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78|回复: 0

彭振华 被《老农民》颠倒了的农村养殖业的历史真相

[复制链接]

433

主题

1284

帖子

468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682
发表于 2020-7-21 01: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老农民》颠倒了的农村养殖业的历史真相! V; c+ J. |$ P* ]- {6 T9 N
0 _7 Y2 ^- J1 t3 s% K% V& B! t
       彭振华% j, H6 ~9 b* x3 W# z. _! r: r- o
. |9 N9 ^& l/ T: \" J& s. v4 n5 H
    (1974----1976 甘肃平凉县大寨公社革委会副主任)
" S- V' X! U. I6 _! N% |" H/ r/ I; X  i# h+ k6 V! X% I  l6 m5 j
: M; \( g* K* D1 V
5 a5 a8 i2 |& `; P& b; G
    历史,不是没有经过历史的人,任意编写的童话故事。4 b1 {3 n& a3 ~

8 D) F; H- b6 F! z8 y  K8 w# q如果《老农民》电视剧接近事实,应改编成这样的情节:县委张书记在麦香村发现了母猪,就要收猪抓人,牛大胆打了扁担,社员们纷纷围上来,抓住县委书记游街,高帽子上写着醒目大字: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破坏生产的阶级异己分子。& E4 L! z/ R* O. `+ V/ j
5 }& Z8 t. O. u3 Y9 f7 h/ t

. c2 z4 g  `$ B' o/ J1 d* y& b4 [
: u- j9 R4 Q# L* e在,民主化,自由化,多元化的大背景下,沉船,推墙,各显身手;高、大、上退出舞台,揭丑、露俗、调侃、戏说、抹黑,成为时尚。1 o# r1 f# i9 ~$ _  z+ W6 ~# l
2 }) ^' l5 O2 b/ |0 w
电视剧《老农民》,一部抹黑、歪曲事实,完全颠倒了农村养殖业的历史真相,贬低前三十年农村和农民的电视剧。
! N$ O" |% @$ i2 w4 k6 P! c6 u" Y, c' P+ S# E( b9 ?; x
《老农民》,在网上,赞评很少,恶评如潮。编剧、导演、观众,人们都用着不同方式表达对社会的评价和散发个人的情绪。
7 C  t  x# ]3 o. [+ |) Y: j" @: J, _3 A- l6 U, H3 F0 F! F% {
一座高山,产生“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效果,只因:身处距离远近,位置高低不同。但如果,有人将这个山峰说成:一座寺庙或一个天坑,这人,不是疯子?就是骗子!但一定不是:脑残!5 c* u- U$ {; r2 O% K

2 f) ?6 G6 h6 {- `1 o《老农民》,如果仅仅是政治观念的个人表达,抹黑,攻击,属于当前社会,允许的个人政治自由,但也应以事实为基础。0 z9 K  M, u5 w) f# {+ `

0 k8 x  A5 p% c/ w抹黑,不能站在造谣的基础上;攻击,不以编造事实为立足点。
$ }. U0 `4 @/ R& f( ~) p2 _  x5 J5 h, z3 x! D+ g0 F9 z
0 j8 Q8 m5 Q  N% I3 j8 c
: G  ^) s1 W) a
历史,不是任意编写的童话故事
4 F* R5 t" I# P' f! W9 K9 l" Z! u
$ V8 R* y0 n$ f- @7 H历史,不是没有经过历史的人,任意编写的童话故事。
; q) J! H6 @. ]& w6 o1 s7 r0 {2 V4 w! W. T$ x, u+ `; l5 W
《老农民》中有这样的情节:县委张书记带着人来麦香村,查社员们饲养母猪繁育仔猪。他带的人不仅在社员家的柜橱发现了藏匿的仔猪,还发现了母猪。张书记这就要收猪抓人。眼看人、猪都要被张书记抓走,好话说尽留不下,情急之下,牛大胆就打了扁担(来自网友)。
3 ~& Q8 R3 v: N$ |6 {
: l% Q0 V: s, _$ S  r好一个离奇的情节、一个战斗的场面、一个斗智斗勇的官逼民反的事例、一个民打官的“文革”典范。
2 i* q. j' u1 @. n1 z8 e$ ?! Y+ ~- M- S' {
“藏匿仔猪”,“收猪抓人”,“好话说尽”,“打了扁担”。这里,只有一个情节比较真实:农民可以对县委书记打扁担,还好,没有编出一群带着盾牌的警察和城管来。
& z) Q8 f: e! B+ ^# n) u3 t
( E' k5 D1 I) e2 }" Z! l8 G县委书记带领“收猪抓人”?似乎已经穿越时空?我看不懂,这是编剧、导演,用“文革”的形式表现改革?还是用“改革”的手法演艺“文革”?把强拆?强征?的方式前移三十年?
8 z& {: @2 B3 A7 p# |: B0 t1 H8 T+ ?3 k7 e3 s3 ~
当年,没有干部抢夺和没收群众物品的这一行为和说法。* d( \  h' l6 O, F

" D* R; R8 u$ _4 Y$ X. y1 _$ s ( b( y3 x$ Q& |+ `, n
1 B$ P/ [3 u; `3 @( i8 S
对于当年农村禁止和限制养猪、养鸡(不超过三只等),可以称为所谓:禁养、限养,多年来,出过不少歪曲事实的东东!
8 a! Q6 A5 }& G- R/ e9 Q! P5 `
4 O% T' A/ X+ A2 @+ G3 y从当年知青、现代名人的回忆,到文学作品,甚至于到《邓剧》,都有类似说法。唯有:《老农民》更加具体化、形象化、戏剧化。+ [- z! p3 k* e. z0 h* m8 `
6 N5 h( z) }1 i4 l# S4 W: A) Y
禁养母猪,是一个更戏剧性的创新。, [# }6 \# I3 `8 w7 p1 {

+ n% z: B, ?0 X% l. d$ U# k' J编剧、导演的素材从哪里来?那个县委张书记的原型是谁?事发地麦香村,属于山东省,哪个市?哪个县?' Y5 m% N. A8 I0 M9 S" l) z8 t
2 v: N7 F0 @4 a* g
. C6 _0 A' |( L; H- P6 m

0 `( T. M* K6 k5 S% {* X当年,从未有过禁养、限养的政策和作法5 N5 x- z1 ^! j* X& l2 U
; }& {6 S, h# \$ w4 x( ]4 S

1 k. W: }9 F* l9 A. g7 v
5 o2 W; r# W3 h, a《老农民》,限制养猪、禁养母猪,农民将母鸡吊在山上下蛋来改善自已家人的生活。颠倒、歪曲了党的农村发展养殖业的政策,抹煞几亿农民和数百万基层干部,为保证城市人口的基本生活食品---粮、油、肉、禽、蛋(即:所谓的凭票每人、每月:半斤油,二斤肉)供应,所做出的努力和贡献的基本事实。
% b( i: O( }+ |- o% i8 Z( G
# e- \8 t* f8 v , H7 [4 {& _; J- M8 k7 j! @4 e
0 `) ~9 m0 Q' R/ n- U, I) v5 a
    当年农村,有禁止和限制养猪、养鸡的政策和做法吗?
5 u' c1 C6 S) q7 B# Z- e( `, ?( r) b1 c1 R0 ?7 C; |
没有!完全没有!绝对没有!造谣!虚构!纯属胡说八道!
. o' c0 B* q7 H& T" E* w. O" @( q$ T0 G# V; L: G
相反,只有大力提倡、鼓励养猪、养鸡,没有禁养、限养。
- g+ K- }' S" k
) @9 b/ _. {3 _- z2 x% z7 q4 C禁养、限养,是一个完全颠倒黑白、掩盖事实真相的虚假宣传。
: I8 Y" J) s) N% S) q# P* P1 Z# u) g$ K& c  b4 j$ ]9 [, P
6 ~+ n8 C" g; q6 [

9 t$ [# ]$ L1 j3 a  ^当年,考核地、县、社干部的 GDP8 l5 e# a. H( Z. m7 x3 a
* _$ |5 @- _* g5 v, F1 P0 f* }3 Q
70年代,提倡、鼓励家家户户养猪、养鸡,是一项重要的农村经济政策,也是一项政治任务,又是考核各级干部的一项硬性指标。
+ @7 [. T3 p5 Y( w" t, d$ M
- {" r+ c4 a* K9 C国家,每年把粮、油、肉、禽、蛋的上交任务,下达到省,由省、地、县、公社、大队,将任务逐级下达到生产队。  I6 j# h3 Z. w: s# j$ R# c, y  K4 g
( n! r: b5 c& j2 ^7 |
生产队将任务分解到户,并登记造册,统计每户完成数量和进度。我所在公社任务,每年每户上交(收购站)一口生猪,每人上交鸡蛋(?斤,2---4斤,我记不准确了),上交活鸡数量,由于社员能够自愿上交,没有硬性指标分配到户。
( @: P! i- H* k+ n
' B( {% Q$ C9 k" O7 t凡上交者,均按国家规定等级价格收购,完成任务的农户,肉、禽、蛋可自由上市买卖,价格比国家略高一些。7 x' ]4 ~1 ?$ M+ v2 o

" p5 x1 C: \; h) j& s$ y完成粮、油、肉、禽、蛋上交任务并超额数,是一项考核地、县、公社干部工作成绩的重要指标。各县、社之间互相竞争、比赛。0 c; q: _. m, N- S
1 K  b) }9 s" e$ q0 X4 S
对县、社干部其重要性,并不亚于:当今的GDP。
$ r2 G5 e: H3 W# {9 q
2 k( J8 f6 |) N, w: g( j5 Q如果禁养、限养,基层干部的任务,靠什么完成?
+ S* N) o/ b/ P2 J  [' n1 O" g2 i$ Z! W/ Q/ n

  }. H/ J! M: O6 |  U0 L. V! y' U7 d0 d: M# Y
鼓励养猪、养鸡的系列措施和政策
/ Y6 r5 L! L2 F: D! P, o1 Q4 `$ P% z3 v( G; S% u
社员养猪、养鸡的积极性很高,当时,猪、鸡、蛋的出售,是群众经济的重要收入,养猪,也是农家肥的主要来源。
; C( P# j5 K9 s
, U# q+ x- m$ m各生产队,根据实际制定多项政策,划拨饲草地,增加饲料粮等等,鼓励多养猪、多养鸡,力争超额完成任务,交够国家,留足自家。1 s3 i1 k3 o# }

- A8 y% h7 ^! O. I  [! {/ r我们,到生产队,宣传、提倡科学饲养方法,组织良种猪、鸡的引进和推广,促使更新换代,帮忙困难户,解决养猪、养鸡的实际问题。% q' c) J3 x+ d: y
1 l4 d1 I9 @( I6 v5 H
当时,我们主要推广良种鸡---来杭鸡(每月产18个蛋),淘汰本地土鸡(每月产10个蛋),引进多种外地良种猪(块大,长膘快),淘汰本地土猪。
: ^# h8 h8 [7 H- A
" U7 K7 O6 P: A( C2 t! v % l& ^5 @; ], E7 a# S9 Q
- `- r. L- ^9 y* X
每户至少养一口猪,消灭养猪空白户,是最低要求。
! p( I5 ?7 d) M7 ?1 m8 y' x: b" j8 e
; @# O' T. g4 I, J+ D( p多年来,我遇到过一个养猪空白户,76年,在四十铺公社洪岳大队路线教育时,队干部反映,他们队有一个多年不养猪的难缠户。晚上,我参加社员大会,了解情况,方知,此人是个单身汉,便宣布:单个人养猪确有困难,今后不再列入不养猪户,成为唯一保留的养猪空白户。
' f. x, b4 Y" X3 `: b- \/ c- J, W. n* h" `9 N

/ q3 W2 u) ^4 H7 Q
  f, @. h1 b6 s" H( D9 o# o( d& W亿万农民对城市人口的两大贡献& V% n1 B! k) B+ k! S' y

4 \* ]* O6 u* h$ @1 q% y* W1、上交公、购粮。完成公粮,多交(收)购粮。
  u9 E( L+ h. ^( K
! ~. u/ T9 y+ |6 B9 E1 W2、完成油、肉、禽(包括生猪、活鸡)、蛋下达的收购任务。
/ e  `- Q5 R* _& P% F
" r2 w6 x# ?0 V7 L9 ~  K2 H& X5 E5 P养猪、养鸡的数量,是完成肉、禽、蛋任务的基础。没有家家户户的数量,用什么保证总量实现。/ D2 j) v1 N( u7 b
/ d  A% d. Z8 u7 U9 J! P/ S
如果禁养、限养,城市人口,半斤油,二斤肉,靠什么来保证?
& B! g* k4 b5 r" k' p! S( M% r8 Y, ^' Q

2 `, S+ o( z* R* ]: M4 s, ]  h9 s: a% u7 F% h& |0 z. K
所谓,限养三只鸡,更荒唐:鸡是小家禽,淘汰快(三年),死亡率高(杀、卖、瘟疫、意外损失),年初三只?年底能存留一只?如果有这项规定,不到一年,鸡从农村消失了。
( i/ _7 o1 E1 I8 o2 y% Y3 Q4 Y  @' D3 ^
限养三只鸡,纯属小资们为配合一时需要,低智商、非养殖专业性的胡编乱造。( O& l' X% c  L7 d) j! v3 G

2 y. F5 U0 L" Q$ {  o
1 }% \, b: G+ I% r7 P: T0 X  i
9 P2 ]' V# W* V1 f    半斤油,二斤肉,是当年生产能力的最大体现5 o- p! k6 d; `/ i; Z
6 J* o  F5 X8 w' X2 s( Z9 z! g
长期以来,有人对当年,城市每人每月凭票证供应,半斤油,二斤肉,给予了无情的低贬和嘲笑,似乎成为那个时代的贫穷标志和耻辱。- f5 P5 c9 e3 v0 Q3 e4 r! B3 c
9 v( u0 \  E7 W8 X% G" p
《老农民》,客观上,配合了多年来的这样一个说教:不懂经济,只搞阶级斗争,不发展生产。由于,限制养猪、养鸡,割资本主义尾巴,城市只能凭票证供应,半斤油,二斤肉。4 I8 B% d1 G% [0 w' F. @7 a+ Y
  k& U1 R1 s8 M% {
希望达到一个社会效果:错误政策,导致全民食品短缺。
- r/ ]; K% B% x+ |+ c) Y1 ^
. M& s4 z, z2 q( v0 L. v
6 q, B8 ^9 D( h3 z5 ^! A  H2 @2 q2 W; V( b# c
现代人啊!岂不知,这半斤油,二斤肉,来得何等的艰难!9 S" m, C( H; c* v' ~6 r+ Q
* U+ Y/ b2 S" ^; W/ m( a4 Y
当年,全国几亿农民,数百万基层干部,为保证城市人口(市民、学生、工人、军人)粮食及副食品(蔬菜、肉、禽、蛋)供应,作出了最大的努力,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把当年有限的生产力(人力、工具、土地、技术水平)发挥到了极限。
6 L4 X0 }  ~4 j8 m+ u5 S4 \1 X) s9 x. a9 N+ O, K7 i
广大农民,在经济上也作出牺牲和贡献。农民们,遵循着一条原则:先国家,后集体,再个人。将自产的大部分,以低价上交国家,保持了全国供应和物价稳定,只有小部分,肉、禽、蛋可供自食和上市买卖。
5 r1 Q0 C- F/ m: A& W2 t& f
" \8 i; X$ n+ F- |: z
9 f. P7 p7 g9 I' \/ T+ M2 i
) d, l+ h/ G" P4 B& s4 U7 ?9 K; s最完美的一项社会制度和管理方式9 @" b' Z+ t9 H! n. ]8 r, P

7 T. s+ [$ `' @生产决定供应。实行票证供应,统购统销政策,是在经济总量有限情况下,使全体社会成员,基本生活得到保证的最有效的方法。- C) c9 Y* X- Q( a6 Y! I' G! R- Y5 I
/ [5 m, ~% K$ l, D8 m' V. b, \
可以说,当年实行票证供应,是人类历史上,食物总量还没有达到足以实现全社会温饱的那个时代,最完美的一项社会制度和社会管理方式。
+ r! _: |4 w: X8 s6 S; W% k! ^. N9 q5 K2 \9 `9 I
那个年代,如果,允许一部人先富起来,大吃起来,这多年抹黑、攻击最多的,当年那个小混混----演员孙海英,一定会成为无数被饿死人群中的一名小鬼。/ F$ d2 `( ~  f
. G' l9 B( O& c
8 @7 |3 m2 g: X4 }! f! y
" ]$ g5 m9 i/ F& p4 `& K2 X
两个县委书记完全相反的极端事例3 C" O/ q  p$ W
4 D9 x# b% m- z+ {
《老农民》中的县委张书记,下乡视察,发现母猪,就收猪抓人。
  Z4 C& ~+ j$ |) l  t% c
- ~1 g4 U0 c; _2 i# n. h, \我目睹过的一个县委◎书记,下乡视察,号召动员落实回民养猪。
8 X& G7 Y8 @4 O3 \, T+ t' w0 T  g5 I1 ~" a, L. `& d$ P9 T  [: q3 `
一个县委书记,破坏发展,禁止、限制养母猪。
* K  n0 M  m: b6 ^4 A0 ]
) w/ M. H- p3 R" W  r5 ]  b& E一个县委书记,促进发展,用极端方式促养猪。$ I9 d$ K, y2 F4 G5 b1 t2 N

% T# x6 L, t: d; I: T在同一个时期内,这两个县委书记的相反行为,只有一真!谁假?4 w$ J9 ~+ z: C

# O* F, L+ G- R4 Q) m两个县委书记的极端事例,可以说明一个真相:# e* E; w3 V4 A6 _5 J& }& A

0 v$ k" L( ~. N6 Z( A1 Q当年,在一大二公,全国高度一元化的领导格局中,不会出现“收猪抓人”,这样属于极端的破坏发展生产的县委书记的人和事。4 I" [: b1 X* {& I3 |" L
  _% k+ G+ J- Q* m7 x: R/ K( U" M

' t1 g! ]2 ~! ]5 P$ O; ]% O/ g6 T8 I: y1 M3 Z5 n& H- d) E
   强迫回民养猪的闹剧5 U6 r' y9 a2 U+ |: N2 `) ~0 o

. n& Q) M" B, o, S0 A1975年,平凉县上演了一幕强迫回民养猪的闹剧。7 @+ M* R* j8 a, g& T0 m
2 h7 F0 O$ }5 Q
    平凉县,在全县农村形成鼓励养猪、养鸡,完成和超额完成肉、禽、蛋上交任务,为国家多做贡献的热潮中,出现了,一个新的倡议:号召回民养猪。9 b- o: N8 Q' ^& _4 i2 b
( M$ z0 M, u4 _8 A( T+ U
这个动意一经提出:
" V9 z, G' V" s1 ~9 B
7 i- S7 S! M" h% z回民干部非常反感,违背回民民族风俗。
# s' d, t* j+ X+ d
. s; f) G8 E, b7 w: U1 K1 ], O汉民干部也不赞成,此举严重违反政策。
; ]- |. O  ?! t
  A* N% |/ _1 I7 c" d1 t$ q) g汉民干部认为,多此一举,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全县养猪任务完成了,也超额了,不需要用回民养猪的数量加大超额数字。8 e& L) R  y/ T5 H; ^! D' K
1 v# @' s+ J6 y* ~7 v4 k$ U+ R; P
但是,这个县委书记,这次回民养猪的唯一倡导者和推动者,上、下无一人支持,却坚定不移。亲自宣传、动员,凭借着自身回民身份的优势,直接面对面,向本民族干部施压。亲自进猪圈,作易风易俗的示范(不对汉民干部布置任务,我们都是旁观者)。
6 n% N6 \: j  D7 Y; {8 P* O
* V6 r8 D" O& o2 g) o
% H* q! J1 ?3 P8 g/ m( ^& B2 ~' t2 ~1 ~* }
经过一段时间的动员、教育、施压,逼迫之下,一些队养起来了。" w9 d4 ?/ ]" z: [- G1 q$ B7 E- L& X

7 w4 O8 j0 {- A4 F/ u; d2 @: S在我蹲点的大寨大队二队,是个纯回民生产队,队长有过从麻疯病院治愈的病史,一般不出面与外来人员接触,在养猪的形势高压下,他找我,诉苦。我对这个干部的内心痛苦、这个民族的不幸,深感同情,但我深知这个县委书记,无法表示任何态度。①
4 N& ^8 i% h1 X7 p+ b% L
. d! N! u" E# C6 k 1 i1 z. Y2 m) N7 V$ I7 a

5 _+ q5 f  c) |' d; l这个队,打起了猪圈---土墙圈子,请外队的汉民社员,到集市上买几个猪娃子回来,放进猪圈里。指派的本队女社员,隔几天,仿效汉民妇女的作法,在劳动的田间地头拔一些青草(她们也分不清,是不是猪吃的草),回来隔着墙甩进去,完成了任务。2 w6 @6 v' J7 u. D
: h$ s9 }/ i: o4 }$ D! u
养起来的同时,也就结束了。也成为很长时间人们的一个笑料。
8 y' T( r& i# e8 o* Q  ]9 i1 X
2 x# O% c8 X7 [这个回民养猪的闹剧,在禁养、限养的背景下有发生的可能吗?9 m' N7 G' G+ I. k+ I  V# a

& K9 u2 B" p7 V6 Q " e3 v- }  N: s; g& q* g7 W

2 s/ s- \, h+ y( c. o% }1 k/ Z               什么叫:资本主义尾巴?, t; y; Q/ D5 f' U1 Z

! {5 k1 W& R: c: P( ]7 }# C           怎么样割资本主义尾巴?1 A9 r( f( V( u4 s( i" h, B' `

2 R* ]& ]! P/ F0 P& D. `1 ]资本主义尾巴,指,那些主体已经完全公有化,新产生的小量私人所有,叫尾巴。大量存在的主体,怎么能叫:尾巴?' @$ v% a2 c* L& v- }$ K, ?
$ G; l2 R# e! b) j% f3 u+ @. V* R( t3 i
千家万户是养猪、养鸡主体。养猪、养鸡,叫:资本主义“尾巴”?如此“尾巴”?岂不是笑话?
" Y0 J, _4 e; u# m, E9 T! C5 x# `
1 g2 G7 c& q+ g' Z' T+ h9 c比如:大牲畜(牛、驴、骡、马),由生产队集体专人饲养,属于专业化分工。如果有个别家庭,又出现了私养,叫:资本主义尾巴。
- f* H3 F7 x( s# z& E+ k2 l, r
: t" ~1 O: m0 c9 ]3 i在,养羊的农业区,有不超过2---3只、只能圈养、不能上市买卖的规定。如果,养羊(主要是奶羊),超过限制数量,叫:资本主义尾巴。
! G: a0 `1 O5 B; y' Z. K2 v' K4 {$ Y. Q  C) B5 X0 T5 D4 ~/ D
曾对没有完成下达收购任务的农户,在市场上出售肉、禽、蛋行为,叫作:资本主义尾巴。2 f, f9 d" }  ^( K- X: ]
) j# c; A" A& ?" C4 Q
割资本主义尾巴,也是按数量、质量论价,卖给收购站或生产队,绝无没收、无偿归公的政策或行为发生。8 E8 I4 n9 p8 q& H- t) V
! D2 r4 F3 N6 t6 x) B
) F$ m; [& u' h# a6 _- S

# N. ^4 T% ?* y; S哈尔套社会主义大集
' R0 u' o  X3 K* z. N6 u( l( l/ b. W% g% J
最有名、影响最大的割资本主义尾巴,是推广全国先进经验:
2 l1 j' N) u7 B9 `* d1 ^9 h& S. j/ J( b$ B" H1 V9 W% x- U
哈尔套社会主义大集。
, n( @7 F, E+ n% ]6 z$ R4 i
  _+ D# E3 v& Y4 z76年夏季,一天中午,我从四十铺洪岳大队出门,准备到四十铺集市上去,走上公路(西安---兰州国道),总看见公路两旁行道树之间,有人三三两两在一起,并不大方、公开的交谈着什么?向前走,同样,道路上基本没有行人,树下、河边还是三三两两,有人提着鸡,有人赶着猪,似赶集的人,不向集市走去,却在路边等待、观望。
& a; C4 f. I7 _1 M
' B! n! A" i- g对此,我产生了疑问:怎么了?不正常啊?
" c* h& t/ e& L# c, Z$ K
$ T' e# T3 ^8 ]. \) V我前去,问个究竟。原来,是这样:  O0 V1 A8 t$ w, u* N
4 l, D# k* Y) Z  E% h, C
集市上,来了一批“棒棒队”,所有进入集市的人,不允许互相买卖交易,全部各项农副产品、肉、禽、蛋,上交收购站,按收购价执行。
8 Q! c! E1 Q# n- {+ g
" k/ e, u# d- I* T9 d人们听到消息,不愿进入市场,在大路边自行讨价还价,就地成交。
2 g4 d& P6 z. B) n4 ]3 ?) _+ h# ]
0 y% r0 E5 ]; ~4 o$ j! O我当时非常感慨:真正的“社会主义大集”啊!半里长街,变成了几公里马路上的交易。1 |1 K2 i: _) A# e( Z3 b& `$ c

; a8 P/ B& _. l) P5 P3 j, x“棒棒队”,手持木棒,县上派来,由民兵组成,可以称之为:
! ~& ]: Z  x, _% X6 ~) v* m6 A% N( d, K; m  O; z7 C2 I
城管第一代。' |0 e7 \2 G7 T1 a2 f6 W
7 p, Z5 j5 e  D4 P( O: H4 g
这种,取消自由交易,全部为国家收购的所谓哈尔套式社会主义大集,只出现过这一次,以后又恢复了正常的市场行为。
% H( S4 A# B9 T$ |+ y0 y6 ?, r1 B' \9 t
- R! ?1 i4 p0 G8 A) Q
- y  z6 W3 |  A/ f  n  i5 f0 A: W) y7 C
大刀向,资本主义尾巴砍去
" u- F: y5 z) ]3 m8 x) P  n/ y
! G; G# a0 z2 @) e6 D# F1975年,在大寨公社,群众反映:有个社员家养一头毛驴,当然属于:资本主义尾巴,又在我包片的范围内。砍尾巴,非我莫属。6 l  l) ?: U3 S' T" [. s

$ Z4 @4 k1 J, O我约上大队支部书记,晚上,在这个生产队召开社员大会,经本人陈述,因山大沟深,为了山下驮水(生活用水),买了一条毛驴,饲养在家。
5 m5 n1 P5 E+ e3 j% K/ M7 Z2 K6 Y! M1 f6 |% D) }2 L3 i
这个社员,家住塬边(黄土高原沟壑区),50多岁,每天从5里之外的深沟底下挑水,已力不从心。
, G+ h4 D/ J1 b) q6 P
& Q" _/ m# w5 A$ T7 ? / E5 o  I9 r1 x
, K. G) f" P0 ]/ D! I
一个政策与现实对立的难题。忧虑很久,我问大家两个问题:
. S  v3 R) O2 ?$ R9 ?4 y8 j0 X0 R$ b9 f2 U* S, ~7 R9 Y
他养驴,大家有意见吗?齐声回答:没有。(此事有群众基础)。% ^+ S% U# ~! C6 e8 `) u) J5 a: l

; e1 @8 N% x) ~7 ?- ~1 `他养驴,还有人要养吗?大家回答:没有。(不会起连锁反应)。5 h3 s9 d( k% f4 g; L7 {

& [7 X& ]7 m: e. n1 N- S  M会议上,我无法宣布处理结果。
( L4 ?, N: E: V8 l- [5 {5 |  t: `
) s# D4 Z, _7 E' \6 e2 j! m1 ~3 y0 E会后,留下干部,我表示:此事没有普遍性,不能支持,也不该禁止。今后,向上、对外不要再提这件事,大家表示同意。
+ j. t& h+ `3 c$ m) G1 Y
5 B* ~: n" |6 M. W% Q( o8 s# `# Z# O就这样,保留了一条,举起了刀,没有被砍掉的资本主义尾巴。
4 p  O8 h+ \1 v/ X  n
) K9 k0 `) H2 m- r
1 B" Y8 m* y% p, ^+ \- {2 Q& Z/ ?$ M. X9 D" k& c
   大型养猪场,遇到无法突破的难题
$ d% R4 N: f0 Z1 I! @; B. x6 {: L& P1 \8 M
《老农民》,编剧、导演及其社会公知们,可以辩解说,当年禁止和限制私人家庭养猪、养鸡等,是为了一大二公,搞大而纯的大型集体养殖场,消灭和替代家庭私人经济。
' x% Q! G% N3 u. n! T. @( \, `5 G+ s, [# ^& V' L, R8 f% g
这话貌似有理,也符合当年政策发展趋向。但是,这是一个脱离实际的,拍屁股想出来的理由。
( V7 P0 J1 g) |
# R. @7 l6 E3 Y+ e9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合理的不一定能够存在。
# b- F# \6 p1 x5 X& H( y! B6 T! y* X1 d( O; s* |3 _9 m
这些问题,人们早已进行过许多有益的实践和探索。' m  _5 }( \$ `5 h! H( i

1 t! a7 o/ T2 o, u/ p 7 w$ w" w+ F2 S& ~" F) u4 g

- j/ `- q* [8 x5 Y5 w   队办集体养猪场,并不成功* y4 g' e9 }2 s# W, [: @
2 R3 Q+ O; [: `! G$ M
1970年,我走出大学校门,参加省农宣队。71年8月分配平凉县索罗公社工作。
" }4 j- }8 B& e* [3 h  D6 C. E/ o9 f3 y
派驻生产队,吃社员家轮流派饭,晚上,与饲养员同住。后来,我一般选择住牛(圈)棚,不住驴(圈)棚,因为:半夜熟睡中,被驴的吼叫声噪醒,不是一件容易适应的事,驴的叫声,经窑洞反射、放大,特大,特酷。
8 Y, O! {" d) u, f+ M  g. L/ {; s: s8 E
牛、驴、骡、马大牲畜,全部为集体饲养,一般选非强壮劳力、有责任心的社员担任。农忙季节,人,白天干活,吃三顿饭;牲畜,白天出力,晚上吃饱,饲养员晚上需要多次添草加料,集体饲养,减轻了社员家庭负担。
3 E: P& Z5 n' c& r( i" v; Z; }, w* t
养猪、养鸡,是农民家庭生活、劳动的内容之一,不占用很多时间,不影响正常劳动,那里,没有不养猪、养鸡的人家。; U! e! C4 X6 `1 S9 v
5 W7 f! r0 R" S3 ]

1 O6 a7 Q$ {  k$ V) i
/ w  o. B; N- X  w2 q# I& `+ z当时,公社推动集体养猪,许多生产队都建起了猪场,规模不大,经常组织参学习。但是,各猪场普遍出现一个问题,一种病:瘦弱,倒扶,前腿爬,后腿拉,长不大,育肥难,始终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生产队办集体养猪,并不成功。$ F* f9 A$ S* h$ T

/ p: S( @6 c  [80年代,我在庄浪县,看到单位养猪场,想起,当年猪场小,饲养员不是专职,青草、清水、一把料(玉米、土豆),可能是营养不良。
, I) O' S. n3 y5 S* {' \) {" J: f3 b$ ^1 e, K
当然,70年代,已经不会出现,三年困难时期,在庆阳、平凉人们所说的那种行为发生:“牛哭哩,猪笑哩,饲养员料哩”!' ^5 {9 X! s6 N5 Z' A' P, `
+ z$ E& M! ]& \9 @8 l9 t) A

5 N/ q) p" J' ~( f6 s+ C  T
7 S7 D( Z0 P4 q* W9 o7 O大队百头养猪场计划,无奈放弃/ y1 i. f9 k. _2 o
5 D6 v1 ^5 v; K1 l
76年,我在洪岳大队路线教育。‚4 S' ]/ ?; v  k7 L

/ {  k! n7 o- M; q# d这里经济基础好,有5个生产队,大队支部书记,很能干。这里家家户户养猪,已经饱和,无潜力可挖。我和支部书记共同策划,由大队筹建一个,大队百头养猪场,各项工作筹备就绪,派人去县上学习猪场建设和管理。! k$ i( G- H- z! ?

- s& ?* ?9 U' B县畜牧兽医站,给我们几条技术性建议:猪场规模不要超过20头,猪场之间必须相隔一定距离,从防疫考虑,小型、分散的原则。: N% ~# n$ \1 R/ H. a3 F
$ C1 S3 L) t6 T4 K9 k  O
我们放弃了计划中的百头养猪场。  v9 \3 p- r! I- [8 X( ?# q

( l/ P& I. s! P  M4 x! ]) }当年,经常发生猪瘟、鸡瘟。猪瘟,可能全场覆没。鸡瘟,更是毁灭性的,有一年发生鸡瘟,几个公社,方园几十里,没有活下来多少。
( m7 c4 t' @9 }4 ~' c! f. F$ k: e9 h0 [8 L8 X  V
当年,防疫,是建立大型养猪、养鸡场无法跨越的一大障碍。. C8 m; m' z" X3 W, [$ ?
& f+ U. R" b, Q. ~- E+ c
当年,提倡、鼓励农村家庭养猪、养鸡,是唯一的必然选择。7 _% j- p8 l3 H* Y; {7 P* D

" @3 \- q( q: Z# {) v( | ' ]" G% b) I- d( l6 j7 N2 J2 w
, o% F6 R) S$ d$ y7 k% @) ?
禁止、限制养猪、养鸡的故事,从哪儿来的?2 B9 M! n, q, h4 |

8 j% S. B! O! d$ k一个大力提倡、积极鼓励的农村养猪、养鸡的养殖业,怎么变成了禁养、限养?1 A4 X- T4 n. Y, `; v* a
; K* t6 ]+ A+ U' f
这样一个完全白戏黑说、颠倒农村养殖业历史真相的说法,历经30多年的演变,达到了《老农民》今天这样更生动、更形象、戏剧性的新高度。) t& S7 |! h- x

9 T6 o5 {6 u7 u, r2 ^; V改革初期,出于当时的现实需要,为恢复中国几千年来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经济,废除人民公社(小平语)造势,一些人,有意制造,当年如何脱离中国的现实,为消灭私有经济,限制农村家庭养鸡,将每户养鸡不超过3只等情节,拍进电视剧,增加趣味性。
% B, H4 |: N; T3 `  P
  D0 i: s( Z. R- O5 A7 Y. z  L农民养猪、养鸡,成为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成果。
5 K. W! F$ G! W1 Q6 x
2 Y+ b2 c3 D! ~* {以后,各种谣言,戏说,被无限放大与传播。1 n9 [- A! s/ u0 y* @

6 o9 [& x! F- D* _) I3 c" _  H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一些人,尤其当年的知青(一些当前的所谓,名人)也捕风捉影,写回忆,评时政,把他们青少年时代,并没有完全理解的、看到的一些并不完整的、碎片化的表面记忆,也归结为:禁养、限养,充当起见证人,当事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效果极其恶劣)。
$ ^9 I- _" O. m. W+ x! J9 }+ D$ Z5 X
  |0 O. C, H9 Q
; q- Y% t( a- d
   禁售、限售,为何演变成:禁养、限养* C' V0 {0 M8 H: E0 N! e( w: B

2 p/ Z+ ]5 F+ H, R; h当年,有禁售和限售的政策措施,没有禁养、限养的政策和行为。
( e. U1 e3 D" _1 _
* R5 B1 k: F; j+ W禁售和限售,指对农副产品出售的不同禁止、限制措施。
9 X" d* U) R8 C5 }5 p6 f% W3 X7 P  _7 l5 v
分三种情况:: s. a+ X0 A7 J2 O; Z/ b
( F8 u* L/ n; N5 J2 X/ t
1、禁止农户上市自由出售农副产品。, U" w: U2 a1 N6 k- e0 Q8 r
7 ?! c" t' |( Z! C4 p
由收购部门,统一定价、收购、销售(这种哈尔套式的禁止,执行时间,极其短
0 e6 k8 _' G; _  s) v4 g0 K. v
$ _+ p, v% g2 k) r暂)。
7 X1 g! v3 {# J% z" {3 l7 p
+ N! @2 f- ~. c2、限制对没有完成肉、禽、蛋下达收购任务的农户,上市自由出售肉、禽、蛋。完& y# |0 Q5 ~& h' Z/ ~# W- G) e
: w) z  C. {7 K1 u& |
成上交任务后,不再限制自由出售。
( b% \+ e! l, F  L1 {" k; S9 M8 c; v) r* {3 X
   3、禁止个人进行长途贩运买卖,属:投机倒把。
2 T: P) J; h: L2 Z
! [; v  M% B( K( d* O) e# _* F, ^; i# m$ A! X/ c
* ?" J+ e3 O. @+ o  }
长期以来,把有条件的限制农民自由出售,与禁止和限制农民养猪、养鸡,两个概念混为一谈。* D1 k! y4 {" Y* a; ^

- n) h8 _5 Z. w  N2 h* B禁售、限售,由此演变为:禁养、限养。
: [3 a4 g% z' l- a
4 N% |7 x0 c, y2 d4 w谬误终于变成真理。禁养、限养,经历30多年的不断、反复放大、宣传,似乎已经成为表达当年的一个固有的政治符号。
  _  T+ a+ {7 u% {
  {* e1 X3 l) W( B* l+ O4 ~0 q& G7 M ! M$ g- K: J0 {+ I! n

( ~8 {  ~) U, P; [2 d8 R, L《老农民》,这部反映前三十年的剧目,任意剪裁,编造事实,完全颠倒了,当年农村发展养殖业的历史真相,给人们对过去社会的了解产生一种误导,尤其对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涉世未深的青年人,起到一种洗脑的强化作用。6 R7 z/ u3 ~3 r& f0 @9 W; B2 m; n
# }& U0 C( [# |
《老农民》抹黑前三十年,显然,不是太黑,还不属于颠覆性的文艺作品。7 V1 }% M2 t( D  l* t: c8 z

( _$ M" r0 E- j7 w9 G9 Z4 `6 Q% e+ N4 J9 }/ o$ l% V% J

8 V" `$ A8 M/ |: c, {  S, v  P人民创造历史,御用文人书写历史的时代,已经成为历史。2 S5 W  c  y" Y- ^. j9 d2 Q

1 e9 ~. r; _$ {$ ~ ; e5 s2 C* j9 Y  m* ~+ P; \+ w

3 X9 D1 e$ D0 E# T9 m6 s①、《领导,把他(她)们宠进了监狱》
, O: W3 W0 s0 ?* S( Q4 N
4 q  ?! h" N# S; ^* n/ t. h②、《副省长,探监女下属的胸怀》
$ {3 R, D4 t% d0 b5 B1 N# |
) I5 ]6 B2 o2 f' u: n- k2015/2/5  
" f& P/ k' ?7 F" O  i" A$ C* Q2 A/ V$ O, j, c# M
) y- R$ B+ |; q
& ^  E4 d7 u) l! w7 j6 x* J/ |9 I6 a
                           (作者 原中共兰州医学院纪委书记)                                                        0 W( y2 e' P3 B/ N) O7 Y* ]4 e

5 T9 v. X  b/ k                             选自 彭振华《亲历官场斗争30年》
' ^9 ~, n/ c# n; x
6 F7 {9 u9 [; ?- u) B( ^& a6 Q5 W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7835-867244.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文革与当代史研究网

GMT+8, 2022-12-5 09:48 , Processed in 0.1691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