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11|回复: 0

李氐独立王国专制下的新奴隶:从公路工程局革命同学的蜚惨遭遇看五八(五九)年高中毕业生所受的严重迫害

[复制链接]

112

主题

799

帖子

286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69
发表于 2020-7-21 02: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氐独立王国专制下的新奴隶----------《五八怒吼》3 |8 g" b0 p) _* z; b

/ W4 G0 T  y- N8 F" [. W. F《五八劫》主编按;
* O2 I- i* r% U  J2 a* |6 s$ m ( z. Z9 U0 F. C! B5 Z2 o
    这是原重庆南开中学五八级学生李汝端,保存的原文革油印刊物<五八怒吼>中,原五八同学的血泪控诉。由於该材料2012年才发现,故未编入<五八劫>及其续编中。我们拟在今后,将新发现的有关五八劫的材料编入<五八劫拾遗>中。我们希望五八劫的亲历者、知情者、关心者,能够提供更多的材料,来揭露当年执政当局对未成年人开展的这场史无前例的政冶迫窖运动。! c; n  S: F4 Y7 h: l1 d5 y3 O
- M8 J3 U) F# d  k
0 Y9 |' t: ~0 Y/ K9 {! `0 \  L
------------------------------------------------------------------------------------------------f
0 \6 h( `* Y- j+ z: {& A
4 d2 Y: D7 @  m0 Z# N1 U ) E9 o% x" E9 i) ?5 Q% |5 }; v' s4 a! b
  李氐独立王国专制下的新奴隶-----从公路工程局革命同学的蜚惨遭遇看五八(五九)年高中毕业生所受的严重迫害
2 P/ Z! |' Z) p4 z ! U6 k# x4 ^/ H* \
7 `& t( ?) l* s1 O8 r7 Y* Q3 y; ]
: e- E' `) @& @5 b7 c8 z; X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
& [& Q8 A* `* @4 ]& a+ S  Q2 H- N
. Z! X+ a8 E9 P+ g. n8 v4 T      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李井泉----这个在四川大搞独立王国的恶贯满盈的土皇帝,泡制了迫喾革命同学的五八年春全省高中毕业生所谓"社教"以后,剥夺了大批革命同学的升学权利。58年9月把我们各专、县、市的一百多名十七.八岁的青年同学骗到交通系统,指使其在交通部门的代理人王长年(交通厅原党组书记、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 李思贤(公路一处前党委副书记付处长小土皇帝) , 及其一小撮党内走资派,更进一步变本加厉迫害我们。他们丧尽天良,干尽坏事,罪恶累累,罄竹难书 。
; f2 S( Y0 E- e1 s3 ~) Y. G: b - C. c3 ^; D' K$ d3 o& y
                  "殉葬物"   "替罪羊"   "活靶子" $ {# z8 L$ S% y' l7 r

3 i9 V+ U3 |& W. Z  李廖死党贯干玩弄反革命两面派阴谋手段,他门明的一套欺骗我们。暗的一套黑手整我们,在寄给我们的通知上冠冕堂皇地写道: "只要下定决心为人民服务,在任何地区任何工作岗位上都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为祖国作出贡献。" :而在暗发到局处的黑文件里却说: "该批学生-----多系家庭成分不好,社会关系复杂,或整风运动中有比较严重的右派言论-----不能安置作机要工作。" 我们的命运早就注定了,无边的迫害接踵而来。8 M# P0 C* d/ F

7 ]2 {( @& k' l2 C: j公路工程局一处(原桥工处) 先后计有61名同学(其中59级同学14人。这批人后来分散到工程局一、二、七处、机具站、交通部公路二局、四局等单位) , 在王长年特别器重的一处专制魔王李思贤及其同伙的统冶下,利用各种机会,抓住李廖死党暗申强加于我们的"三、四类学生" 的黑牌,当成替死鬼,整了又整。轻则批判斗争,重则扣上政治帽子,动不动就处分,判刑,劳攻。 2 [* I4 j: R, ]8 N% |

: \# A: J4 ]$ M2 l% }1 y6 h% B# q    五八年底,来到桥工处仅三个多月,王维孝同学在工作分配问题上顶撞了李思贤之流,就被说成是"多次与领导对抗" , 并说在学校读书时"思想极其落后反动",叉加上"逃跑"的罪名,在工地当众公审,不准对答,不准申辩,立即受到开除处分,判刑劳改三年。我们全体同学都被么去接受"教育,"杀鸡给猴子看,企图摄服我们,我们确实也领略了李思贤手段厉害的滋味。4 D7 S# z; ^7 Y" l+ x- v! Z' K
7 ~; I0 Q6 e2 r, D" A
   59年10月,陈孝施同学和一道参加工作的女同学卢xx恋爱。惹脑了早就对卢垂涎 的大色鬼李思贤,手令其心腹干将邬三搜罗造了陈的所谓"犯罪事实。"不顾民愤,不顾国法,竟连厅保卫处都不经批准,便给陈代上了"坏份子"帽子,监督劳改三年。陈孝施同学遭此飞来横祸,受窖极深。而我们大家又受到了一次"教育",知道了桥工处的东西确实有点霸道。
2 x$ X# l/ V$ L  y' T) x: ` - ?8 l7 `: d8 S
   一队赵时华同学在五九年二月跳桥自杀身死,有关部门不作深入的调查分析,也不向职工群众交待,仅以"初步确定为对现实不满而自杀"的说法,不了了之,对一条人命就如此草率,直到现在仍不兔不明不白。
9 X+ g# f0 |& L* L- x! i 3 F3 x: Z& e! k4 s+ b
   我们踏上社会才一年时间,同学们的遭遇就这般令人胆寒。大家只得规规矩矩,谨小慎徽,生怕有什么触犯。可是我们纵然埋头苦干,听唤听使,却依旧不能自保其身。
; c, u2 b( b) r2 y0 P* l5 U  T
3 g8 u: m# g7 }   王敬明同学被李思贤一手栽培的二队支书邬三弄去搞伙食会计工作,李、邬等人一贯多吃多占,损公肥私。为掩盖其罪恶,便想收买王,王不曾买帐,竟遭怀恨。邬三就借六三年五反之机,栽赃陷害,估打成招,硬逼迫王承认贪污了三百多元,是他"在一个月内,一个人买糖吃,用光了"。王敬明同学有苦无处诉,受冤不能申,走头无路,含恨跳岩。革命青年的血染红了邬三的顶子,接着就跃升为一处副处长了。
" a  V, h" L9 Z/ f: ? 1 @$ k  a5 u  j- w% F1 y+ V5 N  S
自然灾害严重的60年,粮食还未过关,年青高大的梅元化同学对月定量19斤粮提了个意见(当时国家规定干部是22斤,那两个月队上自行决定再减少三斤), 他说我们不是干部,是每月十几元钱生活费的练习生,应该发相当当于中学生的定量。李思贤的贴心豆办四队支书李书生晓得了,几番在会上点名批评,称之为"闹粮食问题", 上纲说是"反对党的政策" 。请问李思贤李书生那般蜕化变质分子克扣群众定量,养肥了婆娘、姨妹、舅子老表之流,难道是执行党的政策么?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 V8 u7 w' P7 u8 Y; z

  k# L' ^/ C2 x; T   文化大革命初期,我们更是普遍挨整。比如杨思忠同学被打成"小邓拓"、"小吴晗", 遭到围攻批斗达一月之久:又如x队x同学因九年前在学校时就是"四类" 学生,去年"二月黑风"  中,又被打成"反革命" 。已经上了黑名单,险此遭到逮捕,机具站罗 英是个难得开腔的的女同学,抓不到她的把柄,却毫无根据地说她一贯坚持反动立场,还是受到迫害。二队只有四个同学,就被执行刘邓路线的工作组,划了三个"三、四类",剩下一个也有问题。显而易见,我们成了当然的"三、四类"分子,是有长还十年历史的,但年龄并不算大的"老还动员"啦,
) c$ I; \+ u( y5 j- F 7 T0 B: K7 l! z% z! l' X" l$ ]
            "雾满龙岗千重暗"     "洒向人间都是怨"     - H2 Q+ Y" u6 Y9 f0 b8 F) i+ ?! \7 x

2 [$ x' D. k- b. Y. |- p  我们的同学有的被残酷的镇压手段打击下去了,成了殉葬物:有的在历次运动中被当作替罪羊,回回挨整:有的被当成活靶子,无缘无故的遭受迫害。在这漫长的十年里,我们的同学没有那一个逃脱挨整的命运。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对我们实行了名副其实的资产阶级专政。
7 D9 [9 Z3 }, f0 p. }4 R 7 ^) `: Q/ j$ X  L& l+ Y# ?/ Z" l$ o
     难道我们真的表现不好,罪有应得吗?不,绝不。
: w* G: j3 f( i4 k) j$ R中国赫鲁晓夫的徒子徙孙们抛出黑<<修养>>来毒害我们:我们点起油灯也要学毛主席著作。他们利用早己扣在我们背上的黑锅丑化我们,说我们这些人是如何的落后,怎样的反动:而事实上呢?我们以艰苦卓绝的劳动,博得了工人群众,革命干部的好评。我们的同学积极要求进步,争取入团入党,象二队相思忠同学那样十年中多次递交入团入党的又何止一个?但始终受到非难,根本不予介决。我们的同学有的是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有的是五好共青团员,有的是生产骨干,大多数人在基层多次评为年度或季度的先进生产者、工作者,以及各种奖励。可是到了上头队、处一级手里竟遭无理的削减和刮脱。"五一"、"国庆"的庆祝游行不准我们参加,稍稍重要点的报告会、学习会都叫我们靠边站。经常还有人暗地监视我们,无意间说的一旬玩笑话很快就传到颂导那里,一有机会就算总帐,我们那里还有一点政冶权利?
. i' ~. e' K0 h& K( k
* ~+ d2 x# w$ U' S0 |: p* [                    抬头望见北 斗星  ,  心中想念毛主席。
4 i- [! }( T7 l! ^- K) M+ q
( Q4 j2 b9 j# X尽管李廖死党的魔爪卡得我们连气都几乎喘不过来,然而革命青年无限忠于毛主席的红心却丝毫不变,永远不变。我们为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贡献出了我们宝贵的青春,但是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立埸的人,却纯全无视我们的政治表现,全盘抹杀我们的革命实践,根本颠倒了我们的历史,活活扼杀了我们的政治生命。这一小撮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们的所作所为,哪里还有中点箕得上符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呢 ?& H6 u1 T2 u* Y6 ^  v
, h3 X% f8 x3 s- F
女同学们 -------
" l, y4 ^$ C3 j: B3 ?
' x$ Q: @- ]+ }/ l9 n" U9 P& w% P5 [  女同学们的遭遇更是悲惨。
/ z  f5 u" n3 j( d' l% R- R
1 Z0 s3 N% q) G% X$ [2 Y1 E" z一到桥工处,李思贤这条大淫棍便利用职权把部份女同学集中起来,搞了一个花灯剧队。要他们排演调情庸俗的戏剧供他欣尝,叫他们演唱黄色下流的歌曲为他劭兴。李思贤亲任领导又兼导演,利用排练、演出、 旅途、住宿种种时机任情调戏,肆意侮辱。有一次熊xx和卢xx同学被李硬拉到他的办公楼上去要他们抄书,企图借机污辱,逼得熊哭了好几场,找到同学倾述苦衷。李却恼羞成怒,先破坏了熊和张xx的恋爱关系,硬把男方打成"坏分子 ",之后又迫使熊离处回家,为灭其口,擅自非法给予熊除名处分,踢出了单位 。2 V% P7 M9 T6 u9 ?0 N
( s$ k8 \! H( u9 m  c
李思贤还卑鄙无耻地把这个介绍给他的老交情,又把那个尝赐给他的狗爪牙,借以笼络心腹,豢养打手。在这个衣冠禽兽软硬兼施之下,女同学们命如草芥,个别的被逼堕,落,有的遭灭凌辱,在肉体上,精神上惨遭蹂躏。而王 长年、屠长夫(原一处党委书记) 之流却对李官官相卫包庇  怂恿。李思贤的干将走卒王建明、邬三、彭继卅、李书生、冯明申、代白庭等这一小撮狐群狗党,为其邀功讨尝,不惜遮掩袒护。致使李思贤长期逍遥法外,不曾受到应得的严厉制栽。而用女同学们的血和泪写下的一出出悲剧,至今仍被人为的黑幕罩着,而没有得到彻底的揭露。现在是应当把一切肮脏丑恶的污秽行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 t) T6 b5 b' f: V2 m( x

' q, D6 ?; [1 X# [8 [1 p! w  "读个屁学"
5 P# p" V. |3 l  f# D6 @ $ ^! |) e2 g/ s* ]0 K: Z; B0 r
    我们为什么考不上大学,老是找不出答案。来到工作单位依旧没有学习、培养的资格。更使我们 茫茫然。如今才知道,其所谓原因早在59年桥工处的一个文件中就写的清清楚楚:"该批学生情况在校均系三、四类分子,巳被剥夺其升学权利-----均不能给予再行报考" 。在我们的政治生命遭到扼杀的同时,学习的 权利早就被剥夺了,无怪乎出现了一些怪事,这里只举二例:7 j  Z/ j' j8 V( f( V

) G4 {7 x3 F. z; R& t   大跃进高潮中,为适应本处业务工作的需要,成都处机关的徐中蜀等同学,要求业余时间去读夜校大学,李思贤这个 老混蛋当场拍桌打掌,破口大骂:"你们这些人还想读大学,读个屁学,好好给我劳动改造" 。骂得徐中蜀同学只敢在被窝内偷偷哭泣。" G, y# E1 R# k
3 j2 i' u: @7 g* W1 x% v! S
   机具站李汝端同学侥幸报考上公路机械函授大学,不久受到了百般限制,只得被迫半 途中断。西安的函授老师认为该同学大有培养前途,专程跑来询问,结果组织上说李汝端是五八年高中毕业生,受到限制使用,不能培养。老师哑然失色,只是摇头。
. m# t) ^* q; {1 F7 A8 s  R
: Z% w, Q3 l1 K1 h; z' u+ }( @在基本上是 资产阶级 统治的学校里,我们没有学到什么适用于社会主义建设和桥梁公路工程方面的本领,从革命出发,我们要求学到一点基本的业务技能,和生产技能都不行了吗?
/ N+ T( N6 C+ S$ C1 o( \* F
% f1 A  W9 F1 {1 U, T# D# D6 @  "抵松紧"、"打杂的"-----"劳教生活费"  
0 o/ Z  b/ e; ~2 {0 E/ [9 j
, l# s& ]: s+ F: \  从五九年初起,我们全体同学都被弄到生产工斑"劳动锻炼" 了一年两年三年,有的更久。以后,一会儿叫你干几个月  财务、材料、统计业务 , 一会儿又叫你 搞半把年事务、工会、教员工作。更多的时间是下班劳动,上上下下,踢来踢去。所谓的机要部门,根本莫想沾边。' z) k, \* `0 \- _  O8 D" G
: J# z! v. c  d# v, l; U
  五八年时,不知那一个人一时麻痹,忽略了"提高警惕", 叫李汝端同学去处机关的打  字机旁坐了几天,铅字表还没有记得,板橙都没有坐热,就又被糊里糊涂踢到基层去了。
1 w1 U* P" t8 u& k! A0 G' Q
1 p$ E6 t2 ]4 ^3 A  我们都被安排作过三 四样工作或更多的工作,从不得固定,更无所学。如周德先同学先后变动了七个单位,干过八种工作。我们还被有意地分散于基层,分散在工斑,以便于他们的"管理" ,说穿了就是方便整我们。- ^5 r' z. q( X2 Z

- x8 ~% t- l! k7 x/ y6 H  他们歪曲毛主席关于干部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英明决定。要下放干部了,总是把"有问题的"我们抛出去充数,替那些养尊处优的官老爷们代劳。
" M& b0 x. t7 T# f$ V7 } 9 E6 t) d5 g; I# Q7 ^7 W5 f$ B
  他们篡攻党中央精简职工的正确政策,62年时逼迫我们的一些同学离职回家,使之生活没有保障。三队陈瑞华家住成都市,处领导说她工资低,生了小孩还不够请保姆,估倒"动员" 她当家属,使他做了六年的家庭妇女,被取消了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资格。机械队段大琴同学被强迫离职,气得她倒在地上,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留下,就是到工程队去当普工担一辈子泥巴都要得。结果丝毫无效,仍然被撵走了。就还样一气赶走了九个同学,占了当时总数的百分之二十还多。   
& c6 O' v: I+ ]  A
( h+ ^( H$ r) x     我们被无限期地受到"试用"  
$ M0 D2 e# B2 s1 _ / e% M; G7 b( |5 I
在62年6月桥工处领导麻麻杂杂的就把我们弄到工班全部"当工人"去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工作就是斗争-----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 ,在我们看来,革命工作没有贵贱之分,干部、工人更无高低之别,有的同学早就递过申请,自愿下斑当工人。而一小撮走资派却故意制造等级悬殊,胡说我们不够干部条件,才被"下到工程队当工人" 的。既当工人,又不给以工人的起码工资,荒唐地提出"为充分调动该类人员生产积极性""(工资) 调整为一级工,当否?请上级批示"。我们到要请问:你们所谓的干部条件是什么?我们干了四年还不够当个一级工吗?这是那家的法制?
! F3 G1 G7 T* J8 I  J - \. z. y1 |, C" k
从这里,暴露了一个政治迫害的大阴谋。我们58年分配来时, 每月给13元(有的15元) ,以后每年递增2元,到62年才19元(或23元)。 一没有宣布我们"练习" 什么?二没有确定我们"试用"多久?我们一切为革命,一心为人民,从来没有计较过工资、地位。我们被当作牛马使唤,一个人顶了两三个人的工作在干。就是在自然灾害严重的几年里,只有一二十斤的低定量,只有十多元的微薄收入,我们勒紧腰带还在加夜斑、抬石头,从未哼过一声。我们还没有"练习"出个名堂吗?还没有"试用"出个结果吗?现管劳教分子尚且能享受按劳分配的原则,为什么我们偏偏不能够呢?事情很清楚,给我们的既不是"工资",也不是"报酬",而是比戴帽五类分子还要低的"劳教生活费"。十年了,我们没有一个同学超过普工二级,调到交通部二局一处去的同学,还有将近一半人是一级"棒捶"。众所周知,李廖死党在进行政治迫害的同时,总是伴随着残酷的经济压榨的。: W9 R/ ?& w. a0 p1 N7 ^* `5 w: _* l
# ^  b3 A- g- O1 P8 ^
十年啊十年,整整被黑整了十年。不光我们自已不明白自已的身份,就是广大的工人干部也非常同情,疑问连篇。问我们到底是来做啥子的?有的说我们是"二不挂五的干部学徒,"有的叫我们"抵松紧的听用干部",有的干脆就说是给当权派"打杂的"-----我们自已又从何肯定,又用啥回答嘛?
& p! Y  D" [- k/ Y( `* a
( h# X. x9 o" [  ^& N  直到我们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点燃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烧毁了刘邓黑司令部、李氐独立王国的皇冠宝座之后,腥黑的内幕才慢慢撕开,刘邓李廖及其一小撮同伙残害我们的罪恶才真相大白。原来我们是以"练习生"为名的变相"劳教犯",我们是以"试用"作招牌在无限期"劳改",我们是土皇帝李井泉为了在四川大搞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独立王国而创造发明的、任其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肆奴役的一群新"奴隶"。1 z! _  y! G4 v/ F$ ]6 {! @; X9 h
# }; U! t7 a' w$ K  }/ n9 p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
; H! Q& E0 M( `- G5 o. E % [. f& _) }' }: e0 W$ G; x
深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摧残的我们,怀着满腔的革命怒火,充满了浑身的战斗豪情,投入了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激烈的大搏斗中,为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我们发誓奋斗到底,直至终生。我们失去的只是李寥死党强加于我们的精神镣铐;而李井泉王长年李思贤那一伙害人虫必将被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人民推上历史的断头台,成为不齿干人类的狗屎堆。" u/ A2 F8 x" X+ t) O: `

+ ]& G) G4 Y# w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万岁!. Y1 h% F: c( G# Q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9 l% j$ d+ L9 w, V, _% J" g# R , M6 Q1 x8 V, z& g/ ~" O
         交通厅工程局五八(五九)年高中毕业生赴厅造反同学    1968、3、19。
% B9 }5 n, }1 k) P0 b  q & Q8 q5 z) _  K9 ]" k! Z, A6 j
http://sccdwjj.blog.sohu.com/entry/#entr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1-6-25 14:55 , Processed in 0.07043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