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45|回复: 1

方广锠:也谈文革中学生打老师

[复制链接]

147

主题

858

帖子

31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24
发表于 2020-10-15 18: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方广锠:也谈文革中学生打老师
0 e9 Q0 N7 E1 r4 }  l1 j- _ ) y8 x2 U) k  S% ~6 U& O9 C) J

3 d( ]+ l7 U# j  v% W/ M % X8 b" Z/ g7 c" l, d: \

' M4 B) ^9 T- Q% j" C % F/ M7 p7 T0 F4 w! v5 f
' t2 s( I  Q9 H8 U& K; \
来源:共识网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gsbh/2014/0131/99883.html
" ]& G4 F; u8 g5 T9 C  I + l" S8 f3 \' z# b
& [7 M" D" i. P1 V
方按:最近从网上看到宋彬彬为“八·五”事件道歉。王晶垚先生发表声明:“在‘八五事件’真相大白于天下之前,我决不接受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虚伪道歉!”我赞同王晶垚先生的态度,没有真相就没有道歉。
! W3 U. n; n6 E: |9 r, O4 `. M 3 w' }1 ?- ?# \/ H! w5 Z" B4 K

6 m! `& N4 X. \/ J! l1 A/ t网上还看到这样的奇谈怪论:文革中学生打老师,老师应该承担责任。因为老师没有教育好学生。/ m6 W6 h: l" q( ]! P9 N" i) w
别的地方的情况我不知道,我谈谈新疆沙湾县第一中学的情况。
+ F9 c6 z4 R6 e. G2 c' W5 B文革中,学生打老师这股风也传到新疆,后来传到我们新疆沙湾县第一中学。3 C3 G9 s" F2 D# ]! L1 {. h
其实,6月初文革开始,我校虽然大字报满天飞,但没有出现过学生打老师的事情,没有什么批斗会,也没有任何形式的武斗或者侮辱人的现象。% f$ d. i$ c6 L$ z
7月中旬,按常规应该放暑假。沙湾县委决定在沙湾一中集中办集训班,参加者为全县中小学教师以及沙湾一中高中部全体学生。集训班的文化革命由沙湾县委直接领导,县委派出工作组,组长由县委宣传部的一个干事担任。
% z5 t8 P6 R/ I) d$ u; t1 A集训班在沙湾一中集中吃住,任务就是揭批黑帮,横扫一切牛鬼蛇神。集训班开始前,沙湾一中的大字报由万箭乱发,逐渐集中到校党支部书记、副校长刘巨声身上(我校为民汉合校,正校长阿哈买江·买哈木提是维吾尔族,非党员,我们称之为“阿校长”,一个很好的老头)。集训班开始以后,不知怎么刘巨声的事情没有人提了,矛头开始集中到教导处主任(或副主任,记不清了)、非党群众刘建邦身上,说他是沙湾县最大的反动学术权威。什么低头认罪弯腰开批斗会,什么游街,都是这时候开始的。最多的时候一天让刘建邦老师游街三次,逼着他敲着铜锣自己呼喊“我是黑帮刘建邦”。乃至当时沙湾县城小孩的游戏项目之一,就是:“当当当!我是黑帮刘建邦!”关于刘建邦老师,我以后会专门写一篇,这里不写了。要说明的是,这些批斗会、游街,都不是学生自发,而是工作组组织的。. X" y. e( a& R0 O# j$ w
全县教师聚集到沙湾一中以后,以公社为单位相互揭发。很快也成果累累。记得最清楚的是老沙湾揪出一个小学教师张万语,满墙大字报通栏红色滴血的大标题——“打倒大野心家、大阴谋家、大骗子手、大刽子手张万语”。他原是沙湾县从天津招聘来支边当教师的,此时被揭发他野心勃勃,要成立东土耳其斯坦王国,自任国王。揭发他、批斗他的,主要是一些从天津招聘来的同事,当然都是工作组的红人。不但在沙湾一中校内斗,还拉到校外去斗。记得一次在乌伊公路旁公开批斗,让他站在一个方凳子上,四周革命群众义愤填膺,让他老实交代。一个人拿来写大字报的墨汁,涂了他一脸。
' t& ~0 P8 g# A当时我并不认识张万语。后来相互认识了,问他到底怎么一回事?他说,几个青年教师晚上聚在一起吹牛,个个口出狂言,说自己要如何如何。于是他说要当东土耳其斯坦国王云云。他说的这种事情,我后来也遇到过。那是1968年底,同学们马上就要下乡去接受再教育了。一次几个同学聚在一起,面对墙上的世界地图,有几个家伙眉飞色舞、英勇无比。这个指着莫斯科,说要解放全苏联;那个把美国画个圈,说要打下美国当总统;更有个家伙说要攻克法国,所有的巴黎女郎都归他。我在旁边捂着肚子大笑。无非少年轻狂开玩笑而已,谁会当真?张万语却因此被揪出挨斗。我问张万语:“你当时为什么不讲清楚?”他回答:“我当时不但被斗倒、斗臭,而且被斗胡涂。他们说什么,我就承认什么。”  ?; L9 j5 q# q) N4 Z  v
集训班期间,沙湾一中也出现侮辱老师的事情。高66-1班(高三)的王善文、杨鸿恩等人,把李先著老师抓到篮球场批斗。李先著老师川大历史系毕业,我初二时他曾经教我们语文,口才极好,讲课深受同学欢迎。他们说李先著是国民党残渣馀孽。原因是60年代初,我县工会排演话剧《兵临城下》,李先著在其中扮演过国民党郑团长。他们让李先著老师立正,然后用墨汁给他画了个大花脸。李老师祗能挺拔立正,一动不动,任凭施为。现在的模糊印象,当时好像还给别的老师也涂了花脸。几十年前的事情了,记不清了。李老师身材魁梧,腰板挺直,真像个当兵的,所以记忆深刻。王善文这个人,瘦瘦的,高个子。虽然不是一个班,没有打过交道,但沙湾一中当时总共三个汉族高中班,每班40来人,所以都认识。平时看着也没有什么,第一次见他那恶狠狠的样子,对老师能这样下手,十分吃惊,所以记忆深刻。
2 Y, ~' a6 E& ^8 Z上述两个场面,我都在现场,亲眼目睹。现场虽然没有工作组成员,但事情发生在集训班期间,也就是说,是在工作组的的眼皮子底下。两个场面以及游街的施虐者,都是当时工作组依靠的积极分子。而且事情发生在1966年8月份,中央关于文化革命的《十六条》公布以后。# }+ u: R& s4 w3 Z6 I* J3 }% f# a
1967年3月以后,新疆群众组织分为两大派,我县、我校也同样。就我校来说,集训班期间挨整的,大多属于我们这一派——“新疆红二司沙湾分部”。而集训班期工作组的红人,大多属于另一派——“天山风暴”。天山风暴得到驻县支左部队(8010部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及县武装部的支持。
$ U1 D& D6 l  R7 \* Q( X5 a) g1967年4月23日(24日?),天山风暴一批学生围攻我们分部。还是那个王善文,把徐泽富老师(北师大毕业,我初三时的班主任)揪到操场。徐老师把双手背在背后,以示不动手。王善文揪着徐老师的领口,在操场一边抡着转圈一边打。王善文打一拳,徐老师就数:“一下!”王善文再打一拳,徐老师又数:“两下!”我当时从我们分部所在教室楼(名称叫“楼”,实际是一排带走廊的平房)走廊的窗户往外看。其实徐老师天天长跑,身体很好。要真的打,我看王善文未必打得过徐老师。但徐老师始终双手后背,绝不还手。紧接着我所在高67-1班的同学张敬宙、杨长生等抬着一棵砍到的大树,撞我们教学楼的大门,要冲进来抓人、打人。我们当时连自卫都不会,只会挨打。初67-1班同学李世俊看情况紧急,连忙过来拉着我逃走了。所以王善文最后到底打了徐老师多少下,我就不知道了。以后我要专门写写可怜的李世俊,他是回族,家在安集海公社。1968年1月8日,他被天山风暴一个学生冷枪打中脊椎,从此下半身截瘫,辗转病床多年,最终逝世。全家因他而家破人亡。
* n. S2 {" n0 Z, j6 E  v# }; e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王善文、张敬宙这批人都是县武装部特意为天山风暴培训出来的武斗队成员。0 }. j" B$ {' }9 p; S2 z
所以,就沙湾县而言,批斗、游街,由县委工作组组织。学生侮辱老师,是在县委工作组的眼皮子底下,由工作组红人实施。学生打老师,则是由县武装部培训的天山风暴武斗队实施的。
$ K; h, Q/ S3 L) d! X网上有评论,文革武斗,不应该责怪未成年人。我也同意不要过分责怪这些昏了头的年轻人。不过,同样是年轻人,有的热衷于武斗打人,有的能够坚持基本底线。作为一个个人,难道不应该反省吗? 我至今坚持这一观点:文化大革命中,不管持什么观点,属于哪一派,只要没有打过人,没有造过谣,就是好人。打过人,造过谣,至今不知忏悔,还要虚词掩饰的,就是坏人。
0 w, s4 R, j4 L0 C6 U% _今天是新年,上午给沙湾一中的孙芝琴老师(刘建邦老师的夫人,曾经教我平面几何)、邓伯良老师(我的历史老师)、许荷子老师(教俄语)电话拜年,下午上网看了一些文章,有感而写。3 f2 k: d) |0 K. s2 V
2014年1月31日农历新年4 @, N4 n( ?. ?# V5 J# x

& O  P" Y* i, H 深海鱼油' O7 L, f% m( Y
( N$ F3 e- Q% x* x  X: m, y
第7楼2014-02-02! r5 i" X5 v- M. u9 C1 L- f
) N8 [7 T2 z& [( k2 m" ]
同样是年轻人,有的热衷于武斗打人,有的能够坚持基本底线。作为一个个人,难道不应该反省吗? 我至今坚持这一观点:文化大革命中,不管持什么观点,属于哪一派,只要没有打过人,没有造过谣,就是好人。打过人,造过谣,至今不知忏悔,还要虚词掩饰的,就是坏人。
( M, r2 c' O, _9 ?
: ~+ w( X1 I8 c! Q' W8 X, G————————
) J' W  _0 K$ r: v- V1 h- m6 `
) F- _" ^8 h* f* B5 E) |, `好!祝作者新年好!' B/ Y4 ~# e1 |" c4 b2 Q
2 N: a! _: _/ _1 a# a- k) `
就连偏远的新疆沙湾县,文革武斗打老师都很厉害。我在离县城不远的地方(金沟河管理处),看见武装部整天押着很多无辜被抓的人“劳改”,还看见一些人胸前戴着和“犹太人”一样的“白布标”,上面分别是“现行反革命”、“地主”、“右派分子”。给我们单位送报的一个忠恳诚实的送信员,胸前戴的隐约记得是“历史反革命”。有一次在县城最南边广场的地方(那里有沙湾最主要的一个大商店),看见一个人被抓着,蒙着头,几个人狠劲地用棒子打!那是冬天,真的是“白色恐怖”!我幼小的心灵对“白色恐怖”这四个字有深刻的理解。沙湾县中学的长排平房“教学楼”因为武斗而千疮百孔,像骷髅张着黑洞洞的眼和口。- O, E. x4 h2 \$ _: a# W

4 k+ b. S' O' K3 s! Q& J; w0 A$ S8 K(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 ... 8a0000935b&p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7

主题

858

帖子

31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124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5 18: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亦可见,CND《华夏文摘》(http://hx.cnd.org/2014/02/02/%E6 ... %E8%80%81%E5%B8%88/),不过,这个转贴把作者的名字少打了一个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10-21 01:13 , Processed in 0.12589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