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5|回复: 0

eddy 刘武叔叔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798

帖子

286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64
发表于 2020-10-30 17:4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武叔叔% x. w) c- p' [* }6 V7 ]
by eddyFebruary 27, 2011Family, 晨思
, p( c/ k( f/ E+ N: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 y4 u- o5 @' h# p( P* U. E9 u4 C: G  }: g8 y6 K) W! f( M" g( Z$ V
Lev 19:32 在白髮的人面前,你要站起来;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 神。我是耶和华。
6 C; `' z. l" I4 g3 D' |3 U- Y4 ?2 }* X+ l$ C' j8 E
/% h) |6 n4 X) b2 n3 p; n
/ T* q9 n' [: m5 b! @; w
平安夜,在家里休息,今年那里也没有去。回家的路上,收到叔叔的短信:圣诞快乐。妹妹元旦结婚。
, l+ w$ M. L& Q
; E. n9 @( [' R" |回家第一件事情是上网定机票,要去看看叔叔。后来电话联络知道,还不是婚礼的时间。于是睡觉,预备周日的功课。然后,有时间坐下来想想刘武叔叔一家。
) A7 o, N8 C: |2 k
; u) o' t  s8 e5 D& x: b: X××××××××××9 V( I7 P+ U* l1 s1 m
# v# u9 r5 i- l+ l* R$ L/ u% ^
刘叔叔是我们家的世交。他和我父母在重庆南开中学和重庆清华中学同学,又和我三舅邓彪一起参加朝鲜战争。我幼年的时候,记忆里刘叔叔常常来访,有一次独自从外面搬来一条连耳石,在我家的门外过道上起了一个灶台。还有一次,他打了一个石磨送来,每年我们推豆花或者汤圆面就用这石磨。可惜搬家之后,这些宝贵的纪念物都失去了。
' T" _8 B( q6 f! ~9 h
2 ]) M& \" q) W5 P那时我很小,并不明白刘叔叔为何是个石匠。这些故事详见叔叔的回忆录。
$ @( o* ]/ {/ l( ~& T3 F( B, D' L* n0 ~- b9 r  E. c
××××××××××9 A. b5 t8 p" D- ]
) q: }* T+ N; e9 G4 f) ^( `/ |; u& |
其中提到我的部分:
% g$ S/ z8 b$ y! R8 y7 O& {
. i3 O/ [3 x4 W3 }, ?1964年3月29日,四川省公安厅重庆北碚劳动教养支队(对外叫做新生园艺场,在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来了三部大客车,由五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如临大敌一般的,把在重庆市劳动教养转运站的百多名劳教人员押上了囚车,运送到他们那里去接受劳动教养,我也在其中,被转移到西山坪。
; b/ o; H9 i0 m) G/ S8 L& R0 ]2 L/ v, [4 }5 p6 o
当押送我们的囚车经过北温泉,路过四川外语学院大校门时,我想起了我在清华、南开中学时的同学,高中和大学时关系都很友好的邓敬庄同志。她是我抗美援朝时的老战友、清华中学同班同学、相约一起去参军的好友邓标同志的妹妹。1956年高考结束,等待录取通知书这段时间我是在她家中度过的。1956年她被四川外语学院(当时叫西南俄专)录取,曾经在这里学习过四年,现在该是毕业了很多年,想必她今天一定是,生活过得很开心。比之我呢?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3 L2 C2 Q* n; D" ~" X0 B; d
+ x% y0 X$ Q( Z6 @' h
到了劳动教养的目的地新生园艺场后,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给邓敬庄同志寄去了一封信。她已毕业好几年,毕业后她究竟分配在哪里,我也不得而知,只是抱着投石问路的心态,把信寄到四川外语学院,主要用意是寻求她的帮助,因我现在生活有困难。# E+ [1 ~& G* |5 a6 _8 k' s- @7 s" q/ w

. ]3 O8 Y3 w& X2 N. {8 L" ?2 Z; {向同学、朋友们伸手求援,这都是为人下策,是十分无耻和无聊的行径。* N7 B" Y# E; R: a$ i, P0 ?3 Z
/ C, f3 q/ k8 y4 t9 _
邓敬庄和她家中的人,是知道我1957年在重庆大学出了事、划成了“右派”的,从此我们自觉地没有联系,相互之间的变化,一概不知。凭我对她的了解,我坚信她的为人,不是一个落井下石的人,所以才厚着脸皮给她去了一封求援书,不过只是抱着一丝幻想、一线微茫的希望。
3 I2 ^5 `" V4 `/ Z$ B1 y( a5 C$ t- p# Y0 g) r9 i$ P
做梦都未曾想到,她居然很快的回了信,还寄了十块钱来(她月薪的五分之一)。
/ s$ d3 C" S' ]0 X7 S( K; B
0 u  r& J  j( }* r我给她寄去的信,一见信封上落的地址,就知道是正在她们学院对面的劳改,劳教农场服刑的有罪、有错人员寄来的。
. {: T! u  p! Y, T
+ v6 ~3 U2 U8 ^3 u. F# q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时时讲的中国,与劳改、劳教人员有信件往来,都会铸成立场不稳的大错,轻者警告处分,重者降级降薪甚至留用察看。她是一个大学教师,能给我回信、寄钱,帮助一个正在劳动教养场所服刑的人,是要冒极大风险的。/ p: P4 q4 M$ s
1 b1 E! X# G4 C7 n, c9 A
敬庄同志在信中说到,她于1960年毕业后,留在四川外语学院执教,并已和南开中学时的同班同学张维寰同志结婚。维寰现在四川大学数学系学习,即将毕业;她现在工作顺利,生活安定,衣食饶馀,尚无孩子,没有负担。1 P4 L$ Q* F1 z. E3 K; j/ A/ C

" x/ J+ h" f* Y/ J. \+ U! t她知道我目前的处境不妙,生活确实有困难,愿意帮助我。如果今后我真有困难的话,她还愿继续帮助我。6 a. Z0 _% h" K! O' c

, N& }5 m" }' I. z我所在的农场是劳动教养场所,离她不远,这她知道。她还说如有可能,由衷的欢迎我去她那里做客。并说了很多鼓励人的话,从没有说要站稳立场、划清界线等训斥人的话,也没有见我可怜,廉价的给点同情,随心所欲的施舍恩赐,她完全是出自友爱和关心。$ j+ n. o, b% V# s. Z
! ?$ [, a6 h: o
敬庄的来信,令人感激涕零。
2 Y" v  W: {; @: M/ e
% Y. W6 H# B( `# m# O$ o她寄给我的钱,我用来买了一双球鞋,从此结束了我没有鞋子穿的日子。
3 {) u7 j) r5 V( y. g( e) K
, I5 O+ P& `6 K8 o5 b3 ^% H0 d人们从自己的历史经验中所获得的智慧,完全有理由相信,只有在他真正困难的时候,才能找到他真正的朋友!
* l5 }& A9 a4 Z( k
9 d  A, }% ^: k1 J1 a纯洁的友谊让人回味,也能催人奋进,功名利禄如过眼云烟,友谊之树却永远常青。2 J/ j* j1 V" ^) u6 n8 ~+ g
4 d( o$ }4 G5 ^- O( t& a, u
一个月后的一个农场休息日(劳教场、厂,“九做十歇”,也就是工作九天,第十的天休息),我向中队领导请假,要求下山去北温泉四川外语学院会见老同学。经领导批准,我获得去四川外语学院拜访故人的机会。4 U* r, o2 r, k& s

! b% t& z/ f0 O8 P; d我一身褴褛不堪的衣衫,无颜去见故人,还是周围的难友们成人之美,他们中有好几个人,拿出当时大家认为比较像样的衣服,由我挑选一套,借给我穿上去拜访故人。0 ^! f& J4 Q! X; O4 x8 N( W

4 E1 g& ^/ J' D7 w) ^我来到北温泉四川外语学院时,己是上午十点多钟。敬庄同志正在主持学生期末考试,她同寝室的一位年青女老师,可能是事先知道我要来,热情地替她接待了我,并去通知她,说我已经在寝室等她。她下午还要监考,经过学生同意把下午的考试提前到上午考完。这样一来,整个下午就有较多的时间,方便我们叙旧。
1 F' d/ h. A0 o: s( k3 I9 t9 l. r9 B; n' b9 }: \% M: W  O
我们彼此七年不见面,相互叙述分别后的经历,各自变化殊甚。她比我要顺利得多,见到她如此开心的生活,不由人婉转悲怀,触目伤情。这就是命运对人的安排,留给我的是百感交集、痛苦、悲伤以及不堪回首的往事。她竭力鼓励我不要悲观失望,只要不懈的努力,终有一天会好起来的。6 Z# i! |) z3 U6 W: G* X

7 r" u! S' ^+ A! k% d2 ^分别时她还送了我十斤粮票(购买粮食和粮食制作的食品的票证,那时比钞票还宝贵,可能今天的青年朋友,已不知是何物),怀着感激与失落的复杂心情,我离开了四川外语学院。
4 |. r* e7 \- a  W2 O0 g3 f+ Z4 w; X, _  {; R( U& |
此后在劳教场所里的四年时间里,我怕给她添麻烦,再也没有去找过她。到了1973年,我都离开劳教场所五年多,那时我的生活状况大为好转,已真正做到自力更生,自食其力,这时我才去石桥铺四川外语学校拜访敬庄和维寰夫妇,从此我们之间又恢复了友好往来。
3 u: l# U6 L2 h3 u$ o" }& f: f% r  K- q# c; N
这时的他们,已是两个孩子的父母。大女儿张彤刚上小学,小儿子张聪还在上幼儿园,家庭生活充满了生机、快乐幸福。2 j+ x" x0 l& d7 a/ [5 E# K) b
' a9 `3 V" a$ f5 o
1981年起,他们的儿子张聪,小学、中学都是在我家度过的,并且户口都落在我的家里,与户主的关系是“外甥”。孩子现在已为人父,并成功地攻读下重庆大学的博士学位。直到今天,孩子和我家的亲情,远远超越了血缘界线。. e, o8 N5 t# h# o* y0 W6 r( P) W

: K- s) s' r& X9 }8 |$ [- C# J( k0 q6 r7 Q) x
一个青年大学生的遭遇——刘武回忆录
( U! a) i! z: i: h) e+ W  R- v$ H* l/ _! k$ g
××××××××××××. j9 u: j7 i& {. H
3 Z, _4 j; }2 M& ~- V  l
1980年开始我的户口迁到叔叔家,房间很小,1室1厅,8楼且没有电梯。妹妹2岁,在床上唱歌。叔叔另一位战友的孩子李志也在那里寄居。婶婶比叔叔小10多岁,下乡知青回城,在造纸厂做搬运工。如果没有叔叔的回忆录,我可能一直不会明白为什么我可以在那里上了户口,就近读津南村小学,然后以全班第二名180分的高分顺利升学南开中学。那里成为我第二个家。* p9 \. P9 N8 V, c. T! \& S: @! L

0 f+ M+ K6 y! b& }叔叔做了一把戒尺,按照旧时私塾的方式管教我和李志哥哥。记忆中没有被戒尺打过手心,但是上面的“戒”字现在还历历在目。中午大人们上班,我们就自己做饭。有一天中午煮面,我将一大铁锅开水泼在脚上了。因为这个失误很严重,所以我拖延了几天没有告诉叔叔婶婶,自己忍着去上学。到了几天后被发现,已经有点化脓了,皮肤被破坏是难得自愈的,即使10岁的我生机旺盛也不行。
: M( D3 ?$ v- a% ^( e: k2 r3 |# \3 W& s/ g* n/ Z/ K4 Q
那天早晨,志秀婶婶背着我去了造纸厂的医务室,我的姑妈在那里做厂医。她用一把剪刀把腐败的皮肤剪掉,用黄色的纱布包扎。志秀婶婶下班的时候又背着我回家。从陈家湾到造纸厂要穿过我后来就读的建大和重大,我记得婶婶中途休息了好几次,所以她应该很累吧。
/ F" T  ~4 h( v- U8 n' L7 S- ?. v# U- Y# l5 k
叔叔在沙坪坝汽修厂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去了南开中学校办厂做厂长。他怎么能学习掌握塑料技术,我不是太明白,不过他的天赋,努力和能力没有被常年的劳改所磨灭,现在我能够想的明白。我们搬到津南村一套独栋中,在二楼和另一位老师合住。李志哥哥已经离开,家里多了一间6平米的小屋,是我的房间。7 c4 k9 S; t$ k
( q% P9 G* I, H( L
妹妹上幼儿园了,于是我下午下课后去接她。然后我们一起玩,直到大人们回家。家里面条件慢慢比较好了,就喂了一只猫,名叫Charles。 婶婶也换了一个工作,近一点,但是还是搬运工。但是我爱她和爱叔叔一样,她也信任我,将家里的事情告诉我,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D* P- l$ F6 d7 v0 l
$ V$ n9 z, R! m' _6 Y: g
我有一首诗写的是津南村这栋小楼,名字叫做“雨季”:
  M! j0 ?& B0 q( k8 {1 T! O1 F$ u$ {5 C6 ^) D  V1 q
爬山虎绿色的指尖
* e7 V+ ~6 I2 d
# g7 f# x, x; J1 b1 _在一个早晨
/ E* l0 A" w+ ^, W) U9 E* m: b
6 i* O. g" Z4 ]) ~* E$ v2 A透过同样湿润的玻璃( ?5 E9 n" b9 V1 d1 T/ g
/ @7 H4 q# `4 W# R
同样湿润的纱窗
$ n: o' d  K/ v0 d+ S+ T9 T
9 `; c: a. _) g* j& x; l递进来他们的图案+ D0 U$ O. t4 y' d$ Z

2 [$ N  t0 x- s' X' S & G3 u7 i6 {! [% e; ?$ r$ ^
+ p, y3 h% X3 C+ H' Q# U2 X9 b
我不怀疑那是个故事的结束, i; q* u8 v3 t2 M9 O5 L6 ?4 @' e

5 E2 J# w: ~4 y5 d  W一条路的暗示
7 m3 ?3 U( O0 O6 e# R9 T# D% A$ X1 b. l5 i
把所有写满相见的留言
' }4 i# y; H9 K+ x8 O* i* u6 O
% Q* G( [1 A* y4 a* p8 H9 n; r4 v夹在夜里翻不过去的书页里
% g8 _% E& S4 _2 _. `8 ]9 O
' t3 q5 J' t( X* H) A贫血的太阳将在无雨的最后一天降临+ m4 j; V& z& V( O. P% x" A

! R3 \6 ?9 {# A* D9 \  n2 m% }; S抹去每一块岩石下的荫凉
# b0 z- s; q0 z. ]: `8 y8 E
0 `# _: K( l6 x0 Z/ @: c/ @ % f5 `4 M4 r; R1 D0 j& m

1 ^' V3 r6 A& z4 O* t0 |. `$ ~8 N然而雨季等不到这盏灯熄灭就要到达
' v5 X. ^: Y7 y3 W  r% X
$ P6 z. }% ~" F+ A; R它保留的那张时间表
; w9 _  V0 Q% V/ Z' V
1 y* w' L% n% s6 p+ ^注明星星不许在天上存在
& ?( N4 x7 m2 i$ j+ Y" x) D7 C8 i' o1 @
于是这样漫长的等待中
/ G" a# T# l4 v4 x3 `3 S5 n. d' x
/ p7 _$ T6 s  L$ ~# e1 j5 \+ \- q% \只剩下一首流动的挽歌
, }7 I  _2 |6 o' p, u* `! o4 s5 E! E8 F0 |6 m
我不再取下风钩
& Z( g7 m$ W; p/ W; r4 q9 F/ g# Y- Z/ N0 N3 f9 `9 g
让藤叶的生命延伸到我唯一的窗上' @% j. y; E* D' @2 I4 }$ u

) I) M) F2 J+ L, x! z, J" {: @# G; Z& t! Z只要相信天空会在回忆太阳的瞬间撕裂, |9 r! b! `5 H2 j+ P

6 Q) r5 ]' U4 L" q4 I) q: N3 n只要他们愿意- n$ J9 r& M/ B: r7 s* h
/ a& q1 r) ?* E8 ]- }. h
××××××××××××××1 u5 X# N+ E- A/ Z: g

" s4 B! R. k: @6 p: v! \所以,这是我离开津南村去南京的西康路1号和草场门外的河海大学时写的唯一一首回忆那段时间的诗。因此我还可以选择当河海大学文学社的社长还是总编。我选择做总编。离开南开中学,离开三友路和津南村,是渐渐难得看到叔叔的开始。他举家去了深圳。
/ ~- h1 w0 l# g& U8 W: b/ X, F' r2 f5 x" T2 `  R# ^
这里有叔叔的照片和简介。http://www.adsalecprj.com/Public ... le-314/Article.aspx+ m) ^& l& m; G) ^
" ]9 i$ [. ~  J  w) q5 e6 b5 `- |0 Q" t
http://www.plasticschina.net/Htm ... 16474571382477.html! u7 ?4 `" P9 d
3 N3 j# Q# Y; j$ {$ i! b. ^7 @
叔叔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比起其他不计其数(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7752368347439177)的右派分子,也许还算得幸运。但是我强烈推荐看看他的回忆录,就知道为什么我形成现在这样一个思想。) C' o7 B( l! C% _

0 s' k1 R. j4 U+ @7 }https://eddyemma.com/blog/2011/0 ... %e5%8f%94%e5%8f%9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15 09:30 , Processed in 0.06776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