专案组是如何不择手段,想将“伙同林彪阴谋政
' J: v+ Z0 W9 r# g% d变”的帽子套在黄永胜的头上。中央专案组一心想在费四金的身上打开突破口,对
; T4 F5 M' i& S( N费四金威胁利诱,要费四金承认9月12日林立果在北京京西宾馆会晤了黄永胜,
$ l: q8 t% G8 u' \以此坐实“黄吴李邱”等人也参与了林彪集团的“阴谋政变”。但最终被费四金所) s$ @; W9 K* s; ?9 U$ j: V+ U
拒绝,这顶“参与政变”的帽子最终也没有戴到黄永胜的头上。我们钦佩舒云女士
9 O4 L0 A9 l( d3 e! I的秉笔直书,也更为费四金的人格和勇气所感动、折服,他捍卫的是良知、道德和5 l9 L' O+ z# u5 Y$ _4 E. Z& h
真理,尽管他注定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T% ^/ f: i  u+ C

1 |0 {3 R3 m1 V& y- L' u: P* Q    三、在细节上下功夫,不放过一个疑点, m" S, ?0 |/ F$ B; I8 }) t; ?
2 j" t5 N3 S" G' s5 S' A  u6 u
    “宜粗不宜细”是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的名言,其目的是为了统一人们的思想
$ i, U$ f* ?, f# m,按邓小平的口径给文革下结论。说白了就是不要在历史的细节上下功夫,只要粗
# g5 _1 z6 H( M0 J; w线条地按照中央精神,按照《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决议》来阐述历史就可以了。
0 T6 x* d9 ?$ L8 y+ ?& `9 g然而,对历史研究者而言,细节恰恰是极为重要的关键因素,不将细节搞清何以解' Q  k. ^- Y- \' _" B6 q
释历史真相?何以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舒云女士正是在历史的细节上下了很大6 z7 S, k  f  ?3 W
功夫。1 E8 \, h  [3 A7 v2 x8 X
8 s3 D$ ?1 O6 h5 [
    举例来说,中共官方指控林彪指使自己的儿子林立果“政变杀毛”的唯一证据$ ?% D( t6 ?6 a5 N7 q6 ]
就是那个“九八手令”。中共官方也公布了一份“手令”的影印件。这是一个竖写) S  ?$ _: ?3 P( i' L
的手令,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书写,让人过目不忘,而世人也只见过这一份“手令
* v; P; y# h6 F- b$ c3 }3 }”。然而,事实上这个“手令”还有另外一个M写的版本,不为世人所知晓。这份8 B$ D- d0 x9 q- ~
M写的手令由林立果持有,林立果曾出示给其手下们看过。林立果的亲信周宇驰则( `3 j/ n! n: }9 i% T
持有另一个竖写的“手令”,周宇驰在自杀前将此手令撕毁,后为官方所获,成为% T. ^9 K. v; e5 c* w4 \
林彪要搞政变的唯一证据。林彪会写两个“手令”吗?且一横一竖,为两个不同的
- u" h% j# q) c& Z人所持有?舒云女士从手令的内容、语气到笔迹作了详实的分析,指出这个所谓的) W3 S# E* e* B  A4 m9 |# Q
“手令”并非出自林彪之手,乃他人模仿。这一细节的披露也就否定了林彪指使林
# h$ {$ T( T- P* @" `& b立果搞政变的说辞。
, r/ \( v3 R" J. o& t5 G1 R! V  R$ q0 B% z7 d2 d; Y+ l; i
    再举一例,舒云女士详细叙述了《五七一工程纪要》是如何发现的,它又是如9 r- D% C* ?. }6 U. T: y
何成为林彪要搞“武装政变”的证据。据现在仍在世的林立果亲信李伟信的回忆,0 @' I: D: F) d$ u0 P1 R) w" O
这个红色拉链本被于新野拿去了北戴河林彪的住处,可后来却在北京空军学院林立& V9 R8 L- ~) q: D. G
果的一个住所发现。林立果在9月12日离开北京时曾要求李伟信等人烧掉一切字
% }( N' H) w# r& U3 b; ]1 y9 }纸,可偏偏这个本子就放在茶几上。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纪要”是林彪授
# @. K/ Y- X% O" W意所搞,也没有证据证明林彪与此有何关系,但这份“纪要”仍然成为中共官方定) Q4 ?- v2 ~- O' B8 Q& o
罪林彪的一大罪证。搞清这份“纪要”的来龙去脉对澄清这段历史有着极为重要的) P$ e; K1 P, ~* k
意义。舒云独家采访了最先发现红色拉链本的王兰义先生。王兰义与九一三事件毫
* u6 w+ R1 C$ l; ^& `  |2 r无关系,仅因这个“纪要”的发现被关押了几年,落得双腿瘫痪,双目几乎失明。
7 h; ~( U9 e6 |# ]" N$ I
8 v# ^2 L$ g7 ^0 S# R$ m    再如潘景寅的疑点,潘景寅临去北戴河前服过安眠药,因为256专机没有具
& r! J& T: v0 S( r体的飞行计划时间表,他要抓紧睡觉,所以才在下午4点服安眠药准备休息,没想0 N1 m; v' R- D9 o0 B
到刚服了安眠药,就接到去北戴河的命令。潘一夜没睡,也没吃好饭,身体消耗太
4 V" [: J5 C8 m1 I大,且连夜飞行,这也是后来飞机失事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5 i& U) X$ p( x% k  P9 }; P
0 V% n3 e* e  Z0 f, h4 ?
    四、舒云女士之作对林彪事件的研究有重要的推进作用
; o  a, I, X0 X% a! w: c( ~- F
3 z. I! \8 |! Y    1971年8月中旬,毛泽东为了部署倒林大计,御驾亲征南巡各省,对各地2 E* _/ _9 p* m5 A" p$ b
党政军大员们散布了大量倒林言论,奏响了倒林的前奏曲。表面上看毛泽东在武汉
5 }  K; X% _+ _) M( b+ Q. Y+ G、长沙、南昌的活动还较为正常。然而毛在9月上旬到了杭州后,其行为变得诡秘* _# t! e0 N+ F
起来,有很多反常举动,直到9月12日突然从上海返回北京。以往笔者也认为毛3 N  z2 \# [$ a9 v% b7 h
泽东的反常举动一是出于自身的本能,二是因为毛本人才是真正有心要搞政变的人
: E8 m7 S' i% @% w) Z! N9 _,才怀疑别人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且迄今为止尚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毛泽东
7 ^' B8 e9 L& r1 ^, F掌握了林立果行动的情报。
0 D' i) _7 T# ?9 B, s4 w4 E( o* c2 w& P$ \
    然而,舒云女士的研究对此却有重大的发现--林立果的身边有毛泽东的“耳$ ~" o: B* L* D0 C, `( r  G, Q4 y" n
目”。林立果9月8日从北戴河回到北京,对亲信们言及要炸毛的专列火车,毛则
! l8 j+ c4 k- t. N; J及时将专列转移到安全地方;林立果曾设想在硕放铁路放置炸药炸毁毛的专列,该
  x2 }0 h- F. b) R+ N9 n+ s铁路沿线很快就有部队严加巡逻;林立果还设想当毛泽东在上海时烧虹桥机场的油
# |: D2 j' V& M9 `" s库,而毛命汪东兴及时对油库严加守卫;林立果还说要炸中南海,而毛泽东一行在
* G- G+ |/ \' [9月12日返京时,先在丰台车站下车,直到天快黑时才回到中南海。如果没有“* P9 k! E! s) ?$ m/ L& K% H& {
耳目”的及时报告,毛泽东何以“明察秋毫”“神机妙算”?毛泽东秘密回到北京
  {) p1 C' E/ B/ |. w8 E# h0 T时,连周恩来都不知情,可却有人通知了林立果,致使林立果连夜飞去北戴河,当
. {9 j# P9 {6 Q& U& d: z5 Q( h晚即发生了震惊中外的“913事件”。是何人胆大妄为向林立果透露了毛泽东的1 O' l0 I" c- E" V' F# g% _
行踪?可事后却没有受到追查追究?这些难道仅仅是巧合吗?以前笔者也忽略了这
' G5 Y/ W0 o2 q& N" }一情节,舒云女士的细致分析探讨的确令人信服,这是对林案研究的进一步推进。
$ d' ~4 z% }0 X& u: K! s) C6 R2 U" {& }: }4 H1 A% i* ?# x
    林彪一案以前有许多疑点未被澄清,舒云女士都予以具体分析:如林彪知悉林* a/ N- H8 z8 H( e* a
立果的“计划”吗?8341部队为何没有拦截林彪出走的专车?林彪的警卫参谋! ?0 c1 K- D( o2 q  B
李文普为何跳车自伤?256号专机飞行员潘景寅为何不等机组人员到齐就匆忙起
. p5 Y: a, k; H% K飞?林彪专机为何迫降外蒙的温都尔汗等等?相信读者在读完此书后会有较为清楚( p* c+ Q, {, k9 @% o6 l$ p
地认识。
4 M2 e4 D9 y8 P1 ]9 e4 R! U  j3 P# s! C" n9 P% x5 b
    五、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7 Y/ Q+ x- x$ {4 Z4 A; @: S2 w9 }3 e3 J
    舒云女士对林彪事件的探索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早在2002年舒云女士在湖0 j3 ~& B% R+ \6 m
北文联的《报告文学》杂志上发表了《噩梦九一三--几个小人物的命运悲剧》,9 |7 u( v8 s" ~5 x: J7 @) c2 O& }
2003年又在《时代文学》上发表了《九一三事件真相探微》。由于这两篇文章9 J1 k- _9 Q! W! e
的独特性、重要性,本人将其收录在2004年明镜出版社出版的《重审林彪罪案
  Z& c3 E1 _5 f- _% P( v》一书中。
3 y7 {2 k0 G, }( m% S3 J, R5 K( X: g" c- ^, ~+ Q* U
    2004年舒云女士在《时代文学》上发表了《再探五七一工程之谜》,同年8 W  e. }! z* V" M) E
9月15日上海的《解放日报》予以连载。此后,舒云在《党史博览》、《时代文
* e5 e/ g/ y( z7 I/ {$ \学》等杂志相继发表了《林彪座机坠毁前的空军指挥所》、《揭开庐山真面目》以5 U9 h$ r2 C& m4 H' K
及《李雪峰和九届二中全会》等文章。不仅如此,舒云还有一批涉及林彪事件的文
; d- @, N- _# N; O) M章发表在海外电子刊物《华夏文摘》的“文革博物馆增刊”上,如《我没有参加政
3 N" G' v$ s' q6 d变会议--周建平访谈录》、《我不是资敌罪--空军副参谋长胡萍访谈录》、《$ C# \9 Y" _2 R% [% H) {" q
广州军区不知道“林彪另立中央”》和《黄吴李邱在九一三事件前一天》等。在这
: i5 c& ?' c3 k. {  m. A些文章里,舒云女士秉持了她一贯的风格,以访谈为基础,收集到第一手资料,将1 e4 u2 W: h3 ?. T$ O# g* ]  G
历史的过程和事实展现在读者面前,让读者听到另外一个声音,使读者从中了解历( O: W: C1 }; O! S. h
史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以说,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辛苦努力,就不* T9 e5 g" e; p9 F
会有《林彪事件完整调查》这部书稿的问世。舒云女士多年来辛苦耕耘终于结出了
+ L1 b+ q9 |" m7 N6 P9 g& M/ n: O丰硕的成果。笔者在这里也要向舒云女士表示由衷的敬意。0 q/ \" ~, E+ G5 L3 |1 R

# F& R0 v- m& l! V; f2 T5 c3 E    要说本人对此书还有何不足的看法,本人倒认为,“913事件”虽以林彪专3 H2 J! B2 d9 x: D
机坠毁于外蒙而结束,但事件本身的后续影响却刚刚开始。中共内部开始了新一轮
% g9 B: M- I2 Z' O  H# I8 U的清查清洗,抓了一大批所谓林彪“死党”“余党”。中共军内被立案审查的军以; p# L8 Q* W; O0 s
上干部就达千人之多,随即而来的就是各种形式的“株连”“迫害”,受牵连者几
# ]& }- L9 F8 b8 Y. A达三十万众之多,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林彪一案过去三十多年了,可是其# k1 B: M- G+ b2 j% r
影响依然未消,许多人冤狱未平、死不瞑目。所以,林彪一案绝不仅仅是林彪一家; S) ]0 Z- ^/ j
或“黄吴李邱”几员大将的问题,其牵连之广,受迫害人之多,比刘少奇一案有过
1 A" O% ^. n4 J8 U- O2 c) x$ H之而无不及。中共当局是如何大搞株连迫害的,1980年底“两案”审判又是如, R, Y5 M0 S3 h% y) \* ]$ b2 c
何罔顾事实入人以罪的,这些都是人们应该予以揭露研究的。可以说,舒云女士的
0 N) M- t* c6 m* Q书已经开了一个头,后续的工作还需要更多的有识之士和知情者的努力。这样方能
: o2 g! _3 F1 K$ z+ r2 H对历史负责,方能告慰那些死去的冤魂,也才能真正总结历史的经验和教训,不使5 s0 y" h7 I% [. R# ~) o4 |
这一悲剧在中国大地上重演。3 H# E" u! k$ \, h

6 p& d, ], j5 L    六、一点遗憾
& A% ~9 t5 Z) Q! ]3 D9 S( h/ B4 V
$ v  J% J# O# K. I9 H* h    明镜出版社慧眼识珠,及时出版了舒云女士的大作,这是中共党史、文革史研
; f" m) F3 M4 b4 B- h  L5 s究方面的重大推进。然而,这个世界毕竟不是完美的和谐社会。文化出版界也是鱼# B4 D9 J0 w" ?) v% i/ W% _& l3 {
龙混杂,良莠不齐。就在今年初舒云女士联系出版社之际,香港某文化奸商在未得
5 P$ o) F6 F! o# ~5 G5 g到舒云女士的同意,未签合同的情况下,擅自出版了舒云女士的著作(未定稿),% r) u* b. J, T( _/ g/ g
不仅改了书名,更无耻地将作者改名为冼维月。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盗稿行为
$ w7 _* C6 V8 F! s令人震惊。- y- o  p7 H" ?! N9 u7 v+ S

* X$ |8 s( p5 J1 h2 G5 {    据本人这些年来就林彪事件研究的所见所闻,海内外从无冼维月其人,也从未
% K" y+ C7 K- |" |9 f* T听闻冼维月其人写过、出版过任何有关林彪事件的文章或书籍,更未采访过书中的
; @' w4 n  `& c# G# o# Y8 y1 m那些知情人士。据本人了解,国内文革史专家王年一教授也从未给冼维月其人写过# K1 e% P4 S1 d' s
任何序言。所以,所谓香港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林彪事件知情者证词》是一本彻头  y! j8 S0 C/ d7 b9 ?
彻尾的盗稿书。这种文化抢劫的丑恶行径不仅应受到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更应受$ |9 a( c/ j* S; F
到法律的制裁。这一可耻的行径也说明,并非所有头上有光环的人都是靠得住的,
( o$ o! {; f6 o# t* V/ l! L: D善良的人们在与此类出版商打交道时要加倍小心,以免上当受骗。5 t1 Q1 b" V6 b! F' k) t/ Z

* j* r) a; T" p3 s  P4 R□ 原载《多维月刊》2006年8月号,有部分内容删节,此处刊登者乃全文。$ Q7 |; l2 x# H5 R6 K. `' U1 p

/ J3 c. U2 V4 s& m: W
+ Q4 G' q3 b0 k  ◆                ◆7 j: \) Z& S5 [* ?1 z8 w8 {* ?
                ◆  华 夏 文 摘 增 刊   ◆) S3 f4 M! F  X9 g; O
                ◆  文革博物馆通讯(三六五)  ◆  V  H3 v: c+ h# L3 ?6 c7 o
                ◆                ◆
: D# a, [. M9 n/ X( r                ◆◆◆◆◆◆◆◆◆◆◆◆◆◆◆◆◆◆
4 A8 [5 S; @, \* R  P% i2 s9 v# }3 k& z$ |( W7 V% y9 c

2 I6 n( T: V& f$ e8 o) }, z                    —— 增刊 第五三一期 ——
$ G9 O$ z' @# }0 C                    (二○○六年十月四日出版)
$ A4 M  w1 {& ?6 G7 N" T: Y————————————————————————————————————% j5 o9 B4 @+ l* h4 |3 Z2 b) i
                        本期目录 (zk0610c)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4-2-27 02:43 , Processed in 0.1218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